荷包网 > 种田文 > 商王宠妻 > 六十二:错综复杂

商王宠妻 六十二:错综复杂


    夜幕迟迟,灯火通明的寝殿之中,纱幔轻放,云子桃端着一杯参茶,小心地敛净脸上的所有情绪,笑得极娇美地站在云南帝身旁。

    云南帝短暂地闭眸休息之后,缓缓睁开眼,望了一眼面前正值豆蔻年华的华衣女子。鼻翼间似有一阵极淡的茉莉香,时有时无的萦绕。

    云南帝轻轻眯起眸,“爱妃点的是茉莉香?”

    云子桃柔柔地福下身,笑着点头,“臣妾见皇上日理万机,所以特意点了些茉莉香薰让皇上养养神。”

    云南帝勾唇,脑海中想起了另外一个同样喜欢用茉莉熏香的女子。

    那已然是多年之前的往事。云南帝的脑子里甚至已经想不起具体的某个画面和场景,亦不大记得那女子具体的样貌。只记得她的身上总是有一股令人闻了不由自主想要亲近的茉莉浅香。

    还有,凤墨予的眼眸和鼻尖,常常有她的影子。

    他曾经以为,身为她的儿子,凤墨予的格也会如她一般的怯懦而迟钝,就像一颗听话的棋子,可以被自己紧紧地攥在手中。

    这么多年来,凤墨予也的确很得力,为他铲除了许多令他不愉快的朝中势力。但凤墨予的心智和谋略,却有时候连云南帝自己都觉得鞭长莫及。

    云南帝极轻地叹了口气,他众多成年的儿子之中,偏偏就属凤墨予最具帝皇之相。

    殿外,似乎有女子轻声浅吟,唱着婉转而悠扬的小曲。

    云南帝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自己少年时羽扇纶巾,谈笑指点江山的黄金岁月。轻轻闭上眸,仔细地听着。

    云子桃见状,绝美的脸上泛起一丝艳丽的笑。像平时做惯的那般,妖娆的手,缓缓攀上云南帝前的衣襟。

    就在她要解开盘扣的那一瞬,云南帝突然睁眼,一把扣住她的手腕,长袖一挥,将云子桃用力地摔在地上。

    云子桃吃痛地低声惊呼了一声,即刻颤抖着跪倒在地上,声音战战兢兢,“皇,皇上……”

    云南帝从软榻上起身,眼眸锐利地看了一眼地上的云子桃,“外头的歌姬,你安排的?”

    “皇上,臣妾以为你喜欢……”

    云子桃实在猜不透云南帝这突如其来的怒气究竟从何而来。

    是喜路曾经告诉她,皇上极爱听小曲的啊。喜路跟随云南帝这么久,又怎么可能会搞错皇帝的喜好?

    云南帝:“那歌姬口中所唱的曲子,也是你安排的?”

    云子桃已经吓得脑子混乱,不知所措地点头,“狸猫换太子,是如今城中最时兴……”

    云南帝听了她的话,冷哼一声,拂袖转身离去。

    狸猫换太子?这女人是在暗示他什么?暗示在这皇红墙之中,父子可以相残?手足可以相害?岂有此理!

    “来人!将云贵人送入绝念庵,此生不得再还俗。”

    云子桃急急地上前就要追云南帝,“不!皇上!皇上!臣妾是被人陷害的……皇上!”

    喜路轻轻走进来,面对着她情绪激动的脸,神色却极平静,淡淡道,“云贵人,请吧。”

    云子桃猛地抬头,狠狠地瞪着喜路,“你陷害我!为什么?!”

    喜路面无表情,“恕奴才不明白贵人说什么。皇上有命,您若不肯去绝念庵,就要截去双足扔出皇。”

    云子桃吓得俏脸煞白,她是舞姬,双腿截去,这比要了她的命还要残忍百倍。

    望着云南帝绝情而去的背影,云子桃心知到了这一步,她再说什么都已经是徒劳。

    艰难地从冰冷彻骨的地上爬起身,脚步踉跄地往外头走去。抬头,四面红墙的上方,只得方寸大小的夜幕繁星高挂。

    转眸,死死地望着表情冷淡的喜路,突然恶毒道,“狗奴才,你这低贱的宦官!心思竟比女人还要毒。如此暗害我!本曾经给了你那么多好处,难道还抵不过随口而出的一句奴才?!”

    喜路看了她一眼,重又低下头,声音轻地似在呢喃,“贵人若不愿去绝念俺,亦可以选择将自己的真实身世告诉皇上。欺君之罪的后果是什么,相信贵人比奴才清楚。

    到时候不只是贵人,就连送贵人进的一干人等,都会受到牵连。包括岳王府。”

    绝望。云子桃只觉四肢发软,头皮发麻。她彻骨地体会到了什么叫绝望。

    费尽了心思,尝尽了苦痛,才好不容易进了。她还未宠冠六,她还未让乔子暖尝到折磨和痛苦,自己就已经输了。且输得一塌糊涂,想来,此生都再没有翻身的机会。

    世子……云子桃的心狠狠地被抽痛。喜路的话意,她听得很清楚。

    今日她若是向云南帝道一声冤枉,不必喜路开口,自会有人就会将她的真实身份和盘托出。

    到时候,遭殃的便是整个岳王府,还有步燕坊。凤子觞亦会被她牵连。

    贝齿紧咬,“喜路,你真狠。”

    喜路将她送上马车,为她拉下车帘的那一刻,深深地凝了云子桃一眼,“恕奴才逾越,云贵人,今日遭劫,实在是您太过大意。你若能保住命,就还会有机会。这一次,不过是提醒你,做人,切莫忘形。”

    说完,放下竹帘,亦不去看云子桃眼中的诧异,转身低头离去。

    马车快速地驶出门,云子桃已经不明白这次喜路究竟是害她亦或是在救她了?

    难道,那个唱曲的歌姬,本不是喜路命人安排的?

    可是,若不是喜路安排的,他又为何要借此逼自己离开皇?

    云子桃怎么想,亦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

    玥前殿中,那简玥听了人的来报,眉头诧异地一挑,屏退了所有人,望着装扮成人模样的乔子暖,“你果然有一套。”

    乔子暖浅笑,福身,“那是贵妃娘娘福泽深厚。奴婢只是略施小计罢了。”

    那简玥高傲地点点头,“答应你的事,本亦不会食言。拿纸笔来罢。”

    乔子暖心中大喜,脸上却不敢张扬,忙取了笔墨纸砚到那简玥面前。

    一炷香之后,乔子暖拿着那简玥亲笔写的书信,浑身轻松地走出玥前殿,长长地吁了口气,还好,这次进还算顺利。

    “姑娘。”

    乔子暖转身,望着眼前宦官模样的陌生男子,福了福身,“公公。”看他的衣服,想来是个宦官头目,请安总没错。

    阮问看着她,轻轻点头,“奴才乃敬事房管事,阮问。不知姑娘可愿借一步说话?”

    乔子暖警惕地看着他,“公公恕罪,贵妃娘娘还等着奴婢回去服侍。”

    阮问听了她的话,低头一笑,却也不道破什么,“是。姑娘慢走。”

    乔子暖转身的一瞬,却听到阮问在身后道,“云贵人当初是喜路亲自提拔上去的。如今不过是忌惮那简家的势力只得暂时将云子桃遣送出。”

    乔子暖停住脚,回头时,阮问已经离开。

    乔子暖想,她跟喜路原本就是互相利用。反正如今,她的目的已经达到,至于喜路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中有多少谋,她已没什么心思去管太多。

    如今最重要的,是王爷大叔能快一点回来。

六十二:错综复杂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