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商王宠妻 > 六十三:钱一彦

商王宠妻 六十三:钱一彦


    “从慈城传来的消息,王爷似乎不仅仅是想要开通慈城的水运这么简单。”

    乔子暖侧躺于贵妃榻上,窗镂间偶尔有微风吹进来,拂起她宽大的袖口。

    她用一只手懒懒地撑着头,一对好看的眉微微上扬,“大叔莫非想吃下整座慈城?”

    流銮赞许地看了她一眼,点点头,“不出意外,过不了几日,慈城的所有商铺都该改主子了。”

    乔子暖浅笑。想来也是,王爷大叔这样锱铢必报的人,被皇帝老儿算计了一把,又怎么会不替自己赚些好处。

    想着凤墨予的危机已经解除,乔子暖松了口气,大八字往贵妃榻上一躺,“今儿,姐就在花流年住下了。”

    流銮想着商王如今不在京城,乔子暖回王府未必有留在花流年安全,于是笑着点头,“好啊。我去替主子准备间屋子,再准备几套换洗的衣裳。”

    “矮油,不用不用,我穿姐妹们的衣裳还不一样。”

    这时,竹悠云刚领完舞,进来换套舞裙。乔子暖朝着她痞痞地吹了记口哨,“咝咝……这是谁家的姑娘,美成这样,没朋友了吧。”

    竹悠云一听,似模似样朝着乔子暖得意地眨眨眼,“暖啊,实话说得这样直白,好吗?”

    流銮和眉清一个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内室里一片欢乐。

    竹悠云一边说,一边换衣裳,“主子,你有好几日未去步燕坊,她们不会起疑吧?”

    乔子暖挑了个橙子剥起来,“不会。我想去就去,想不去跳她们也不能强逼着我去。”

    流銮怀疑地皱眉,“教坊竟还有这么好商量的坊主?”

    眉清道,“步燕坊自从我家姑娘去跳舞之后,每晚都客满,客人们夜夜等着主子下次登台,所以坊主待我家主子可客气了,什么要求都答应呢。”

    乔子暖有些气恼地挠爪,“可惜,去了这么多次,都未见过那钱一彦的庐山真容,更毋庸说打探消息了。”

    竹悠云换了件竹青色的长飘带舞裙走出来,笑着道,“主子不必心急,如今靡裳的名号都已经响遍京城了,可见他们是下了决心要捧你了。但若是被王爷知道了靡裳竟是主子你,估计拆了步燕坊的心都会有。”

    几个女人正聊得开心,突然见一个翠衣少女神色匆匆地跑进来,“坊主,不好了!芮香不知怎么欠了对面赌坊许多银子,这会儿正被那帮畜生逼着以身还债呢。您快去看看吧!”

    ※※※

    赌坊前,一群男子似贪婪的狼,圈住被他们逼至角落的少女,“你弟弟前后欠了我们五万两银子,加上利钱,总共八万两。”

    其中一个领头的男人衣衫不整,一双鼠目不停地来回打量着芮香将将发育的凹凸有致的身材,脸上的笑肆意,“不过,看在小娘子如此花容的面上,小爷也不是不能商量的。”

    少女感觉到男人身上的烟土气息离自己越来越近,吓得直往后退,“你……你要做什么?!我是花流年的人,若出了事,商王必不会饶过你们!”

    “笑话!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再说,商王日理万机,他会管你一个小舞姬的破事儿?”

    男人冷地扫了一眼芮香身后瑟瑟发抖的少年,“你今日若不从老子,老子就砍了你弟弟的双手双脚来抵债!你的身子或是你弟弟的四肢,你自己挑。”

    少年吓得面色铁青,狠狠地晃着芮香的双臂,“姐姐,我不想变成残废!救我!一定要救我啊!”

    芮香绝望地双手抱臂,缓缓蹲在地上。八万两,她是怎么都拿不出来的;让她眼睁睁看着亲生弟弟被人砍断四肢,她又不忍。

    可是,难道要她大好年华委身给眼前的畜牲,芮香实在不愿意……

    身后,就是深井。

    芮香绝望地闭眼,咬牙,转身就要纵身往井中一跳。

    “芮香,不要!”乔子暖和流銮等人飞奔而来的时候,眼看着芮香半个身子已经进了井里。

    突然,一只大手拽住芮香的衣服,将她拉出了水井。

    芮香刚刚经历过生死大劫,抬眸,望着眼前的男子,竟怔怔出了神。

    男人看着她,淡雅一笑,“这世上没有比自己的命更宝贵的。姑娘又为何要为了别人的过错而惩罚自己呢。”

    流銮快步走过来,将芮香扶住,“有什么事,主子与我都会帮你,你怎么这么傻。”

    芮香见到流銮,隐忍许久的泪终于再止不住地滑落脸颊,“坊主……”

    乔子暖看了眼对面的男子。

    他穿了一件深青色长袍,五官深邃,一双眸飞扬有神,有一种说不出雅致风度和勾人魅惑。

    鼻梁高挺,将他的五官陪衬的越发出众且令人过目难忘。身上虽然穿着朴素到极致的青衣袍,却难掩周身非凡而儒雅的气度。

    乔子暖冲着他点点头,缓步上前,“方才多谢公子相救。”说完,目光再不看他,而是转头,毫不见怯色地望向那目露凶光,身形彪悍的赌坊主。

    “我的朋友到底欠了你多少银子,你们一群男人竟对她一个女子如此苦苦相逼?”

    男子对于乔子暖的忽略非但不觉得恼,反而浅笑着打量起这个胆大的少女。

    只见她一袭紫衣,虽然脂粉未施却依旧花容胜雪,脸上神情自信而笃定,一张初长成的容貌,是他从来未曾见过的倾城绝色。

    男人忽然沉默地笑了,静默地立于一旁,大大方方地打量起乔子暖。

    那赌坊主没想到京城首富钱一彦竟会突然出现坏了他的好事,心中憋屈的紧,却又不敢在钱一彦面前嚣张。

    只得咬牙忍了气,指了指一旁吓得发抖的少年,“这小子欠了老子八万两银子,没钱还。”

    乔子暖点点头,从眉清手中接过一张银票,“这里有十万两,姐今晚要买下你的赌坊。”

    赌坊主嗤笑一声,鄙视地看了乔子暖一眼,“小姑娘,十万就想买老子的赌坊,你也太天真了。”

    说完,朗声大笑。他身后的手下亦好不掩饰地嘲笑着乔子暖。

    乔子暖不以为然,耸耸肩,收回手中的银票,“你既然不愿意卖,那我就只有报官,告你们恶意残害无辜少女,险些夺了人家的命;再告你们无良借贷,欺诈谋取暴利。反正,定会告到你将牢底坐穿,让你这辈子莫说娶妾,连个女人都见不着。”

    她说完,转身朝着身后的钱一彦礼貌一笑,“公子,您会替我们作证吧?”

    钱一彦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轻轻颔首,“自然。”他说着,意味深长地望了一眼赌坊主,似笑非笑,“本公子出面作证,应该会极有信服力。莫说告到他们坐牢,丢了命,也不是不可能的。”

    赌坊主听了钱一彦的话,面色大变。这钱一彦莫不是说真的?

    “钱少,我们与您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您难道真要如此赶尽杀绝?”

    钱一彦负手而立,笑容儒雅,一双眸深邃灼亮地堪比漫天星辰,望着乔子暖,“你们是生是死,全由这位姑娘说了算。”

    乔子暖转身,终于认认真真地打量起眼前的男子,钱公子……难道他就是钱一彦?

    ------题外话------

    嘿嘿。第二楠竹闪亮登场…o(╯□╰)o

六十三:钱一彦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