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商王宠妻 > 六十七:坏丫头VS腹黑爷

商王宠妻 六十七:坏丫头VS腹黑爷


    男人与女人最原始的差别在于,当乔子暖似一汪春池之水柔软地瘫倒在凤墨予身下的时候,商王大人却恰恰相反,身子又滚烫又僵硬,似着了火的烙铁,弄得乔子暖有些火辣辣地疼。

    但想到凤墨予连不给她吃的劣迹,乔子暖生生地忍住了想要将美人大叔吞下肚的想法,俏脸上默默泛起一丝坏笑,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在凤墨予的前来回地划动。

    感觉到凤墨予被自己挑拨的越来越硬,乔子暖却笑得极为无辜,眨眨眼,“大叔,乃很热?”

    凤墨予俊美的脸上有些泛红,“……”坏丫头,故意的?低下头,略带惩罚地在她脸颊上轻咬了一口。

    乔子暖微微吃痛,有些不满,突然翻身,将风华无双的商王大人扑倒在自己身下,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磨牙霍霍,一副摩拳擦掌的兴奋模样。

    低下头,下了重口,在凤墨予的颈项和前又是舔又是啃,在他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淤青泛紫的痕迹。

    凤墨予只觉得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几乎临近崩溃,低头,望着趴在自己身上肆意妄为的乔子暖,“丫头……”

    乔子暖笑盈盈地抬起头,色女本质暴露无遗,“大叔,你真是美色可餐啊。”她真的快忍不住了咧……囧。

    凤墨予眉头微抽,“……”这应该是他的台词吧,怎么这会儿看着,感觉是自己在被她蹂躏呢。

    突然,商王大人娇躯一震,感觉到乔子暖的舌头舔上了自己的耳垂,他心驰神荡,声音沙哑地要命,“暖儿……”

    转头,却发现这该死的坏丫头居然咬着他的耳朵慢慢闭上了眼睛,嘴里还嘤嘤呜呜道,“大叔,你的腿硌得伦家好疼……”

    凤墨予心火乱窜,脸微微有些羞赧,“暖儿,那不是腿。”

    乔子暖心中窃笑,脸上却不露声色,食髓知味地舔咬着凤墨予的耳垂,“不是腿,那是什么?”

    凤墨予无语,“……”坏丫头!原本美好而迷蒙的夜晚,这会儿看来,竟像是他在诱拐少女了……

    乔子暖微微睁眸,偷瞟到凤墨予浑身邪火无法发泄的燥热模样,心中顿觉舒畅。

    哼哼,让你下次再不俺吃!不给俺吃,就连王爷大叔也没情讲。

    头一偏,乔子暖抱着凤墨予,眼皮越来越沉,真的很煞风景地睡着了。

    可怜了悲催的商王大人,生生被她挑拨出了满腔惹火,几乎快要忍出内伤来。可是这罪魁祸首却竟然睡着了!她真的睡着了!

    商王大人内伤之后,连带着,还觉得折损了些许男人的自尊。

    咳咳咳……凤墨予闷闷地望着窗外的满天繁星,脑子里突然想起午时,钱一彦脸上那一抹奸计得逞的笑。

    小气又腹黑的商王大人顿时找到了怨气发泄的对象,将今晚被乔子暖折磨的恶帐都算到了钱一彦身上。

    低头,有些无奈地望着靠在自己怀里睡得没心没肺的少女,凤墨予轻叹口气,手却将她的头挪了挪,让她可以睡得更舒服一些。

    低下头,在她粉嫩的唇间咬出一个极明显的吻痕,凤墨予才满意地勾唇浅笑。

    第二日清晨,天还未亮,凤墨予就已经悠悠醒转,低头,望着怀里紧挨着自己,睡得格外香甜的乔子暖,想了想,终是没有起身。

    手,轻柔地摩挲着乔子暖前的粉色花瓣,心中觉得乔子暖是上天送给他最美的礼物,只是这样安安静静地地拥着她,他就很容易地宁静平和下来。

    宠溺的吻,轻柔地落在乔子暖的额间,然后伸手将她踢得七零八落的锦缎薄被盖住她的肚子。

    商王大人自从乔子暖来初潮之后,问胡太医咨询了许多女子平日里应该注意的事宜,事无巨细,几乎问得胡太医吐出一口老血当场身亡。

    他亦知道乔子暖爱吃,嘴又极刁钻,常常挑食,所以时常逼着她吃些粮或者汤羹。

    偏生这丫头却不知好赖,昨晚竟还故意折腾他,坏丫头。凤墨予没好气地轻捏了一下乔子暖粉粉的脸颊。

    这时,屋外由远及近,想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凤墨予眼眸幽深,轻手轻脚地从床榻上起身,刚打开门,就看到靳泠神色匆忙地走近他,“王爷,官仓走水了。”

    凤墨予闻言,面色平静无澜,“三个官仓都着火了?”

    “如今只有一个官仓中还有储粮,火势是昨儿夜里三更快四更时起的,四更半才被人发现,火虽扑了,但里头的粮食都毁了。”

    “老头子知道了?”

    靳泠点头,“派了人来传话,让爷赶紧进呢。”

    ------题外话------

    今天俺二了,开了后台,却居然忘了上传新章节。俺错了。~(>_

六十七:坏丫头VS腹黑爷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