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商王宠妻 > 六十八:鸟粑粑

商王宠妻 六十八:鸟粑粑


    天明时分,百官们刚走进勤政殿,就意外地发现云南帝已经一身蟒袍,正襟危坐于皇位之上了。

    一旁,是沉默而立的凤墨予和岳王凤锦予,还有从南方归来的凤子觞。

    凤子觞想来是彻夜归京,白色的锦袍部有些污浊,头发亦有些凌乱,他一向引以为傲的俊脸此刻胡子拉碴,看起来却成熟了许多。

    “皇上,臣往南方已数月,除了臣随行带去的那些粮饷,那里早已经没有了粮食。饿蜉遍地,疫患重生,臣带去的那些银两和赈灾物资,亦已经全部用完。臣无法,只得回朝请得皇上支援。”

    云南帝一本正经地点点头,“觞儿次去南方,辛苦了,定要在家中好好休息,若是缺什么,短什么,只管跟朕说。”

    凤子觞脸色沉重,“臣有罪,未能替皇上除南方水患。”

    云南帝摆摆手,“这不是你的错。有些人,日夜守在京中,还让官仓走水。”

    凤墨予眉头一挑,抬头看了一眼云南帝,故意找茬呢吧?

    凤子觞一听,低声惊呼,“什么?!官仓走水?那岂不是没有了赈灾的粮草?”

    凤墨予沉默不言,坚决不给凤子觞任何正面回应。

    云南帝亦是一脸沉痛,“此事实在棘手,商王,为今之计,只能动用国库中的库银了。”

    凤墨予微微眯眸,依旧不吱声。

    国库?凤墨予冷嗤,动用国库需要问他的意见?云南帝分明是想打他的主意。

    官仓一走水,凤子觞就从南方回来哭穷,这两件事也未免太凑巧。

    云南帝痛惜地望着凤墨予,“商王……”

    凤墨予抬头,“皇上,南方水患,国库吃紧,再加上官仓走水,此事只怕……”

    凤墨予话不说尽。凤子觞果断激动了,上前质问他,“三皇叔,如今南方天天都有百姓死去,究竟是国库重要还是百姓的命重要!”

    凤墨予扫他一眼,“没钱拿什么赈灾?”

    “不是,怎么会没钱?!”凤子觞恼,“咱们京城有钱的商贾一大把,一人一千两凑起来只怕也够了。”

    “哦?”凤墨予轻轻挑眉,似想到了法子,“皇上,不如这样,从国库拨一部分用来买齐赈灾物资,再令城中商贾们捐赠一部分用来重建官仓,购买米粮,岂不两全?”

    云南帝一听,心想这感情好。赈灾物资能用多少银子,自然是米粮价高。当下便点头,“既如此,此事便由商王和岳王分头去办吧。”

    凤墨予和凤锦予父子一同行了礼,“儿臣遵旨。”

    退了朝,三个人走出勤政殿。凤墨予神色如常,对凤子觞道,“本王要清点国库存银,向商贾募集捐赠的事宜,就有劳子觞了。”

    凤子觞仰首挺,极自信地点点头,“小事一桩。”

    凤墨予扬眉,极富深意地看了凤子觞一眼,抬步往门口走去。

    凤子觞见状,忙弃了自家老子,亦步亦趋跟在凤墨予身后,一直到了商王府的门口。

    凤墨予转身看他一眼,“子觞啊,离京数月,你连家宅都不认得了?”

    “我来看小暖儿。”凤子觞一脸理直气壮。

    “这个时辰,她还未醒。”

    凤子觞不以为然,“我唤她起来。”

    凤墨予想了想,竟没有反对,反而大方地将凤子觞领进了王府。

    凤子觞熟门熟路地走进凤墨予的寝室,果然见乔子暖还躺在床上睡得天昏地暗。

    朝思暮想了数月的人儿就在眼前,一向大大咧咧的凤子觞竟有些鼻酸,不管不顾地冲到床榻前,将好梦正酣的乔子暖一把抱住,“暖儿……”

    睡梦中的乔子暖梦见自己身处花园之中,突然一团鸟粪粘上了自己脸上,她一个甩手,“什么东东,真恶心的咧……”

    “啪!”凤子觞避之不及,被乔子暖正好一个巴掌扇在脸颊上。再听到乔子暖嘴里一句“恶心”,凤子觞脸色瞬间黑沉,狮吼一声,“乔、子、暖!”

    乔子暖一个激灵,醒了,用力地揉了揉眼,“咦,凤子觞啊……俺还以为是一团鸟粑粑。”

    凤子觞咬牙切齿,“粑粑有老子这么翩翩风度,香飘万里?”

    乔子暖懒懒地打个哈欠,上下打量他一番,捏着鼻子,“啧啧,子觞哥哥,你这是打哪儿来啊?这身打扮,好有味道哦……”

    这时眉清正好走进来,掩唇朝着凤子觞福了福身,“世子万福。”

    凤子觞没好气地瞪了一眼乔子暖,“老子南方回来,家都未回,就跑来看你,小暖儿,你没良心。”

    乔子暖眨眨眼,“那你远游回来,都没给俺带礼物。”

    凤子觞翻个白眼,“乔子暖!老子是去赈灾!你当玩儿哪!活着回来算不错了,还礼物!”

    “赈灾?那你可以带点水回来啊,都泛滥了不是么?”乔子暖嘟着嘴,“子觞哥哥,你真是小气。”

    凤子觞眉角狂抽,无语,“得,老子说不过你。算我欠你一个礼物,行了?”

    乔子暖抿嘴一笑,露出浅浅梨涡,看起来极甜美,“行。”

    看着乔子暖脸上灿烂的笑,凤子觞心神一滞,数月来辛苦的日子仿佛一下子烟消云散。

    “暖儿……”凤子觞又要上去抱她,却被凤墨予及时将乔子暖拉进怀里,眼神中警告意味极明显,“适可而止。”

    乔子暖好笑地望着表情憋屈的凤子觞,“子觞哥哥,你一个人回来的?那简兮月没回来?”

    “那简兮月压没去。”凤子觞一想到这事,就恨凤墨予恨得牙痒痒,“有些人,竟还乱点鸳鸯谱。人家姑娘对老子,压没意思。”

    乔子暖奇了,“她又不在京城,又没去南方,那她去哪儿了?”

    凤子觞:“那简涟生怕南方水患危险,将她送回慈城暂住了。”

    乔子暖点点头,“原来如此……”那简兮月不愿回京,难道还在气她当日的不信任?她有些懊恼地咬着手指。

    越是在意的人,她越是患得患失。

    别雀和白珠整日待在她身边,乔子暖明知道她们可疑,也无所谓;反而那简兮月什么都未做,她却紧张害怕会被对方出卖。

    “她一个女子,住在慈城安全么?”

    凤墨予轻柔地抚着她的头,“放心。”

    凤子觞看着他们亲密的样子,心难受得要命,转眸,瞥到乔子暖唇上明显的咬痕,更是酸得几乎快被心里的醋意活埋了。

    他倏地起身,“老子走了!”说着,没好气地看了凤墨予一眼,“三皇叔,水患严重,您也赶紧筹备银子去吧。”

六十八:鸟粑粑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