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商王宠妻 > 七十章:疹子

商王宠妻 七十章:疹子


    凤子觞拍了拍,“钱少有什么条件,钱少尽管说。”

    钱一彦温润一笑,“难得偶遇两位,想请世子和敲娘到在下的府中用个晚膳,可否?”

    流銮和眉清一听,忙凑上前,在乔子暖耳边小声道,“主子,这不好吧?万一被王爷知道……”

    乔子暖点点头,朝着钱一彦摆摆手,“我就不去了吧。”

    钱一彦浅笑看她一眼,又看了眼凤子觞,并不说什么。

    凤子觞也不希望把乔子暖拉进这趟浑水,于是道,“也是。咱们两个男子喝酒聊天,让小暖儿一个丫头同去,着实无聊。钱少,你说呢?”

    钱少抿口茶,“这是钱某唯一的要求。”言下之意,若是乔子暖不愿意,那这款银,他也就不愿意出。

    凤子觞暗自咬牙。这钱一彦跟风墨予一样,都是无利不起早的势利小人。

    可是如今,他必须让钱一彦将银子出来,这才能说动其他的商贾捐钱。

    凤子觞想了想,转头望着乔子暖,“小暖儿,要不……”

    乔子暖放下手中的糕点,看了看钱一彦,又看了看凤子觞。

    他们各自的打算和想法,她都知道。一个想要银子,一个想借机与她熟络。

    可问题是,她有什么义务要成全这两个人呢?想要利用她作为筹码来谈条件?

    哼哼。乔子暖瞥一眼凤子觞,心里的小算盘打了又打,突然眼眸一亮,看向等着她点头的钱一彦,“钱公子,其实吃饭也不一定要去你府上,我就知道有个吃饭的好地儿。”

    钱一彦不过是想多些时间与乔子暖相处,所以并不介意地点,于是点头,“那就任凭姑娘做主。”

    于是,乔子暖带着钱一彦和凤子觞去了迩水阁。

    她叫来掌柜,“来几个迩水阁的招牌菜式,来一盘油麻**,萝卜拌木耳,石锅豆腐。再来壶上好的芙蓉酒。”

    掌柜见乔子暖带着两个男子来用膳,心中虽好奇,但也不敢多问什么,“是,主子。”

    萝卜拌木耳?这两个菜能一起吃吗?……掌柜保持沉默,心想小主子肯定又要整人了。

    钱一彦笑看着她,“商王大人的确待你极好。”对自己喜欢的女人绝不吝啬,恨不得天下所有的人都知道乔子暖是他的人,这强大的欲,的确是凤墨予的风格。

    乔子暖笑眯眯,看着他,“是。王爷大叔从来不会拿我当成谈判的条件。”

    钱一彦并没有因为乔子暖的直接而不悦,反而凝着她,颔首道,“是,商王爷是个君子;而在下,不过是个重利的商人。”

    凤子觞认识钱一彦已经很多年,向来知道这男人厚颜无耻,且没有什么正常的荣辱观念,所以对他说出的这番话并不觉得奇怪,不无讽刺地笑道,“钱少妄自菲薄了。”还商人?这人压就是个披着商人外衣的土匪。

    不一会儿,菜上桌。乔子暖亲自替他们二人布菜,“两位别客气,这萝卜拌木耳极爽口,最适合夏天吃了。”

    凤子觞还是头一次被乔子暖夹菜,不禁有些受宠若惊,笑得一脸灿烂,“小暖儿给我夹的,一定好吃。”

    钱一彦看着她浅笑间为自己夹菜,心中突然涌起一阵奇妙的感觉。令他有一种想将眼前这甜美又美好的少女归为己有。

    钱一彦心想,他愿意倾尽自己的所有地来疼爱她。

    他夹起一筷子萝卜拌木耳,优雅送入口中,薄唇轻勾,“的确好吃。”

    乔子暖一听,脸色笑得极甜美,“公子喜欢就好。”

    半夜,岳王府中一片混乱。岳王妃西若悦望着凤子觞浑身上下起得疹子,气得半死,揪着凤子觞的耳朵,“你这孽子!皇帝让你去募集捐款,你倒好,跑到哪个风流窝里,惹了什么脏病回来?!嗯?!”

    凤子觞身上又痒又疼,又被西若悦暴揍,抱头大叫道,“劳资没有!”

    西若悦气得又是几脚踢在他身上,“就你这破孩子,还去肖想子暖丫头!还想跟商王争?!争个屁!老娘不管你了!你去抱着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过一辈子去吧!”

    说着,又是几拳揍在凤子觞脸上。

    凤子觞哇哇直喊冤枉,“西若悦,我肯定不是你亲生的!我要是你亲儿子,你能下这狠手么?!”

    “打死你算数!”西若悦瞪他,“一个女娃儿都娶不回来。老娘告诉你,我就认定乔子暖是我的未来媳妇,你要是娶不回来,你趁早给老娘滚蛋!”

    凤子觞气恼地直挠头,“娶个屁!如今钱一彦似乎也看上了小暖儿,左一个三皇叔,右一个钱一彦,那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禽兽!可怜的小暖儿……”

    西若悦一个爆栗敲上去,“你哪里像我西若悦的儿子!他们两有钱,咱们家有兵,你怕个屁。”

    “那也得小暖儿自己愿意,我不愿意勉强她。”凤子觞什么都无所谓,但他待乔子暖是一百分的真心,若是强取豪夺会惹得乔子暖不快乐,那他情愿不抢不争。

    他希望乔子暖幸福,若是有机会能让他亲手给乔子暖幸福,他会欣喜若狂,但若不可以,那他愿意就这样守着她,看着她快乐。

    西若悦见凤子觞突然沉默下来,心中一疼,叹口气坐下来,抚着他身上的疹子,“还痒么?娘替你擦药。”

    凤子觞沉默不语,他知道,他跟风墨予和钱一彦差许多。

    他们俩都有不为人知的黑暗身世。凭各自的本事熬了许多年,才熬出今日的成就。

    而他凤子觞,不过才出仕一年,靠得是皇族的血脉,凭得是母亲西若悦强大的人脉。

    但为了能守护乔子暖,他愿意不惜任何代价使自己迅速地强大起来。

    西若悦何尝不知道凤子觞的心思,她轻叹口气,“觞儿,男儿是该建功立业,但不应是为了一个女人。”

    凤子觞轻轻,“我若是能强大一些,小暖儿就能多一个人保护。我绝不能让她像她的父母族人那样,被人陷害而死。”

    那一晚在司徒府,乔子暖浑身是血,眉眼嗜血的模样,一直深深地刺激着凤子觞。他心疼她,不愿意乔子暖再承受一次那样的疼痛。

    西若悦沉默半晌,替凤子觞涂好了药,才缓缓起身,“晚了,早些睡吧。”

七十章:疹子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47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