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入迷 > 第 1 章

入迷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br><b><FONT face=华文彩云 color=#0000FF>亲们,《入迷》的实体书终于出来鸟,更名为《初恋男友是个渣》,等得我好心焦,呜呜呜~~书内含独家番外,结尾重新修改了下,十分和谐(咳咳~~)陆续微博会有活动,大家走过路过,求支持!

    <INPUT TYPE=button style="background-color:pink" VALUE=当当购买地址 OnClick=window.open("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3218903")> <INPUT TYPE=button style="background-color:pink" VALUE=京东购买地址 OnClick=window.open("http://book.jd.com/11215352.html")> <INPUT TYPE=button style="background-color:pink" VALUE=亚马逊购买地址 OnClick=window.open("http://www.amazon.cn/%E5%88%9D%E6%81%8B%E7%94%B7%E5%8F%8B%E6%98%AF%E4%B8%AA-%E5%B0%8F%E9%86%8B/dp/B00C8OYAZW/ref=sr_1_1?ie=UTF8&qid=1366072835&sr=8-1&keywords=%E5%88%9D%E6%81%8B%E7%94%B7%E5%8F%8B%E6%98%AF%E4%B8%AA%E6%B8%A3")>

    如果亲们在网上买的话,跪求留个好评再走啊~~~~</FONT><b>

    某醋搞了个《初恋男友是个“渣”》的微博转发送书活动,微博网址如下:<INPUT TYPE=button style="background-color:pink" VALUE=小醋的微博(卷发置顶微博即可) OnClick=window.open("http://weibo.com/2454355704/profile?topnav=1&wvr=5")>

    出版社的投票转发送书活动:<INPUT TYPE=button style="background-color:pink" VALUE=投票地址(选某醋的男主风樊和金湛啊!) OnClick=window.open("http://blog.sina.com.cn/s/blog_714bf42d01017w7j.html")> 祝亲们中奖,<hr size=1 />  天蝎座今日运势:事业运略差,容易遭受口舌纠纷;财务情况糟糕,易破财;不宜出门,有倒霉事情发生;出门右转笔直前行,碰到梦中情人的概率百分之五十……

    言小米站在自己的小QQ面前,看着车子的前侧凹进去一大块,反光镜掉了下来,脑子里闪过的全是星座书上的预言。修理店里没几个人,都各自在忙着,她好不容易抓住了一个工人,哭丧着一张脸问:“帅哥,这个车修一下要多久啊?”

    “放在这里吧,一个星期以后来拿。”那个工人随便瞟了车子一眼。

    “不行啊,能不能马上修啊,我有急事。”言小米着急地说。

    那个工人又瞟了她一眼,指指空地上停着的几辆奔驰宝马,嘿嘿一笑:“小妹妹,你说呢?不如这样吧,我帮你把反光镜用双面胶黏一黏,你再去开一圈,有空了再来?”

    言小米顿时怒了:“帅哥,这话不是这么说的,QQ就不是车啦,一样遮风挡雨,节能减排没它行嘛!地球这么拥挤,全是奔驰宝马都没你走路的地儿了!”

    那个工人立刻举起双手投降:“小妹妹别发火,你看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人家都比你早来,你着急也没用啊。”

    言小米长了一张娃娃脸,圆溜溜的脸蛋上带着点婴儿肥,厚嘟嘟微翘着的双唇,一看好像才是高中毕业的学生妹,这张脸庞让她在求学求职的道路上备受“歧视”,因此她平生最恨听到的就是这个“小”字。

    “大叔,我很小吗?告诉你,我都三十八了!”言小米双手叉腰,杏眼圆睁一副圆规状。

    工人顿时乐了:“小妹妹,你骗谁啊,身份证拿出来,你三十八了我头朝下在这里走一圈!”

    远处有人喊了一声,那个工人应了一声,掉头往空地上的一辆保时捷走去,从保时捷的车底下钻出来一个人,满身油污,皱着眉头不满地看着他。

    那个工人立刻赔笑说:“还不是这个小妹妹耽搁了,对不起,这就来了。”说着钻到车底下不见了。

    言小米忿忿地嘟囔着:“哼,这是辆什么破车啊,要这么多人修,喂,帅哥,你帮我估算一下要多少钱行不?”说着,朝那个满身油污的工人招招手。

    那个人慢吞吞地走了过来,绕着QQ走了一圈,说:“油漆钣金三百,反光镜三百,大概六百块吧。报案了没有?”

    “什么报案?”言小米顿时惊慌起来,“我和路边的指示牌刮擦了,还要报案?”

    “哦,那你就准备自己掏钱吧,也就六百块钱。对了,还要祈祷路口没有摄像头,不然警察叔叔还要找你赔损坏公共设施的钱。”那个人拉着那个反光镜拉了拉,没想到“嗤啦”一声,反光镜整个被拽了下来。

    言小米心痛不已,哆嗦着冲上去捧着自己的心肝:“你……你怎么随便破坏我的车啊,你叫什么!我要找你们老板!你——”

    语声戛然而止,言小米死死地盯着那个人的脸:弯弯的桃花眼,笔直的鼻梁,麦色的肌肤,白色的衬衫……她的心脏忽然漏跳了一拍,屏住了呼吸,半晌,呐呐地问:“风樊?你是风樊?”

    那个男人的眉头好看地皱起,略带困惑地看向她,不一会儿,桃花眼弯了起来,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一个魅惑的笑容:“小米?”

    -

    修车店旁边有个简陋的小饭店,言小米和风樊面对面坐着,很多年不见了,一下子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怎么当修理工人了?”言小米觉得这气氛实在太诡异了,胡乱挑了个开头,只是一说出来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话不是j□j裸地歧视工人大哥嘛。

    风樊点点头,嘴角带着一丝嘲讽,说:“修理工人挺好,自己赚钱自己花。”

    言小米立刻点头如捣蒜:“是的,比以前你老是问人家要保护费好多了。”此话一出,言小米顿时j□j了一声,今天的确是诸事不顺,回家一定要背一背星座运势。

    风樊顿时乐了,看她那副羞愧的模样,问:“你现在怎么样?看起来混得还不错,都开上车了。”

    言小米顿时直起了腰板:“还行。研究生马上要毕业了,每个月有固定收入,过得挺好的。”

    “看得出来,”风樊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我还记得以前你说要赚钱养我呢,说把钱赚来都给我用。”

    言小米好不容易挺起来的腰板顿时又垂了下去,呐呐地说:“我有说过吗?我都忘记了。”其实她记得,那时候风樊老是出去打架,收学弟学妹的保护费,有一次不知怎么失了手,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她抱着他的头哭了,就说出了这句脑抽的话。

    风樊不以为意地笑笑:“小时候的话,别当回事。”

    “你是不是过得不太好?你家里人呢?怎么不管你?”言小米依稀记得他有个外婆,很宠他。

    “现在这社会,谁靠得住啊,还是靠自己最好。”风樊看着她说,“你呢,你靠谁?总不会傍大款了吧?”

    言小米愣了一下,摇摇头说:“研究生有工资可以拿,还有我爸给我留了一个小公司,我叔叔管着,每个月都有一点点分红。”

    “小富婆啊,不像我,混得这么差。”

    言小米笨拙地安慰他说:“不是的,都是靠劳动吃饭的,不分高低贵贱的……”这话怎么听都有点苍白无力,风樊的嘴角又露出了那丝嘲讽的微笑,看得言小米忽然一阵心酸,她垂下头,说:“我真的没有看不起你。”

    “我知道,心里在庆幸吧,幸亏当初和我断了?”风樊笑着说。

    言小米刚想说话,饭菜上来了,风樊显然有些饿得狠了,拿着那碗大米饭狼吞虎咽,一下子就把桌上的几个菜吃得底朝天,言小米不由得惊呆了,小心翼翼地问:“你中午没吃饭吗?”

    “我两天没吃正经饭了,尽吃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怎么不吃,菜都被我吃光了。”风樊嘴里咬着五花,含糊地对餐馆说,“老板,你这五花烧得不错。”

    言小米呆呆地看着他,问:“你们老板不发你工资吗?”

    “学徒,有什么工资啊,管饭就不错了。”风樊耸耸肩。

    “你可以去告他!你这是事实劳动关系,他违法的!”言小米义愤填膺。

    “别!我还指望着学门手艺过日子呢。”风樊笑嘻嘻地说。

    看着他的笑脸,言小米顿时觉得有点心酸,记忆中的风樊桀骜不逊,虽然是学校里有名的问题少年,但身后仍跟着一群拥趸者,包括当初的她。“你这些年都在干嘛啊?怎么忽然从学校里失踪了?”

    风樊古怪地看着她,嗤笑了一声:“不都是因为你吗?你爸爸去学校里告了我一状。”

    “怎么可能!”言小米惊跳起来,“他们说你自己退学了,他们谁都不知道你去哪里了,我找了你好久!”

    “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找我?”风樊看起来有些不耐烦,也站了起来,瞅了瞅桌上的饭菜,说,“不用我付钱吧?谢谢你的晚饭。”

    言小米有点不知所措,半晌才回过神来,连声说:“不用不用。”

    “我去干活了,你自便吧。”说着,风樊往外走去。

    “等一等!”言小米一下子清醒过来,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问,“你有电话吗?”

    风樊回过头,嘲弄地看着她:“不好意思,没有手机。”

    言小米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忽然高声说:“风樊,我的车就拜托你了,过两天我过来拿!”

    -

    外面雨丝又细又密,言小米把衣服往头上一罩,三步两步跑到最近的地铁站,好不容易中转以后,又跑了一里多地到了自己和朋友合租的房子里。同住的阿零穿着睡衣,顶着一对熊猫眼地从卧室里走出来,打量着她说:“你不是去约会了嘛,怎么搞成这样?难道是宋哥哥j□j你?”

    言小米摇摇头:“我的车撞了,没去成。”

    “你看起来怎么有点不对劲啊?”裴零绕着她转了一圈,审问说,

    言小米的眼神有点迷幻,半晌才回过神来:“阿零,我碰到我的初恋情人了。”

    裴零愣了一下,笑嘻嘻地说:“真的?你的初恋情人是不是开着宝马,穿的白衣,丰神俊朗地走到你面前,深情地说,小米,我一直在找你!”

    言小米有点沮丧地摇摇头:“没有,他在修车,是个修理工。”

    “啧啧啧,一看你就没有小言女主的命!”裴零鄙视地打量她几眼,“然后呢,两个人互诉衷肠了没有?”

    “没有,他好像不想看到我的样子。”言小米更沮丧了。

    “哎呀,他这么落魄,怎么会喜欢看到以前的旧情人啊?男人们自尊心都很强的,喜欢看到你才怪呢。”裴零是个言情小说写手,自诩为爱情专家。

    “他以前明明很厉害的,怎么会混得这么惨啊?”言小米困惑地抬起眼问。

    “他怎么个厉害法?年级第一?次次拿奖?”

    言小米的脸腾地红了,瞪着她的眼睛大声说:“阿零,你怎么这么恶俗,难道一定要成绩好才是很厉害的吗?”

    裴零举起手来做投降状:“好好好,那你说说他什么地方厉害?”

    “他——”言小米说不下去了,风樊那时候是学校里的问题学生,连教导主任看到他都要绕道走,打架、吸烟、通宵玩电子游戏,逃课是家常便饭,“总之他很厉害。”她振振有词地说。

    言小米平常都很好说话,只是一发飙的时候一定要撸她顺毛,裴零立刻见风使舵,赔笑着说:“好好好,他很厉害。”

    “阿零,你帮我打听打听,有没有什么有前途的工作?”言小米期待地看着她。

    “你要干什么?”裴零警惕地看着她。

    “我要帮助他,帮他振作起来!”言小米乐呵呵地转了个圈,深深为自己的伟大情折服了。

第 1 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