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入迷 > 第 7 章

入迷 第 7 章


    言小米朵在自己的房间里好几天没出去,满脑子都是以前和宋韩的点点滴滴。和宋韩分手时她很决绝,但是等到自己一个人时,她忍不住有点伤心起来:就算她不够爱宋韩,可是,这半年多的相处,宋韩已经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已经比朋友亲密了那么一点,比亲人甜蜜了那么一点。

    裴零十分生气,痛斥言小米:“你这人太没出息了,婆婆厉害怎么了,这天底下婆媳关系处不好的人多了去了,小夫妻不是照样吵归吵,好归好,反正各过各的。”

    言小米抱着双腿缩在床的角落里,闷声说:“阿零,我做不到,我不想和我要叫爸爸妈妈的人吵架。”

    裴零无奈地戳着她的脑袋:“你这个一筋的,怎么就出不来了呢?”

    言小米振作了一下:“没事,阿零我很快就会好的,你放心吧。”

    “那你怎么办?有钱的不要,没钱的不喜欢,像宋韩这样不多不少又被你一脚噔了,你准备一个人过一辈子啊?”

    “我和你过一辈子吧。”

    裴零定定地看着她,忽然有些感伤:“小米,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哪天要是我不在了,谁陪着你?”

    “等那天来了再说吧。”言小米笑着说。

    裴零的话让言小米有些脆弱,她一个人孤身而执着地快乐了许多年,好不容易有个宋韩,说会陪她到永远,却让她自己赶跑了,她会不会就此真的一个人孤独到老?在那一瞬间,她有那么一种冲动:给宋韩打个电话和好吧,只要宋韩对她好,婆婆算什么,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

    幸好这种冲动一闪而逝,言小米并未付诸于行动,她吃了睡,睡了吃,醒来就和裴零窝在一起看那个原创网站的言情小说,看得昏天暗地,以至于脑子里都是各式各样的俊男美女,各式各样的狗血桥段。

    裴零很担心自己的好友,也偷偷给宋韩打了电话,电话那头那个曾经宽厚温柔的男人也有些冷漠:“裴零,我很爱小米,但不代表我能让她随意践踏我的感情。”

    “不是的,小米只是没有安全感,真的,她现在也很痛苦。”

    “那她是在用分手要挟我什么?”宋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愤怒。

    裴零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半晌才说:“宋韩,亏你还追了小米这么久,看来你真的没有了解过小米。”

    -

    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过了好几天,言小米接到了叔叔的电话,问她有没有空到公司里来一趟,有点事情要和她商量。

    言家的小公司在城郊的一个老写字楼里,租了三间房,专门从事广告咨询业务。言禧广告咨询公司是言小米的爸爸一手建起来来的,曾经运营得风风火火,在言小米的爸爸过世以后,一年不如一年,到了现在只是一个勉强支撑的小公司了。

    言小米的叔叔在办公室里,看到她进来顿时高兴地站了起来说:“小米,好久没看到你了,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婶婶和小乐都还好吧?”小乐是言小米的表弟,刚上大二,听说这一阵子在折腾着出国。

    言庆成叹了口气说:“小乐要是像你一样懂事就好了,整天好高骛远,我都不知道拿他怎么办。”

    “儿子那是叫要上进!你每天就知道捧着别人家的孩子,自己的儿子一点儿都不知道心疼。”说着,从办公室外走进来一个人,打扮得挺时髦的,正是言小米的婶婶王嫒。

    王嫒向来嘴皮子不饶人,言小米看见她总是有些头痛,这下避无可避,只好叫了一声婶婶。

    “小米越长越漂亮了,怎么样,有男朋友了吗?”王嫒笑眯眯地问。

    言小米摇摇头。

    “这可要抓紧了,现在遍地都是剩女啊,男的可吃香了。”王嫒拍着言小米的肩膀,故作亲昵地说。

    言庆成咳嗽了两声,无奈地看着自己的老婆:“你别乱说了。”

    王嫒脸色有点不太好看,沉下脸说:“你和小米说了没有?”

    言庆成看看自己的侄女,难堪地说:“这不小米才刚来吗,也不急在这一时。”

    王嫒看起来有些不耐烦,直截了当地说:“小米啊,你叔叔总是不好意思说,这次我来替他说。他替你看着这个公司也有这么多年了,自己的事业也没成果,眼看着就要半百了,这次终于有了个好机会,现在你也大了,这家言禧广告就交还给你,我们总算也尽到自己的责任,对得起大哥了。”

    “什么?”言小米顿时愣住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可是叔叔,我从来没弄过广告,什么业务也不知道,还有,我还没毕业啊!”

    “不是婶婶说你,女孩子家,读个硕士干啥?还不如早点找人嫁了。”王嫒噼里啪啦地说开了,“我朋友的女儿,和你差不多大,今年都怀孕了,马上就是做妈的人了,你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

    言小米的脸色有点发白,忍耐着说:“婶婶,我喜欢读书。”

    “小米,实话和你说了吧,这家公司我看是没什么前途了,你要是真喜欢读书,就一直往下读吧,把这家公司关了,反正财务报表都一塌糊涂,交给你也没得撑几个月了。”

    “王嫒!”言庆成忍不住叫了一声,“你少说两句成不成!”

    王嫒吃惊地看着他,愣了几秒钟,眼看着就要爆发起来,言小米赶紧拉着她小声安抚说:“婶婶,叔叔不是故意吼你的,你别生气。”

    “小米,”言庆成沉默了良久,终于开了口,“你也是差不多时候接手这家公司了,这是你爸爸的心血,你要是有心,就把它经营下去,要是真的不想,就结束掉算了。你回去好好考虑一下,我最多只能帮你两个月,六月你就毕业了,之后就看你自己的了。”

    -

    言小米走出公司,只觉得头痛欲裂,满脑子都是“言禧广告”几个字眼,这让她到哪里去找个人来管理这家公司啊,让她去,只怕真的没几天,就把爸爸留下来的东西都清算掉了。

    忽然,一辆黑色的路虎在她身边停下,风樊从车窗中探出头来,皱着眉头说:“喂,你在这里干嘛?傻不溜几的,小心被车撞了。”

    言小米吓了一大跳:“你怎么坐在这辆车上?”

    “老板叫我陪客户试车。”风樊简短地解释说,“你上来吧,我稍你一程。”

    言小米看着这辆硕大的路虎,心里跃跃欲试,看了看开车的人问:“你客户同意吗?”

    “上来吧,小妹妹,我家路虎很欢迎你。”车主笑嘻嘻地看着她,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言小米小心翼翼地上了车,不由得羡慕起来,这喷漆、这装饰、这座椅,到底和她的小QQ有着本质的区别啊。“风樊,你这个职业也挺好的,这么多高档车可以随便坐随便。”言小米赞叹说。

    那个车主轻笑了一声:“小妹妹,你要是想坐,我随时欢迎。”

    言小米凑到前面,认真地说:“老板,我不是小妹妹,我已经二十五岁了。”

    “那好,我叫李飞扬,你是不是叫言小米?”那个李飞扬笑着说。

    这么平易近人的大老板还真挺少见,言小米高兴地拍了拍他的椅背:“李老板是吧,你这么贵的车也能坏,那我的小QQ坏得不冤,我瞬间心理平衡了。”

    李飞扬顿时咳嗽了起来,肩膀一颤一颤的,看的言小米心惊跳:“你,你开得小心点!”

    “没事,老板的车子厚实着呢,就算撞上了也是别家的车瘪了。“风樊嘿嘿一笑。

    “对对对,这车不怕撞。”言小米感慨着打量着这样堪比装甲车的路虎,“李老板,你家是不是有很多车啊?”

    “不多,总共加起来七八辆吧,和某些人没法比。”李飞扬看了一眼风樊。

    “真的?”言小米不由得晕了一下,瞬间象打了**血一样激动起来,“你简直太厉害了,对了,李老板,能给张你的名片吗?”

    风樊有点不悦地说:“你问人家要名片干什么?”

    “傻瓜!这是机遇懂不懂?”言小米白了他一眼,满脸堆笑对李飞扬说,“风樊的修车技术现在在他们厂里也是一流的了,他做事很认真的,我每次看到他都满身油污的,下次他要是自己发展了,你多多捧场啊。”

    李飞扬的脸在后视镜里看起来有点扭曲,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绝对没问题。”

    “你可真是个好人,一看就知道一定是财运亨通、财源滚滚的,”言小米一边拍着马屁,一边接过他递过来的名片,只见上面写着大美服饰集团,顿时呆了一呆,笑着说,“你这公司名字怎么和国家电视台里每天播广告的那个一样啊?就是那个每天雇两个明星在镜头前装傻的那个。”

    路虎的车头抖了抖,差点撞到了旁边的一辆电瓶车。李飞扬的脸看起来更扭曲了:“言小姐,真不巧,我们是同一家。”

    言小米顿时窘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家钱真多,请的明星真漂亮,哎呀,总之是很吸引我们眼球的那种。”

    “言小姐你不必解释了,我会让我们的广告部好好反省的。”李飞扬笑着。

    风樊转过头来,朝着言小米瞪了一眼,言小米十分尴尬,躲到宽大的椅子上不吭声了。

    “言小姐你怎么不说话了,听你说话很有意思。”李飞扬回头看言小米的动静。

    风樊凉凉地说:“李老板,专心开车啊,车祸多出于心不在焉、心猿意马。”

    “咦,我都差点忘了车上还有个人了,你叫啥来着?”李飞扬斜了他一眼,意气风发地说。

    “他叫风樊,李老板你就叫他小风好了。”言小米小心翼翼地回答。

    李飞扬扑哧一乐,赞道:“小风,这个名字好,琅琅上口。对了,你们俩啥关系啊。”

    言小米隐隐听到了磨牙声,有点奇怪地看了眼风樊,刚想回答,只听到风樊说:“我是她的地下情人。”

    随着一阵尖锐的刹车声,路虎在马路边上停了下来,李飞扬趴在方向盘上,笑得前仰后合,半晌才断断续续地说:“小风……地下情人……哎呀你饶了我吧,我还想太太平平地活几年,拜托你们俩下车吧……”

第 7 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