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入迷 > 第 8 章

入迷 第 8 章


    李飞扬把两个人扔在马路边上扬长而去。言小米不由得顿足大悔:“风樊你看你胡说八道,把这么一条大鱼给放走了。”

    风樊鄙视地看了她一眼:“就凭你那样子也想掉大鱼?我看还是我出马比较靠谱。”

    言小米仔细地打量着风樊,的确,风樊皮肤呈健康的小麦色,身材挺拔修长,一件单调的白衬衫愣是让他穿得飘逸出尘,他的五官十分耐看,尤其是那双桃花眼,一笑起来勾魂摄魄,要是再有几个小钱,只怕没几个女人能逃过他的手心。

    “你别臭美了,瞧瞧你,人长得这么黑,眼睛那么小,人家现在都流行小白脸了,你没什么戏。”言小米违心地说。

    风樊顿时脸都黑了,半晌才说:“那你以前眼睛瞎啦,还看上我。”

    言小米顿时口吃了起来:“我……我那是……少不经事。”

    风樊把脸凑到言小米面前,微微一笑,蛊惑着说:“真的?那现在呢?”

    言小米捏了捏手心的汗,大无畏地直视着风樊的眼睛:“现在当然是心如止水、心如平静……”话还没说完,她的语声渐渐轻了下来:风樊的脸凑得如此得近,以至于脸上的纹理都让她看得一清二楚,他的耳朵前面有一颗黑色的痣,从前掩藏在他的发鬓间,现在他的发鬓剃得很短,露在了外面。

    她一下子有点恍惚,那个温暖的午后忽然在她的记忆里清晰起来。

    “哎你快看,你的耳朵边有颗痣!”女孩拨弄着他的头发,忽然象发现了新大陆。

    “痣有什么稀奇,你看你满脸都是。”少年懒洋洋地靠在女孩的身上,阳光照着他们,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胡说,我才没几颗,而且我脸上的痣很小的,他们都说我这样很可爱。”女孩不服气地说。

    “谁说你可爱?”少年慵懒的目光忽然有点锐利了起来。

    “跟你说你也不知道,你看你从来不理人。”

    “我不是理你了吗?你看你那傻呵呵的样子,除了我没人喜欢你了吧?”

    “胡说,很多人喜欢我的。倒是你,他们说,大痣会生小痣,到时候你满脸都是小黑点,肯定没人喜欢你。”女孩想象着那个情景,顿时咯咯笑了起来。

    少年忽然支起身来,一本正经地说:“你知道我这颗痣有什么用吗?”

    女孩不解地看着他。

    少年凑近了她的耳朵,低声说:“耳朵上的痣叫耳痣,说明以后我是会有儿子的,就是你要给我生个儿子。”说着便逃了开去。

    女孩傻呆呆地看着他,不一会儿便脸颊绯红,恼羞成怒地追了上去。

    ……

    言小米看了很久,直到风樊拿手在她眼前晃来晃去才惊醒过来,惊惶失措地解释说:“哎呀,我刚才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出神了。”

    风樊哼了一声,怀疑地说:“难道不是看我看得出神了?”

    言小米满面通红地摇着头,掉转头去看街上的车龙马水,吱唔着说:“才不是呢,我在想该找什么工作……”

    “我记得你说过你不想工作,想读一辈子书。”风樊忽然想了起来,“那时候你就每天捧着一本书看啊看,怎么还没看成近视眼?”

    多么天真的愿望。言小米有些想笑:“没人愿意养我,我喝着西北风看书啊。”

    “你那个姓宋的男朋友呢?养你这么一个小小的人,花得了多少银子?”风樊看着她瘦小的骨架,鄙夷地说。

    言小米哼了一声,忽然大发奇想:“风樊,你今天有没有空?陪我去一个地方看看好不好?”

    -

    言小米的母校在城郊,那时候在那个区也算是重点中学,若干年后,和区内的另一所中学合并,在原校址边扩建,成了现在的模样。边上的老教学楼还在,变成了图书资料中心,爬山虎爬满了墙壁,看起来有种特别苍老的感觉。

    以前看门的老大爷早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个保安,把他们两个拦住了。风樊下巴仰得高高的,傲然说:“我们找你们校长谈赞助的事情。”

    “我们校长姓什么?”其中一个保安狐疑地问。

    “校长姓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听说你们打算购买一批投影设备,资金不够。”风樊煞有介事地说。

    “唉,现在没办法啊,教育局啥都不批,学校里一帮穷教书的到哪里弄钱去。”另一个保安感慨说。

    风樊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教书育人,我们都有责任嘛。”

    两个保安把他们迎进大门,还热情地指点了校长室的位置。言小米缩在风樊的后面,不安地问:“你怎么骗人都一套一套的,他们会不会给校长打电话啊?”

    “慌什么,顶多把我们赶出去。”风樊耸耸肩,“走,去看我们的教室。”

    两个人蹑手蹑脚地走到了二楼,他们的教室在最里面的一间,靠着马路。现在二楼已经打通,最里面已经摆满了书架子,言小米走到走廊的尽头,笑嘻嘻地躲进了边上的一个拐角,探出头来:“还记得吗?那时候你喜欢躲在这里抽烟,装得很酷的样子,有次被我发现了,我骂你了。”

    风樊摇头说:“我不记得了。”

    言小米怀疑地看着他:“真的不记得了?”

    风樊的脸色有点尴尬:“你骂得我那么凶,我为什么要记得。”

    言小米噗嗤乐了:“同学们后来都可佩服我了,说我怎么这么厉害,说你的脸色好难看,真怕你扑上来打我一顿。”

    风樊看着她的笑脸,忽然有点恍惚,在那个盛夏的午后,一个女孩鼻尖沁汗,眼里漾着水光,把抽烟的危害倒豆子一样地爆出来,最后一句话几不可闻,可却刻印在他的脑海,他现在还清晰地记得那一句话,只可惜物是人非,那份青涩的感情一去不能复返。

    “我很怕死,所以你一定要长命百岁地陪着我,不能再抽烟了。”风樊低低地念叨着。

    言小米没有听清,狐疑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风樊猛然惊醒,换上了一副笑嘻嘻的表情:“不知道我们的老师还在不在。”

    “有次我们开同学会过了,童老师、吴老师都还在,田老师已经退休了。童老师还说起你呢。”言小米说。

    “说我什么?”风樊漫不经心地问,趴在栏杆上看着马路上车来车往。

    “说你一定会是个大人物。”言小米盯着他的后背说。

    风樊笑了一声,回过头来:“我记得以前童老师恨不得把我从班里赶出去。”

    “不是的,”言小米急急地辩驳,“他只是恨你不学好,好几次他在我面前说你很聪明。”

    风樊好笑地看着她,问:“你今天眼巴巴地把我带到学校里来,是想说明什么?”

    言小米认真地看着他说:“风樊,真的,只要你努力,你一定会成功的,你也想给以前瞧不起你的人看看吧?”

    风樊想了想:“那要不我真的去开个修理厂,奋发向上一下?”

    言小米愣了一下,高兴地跳了起来:“我就知道你行的,好——”

    话音未落,图书馆里传来的喊声:“谁啊,谁在那里大喊大叫的?”一阵脚步声传来,言小米有点心慌,一个箭步躲到了那个转角,风樊眼疾手快,把她往里一推,自己也挤了进来,两个人贴在狭小的空间里,顿时连对方的体温都感觉得到。

    言小米一阵晕眩,她从来没和一个男靠得那么近过,柔软的部紧紧地贴在风樊的膛,仿佛能感受到他的心跳声;他的鼻息在她头顶发梢流窜,仿佛带着一股电流让她感到一阵炙热;他的身上有着一股浅浅的香味,带着若有似无的男气息,让人恍惚起来。

    言小米又羞又窘,推了风樊一把,低声说:“快走开。”

    风樊摇摇头,轻轻地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低哑地说:“别出声,被老师抓到了就惨了。”

    言小米只觉得口干舌燥,轻轻地咽了一下口水,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嗫嚅着说:“你……快让开……我怎么好像……有点喘不过气来……”

    风樊轻笑了一声,满意地看着言小米的耳后起了一个个的小疙瘩,又把嘴唇贴在她的肌肤上一张一翕:“我给你点空气吧……”

    言小米的顿时觉得一阵酥麻,迷迷糊糊感到自己的脸被风樊轻轻地捧了起来,紧接着,一个炙热的唇将她的唇瓣整个儿含住,缓缓地摩挲了几下,温柔地撬开了她的齿关,在她的口腔里爱抚着……

    言小米想逃,可风樊的手有力地搂紧了她的后颈,蛮横地固定着她的头,不让她有半分的退却,转瞬之间,言小米只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高高地飘了起来,飘向那虚无的未知……

第 8 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