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入迷 > 第 11 章

入迷 第 11 章


    画家艾漫的见面会在市里一个五星级酒店的小型会议厅里。言小米和裴零还从来没去过这样高级的地方,不由得有点缩手缩脚,连话都不敢大声说了。

    “小米,你说我啥时候能混到在这里搞个签售会的级别啊?”裴零羡慕地说。

    “你先混到开签售会的级别吧,”言小米嗤笑说,“人家肯定也是一步步上来的。”

    “谁说的,艾漫是一步成名的。”裴零凑到她耳边,低声说,“她真名叫归缓缓,听说她是个富二代,家里砸了很多钱帮她出了第一本画集。不过她的画的确不错,烂漫且天马行空,对色彩的运用很得心应手。”

    “那她会理你吗?”言小米发愁了。

    “据我家编辑说,艾漫的经纪人她很熟,说艾漫没什么架子,让我努力一把。”

    裴零的编辑的确没有骗她,她们按照约定的时间到了会议厅,马上有个工作人员接待了她们,不一会儿,见面会临近尾声,艾漫从台上朝她们走了过来。

    言小米一看,只见她大约二十五、六岁,个子挺高,五官巧,一双眼睛特别漂亮,大大的,水汪汪的,仿佛能滴出水来,言小米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你们好,我叫归缓缓。伯乐临时有事情走了,她和我说了,请问哪位是裴小姐?”归缓缓,也就是艾漫热情地说。

    裴零不免有些拘束,她在网站上虽然谈得上是个热门写手,但出版却是花姑娘上轿头一回,自然没什么资历。“我就是裴零。”

    归缓缓吃吃地笑了:“我看过你的小说,我是你的粉丝。”

    裴零顿时受宠若惊:“真的?哪篇小说?”

    “就是现在在连载的那篇,《奸臣不成》,我好喜欢那个钱程啊,她简直太坏了。”归缓缓憧憬地说。

    言小米顿时来了劲,凑过去说:“我也是,我看了以后晚上做梦都梦见她,看她左拥右抱的,都从梦中笑醒。”

    “你怎么和我一样?”归缓缓高兴地拽着言小米的衣袖,“我觉得她嫁了谁都太遗憾了,我是坚定的花心党。”

    “不对不对,最后一定要嫁一个的,前面把豆腐都吃足了,后面嫁给裴子余好了,又酷又帅又痴心,萌呆了简直!”言小米双眼放光。

    “那怎么行,我觉得就算要嫁也要嫁给荆哥哥,温柔又体贴,武功高强能保护她!”归缓缓向往地说。

    ……

    两个人顿时讨论起剧情来了,你一句我一句真是热烈,裴零在一旁傻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大声说:“作者在这里!你们当我是个木偶啊!我让她嫁谁就嫁谁,快来拍我马屁!”

    嘈杂的大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都看向她们,顿时裴零捂住了脸,j□j着说:“天哪,我的脸都丢光了!”

    言小米和归缓缓一见如故,两个人交换了手机和QQ号码,约好了一起追文;裴零的封面自然也有着落了。两个人高高兴兴地离开了会议厅,在酒店里闲逛。

    这家酒店很大,大厅足足有二十多米高,水晶吊灯极尽繁华,母亲节快到了,大厅里布置得十分温馨。后面是个很大的花园,各色鲜花争妍斗艳,高高低低的植物衬得春景如诗如画。

    花园里有个露天的餐厅,各种美的餐具和厨具、各色艳丽的新鲜水果摆在透明的玻璃橱里,令人直流口水,一旁的烤架上还有“嗤嗤”的烤声。言小米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拉了拉裴零示意她赶紧走。

    裴零却停住了脚步,皱着眉头说:“小米,你看那是谁?”

    言小米疑惑地看过去,只见在一棵树的背后,一对男女坐在那里,男的悠闲自在,女的却坐得笔挺,仿佛在急急地质问着什么。

    “风樊?”言小米诧异地看着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不一会儿,那个女的捂住了脸,隐隐传来抽泣声,风樊却依然靠在椅背上,半天没动静。

    言小米正想走过去看看,忽然看见归缓缓从酒店的大厅里走了出来,朝风樊走了过去。

    两个人面面相觑,躲到一颗大树后面,只觉得这个情景实在太过诡异。

    只见归缓缓走到风樊身边,亲昵地靠在风樊的椅背上,风樊则伸手揽住了她的腰,朝着那个女人说了几句话,那个女人站了起来,朝着风樊失态地大声叫道:“你太无耻了!”

    风樊耸耸肩,朝她挥了挥手,女人哭着跑了出去。

    言小米惊呆了,心里仿佛压了一块大石头,闷闷地钝痛:难道说自己给风樊的还不够,他又重旧业,去傍富婆了?

    “不至于吧?”裴零在一旁喃喃地说,“言小米我没看错吧?那是你的那个初恋情人吧?我记得艾漫结婚了啊,她老公是个N市的一个地产商,很有钱的,和你的初恋情人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啊!”

    言小米的手有点哆嗦起来,她低头掏出了手机,给风樊发了一条短消息:你现在在哪里?

    不一会儿,风樊回了消息过来:在修理厂呢。

    言小米:在修车吗?是个漂亮的女车主吗?

    风樊:全是大老爷们,臭死了。

    风樊:怎么,想我了吗?

    言小米呆呆地看着手机屏幕,仿佛不敢相信,风樊居然就这么骗她!裴零看她神色不对,凑过来揽住她的肩膀,看了看她的手机,顿时勃然大怒,想要冲出去,被言小米一把拉住了。

    两个人呆呆地坐在草地上,看着风樊和归缓缓在花园餐厅里谈笑风生地用餐,一个俊逸潇洒,一个甜美娇俏,如果不知道归缓缓是有夫之妇,这两人可真算得上是一对璧人!

    不一会儿,两个人吃完了饭,归缓缓挥手签了单,风樊忽然好像发现了什么,拿起手里的餐巾,在归缓缓的鼻子上轻轻擦了擦,即使隔得很遥远,言小米仿佛也感受到了风樊那种毫不掩饰的宠溺。归缓缓咯咯地笑着,看起来十分开心,两个人一左一右,往大厅出去了。

    “小米你怎么了?”裴零担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没,没什么啊。”言小米茫然回答,忽然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

    “你怎么哭了?”裴零盯着她的眼睛,心疼地说。

    言小米了眼角,发现自己居然真的有泪水溢出来,她不知所措地说:“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是不是有沙子进去了?”

    裴零呆呆地看着她,良久,她轻叹了一声,将言小米的眼泪拭去,低声说:“小米,你不要骗自己了,你是不是还爱着他?”

    -

    言小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裴零的话一直在她脑海里回响,让她感到无比的惊慌。她那份早已被深深埋藏起来的青涩的情感,忽然就被裴零挖了出来,放在青天白日下曝晒。

    曾几何时,风樊也曾用那种眼神看过她,带着点宠溺,带着点无可奈何,那时候的她,觉得自己是多么幸福,甚至幻想着能这样一直和风樊走到最后。但现在,那份单纯而又美好的感情,已经一去而不复返了,为什么她就不明白呢?为什么她就不能狠下心肠,把风樊视而不见呢?

    她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很久,很想学和宋韩分手时候的样子,好好睡上几觉,睡着睡着,就把风樊忘记了,可是这次好像一点儿也不灵,她把厚重的窗帘拉了起来,钻进被子里,屋子里黑乎乎的,她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眼前都是风樊和归缓缓亲昵的样子,心一抽一抽地疼。

    迷迷糊糊间,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拿起来接通了电话,头痛欲裂:“谁?”

    “小米你怎么不回我的信息?亏我还给你发了好几条。”电话里传来风樊的声音。

    言小米不想说话,简短地说:“你有事吗?没事我挂了。”

    风樊有些不满:“你怎么对我这么冷淡,我好不容易抽出空来给你打电话。”

    言小米不说话。

    风樊嬉皮笑脸地说:“是不是还在生气啊?我不是都和你保证了,要是我不听话,你就不包养了我,这总行了吧?”

    言小米吸了吸鼻子,想了一下说:“风樊,我什么时候遇到你的?”

    风樊愣了一下,说:“谁记得那么清楚啊,大概一两个月了吧。”

    “我刚才在想,自从我遇到你以后我就没碰到过好事情。车子一直在修,房子被你住走了,钱每天透支,公司叔叔不肯管了,留校也留不成了,就连男朋友也吹了,我想我一定是和你八字犯冲。”言小米滔滔不绝地说。

    风樊失笑说:“小米,你这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真的,我受够了,明天你就搬出去,我借你点钱,你以后爱干嘛就干嘛,爱傍大款就傍大款,爱没出息就没出息,我管不了了。”言小米又吸了一下鼻子,喉咙发堵。

    风樊沉默了片刻,冷笑了一声:“这样你就受不了了?那怎么昨天还在学校里让我奋发向上,对我投怀送抱?”

    言小米模模糊糊地想:这句话真够恶毒的,这是风樊在说话吗?不,一定不是的,风樊虽然说话很毒,但却不会侮辱她。她甩了甩头,困难地说:“你不是风樊吧?是不是小说里写的那种易了容来报复我的仇人?风樊不是你这样的,他对其他人不好,可对我却很好很好……”

    风樊心一乱,半天才哼出一句:“那你把刚才的话收回,我就对你好。”

    言小米哽咽起来。

    “你怎么了?怎么哭了?”风樊顿时觉得有些不对,着急地问。

    “我不要你对我好了,我投降了,真的,投降了……”

第 11 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