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入迷 > 第 15 章

入迷 第 15 章


    送完陈文馨,李飞扬打电话来,催着风樊到老地方来喝酒,说再不来,意外惊喜要被他们分享掉了。风樊无奈,只好调转车头往城郊的那个俱乐部开去。

    说白了,那个俱乐部其实就是一个隐在城郊的供他们这些公子哥儿吃喝嫖赌的地方,实行的是会员制,会费高昂,但是所有的隐私能在这里得到很好的保护,所有你能想到的玩乐项目这里的人都能帮你安排得妥妥当当。

    风樊自认不是一个奢靡的人,到俱乐部来也只是因为这里够清静,没有人打扰,偶尔和几个朋友一起吃喝玩乐一下,譬如李飞扬。

    一进包厢,里面已经有好几个哥们儿都喝得有点高了,各自醉醺醺地搂着几个女人调笑着。幸好李飞扬还清醒,一看到他进来就高兴地说:“榆阳,你可算来了,让我看看你,还是那个我认识的风大少吧?没被人把魂儿给勾走吧?”

    风樊捶了他一下,笑骂说:“尽胡说八道,什么惊喜?快呈上来。”

    李飞扬神秘地说:“来了个雏,说是有家里有困难,急用钱,长得很水灵,我一看就知道你会喜欢,给你带过来了。”

    风樊愣了一下,刚想拒绝,就见李飞扬他拍了拍手喊:“殷殷,快出来,正主来了。”

    里面有扇小门开了,一个女人慢慢地走了出来,穿了一件薄如蝉翼的沙质衣服,里面的胴体若隐若现。紧接着,李飞扬“啪”的一声开亮了门口的一盏灯,灯光落在女人的身上,只看见她的皮肤白皙,一双眼睛惊惶地四处搜寻,居然和言小米的有几分相似。

    “怎么样?够清纯吧?才大三,整个儿就是一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啊。我看你对那小丫头这么上心,不就是因为没得手嘛,今天就把你的心愿了了。”李飞扬笑着说。

    一旁的一个哥们儿吼了起来:“丫的,飞扬你还在里面藏了个这么好的,太不够义气了!”

    他身边的女人娇滴滴地喊了起来:“哥你太坏了,人家哪里不够好啊……”

    “宝贝,你哪里都好……”顿时,咯咯的笑声响了起来。

    殷殷往前走了一步,嗫嚅着说:“老板,我,不太懂,我该……怎么做?”

    风樊怔怔地看了她,骤然清醒了过来,皱着眉头说:“飞扬你闹腾啥,我没心情,你们自己玩吧,我走了。”

    李飞扬有些意外,瞪着他说:“喂,我特意给你留的,早叫出来早被那群小子给抢走了,我又不喜欢这种调调的,我要来干嘛?”

    殷殷一见风榆阳不肯要她,顿时有些急了,一把拽住风樊的袖子,颤声说:“老板,你别不要我,我肯学的,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真的……”

    风樊看着那双和言小米相似的眼睛泛起泪光,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顿时心里好像有个猫爪子在挠一样,又麻又痒。他定了定神,笑着说:“小妹妹,和你没关系,是我没心情,回学校好好读书去吧,别走这条道了,要后悔一辈子的。”

    殷殷顿时怔在原地,眼泪象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掉了下来,泣不成声:“我……我也不想啊……我爸爸急着要钱看病……”

    李飞扬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去,哪有这么多天灾人祸的,出来卖了就卖了,别找借口!”

    风樊看着那双眼睛,口有些发软,叹了口气,拍了拍李飞扬的肩膀:“买卖不成仁义在,就当今天日行一善吧。”说着,对殷殷说,“到我账上挂五万块钱去应应急,有钱了还我,没钱了欠着。”

    殷殷的双眼顿时亮了起来,语无伦次地说:“真的?老板你真是个好人,我一定会还你的!真的,我发誓!”

    风樊摆了摆手,大步往外走去。李飞扬愣了一下,紧跟在后面走了出去,边走边抱怨说:“真弄不懂你,咱又没强迫她,都说了是自愿的了,我们买了她,还算是帮她呢,我们总算没啥怪癖,要落在别人手里,还指不定怎么折腾她呢。”

    风樊斜眼看着他,笑着说:“这么说,我们还算是救苦救难的菩萨喽。”

    “切,我可不算,你刚才那下子倒有点菩萨的味道。”李飞扬挖苦说。

    两个人走出了九曲回廊的包厢,在俱乐部围起来的水榭上坐了下来,四周流水潺潺,正中间是露天的,可以看到黑丝绒般的夜空和皎月的圆月。

    风樊掏出一支烟放进嘴里,刚想点着,又烦躁地拿了下来,放在手里把玩了起来。“飞扬,我觉得特别没意思。”

    “怎么了?”李飞扬舒适地斜靠在沙发上,吐出了一口烟圈。

    “老头子想叫我订婚,和陈文馨,你认识吧?”

    “订婚就订呗,找个乖巧点、识相点的,该玩的照玩,你看这里玩的,哪个不是家里有人的?”李飞扬不以为意地说。“陈文馨不错,长得漂亮,也挺知情识趣的,以后不会烦你。”

    “我不喜欢她。”风樊脱口而出。

    李飞扬敏锐地看了他一眼,问:“榆阳,你不会真的爱上那个言小米了吧?你不是说你是玩玩的,以前她有眼无珠嫌弃你是个小混混,把你甩了,现在你要狠狠地报复一下,让她重新爱上你,然后让她看看自己有多可笑,好好羞辱羞辱她?”

    “笑话,我怎么会爱上她?我只是觉得,可能以前和她有点误会。”风樊想了想说。

    “没爱上她就好,那个女孩看起来又傻又天真,这种人一沾上就是麻烦,到时候你甩都甩不掉。”李飞扬看起来有点心有余悸,他曾经有个女人,不肯好聚好散,分手的时候吞药、割脉什么都来过,差点没闹出人命来。

    “小米不是这样死缠烂打的人。”风樊忍不住为言小米解释。

    “好好好,那你打算怎么办?”李飞扬翘着二郎腿问。

    “当然继续喽,我从来不做半途而废的事情,要加快速度拿下她。”言小米甜甜的笑脸浮现在风樊面前,他不由得嘴角微微上翘,心情甚好地打了一个响指。

    “那要是她真的重新爱上你这个一贫如洗的修理工,你接下来怎么办?”李飞扬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到时候再说,天又不会塌下来。”风樊一脸的无所谓。

    -

    言小米可不知道自己在被人算计,她在网上向归缓缓求证以后,心里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只觉得眼前都是幸福的小气泡,在她眼前飞来飞去。

    她白天偷偷回过自己家几趟,卧室里被子乱七八糟,垃圾桶里也有扔掉的泡面和一些食品包装,说明风樊的确住在这里;她又去过几次修理厂,老板一见她来了就殷勤地请她到楼上喝茶,给他看和风樊定的股权转让协议,大赞风樊脑筋活络,吃苦肯干,是天下一等一的人才,直夸得言小米合不拢嘴。

    只是每次言小米去,十有j□j是看不到风樊的,老板说他负责跑业务,自从有了他,修理厂的业务蒸蒸日上,人手都要不够了。

    言小米看了看下面场地里挤得满满的车子,满意地点了点头。

    只有一次,言小米来取车,迎面碰上了匆匆而来的风樊,依旧穿着她最喜欢的白衬衫,袖子挽在肘上,领口的纽扣开着,别有一种风流不羁的味道,让她心里颇有些不舒服:真想把他藏起来不让他去跑什么业务,省得被那些富婆们调戏。

    言小米每天哼着小曲快活地在屋子里飘来飘去,看得裴零两眼冒火:“喂,你每天看起来春情汤漾的,别刺激我这个孤家寡人好不好?”

    “阿零,你别老是宅在家里了,都快干涸了,赶紧去谈个恋爱滋润一下。”言小米乐呵呵地说。

    “不知道前几天谁眼泪汪汪的。”裴零挖苦说,“我才不要得这种恋爱症候群呢,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你就和你的小说谈恋爱吧。”言小米不以为意。

    “说真的,你那个情人可要看紧了,瞧他长得一脸桃花样,要是手里有钱了,成个小老板了,还不得一堆女人成群结队地往他身上贴啊。”裴零提醒她。

    言小米顿时被一语惊醒,手足无措地说:“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怎么办啊阿零?”

    裴零拍了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这种事情,防也防不住啊,看你能不能把他牢牢地抓在手心!”说着,她伸出手,五指收拢,做了一个握拳的动作。

    言小米愣了愣,说:“我不会抓,不然我让他别扩大业务了,就这样一个小修理厂,赚来的钱够花就行了。”

    裴零不由得气结,戳了戳她的脑袋,恨铁不成钢地说:“傻瓜,就你那样,还抓他呢,我看是你被他牢牢地抓在手心!喏,我们网站很多斗、宅斗文,好好去学学,人家怎么把老公抓手心的!”

    言小米兴冲冲地去学习怎样j□j自己的男人,还没等她看出个所以然来,风樊的电话打来了:“小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言小米心不在焉地问。

    “我中奖了,两张旅游券。”风樊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激动。

    言小米愣了一下,急急地说:“风樊你别傻了,都是骗人的,你是不是中了什么巴厘岛、马尔代夫蜜月游什么的?你一答应,就会让你交税,然后你一贪心就上当了,天上又不会真的掉馅饼的。”

    风樊顿时语塞,他原本就是想说巴厘岛六日游的,这下顿时咽了回去。“什么啊,不是的,就是附近,是那个叫什么上德山庄的,你去不去,不去我找别人去了。”

    “真的?”言小米顿时眼睛亮了起来,“我去!”

第 15 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