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入迷 > 第 19 章

入迷 第 19 章


    言小米回到住的地方的时候,已经将近五点,意外地看到风樊坐在小区的花坛边,正不耐烦地四处张望着,她心里高兴,蹑手蹑脚地跑到他身后蒙住了他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言小米声气地说。

    “还用得着猜吗,小米饭同志。”风樊一把拽下了她的手,把她拉到了怀里。

    “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了?是不是也想我了?”言小米有些得意地说。

    “我怕你被人家拐跑了。说,下午和李飞扬干什么去了?”风樊笑着问,今天下午做事情的时候的确有点心神不宁,他归结为是害怕李飞扬把他的骗局戳穿了。

    “李老板其实挺有意思的,一开始在我面前炫富,后来就不吭声了,一个劲儿地奇怪地看着我,嘴里还老是念念有词的,连给她女朋友买礼物都晕乎乎地,一个劲儿地问我喜不喜欢,你说,我喜欢有什么用啊?”言小米一想到李飞扬的那个样儿就觉得特别好笑,伸手把一个漂亮的水晶手链拿了出来,递给风樊,“你瞧,他说暂时在我这里寄存会儿,下次问我拿。”

    风樊哼了一声,拿起项链来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只见那水晶雕刻成繁复的花式,有浅紫,有粉红,有淡绿,是某个知名品牌今年的主打款。“原来你喜欢这样的,怎么不告诉我。”

    话一出口,连风樊自己也吓了一跳,语中居然带着浓浓的酸意。

    言小米搂着他的脖子,看看四下无人,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咯咯地笑了起来:“喂,你怎么酸溜溜的?都说了是寄存在我这里的。”

    “傻瓜,人家这是送你了。”风樊恨得牙痒痒的,这个李飞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言小米纳闷地举起手链看了看,摇头说:“不可能的,要好几千呢,他有病啊,无缘无故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我。”

    “行了,你先收着吧。”风樊站了起来,“走,听说有家店,烧的牛蛙特别好吃。”

    风樊开着那辆小QQ到了东富广场边上的一个小弄堂里,弄堂的马路上停满了一些高档车,小QQ身材娇小的好处这下顿时显现出来,找了个空地一头扎了进去。

    风樊为了今天的晚餐特意请教了自己的秘书小钱,要她找一家味道特殊又平民化的饭店,小钱二话不说,就给了这一家的地址,说是菜够特色,价钱公道,就是除了上菜,啥都要自己动手。

    小饭店的确生意兴隆,老板都把饭桌摆到了人行道上,支起了一个个遮阳伞。每张桌子上都放着四五盆牛蛙,红艳艳的泡椒让人看了食指大动。只是人实在太多了,服务员端着盘子跑来跑去,本没人来搭理他们。风樊皱了皱眉头,不由得在心里抱怨秘书小钱怎么推荐了这么一个地方。言小米倒是十分机灵,瞅准一个买单的人快要走了,就站在旁边占了位置。

    风樊按照小钱的推荐点了两盆牛蛙,一个酸辣土豆丝,一盘爆炒螺蛳,牛蛙鲜嫩可口,十分入味,言小米赞不绝口,唯一的遗憾就是太辣了,她灌下去了两大杯雪碧,这才稍稍缓和了一下冒火的咽喉。正吃得高兴,言小米的手机响了,她飞快地看了一下屏幕,发现居然是宋韩的电话。

    “小米,你在哪里?”手机一接通,宋韩就劈头盖脸地问。

    “我在东富广场的边上的一个专吃牛蛙的店里。”言小米老老实实地回答。

    “我前两天找了你好几趟,裴零都说你出去旅游了。”宋韩的语气听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

    这事情裴零和她说起过,也告诫过她,如果真的觉得和宋韩不合适,一定要断得彻底,不要让宋韩存有什么幻想。言小米自觉自己没这么大的魅力让宋韩对她念念不忘,但听爱情顾问的总没错,于是也就没有找过宋韩。今天这个电话,让言小米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她想了想,说:“有什么事情吗?我和朋友在一起,没要紧的事我就挂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清晰的呼吸声,良久,宋韩无奈地说:“小米,我承认,我没有你狠心,我一直在想你,可你怎么连个台阶都不给我下?好了,我不和你闹气了,我们和好行不?”

    言小米大吃一惊,手一打滑,手机砰地掉进了杯子里,杯子里的雪碧咕噜噜地冒了几个气泡,把手机吞下了一半。风樊眼疾手快地捞了起来,一看,手机已经黑屏了。

    言小米心痛得直打哆嗦,用餐巾纸抢救了半天,可是手机还是毫无反应。风樊看了看那个老式的翻盖机,漫不经心地说:“明天换一个吧,去换个智能机。”

    言小米指了指旁边的一对小情侣桌上一对iphone,一个黑一个白,皮笑不笑地说:“那不如我们俩一人去买一个?”

    “你喜欢这样的?好啊。”风樊随口应道。

    言小米“啪”的一下打了一下他的手,恨声说:“你还欠我十万块呢就这么败家!回家我用电吹风试试,能不能把它修好。”

    接下来言小米显然有点心神不宁,匆匆地吃了几口就嚷着要回家。

    出来的时候风樊去开车了,言小米等在了门口,忽然有个声音从旁边响了起来:“小米!你果然在这里。”

    言小米转头一看,正是宋韩,她想避走已经来不及了,吃惊地问:“你也在这附近吗?”

    宋韩神情复杂地看着她,闷声说:“我闲着无聊,四处在乱逛,这个饭店我也来吃过,所以就过来看看。”

    言小米有些拘谨,点了点头问:“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宋韩盯着她,沉默了片刻,拉着她往外走去:“小米,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言小米不由得有些苦恼,眼前的宋韩看起来有些憔悴,不复那种意气风发的模样,让她心里有些伤感。她挣脱了他的手,期期艾艾地说:“宋韩,你别这样,这么久都没联系,我以为你已经想清楚了。”

    宋韩刚想说什么,只听到一声尖锐的刹车声,言小米的小QQ一个漂亮的甩尾停在了他们俩面前。风樊从车子里面走了出来,狠狠地甩上了车门,一个手在裤兜了,冷冷地问:“这位先生你是谁啊?动手动脚的干什么?”

    宋韩愣住了,看了看车,又看了看他的人,转头问言小米:“他是谁?怎么开着你的车?”

    言小米左看看右看看,j□j了一声说:“风樊你赶紧到车子里去,别来凑热闹!我马上就来!”

    风樊哼了一声说:“瞧你那样,被人家骗了都不知道,你过来,到车子里去!”

    宋韩伸手一拉,对言小米说:“小米你别走,我有话和你说。”

    风樊顿时有点冒火,拽着言小米的手往自己身旁一搂,在她的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挑衅地看着宋韩:“我是她男人,有什么事,你和我说!”

    -

    车厢里的气氛有些沉闷。风樊沉着脸,把油门踩得飞一样的,三环上的车不多,小QQ灵活地穿着,不一会儿就飙到了一百码。言小米偷眼看了看,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于是咳嗽了几声:“风樊,他是我以前的男朋友,是以前的。”她重重地强调了一下以前两个字。

    风樊哼了一声说:“原来你真有男朋友,我还以为你骗我的。”

    言小米有点莫名其妙:“我骗你干什么?刚碰到你的时候我们俩还没分手,后来因为一件事情分了。”

    “是不是因为我分的?你发现你爱的是我,对不对?”风樊瞥了她一眼,心情稍稍有些好转。

    言小米不屑地看着他:“喂,你不要自我感觉这么良好行不?谁说是为了你分手的?”

    “那还能为什么?”风樊不信,追问说。

    言小米想起了宋韩的好,心里有些黯然:“真不是,他对我挺好的,可是他妈妈不喜欢我,我也没办法迁就,所以分手了。”

    “怪不得看起来还余情未了的样子。”风樊酸溜溜地说。

    言小米笑了,凑过去靠在他的手臂上:“风樊,你吃起醋来好有趣。”

    风樊不由得一惊,了自己的脸,狐疑地说:“我吃醋了吗?不是吧,我只是生气他对你动手动脚的。”

    言小米咯咯地笑了,乘他不注意揪了一下他的脸,迅速地躲到一边:“你还不承认!刚才要是我不拦着你,你都快冲上去揍他了。”

    风樊猛地打了一下方向盘,踩了一脚刹车,小QQ一个趔趄,缓缓地停在了路肩上,立刻,后面喇叭声一片,一辆辆车子绕过他们,有的人从车窗中探出头来大骂:“找死啊!会不会开车!”

    言小米紧紧地抓着扶手,愕然看着他,问:“怎么了?”

    风樊神情复杂,看着后视镜中的自己,喃喃地道:“我也会吃醋?不对,不可能,一定是哪里不对了。”

第 19 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