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入迷 > 第 20 章

入迷 第 20 章


    把言小米送回家后,风樊就急匆匆地走了。他的神情是那么古怪,让言小米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回到家里,裴零打了个电话来,激动地说:“小米帮我个忙,快上线,归缓缓说她手绘的画好了,拍个照片过来让我瞧瞧。”

    言小米也有些激动,急匆匆地登录了QQ,不一会儿就收到了一张图片照片,图片里大片的稻穗微微拂动,各种颜色层叠在一起,最后汇聚成一种温暖的浅黄色,中间是一个麦穗状的气泡,一对恋人在气泡里对视着,让人心生暖意。

    不一会儿,QQ头像动了起来。

    慢慢来:小米在吗?我画得怎么样?

    小米饭:好漂亮,我很喜欢,下次能不能帮我也画一张?

    慢慢来:当然可以啦,乘着之之还没来B市,我帮你和大表哥画一张漫画吧?

    小米饭:我和大表哥?大表哥是谁啊?

    归缓缓很久没有回答,就在言小米以为她已经下线的时候,她的信息又来了:大表哥还没和你说吗?他可真坏,你别理他了。

    小米饭:我怎么听不懂。

    慢慢来:大表哥就是你男朋友啊。

    小米饭:我男朋友是个穷光蛋啦。

    小米饭:缓缓你是不是被盗号啦?你是不是归缓缓啊?

    慢慢来:唉呀什么时候我们见面聊吧,网上说不清楚。

    小米饭:你可别想骗我钱,该死的盗号贼!快把缓缓的号还给她!

    正说着,归缓缓的头像倏地灰了。

    言小米挠了挠头,心里有些狐疑。裴零打电话来问封面的情况,她大肆赞美了一番,把那张照片拷贝到裴零的电脑里,一下子就把归缓缓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上床睡觉了。

    半夜里,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风樊忽然变成了一个穿着锦衣蟒袍的王公贵族,左边抱了一个胡姬,右边搂着一个歌女,一排姬妾围在他身旁,敲腿的敲腿,揉背的揉背,还有人剥着葡萄往他嘴里送,而她,却躲在墙角偷偷地看着他。

    “你为什么偷看我?是不是爱上我了?”风樊冷漠地说。

    言小米傻傻地点点头。

    “那过来,我允许你让我亲一下。”风樊傲慢无礼地说。

    言小米坚决地摇了摇头。

    一旁的胡姬的玉臂立刻缠上了风樊的身体,柔媚地说:“公子,她不要亲,我要你亲。”

    言小米看着他们缠绵起来,顿时心好像刀割一样地疼痛,不知不觉地大喊道:“住手!不许亲!你们这些女人统统给我滚!”

    顿时,言小米惊醒过来,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想想梦中的诡异的情景,不由得笑了。

    这天言小米有点忙,到学校办完入职手续,她怀揣着李飞扬的那个首饰盒,按照名片上的地址找到了大美集团。

    大美集团坐落在市中心,和旁边的阳明集团大厦仅有一路之隔,一楼大厅的橱窗里陈列着当季的一些名设计师的服饰,华美而富有个,言小米站在橱窗前一件件地细细品味,不由得两眼放光。

    忽然,大堂外一群人走了进来,中间簇拥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人,神情凌然,正是李飞扬。言小米毫不犹豫地从角落里窜了出来,扬起笑脸高声叫道:“李老板!”

    大厅里的人都吓了一跳,一旁的保安紧张地走了过来,看着这个娇俏的女孩,低声训斥说:“小姑娘你干什么,别给我们添乱。”

    李飞扬皱了皱眉头,冲着那保安摆摆手说:“没事,是我朋友。”

    言小米得意地冲着保安一乐,说:“李老板,我来还你东西,上次你放在我这里的手链……”说着,她手忙脚乱地从背包里掏首饰盒。

    “上去再说吧。”李飞扬轻描淡写地说着,往里面走去。

    言小米不太情愿,嘟嘟囔囔地说:“在这里给你就好了,哎,等等我!”

    到了电梯口,跟着李飞扬的几个人自动走到另一部电梯,言小米跟在李飞扬的身后,觉得有点诡异,怎么就她和李飞扬一起等在这电梯面前?她想了想,往人群那边靠了靠,说:“我和他们一起好了,你在几楼?”

    话音刚落,电梯门开了,李飞扬一脚跨了进去,站在电梯里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在顶楼,那些电梯都不到的。”

    言小米顿时三步并作两步,冲进了电梯,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喂,你这不是典型的资本家嘛,连电梯都要搞阶级分化。”

    李飞扬笑着说:“我信奉的宗旨是,钱是用来花的,有条件可以享受的时候,为什么要把自己搞得惨兮兮的?”

    电梯的大理石光可鉴人,壁上木艺和大理石交错,雕刻着各式花纹,设计得很有特色,言小米好奇地了。

    “我设计的,怎么样?”李飞扬看着她眼里毫不掩饰的赞叹,忍不住居然有了一种想要夸赞的心思。

    “真漂亮,就是放在电梯里有些浪费了。”说着,言小米颇有些惊奇地看着他,问:“李老板,你居然也会设计?我还一直以为你是那种就会吃喝玩乐的……”话还没说完,她顿时觉得不对,捂住了嘴巴。

    李飞扬的嘴角忍不住有点抽搐:“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我可是B大法律系的高材生!”

    言小米谄媚地笑了笑,连连点头:“对不起,我那是在瞎说的,李老板你别介意。”

    电梯叮的一声停在了二十一楼,李飞扬哼了一声,大步走了出去:“叫我名字吧,什么李老板,一听就像是乡村企业的头儿。”

    言小米紧跟着走了出去,打量着这个豪华、巨大的办公室,忽然感慨说:“李……李总,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寂寞不寂寞啊?”

    李飞扬轻佻地笑了笑:“这不有人来陪我了嘛,怎么样,可以考虑一下过来陪我一起上班。”

    言小米愕然看着他,从包里拿出了那个首饰盒,狠狠地往他身上砸了过来:“喂!李飞扬,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就你那样,能有人真心来陪你上班嘛,就算来了也是冲着你的钱来的!东西还给你,以后少表错情,风樊说你送我了我还不信呢!原来是真的!”

    首饰盒哐啷地掉在地上,里面的手链掉了出来,发出清脆的响声,李飞扬措手不及,差点被砸个正着,眼睁睁地看着言小米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到电梯面前,对着电梯的按钮使劲地乱按了一把。

    “别按了,那是刷卡的。”李飞扬忽然开口说。

    言小米警惕地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李飞扬走了过去,用卡片在电梯的感应卡上刷了一下,门开了,言小米飞速地窜了进去。

    门一直没关,李飞扬按着按钮,死死地盯着言小米,看的言小米一阵心慌,外强中干地说:“风樊知道你的,你别乱来啊!”

    李飞扬神情复杂,缓缓地说:“希望以后能经常看到你。”

    “不会再见了,李飞扬。”言小米冲着他摆了摆手。

    电梯门合拢了。李飞扬怔怔地看了许久,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榆阳,赶紧和言小米说了吧,如果你喜欢她的话。”

    -

    言小米走出了大美集团,终于了却了一桩心事,她觉得浑身都轻松了起来。附近有好几个素食店,她挑了一个卖韩国寿司的,准备把午餐解决掉。坐在窗边的高脚凳上,手机振动了一下,她掏出来一看,是风樊的短信:今晚我想你过来。

    言小米顿时嘴角上翘,心情愉悦地回复说: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风樊:你来了告诉你。

    言小米:难道是你的生日?不对啊,你生日是在七夕的前两天。

    风樊:你居然记得那么牢?

    言小米顿时有些后悔,想了想,一字一句地狡辩说:才没有呢,只是因为和七夕那么近就顺便记住了。

    风樊:好吧,看在你还记得我生日的份上我告诉你,三个月前的今天,我们重新见面了。

    言小米:你居然记得?我都忘记了。

    风樊:你的事情我都记得。

    言小米的心里仿佛吃了蜜一样甜,打字的手指轻快无比:我知道了,晚上你请我吃饭?

    风樊:我烧菜给你吃。看在我这么勤劳的份上,不管我做错了什么,你都要原谅我。

    言小米:我想吃你烧的京酱丝。

    风樊:没问题,我还买了大螃蟹,让你尝尝豆瓣蟹。

    言小米:我要流口水了。

    风樊:我去干活了,晚上见。

    言小米合上了手机,对着落地玻璃傻笑了一会儿,寿司上来了。她看着来来往往的白领们,一口一个寿司,正吃得高兴呢,忽然看到了宋韩。

    言小米这才想起来宋韩的公司就在对面,她不由得缩了缩脖子,想把自己伪装起来,骤然之间,手机响了起来,言小米手忙脚乱地想去关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宋韩怔了怔,往四处搜寻了一下,就朝她笔直走了过来。

第 20 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