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入迷 > 第 21 章

入迷 第 21 章


    宋韩在她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神情复杂地看着她的手机,良久,问:“你的手机铃声还没有换掉?”

    言小米有些窘迫,那时候他喜欢小孩子软糯糯的声音,特意下载了一个搞笑版的小孩子叫声让言小米设定成了专属铃声。“你知道我很懒,什么都懒得弄。”言小米尴尬地解释说。

    宋韩沉默了片刻,说:“小米,这一阵子我想了很多,也曾经想把你忘记,可我骗不了我自己。我一直等着你给我打电话,因为我觉得这次错不在我。现在我很后悔,可能我的恋爱学分真的没有修满,和女朋友吵架,就算是女朋友错了,也不应该为了面子而冷战。”

    言小米不免有些手足无措,她想了想说:“宋韩,你是不是以为我在拿分手和你闹气?不是的,我是想好了才说的,那时候我真的是没有勇气面对你妈,真的,她说我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说我的爸妈。”

    宋韩愣住了,半晌才说;“对不起。”

    言小米摇摇头,笨拙地安慰说:“现在没事了。真的,你妈妈挺好的,是我自己有心结,关于我爸妈的心结。你条件这么好,一定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的。”

    宋韩苦笑了一声,说:“再多的女孩子也没用,那都不是你。”

    言小米看着他,心里有些感动,眼前这个男人,曾经是她想过要托付终身的良人,也曾经给她带来过无数的温暖。她狠狠心说:“对不起宋韩,现在真的不可能了,我有男朋友了。”

    宋韩沉默了片刻,问:“昨天那个男人真的是你男朋友?”

    言小米点点头,看看宋韩眼神一窒,心里也有些难过,说:“他很没用的,什么都比不上你,真的,没你的工作好,没你有钱,没你有大好的前程。你条件这么好,都算得上是金领了,我一个穷研究生,配不上你的。”

    宋韩的脸色古怪起来,问:“言小米,你了解那个男人吗?”

    言小米想了一下,脸上带了些许的甜蜜,点点头说:“我当然了解他,宋韩你别怪他昨晚对你态度不好,他这个人其实骨子里很傲气的,虽然现在他落魄了一点……”

    “等一等,”宋韩打断了她的话,“他是干什么的?”

    言小米愣了愣,宋韩以前从来不是这样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男人。“他是个修理工,前两天刚和人盘了一家修理厂……”

    宋韩哈哈大笑了起来:“小米,你真是天真。你知道他是谁吗?你看看外面这栋大楼,他有这里百分之三十的股份,B市多少在建的楼盘,全国多少在建的房子,还有国内金属矿藏的大部分进出口份额,都有他的份,阳明集团的股东、B市最知名的律师事务所的创建人、B大法律系的高材生、家世显赫的高干子弟,你说他是个修理工?他要是个修理工,我就是个捡垃圾的,不,连捡垃圾的都不配!”

    言小米瞪大眼睛看着宋韩,也咯咯地笑了:“宋韩,你别吓我了,怎么可能呢,风樊怎么可能象你说的那样,我碰到他的时候,他穷得都好几天没吃饭,住的地方也没有,你弄错了,他不可能是你说的那个人。”

    宋韩深深地看着她,眼神怜悯:“我今天在总公司办事,看到他了,我的视力2.0,不可能看错的。”

    “那一定是长得很像,我下次问问他,有没有象韩剧一样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或者弟弟。”言小米掩着嘴笑了。

    宋韩摇摇头,郑重地说:“小米,你留个心眼,我怕你被人骗了。”

    “不会啦,我信他。”言小米把寿司递给了宋韩,“吃饭了没有,吃个寿司垫垫肚子。”

    宋韩欲言又止,低声说:“小米,别吃太多这种凉食,对身体不好。”

    言小米吐了吐舌头说:“我偶尔吃一下。对了,你说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回去我到电脑上搜搜看,看他长得什么模样。”

    “他姓风,叫风榆阳。”宋韩闷闷不乐地说,“听说很早以前是个问题少年,和家里一度闹到要断绝关系的底部,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好了。”

    言小米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忽然浮上了心头,她稳了稳心神,忽然想起了早上QQ上归缓缓的话。“那,你知道你们那个大boss姓什么吗?”

    “姓归,叫归易仁,哦,对了,他有个女儿挺有名的,是当红的画家艾漫,总公司的顶楼都挂满了她的画。”宋韩想了想说。

    “哐当”一声巨响,盛寿司的盘子掉在了地上,瓷片碎了一地,伴随着鲜红的酱料,触目惊心。

    -

    言小米站在修理厂门口,艳阳高照,让她整个人都晕乎乎的,有种想吐的感觉。她很害怕,很害怕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如果风樊是假的,那她该怎么办?可能是她的脸色太差,陪着她的宋韩忧心忡忡地看着她说:“小米,要不你去歇歇?或者你直接去找那个人,问个清楚?”

    言小米摇了摇头,声音有些低哑:“宋韩,你帮我去问问里面有没有一个叫风樊的人,如果有,你让他出来。”

    宋韩点了点头,急匆匆地跑到里面去了。言小米站在门口,死死地盯着进出的一辆辆车,她多希望此时此刻,风樊能够出现在她的视线中,能够用他嘲讽的目光看着她,能够质问她为什么不相信他?为什么要怀疑他?

    时间仿佛凝固了,又仿佛一闪而逝,宋韩一个人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言小米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好像进了冰窟窿,浑身都颤抖起来。

    “没有这个人?”言小米有些木然。

    宋韩犹豫着点点头,小心翼翼地说:“我给了个小伙子一包烟,他才偷偷和我说了实话,有个大老板给了他们一笔大业务,说让他们合伙演一场戏,骗一个女孩子,还说……”

    言小米茫然抬起脸,轻声问:“还说什么?”

    宋韩凝视着她,心一横说:“他说,八成是那些大老板玩腻了,想换个花样玩玩,弄个半生不熟的小妞开开心。”

    言小米的眼睛没有了焦距,定定地看着前面不知名的地方,那张灵动而甜美的脸忽然好像被抽离了所有的生气。

    “我两天没吃饭了,尽吃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不介意啊,我可以当地下的,小米饭。”

    “小米,你是不是还是喜欢我?是不是又爱上我了?”

    “那,我是不是可以转正了?”

    ……

    那么多的甜言蜜语,那么多的柔情蜜意,原来只不过是一场骗局;自己的满腔爱意,自己的憧憬期盼,原来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笑话!天空中的阳光刺目,仿佛在嘲笑她的痴傻;马路上的车来车往,仿佛在讥讽她的天真。

    她呆呆地往前走了两步,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宋韩慌忙扶住她,看着她惨白的脸,不安地问:“小米你没事吧?我们到旁边的咖啡店里歇一会儿……”

    言小米定定地凝视着他,仿佛想要看清楚眼前的人到底是谁。良久,她才低声说:“宋韩,谢谢你,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我不放心,我送你回家。”宋韩坚持说。

    言小米挤出一个笑脸:“我不会做傻事的,你放心。”说着,她推开了宋韩,往外走去。

    “小米!”宋韩高声喊道,“别一直盯着伤害你的人,看看旁边,还有很多美好的人和事,比如我。”

    言小米顿住了脚步,回过头来,喃喃地说:“谢谢你宋韩,让我从一个虚幻的梦里醒过来。”

    -

    言小米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了很久,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哭,只是觉得麻木。不知不觉中,她茫然抬头一看,发现自己站在自己曾经居住的小区门口。正值下午,小区里没什么人,显得有些空旷。

    她慢慢地走进了自己家的楼道,数着一个个的楼梯往上爬,终于走到了自己家门口。钥匙咔哒一声,门开了,在这一瞬间,她忽然期盼刚才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做梦,屋子里有那么一个人正在挥舞着锅铲,为她在煮一份浓情蜜意的晚餐。

    屋子里空旷旷的,没有哧哧冒烟的高压锅声,没有扑鼻的饭菜香,更没有那个一脸笑意的恋人。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沙发上挂着两件白衬衫,餐桌上放着水壶和一杯喝了一半的橙汁,茶几上凌乱地堆着几个苹果和西瓜。

    她慢吞吞地走了进去,开始在柜子里翻找起来,果然,一本红红的存折塞在里面,打开来一看,自己的存款一分不少地呆在那里。那一排排黑黑的数字仿佛在嘲笑她:人家是身价过亿的大老板,你这这么点钱,怎么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

    “还好,总算不是太晚。”她喃喃地自言自语,“总算没有被人骗财骗色。”

    她想了想,把存折放进了自己的口袋,良久,她又满满地走到了自己的床头柜前,拉开抽屉,怔忪地看着自己亲手做的那个花布盒子,不用打开,她闭著眼睛都能数出里面所有的东西,那些东西都和两个字有关:风樊。

    往事历历在目,那个飞扬且跋扈的风樊,那个傲慢却真诚的风樊,幻化成现在这个时而风流时而毒舌,时而冷漠时而深情的风樊:无论哪一个,都是让她那么刻骨铭心,无法忘怀。

    终于,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抑制不住地从眼眶里掉了出来,大滴大滴地落在地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骗我?

第 21 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