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入迷 > 55-57完结

入迷 55-57完结


    ☆、第 55 章

    言小米呆在家里等着风榆阳,她什么事情也不想做,只想等到风榆阳,然后对他说:樊樊,对不起,我们好好过日子吧,我爱你,不管你是富有,还是贫贱,我们都要在一起!

    防盗门传来开锁的声音,言小米惊跳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蹿到门口,风榆阳的脸出现在她面前,她一下子飞扑进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

    风榆阳的身体有些僵硬,任由她抱住了自己,过了一会儿,低声说:“松开,我透不过气来了。”

    言小米闷声说:“不,我不放,放了你就要走了。”

    “我来拿东西。”风榆阳简短地说。

    “不许拿走,你所有的东西都要留在这里。”言小米蛮横地说,“包括你这个人。”

    “算了吧,我可不想再留到一半,又莫名其妙地被你判了死刑,不得不看着你离开。”风榆阳自嘲着说。

    言小米急眼了,踮起脚尖,直接用嘴堵住了风榆阳的嘴唇,她不会亲吻,只是舔着他的唇瓣,又吸又啃,可是,风榆阳可耻地发现,自己居然对这青涩的吻起了反应!

    他狼狈地推开了言小米,掩饰地咳嗽了一声,转身到厨房去倒了一杯水,咕嘟咕嘟地灌了几口,终于有点平静了下来,这才走出了厨房,只见言小米站在原地,瞪着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他。

    “风榆阳,”言小米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异乎寻常的平静,“你不用骗我了,你是不是破产了?你是不是落魄了?”

    风榆阳愕然看着她,艰难地问:“你听谁说的?”

    “你别难过,”言小米吸了吸鼻子,自顾自地说,“你那么厉害,一定可以东山再起的,我现在有钱了,言禧盈利了,有三十万,我把它都取出来,都给你。”

    风榆阳看着她不说话。

    “没大房子了才好,空荡荡的怪吓人的,你就一直住我这里吧,小房子温暖,我们俩住在一起,一抬头就可以看到你。”

    风榆阳还是不说话,只是紧紧地抿着嘴。

    “我去学烧菜,真的,你别嫌难吃,慢慢地一定会烧得好吃的,我再也不上那些小贩的当了,谁给我瘦螃蟹我就扔到他脸上去。”

    “你慢慢奋斗,我们俩一起赚来的钱,我花起来才心安理得,赶明儿我们就去把证领了。”言小米一脸的认真,眼睛闪闪发亮,仿佛天边最耀眼的星辰。

    风榆阳终于开了口:“我给你的那张白金卡呢?”

    言小米一下子回不过神来:“什么?”

    风榆阳的眼神鸷:“那张白金卡,你花了没?”

    “没有……”言小米想不明白,明明是在说奋斗的事情,怎么一下子扯到白金卡上去了?

    “瞧,你都不肯用我的钱,”风榆阳笑了笑,“你那么有骨气,那我为什么现在要用你的钱?”

    言小米顿时傻眼了,她万分后悔当初没有拿着那张白金卡刷刷刷,刷到卡爆为止。“樊樊,你别这么小气,我会刷的,以后你有钱了,我一定拿着到处刷!”

    风榆阳哼了一声,说:“你的那个建筑师呢?那天都和你搂搂抱抱了,你还要我干什么?同情我吗?”

    言小米愣住了,半晌才哆嗦着说:“我什么时候和他搂搂抱抱了?樊樊你别血口喷人,你自己才和那个陈文馨搂搂抱抱的呢,我都看见了!”

    “那天晚上我躲在树丛里看见了,他搂你了!你还一脸恋恋不舍的!”风榆阳的脸色铁青,一想到那晚的情景他就气得浑身发抖。

    言小米想了半天这才想起来,恍然大悟地指着他说:“原来那只猫是你踢出来的!”

    风榆阳哼了一声:“我气得一个晚上没睡着,真想再也不理你了。”

    言小米隐隐觉得不对劲,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没有找到症结所在,只好解释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追他是因为我想要拒绝他,真的,不骗你!”

    “那你拒绝了没有?”

    “还没有,这两天没碰到他。”言小米老老实实地回答。

    “等你拒绝了我再原谅你。”风榆阳的神情有些傲然。

    言小米眨眨眼睛,气愤地说:“那你呢!那天答谢会的时候,我看见陈文馨钻进你怀里了!你怎么解释!”

    “她自己钻进我怀里来了,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往下看?我把她推开了你看到了没有?我义正言辞地拒绝她了你看到没有?”风榆阳看起来比她更气愤。

    言小米又傻眼了,仔细想想,好像自己马上就躲起来不敢往下看了,她嗫嚅着说:“真的?我以为……她都理直气壮地说……你们俩要订婚了……”

    风榆阳更气愤了,黑着一张脸:“我知道你巴不得把我送给人家,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自己没脑子想想吗?真想再也不理你了!”说着,他怒气冲冲地往卧室里走去。

    言小米心里一阵发慌,不假思索地扑了上去,从后背抱住风榆阳,无赖着说:“不许不理我,我看到你抱她的时候好伤心,樊樊,我们都不理她们了好不好,就我们俩,我以后一定乖乖地听你的话。”

    风榆阳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半晌,才转过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哼,我现在心情很差,等我心情好的时候再说吧。”说着,他走进了卧室。

    言小米傻傻地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脑中灵光一现:他既然没意思和陈文馨好,那这两天一直板着一张脸,莫不是就是因为在吃厉田易的醋?

    第二天,言小米所在的系没啥大事了,她被系主任紧急抽调到建筑系去,厉田易的助教忽然得了急阑尾炎住院了,而厉田易这两天正在赶一个旅游度假村的建筑项目,又有期末的各项工作,忙得脚不沾地的。

    言小米颇有些尴尬,倒是厉田易,依然像以前一样,神色自若,下午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项目方的电话,让他到现场去一趟,他犹豫着问:“方便和我一起去吗?”

    言小米正想找个机会和他说说明白,便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一坐上车,言小米这才有点后悔,这个度假村居然在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距离B市要将近一个半小时,沿着盘山的公路一路颠倒项目现场,言小米都快要吐了,下了车趴在一棵树旁干呕了几声,脸都白了。

    厉田易此时却一点儿也没有温文尔雅的公子哥儿的模样了,戴着安全帽,跟着项目经理在泥地上走来走去,东敲西打,言小米站在远处,拿着一大沓的资料,一边把厉田易需要的东西报给他,一边不时地盯着他看,忽然觉得,这样认真的男人真的挺有魅力,如果没有风榆阳,说不定自己真的会为了他而动心。

    末了,厉田易从工地里走了出来,站在山头上,和言小米一起极目远眺,纵然此时正值隆冬,仍然可见翠**滴的景致。厉田易感慨着说:“这个度假村造好的时候,不知道我会在哪里。”

    “你真的要走吗?”言小米小心翼翼地问,颇有点不舍。

    厉田易看了她一眼,笑着说:“你留我下来,我当然就不走了。”

    言小米呐呐地说:“对不起,厉田易,我不能答应你,我心里只有樊樊一个人,这样对你太不公平。”

    厉田易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意外,只是叹了一口气说:“小米,是我没这个缘分,要是早几年认识你可能我们之间会有另外的结局。”

    言小米抿嘴一乐,低声说:“我和他在初三就认识了。”

    厉田易愣了一下,笑着说:“原来是最刻骨铭心的初恋,好吧,我愿赌服输。”

    回程的时候,月色初上,山间的夜色和B市璀璨的夜景有着截然不同的韵味,神秘而清新,令人沉醉;车上的气氛也明显轻松了起来,言小米一路叽叽喳喳的,厉田易有些怅然,但渐渐地也释怀了。

    言小米说着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拍腿,飞快地掏出了手机,想给风榆阳打个电话,省得那个小心眼的男人又借题发挥,可一看手机,居然一点儿信号也没有!

    厉田易安慰说:“这里是山区,前面转个角应该就会有信号了。”

    言小米使劲儿地盯着手机屏幕,眼看着信号从没有到一格,渐渐地到了满格,刚想拨号,却发现手机不停地震动了起来,一下又一下,不一会儿居然显示了五十多个未接来电!其中四十多个是风榆阳打来的,另两个是裴零的。短信息也一直“嘀嘀”响个不停,她打开来一看,全是风榆阳发过来的。

    “小米,你跑哪里去了?快回来,我在家里等你。”

    “你怎么还不来,电话也打不通,真想再也不理你了!”

    “言小米,最后通牒,再不开机,我就走了!”

    “小米,我和你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了吧?你不会又逃走了吧?”

    “小米,你在哪里,你不要吓我,见到信息速回电!”

    ……

    言小米吓了一大跳,正想打回去,手机铃声响了,她惶急地接了起来,只听见话筒里传来了急促的喘息声,“言小米!你在哪里!你是不是又想逃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傲娇的风少破功了!!

    今天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大家,不知道大家想听哪一个?(一掌拍飞作者,有话快说!少卖萌!)

    咳咳,首先此文要出版了,能看到自己的作品变成纸书,这是所有码字的作者的心愿,小醋也是,激动得热泪盈眶~~o(>_<)o ~~妹子们到时候多多支持小醋的实体书啊!

    然后,出版社就要求出版停更了,~~o(>_<)o ~~,真是对不起一路跟文的妹子们,经过小醋的争取,可以连载到明天第56章,文章也基本完结了,就剩三章尾巴要过一阵子再放。为了补偿大家,我把原来准备v文的关于裴零的番外另外放个短篇,估计会在一周后放上来,给大家免费看。

    最后,蹭蹭跟文的妹子们,新文大概会过一阵子开,是《站住!不许动》里风聆的故事,题目暂定《婚过来,婚过去》,不知道可不可以要求妹子们包养专栏以收到新文的动态……

    ☆、第 56 章

    言小米顿时愣住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急急地分辨说:“没有!我在外面办事情,刚才手机没信号!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

    电话里一阵静默,良久,话筒里传来一阵诅咒声,紧接着传来了风榆阳咬牙切齿的声音:“你现在在哪里?

    言小米往四处看看,车子已经开到了B市的近郊,她报了一个地名,风榆阳急匆匆地说:“你在那里等我,等我十五分钟,我马上到!”

    “不用了,我就在车上,马上……”言小米刚要拒绝,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风榆阳把电话挂了。

    言小米一时有些手足无措,看了看厉田易,犹豫着说:“我要么就在这里下车吧,他说他来接我。”

    厉田易了然地笑笑:“好,我陪你等一会儿,你一个人不安全。”

    车子停了下来,言小米在车上,坐立不安,没几分钟就跑到了马路上,往B市城区的方向张望着。天气很冷,她站在路边,脸冻得有点红了起来,可她整个人都热火得要命。她的心里隐隐明白了什么,又是欢喜又是焦急,恨不得立刻看到风榆阳,揪着他的衣领问个究竟。

    不一会儿,一辆跑车呼啸而至,随着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停在了言小米的面前,风榆阳从车上疾步走到言小米面前,一下子紧紧地把她搂进了怀里。他的用力是那么猛,让言小米差点喘不过气来。

    “你怎么了?”言小米贪恋地贴着他的口,听着他心脏急速有力的跳动声,喃喃地埋怨说,“我不就出去了一趟,马上就回来了。”

    风榆阳没有说话,只是将脸颊轻轻地摩挲着她的头发,半晌才低声说:“小米,我以为你又放弃了,打不通你的手机,又找不到你的人,我都快绝望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又酸又涩,让言小米的心不由自主地揪了起来,她一叠声地叫了起来:“没有,樊樊,我再也不会这样做了,我爱你,永远都想和你在一起!”

    说着,她紧紧地抱住了风榆阳的后背,两个人相拥着,寒冷的北风在两个人身边呼啸着,却依然吹不散那浓得化不开的甜蜜和深情,仿佛此时此刻,这世上就剩下了他们两个。

    良久,言小米这才想起被她仍在一旁的厉田易,立刻使劲地推开了风榆阳,往四周一看,厉田易的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走了。她顿时不好意思了起来,给厉田易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厉田易调侃着说让她好好折磨一下风榆阳,看起来那个男人可以让她予取予求。

    言小米红着脸挂了电话,嗔怪地看了风榆阳一眼:“都怪你,我被人家笑了。”

    “让他笑呗,笑死了才好。”风榆阳悻悻地说,“让他拐带你出去。”

    “我们是去工作!你再胡说八道我就不理你了!”言小米瞪着眼睛说了一句,语声又低了下来,“其实,我和他出去,就是想和他说说清楚。”

    风榆阳顿时心花怒放,在言小米的脸上亲了一口:“这就对了,以后不准见他了,学校里碰到了也要和他保持十米的距离。”

    “小气鬼。”言小米冲着他做了一个鬼脸,一转眼看到了那辆跑车,不由得诧异地说,“咦,这辆车是谁的?”

    “李飞扬的。”风榆阳愣了一下,回答说。

    言小米围着那辆车绕了一圈,来又去,羡慕地说:“李飞扬真奢侈!这辆车能敞篷吗?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敞篷车哎!”

    风榆阳按了一下遥控器,只见那辆车的车顶拱了起来,就像变形金刚一样,把车顶收进了后备箱里。“走吧,享受一下在风里疾驰的感觉。”

    言小米兴奋极了,拉开门坐了进去,发愁起来:“樊樊,太冷了,会不会冻死啊?”

    风榆阳鄙夷地看了她一眼:“冻死什么,有空调,有头颈暖风系统,有座椅加热系统,你想有多热就有多热。”

    果然,车外呼啸而过的寒风并没有对言小米造成多少影响,跑车在马路上飞奔,极致的推背感让言小米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樊樊,下次夏天的时候我们也问李飞扬借来开开,一定很舒服。”言小米在车上东看西看,不由得想象着夏夜飞奔的场景。

    “你想什么时候开就什么时候开。”风榆阳顺口说。

    言小米遗憾地了一下控制台上锃亮的金属拉丝,说:“哪能啊,借人家的总是借的,好意思经常借嘛。”

    风榆阳语塞,轻哼了一声。

    言小米偷看了他一眼,顿时有点不安,说:“樊樊,其实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这车,就是看着新鲜而已,送给我我也不想要,空间这么小,只能坐两个人,还不如我那辆QQ呢,对吧?”

    “真的?”风榆阳斜了她一眼,“要是我有钱了,给你买一辆,你要不要?”

    “不要,”言小米的话刚说完,一看风榆阳的脸色,顿时觉得不对,赔笑着说,“你送我的当然要,一辆跑车怎么够啊,还要什么爱马仕、什么卡地亚的都要。”

    风榆阳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些。

    言小米想了一下,又继续说:“不过,现在我们不是没钱嘛,你要先改改你那些臭脾气,钱要打细算,明天我弄个账本,我们把每天的支出明细都写上去,这样就不会乱花钱了;还有,赶紧把车还给李飞扬去,这车耗油吧?你那辆车也赶紧去处理了,就开我的QQ吧,我上班坐地铁就行了……”

    跑车一下子停了下来,言小米的省钱大计刚讲到一半被迫停止,她看了看外面,灯火通明,正是一个大型的购物广场,不由得奇怪地问:“咦,你停在这里干嘛?”

    风榆阳简短地说:“我肚子饿了,找了你好几个小时,连口水都没喝。”

    言小米顿时有点心疼,下了车四处找饭店呢,就看见风榆阳在路边的速食店里买了一个大汉堡,一边啃着,一边走了过来。“小米,我们去那里,那个小屋子挺好玩的,是干什么的?”

    言小米不由得埋怨起来:“吃什么汉堡啊,我们去吃顿好的。”

    “不用,凑合着点,你不是要省钱吗?”风榆阳兴致勃勃地拉着她往那小屋子走去。

    “不用这么省吧!”言小米叫了起来,“我一个月也有好几千,有车有房有公司,供你吃顿饭还能吃不起?”

    “被包养的要有自觉嘛,你一直在唠叨省钱,我心里真是过意不去。”风榆阳漫不经心地说。

    言小米的心不由得一跳,无数个关于女强男弱的小说、新闻都冒上了心头,结果无一不是女强人黯然离去,就连她以前最喜爱的一个女明星也不能幸免。她顿时惴惴了起来,说:“樊樊,我和你开玩笑的,你尽管花好了,我一点儿也不心疼的。”

    风榆阳却一脸的心不在焉,点头说:“好,等会我就使劲地花。”

    说着说着,两个人走到了风榆阳说的那个小屋子边,言小米一看,就是一间拍大头贴的小屋,摊主是个甜美的女孩,看到他们俩顿时眼前一亮:“哥、姐,快来拍一张吧,你们俩郎才女貌的,一定很好看。”

    言小米撇撇嘴说:“小孩子才拍这个呢。”说着,刚想拉风榆阳走,却看见风榆阳一直盯着那照相看。

    “老板,我要这种的,没有那种花花的图案的,就是两个人的大头照,这样行不?”风榆阳忽然问。

    “行,你想怎样都行。”

    “放得大点行不?大概是这样的大小。”风榆阳用手比划了一下。

    “行,就是价钱比普通的贵点。”

    风榆阳拉着言小米一头钻进了小屋里,只听到老板在外面的声音叽叽喳喳地响了起来:“靠拢一点,笑一点,不对,歪了,再来一张……”

    不一会儿,照片就出来了,风榆阳皱着眉头,指着上面的人说:“不对,这张脸歪了,这张你怎么没笑?这张我的眼睛怎么一只大一只小……”

    言小米指着最后一张说:“这张还不错。”

    风榆阳拿了起来,左看右看,摇头说:“不行,你离我太远了,重拍。”

    这一句重拍,折腾了好几回,老板笑眯眯的脸到了最后都青了,说话的口气也不怎么好听了:“帅哥,你以为你拍结婚照啊,别这么省啊,摄影楼里几千几万地拍去啊,这样吹毛求疵的,我小小的大头贴折腾不起啊……”

    风榆阳不耐烦了,从口袋里掏出了二张一百块的拍在了桌子上,老板立刻不说话了。

    言小米有点心疼,可一想到自己刚才的豪言壮语,立刻不吱声了。

    最后,风榆阳终于看中了一张,让老板打出来两大张,一张给言小米,另一张收进了自己的包里。

    言小米嘟囔着说:“这么多干嘛,多傻。”

    “一张放皮夹,一张放办公桌台板下,一张放床头柜上……”风榆阳说着。

    “一张贴手机,一张贴电脑,还有一张,哦,对了,不如贴脑门上,哈哈哈,”老板捧腹大笑着说,“帅哥,贴脑门上容易坏,坏了就多光顾本店啊。”

    风榆阳也不着恼,居然还冲着她挥了挥手,拉着言小米的手走了。

    接下来几天都是难得的好天气,气温虽然还是很低,但冬日的阳光晒在身上,暖暖的,前几日肆虐的寒风忽然不见了踪影。言小米眉梢眼角都透着快乐,就连她的学生们都感受到了她的喜气。

    成美殷寒假准备不回老家,在B市找了个工作打工,想要攒点钱,应付即将到来的实习。

    “言老师,我想到时候找个地方落脚,自己慢慢努力,总能在这个城市找到属于我的一块小角落。”她趴在言小米的办公桌上,诉说着自己对新生活的向往。

    “会的,只要你努力。”言小米鼓励她。

    “我就不信我会一辈子倒霉,这个世界还是有很多好人,就像你,就像风律师。”成美殷认真地说。

    言小米看了她一眼,心里有些唏嘘,不知道她知道了风榆阳的现状会不会后悔,会不会难过。

    今天是言小米和学生们最后一天在校了,明天就要放寒假,她看了看手表,快下班了,办公室里的老师们都在收拾东西,忽然,门被推开了,风榆阳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一身黑呢大衣,站在门口,冲着她微笑着,显得卓尔不群。

    言小米顿时脸有点发烫,低头整理起书本来,佯作没有看见他,只希望他悄悄地来,然后两个人悄悄地去。只可惜风榆阳向来不是这样低调的人,他大步走了进来,一把搂住言小米的肩膀,笑着说:“小米,原来你在这里,让我好找。”

    办公室里的人齐刷刷地看了过来,调侃了起来:“哎呦,小米,你有男朋友啦,快给我们介绍一下。”

    “什么时候的事情啊,小米你隐瞒军情,这下要罚你了。”

    “哎呀,这可是全校男老师的噩耗啊,小米请客!”

    言小米又羞又窘,嗔怪着说:“不是让你在校门口等我嘛,这么跑到里面来了。”

    风榆阳没理她,冲着办公室里的老师们打了一个招呼,笑着说请大家以后多照顾小米,开学了请老师们吃饭。

    一旁的成美殷有点傻眼了,左看看右看看,小声问:“言老师,风律师是你男朋友?你怎么从来没说起过啊?”

    风榆阳在一旁笑了:“殷殷,这个就是情趣,小吵胜新婚,你没谈过恋爱,不会懂的。”

    成美殷不能理解前一阵子还形同陌路的两个人一下子变得这么亲密,可她深知自己现在就是电灯泡,识趣地走了;办公室其他老师也一个个地下班了。言小米一看四周没人,终于发飙了:“樊樊你怎么回事,你还骗我会离学校远远的!”

    “言小米,我来接你你还这态度,难道你不应该一脸甜蜜地小鸟依人地靠在我身旁说樊樊我真幸福吗?”风榆阳忿忿地看着她。

    “不是,我这不是刚上班,被领导看见了多不好。”言小米解释说。

    “我看我要是再不来你单位宣布一下我对你的主权,什么厉老师、王老师、钱老师都会冒出来,对了,还有学校里的一些男同学,统统都不可靠。”风榆阳皱着眉头说。

    言小米一下子跳了起来捂住了他的嘴,大半个身子挂在了风榆阳的身上,羞恼地说:“你再胡说!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

    这样的大好机会,风榆阳自然不会错过,一把搂住了言小米的腰,扣住了她的脖颈,噙住了她的红唇,用力地吸吮了起来,良久,才松开了言小米,笑着说:“小米,你现在想不理我,已经太晚了。”

    言小米被亲得有些发晕,半晌才迷迷糊糊地问:“为什么?”

    风榆阳笑而不答,说:“走,我们去吃大餐!”

    作者有话要说:此章很肥吧?嘿嘿~~话说,小米这个包养者肿么看起来好忐忑,太丢人了有木有!

    翻看上一章的留言,我心里很感动,谢谢大家的支持!

    全文到里这里,其实差不多完结了,最后还有两个小小的伏笔,一路追文的亲们可能也猜到了,小米和樊樊最后一定是得到了幸福,因为小醋童鞋是不折不扣的亲妈嘛(一脚踹开你这个伪亲妈!!

    其余麻的话不多说了,小米和风少暂别大家,鞠躬,希望在下一篇文里还能看到亲们,求包养专栏

    裴零和李飞扬的番外如约送上,希望大家喜欢:

    ☆、第 57 章

    很明显,风榆阳的心情超乎寻常的好,这让言小米有些不着头脑。晚饭是在一个言小米从来没去过的餐厅,坐落在一个很大的街心公园里,绿荫环绕,巨大的枕木铺在地上,让人仿佛步入了原始森林。餐厅不大,隔成了一间一间原汁原味的小屋,古灯香茗,令人沉醉。

    造型独特的原木桌上,点着悠悠的烛火,看起来既浪漫又温馨。言小米在片刻的失神后,忽然惊醒,小声问:“樊樊,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啊?这地方,一定很贵吧?”

    风榆阳淡淡地说:“不用钱,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开的,免费招待我吃顿饭而已。”

    言小米有点心酸,风榆阳居然沦落到要蹭白食的境地。“其实,吃路边摊我也一样很快活。”言小米认真地看着他说。

    “我知道。”风榆阳温柔地看着她,抓着她的手吻了一下,“可我想给你最好的。”

    言小米心想:现在还是不要打击他了,可是回家以后,一定要好好和他谈谈,把他那公子哥儿的做派好好改一改,这样下去,要入不敷出了。

    不一会儿,侍应生帮他们打开了一瓶红酒,嫣红的体顺着剔透的水晶杯缓缓流下,仿佛在诱惑着言小米的味蕾。菜一个个地上来,放在洁白的骨质瓷盘上,十分致。

    风榆阳举起酒杯,和言小米的轻轻碰了一下,发出“叮”的一声脆响,他的眼睛凝视着言小米,桃花眼微微弯起,眼神温柔缱绻,蕴含着无限的情意。

    四周丝竹之声萦绕,在这浪漫的一刻,言小米顿时有点发晕,拿着酒杯,抿了一口又一口,直到风榆阳清咳了一声,这才缓过神来。

    “吃点菜,这里的鹅肝和蟹很有名气。”风榆阳嘴角含笑,轻声说。

    言小米满脸绯红,嘟囔着说:“你又乱放电了,就会欺负我。”

    鹅肝的确美味,入口即化,一旁配了几颗西梅,可以去去鹅肝的油腻;螃蟹是侍应生现场用工具挖出来的,鲜嫩异常,言小米吃了一个还意犹未尽;红酒香醇可口,入口后带着一股水果的余味,又甜又香,言小米忍不住喝了两杯,这酒颇有些后劲,到了最后走出餐厅的时候,她渐渐有点头重脚轻起来。

    “樊樊,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的钱全部藏在一个地方,别人谁也找不到,不过你放心,我就给你一个人用。”

    “樊樊,其实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尤其是那双眼睛,真的真的……很好看!”仿佛为了印证自己的话,言小米傻笑着去了风榆阳的眼睛。

    “上次你的包被我藏起来了,嘻嘻,你找不到吧?这下我看你还逃到哪里去!”

    ……

    言小米微醺着,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傻话,风榆阳一边扶着她,一边哄着,一起回到了家里。

    等风榆阳把自己收拾停当走出来一看,言小米已经躺在床上,双颊酡红,微眯着眼睛,诱惑地朝他伸出手去:“樊樊,我想你,特别想你,你过来……”

    这个模样,是个男人都忍不住啊!风榆阳的脑门充血,勉强控制住自己,慢慢地走到她的身边,吻了吻她的额头,低哑地问道:“小米,你准备好了吗?”

    言小米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睛,那眼睫毛忽闪了两下,挠在了风榆阳的心上,顿时,一种酥麻的感觉传遍了他的全身。他忍不住诅咒了几句,俯□,慢慢地脱去了言小米的外套、毛衣、内衣……

    突如其来的冷意让言小米有些瑟缩,她忍不住想往被子里钻,风榆阳扣住了她的手脚,火热的唇落在她□的肌肤上,带起了一串串战栗和火热。

    “小米,别怕,来,把你自己交给我……”风榆阳的声音诱惑而迷人,让言小米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她反手搂住了风榆阳的脖子,快活地叹息了一声,带着无限的满足。

    风榆阳含住了她的唇,将自己的炙热放在她的私/密处摩挲着,慢慢地不知不觉地入侵着她的身体,那身体是如此的紧/窒,又是如此的销/魂,他的唇间忍不住逸出了几丝呻/吟,脑门都欢喜地仿佛要炸开了似的。

    言小米失神地看着他,一阵剧痛袭来,可是她却没有退却,紧紧地用双手扣住了风榆阳的后背,感受着来自爱人的冲击,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满足从心底升起,原来,这就是幸福!

    -----我是纯洁的分割线----

    阳光照进卧室的时候,言小米醒了过来,空气中还弥漫着昨夜欢靡的气息,那爱到极致的战栗和快感仿佛还在身体里流窜,让她的脸再一次发烧起来。想着想着,她往旁边一看,风榆阳正呈一个大字型躺着,一只脚还露在了被子外面。

    言小米忍不住童心大起,钻进被子里,偷偷地挠了几下他的胳肢窝,风榆阳一个翻身,顿时把她困在怀里,眯着眼睛说:“小米,你是不是觉得昨晚还不够,今早要继续啊?”

    言小米顿时不敢动了,讨饶说:“不是的,樊樊你再睡一会儿,我帮你去买早点。”

    风榆阳低声笑着:“我比较想吃你这份早点。”说着,他扣住了言小米的脖颈,吻住了言小米的嘴唇,唇舌交缠间,两个人的呼吸渐渐沉重起来。

    不一会儿,风榆阳不舍地松开了言小米,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说:“这次饶了你,下次再挑逗我,小心你一天起不了床。”

    言小米把脸闷在被子了,就在风榆阳担心她是不是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她忽然就蹿了出来,瞪着眼睛说:“樊樊,你说话不算数!”

    “我什么话不算数?”风榆阳奇怪了。

    “你明明说要结婚了以后再这样那样的,”言小米理直气壮地说,“你做错了事情,今天一天都要听我的的。”

    风榆阳从床上坐了起来,慢条斯理地穿起了衣服:“小米,昨晚可是你主动的,一定要拉着我一起洗澡,是个男人都没法拒绝,你忘记了吗?”

    言小米的脸又发起烫来,支吾着说:“有吗?我忘记了。”

    风榆阳忽然笑了,从床头柜里掏出来了两本红色的本子,一本递给言小米,自己打开了一本,得意地欣赏起来:“小米你看,我们俩多般配,办证的人都说很有夫妻相呢。”

    言小米接过来一看,顿时惊呆了:“我什么时候和你结婚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是已经向我求过婚了,我就给你一个惊喜。”风榆阳得意地笑着,凑过头去,和她一起看着那个红本本,上面赫然贴着两个人拍的那张大头贴,“货物售出,盖不退还,你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言小米顿时不干了,捶着风榆阳的膛,哇哇大叫起来:“你好讨厌啊,你还没有向我求过婚呢!我还想去看看民政局啥样呢!我都不知道结婚啥滋味就成已婚的了!你这是以权谋私!我要去告民政局!”

    当然言小米没有告成,她喜滋滋地拿着那本结婚证给裴零看,裴零一脸的不屑:“小米,你算是被风榆阳拽在手心了,结婚证就这么偷偷地领了,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风榆阳就急成这样?”

    “樊樊说了,夜长梦多,我想也是,要是哪天他那个陈文馨再来捣乱,我就把这证件给她看,看她还要不要当小三。”言小米一想到陈文馨的脸色,顿时心里就乐开了花。

    “言小米,你的婚纱呢!你的梦幻婚礼呢!你的婚房呢!”裴零怒了,“他风榆阳用这么一张大头贴就把你骗走了,连结婚照都没有!他好意思嘛!”

    言小米傻呵呵地笑了:“那不是他没钱嘛,他为了帮我把房子都卖了,事务所也没了,现在我正包养他呢。”

    “哼,此人险,不可信!”裴零最后盖棺论定。

    正说着呢,李飞扬打电话来了。最近李飞扬和言小米联系频繁,言小米偷偷看了一眼正在打字的裴零,蹑手蹑脚地走到客厅里,小声问:“你又有什么事情啊!“

    “关于裴零,你再想想,还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李飞扬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烦躁。

    “我都把阿零的祖宗八代都告诉你了,你还想怎么样!”言小米笑嘻嘻地说。

    “我觉得她这两天情绪有些不对劲,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李飞扬有些担心。

    言小米吃了一惊,仔细回想了一下裴零最近的状态,狐疑地说:“没啥事啊,你怎么感觉到的?难道你有特异功能?”

    “我怎么知道你别管了,总之这两天你多留意留意她,我正在策划一个世纪的会面,给她一个惊喜。”李飞扬叮嘱说。

    “世纪的会面?”言小米怎么觉得越听越玄乎,“你别弄巧成拙,千万别拿你的钱来砸人啊,阿零不吃这一套!”

    “我知道。”李飞扬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得意,“对了,没理由我这么可怜,榆阳却春风得意啊,小米,你这么帮我,我要免费赠送你一个有特大价值的信息。”

    “什么信息?”言小米好奇地问。

    “你现在到阳明集团的十九楼来,记住,悄悄的,不要让别人知道,尤其是榆阳。”

    好奇心能杀死猫,言小米开着她的小QQ,飞速地开到了东富广场,按照李飞扬的吩咐,她从阳明大厦的安全楼梯进去,果然没有人拦她。只是要爬十九层楼梯,看起来就令人胆寒。

    走走停停,花了二十几分钟,言小米终于到了十九层,推开安全通道,只见里面整一层十分通透宽敞,中间是用玻璃隔起的办公区,零星坐着几个人,尽头是一间大大的会议室,清晰地可以看到里面有一圈人围着会议桌坐着,前方的大屏幕前正在放PPT。

    忽然,言小米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会议桌前方的那个人——只见他斜靠在大班椅上,一手拿着一份文件,双指轻扣在桌面上,神色淡然,隐隐有着一份令人凛然的威严,不正是风榆阳吗?

    她情不自禁地走了几步,呆呆地看了一会儿,猛然惊醒过来,抓住从身旁经过的一个女子,指了指风榆阳问:“请问,他是谁啊?”

    那个女的穿着一身套装,一副英的模样,简练地说:“我们的副总,刚刚走马上任。”

    “你会不会弄错啊?他是不是被临时抓差来的?”言小米呐呐地说,心里无数个梦幻的泡泡正处于破灭的边缘:她的包养梦!她的发家梦!

    “你是谁?”言小米的神情终于引起了那个女人的好奇。

    “我……我是……”言小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女朋友?老婆?

    “善意地警告你一句,不用对副总心存幻想了,我们楼里多的是这样的女人,今天全部都心碎了,”那个女人了然地看着她,“他刚刚宣布,他结婚了。”

    不一会儿,会议室的门打开了,一群人鱼贯而出,风榆阳留在最后,和一个中年人边说边走了出来,刚走出会议室,他就一眼瞥见了言小米,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三步两步走到她面前,期期艾艾地问:“你……你怎么来了?”

    “你……不会说……你是……来打扫会议室卫生的吧……”言小米看着他,喃喃地问。

    一旁的那个女人噗嗤一声乐了,风榆阳瞪了她一眼,她立刻收起了那幅八卦的嘴脸,把手里的文件交给了风榆阳,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风榆阳心里直打鼓,心一横,拉着言小米的手,疾步走进了旁边的一间大办公室,“啪”的一声锁上了门。

    “生气了没有?”风榆阳的手心微微出汗。

    “生什么气?”言小米呆呆地说。

    “对不起,”风榆阳的心脏怦怦乱跳,深怕言小米夺门而出,紧紧地抓着她的手,“我没有和你说实话。”

    言小米看着他,所有的事情在她脑海里拼接起来,终于凑出了一个真相。她机械地问:“你没有破产?”

    风榆阳点点头。

    “你的事务所没有被人抢走?”

    风榆阳犹豫了片刻,嘟囔着说:“谁有这个本事?”

    “你的房子没有卖掉?”

    “卖了。”风榆阳盯着她,急急地解释说,“买了阳明开发的一套别墅,装修得差不多了,想给你一个惊喜。”

    “你没有被排挤出阳明的董事会?”

    风榆阳尴尬地笑了笑:“姑父年纪大了,缓缓和潜之又无意来接替姑父的位置,我只好来这里帮忙。”

    言小米定定地看着他,半晌,终于彻底爆发了,扑进了风榆阳的怀里,捶着他的膛,恨恨地说:“你又骗我!你这个骗子!你害得我担心得每晚都睡不着觉!”

    风榆阳任由她捶打着,只是抓着她的衣服不肯放手,叫起屈来:“小米,我什么时候说过了我破产这些话了,这不是一直都是你自己在自说自话吗?”

    言小米不由得停下手来,从头到脚回忆了一遍,不由得傻了眼:的确,风榆阳从来没有这样说过,她都是从别人的口中得到的消息,陈文馨、李飞扬、宋韩、风帆的前台……然后自己拼凑着得出了这个结论。

    言小米不由得又羞又恼:“风榆阳,你还敢这样说!是不是你一直在误导别人?不然怎么这么多人都对我说同样的话!”

    风榆阳理直气壮地说:“谁让你一直不理我!谁让你还骗我说你有男朋友了!我要是再不想点主意出来,你就真跟别人跑了!”

    言小米哭笑不得:“那你就不怕你变成穷光蛋,把我吓跑了?”

    风榆阳凝视着她,忽而浅浅地笑了:“小米,我知道你不会,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扔下我走了,你也会留在我身边。”

    说着,他朝着言小米伸出手去,言小米情不自禁地把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手心,被他一拉,倒进了他的怀里。枕着他温暖而宽敞的口,言小米模模糊糊地想:算了吧,不要去计较这么多了,只要他在身边,贫穷还是富有,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阳光从窗口透了进来,照在两个人的身上,幸福终于来到了,虽然来得那么晚,但,它终究到了!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某醋终于回来了!樊樊和小米也终于回来了!让大家久等了,实在很抱歉,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妹子在,~~o(>_<)o ~~

    此文的出版因为一些意外拖了很长时间,现在实体书也还没有出来,所有某醋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把结尾章先放了上来,大概近五千字。实体书届时会收录一个独家番外和一个和谐小曲,以回馈读者,到时候有消息了会在微博和文下第一时间通知大家。所以,,,此文正式完结了,在这里吻别大家!

    然后,羞涩地打个广告,现言新文柔嫩求养肥

55-57完结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