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重生之无法逃离 chapter 2 再见


    乔翊是个非常骄傲的人,宋白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狼狈,在宋白的印象里,乔翊是不会用这种几近哀求的口气说话,从来,都只有是命令。

    好像生怕宋白消失一样,他猛的将他拽进了怀里,力道之大,宋白整个人就撞在了他的身上,差点没吐血。

    “我知道他们是骗我的,你没有死,是不是。”好像要把宋白揉进身体里一般,宋白疼得忍不住一声闷哼。

    可是乔翊没有松手的打算,他整个人就像是刚从酒缸里爬出来一样,刺鼻的酒味道刺激得宋白脑袋生疼。

    宋白没有说话,静静的站在原地,任由他发酒疯的抱着自己,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他敢反抗,乔翊绝对会把自己打死,然后抱着尸体继续疯。

    因为乔翊是个疯子,而宋白了解这个疯子,他犯起病来可以说是六亲不认,当年他甚至敢一把刀差点捅死他,这种人,祁筠怎么可能不怕呢?

    “祁筠你别走好不好,我不打你了,我以后再也不打你了,我会对你很好很好,比谁都好,你喜欢学校我就让你去,只要你不走,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

    他的声音待着让宋白无法理解的呜咽,那种仿佛都能滴出血的哀求,更是让宋白觉得可笑。

    乔翊是什么人?他会求人?他只会要求所有的人跟着他的想法走!

    这么多年来,祁筠被他折磨得没有一天睡过好觉,死了,或许才是解脱。

    他乔翊还有什么脸面来求人留下来呢?如果不是他,祁筠现在也许有另外一个平静的生活,安详而温和。

    “我想要你去死?”半晌,宋白从牙缝中挤出这么几个字,缓慢的,却异常的冷静。

    天空开始飘雪了,掉在了宋白的鼻尖,瞬间就化成了水,冰冰凉凉的。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

    乔翊整个人身体僵直,突然发神经的笑了,测测的笑得让人不寒而栗,他凑在宋白的耳边,宋白能感觉到他鼻息间那炙热的气息,他阳怪气的说道:“我不死,你没死我怎么舍得去死呢?要死,也得我们俩一起死。”

    宋白叹了口气,不想多做解释了,“放开我,你认错人了。”

    “祁筠,我会对你很好的,我们可以去荷兰,去瑞典,你不是一直想回法国吗?我们都一起去,你想待多久都没关系……”

    “我讨厌荷兰,讨厌瑞典,也讨厌法国,只要有你的地方,我都觉得恶心。”

    “嗯,我知道你讨厌我,不过没事,我喜欢你就好,我会加倍的喜欢你,把你的讨厌弥补掉,我只要你,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

    他从来都不会在乎别人的想法,自顾自的絮絮叨叨,宋白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发的冰冷,而乔翊的身体就跟点了火一样,烫得炙人。

    宋白不动声色的挣扎了一下,乔翊的眼睛突然一定,“你想干什么?”

    “先生,您认错人了,我需要离开了,麻烦你松手。”

    “离开!***你还能去哪里!你是我的,你想离开去哪里!”乔翊就像是吃了炸药一样突然跳了起来,眯着眼睛看着宋白,声音突然变得尖锐刺耳,“你哪里也别想去,让我想想,我定制了一条链子,把你拴起来怎么样?你的脖子这么细,这么白,戴上去一定很好看,对,要把你关起来,你那么不乖,动不动就乱跑,还是拴住了才好。”

    乔翊的手轻轻的抚着宋白的脖子,宋白的脖子很细,他一只手就能圈起来,只要一用力,绝对就能掐死他,他的表情是那么的迷恋,慢慢的,手往上移,停在宋白淡粉色的唇上,轻轻的婆娑着,“才多久没见怎么觉得你长得不大一样了……”

    “您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什么祁筠。”宋白情绪毫无波澜的重复道,“从来都不认识。”

    可是乔翊不听,或者该说除了他想听的,其他的他一律听不到,他整个人凑了上去,紧紧的压着宋白,酒气喷在他的脸上。

    宋白相信以乔翊的为人,绝对是干得出当场就上了他的事,宋白身体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被他压得倒退了一步,整个人就靠在了花圃上。

    仿佛真的要将宋白吃掉一样,乔翊的牙齿咬住了宋白的唇,宋白一阵刺痛,一声闷响却被乔翊全全吞进了肚子里,他的舌头顺势就伸了进去,搅得宋白反胃,宋白一只手被他拽住,乔翊从小就在军区大院长大,力气不是一般的大,宋白一时挣脱不开。

    他的手往下滑去,利落的就将宋白的拉链拉开,手就这么伸到了宋白的内裤里,一掌就这么抓住了敏感的地方,宋白整个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宋白另外一手到了一块硬物,也不管是什么东西,二话不说直往乔翊脑袋上招呼,就这么一下,乔翊整个人就僵住了,瞬间血就涌了出来。

    宋白看他充血的眼睛诧异的瞪着自己,脑袋一片空白,又砸了一下,这下,乔翊整个人就啪的倒在了地上,血很快的染红了路面。

    宋白的呼吸非常的快,他后退了两步,盯着地上的人,仿佛他会直接蹦起来掐死他一样。

    杀人偿命对于宋白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威慑了,死都死过了,他现在的脑袋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喊,杀了他!杀了他!大不了赔一命!

    可是宋白最终还是没这么做,他手里的砖块掉在了地上,深夜里发出的声音非常的响亮,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后退两步,转身就离开了。

    很快的雪就大了起来,宋白的头发都结了冰,他看了看,最后走进了麦当劳。

    这个时候里面除了服务员一家没有什么客人了,所以宋白一进门就特别的明显,大概二十来岁的年轻姑娘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喜欢您来~”一抬头,就看到略显狼狈的宋白。

    宋白的笑容很牵强,他理了理头发,有些尴尬。

    小姑娘立刻明白了他的来意,他们这些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流浪汉,他们不过是想有个地方熬一夜,对于这样的人群,营业者通常采取尽可能的避免。

    宋白站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拉下面子,转身就要离开。

    小姑娘忍不住哎的一声,“你……你能不能留下来陪我一会儿?”说完她自己都楞了一下,很快的,她便又说道:“今天和我一起值班的人请假了,就我一个,所以……”

    宋白回过头,眼睛弯了起来,他轻声说道:“谢谢。”

    谢谢她,还愿意收留他。

    “我叫刘晓媛,你可以喊我刘姐姐。”刘晓媛递了一杯热水给他,宋白微微点头致谢,双手接过的时候,竟然有些颤抖。

    “你叫什么?这么这个时候还在街上晃呢?和爸爸妈妈吵架了吗?”她的声音很柔。

    宋白的手掌捂着水杯,他太冷了,整个人都透着寒气,脸色亦是苍白,浅浅的抿了口水,他淡淡道:“我不知道要去哪里。”

    宋白说这话的时候表情非常的淡然,仿佛一点都不在乎似的,他侧过头看着窗外的路灯,突然笑了起来,他说:“如果刚才你让我离开,说不定今晚我就死了。”

    宋白这个身体也不过十八岁的年纪,长得非常的巧漂亮,就是那种非常细致的五官,发色很浅,整个人又白得接近透明,不得不说,宋白还是非常适合干之前做的那行业,如果上点心,大概还是只高级的鸭子,像他这样漂亮柔弱的小模样,确实能引起许多男人的保护欲。

    可这样的一个外表下面却是一个如此清冷的灵魂,刘晓媛被催眠了一般深深的盯着他,好像这个人下一秒就要消失了一样。

    “对不起,我吓到你了吗?”宋白回过头看着刘晓媛,她猛的一回神,急忙摆摆手:“没……没有,啊,你看你穿那么少!你等等……”

    说着,她急匆匆的就往员工室跑,拿了一件衣服给宋白,“抱歉,我只能翻到制服,不介意的话……”

    “谢谢。”宋白笑着说,他说谢谢的时候总能给人一种异常的满足感,刘晓媛顿时晕乎乎的,同时又忍不住心疼起他来。

    “我觉得你要不要给家里去个电话,你就这么匆匆忙忙的跑出来,他们会担心的,其实父母也是为你好,他们骂你也是想你能往好的方向走,你就这么离家出走了,他们大概一晚上都会睡不着。”她完全把宋白当成了和父母吵架离家出走的小少爷了。

    宋白没有否认,只是一如既往的浅笑着,他杵着下巴,“没事,他们不会担心的。”因为祁筠已经死了,他们本就不认识一个宋白。

    “别这么说……”

    “晓媛。”

    “啊!”

    “谢谢你,真的没事。”

    宋白如此坚持,刘晓媛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作罢,她起身稍稍整理了一下卫生,时不时的看一眼毫无情绪起伏的宋白,总觉得这个人真不可思议。

    大概五点多的时候,宋白就离开了,那时候刘晓媛正在准备下班,一回头就看不到宋白,如果不是留在桌子上的制服,她都要以为自己其实不过是做了一场梦。

    而事实上,宋白没走多远,就有三辆警车尾随而来,宋白冷笑了下,觉得有点劳师动众了,其实只要一个人,就完全可以把他制服,因为他现在很虚弱,如果风再大一点,估计都能吹走他了。

    这下,有地方住了。宋白这样想。

chapter 2 再见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