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重生之无法逃离 chapter 3 入狱


    尽管他非常的配合,可是还是吃了苦头,他们狠狠的踹在了宋白一脚,然后拉着他,直接往监狱的方向走了。

    宋白没有问他犯了什么罪,亦或者他会有什么后果,只是默默的坐在后头,旁边还坐了一个警察,前边开车的透过后视镜看了宋白一眼,然后不可思议的啧啧摇头,说:“真的是他吗?不会是搞错了吧,这么个人,借他个胆他敢伤了那个活阎王。”

    旁边的那位吧嗒的抽了口烟,撇了宋白一眼,脾气不怎么好的说道:“错不了,外头都盯了他一夜了,真是要命,一晚上都这么折腾,我说小子,你真他妈够硬气啊,是活腻了还是怎么着,那个人你也敢打!”

    宋白整个头昏得厉害,他整个人靠在座位,指尖都泛白了,额上了渗出了冷汗,他们说什么他都听不清楚,只觉得满脑袋嗡嗡的叫着,可在那两人看来,却是宋白吓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当时做的时候你怎么就不怕了,我看你也别活了,自行了断得了,到了那人手里,非得……”

    “老吴!”开车的人一声喝止,那人一顿,赶紧不再出声。

    宋白的意识非常模糊,直接被拖到了一个单人间,他便倒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宋白觉得自己就像是被裹在棉花当中一样,没有任何的着力点,然后整个人一会儿燥热一会儿冰冷,空气仿佛被抽掉了,他拼命的呼吸着,可还是没有任何的氧气窜入……

    哗!一盆冰水迎头倒下,宋白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

    好……冷……

    “这小子够胆啊,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睡觉,别急,估计你以后该要长眠了。”说话的是一个警卫,他一把把宋白给扯了起来。

    宋白很轻,他并没有费多大的里,拖着他就往外走,时不时的伸脚踹一下,“你***站好点!”

    好一会儿宋白才有了那么点知觉,整个人除了难受就没有其他想法了。

    他们去的是审讯室,方方正正的只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里面有三个人,看到宋白的时候显然有些诧异。

    “就是他?”

    “今天凌晨带回来的,不会错的。”警卫将他推了进去,再把他的手铐在椅子上,宋白非常感动竟然有一把椅子可以坐。

    这三个人宋白都认识,打小和乔翊一起混世的二世主,几乎只要乔翊想做什么,他们都可以无条件的去帮他完成,宋白甚至曾经想过,如果乔翊让他们都去当和尚吃斋念佛,是不是他们也都会兴高采烈的答应了。

    对面的人也坐了下来,打量着这个脸色已经差到极点的男孩。

    昨晚乔翊被送到医院的消息一传出,所有的人都震惊了,打谁也不能打这小子啊!他要有个三长两短那还不得拖家带口的赔命吗!于是很快的宋白包括宋白的祖宗十八代都被挖了出来,比宋白本人知道的还多。

    一个暴发户的私生子,被赶出家门,堕落到极点的男妓,本以为会是个浓妆艳抹的骚货,可这么一看,反倒有些出入了。

    宋白是很漂亮的,身上糅合了男孩与男人中间的青涩与稳重,他静静的坐在那里,微微蹙着眉头,却丝毫没有感到惊慌,甚至还挺冷静的,特别是那双眼睛,陈志一看整个人就被吸了过去。

    “你是宋白?”说话的是张肃宇,剃着个刺头,长得倒是人模人样。

    宋白嗯的一声,并不愿意多说话。

    “好小子,到这个时候了还那么嚣张。”一旁的刘飞冷笑着,这个人参过军,有那么两把刷子,手不是一般的黑。

    宋白看了他一眼,然后很平静的说道:“他死了吗?”

    三人顿时吸了一口气,怎么也没想到他说出这话。

    宋白眨了下眼睛,然后遗憾的叹了口气,“看样子是没死全,真是可惜了,早知道多拍一下……”

    一瞬间,宋白连带着椅子就被踹了出去,他只觉得一口气喘不上来,紧接着,一股血腥呛了上来,顿时一口咳了一口血。

    “别打死了!”陈志急忙拦住还想过去打人的张肃宇,“到时候不好交代。”

    宋白冷冷的抬起眼看了张肃宇一眼,嘴角却是一丝嘲讽。

    “你为什么打乔翊,就是昨天晚上你打的那个人?”陈志还算冷静,示意刘飞看住张肃宇,走过去问道,并把他扶正了。

    宋白侧头把血吐了出来,淡淡道:“觉得他恶心。”

    “恶心!你他妈一个万人骑的鸭子也敢说人恶心……”

    宋白看向说话的张肃宇,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嗯,就是恶心,就像和你们待在同一间屋子里,我就反胃。”

    “别拦我!老子踹死他!”张肃宇整个人跳了起来,刘飞差点招架不住。

    “你一直想挑衅我们?这是为什么?”陈志的智商在太子党中是赫赫有名的,他皱着眉头看着宋白,“你不想活了?”

    “活累了,想死。”宋白觉得口疼得厉害,张肃宇的那一脚力道十足十的,再加上这一天一夜的折腾,宋白的神智越发的不清,模模糊糊的说道:“有本事,就杀了我吧。”

    看到他们真是恶心啊,恶心得……我都不想活了。

    到底,宋白还是没死成,再度转醒的时候却已经不在监狱了,入眼的都是熟悉到可怕的摆设。

    这是祁筠生前租的公寓。

    宋白觉得整个人浑身冰冷,他整个人倒在床上,手也被铐在了床头,刚一动就发现脖子上一凉,低头一看,竟是一条金色的链子缠着,而链子的另一头……

    顺着看过去,就看到了脑袋上还缠着绷带的乔翊。

    宋白觉得整个人胃都痉挛了,看样子乔翊是真打算把自己当宠物一样栓了起来。

    乔翊坐在一旁,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宋白,甚至还不带眨眼睛的,宋白厌恶的撇过脸,可下一秒,就被掐住下巴掰了回去。

    “对,就这样,你蹙起眉头的时候很像,别动!”乔翊又坐回原来的位置,入定老僧一般的注视着宋白。

    宋白和祁筠其实一点都不像,不管是长相还是身材,完全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如果非得找出一点相同的话,那就是他的眉形和祁筠有那么点感觉。

    他完全搞不懂乔翊为什么会觉得他像祁筠,或许真如人们所说的,神病患者总是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地方?

    宋白懒得理他,干脆闭上眼,可立马又被迫睁开,“不准闭眼!”乔翊低吼道。

    “乔翊你别太过分了!”宋白忍无可忍,“我不是祁筠!你看清楚了,我压就不是祁筠!”

    “我知道……”乔翊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一步踉跄,然后跟无家可归的小孩一般,抱着膝盖坐在了沙发上,“我知道……祁筠他跑掉了,我怎么也找不到他,所有他让你来代替他,是不是……你去告诉他好不好,告诉他我以后会对他好,你让他回来……”

    宋白的眉头深深的皱起,最后叹了口气:“乔翊,我们需要谈谈。”

    “嗯?”乔翊侧着头的样子很是乖巧,谁也不会相信此刻这个漂亮干净的孩子就是那个暴力嗜血的活阎王乔翊。

    如果除去乔翊的格不说,这个人的确是上天的恩赐。

    “我需要点水,乔翊,我现在很渴。”宋白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嘴里还是一股血腥的味道,一天滴水不沾,他的身体已经坏到了极点。

    乔翊的格多变,前一秒他还暴躁极了,可是这会儿他又小心翼翼的喂着宋白喝水,宋白咳嗽了两下,他急忙顺顺他的背。

    过了好一会儿,两人都平静了下来,宋白深吸了一口气,“乔翊,祁筠已经死了,从坤元大厦掉下来,死了。”

    乔翊盯着宋白,难得的安静,半晌才一字一顿的吐出三个字:“你、骗、我。”

    “你自己清楚。”宋白说道。

    啪!

    乔翊将手里的水杯摔了出去,划过宋白的脸颊,砸在了他身后的墙上,玻璃杯碎片霎时飞溅开来,又一次划过了宋白的脸颊,只觉得脸上一热,血就顺着伤口涌出。

    宋白眯起眼睛,“他死了,是你逼死他的,你逼他和你在一起,你逼他和你j□j,你逼他放弃他所有想要的,你用他的亲人威胁他,他受够了,所有他才会死,乔翊,他是你害死的。”

    “我没有……我没有!不是我,他……他不会……”

    “乔翊,我必须离开了,和你待在一起,我恶心,要么你现在放我走,要么,就让我死。”

    “不会让你走的,你是我的,你怎么能离开我呢?我的东西就该在我身边,怎么可以走呢?”乔翊又开始陷入了神错乱当中。

    宋白冷笑了一下,觉得自己身体的温度越来越低了,遇到乔翊,他就知道自己不能再活多久了。

    不知道下一次睁开眼是下一世呢还是又变成了另外一个不相干的人苟且偷生?

    鲜血顺着掌心纹路滴在了地上,刚才他故意刺激乔翊,让他把水杯摔破,在玻璃四溅的一瞬间,他抓住了一块,割腕自杀,其实只要有那么点勇气,倒也不是太难……

    “乔翊,你为什么不去死呢?要是这个世上没有你,该有多好啊……”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间,宋白缓缓的说道。

    活着……真***累……

chapter 3 入狱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