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重生之无法逃离 chapter 6 谈判


    当年的乔军长如今的乔大司令,他长得和乔翊并不像,整个脸部线条更为刚毅,端坐在座位上,由内而外的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威严,他看了宋白一眼,语气不急不缓:“你就是宋白?”

    宋白点点头,静静的坐在一旁,他从来没有见过乔司令,就是当他还是祁筠的时候,乔司令对于自己儿子这么搞男人也没有任何的表示,他实在是想不出这个人安排自己与他见面是有什么目的,毕竟,宋白认为他并不是一个有那么多闲工夫的人。

    乔司令看着手头的一份文件,“听说乔翊犯了病。”

    你儿子犯没犯病问我干吗……

    “大概吧。”他哪一天是正常的。

    “乔翊他喜欢你。”

    “没有。”

    “那你就去照顾他吧。”

    “抱歉,你没听到我说话吗?”宋白这才知道乔翊的专/制独/裁原来是遗传。

    “今天你就出院,恩慈那边我已经交代了,你过去带人。”

    难得宋白的好脾气还是被磨光了,他冷冷一笑:“如果我不答应呢?”

    “没有如果。”乔司令的语调一直都是那么平稳,目光还停留在手上的文件,甚至没有去看宋白一眼,“看着乔翊,一个月两万,包括你的所有花费,还有……宋秀秀。”

    “真的非常抱歉,我是不会答应的。”宋白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如果没事,我先离开了。”

    走了两步,就听到乔司令低声道:“你不介意我命人停掉宋秀秀的医疗?”

    “我干嘛要介意……”说着,宋白猛的反应过来,宋秀秀姓宋,而宋白也姓宋,难道……

    看到宋白顿下的脚步,乔司令说:“下午后有车去接你。”

    宋白非常不悦这种被安排的带着强迫命令的语气,他的手紧了紧,最终还是松开,在几秒的时间里,他的脑袋里已经算计过了各种可能发生的事情。

    “要照顾乔翊可以,但是我希望我们可以约法三章,您或许不知道,我并不是那么喜欢乔翊缠着我的,但是,乔翊这个人您清楚,他可以不顾人权把我关起来,绑起来,这样的做法令我非常的苦恼,如果可以,我想等乔翊好了之后,您能稍微施加点压力,让他别再缠着我了。”

    “可以。”

    “还有,我们谁也无法确定乔翊这一次犯病是要多久才能好,我总不能这么照顾他一辈子,我也有我自己的人生,我认为我们该约定一个期限,不知道您认为一年为期如何?”

    “一年后我会替你安排离开。”

    “最后,我的工作内容是照顾乔翊的生活起居,但不包括他的生理需求或者其他无礼的要求,如果他有侵犯我的倾向,至少在我向您求助的时候,您必须帮我。”

    “这并不过分。”乔司令比宋白所想象的更好说话,或许这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大事,很快的他就安排了张先生打出了合约。

    出了屋子,宋白慢慢的踱步,一直跟在乔司令身边的张先生跟了上来,他长得倒是挺斯文的,递给了宋白一张支票,“这是这半年的薪水,你先拿着,乔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清醒,还需要你多多照料。”

    宋白看了他一眼,伸手接了过来。

    “我看你好像不是那么乐意。”

    “让你天天看着一个疯子你愿意吗?”宋白冷笑道。

    张先生脸一沉,“小伙子,这话你若是再说一遍,你知道你会有什么后果吗?”

    “你们就这么威胁人吗?”宋白的样子当真无所谓,他冷笑,像他们这种地位的人,从来就只会要求每个人跟着他们的思想走!

    “你以为就你的身份,还能做什么?如果不是乔少,现在你也只能在街上接客,你做得了什么?”他的口气里带着非常明显的讥讽,宋白清楚,现在的他确实什么也做不了。

    陈志在劝宋白的时候曾经说了好多的好处,比如乔翊现在其实非常乖,只是喂喂饭看看人而已,比他去当小孩子的保姆轻松多了,小孩子还爱闹呢。而且他上哪儿找一份愿意提供这么高薪水的工作,就算有,就他这身份资历,人家怕是也不愿意要。再者,他现在身无分文,跟着乔翊,至少还有个容身之所,乔翊吃什么,他吃什么,话说,人乔大少吃的东西能差吗?他宋白就算多接几次客也抵不上人家的一小指头。

    虽然宋白不愿意承认,但是他不得不向现实低头,而且,乔翊确实是颗毒瘤,他如果只是一味的避开不去理会,很难保证这颗毒瘤不会恶化病发,只有彻底的清除了,宋白才有活路。

    下午来接宋白的竟是张肃宇,原来张先生就是张肃宇的父亲,他打量宋白的实话和他父亲如出一辙的不屑,不耐烦的敲着车,“走路慢腾腾的,娘啊你!”

    宋白并不介意,静静的一个人坐到车里,对于宋白这种态度,张肃宇更是气闷,心想不过一个卖屁股的,装什么高贵。

    刚想发火,就看到陈志跟了过来。

    “你先送他们去中心花园的别墅区,我今天下午还有点事就不跟过去了,注意点,别让他跑了。”

    “他跑什么跑,得了便宜还卖乖,要我看他就是欲擒故纵,想坐地起价,就这事,他巴都巴不来。”张肃宇瞥了眼表情淡淡的宋白,却看到他也回了他一眼,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觉得有一种被看不起的错觉。

    “老子真后悔当时那一脚没踹死他。”张肃宇咬牙道。

    或许是想吓吓宋白,张肃宇的车开得非常凶猛,好几次在十字路口用他那辆骚包的跑车开出了漂移的味道,却没想到宋白表情连变都没变一下,好像在看什么风景一般看着窗外,更是让张肃宇恼火了。

    乔翊所在的地方是一处私家医疗中心,大概是因为里面的人都身份不低,从他们到了山脚前就有了盘查,一路过去,不下五次,车子开到了恩慈前面便不能开进去了,他们下车后,就有人过来迎接,那人自称范明。

    “先生已经交代过了,请随我来。”范明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因为不明宋白的身份,权当是乔家的人,一脸的恭敬与谄媚。

    张肃宇哼的一声,跟在他后边往里走。

    因为是依山而建的疗养院,这里的环境非常好,清幽而舒适,说是疗养院,倒不如说是度假休闲的别墅山庄,只是没多远就看到警卫,确实让这安逸的感觉大打折扣。

    进到楼里,宋白看到了一个熟面孔,仅仅只是看过他,是在电视财经频道上经常出现的人,叫陈黎渊,有名的青年才俊,所以宋白多看了两眼,他正侧着头和旁边的一个人说话,宋白想,大概这里的人随便一个都不是普通人。

    “如果不是乔四,你这辈子就是做梦也进不到这里来。”

    张肃宇讽刺道,宋白反倒有些好笑了,缓缓道:“我这辈子做梦也不想进到这里来。”

    大概是压了一肚子的火,张肃宇终于爆发了,他一直觉得宋白就是那种不要脸的小白脸,却又是想当婊/子还立贞节牌坊,也不知道清高个什么劲儿,还真当他自己多了不起了,回过头一拳就打了过去。

    宋白顿了一下,紧接着那一拳带风就扫了过来,伴随着一声惊叫,宋白整个人被摔到了地上,嘴角火辣辣的,怕是裂开了。

    “张少爷……您……您这是……”范明吓得手足无措,完全搞不懂状况,很快的,这边的动静就引起了刚才路过的陈黎渊的注意,他回过头看了他们一眼,犹豫了一下,便走了过来。

    “张肃宇?怎么在这里闹事?”那个人声音挺低的,和大多位居高位的人差不多,或多或少带着点自傲,只是这个人更加懂得掩饰,透出了那么点绅士儒雅。

    宋白勉强动了动手,等到稍稍有点知觉便爬了起来,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问站一旁的范明:“有纸吗?”

    范明楞了一下,才手忙脚乱的抽出几张纸巾给他,宋白低声说了声谢谢,轻轻的擦了擦自己的嘴角。

    陈黎渊好奇的打量了下宋白,是个新面孔,又看看张肃宇,想起了前段时间传来的风声,心想怕是八/九不离十。

    “这事你别管。”张肃宇瞪着宋白,心里却不靠谱的咯噔一下,只怪自己一时太冲动了,倒不是因为他后悔打了宋白,而是有些后怕,这里确实不是个可以随便闹事的地方,一个搞不好,惊动了什么大人物,到时候非得让老爷子扒皮不可。

    慈恩不是简单的医疗院。

    “你的事我也不想管,只是看在大嫂的面子上奉劝你一句。”陈黎渊心里对张肃宇其实并不怎么看好,成天不见得做过一件好事。

    张肃宇哼的一声,伸脚就爱要去踹宋白,却见宋白眉头一皱,一脚就给他踩了下去,张肃宇一个不小心,还真被他绊到了,整个人重心不稳连着几下跳就撞到了旁边的柜台……

    待到他站起来的时候,鼻下两道触目惊心的红。

    “张……张少……您……流鼻血了……”

    张肃宇手一抹,这下子真的是怒火冲上了头,也顾不得什么闹不闹得了事了,大步的就朝宋白走去。

    陈黎渊饶有兴趣的后退了一步,看看宋白怎么反应。

    却只见他安静的站在原地,看着张肃宇那张几乎要撕了他的可怕表情,竟然纹丝不动,陈黎渊不知道他是怕得动不了了,还是本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

    “**/你个下流的脏东西!”张肃宇从牙缝里吐出这几个字,一脚就狠狠的踹了过去,谁也不敢拦,也拦不住,就看到宋白站着,这时候,一个人窜了出来。

    范明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他只觉得自己实在是流年不利,不然为什么要安排他这档子事!

    也不知道乔翊是从哪里跑出来的,就看到他突然抱住了宋白,紧紧的抱在怀里,然后脚一带,险险的躲了过去。

    “张少爷啊,您有话好好说,怎么……怎么能动手动脚呢?”范明虽然不清状况,也知道再不阻止事情就大了,急急忙忙的上前拦住。

    陈黎渊从乔翊出现的时候便放下了环在前的手,正了正脸色看着乔翊抱着宋白,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张肃宇,好像要把他吃掉一样,充满了敌视。

    “你要是敢动他一汗毛,老子毙了你。”乔翊冷冷的说道,声音不高,却让人不寒而栗。

    张肃宇的眼睛都充血了,指着宋白,声音高了起来:“乔四你看清楚!这不是祁筠!你护着这个贱人做什么!”

    “你再说一遍。”

    张肃宇一愣,再怎么失去理智也知道乔翊真的怒了,在外人看来,乔翊是个无法无天的混蛋,动不动就揍人,脾气不是一般的差,可这对张肃宇他们这帮人来说却不觉得有什么,那是因为他们没看过乔翊真的动怒,这个人要真火了,能活活把人捏死,还不带犹豫的。

    “你!你!”张肃宇手抖啊抖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候,后边跑出了一群白衣大褂,一看到这个场景都有些发懵,其中一个医师急忙说道:“准备25毫克Chlorpromazine注!”

    一旁的护士刚一过去,就被乔翊的视线吓到了。

    宋白被乔翊抓得生疼,他的力道大得可怕,仿佛要将他捏碎了一般,又因为方才被张肃宇打了那么一下,大概是有些脑震荡了,顿时觉得头昏反胃,稍稍挣扎了一下,却连最后一点空间都被乔翊给锁紧了。

    “不要走,你是我的,不要走……”

    张肃宇气急了,乔翊瞪着他,他就瞪着宋白,宋白无奈,觉得自己灵魂就要升空了,而在场的人又有哪个敢得罪乔翊,全都吓得围成一圈,进退两难。

    权衡之后,宋白将目光看向了陈黎渊。

    其实乔翊到底生了什么病陈黎渊并不清楚,他出事的消息甚至被一压再压,不是有那么点手段的人甚至本不知道他出了事,只当乔翊最近开始修身养了,没再出去祸害社会,他想了想,还是上前走了两步:“乔少这是什了病,还是听医生的话打个针吃个药的好。”

    乔翊好像没听到一样,将下巴枕在宋白的肩膀上,眼神开始涣散,嘴里不断的喃喃自语,陈黎渊只能听了个大概,好像是在乞求什么。

    “快!快抓住他!”医师急忙指挥随行的几个护理,却不料乔翊就跟野兽似的,顿时又炸了毛,拖着宋白往一边靠,大家都不敢真对他动,行使不上不下,宋白忍不住翻翻白眼,实在是被扯得难受,沉下声:“乔翊,去注。”

    “好。”乔翊立刻回到,却还是抓着宋白不放。

    “你抱得我难受。”

    “嗯。”

    “所以你可以松手吗?”

    “嗯。”话虽然是这么应的,可是却没见他有什么动作。

    宋白有些不耐烦,“去注,不然我要走了。”

    “你别走,我去。”乔翊整个人突然跳了起来,可一时间有茫然了,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他突然定在原地,紧接着又非常茫然的看着众人,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一脸恐惧的不断后退,一直缩到了墙角。

    “要是没有我就好了……没有我就好了……”他蹲在地上,头开始不断的撞在墙壁,嘴里破碎的念叨着什么,张肃宇整个人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一回头就看到成陈黎渊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还愣在那里做什么!非得出了事才肯动吗!”张肃宇怒骂了一声,众人才反应过来,急匆匆的去拉乔翊,可是乔翊一点意识也没有,力道却是极大的,在医师给他注氯普马嗪的时候,整个人挣扎得厉害,架都架不住。

    “喂!叫乔四乖一点。”张肃宇瞥了眼宋白一眼,实在是没办法了,乔翊非常的在乎他,完全把他当成了祁筠的存在。

    宋白站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乔翊,顿时觉得可笑,“乔翊,打针。”

    几乎要暴走的乔翊一瞬间又静了下来,医师都忍不住打量了一下宋白,这人的话简直比镇静剂还管用!却见宋白一脸的冷漠,好像看什么垃圾一样看着乔翊,乔翊眨着一双大眼睛,瞳孔是少见的黑亮,然后头一侧,问道:“你是谁?”

    宋白一笑,“我是你妈。”

    趁着这个停顿,药剂总算是被打了进去,乔翊的神智越发的模糊,在倒下的一瞬间,他的手还抓着宋白,然后说喊了一声:“妈……”

chapter 6 谈判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