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重生之无法逃离 chapter 10 新年


    自从宋白把翻译的文件发给了出版社负责人后,他看着宋白的翻译质量不错,而且价格又实惠,便慢慢的开始和他合作了,宋白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开始,每天花个几小时翻译,然后看点书,再喂喂乔翊,和他说说话,他怕等到有一天,乔翊连怎么说话都忘记了。

    很快的新年就到了,到处热闹得很,但是不包括宋白他们两个,宋白其实觉得奇怪的,虽然他知道乔翊和他爸不和,但是他和他的祖父辈该是不错的,可是他出事这么长时间了,却没有一个人来问。

    后来陈志说,乔翊的事被乔司令瞒了下来,上上下下的知道的没几个,就算有点风声的,也当是乔翊生了点小病,至于什么病,没人敢透露。

    下午的时候陈志打了电话过来,说是晚上会有人送年夜饭过去,让他做好准备,别让乔翊看到了别人又情绪化,宋白最近和陈志他们的关系也缓和了不少,说了声谢谢便转身继续替乔翊剪指甲。

    乔翊的手修长又漂亮,就像钢琴家的手,指甲亦是圆润漂亮,宋白一只一只的修剪过去,乔翊就像一只小狗一样趴在宋白的肩膀上,宋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轻轻的喷在他的脖子上。

    “乔翊,如果等有一天你清醒了,你还会不会记得你说过的?”

    “嗯。”乔翊习惯用嗯字来表达他的想法。

    宋白不在意,换了只手指继续剪,“你说过都听我的,我让你放手,你是否愿意?”

    久久的乔翊没有回答,宋白侧过头,就看到乔翊已经睡了。

    他最近睡眠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倒是会挑时间。宋白好笑的摇摇头,把他剩下的指甲剪完,然后让他靠着沙发垫安置了一个舒适的位置,自己到厨房里倒了杯水,便站到窗边去了。

    看着外头的雪越来越大,宋白想起了上一年的这个时候,他被乔翊关在他那间小公寓里,他妈打电话让他回家过年,却被乔翊给掐断了。

    那天乔翊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的菜,都是些家常菜,看着卖相还不错,祁筠却也只是冷着一张脸看着窗外,不愿意和他有任何的交集,后来乔翊脾气又上来了,他压着祁筠,把东西不断的塞进他的嘴里,不顾祁筠的反抗,就如魔鬼一般,直到祁筠整个人倒在地上抽气他才找回那么点理智。

    那时候乔翊还恶狠狠的说:“让你乖乖听话你非得要反抗我,这样很好玩吗?!”

    当耳边的老钟敲出十二下的时候,乔翊正抱着祁筠,他的眼睛亮亮的,外头的烟火布满了整个夜空,照进了这个漆黑的卧室,一闪一闪的,乔翊从祁筠的身体里退出来,带了那么点讨好的把一个包装得致的礼物盒子递给祁筠,却没想到祁筠冷眼一看,顺手就直接扔到了窗外。

    乔翊顿时火了,为了挑这个礼物他想破了脑袋,还亲自跟人学那娘到不行的手工包装,人家却一点都不领情,下手没个轻重就打了他一巴掌。

    祁筠因为晚上被逼吃下去的东西又情绪不佳,胃也是一阵抽疼,再加上乔翊这么一下,整个人立刻倒在床上抽疼起来。

    那一晚祁筠是在医院度过的。

    总体来说,和乔翊在一起的时候,他鲜少有好日子。

    乔翊的情绪非常不稳定,带有极度明显的暴力倾向,一旦不顺他的意,他便容易失控,祁筠当年没少被他打,虽然每一次时候他都后悔得直揪他的头发,然后轻声细语的在祁筠耳边说,下次再也不会了,我会改,我再也不打你了……

    可是他没有一次做到。

    祁筠知道这是病,乔翊有病。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会有一天和乔翊这么心平气和的生活在一起,然后过年,乔翊乖巧听话,而他亦没那么排斥他。

    远远的看到一辆车子过来,心想是送年夜饭的人来了,怕他们不明所以按了门铃把乔翊吵醒,宋白急忙到门口去等。

    送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姑娘,她提着原木食盒,看起来高档得很。

    “请问是宋先生吗?”

    “是的。”

    “这是陈先生替您订的,请查收一下。”年前的姑娘悄悄的打量了宋白一眼,心道这人真漂亮,宋白一个抬头,就看到了她的视线,友好的微微一笑,姑娘的脸顿时红了。

    “谢谢你,请原谅不能请你进去坐了。”

    “不……没事……”她急忙摆摆手。

    将单子递还给她,宋白习惯的站在原地直到她的车离开才拎着食盒走进去,其他人对于这样的小动作或许并不在意,可对宋白自小的教育来讲却是至关重要的,大概是书读得多的人脑袋真的迂腐了些,他们家对于礼义廉耻的教育比这个现代社会要多注重那么一些。

    进门的时候发现乔翊已经醒了,正不安的找着人,宋白招招手让他帮忙把食盒提进去,东西有点重,宋白一个人有些提不动了。

    看到宋白的时候乔翊才松了口气,跑过去帮宋白拎起食盒,看宋白甩甩手,觉得很是有趣。

    “你把东西放到桌上去,嗯,那张就是桌子。”宋白指着桌子说道。

    乔翊想了好一会儿才迈开步子走过去。

    宋白过去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然后一边说道:“这是鱼,过年要吃鱼,才能年年有余,还有这个,这是糖醋排骨,你不是一向喜欢吃这个的吗?还有饺子啊,过年就是要吃饺子,陈志考虑得真周全……”

    宋白说这些的时候没想乔翊完全听懂,他只是想让他多动点脑子,乔翊也是乖乖的听着,虽然反应有些迟钝,但是他真的有努力在分辨着那些东西。

    宋白特地买了个围兜给乔翊,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把电视打开,电视里正传来了李咏和朱军调侃的声音,过个年,图的就是个气氛。

    虽然屋里头就他们两个,可是总比宋白一个人强。

    乔翊还在拿着汤匙乱戳,把汤汁溅得到处都是,宋白时不时的要伸手帮他把东西放到汤匙里,然后看他巍巍颤颤的送到嘴边,吃得满嘴都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再拿纸巾替他把嘴边擦干净。

    如果有一天乔翊醒了,他想起自己连吃个饭都要让人帮忙又会是怎么样一个场景?

    宋白突然想到了什么,拍拍乔翊的肩膀:“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过来。”然后匆匆的爬上楼,等他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把手机。

    他打开摄像功能,然后在乔翊对面找了个合适的角度放好,满意的坐回去。

    乔翊正试图把饺子放进嘴里,结果方向不对差点没戳到了鼻孔,宋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大概是第一次看到宋白这么放开的笑声,乔翊的心情也好了起来,跟着微微的笑了起来。

    宋白拍拍他的脑袋,坐下来把掉在桌子上的饺子放到一旁,又夹了点菜给他,“慢慢来,总会好的。”

    怕乔翊被鱼骨头卡到,宋白小心的把鱼翅挑出来才放到他碗里,时不时的吩咐他喝口汤,这时电视里正传来歌神、天后空灵的声音唱着: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因为爱情,简单的生长,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因为爱情,怎么会有沧桑,所以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因为爱情,在那个地方,依然还有人在那里游荡,人来人往……

    吃完饭的时候乔翊又开始有些昏昏欲睡了,宋白让他待在沙发上,电视里还在放小品,这时候门铃响了起来,宋白急忙跑过去开门,来的却是陈志。

    “真是要命,外头下了好大的雪。”陈志一边把身上的雪拍掉,一边走进来,宋白回头看来眼乔翊,没什么神的模样,做了个轻声的动作:“他困了。”

    “困了?”现在才几点他就困了?陈志有些不可思议。

    “嗯,他最近比较嗜睡。怎么这个时候来?家里不吃年夜饭吗?”

    陈志将外套晾起来,一边跟着低声道:“每年都和乔四过,今年他不在了不习惯,还是跑过来。都吃完了吗?”

    “嗯,刚吃饱,你还没吃饱吗?还省点菜,你要是饿的话就凑合一下吧。”

    “算了,自己一个人在吃残羹剩饭的挺凄凉的,好好的一个大年三十……”

    说着,门铃又响了起来,宋白疑惑的又出去开门,这回来的正是张肃宇和刘飞,两个人手里都拎着东西,脑袋上都是雪,看到宋白诧异的表情,张肃宇有些尴尬:“咳咳……那个,乔四吃了吗?”

    宋白让开门让他们进来,又说了句乔翊困了,两人同样不相信。

    进去的时候看到陈志正坐在乔翊旁边,把毛毯往上提了提,看到他们两个,便笑着站了起来,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走了出去。

    “你怎么也来了?”刘飞笑道。

    “家里烦,还是乔四这里自在。”说着又去翻他们俩人带过来的东西:“都带什么了,一晚上光被他们念叨了,什么都没吃,差点没饿昏了。”

    张肃宇笑了起来,“是在逼你结婚的事?我家里那老头也开始在琢磨这些事了,过完年还得去见些人,这才是真累。”

    重新将东西放在桌上,宋白没有过来,而是坐到沙发上,电视里正在播赵本山大叔的小品,他却看得一脸严肃,时不时的还得伸手把滑落下来的毯子给乔翊拉上去。

    “你有没有觉得这小子最近对乔四好很多了。”刘飞收回视线说道,“之前,我看他看乔四的眼神都恨不得直接掐死他,为此我还想让他来照顾他是不是正确的。”

    “给他那么多钱他还有什么不乐意的。”张肃宇依然不待见宋白,却也不再像从前那么看不起他,毕竟一段时间的相处,他也大概知道宋白是什么样一个格,只是他怎么也想不透,像宋白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去做那种生意?

    陈志并未表达什么想法,远远的看着乔翊的侧脸,屏幕上的光在他脸上忽明忽暗,他的心也跟着摇摆不定。

    倒计时的前夕乔翊醒了,是被张肃宇扯醒的,他说:“新的一年新的气象,怎么能就这么睡着!”

    说完,外头就响起了烟火声,因为离得远,听得倒不是很真切,但是年味还是出来了,张肃宇哈哈大笑,伸手朝刘飞说道:“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多大人了你还好意思!”刘飞骂道,却还是拿出了几个红包袋子,“哥去年赚了点票子,白便宜你们了!”

    刘飞在四人当中是老大,陈志排行第二,第三是张肃宇,而乔翊是最小的,所以他们也就习惯喊他乔四。

    宋白也白得了一份,感觉分量挺足的,张肃宇又把乔翊的那份也拿给他:“乔四的先搁你这儿,谁让你的他妈呢?”

    说着大家都笑了起来。

    对于乔翊死活认准宋白就是他妈这件事几个人也习惯了,就像当日乔翊一定要说宋白是祁筠一样,权当是他在犯病。

    乔翊一脸无辜的看着众人大笑,也被感染了气氛,跟着笑了起来。

    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宋白便赶乔翊去睡觉,剩下的三个人也习惯的自己找了个地儿滚去休息了,管他那边手机响个不停。

    多灾多难的一年总算是过了,下一年,该是要美好的。

chapter 10 新年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