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重生之无法逃离 chapter 11 旧识


    第二天一早陈志他们便离开了,宋白看了眼昨晚残留下来的东西乱成一团,想着收拾一下,没一会儿就摔破了好几个盘子,看着那些漂亮的瓷盘,宋白还是有些可惜,都说大年初一不能倒垃圾,不然会把一年的运气丢了,宋白便心安理得的把那些东西继续放着,然后给乔翊喂了点牛,带着他往书房里去了。

    打开邮箱的时候里面有几封电子贺卡,都是几个注册网站的系统自动发过来的,宋白习惯的清空了邮箱,然后找了几本幼儿读物给乔翊,一遍又一遍的告诉他,这是西瓜,这是苹果……

    春节期间大家都很忙,而他们两个就好像被遗忘了一样,照样毫无起伏的过着日子,而乔翊的父亲甚至没有来过一通电话问他的情况,老医师后来有过来再确诊一次,说乔翊现在的情况以及趋近于稳定了,慢慢的就看他愿不愿意好转。

    天刚黑下去的时候乔翊就睡着了,宋白替他整理好东西,发现牙膏已经用完了,想说明天起来也要用,便带了零钱打算出去买一下。

    到商超的路挺近的,再加上目的明确,一会儿就买好了。

    路上的行人匆匆,外加又下了场小雪,宋白把围巾拉高了些,余光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跑过去,后边紧跟着几个人,在一个拐角处,灯光倒是昏暗。

    宋白的脚步停了一下,想了一会儿转而走了过去。

    角落里传来了闷哼声以及咒骂声,交杂在一块儿,听起来怪血腥的。

    宋白靠在一角,咳嗽了几声,然后沉声道:“警察同志,就是这里,我看好像有人打架斗殴……”

    声音不远不近的样子,角落里慢慢的安静了下来,紧接着几声窸窸窣窣的摩擦声,过了一会儿便都离开了,宋白探出头去,唯独留下一个人靠在墙上,地上的雪也被红色染了个彻底。

    他缓缓的挑起眼皮看了眼宋白,先是一愣,然后冷笑道:“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声音沙哑干涩。

    宋白拎着带着走了过去,拉进了身上的风衣,低头看着程葭绮仿若丧家之犬一般,十六七岁般大的年纪,自己最小的学生也比他大吧。

    “我暂时住在这附近,跟得上的话就过来。”宋白不多说,转身就离开了。

    程葭绮眯起眼睛看向他的背影,笔直笔直的,脚步亦是毫无迟钝,对于这个人的印象仅留在不要脸的阶段,他对于他这种人除了恶心还是恶心,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了。

    看着他越走越远好像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心想他都帮他把人骗走了,却怎么又把他扔在这里,如果就这么下去,他相信他今晚会冻死在这里的。

    程葭绮深吸了一口气,扶着墙费力的站了起来,他流了不少血,猛的一下差点没栽倒在雪地里,慢慢的调理了下自己的呼吸频率,急忙赶了上去。

    在进入别墅区的时候他被门口的保全挡了下来,也怪不得人家,实在是他现在这个样子太不像正常人了,而且还是尾随在宋白身后过来的。

    宋白这样漂亮的小男孩,一看就是容易被怪蜀黍跟踪的模样。

    程葭绮气结,你才怪蜀黍,你们全家都是怪蜀黍!

    当然,谁让他现在披头散发跟个流浪汉没什么两样!

    “他是我朋友,麻烦让他进来吧。”宋白回头说道。

    保全大哥一脸不可思议,可人家业主都这么说了,他们也不好多做阻拦,全都警惕的看着程葭绮跟着宋白往里走。

    “哼,这次又傍上哪个男人了,手笔还不小。”他的口气里满满的嘲讽。

    宋白对于他这种小孩子一样的气话一向不是很在意,走在前头不说话,在程葭绮看来却是一种无声的炫耀,更是让他觉得反感,然后他就停下了脚步。

    听到后面的停顿,宋白也回了头,程葭绮一脸的厌恶:“要我去你那个肮脏的地方,我不如冻死在外面!”

    “随便你。”宋白一脸淡然,转过身继续走:“你出去的话保全大哥他们不会拦着你的。”

    程葭绮又气闷了!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你……你!”分明是他救了他,可是又想他要放任他不管,他到底什么意思!

    砰!

    宋白再次回头的时候,程葭绮已经整个人直直的栽倒在了地上。

    大概是失血过多又气急攻心吧。

    宋白无奈的摇摇头,小孩子就是容易较真,这让他棘手得很,像现在,他在考虑是把他送到医院还是搬回去?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宋白连拖带拽的把他拉进了门,还好他到底的地方离乔翊那并不远,否则宋白肯定会直接把他扔在原地不管的。

    程葭绮年纪虽然不大,但是也已经和宋白差不多身高了,而宋白的身体又常年未好好照顾,内外中空,虚弱得很,压就劳累不得,这么一来也是出了一身汗。

    将他的外套脱掉,找了条毛毯盖好,宋白找来医药箱先替他把脑袋上的那个窟窿堵好,看着虽然可怕,但实际上倒不是太大的伤,就是手臂上的伤口大了些,失血较多。

    因为乔翊自从犯病之后经常磕磕碰碰,宋白在处理伤口上也有了质的飞跃,清理起来手脚麻利。

    没一会儿程葭绮也就悠悠转醒,那时候宋白正在收拾用具,他看了眼还处于茫然状态的程葭绮,站起身来:“你如果不想活了我也不拦你,大门口就在那里。”

    空气中一股淡淡的清香,暖暖的非常舒服,程葭绮忍不住吐了口气,一双眼睛略带好奇的看着宋白,半晌才低声道:“为什么……救我。”

    “就是路上一只流浪狗我也会救。”宋白把医药箱放到电视柜下面的抽屉里,转过身就看到程葭绮又睡了过去。

    也许是累坏了。

    看看时间已经凌晨快一点了,宋白回浴室梳洗了一下才回卧室,乔翊的呼吸绵长,黑暗里感觉异常安心。

    早上起来的时候宋白发现乔翊竟然已经起来了,而且不知道上哪里去了,这让他有些意外,下到楼下才发现他正和程葭绮俩人面对面大眼瞪小眼。

    宋白急忙把外头给他套上,“说多少遍了出来记得套上衣服。”

    程葭绮猛的一回头:“就是这个男人?不要脸!”

    乔翊顿时炸毛,想说什么,可是一时之间猛的又忘记怎么表达,一脸奇怪的表情。

    宋白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别急,然后指着程葭绮说道:“这个时候你要说,不准这么说话,明白吗?来,说一遍。”

    乔翊张张嘴,吞吞吐吐好几次也是说得含糊不清,宋白倒是挺有耐心的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句话,直到乔翊勉勉强强的把句子说完整,而程葭绮此刻已经张大了嘴。

    “好了,你起来还没刷牙吧,先去刷牙洗脸,还记得怎么做吗?我昨天教过你了。”宋白将他扶起,往浴室的方向走,一边慢慢的说着刷牙的流程:“你的牙刷是蓝色的,蓝色就是天空的颜色,那个黄色的口杯是你的,对,先装水……”

    声音越来越远,留下程葭绮一个人坐在原地,一脸疑惑。

    门铃响的时候宋白正站在椅子上给乔翊刮胡子,他朝客厅喊了一声:“麻烦去开一下门,大概是送早餐的过来了。”

    程葭绮反应了好一会儿才起身,送早餐的是一个大叔,看到是个陌生人正奇怪,程葭绮手一伸,他便将食盒递给他,“麻烦把昨天的食盒给我一下好吗?”

    程葭绮不明所以,身后就听到宋白的脚步声,他跟上来:“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将食盒递给他,大叔笑笑,然后问道:“这是新来的吗?”

    “不是,他是我一个朋友吧。”

    “朋友……吧?”

    “外头又下雪了,大叔有带雨具过来吗?”

    “不碍事,走几步路就到了。”

    “别这么说,您等等。”说着又回了屋。

    程葭绮奇怪的问道:“你认识他?”

    李大叔回他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难道你不认识他?”

    “不……不是,我是说他和这房子的主人……”

    “哦,你是说乔先生,乔先生自己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当然得请个保姆了,你别看阿白年纪小,事儿着呢,做事也沉稳,要我我也放心他来照看房子。”

    说着,宋白就拿着一把灰色的伞出来,“最近天气都不是很好,大叔要注意点。”

    李大叔笑笑的道谢,然后提着空的食盒离开。

    宋白让程葭绮把东西拿进去,程葭绮看了眼食盒,挺重的,疑惑道:“不就是早点吗,怎么还装得这么讲究,每天提着这东西来来去去也麻烦……”

    “乔翊不吃塑料袋装的东西。”宋白走在前面,看到乔翊就靠在客厅口的柱子上,他想起了还没和他说程葭绮的事,急忙让程葭绮先别进来。

    “乔翊,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可以让他进来吗?”

    乔翊的眼珠子顿了一会儿才慢慢的转起来,然后停在程葭绮身上,让人有种机器人在记忆和分辨某眼东西的错觉。

    半晌,乔翊缓缓的点点头,然后让开一小片地儿,这表示他愿意接受让他进入自己的地盘,但是并不是很大。

    “好了,你可以进来了。”带着乔翊回到餐桌上,宋白把他的围兜围上,将早餐拿出来,都是比较常见的早点,却被装在了漂亮的餐盘里,宋白让乔翊喝牛,然后把另外一瓶牛倒了一半递给程葭绮,一边替乔翊擦嘴一边说:“忘了通知大叔早上多带一份过来,你就将就一下。”

    程葭绮傻傻的站着,不知道该做什么。

    宋白又拿了块面包给乔翊,瞥了程葭绮一眼:“你不饿的话那就算了。”

    程葭绮急忙坐好,开始享用他的早餐。

    对面的乔翊突然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宋白问。

    乔翊的手停在半空中好像在想什么,他属于单项思维,不管是想还是做都只能执行其中一件,如果在思考的话,那他的行为则会停在某一动作。

    过了一会儿,他又放下了手,继续自己的动作,宋白也不大能明白他的想法,却见他突然伸手把自己的食物推给给宋白,不是很连贯的说道:“吃……妈妈吃……”

    宋白的手抖了一下,突然有种养的儿子长大了的错觉……

    哐当一声,程葭绮整个人连人带椅摔在了地上,指着宋白和乔翊,“你……你……你……他……他叫你……”

    宋白瞥了他一眼,没有解释,对于妈妈这个设定,他亦是头疼。

    “在你昨天被打的那个地方往前走几步就有个公交车站,你可以在那里坐车回去。”宋白让乔翊拼一些智力拼图,然后自己拿了本书头也不抬的说道。

    程葭绮啊的一声,“你就这么让我走了?”

    “不然呢?养着你?”宋白冷笑了下,昨天救他完全是出于自己曾经身为一个教师的师德,看到一个未成年人这样就忍不住想手,毕竟也是有过那么一面之缘,只是宋白没想过留着这么个人来养着,一个乔翊已经非常够了,再多一个自己就是吃饱了撑着。

    程葭绮看着宋白,表情有些复杂,讥讽道:“怕我打扰了你们两个?”

    “随便你怎么想。”

    程葭绮一转身把昨天脱掉的外套套在身上,“谢谢!”转而走了出去。

    宋白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很多时候动物是不可以乱救的,救了就要负责,把他们救活了,却又抛弃他们不闻不问,是不是更加的残忍。

    但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如果你自己不争取,那别人又有什么义务来拉你一把呢?

    回到那间破败的小屋中,程葭绮发了好大的一顿火,把东西都摔得稀巴烂,又跑到宋白之前住的那间房间里,一气之下把他所有的东西都扔了出去,后来又想他也不可能会回来这里拿了,他现在住在那种地方,怎么会在意这些破玩意儿呢?

    颓废的倒在门板后,程葭绮突然想哭,觉得自己很累。

    再过三个月他就十七岁了,从家里跑出来一年,什么样的苦他都吃过,他甚至开始思考自己当初的冲动是对是错。

    突然记起当日宋白放在桌子上的那碗面,那是第一次有人在饭点的时候想到他,可是那时候他的脾气很差,他其实没真想把他赶走的,却没想到宋白的子竟然会这么要强,那时候如果他说一句帮忙的话,他很可能帮他垫上那么点房租,可是他没有……

    要是那时候没把他赶走就好了,自己一个人住着,确实空了一点,再也不会有人在他饿的时候想起他,替他买东西,然后喊他出来吃饭了……

chapter 11 旧识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