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重生之无法逃离 chapter 12 失踪


    上元节那天陈志让人送了不少元宵过来,里面不少油馅的,据说是乔翊喜欢。

    前前后后的几天整个北京城都热闹得很,倒也是应了闹元宵的闹字,介于乔翊不能到人多的地方,而自己也不大适应太吵闹的地方,他拒绝了张肃宇过来带他们去看灯展的邀请,和乔翊门一关继续与世隔绝。

    大概晚上八点钟门铃响了,宋白以为是陈志他们过来看乔翊,拖着拖鞋下去开门,意外的看到了天后Humin提着一个保温盒子站在门口。

    “你好,我做了点汤圆,看你们灯亮着,就送一点过来给你们尝尝。”她笑得恰恰好处,不过分也不失礼。

    宋白让出道来,“谢谢,不介意的话请进来坐一会儿。”心想着乔翊在书房,她到客厅一会儿应该不会有事。

    Humin亦是大方,她的每个动作都像经过设计一样,端庄典雅,目光也是点到即止不过分打量,笑道:“之前在外面看过这房子,没想到里面设计这般舒适。”

    “是吗,我以为这一带住的都差不多。”宋白把保温瓶拿回厨房,“请问咖啡可以吗?”

    “好的,不加,谢谢。”

    “不知道您喜欢什么口味,蓝山可以吗?”将咖啡放到桌上。

    “当然。”Humin看了眼四周,“乔先生不在吗?”

    “您找他有事吗?”

    “不,只是今天难得元宵,正奇怪你怎么一个人待在屋子里,不出去看看灯展吗?”Humin端起致杯子,勺子轻轻的搅拌着,漂亮的眼睛好似在研究那醇厚的咖啡颜色一般。

    宋白淡笑着:“您不也没出去,外面太闹了,我适应不来。”

    “你不喜欢人多?不好意思,我的意思是,你看起来不大,像你这样年纪的年轻小伙子不都喜欢那种气氛?”浅酌一口,浓郁的香味立刻在舌尖散播开来,刹那间充斥满了整个空腔,是一种苦涩而又带着难以察觉的甘甜,柔润顺口中又带着一丝酸味,她有一些意外的又看了眼咖啡,顿时又释然了,住在这种地方的人,吃穿用度自然不同常人。

    宋白手里是一杯牛,他习惯在睡前给乔翊一杯温牛安神,这有效的减少了他夜里突然犯病的次数,“嗯,我比较喜欢安静点的环境。”

    “不知道……宋先生……”

    “叫我阿白就成。”

    Humin笑了,“那你也不要小姐小姐的喊我了,不嫌弃的话叫我Humin姐就成。”

    “好,Humin姐。”

    “没想到我今天还白得了一个弟弟!”Humin笑了起来,眼角可见淡淡的眼纹,她其实已经不小了,只是保养得极好,这样的年纪看着还是非常年轻养眼,还多了一份女人的娇媚,她说:“不知道阿白在哪上学?”

    “我没有上学了。”

    “啊?”

    “中考没考好,就没上了。”宋白脸不红心不跳的继续瞎掰,“所以就只能在这里帮乔翊照看生活起居,赚点钱糊口。”

    “……哦。”Humin有些意外,在之前,她看乔翊对他的态度,还以为他是他的什么亲戚,而且宋白身上的气质,完全就是一个贵公子的模样,怎么会是……

    宋白嘴角扬起一丝不可闻的浅笑。

    “对了,保温瓶洗好了,需要我用袋子给您装起来吗?”

    “啊……不用了,我拿着就好。”Humin站起来,“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了。”

    宋白将她送到门口,回头就看到站在楼梯口的乔翊。

    他招招手:“过来吃汤圆,吃了汤圆你就长大了,多了一岁,要比去年更有长进,知道吗?”

    开春倒了春寒,宋白那不争气的身体终于病了,而且病得不轻,紧紧发个烧就差点去了半条命,陈志来给他吊水的时候,乔翊整个人跟死了爹妈一样,眼眶红红眼泪啪啪直掉,看的陈志一阵心慌。

    “他这是从前太过放纵,把身体都掏空了,这病来如山倒,才会这般虚弱,但是也死不了人,你就不要太担心了。”

    乔翊不懂陈志的安慰,依旧小媳妇一样抽抽嗒嗒,看得张肃宇都忍不住恶寒了一下,“我说四儿你别哭了,都说他没事了。”说着还瞪了眼宋白,“我说你没事生什么病,每天都待在这屋里头还能发烧,跟林姑娘比是吧!”

    宋白只觉得头昏目眩,连听声音都是嗡嗡的不真切,哪里还有力气和他们吵嘴,有气无力的拍着乔翊的手背,很快的就睡了过去。

    “乔四你别哭了,不然该要吵醒他了。”

    这么一说,乔翊果然安静了下来,红着眼睛紧张的看着宋白,手也不敢放开。

    刘飞摇摇头,紧接着跟着走了出去。

    “这哪天要是宋白不见了,那乔四还不得疯上加疯?”张肃宇低声咒骂了几句,最后还只是无奈的跟着摇头。

    “陈二你说说这事有办法吗?别让乔四那么粘着宋白。”刘飞沉吟道。

    陈志回头看着宋白的房间,一脸苦笑:“如果有办法你觉得现在还来得及吗?当初让宋白去照顾他是我提的,我以为这对他的病情有好处,也确实有那么点作用,可就是没想到宋白对他来说会变得这么重要,如今只能希望有一天他清醒了,能理智一点。”

    刘飞还是觉得不妥,总觉得这样下去不好,可是也无能为力,三人在客厅坐了一会儿,也只能叹气。

    宋白模模糊糊的倒在床上,一会儿冷一会儿热,浑身都难受,到了晚上的时候温度才稍稍降了下来,勉强恢复了点意识,还能吃点粥,陈志说这段时间小心点,别再受寒了,而且他的身体确实已经虚到不行,现在须得好好养着,否则将来早晚得出事。

    由于春节期间送礼的人多,一堆的保养品跟货物一样堆在家里也没人吃,三人都陆陆续续的把东西往乔翊这边搬,搞得宋白哭笑不得,这保养品也不是照三餐吃的呀,那还不得流鼻血了。

    张肃宇说,不把身体调养好了,今后乔四还不得天天哭。

    话说,乔翊哭起来的时候还真有那么点梨花带雨的感觉……

    宋白这一病就病了大半个月,也可能是因为天气不好的原因,连续的下了一星期的雨,空气都湿得厉害,他总觉得自己全身重得很。

    三月三十号那天下了很大的雨,雨打在外头新冒出的梧桐叶上,噼噼啪啪的非常清晰,迷迷糊糊间耳边传来手机铃声大作,张肃宇有些不耐烦的伸手去,一边骂骂咧咧的爬起来,一旁未着寸缕的窈窕女子也跟着眯起了眼睛,娇声道:“这么晚了谁还打电话……”

    “!要是没给老子一个够分量的理由非废了……二?”

    一看是陈志的来电,张肃宇有些疑惑的接了电话,电话的那头雨水声音刷拉拉的特别明显,夹杂的风声,陈志的声音不是很清晰。

    “你***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外头晃!别跟老子说没带钱出门让老子去带人!”

    电话那头一声急促的刹车声,紧接着好像有人在喊什么,张肃宇越发的奇怪,“喂!说话!”

    哗的一阵水声,电话里传来了嘈杂的电流杂声,陈志好像说了什么,却听得不清楚,张肃宇甩甩手机,再仔细一听,电话却挂断了。

    “怎么回事?”他皱着眉头,过了一会儿电话又响了起来,这回是刘飞,他急忙接起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乔四不见了!我们现在在XX路!”

    “!什么叫做乔四不见了!”张肃宇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猛的想起一件事,沉声道:“今天是……”

    “所以让你赶紧出来想办法!”

    “你等会儿,我马上过去,宋白呢?”

    “他病得走路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你说他能在哪里!能发现乔四不见已经很意外了,别废话了,天气这么差,乔四那小子现在又那副模样,真是……啊!!!”耳边传来刘飞气恼的声音。

    张肃宇爬起来,旁边的女子皱着眉头,“天气这么差不等明天再……”

    张肃宇低头吻了她一下,“你自己好好休息。”说着套了衣服就急匆匆的往外头冲。

    这个时候乔四会去哪里?!

    都怪他们没注意到今天已经是农历三月初九了,三月初九,是乔翊母亲的忌日。

    每年的这个时候,乔翊都会一个人躲起来,谁也不知道他会去哪里,一直到三天后才会一脸憔悴的出现,然后狠狠的放纵自己,不明所以的人也只当乔少又在发神经了,只有他们三人知道他这是在发泄,也就任由着他乱来,而唯一一个可能知道乔翊去哪里的人又死了,这下子碰头的三人都头疼得想撞墙。

    “我已经联系了熟识警方,但是乔四那事你也清楚,不能太招摇,现在只能想想有什么地方他可能去,现在他那副模样该是跑不远的。”

    张肃宇一赶到就看到了陈志整个人狼狈的坐在车内,眼镜都被刮歪掉了,头发也湿哒哒的黏在脑门上,这幅样子要是让医院里那群花痴护士看到,还不得尖叫。

    “真是……”张肃宇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郁闷得直揪头发,脚用力的踹了一下车,“上哪找!北京城这么大你让老子上哪找!**!碰上这个祖宗我真是作孽!”

    刘飞将手里的烟扔到了地上,脚来回蹭着,“再废话也没用,难道真就让他一个人在外头待三天再自己出现?就他现在的样子,三天后也不见得会记起怎么回来!”

    陈志将刚才掉水里的手机后盖翻开,抽出手机卡甩了甩,说:“过几天就是清明了,三儿你联系一下墓园那边,看乔四会不会跑那里去了,刘头你就去他三环附近的几处房子找找看,我跑跑他平时常去的几个地方,手机记得开着,到时候联系。”

    三人各自开着车冲向了雨幕里。

chapter 12 失踪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