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重生之无法逃离 chapter 13 挣扎


    宋白正坐在客厅,外头的雨声窸窸窣窣的,他看了眼之前被乔翊扔在角落里的三角板,教过他很多次了,东西要收拾好,他却老是忘记了……

    他现在会在哪里?

    宋白猛的惊觉,自己什么时候会这么担心他了?

    他站起来走了两圈,即使开着暖气,还是冷得入骨,那小子出门也没带伞,让他多穿衣服也总是忘记,现在下了那么大的雨,会不会找个地方躲起来?

    宋白又走了两圈,一回头就拿了一把伞匆匆走了出去,他绕着房子找了一圈,外头黑漆漆的,除了树影什么也没有,宋白刚想走,耳边忽然传来一声低低的叫声,顺着声音过去,不顾灌木丛上边都是水,拨开叶子,一双发亮的眼睛唰的看了过来。

    宋白楞了一下,紧接着那双眼睛喵的一声,原来是一只猫。

    渐渐的适应了黑暗,宋白看到它缩成了一团,脚被卡在了树杈里,雨水冲刷得它就像是一只老鼠一样,怪可怜的喵呜一声,然后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乔翊现在是不是也这样的在某个地方窝着?会不会有人发现他?

    宋白将它抱了出来,猫咪先是挣扎了一下,仿佛知道他没什么恶意一般很快的就安静了下来,瑟瑟发抖的窝在他的怀里。

    生命总是那样的弱小,如果没有人愿意伸出一把援手,它今晚该要被冻死在这里了吧。

    宋白将它带回去,才走到玄关,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去年的今天……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

    顺手把猫扔了进去,宋白抓起鞋柜上的零钱袋就往外冲,连手机都没带就坐上了的士:“XX山!”

    “什……什么?!”司机大哥诧异的叫了出来。

    “XX山!快点!”宋白又重复了一遍,声音低沉沙哑,他因为病才好没多久,脸色苍白得很,又出来得急,身上还穿着单薄的家居服,头发被雨水打得乱七八糟,大概刚退的温度又上来了,眼睛都红了,怎么看怎么诡异。

    司机大哥觉得自己的手都在抖了,开什么玩笑,现在都凌晨一点多了,去XX山?“小……兄弟,你……你是不是搞错地儿了,XX山……不是旅游区,那里……那里没有旅馆。”

    “我知道!快开车!”宋白都有些急了。

    司机大哥冷汗立刻滑落下来,“你……你去那里做什么?那……那……那……晚上没人的……”

    宋白有点不耐烦了,瞪了他一眼,吓得司机大哥急忙一脚踩下油门,飞一般的往郊外奔去。

    侧头看着外头的雨,突然想起还没通知陈志他们,一才发现没带手机,又不会背他们的号码,宋白皱着眉头,手一下一下的敲着车门上的把手,吓得司机大哥的心也跟着一跳一跳的。

    这离清明还有几天呢……

    XX山脚下,宋白才一下车,司机大哥甚至连车都没停稳就掉头飞奔离去,宋白独自打着伞站在原地,远远的看去,确实如幽灵一般诡异。

    树林里的雨水更加足,没走几步宋白就全身湿透了,枝桠荆棘也多,这山还不是旅游区,所以并未多开发,宋白会来这里,是因为想起了一年前的这天,乔翊带他来过。

    说是带,倒不如说是强迫。

    自从入了三月以来,乔翊就变得特别的暴躁,比之以往更容易发火,他甚至每天有事没事就来回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催促他一样,后来也是在这么一个晚上,他不顾祁筠的意愿,拖着他就以200码的速度到了这里,说是带他来给他妈看看……

    他们在山上住了三天,祁筠是被关着三天的,乔翊那时候就是个疯子,每天不断的对着莫无须有的空气说话,晚上就抱着祁筠说他妈很喜欢他,还告诉他,祁筠是个好孩子,让他好好对他……

    就这样他们在山上那间什么都没有的小木屋待了三天,直到祁筠脱水,乔翊恢复了神智把他送到了医院。

    算算时间,大概又是到了乔翊母亲的忌日了。

    宋白其实心里也没底,很快的他的伞就报销了,因为树林这里钩那里挂的,宋白索扔掉,费力的往前,这里不比市内有灯光,完全黑成一片,他一个人又是风又是雨的,天地间真好像被抛弃了一样。

    “乔翊……”宋白试着喊了一声,却被雨水冲刷得什么都不剩。

    他头疼得厉害,喉咙也火烧火燎的,全身湿透了,沉得不行,顿时觉得自己太冲动了,不知道走了多久,隐约间听到了什么东西窸窸窣窣的声音,忽近忽远。

    宋白眉一挑,仔细一听,正是从左手边传来的,他小心的往那边靠近,越是靠近,声音越是清晰,透过树影,正是乔翊!

    宋白张着嘴想说话,可却发现自己怎么也说不出来,他一看乔翊的脚下,竟然是一处断崖,黑乎乎的完全没有一点轮廓。

    宋白看到乔翊站了起来,好像在哭,声音呜咽悲惨,若是不知情的,定是要被吓出病来,宋白怕吓到乔翊,小心翼翼的往他那里靠近,就在快拉倒他的一瞬间,乔翊脚下的泥土突然一崩,连带着他整个人直接滑了下去!

    宋白瞪大了眼睛,一瞬间觉得全身的血都变得冰冷,他的指尖甚至碰到了乔翊的衣角,可是却没有抓住……

    怎么办?

    宋白后退了一步,脑袋一片空白。

    说实话,宋白对于自己竟然能就这么跑来找乔翊已经非常意外了,但是让他为了乔翊而更进一步动作,他认为自己无法做到,就像是人与理的拼搏,在道义上他不能见死不救,在理智上,他应该离开这里,然后让人来救援,而更加深处的一个声音却是,这个人终于有了报应,他曾经把自己害得那么惨。

    宋白曾一度认为自己放下了,从祁筠死后,他也想把一切随着祁筠的消失而不再去提起,可现在想来原来人心是那么小,原来他是那么的记恨,一点事儿,如果不说出来,他能就这么记到棺材里去。

    是的,这段时间以来,宋白确实真心实意的在照顾乔翊,他就像是照看自己的小孩一样,至少在表面上他做得滴水不漏,也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可在一个深到自己都触不到的地方,却是另外一个连宋白都不敢触碰的晦涩世界,这就像是一道光明与黑暗的分界线,宋白从来都不敢去跨越。

    乔翊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不管是祁筠还是宋白,一切都是全新的开始。

    没人真的了解过宋白,陈志如此,乔翊如此,甚至是祁筠自己,亦是如此。

    当时答应乔司令的时候自己是怎么想的?就连宋白也分不清自己对乔翊的好是真情亦或者假意,也许是真看他这样痴傻动了恻隐之心,也许就如一开始下的决心一般,要毁了乔翊。

    就如乔翊毁了祁筠一般……

    惯着他,让他依赖,让他离不开别人的照料,等到他抽身的那天,乔翊也就完了,如果一个人的依靠都不在了,那他又能靠什么活下去呢?

    陈志他们其实担忧得对,把宋白放在乔翊身边,是把双刃剑,宋白在的时候乔翊是平静了许多,可是如果有一天宋白不在呢?

    天地间静寂无声,唯有雨水淅沥沥的冲刷着刚冒出头的新叶,仿佛是隐在了岁月的深处,无边无际又无休无止。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宋白孤零零的站着,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呼吸声,一下又一下从腔喷出。

    雨水毫无保留的打在他的脸上,他的样子宁静而沉思,就像是在倾听着世间的所有动静,包括那一声突如其来的咔吱声——那是枝桠被风挂断的声音。

    风大了起来,吹得雨水也四处飘摇。

    如果没有人向一个生命伸出援手,这个生命很可能就这么消逝。

    宋白蹲了下来,树叶上的雨水聚集成一片再哗啦啦的往下流。

    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时候,似有透明的时间流逝,时间是我们的生命,却是一些看不见的生长和死亡,看不见的敞开和关闭,看不见的擦肩而过和暮然回首,出了在现场留下的一些黑乎乎的枯枝烂叶,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宋白又站了起来,慢慢的踱步着往山下的方向走,枝桠在他手上划了好几道伤口,冰冷的雨水顺着脸颊颈项滑落到衣领里。

    --------------------------白痴攻要死了的分界线----------------------------

    乔翊觉得很冷,就像是被冻在冰山里一样,他总是能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轻声说着,乔翊,过来吃饭了;乔翊,出来要把外套穿上;乔翊,不要把东西乱扔;乔翊……乔翊……

    是谁在叫他?乔翊茫然的转着,可是就是看不清说话的人。

    “乔翊。”

    谁?

    “乔翊。”

    到底是谁?

    “乔翊……”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指尖仿佛触到了什么温暖的东西,从里到外的散播开来。

    一个人的良心到底有多重?沉到宋白也支撑不起。

    “乔翊,不想死就醒过来吧。”宋白望望天空,是无边无际的黑暗,离黎明还有好远的距离。

    乔翊掉下的地方比较巧,下面一个斜坡缓冲,正好有一小处平台,宋白最终还是抓着树藤一点一点的往他那里蹭过去,如果就这么让他这么毫无遮拦的淋雨下去,怕是挨不到明天了。

    最终还是下来了。

    宋白已经是头重脚轻了,昏昏沉沉的拖着乔翊往角落里去,那里的风雨弱了不少,乔翊的身体冰凉,而宋白却炙热得可怕,他抱着乔翊,慢慢的陷入昏迷。

    耳边的绵绵雨声连成了一片,宋白的呼吸越来越慢,他想,如果刚才再多迟疑一会儿,是不是自己就不会下来了?

    这次会不会死呢?大概也只有死了才是解脱,但愿下辈子不再认识一个名叫乔翊的人。

chapter 13 挣扎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