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重生之无法逃离 chapter 14 生日


    “祁筠,我是真的喜欢你,我真想和你过一辈子,你别老这么给我脸色看。”

    “不是让你一下班就回来吗?你***都把老子的话当耳边风?!”

    “说了不准挂我电话!”

    “你这是什么态度!一回来就给老子摆脸色!”

    “祁筠你***给我马上回来!”

    “再给老子锁门试试看!”

    “***不准你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一起吃午饭听到了没有!”

    “祁筠你给老子记住,你是老子的!”

    “你死了也是我的!”

    “祁筠!”

    记忆里不断的回荡着乔翊嘶声裂肺的吼叫,宋白头疼欲裂,祁筠祁筠祁筠!

    “主任!宋先生的心电图……”是女声。

    冰冷的器械触碰在了肌肤上,宋白的睫毛动了动。

    有人撑开宋白的眼皮,一道光照着,然后又放下,一声低沉道:“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真是要命……都折腾一天了……”

    “您真是太辛苦了主任,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一会儿……”

    “算了,等会儿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还不得被活剥了……”

    声音渐渐的远去。

    宋白的手指动了动,紧接着一股子酸软袭遍全身,很快的,又有一种沉重感压着他,困意袭来,转眼间又昏迷了过去。

    等到他下一次有意识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

    陈志正调整着他的点滴,松了口气,“你再不醒,乔四又要疯了。”

    “我……”一说话,才发现声音已经沙哑得如磨砂纸一般。

    “先别开口了,你烧没好又出了这档子事,能醒过来已经是祖上积德祖坟冒烟了。”陈志过来替他做了心肺听诊,然后在床尾的单子上面填写了资料,继而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宋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一直以来在医院遇到他都没有过什么好事。

    “我没想到你会为乔四做到这步,我以为你一直……一直都是……”

    “嗯?”

    陈志倒了杯水给他,并给他调整了一个舒适的温度。

    “你很难懂,谁知道你在想什么呢?”陈志重新坐好,手习惯的着钢笔盖子,“看起来你是对乔四很好,可有时候你看他的眼神却是,嗯……也许是我敏感。”

    宋白的嘴角微微一扬,是一个几不可闻的浅笑,却没有逃过陈志的眼睛。

    为什么回去了?

    宋白在昏睡当中也问过了自己无数遍。

    可怜他?放不下他?还是其他的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原因?

    宋白想,大抵是自己过不了自己这关,就像是程葭绮,就像是那只猫,他总认为自己不是个好人,可遇到了,还是会伸出手去拉他们一把,这大概是人与动物的差别吧,不忍心,可是他又无法接受自己对乔翊做到这一步,一个理智点的人都知道,如果当时他下山,然后找个地方求救,乔翊获救的机会是百分之五十以上,安全可靠,顶多就是因为多淋点雨烧出肺炎,亦或者他直接走了,当做没看到过乔翊,那么也不会有人说什么,这个地方那么偏,也许要等到好多年之后才会有人发现那么一具尸骨。

    可是他往回走,自己下去了,那就带着要一起死的意味,一个人背负上一条命,那是罪,罪,是很沉的。

    看到宋白闭上了眼睛,陈志顺手将钢笔重新放到口袋里,“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

    “他呢?”

    知道他指的是乔翊,陈志的眼镜时有时无的闪过一道光,“他情况比较糟糕,肋骨断了一,现在还在ICU。那天……他背着你下了山,后来就直接倒在山脚了,如果……如果当时没人发现,你们现在也许……”

    宋白轻笑了一声,只可惜没有出现那个如果。

    陈志又说了一些事,大概是乔翊当日的情况有多糟糕,拖着宋白,全身是伤,当时那人还以为他们已经死去了,宋白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出院那天还是张肃宇过来接他们的,乔翊虽然受的伤重,身体却比宋白好得快,所以宋白还躺在床上的时候,乔翊就已经搬到了他所在的病房里,每天抓着宋白的手,一遍一遍的玩着,乐此不疲。

    宋白变得不大爱说话,任由他数手指,他也只是撇过脸,表情淡淡。

    “我看干脆在乔四身上装个跟踪器,省得再出这档子事非得累死老子不可。”张肃宇如是说道,然后絮絮叨叨的回忆着,“那天看到你们俩的时候,说实话,真***像是去殉情,要我说这次死里逃生绝对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了,宋白你得多谢谢乔四,要不是他背着你,你现在铁定……”

    车子在经过区里的梧桐小道时,宋白看到Humin正和一个男子好似在争吵什么,背对着他的那个男子直直的站着,纹丝不动。

    “真是冷漠啊你。”打开车门时张肃宇说道。

    宋白下车,乔翊跟着下来,很快的就又粘了上去。

    乔翊最近一段时间非常的粘宋白,虽然之前也很依赖,但是却没这般夸张,几乎是寸步不离,就连上个洗手间他都恨不得帮宋白解决,陈志解释,这是因为乔翊经过了一场变故,所有变得更加害怕失去了。

    宋白无奈,就跟贴狗皮膏药似的带着乔翊。

    乔翊比以前更蠢了,这是宋白出院后最明显的感觉。

    以前他最少还能自己吃饭,虽然吃得到处都是,可是现在他连汤匙都不会自己拿了,每天都傻傻的坐着等宋白喂他。

    一天早上,乔翊令人尴尬的勃/起了,有意无意的蹭着宋白的大腿,宋白翻开眼皮就看到乔翊无辜的看着他,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宋白坐起来,看了乔翊好一会儿,然后下床,招招手:“过来。”

    乔翊侧着头也跟着爬下床,外面的温度较低,他猛的打了个寒颤。

    到了洗手间,宋白突然打开淋浴开关,水哗的一下就从头到脚的给乔翊淋了个彻底,而且还是冷水,在这个初春的早晨,都冻到了人的骨子里。

    宋白打着哈欠往外走,一边吩咐道:“等火气下去了再出来,记得把湿衣服换掉,别把地板搞湿了。”

    乔翊像是听不懂一般,只知道宋白让他待在,他便待在,等宋白换好衣服回来的时候想起乔翊,他已经淋了大半个小时的冷水了,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寒气。

    于是乎常年身体倍儿的乔翊随着宋白的病愈他也跟着林妹妹了一翻。

    陈志不明所以,一边替乔翊打针一边说:“你们怎么回事,要把家里搞成诊所吗?!”

    感冒是传染病,陈志建议宋白先别和乔翊一块儿睡,不然就他那破身子非得跟着一块儿病了不可,原本以为就乔翊那么粘铁定不行,谁知道这次出乎意料的简单,他早早的就睡了,宋白到其他房间凑合一晚上,早上醒来的时候也没见乔翊吵得多厉害。

    一只灰色的猫跳到了宋白的腿上,讨好的蹭着他,这只猫正是宋白当日捡回来的那只,他没想到它竟然活了下来。

    当日他们进到屋子里的时候还以为是遭了老鼠,厨房里的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后来它从冰箱后面钻了出来,它在屋子里已经待了一个月了,硬是没有死,只是整只都瘦得脱了相。

    后来宋白把它洗了干净,还取了个名字,叫小宝。

    只是乔翊和小宝貌似不怎么对头,有一天宋白还看到乔翊扯着它的尾巴把它扔到了马桶里面,如果不是宋白发现了,小宝一定被折腾死。

    乔翊还会把小宝的食盘偷偷藏起来,把小宝的窝踢到门外去,拿脸盆把它盖住,甚至假装忘记把它关在门外……

    宋白对于乔翊的这些做法都无法理解,在他看来,他们两只其实是差不多的,就像是小宝会偷偷的咬乔翊的袜子,把他的拼图翻乱一样,两只同样幼稚。

    很快的就到了五月份,劳动节过后便是乔翊的生日了,那天陈志他们早早的就过来布置,说是难得一年不用在外头应酬。

    张肃宇哈哈大笑:“今年他们找不到名头送礼,都打听到我这儿来了,乔四不在了,我看各个都比他老子紧张。”

    刘飞是最晚到的,一边骂着路上的车都堵到高架桥去了,一边把外套脱下来,看到乔翊头上还带着一个寿星公的专有三角帽子,忍不住笑了出来:“谁给他戴的这玩意儿?怎么跟个白痴似的……”

    一道凶狠的目光扫过,刘飞楞了一下,眨眨眼,错觉?

    每年乔翊生日对于一些人来说都是特别的,巴结的或者讨好的,都是个好的名目,送礼的送礼,套关系的套关系,乔翊本人不争气?没事,他老子够强势就好,再说了别看他这样疯疯癫癫的好像没干什么好事,谁不知道他投资的产业都是香馍馍,这样的人先不说是不是真能攀上关系,反正多打点打点总没错,于是这天就跟个节日似的,在某个圈子里特别的活跃。

    而今年却特别了点,就是准备好了礼,反倒是找不到人送了,各个全都竖直了耳朵,想着乔少又在玩什么新花样了……

    宋白坐在乔翊的旁边,他替乔翊把围兜围好,却发现乔翊有些不乐意的样子,皱着眉头看了他一会儿,问道:“你不想带了?”

    乔翊停顿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

    张肃宇大笑起来,“怕是害羞了。”

    “害羞?他如果可以不把东西吃到鼻孔里再考虑要不要害羞吧。”宋白瞥了他一眼,诧异的看到乔翊的表情有些尴尬。

    “算了算了,他不要就算了,又不是真的小孩子,要是让人看到他这个样子,以后乔四就别出去混了,挖个洞把自己埋了得了。”刘飞说道。

    宋白也不勉强,反正衣服也不是他洗的,几个人坐在椅子上,突然安静了下来。

    “,过生日是要怎么做!”张肃宇挠挠头,他还真没这么正经的给人过生日,几个人坐在一块儿大眼瞪小眼,一直以来,他参加过的生日宴会哪里有这么安安分分的围着个生日蛋糕,难道真的要唱那什劳子生日快乐歌?再吹蜡烛许愿?

    “先吃饭吧,吃完了再切蛋糕。”宋白说道。

    刘飞也没主意,他们这圈子里生日就是个名头,要办那就得办大,就是大家一起聚一块儿谈谈事儿。

    后来陈志想了个办法,他下了几首生日快乐的歌,英文法文日文韩文中文的几个版本来回的播放,想把气氛调出来,谁知道越放越冷,几人越是尴尬,到最后张肃宇受不了了,“关了关了!不就是个生日吗?搞得老子浑身不自在。”

    宋白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一笑倒真把尴尬的气氛冲散了不少,他说:“乔翊又不是别人,你们紧张什么。”

    乔翊也笑了起来,手轻轻的着宋白的指头,好像心思都不在生日上面。

    这么一说几个人也放开了,张肃宇手笔最大,送了乔翊一瓶94年的拉菲,当场就打开了,一人都倒了一小杯,宋白也没有例外。

    酒就像是调味剂,一杯下了肚,几个人更加肆无忌惮,一会儿又去乔翊的酒柜里把里头的酒搬了出来,一边嚷嚷着:“趁着这小子还没醒赶紧多喝点,平时宝贝着呢,碰都不让碰,到时候他要是找不着了,我们就说他犯病的时候自己砸的……”估计是喝多了,张肃宇的眼睛都红了起来。

    陈志有意识的看了乔翊一眼,他一点表情也没有,只是脸因为酒的原因红了不少,下巴蹭在宋白的肩膀上,眯着眼睛好像要睡着了一般。

    虽然宋白看起来不胜酒量,可实际上的祁筠却是出了名的千杯不醉,当年在法国的时候,祁筠甚至和法国有名的品酒师混了一个月,即使这样,他却不轻易喝酒。

    原本刘飞还算理智,没和张肃宇一块儿发疯,可却招架不住他的劝酒,很快的两人就喝上了,跟灌猫尿一样。

    小宝之前被乔翊关在了厕所,后来因为刘飞过去才得以解救,立刻趾高气昂的迈着步子踱过来,轻盈的跳到了宋白的腿上,还没站稳呢,乔翊一只手就伸了过来,二话不说直接扔了出去。

    喵呜~

    宋白侧头看了眼小宝翻了个身又站起来,看着应该没事,便又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酒杯上。

    小宝可怜兮兮的望着宋白,发现被忽视了,瞪了眼乔翊,又蹭了过去,脑袋轻轻的蹭着宋白的腿,谁知道乔翊就是个小气鬼,一点同情心也没有,一脚就又把它给踢了出去。

    喵呜!小宝火了,却不敢再靠近。

    除了一开始张肃宇送的拉菲,刘飞送给了乔翊一只Titleist的高尔夫球杆,宋白觉得有点多余,估计会被他拿来打小宝。

    陈志送的是一套青花瓷盘,摆着是挺漂亮的,就是不实用,一没放好那还不得被乔翊打碎了。

    后来四人看向宋白。

    宋白淡定的随手从旁边出一本书,张肃宇一看,那不是他刚才在看的吗?!

    “不要告诉我你压就没准备。”

    宋白咳了一声,淡淡道:“这不是送了本书吗?书籍乃人类进步的阶梯,你敢说不对?”

    “就你奸诈!”

    宋白撇撇嘴,他一个小白丁,哪有他们这群败家子随手就是几万。

    说来就算是这本书……还是书房里面的呢。

    算了,反正乔翊也不懂。

    宋白心安理得的戳着蛋糕,并没有太大的胃口。

chapter 14 生日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