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重生之无法逃离 chapter 16 逃离


    张肃宇进门的时候就差没用脚踹了,看到乔翊整个人颓废的坐在沙发上,他三步就上前,“**!连我们你也瞒!”

    刚说完,刘飞就跟着进来了,紧接着陈志也赶了过来,四人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最后刘飞放下手里的烟,沉声道:“说吧,到底怎么一回事?”

    乔翊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好像这样就能看到宋白一般,然后整个表情都纠结成了一块儿,声音满是痛苦:“我没想瞒着他……我就怕他这样,老是说着要走要走……”

    “那你就这么瞒着我们!”张肃宇的目光从手里的手机中移到了乔翊的脸上,整个眼睛都红了,一甩手就把手机摔了出去,砸在了那75寸超大晶电视上,一下子就砸出了蜘蛛纹。

    “乔翊你好样的啊,哥几个天天因为你的事烦得头发都白了,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了,巴巴的跟着你屁股跑,你***就是感冒只能喝粥全都陪你一块儿吃素,你就这样回报我们?!”

    乔翊抬起头看向张肃宇。

    “老子受够了!你***眼里没我就算了,可天天看着另外一个人喊着祁筠算什么!你要疯也要有个度,现在又把我们叫来做什么?帮你想办法哄情人?你都把我当什么人了都!”

    “三儿你冷静点。”陈志站了起来。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丫和他穿同一条开裆裤的交情都比不上人半年不到的感情,陈志你能忍老子不能忍!不是谁都和你一样把他乔四当心肝宝……”

    “够了!”刘飞骤然喊了一声,“三儿你胡说什么,坐下!”

    张肃宇的眼眶顿时红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却看到陈志一脸煞白,猛的意识到自己差点说出不该说的,口憋着一股气,转而泄愤的把一旁的花瓶给踢倒了。

    谁知道就在他骂乔翊的时候乔翊连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可他就这么踢了一下花瓶,乔翊就怒了,“你干嘛踢它!”说着,就跑了过去。

    张肃宇气结,怎么,现在他连一个花瓶都比不上了?!

    “阿白最喜欢这个花瓶了,踢坏了上哪里买!”乔翊急忙捡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到了一旁。

    这下子张肃宇气得又够呛了,整个人都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好好好,很好!”

    “我知道你们不喜欢阿白,但是我就喜欢他,我别的都不要,我就要他。”乔翊又回头看了眼楼上。

    刘飞的眉头深深紧锁,“乔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张肃宇一把抓起桌上的钥匙,看了乔翊一眼,转身离开:“当我没这个兄弟!”

    “三儿!”刘飞追了过去。

    “别管我,老子就是贱,才会巴巴的跟着他那么多年,今天我算是看清了!”声音越来越远。

    哎……坐在一旁的陈志沉沉的叹了口气,他是最早知道乔翊病好了的人。

    很快的刘飞又回来了,看着乔翊依旧心不在焉,又加上张肃宇的事,顿时觉得头疼,“你……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到底是兄弟重要还是你那个小情人重要。”

    刘飞走的时候这般说道。

    “陈二,你说他会原谅我吗?”乔翊突然转过头抓住陈志的手。

    陈志楞了一下,立刻明白他说的那个“他”并不是指张肃宇,而是宋白。

    “我真挺喜欢他的,想和他过一辈子。”

    “乔四,一辈子很久的,久到……你想象不到。”

    乔翊有些颓废,他站起来走了两圈,最后还是爬上楼,敲门道:“阿白,你出来,我不关着你,你爱上哪上哪,但你别老说离开我好不好,阿白。”

    屋里头一点动静都没有。

    “阿白,你开门,你再不开门我要生气了。”

    “阿白,我数到三,你快开门。”

    “三、二、一!阿白你听到没有,快给老子开门!你他妈就爱找老子不痛快是吧!”乔翊跟得了躁郁症一样来回的在门口转着,紧接着狠狠的踹在门上,“阿白你快开门!否则老子今晚/死你!”

    门里头依旧没有声音,乔翊火了,二话不说就跑到书房,陈志一上来就看到满脸杀气的乔翊,诧异道:“怎么了。”

    “看老子不/死他!”只听得乔翊低声咒骂着。

    陈志一惊,紧接着看到乔翊从书房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把枪,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乔翊就又冲了出去,他顿时觉得汗毛都竖起了。

    “乔翊你冷静点!”陈志急忙冲了上去。

    “滚!”

    两步并作一步走,乔翊二话不说拉了保险杠,对着门锁啪的就是一枪,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一脚就把门踹开,“***给老子过来!”

    刚说完,就听到一声压抑的低鸣,在窗台处,小宝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竖起的瞳孔警惕的盯着乔翊,风把浅蓝色的窗帘吹了起来,飘着就像翅膀似的,乔翊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房间里。

    一个人。

    都没有。

    宋白跑了,从乔翊眼皮底下跑了。

    宋白有史以来第一次跑那么远的路,好像有什么在追他一样,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宋白了口袋,因为逃得急,身上只有平时出门带的一点零钱,他走了几步,突然就被人抓住了,吓得宋白整个人跳了起来。

    “哟!看这小家伙吓的。”笑声骤起,宋白脸都白了,以为是乔翊追了上来,一回头,却是个陌生人。

    在看到宋白的一瞬间,那个人显然楞了一下,很快的就把嘴里的烟头给扔掉,“我当是谁呢,这不是阿白吗?!”

    宋白蹙起眉头,显得有些疑惑。

    “听说你傍上大款了,风光得很啊。”黄头发撇着嘴说道。

    “什么?”

    “装什么装,老叶都看到你上了一辆兰博,怎么,还怕我们找你要钱?”

    “不是……你是……”

    “**!还装疯卖傻是吧!”黄头发的手略微发力,宋白顿时觉得一阵生疼,“晚上上我那儿打一。”

    “你放手。”宋白不悦的说道。

    “呀呀呀,脾气还大了!”

    “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去你妈的,认没认错等上了就知道,老子可记得你下面那张嘴……”

    “滚!”

    啪!一巴掌甩过去,宋白的耳边一阵发疼。

    “你还真当你是谁了,跟老子这样说话!”

    一旁一个喝得醉醺醺的走过来,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宋白,“加上我一个……呃!”

    “,打嗝离老子远点,一股子大蒜味。”

    就在这一瞬间,宋白猛的一脚踹了过去,黄头发一时不备,哎呀一声,宋白转身就跑。

    “!站在!你***再跑!被老子抓住了看我不把你腿打断了!”

    宋白顾不得身后喊什么,没命的跑,一头钻进了一家酒吧内。

    嘈杂的声音涌了上来,宋白钻进了人群,夹在群魔乱舞的舞池中,凭借着个子娇小直往里头钻,一回头就看到了那群人。

    “过来!”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直接把宋白拉了过去,把他的脑袋一压,直接塞进了吧台后边。

    宋白喉咙都发疼了,跑得太多,整个人差点没累晕过去。

    大概蹲了十来分钟,头顶传来一声:“好了,你可以出来了。”

    慢慢的站起来,大概是低血糖的缘故,宋白头一阵发昏,眼前是一片发黑,旁边的人急忙一把抓住他,“你怎么回事!不是和那个人住在那种地方,还跑这里来做什么?”

    一侧头,竟是程葭绮。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Jey,该你上场了。”前面一个人突然喊道。

    “好。”程葭绮抓起一旁的吉他,“你先别乱走,等我一会儿。”

    原来程葭绮在这家酒吧驻唱,他大概唱了七八首歌的样子,宋白坐在一旁,调酒的看宋白和程葭绮熟识的样子,挑了一杯**尾酒给他,“Free.”

    “Thank.”

    “你和Jey很熟?”

    “一般吧。”宋白浅浅啄了一口,味道虽然说不上高档,在这样的地方还算不错,“他在这里多久了?”

    “三个月了,他很受欢迎。”

    “是吗。”

    刚说完,就有一个人凑了上来,“红粉佳人,给这位小兄弟。”

    宋白抬眼,指尖轻轻的着杯沿。

    “一个人?”他的声音低沉而带诱惑,轻轻的凑了上来。

    调酒师嘿的一声,“Jey的朋友,他不玩这些。”

    那人眉头一紧,杵着下巴,“嗯?Jey的朋友?你叫什么?”

    “Joshua.”

    “像你这么漂亮的人自己一个人坐在这里,啧啧,我当是在找伴呢。”他浅笑道。

    宋白并不生气,眼睛瞥向一旁,就看到程葭绮走了过来。

    “你来这里做什么。”程葭绮瞪了那人一眼。

    “你觉得我来酒吧能干嘛?”

    “你别找他,他是我朋友。”说着拉起宋白的手,快步的往后门走去。

    “嘿!Jey,下次一起!”身后传来了他的喊声。

    “离这个人远点,他不干净。”

    “什么?”

    “他不干净!”程葭绮有些恼火的喊道:“你怎么看到什么人都贴上去啊!能不能这么不要脸。”

    宋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还笑!你这人怎么……怎么……”

    “没……不好意思,我是看你这么关心我,谢谢。”

    “谁!谁关心你了!我不过……不过是看不惯Kali!”

    走到街上,程葭绮突然想起了正事儿:“你现在怎么会在这里?”

    宋白又走了两步,“东家病好了,不需要保姆了,我只好另谋生路。”

    “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

    “那你现在要去哪里?”

    “不知道,今天晚上让我回去凑合一晚上吧,明天我就走。”宋白笑笑说道,其实他并没有想那么多,出乎意料的程葭绮答应了,一路走回去,他倒是安静得很。

    重新回到那间破败到小偷都不愿意光顾的破房子里,宋白感慨颇多,手了那道好像一用力就能把推到的门,笑了出来。

    “真是抱歉啊,地方太破了,让您老受了委屈。”程葭绮阳怪气的说道。

    “不,很好。”至少不用担心有人会突然把自己锁起来。

    宋白躺在床上的时候,墙的另一边传来了程葭绮叮叮咚咚的吉他声,略微低沉的嗓音忽远忽近的唱着:You can see her in the distance/Where she walks alone/Then you follow her direction/To your second home/The evening grabs us in the sounds we are bound/We sit and watch the sun moving down/It feels so good to have you around/Wish we could stay forever, have forever now…

    宋白跟着调子轻轻的哼着,一边想,程葭绮的英文应该不是很好,有几个单词咬得不准确……

chapter 16 逃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