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重生之无法逃离 chapter 17 文审


    一早天未全亮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宋白爬起来,就听到楼上有人在骂:“楼下的小点声!***还让不让人睡了!”

    探出头,正是他的门。

    程葭绮顶着一头**窝头,一脸的怒气,啪的就把门甩开,一入眼,竟是三个警察。

    “请问宋白是住在这里吗?”其中一个国字脸拿出证件,一脸严肃的说道。

    “我是,请问……”宋白上前说道。

    “你好宋先生,现在有一起民事案件,有人向我们举报你入室行窃,请配合我们回去做一下调查。”

    “什么?”

    还未反应过来,另外两个人架起宋白就往楼下走。

    程葭绮还维持着一个痴呆的动作,等他回了神,宋白已经被塞到了警车里。

    “喂!喂!”

    国字脸突然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紧接着钻进了车内,车子无声的离开了。

    入室行窃?!

    宋白脚上还穿着拖鞋,显然还没搞清楚状况,可他很快的就冷静了下来,“请问是谁举报的?”

    车内安静得很,三人都好像听不到一样,默默的看着外头。

    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他们也不会透露,宋白也不再多费口舌,刚坐好,马上就涌起了一个念头,是乔翊!

    宋白是直接被带往审讯室的,一进去就看到了乔翊翘着腿坐在椅子上,整个眼睛都充血了。

    “你跑啊,你再跑啊,你试试看老子会不会把你腿打断了。”乔翊突然一个上前,宋白站得笔直,身后的国字脸乔翊点了点头,问道:“需要拷上吗?”

    乔翊的眼睛眯了起来,转而一个后退重新坐在椅子上,双手环,眉头一挑:“你觉得他敢闹吗?”

    “是是是。”国字脸应和道,然后推了推宋白,“过去。”

    宋白的眉头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他走了两步,脚步稍嫌慢了,国字脸生怕那活阎王拿这点事做文章,下意识的推了他一个踉跄。

    乔翊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但是他没有说话,一双眼睛就这么看着宋白,在不久前,他也是这么关注着宋白的,却从来没有这么恣意妄为毫不掩饰。

    审讯室里就剩下他们二人。

    宋白不说话,乔翊亦是沉默,他的表情有些狰狞,盯着宋白就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样,反观宋白却淡定得不像是坐牢的,仿佛不过是午后和朋友一起喝杯咖啡,他淡淡道:“你想怎么样?”

    乔翊咬着牙,好久才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就饶你一次,不准再有第二次了。”

    “确实不会有第二次了。”宋白侧着头看向一旁,心不在焉道,“因为我无法想象再和你待在一块儿。”

    “你非得说这些话气我吗?”

    “这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不是吗?”宋白侧着头,一反常态认真的说道:“你不该这么幼稚的,乔翊。”

    “你想说的就这些?”

    “不然呢?”

    “很好。”乔翊突然站了起来,“你这是没吃过苦头,才能说出这些话,以前总是太心疼你了,阿白,嗯,现在叫你阿白我也喜欢……”

    他念念叨叨的走到门口,没一会儿,就有两个穿着英挺制服的警官走了进来,一看乔翊表情就怪怪的,“你们看好人了,丢了看我不把这里拆了。”

    “一定一定,乔少你就放心好了。”其中一个人说道。

    乔翊出去之前又看了宋白一眼,说道:“看你骨头硬到什么程度。”

    宋白一开始以为会吃一番苦头,没想到那俩警官倒是没有什么动作,他们就这么坐在对面,先是走走程序的问了一些基本问题,比如姓名年龄,之前都做过什么,什么时候开始照顾乔翊的,然后为什么突然离开之类的。

    其中一个长着一对吊眉的人说道:“因为一时起了贪念,所以你就偷了东西,因为被发现了,就夹带私逃了是不是。”

    “不是。”宋白不厌其烦的回答道,从下午起,他们就不断的给宋白输入一个观念,他偷了东西,逃了。

    宋白一天什么都没吃,口干舌燥,却还得不断的重复着同样的一句话,心里也才开始明白他们的用意,他们用同样一个问题,翻来覆去的问,打的一个疲劳战术,还不带中场休息的,俩人一个演白脸,一个就是黑脸,意志稍微弱一点的,少不了被逼疯。

    “不是你为什么逃跑,乔少给的薪水太少?”

    “没有。”

    “那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是不是觉得大干一笔然后甩手狠赚一翻。”

    “没有。”

    “所以你看到那块和田玉镇纸就起了贪念,说,都把东西藏哪里了?或转手给了谁?”

    “我没有,那东西被乔翊收起来了,我没拿。”宋白的声音都沙哑了。

    就这样三人待在里面待了一天,宋白身子骨差,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折腾,只觉得头昏目眩喉咙发干,可表情却从头到尾一副冷漠,眼底却透着一丝暗色。

    “难不成乔少还冤枉你不成!”吊眉猛的一排桌子,旁边的水杯都跟着跳了起来,宋白被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整个人也清醒了过来。

    很累,但是不能休息。

    这就是所谓的神摧残,看的,就是谁先低头。

    也许是因为乔翊吩咐过,他们一直没有动手,却隐隐处于爆发状态,跟着宋白就这么周旋,后来又换了一批人,整整一个晚上,宋白的脑袋很沉,可是却不能休息,次日一早那两个人又过来接班。

    “你还真是嘴硬啊。”

    宋白的眼里透着血丝,能不说话他便不说话,现在一开口就觉得有刀在喉咙来回割一般难受。

    局里面的人都被宋白震撼到了,他们没有遇到一个人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坚持三天,不吃不喝不睡,宋白整个脸色差得可怕,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一个意志能让他坚持到这样,要是一般人早倒了。

    宋白没被问倒,反倒吊眉差点被逼疯了,这个人到底是要怎么样!看着宋白鬼一般的脸色,他就头疼,“你就实话实说吧,这事顶多赔个钱,大不了再坐几年牢。”

    “我……没有。”

    “除了你还有谁!”另外一个招风耳用力的把手里的文件夹甩了下去,“你别这么倔,到头来吃苦头的还会是你。”

    “不是我。”到如今,宋白来来回回就只说这几个字了。

    招风耳大概是有些急了,再加上这几天局里因为调动人手的事,他本来是要升副科的,结果因为一个空降子弟兵把自己顶了上去,他满肚子的火没处发,又遇上宋白这么个不识趣的死活不松口,把他的耐心全部磨光了。

    他一个倾身就揪住了宋白的衣领:“说,东西藏哪了!”

    “我没有。”

    “说!藏哪了!”一把把宋白的脑袋压在了桌上,冰冷的桌面紧紧的贴在宋白的脸上,他冷不丁的抖了一下。

    “不是……”

    “说!”

    “老刘你……”吊眉被招风耳突然的动作吓到了。

    “说!”

    “不……”

    “你***到底招不招!”绕过桌子,他的手紧紧的按在了宋白的脸颊上,仿佛要把他的脸都捏碎了一般,宋白一个吃疼,下意识的挣扎起来,他脸一沉,伸手就把宋白的手反扭到了身后。

    谁知道宋白一口就咬了上去,像他这样的人,一股子书生卷气,谁会想到把他逼急了,他也会做出这样的事,招风耳呀的一声,下一秒就一拳打了过去,十足十的毫无保留,宋白那小身板一下子就被打飞了出去,哐当一下撞在了桌脚上,嘴里一股血腥涌了上来,整个脑袋不断的回荡着嗡嗡声响。

    门啪的一下被拍开了,只见乔翊风一般冲了上来,对着招风耳就是一拳,招风耳一下子就给撞在了墙上。

    “乔少……”

    “你为什么打他!老子让你们打人了吗?!”乔翊疯了一样尖叫起来。

    招风耳整个人站都站不稳,扶着墙,满脸不悦的说道:“可……可他咬人……”

    “他咬人怎么了,能咬死你吗?你让他咬几口会怎样!”乔翊眼睛红得可以,看起来好像好几天没有休息一般,他急忙跑过去,宋白已经昏迷不醒了,也不知道是被打昏的,还是已经累坏了,整个人憔悴得不成样。

    那一瞬间,乔翊觉得世界就要崩塌了一样,他做什么?他到底都干了什么事?!

    “乔……乔少……要不要上医院……”一旁的人怯怯的说道。

    乔翊两眼放空,脑袋一片空白,直到有人提醒才颤抖着手打电话,“二……阿白昏倒了……我……我……是我……”

    从急救室里出来,陈志一眼就看到了楞在了椅子上的乔翊,两眼呆滞无神,跟个木偶一般。

    “你这是何苦呢。”陈志坐到他旁边,“你就那么喜欢他?”

    “嗯,很喜欢很喜欢。”乔翊望着病房里头,却不敢进去,“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

    “那祁筠呢?”

    “阿白就是祁筠,祁筠就是阿白。”

    陈志……

    “你如果真的那么喜欢他,那就应该为他想想,他那么怕……不喜欢被人看着,你是不是可以稍微放松一点。”

    “我一不看着他他就要跑的。”乔翊整个表情纠结,“他一定会跑的,我找不到人了,我会痛,很痛很痛,我不能让他有机会走的,你知道吗?”

    陈志的表情有些黯然,但很快的就恢复了过来,“我看这样吧,阿白还小,现在他这样大的孩子都还在上学呢,他那么早就出了社会,接触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人才会变得那么极端,不然你就放他去学校,在学校也安全,遇到的人也干净,到时候他也不会那么恨……那么排斥你。”

    乔翊楞了一下,“上学?”

    “他现在不过十八岁,我看到十三中就读正合适,也不指望他成绩多好,就让他有个事干,别有那么多力乱想。”

    陈志的建议一下子让乔翊动了心思,宋白现在还很抵触他,无非就是因为他认为他是被关起来的,从前祁筠就很不喜欢被人强迫,不管是思想上亦或者行为上,更别提人身拘禁了,如果让他去学校的话,那有了事情让他分分心也是个办法。

    陈志看乔翊不说话,以为他不满意这个建议,又进一步说道:“乔四你别不乐意,你知道宋白手上有你家老子的亲口应的合约吧,把他逼急了他指不定做出什么事来,当时他是想通过合约来保障自己的权益,却没想到现在反倒成了绊脚石,说是一年期限,没有想到你提前好了,现在还有半年,我看你这半年就好好的对他,把他子磨没了,好吃好喝的供着,别老是一不顺心就拳打脚踢的。”

    确实,老头子的合约是个大问题,记得当日陈志说到合约的事乔翊的第一反应是把合约找出了撕了,却没想到宋白藏得严,他没得下手,这也是他不得不继续装疯卖傻的一个极大原因。

    答应了这个提议,陈志便联络了学校,宋白初中都没毕业,要把他搞进高中里头陈志也费了一翻心思,最后卖卖人情把他塞进了十三中里面。

chapter 17 文审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