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重生之无法逃离 chapter 18 上学


    宋白的思想工作是陈志做的,到底他说了什么乔翊就不清楚了,只要宋白答应,他一概不管。

    大概在医院住了一星期宋白就出院了,搬回中心花园别墅区,一路上乔翊的心情倒是不错,开着那辆低调的辉腾慢悠悠的走,倒是宋白一言不发,靠在车门看着外头。

    “下星期你就可以去上学了,你今年十八了,陈二就是替你安排了高二,但是你也不用太紧张,没想让你真高考,要是你想上大学,到时候我再替你安排。”

    宋白好像没有听到一般,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显得没有什么生气。

    乔翊最不喜欢宋白这种冷子了,有什么不高兴的愣是不说出来,总是一副不愿理睬的样子,让他有气又没处发,皱着眉头压下脾气,继续说道:“阿白喜欢什么?艺术类的机械类的还是文学类语言类?到时候我们可以选一间离家近点的大学,这样你就可以走读,不用和人一起挤宿舍……”

    “我喜欢……”

    宋白一开口,乔翊立刻竖起了耳朵。

    “我喜欢……你离我远点。”宋白的声线冷清而带刺,饶是已经五月底了,车内的温度一度降到了最低。

    路口的灯刚好转红,乔翊指尖敲打着方向盘,显然现在他非常的急躁,可是他又不能发火,心里不断的默念着冷静,就如陈志说的,他脾气太冲了,需要压制一下,如果再伤害了阿白,不说阿白不会原谅他,就是他,也不能原谅自己了。

    旁边一辆宝马七系就停在乔翊的左手边,他有些烦的把车窗打开,而就在这时,身后一辆宝来直接冲了过来,就在要撞上那辆宝马的一瞬间,他连打了好几下放下盘,直接转向了乔翊的辉腾。

    一脑子的火没处发的乔翊冷笑,好死不活的自己前来送死。

    旁边的宝马车主也探出了头,看了看俩人,笑笑,一脸得意的开车离开。

    乔翊将车开到路旁,宝来车主也跟着下了车,一脸赔笑:“抱歉抱歉,那7系实在是撞不起,只能撞您的帕萨特了。”

    乔翊的长腿一迈,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毒辣的日头照得人头脑发热,宝来车主顿时觉得全身的**皮疙瘩都起来了,一抬头就看到乔翊哼哼笑了一声:“你见过12缸的帕萨特吗?”

    ……

    就在形势不上不下的时候,宋白探出头慢悠悠的说道:“走不走,我很累。”

    却见之前那个一副高高在上模样的乔翊瞬间化身小媳妇:“好好好,马上马上。”说着转过头对着那个交警说道:“我媳妇儿说累了,懒得和你们纠缠,这事交给保险公司了。”

    说完便直接钻进了车内,一个摆尾就滑开了。

    宝来车主已经是满脸的冷汗,到现在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低声嘟囔道:“不就三十几万的车吗,至于那么嚣张……”

    “三十几万?”在填写单子的交警也忍不住冷笑道:“你小子还真是会挑车撞啊,那车够买七八辆的萨帕特了。”

    “啊?!”

    懒得和他做费口舌,“赶紧给保险公司去个电话吧,真是要命,辉腾也敢撞……”

    为了庆祝宋白出院,乔翊大显身手做了一大桌子的菜。

    别看乔翊一副少爷命,做起家务来却是一个好手,当年大学那会儿,乔翊因为和家里怄气,又不满意爷爷安排的军校,硬是在最后一刻把志愿改成了南方的一所大学,气得老爷子当场差点没心脏病发,后来不管怎么劝,乔翊就是不肯答应去军校,那时候什么招儿都使了,最后把乔翊逼急了,当晚就离家出走,直接奔向了南方的沿海城市。

    那时老爷子也在气头上,大学四年愣是一分钱都没给他打过,全靠乔翊一个人咬着牙抗过来的,那是他这辈子最辛苦的一段日子了,白天要上课,课余时间去当家教,晚上还要在餐馆打工,一分钱一分钱的攒,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为了省钱,他一天只吃两餐,还都是借小餐馆的厨房自己把那些不要的菜叶什么的随便做一做,也就是这些年,他锻炼了一手好厨艺。

    当大学毕业回到北京的时候,乔翊整个人瘦得跟猴儿似的,那时候他还在,看到乔翊的一瞬间就昏了过去,醒来还不断的骂老爷子,这家子的脾气其实都一个样,倔强而不肯服输,谁也不愿意低头。

    对于乔翊讨好的行为宋白一向敬谢不敏,他的胃口一向不好,小猫似的吃了几口菜就不吃了,乔翊急得直挠头,问道:“是不是不合胃口?你想吃什么,我这就做……”

    “我累了,别管我就好。”宋白站起来,手里还抱着小宝,乔翊一个凶光盯着那只猫,吓得小宝的吼间不断发出低鸣。

    晚上乔翊跑到宋白的房间,自从那次门被乔翊一枪子轰开后就没有修了,乔翊觉得这样挺好,至少宋白不能锁门,只不过他又让人把窗户全都上了钢架,宋白一看到那些钢条,二话不说就转身而出,乔翊巴巴的紧跟在身后,“阿白你别气,我这不是怕晚上有人闯进来危险吗?你要是不喜欢我明儿就让人卸掉了……我马上让人过来,马上!阿白!阿白你要走哪儿……”

    砰!宋白又一次甩了乔翊的门,乔翊瞪着眼睛看着书房那道褐色的实木门,整个人脑袋都要炸掉了。

    冷静冷静!

    乔翊就像是被关在笼子里的大公**一样焦躁不安,来来回回走了几圈,最后气得把手机都摔了出去,然后跑到之前宋白睡的房间里,被子一盖,满脑子的邪火。

    老子这是又当老妈子又是当孙子的,却还被人甩脸色,乔翊翻来覆去都没睡着,被子里满满的都是宋白的味道,更是让他觉得欲/火焚身,这么长时间了他连发泄一次都没有,偏偏想要的人就在身边又不敢下手,搞得他都要出毛病了。

    下身实在是叫嚣得厉害,乔翊不得不爬起来,打开水,整个浴室里都是满满的水汽,他一边想着宋白,一边动手解决生理需求。

    真***憋屈啊!

    第二天陈志过来的时候宋白一个人待在书房内,他一进去就看到宋白坐在床边,手轻轻的着小宝的脑袋,小宝非常享受这样的伺候,整只都摊开了跟块抹布似的。

    他的神情淡然,好像从陈志认识他起他就一直是这样,没有什么追求也没有害怕什么,只有在对乔翊的时候才有明显的情绪起伏,他侧过头看到陈志,站了起来,“有事吗?”

    “没,就来看看你。”

    “是吗?”宋白坐到椅子上,顺手翻了翻桌上的书,没一会儿好像就陷了进去,完全的忽视了陈志的存在。

    陈志苦笑,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一个角色,乔翊一旦和宋白有了什么问题第一个反应就是找他,这让他进退两难,他不知道自己存的是什么心思,对于乔翊有事情就想到他让他有种被依赖的欣喜,可问题是他让他帮忙的事都是围绕着宋白转的,没有人知道他的苦涩,从来……都不好受过。

    周一上学是乔翊带宋白去的,这次他换了辆看着就骚包的法拉利跑车,宋白看到的时候就后退了两步,看他转身就走乔翊急忙下车,一把拉住宋白的手:“都这时候了你还闹什么别扭!”

    宋白又看了眼车,“我不想上学第一天就丢人。”

    乔翊掀桌!丢人!他怎么就丢人了!老子这不是怕你上学被欺负吗?

    后来实在没办法,乔翊挑来选去除了前次被送去修理的腾辉,就剩下途锐看起来低调点,磨磨蹭蹭的宋白才坐上去。

    不过这段小曲并没有怎么影响到乔翊,他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宋白,顿时心情就好了起来。

    说起来十三中并非公立高中,是国内少有的私立重点中学,当然,它也有个骚包的别称叫贵族学校,学校里除了攀比成绩学识外,更多的是比谁家的老子厉害,基本上你家有权,在学校也就差不到哪里去,而为了升学率,这里面当然少不了优等生坐镇,都是些免学杂费优惠的学生。

    而十三中的校服也是远近闻名的漂亮,请的一流设计师,走的是时下流行的复古风,就算是穿着校服去逛街也不会丢面子,女生的校服上身是修身中袖的亚麻材质唐装,质朴的灰褐色,纯手工的镂空盘扣,腰间绘有水墨蜻荷花立上的图案,领口袖口有这桃红色刺绣,下半身的浅灰蓝裙子,下摆是镂空花纹,简单大方,整体下来青春妍丽,很多学生就是冲着校服而去的。

    而男生相对比较简单,在价格上却不见得,但是贵也有贵的道理。

    此刻宋白就穿着这样一套校服。

    上半身的同色系云麻七分袖上衣,领口三颗褐色盘扣,翻领以及袖口有两道浅色装饰车边拼接,上身宽松舒适,相对应的图案是水墨蜻蜓点水,泼墨一般的设计浑然天成,裤子是浅蓝色的九分裤,一般穿着这身衣服的人不管怎么痞,都能透出那么点读书人的斯文气儿,更何况是宋白这种从骨子里就透着清高的书香子弟,更别提多诱人了。

    乔翊看着宋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校服衬得少年身形清瘦,他领口的盘扣没有扣好,松掉了一颗,露出了一小截锁骨,白花花的看着都能就着饭直接吞下肚了。

    “乔翊。”宋白的突然出声。

    乔翊有些受宠若惊的回头,“怎么了?”

    “看路。”

    “啊?”

    “看路!”宋白不悦的皱起眉头,和乔翊在一起,他几乎没有一刻表情是轻松的。

    乔翊呀的一声回过头继续开车,时不时的透过后视镜偷偷的瞧着宋白,越看越漂亮,“阿白你上学第一天别害怕,出了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别让人欺负去了,要是有人找你麻烦,你就问他老子是谁,看我不搞死他们,如果不想上课了就趴着睡觉,或者到场走走,老师要是说什么你就说是我让你出去的,对了,除了出教室不准出学校,你别急,我不是要关着你,你想想,现在外面多乱啊,你又长得这么……要是出了事该怎么是好……”

    乔翊念念叨叨的,说完这些又开始担心宋白不适应校园生活,过了一会儿又问宋白东西有没有带全,再过一会儿就开始传授校园防暴力经验,听得宋白好生厌烦,别过头,一句:“你烦不烦。”把乔翊打击得一塌糊涂。

    乔翊猛的觉得自己就好像是送儿子上学的年轻爸爸一样,担心那么多,可是儿子完全不领情。

    联想到爸爸的时候乔翊又回忆起了不久前自己扯着宋白的手喊妈妈,顿时一阵恶寒。

    他是我妈,我是他爸,那我们是什么关系?

    车开到离学校还有一条街的时候宋白就要求下车了,乔翊郁结,他有这么见不得人吗?!

    满肚子不悦的乔翊却被宋白一记冷冷的眼神看得止步,站在车旁目送着他背着书包离去,一边喊着:“要是有人想打你,你就狠狠的打回去,打不了打电话叫我过去,我他替你揍死他,不用替爸爸省医药费!”

    这一声叫引得无数路人侧目,宋白的脸一红,更是加快的脚步。

chapter 18 上学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