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重生之无法逃离 chapter 19 麻烦


    找到教务处,宋白先是去报了道,然后由那个年轻的女教师带着他去教室,路上一边说着学校班级的纪律,中间不露痕迹的试探宋白的家世,宋白一直少言寡语,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就自己一个人。”

    “啊?我是说的你监护人……”

    “我满十八岁了。”

    “是……是吗?”女教师又看了一眼他,这个孩子看起来干净而疏远,大概是作为优等生被特招进来的,想提升明年的升学率吧,她想。

    对于一个转学生的到来,就像是空降兵一样,整个高二七班都充满了好奇,盯着这个漂亮的小男孩,十八岁的年纪就跟青葱似的,水灵灵的看着就舒服,他站在讲台上,不带一点拘禁,落落大方的样子,站得笔直,唇色略淡,看起来气色并不是很好,声音亦是轻轻的不带一点情绪的自我介绍道:“我叫宋白,唐诗宋词宋,虚室生白的白。”

    他的位置在靠窗的倒数第二个位置,同桌是个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男生,带着黑框眼镜,他笑道:“你好,我叫杨奕。”

    对于宋白几乎每个人都带着探索的意味,在学校里,大概能分四批人。

    天之骄子目中无人的一类,大部分都是家里有权有势,在学校亦是呼风唤雨的人,相对的自然有成绩优异实属愤青的这一类,这些人大多是学校的特招生,用来充场面的,一头扎进去读书了,对于那些所谓的官二代持有反感意味。

    当然还有两类人是比较中立的,一类是有钱的同时成绩也好,待人接物更是可圈可点,这类人是老师眼里的好帮手,学生眼里的好同学,自然,有人觉得这种人特恶心,虚伪到了极点;另外一类就是依附派,因为惹不起那些人,他们选择顺从,同时也帮忙写写作业跑跑腿之类的,来换取他们的庇护,这一类人最让人看不起,但同时也是吃得最开的一类人。

    杨奕说这些事的时候表情看着挺轻松的,宋白反问:“那你是哪一类?”

    “我吗?大概,是最后一类吧。”那一瞬间他笑得极为夸张。

    宋白没有说什么,也看不出他的态度,好像这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杨奕说,这个学校里,没有人是独立的,最终只得选择一个阵营,而像他们这种没钱又没权的,这是不得不的选择。

    果然一下课就有人过来和宋白打招呼,顺便试探宋白的意思,在知道宋白并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的时候,又有另外一批人前来“招募”。

    只是不管他们说什么,宋白都是一脸兴趣乏乏的样子,良好的教养让他在和人说话的时候不得不看着对方,可他实在是有些厌烦这些一点意义都没有的对话,忍不住开口打断:“对不起,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可以让我看会儿书吗?”

    正说话的学习委员脸一僵,大概是酸书生特有的清高而自傲,他当即一甩脸就离开了。

    宋白乐得自己一个人清净。

    杨奕去替一个据说是官二代的人买东西去了,宋白自己一个人翻了翻教科书,都是些常见的高中知识,要应付的话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

    却不知宋白这油盐不进不冷不淡的样子落在了有心人的眼里,已经是另外一个意思,一个毫无底细又不可一世的平民,也不想想这里是哪儿!

    于是,几乎要成为十三中校园特色的下马威发生在了宋白的身上。

    那是大课间,全校都集中在了场准备做课间,而这并不包括那群唯恐天下不乱的二世主们,一个染着褐色头发的男生拦住了正要走出去的宋白,然后撇撇嘴示意宋白跟他走,宋白皱了下眉头,看四周的人神色怪异,有幸灾乐祸亦有满脸不屑与不满的。

    跟着他们走到了教学楼后边,场上的政教处主任中气十足的训话声不断的传来,然后是整队,准备做……

    “小子,第一天来,很得意啊。”褐色头发的少年抽了一烟出来,却不点着,靠在墙上,一脸意气风发的样子,他是宋白在学校里看到的唯一一个染头发的。

    宋白低下头没有说话。

    “够嚣张啊,陈哥说话呢!”旁边一个把这套校服穿出痞子风的少年呵斥道,他前的盘扣一个都没扣,露出壮的口,一把就把宋白的衣领给揪了起来。

    “放手。”

    “什么?!”少年声音骤然拔高。

    宋白瞥了他一眼,不急不缓的说道:“我说,放手。”

    “**!这小子真***活腻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他呸的一口,紧接着屈膝而上,直往宋白的腹部踢去。

    大概是被乔翊打多了,宋白的反应倒是挺快的,手一挡,借势侧开身子,险险的躲开,却因为力道不足,人跟着倒退了两步,一下子撞在了树上。

    少年立刻火大了,三步就上前,抡起胳膊就要开打,却被褐色头发喊住了:“等等。”

    “陈哥你别告诉我你要护着这个臭小子!”大概从没让人这么忤逆过吧,少年瞪着宋白恨不得当场撕了他。

    褐色头发冷笑,“就他?”他上前拨了两下宋白的脑袋,“长得倒是挺受女孩子喜欢的,就是脾气不大好,同学,知不知道这样是要吃苦头的。”

    宋白蹙眉的样子都快成为一个小老头了,他没想到自己来的第一天就真如乔翊所言,受到了校园暴力,大概乔翊上学那会儿没少干那事儿吧,反正都是一个德行,让人厌恶。

    看到宋白的表情,不是害怕恐惧,反倒透着一股子轻视,褐色头发不大高兴,“你真的什么都不怕?”

    “怕什么?”宋白反问道。

    “不怕来的第一天就进医院。”

    他眨眨眼,“你们会这么做?”

    “会。”褐色头发肯定的点点头,“而且我敢保证到时候没有人敢说我们做错了,还会把所有的过错推到你身上,你信不信。”

    宋白突然踮起脚尖,伸手把褐色头发叼在嘴上的香烟抽了出来,“借个火。”说着自顾自的从他手里接过打火机,啪的一下火光映着他的脸,惨白得可怕。

    他的手指修长而纤细,夹着香烟的动作看着格外的妩媚,袅袅的白色烟雾飘上来,他斜斜的靠在了树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吐出,目光毫无焦距的看着烟雾上升,“那来吧。”

    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傻傻的看着宋白,那一瞬间,细碎的阳光透过树叶落在他的身上,斑驳的样子摇摇晃晃,淡淡的烟弥漫着,宋白就像是从遥远时空错落在人间的错觉,飘渺而不真实。

    不知名的虫鸣回荡着,不远处的广播体已经接近的尾声,宋白眯着眼睛看看天空,听到解散的声音才落,学生嘈杂的尖叫声,遥远极了。

    “你们还打不打,再不打就上课了。”宋白笑了出来。

    被宋白这么一挑衅,陈光疏的脸一白,伸脚踢了踢之前一直喊打喊杀的少年:“你不是要动手!快点。”

    少年楞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上前,却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铃声响起。

    “上课了。”宋白将手里的烟头按灭,“我们该回教室了。”

    他说这话说得如此理所应当,几人都没反应过了,眼睁睁的看着他漫步在阳光下,好像和谁有个下午茶之约一般。

    “靠!你们都***干什么吃饭的!人都走了还楞着做什么?!”陈光疏顿时反应了过来,恶狠狠的一边走一边想,老子记住你了!

    回去上课的时候,杨奕小心翼翼的问宋白:“你还好吧……”

    “你觉得呢?”宋白目不转睛的看着英语课文,上头英语老师正滔滔不绝的讲着:过去的过去就是过去完成时,一般过去完成时都要有……

    而大部分学生显然都有些昏昏欲睡了。

    “你不该惹他们的,招惹了这些人,就是老师也不敢保你,知道陈光疏吗?就是今天拦住你的那个染头发的,你看全校这么多学生,多少家里了不起的,却也没一个敢染发,这是学校管得严,可是就他敢,你不知道,他舅舅就是十三中的校董。”

    “是吗?”

    “喂!你好歹紧张一点好不好。”

    “他要找我麻烦我也没办法,现在紧张有什么用。”宋白一抬头就看到满脸不善的陈光疏一群人从后门走了进来,几双眼睛齐刷刷的向他,全班也都跟着他们的视线看向宋白,唯独当事人一脸无知的模样。

    老师都有个特点,不喜欢被人忽略掉,特别是上课的时候,看到全班的心思都不在学习上,她忍不住咳了一声提醒,却见大家的目光还是在宋白身上,她便不悦的放下书,而态度非常明显的,她不可能去找陈光疏的麻烦,那么便只能拿这个“无依无靠”的宋白下手,杀**儆猴。

    “宋白,你起来把这段课文翻译一下。”

    宋白站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跟着他的起立而扬起了头,却不知宋白虽然面无表情,并不是因为他对他们的注视熟视无睹,完全是因为他在想别的事,他有些疑惑的看看前面的人,看他课本上的笔记划到第三段,便开始翻译下一段:Quelle belle chose qu'une forêt à l'heure du soir où le soleil glisse comme de l'or dans l'épaisseur des branches! De la joie, calme et sereine, rayonne autour des hêtre; ils élancent vers les hauteurs de l'air leurs troncs sveltes et nus. Le sol, débarrassé des broussailles, laisse le regard plonger dans les profondeurs de la forêt; de la lumière baigne la futaie et si des pas ou des voix s'y font entendre, ils y prennent une sonorité particulière, notamment s'il y a du brouillard.

    班里的声音静得可怕,等宋白反应过来的时候老师的白板笔都掉在了地上。

    宋白已经很久没有上学了,而离他最后一次上学也是在巴黎索邦大学,那时候上英语翻译课的内容也就是翻译成法文,这导致了宋白刚才在听到翻译的一瞬间就顺口而出,忘记了他已经不是祁筠,而且,他不在巴黎……

    宋白眼睛一眨,然后目不转睛面无表情的翻译道:“黄昏的森林真美啊!金黄的夕阳慢慢地滑落到一片白雾之中。山毛榉树林中弥漫着一种静谧安详的快乐,颀长裸/露的树干笔直向上。地面上,透过荆棘丛,人们可以看到森林的深处,乔木林中光影摇曳,偶尔有些响动,尤其是当有雾的时候,那声音显得很特别……”

    他这样理所应当的样子好像之前大家听到的都是错觉,各个面面相觑。

    “老师,我翻译完了。”半晌,宋白开口说道。

    “啊?哦!好,你……你请坐。”英语老师回了神,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宋白。

    这篇课文是赏析文章,里面的语法复杂刁钻,之前让宋白起来翻译纯粹就是想找他麻烦,却没想到他张口就是另外一种语言,就连英语老师都忍不住冷汗潺潺。

    “我靠!你你你你你你……”杨奕你了半天却没说出什么实质的内容。

    宋白放下书,杵着下巴看着窗外,心想,希望这个小失误别招惹什么麻烦,却没想到他这么一秀,还真招来了事儿,至于是什么事儿,那都是后话了。

chapter 19 麻烦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