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重生之无法逃离 chapter 20 羞辱


    上午的最后一课的临下课时段学生都显得格外的活跃,有几个不安分的已经凑一块儿琢磨着中午吃什么了,老师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宋白却被彻底孤立了,在课间的时候陈光疏他们那伙儿人就表明了态度,谁和宋白走得近,那就别怪他们翻脸不认人了,于是乎,一开始就展现了友好同学爱的杨奕也只能对宋白避而远之,恨不得把桌子搬到墙角去。

    宋白无所谓,我行我素的看着窗外,大概是自己上英语课飚法语的消息在年段室传了开来,每个来上课的老师都要意味深长的看宋白一眼,然后又变着法子的抽点宋白,宋白被搞得不胜耐烦,一个劲儿的装傻,一问三不知。

    后来老师们也就死了心,心里都疑惑,这宋白转过来难道就是因为能熟练掌握一门语言?其他的一概不行?可是这高考的几大科目也没见考别的啊……

    下课后宋白了零钱就往外走,却又被陈光疏拦了下来。

    他瞥了宋白一眼,“新同学第一天来不知道去哪里吃饭,我们带你去。”

    旁边的人低笑了起来。

    “不用了,谢谢。”宋白转身就要走,却被陈光疏抓得死死的,“别这么着急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欺负你呢。”他突然靠上前,“今天早上的帐,我们还没算。”

    宋白深深的看了眼陈光疏,见他一脸“老子就是要找你麻烦你能奈我何”的无赖表情,宋白无奈道:“那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说着双手环,吹着口哨就往校内餐厅方向走去。

    既然是贵族学校,那就要有贵族学校的派头,学校里的餐厅可谓是包罗万象,各国料理一应俱全,而陈光疏挑的,正是人最少看着也最安静的法国料理餐厅。

    宋白不清楚他的意思,跟着走了进来,他们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陈光疏招招手,轻车熟路的开始点菜。

    法国菜对宋白来说并不陌生,如果说印象,那就是浪漫而昂贵,一顿正式的法国菜下来,一般都得上两千元,还不包括红酒这类酒饮料,所以即使当年的祁筠在法国也不常去。

    而校园内的法国餐厅并不大,也没那么正式,宋白看了眼菜单,价格也可以接受,只是开在这里,来的人并不是很多。

    陈光疏一众坐下,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表情,也不管是什么东西,什么贵就点什么,看样子就像是来烧钱的。

    宋白一般吃的不多,出了第一道冷头盘和第二道蔬菜汤,他紧紧要了一份芝士焗龙虾拼香草羊扒。

    陈光疏问:“你就吃那么点?”

    “我吃的不多。”

    “别这样呀,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吃不起饭呢。”

    宋白不再说话。

    几个人意味深长的看了几眼,然后开始大谈隔壁班的班花和谁耍朋友了,那个校草又当人小白脸了,校花被三中的富二代围堵校门口……

    宋白对这些都没兴趣,默默的撕着自己的小面包,他的吃相是极好的,即使是挑剔的法国人和他一起进餐也挑不出毛病,这和宋白自小的家庭教育有关,而他又在巴黎待了那么长时间,自然非常了解法国人的一些习惯,包括吃面包一定是用撕的,喝汤时调羹向外舀,同时不能发出声音,餐具一旦拿在手上就不能再碰到餐桌,不管凳子多舒服,坐姿也是保持正直,绝对不靠在椅背上。诸如此类的小细节,宋白从来都不会忽视。

    相较之下几个大小伙子打打闹闹的吃得毫无形象,在看到宋白恬静的面容时,陈光疏的心顿时停掉了一拍,这人长得真***不像男人啊……

    吃完饭,宋白礼貌的等着他们说离开,陈光疏侍者招招手,然后对着宋白说道:“多谢招待啊,真是个愉快的午餐,是不是?”

    宋白接过账单看了一眼,然后抽出三百块递给侍者,侍者楞了一下,友好的笑着:“你好,总共一千三百六十七块。”

    宋白眼睛都不眨一下,“我付我自己的。”

    陈光疏一丝冷笑:“好同学,之前是谁说请客的,不带这么玩人的。”

    “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之前怎么就打脸充胖子了。”

    宋白站了起来,走向柜台,“你们该找我二十三块钱,谢谢。”

    陈光疏啪的一下就站了起来,长腿一迈就走到了柜台,抽出一张卡,“没钱就别装了,丢人,今儿我请了。”说着,把卡递给收银小姐。

    “你好,请找我二十三块。”宋白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

    收银小姐顿时觉得尴尬,接过宋白的钱,敢要把钱递给他,陈光疏突然一巴掌拍了过去,钱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听不懂我说话吗?我请了!”

    宋白看了陈光疏一眼,久久的,就在陈光疏以为他生气了,他突然蹲下身来,一张一张的把零钱捡起来,他淡淡的说着:“你没有自己赚过一分钱,所以你才会说出这种混话来。”

    没有理会几个人的表情,宋白走了出去,背挺得笔直,就像他们第一次看到他一样。

    可恶!陈光疏恨得一拳打在了柜台上,连旁边的人都被吓的倒退了一步。

    想侮辱人反倒被人讽刺了,真是有够失败!

    整体来说,今天的校园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平静,甚至有些乱,所有宋白并不怎么开心,最大的原因是中午吃了一顿饭花了他两百七十七块钱,太奢侈了!

    如果乔翊知道宋白一路上就甩脸色是因为这二百七十七块钱的话,他铁定能生生气出高血压来!

    晚餐的时候有松露,宋白一看到那东西就有想到了法国菜,一下子又疼了起来,现在不比以往,不是可以随便乱花钱的,他必须为将来做打算,总有一天他是要走的,而这个社会是现实的,就是喝口水都要花钱,他不得不打细算的过日子。

    乔翊就差没摇着尾巴了,小心翼翼的问着宋白学校的情况,却见他一副不想理他的样子,他心里怄气,可表面上还是维持着一副和蔼可亲的家长模样,好像真怕自己儿子在学校受了什么欺负,今天一整天他可都是在惶惶不可终日中度过,最后还是陈志告诉他,别看宋白那副模样,真欺负起来还指不定是谁欺负谁呢。

    晚上宋白还是睡了书房,乔翊不敢逼他,只要确认他乖乖的待在这个屋子里,他就能忍,每当半夜的时候他都要跑过去偷偷看眼宋白,看他睡得不安稳,他就坐在他旁边,抓着他的手,轻轻的抚平他蹙起的双眉,然后一脸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大概凌晨五点的时候乔翊还要赶紧离开,他怕宋白知道了又要生气,他不怕宋白发火把东西砸了,却不忍心他每次一气就关起门来不说话,闷在自己心里,堵着自己不顺,怕他气坏了身子,而且宋白的神一向不好,如果他知道了乔翊天天偷偷跑进来,指不定要失眠不安……

    偷偷的把门锁上,乔翊到楼下去喝了杯水,顺便熬了粥,宋白的胃不好,是因为早些前酗酒又不正常饮食的关系,宋白自己无所谓,就算是疼到极点了他也不会说出来,只会一个人躲在浴室里,咬破了嘴唇也不愿意求助乔翊。

    因此乔翊只能想方设法的替养着,为此他还特地去和擅长做药膳的师傅学做菜,变着法子给宋白弄食物。

    加入切得细细的末,乔翊看着那泛着珍珠般晶莹的粥,试了试味道正好,看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便去敲宋白的房门。

    “阿白,该起床了,今天还要去上课。”刚说完,门就被打开了,宋白顶着一头略微杂乱的头发,脸上是少见的怒气。

    祁筠有非常严重的起床气,宋白自然当然不让了。

    也只有这个时候,宋白的样子才像一个少年该有的模样。

    他瞪了乔翊一眼,因为刚起床,眼睛还湿漉漉的,即使是瞪,也是瞪得千娇百媚,看得乔翊的骨头都酥了,头脑一热,整个人就凑了上去,按住宋白的脑袋就是一顿啃。

    宋白整个人都绷得僵直,却无奈不管他怎么用力也无法将乔翊推开,乔翊大概真憋久了,一下子攻城略地就把宋白按到在了书桌上,上面的纸笔全被扫到了地上。

    “乔……放……”

    “祁筠……祁筠……”乔翊一手就跟扒粽子似的把宋白的上衣给扒开了,一手将宋白的双手抓住按在头顶,唇沿着下巴颈项一直往下,落在锁骨处,牙齿轻轻的咬噬了一下。

    “乔翊!你……滚……”宋白顿时觉得全身无力,许是这身子早些前/乱惯了,被乔翊这么一挑拨,立刻就是酥软了下来。

    “你会喜欢的……”乔翊的手往下就将宋白的裤子往下拉,动作有些急促凶猛了,“老子都忍了那么久了,就这一次,嗯?就一次……”

    “快……住手,别让我……恨……啊!”乔翊的手覆上了宋白敏感的下身,宋白整个人倒吸一口凉气。

    “祁筠祁筠祁筠!”乔翊不断的叫着祁筠的名字,眼睛都红了,宋白只觉得整个人火烧火燎的,随着乔翊富有技巧的动作,很快的便到了高/潮。

    他的脸一片潮红,乔翊低头一笑,“真是热情,好久没/你了,这么敏感……”

    宋白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突然一脚就踹了过去,直接踢中了乔翊的肚子,乔翊整个人都后退了一步,一阵顿痛涌了上来。

    宋白跳下书桌,双手将睡衣拢上,一双眼睛冷到极点,他咬着唇,看都不看乔翊一眼就走了出去。

    浴室里的水开到了最大,冰冷的体冲刷着宋白,他不断的搓着自己的身体,不够,不够,还不够!

    就像是失去了痛觉,宋白面无表情的搓着皮肤,就像要把皮刷掉一层一般,一下又一下毫不手软。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一下子被砸开了,乔翊红着双眼冲了过来,一下子就把宋白从浴缸里捞了出来,他怒骂道:“那***想死是不是!”

    宋白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手里拿着毛巾还在用力的搓着,乔翊一下子把毛巾抽了出去,一把抱住宋白,沉声道:“好了,够了,是我不对,我不该碰你,你别气了!”

    宋白没有动,也没有说话,他那副表情让乔翊想起了三年前的祁筠,那是他第一次碰祁筠,祁筠也是这副模样,仿佛死了一般倒在床上,不管乔翊说什么做什么,他都仿若未闻,大有直接死了的样子,吓得乔翊直接让陈志过来救人。

    而现在,宋白就是这么一副模样。

    乔翊一边责怪自己色令智昏,都忘记陈志说的不能碰宋白,好不容易宋白才答应继续待在自己身边,怎么又让他搞砸了!

    “阿白你别急,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碰你好不好,我要是再这样我把自己剁了喂那只臭猫!”

    宋白突然一声冷笑,即使这样,也够让乔翊受宠若惊了,至少他有反应了。

    “阿白阿白……”

    “别开玩笑了,你的保证能信?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乔翊。”说着,宋白挣扎开来,一把扯过浴巾,毫不留情的就走了出去。

    蓬蓬头的冷水还在冲刷着,乔翊有些茫然的站着,手足无措。

    至少,宋白还是愿意继续去上学的,大概比起和乔翊待在同一间屋子里,宋白更乐意到学校去,这或许就是所说的眼不见为净吧。

    只是今天是他自己打的去的,乔翊做了错事,不敢抚了宋白的意思,傻小子似的开着车跟在那辆的士后面一直到了学校门口,看宋白进了学校才靠在车旁抽烟,一副失恋的颓废青年模样。

    后来他想到了早上的时候,他至少让宋白爽到了,可是他呢?!**!老子一大男人连碰下自己媳妇也不成!这是什么世道!

chapter 20 羞辱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