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重生之无法逃离 chapter 22 迁怒


    一看到领导过来了,年段长总算松了口气,急忙迎上去:“周书记您来了,您看这事儿……”

    刚反应过来的陈夫人突然一声惊叫,一只手指着乔翊,“你!你竟然敢打我!你死定了!你……周书记你过来,给我马上把这个混小子开除了!”

    乔翊一个冷冷的目光过去,周书记整个人立刻毛了起来,他急忙上前,谄媚道:“乔少今儿怎么有时间过来?”

    乔少?众人目光诧异的看向了乔翊。

    乔翊冷哼了一下,“老子的儿子都***被人欺负了我能不过来?”

    “儿……儿子?!”周书记吓了一跳,没听说过乔翊结婚啊,怎么突然蹦出来个儿子了?

    年段长急忙凑上前轻声说了句宋白,然后目光瞥了瞥,周书记跟着看过去,却见一个脸上苍白的单薄少年靠在墙上,双手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这……这个人是他儿子?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小孩子打打架,乔少不用这么大动肝火,要不我带您到校园四处看看,参观一下宋……宋同学的学习环境怎么样,这事您放心,交给我们处理,一定不会有所偏袒的。”

    “周袁你什么意思!”陈夫人就像是一只气急败坏的老母**一样蹦了起来,“我家光疏现在都躺在病床上,你就这么说话!”

    周书记可以说是里外不是人,陈光疏家他惹不起,可是乔翊他就惹得起吗?别说是他了,就是陈光疏他老子来了,看见乔翊还不得低头攀关系,这事要是一个处理不好,自己以后怕是要路途坎坷了。

    只是这宋白咋就变成了乔翊的儿子?

    关于宋白的身份在场的没有一个清楚,当日陈志也不过是拜托了人把他搞进来,没想过那么多,大家都以为不过是一个平常的特招生,谁知道是这么一尊大佛!

    “陈夫人你别急,一定给您个交代,请先冷静一下……”

    陈夫人气急了,看周书记的样子就是站在乔翊那边,颤抖着手打电话:“阿渊你过来!你侄子被打得进医院了!快点过来,什么案子,放下放下,是你家人重要还是钱重要!在光疏年级的年段室!”

    她瞥了一样周书记,又看看乔翊,神色略带得意,“你们等着,看这事到底要怎么解决!”

    乔翊懒得理她,冲着宋白就差没摇尾巴了,绕着他转了一圈,紧张道:“阿白你早上都没吃什么,要不要我先给你买点什么?一大早就这么发火,别气坏了身子才好……”

    宋白一句话都不说,甚至连个眼神都不愿意给乔翊,一旁的人看得冷汗潺潺,有这么惯儿子的吗?跟供祖宗一个样儿。

    “乔少您先坐,要喝水吗?我那有人送了点今年的新茶,要不乔少去尝尝?”这头乔翊缠着宋白,周书记就拍乔翊马屁,一旁人看得那叫一头雾水,心想,这乔少到底是啥来头,竟然连周书记都这么低声下气的。

    年段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大致说了一遍,习惯上的偏袒了陈光疏,说是宋白是非不分,一来就拿起了凳子砸人,乔翊一听,立刻气得拍桌子,怒道:“阿白能把人打成什么样儿!定是那人惹了他,不然他会打人!我家阿白脾气好着呢。”脾气好?大概吧,对其他人一直都挺好的,也没见他发什么火,乔翊想。

    年段长被乔翊这一下吓得有够呛的,整个人也跟着跳了起来,略带恐惧的偷偷看了他一眼,赶紧让班主任去把知道这事的学生喊来说清楚。

    班长和副班长都是女生,一直被围在外圈,而且对宋白也没什么感觉,说话也是留一半说一半,一口咬定了宋白打人,直到最后从头看到尾的杨奕站了出来,怯生生的说:“陈光疏他……他把宋白的桌子椅子都搬到了角落里,还在上面画东西,把他的书都撕掉了,扔到垃圾桶里去……宋白他看到书的时候就生气了,才……才……”

    周书记一听咂舌,“不就是几本书吗……”

    可在乔翊听来就是另外一回事儿,几本书?那都是宋白的命子!他可忘不了当年自己不过不小心坐到了他那本破线装书,平时一言不发的祁筠当场差点把他的肠子都踹出来了,几个小子活腻了去找这茬!砸他一下算是高抬贵手了!

    后来乔翊又一想,不是啊,他们为什么这么对宋白?难道宋白昨天也被欺负了?极度护短的乔翊就像是被踩着尾巴的猫一下子炸毛,一想到宋白昨天一天在学校被人怒骂厮打就一阵心疼,恨不得当场把人拉到医院好好检查一番,他一个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杨奕,问道:“还有谁?”

    “什么?”

    “还有谁?一个一个的给老子列出来,***老子的人也敢动,活得不耐烦了!看我不一个个把他们的皮扒了!”乔翊咬着牙说道。

    杨奕整个脸瞬间煞白。

    就在这时,被陈夫人一个夺命电话叫过来的人到了,他一进来就看到暴怒的乔翊,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乔少?你怎么在这里?”

    乔翊抬起头,迎着光就看到一身西装革履英模样的陈黎渊,他又瞥了眼陈夫人,“你就是那个什么输啊赢的叔叔?”

    陈夫人嘴角一抖,“是陈光疏。”

    “管你什么输,陈黎渊我跟你说,这事你要想手,就自己掂量掂量分量,到时候别说我不顾三儿的情面,不给你面子。”

    陈黎渊眼神示意了周书记,他急忙上前,低声把事情的大概说了一遍,越听陈黎渊的脸色越差,一边打量了眼宋白,是之前在疗养院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少年。

    宋白的神色淡淡,虽然事情是因他而起,可是他一点当事人的自觉都没有,从头到尾不大愿意开口说话,在乔翊过来之后更是显得沉默了,周围的人都要忽略了他的存在。

    “出了这事实在非常抱歉,我们会好好处理的,我看宋白也累了,不如先让他回去休息怎么样?”

    “阿渊你说什么!到底谁是你侄子!”陈夫人气结,叫了一个人来结果还是帮着外人的,气得她差点没吐血。

    陈黎渊脸一沉,低声道:“这事回家再说。”

    陈夫人不愿意,就看到乔翊一声冷笑,“我倒想看看她还想怎么样。”

    陈黎渊一愣,看了眼陈夫人,这个嫂子惹麻烦的本事确实不小,每天除了和那群牌友东家长西家短,就没见过干了什么好事,宠孩子又宠上了天,才搞得陈光疏永远一副天王老子的样子,做错事了也不知道悔改,这下好,捅了马蜂窝!

    宋白头疼欲裂,几个人的都闹成一团了,陈夫人的声音尖锐而冰冷,更是让他难以忍受,他打开门,一个侧身便走了出去,乔翊的目光一直在宋白的身上,从他出门起立刻就爆发了,一脚把一旁的椅子踹倒了,沉声道:“!别再惹老子,否则你们自己看着办!”说完就匆匆的追宋白而去,留下众人目目相觑。

    宋白直接到了洗手间,打开水泼了自己一脸,水珠挂在刘海上,他看了眼镜子里的人,苍白而纤细,确实漂亮……

    他讥讽的一笑,漂亮,又有什么用呢?

    镜子里多出了一个人影,他走了过来,一把就把宋白抱住,一手轻轻的着宋白的额头,“有点发热了,今天别上课了,回去休息吧,怕是又要发烧了。”

    宋白闭上眼,好像看到乔翊都要脏了他眼睛,他就恨不得拿块玻璃板把自己和他隔开来,咬着唇说道:“我没事,以后你别来学校了,我自己能解决。”

    乔翊有些不高兴,低头轻轻的吻了下他的额角,宠溺道:“你怎么解决,遇到这种人,不压上一压他们是不会罢休的,乖,别闹别扭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搞特殊,可是不这样,他们就以为你好欺负,以后还得使坏的,让我看看,有没有受伤?”

    宋白的身体在发抖,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怕的,亦或者都有,他挣扎了起来,沉声道:“放手!”

    “阿白,别怪我没提醒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说放手两个字,我不喜欢听,你知道我混,我不介意更混的。”乔翊的声音低沉而压抑。

    宋白无奈,“现在在学校……”

    “嗯,我就抱抱你,什么都不做,让我抱一下阿白,就一下。”

    宋白站着不动,乔翊将下巴靠在他的肩上,透过镜子,可以看到两人的表情,悲伤而痛苦。

    “乔翊,现在让我一个人冷静一下,好吗?”

    “好,我们现在就回去……”

    “我是说,现在,让我一个人,冷静一下,你先走,我还要上课。”

    “上课?都出这事了你还上什么课?”

    “乔翊,我喜欢待在学校,比起和你在一起,在学校,好多了。”

    乔翊整个人都顿了一下,半晌才松开手,嘴角一丝不可察的苦笑,“好,你好好上课,下午我来接你。”说完,便离开了。

    宋白双手撑在洗手台上了,水开得哗哗响,低着头,表情几不可见。

    好久,身后的厕所门被打开,一个人诧异的站在那里看着宋白,“你……你……我以为你走了……”

    宋白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觉得他有点熟悉,再一看,原来是昨天找过他的那个学习委员,宋白低下头,转身走了出去。

chapter 22 迁怒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