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重生之无法逃离 chapter 23 暴走


    这件事被压了下来,有心者都发现宋白并没有受到什么处分,甚至连老师们的态度都变得暧昧,几乎是看到宋白都要绕着走的,班里的学生更是不愿意和陈光疏不和的宋白扯上关系,生怕被连坐,就如同当日替宋白说了两句话的杨奕一般,受到了所有人的排斥。

    很快的,学生间还流传出了几个版本,说宋白其实是不要脸的鸭子,被男人包养的小白脸,还有人信誓旦旦的说看过宋白,在某家有名的同志酒吧门口,和一个男人勾肩搭背的进了一间酒店,后来还不知道怎么传的,宋白不堪回首的往事也都被曝了出来,甚至还有他和一些他压不认识的男人接吻的照片。

    就像是身染恶疾一样,宋白周身一米内通常不会出现人,甚至是老师们,看宋白的眼神都带着恐惧与不屑,所有人都认为,宋白就是被乔翊包养的。

    宋白冷笑,他们确实也没错,现在他的确被乔翊控制得死死的。

    再忍忍,还有半年,半年很快就会过去的。

    宋白非常庆幸他的座位虽然搬到了最角落里,却还是靠了窗边,他没事就喜欢看着窗外,从他那里看去,可以看到场上有人恣意的奔跑,打球,玩耍,好不自在,运气好还会有小鸟飞过来,停在窗边,瞪着珠子般的眼睛看宋白,晃着脑袋,好像在问,你咋看起来不开心。

    一天上物理课,老师正拿着电流表在上面作,这时英语老师走了过来,敲敲门,“不好意思,宋白可以过来一下吗?”

    好像听到了有人在喊外星生物一般,班上的人神情诡异的看着宋白,却见他站起来,随着他的走动,几个坐在后边的人都忍不住往旁边靠了靠,生怕染上什么不好的东西。

    英语老师看着宋白,稍稍压制了下自己的情绪,一边走一边问道:“之前上课听你讲的可是法语?”

    “嗯。”

    “你的法语很好?”

    “还行。”

    英语老师咬咬牙,在下楼的时候她便说了件事想请宋白帮忙。

    原来学校有法国那边的人过来参访,大概是要谈什么重要业务,而好巧不巧的翻译刚才在来的路上不小心出了点小车祸不能赶来了,现在人就在校长室内,形势有些尴尬,便想让宋白过去看能不能帮点忙。

    说话间,他们就来到了校长室的门口。

    一进去就看到了一群人站着,真不知如何是好,一看到宋白,几个人表情顿时又白了。

    “你……你找的人就是……”政教处主任走上来看了眼宋白,不可思议的问着英语老师。

    陈黎渊也在场,他走上前,“我们又见面了。”

    “你好,我叫宋白。”

    “你好,我是陈黎渊。”

    两人若无旁人的自我介绍着,一旁的人看得那叫一个瞠目结舌。

    “事情的经过你们老师应该和你说了吧,阿白可是有什么问题?”

    宋白眨眨眼,“我帮了你们有什么好处?”

    政教处主任又跳了出来,“这……这孩子怎么这么……小小年纪这么……”

    陈黎渊笑了出来,“请你吃顿饭,怎么样?”

    瞥了他一眼,宋白也不大想回去上课,便点头答应了。

    几个人也没想宋白真能翻译成啥样,多大的孩子啊,就算有学过法语,那也不过是一些普通的对话,可就在宋白落落大方的和法国方面负责人打招呼,一口流利的法语脱口而出时,所有人的下巴都掉在了地上。

    交谈的内容大概是关于与法国方面合作以及交流生的事项,这对宋白来说并不是太大的问题,总的下来还算顺利,最后法国负责人站起来对宋白说了一句:C'est génial!

    正如陈黎渊所答应的,下午一下课他便去接了宋白离开,车直接开完了东三环北路的长城饭店。

    “这家的法国菜非常不错,我想你会喜欢的。”陈黎渊替宋白开了车门。

    宋白抬起头看了眼气派的大门,心中纳闷,怎么每个人都带他来吃法国菜?他侧过头突然问了一句:“你请客?”

    陈黎渊楞了一下,显然无法理解宋白怎么会问出这种问题,随而失笑道:“当然。”

    引着他们上了雅座,这里和之前学校里的那家完全不在同一个档次,环境很幽静,灯光幽暗,布置很有一种居家的感觉。

    陈黎渊翻着菜单介绍道:“这里除松露之外,各色法国传统名菜都很不错,像薰三文鱼沙拉、法式焗蜗牛、小牛排配煎鹅肝还有黄油煎龙虾都很有名,都来一点?”

    宋白忍不住失笑:“我吃不了那么多。”

    “没事,请客嘛,咱们就吃不了兜着走。”他一脸认真的说道。

    宋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陈黎渊也跟着笑了出去,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小孩子就该有小孩子的样子,成天板着一张脸,跟个臭老头似的。”

    宋白一撇嘴,“我都满十八了,还小孩子呢。”而心早就老了。

    “这才十八,在我看来就是小孩子。”

    “是,你比较老嘛。”宋白笑道。

    陈黎渊一脸郁结,“我正当黄金年龄。”

    点好菜,宋白动作优雅的享受着晚餐,陈黎渊开了一瓶红酒,一股熟悉的酸味扑鼻而来,宋白忍不住深吸一口气,“Chteau Cheval Blanc……”

    “咦?”陈黎渊诧异的一声轻忽,“你也喝酒?”

    宋白摇摇头,“不常喝。”

    “也是,你才成年没多久,不过看你样子也不像是会乖乖遵守法规法纪的人。”他摇晃着酒杯,然后又让人替宋白倒了一点红酒,“来一点?”

    “谢谢。”宋白就像是看恋人一般看着那红得剔透的葡萄酒,慢慢的摇晃着酒杯,着迷一般的凑近杯口,缓缓的吸入那芬芳馥郁的香气,浅酌一口,感受着那不一而足的酸甜苦涩在口腔内散发开来,唇齿间都是那特殊的汾味香气。

    宋白天生就清冷,可眉目间又带着一丝妩媚,灯光下他挑酒而饮的模样,让看的人没喝都跟着醉了,他的睫毛长而卷,在眼底投下一小片影,暗红色的体映得他的颊间微红,更加显得他脸色的苍白。

    “阿白喜欢酒?”

    “不。”宋白轻启双唇,“只是……觉得安心。”

    这么久以来,陈黎渊是宋白遇到的唯一一个让他觉得舒心的人,他说的话题总是恰到好处,不会去探宋白的隐私,对于他不愿意说的,他也不会去问一个为什么,同时他的眼界开阔,去过很多地方,每当他介绍着当地一些特殊而怪异的民俗时,宋白总是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那时候我都吓呆了,我一想到新婚之夜必须有丈母娘在一旁指导就忍不住想笑,可是在当地的人看来却是非常正常的,不过后来我因为赶飞机就离开了,没能留下来问新郎当晚是怎么度过的。”

    宋白忍不住跟着嗤嗤直笑,“这让我想到我在法国的时候遇到的一件事,那是在农村里,新婚娘子要把一颗**蛋藏在口袋中,然后在洞房之时,故作摔倒,把**蛋摔破,据说这样象征能生育儿女。”

    陈黎渊浅笑着,看着宋白眯着眼睛嘴角上扬的样子,他的心情也忍不住好了起来,“阿白在法国住了多长时间?”

    这一问让宋白的表情僵持住了,他眨眨眼,一扫之前的欢愉,淡淡道:“没多久。”

    见他不愿意多聊,陈黎渊也不多问,看时间差不多快九点了,他说:“我送你回去吧。”

    这时候宋白才意识到现在有多晚了。

    他站起来对着陈黎渊说道:“真是一个愉快的晚宴,谢谢您的招待。”

    “别这么说,是你帮了我大忙才是。”他拿起西服外套,才走到门口就发现外头下起了雨,风夹着雨丝飘过来,微凉微凉的。

    宋白忍不住起了**皮疙瘩,紧接着肩上一重,陈黎渊把西服的外套披在了他的身上,带着一股成熟男子的古龙水香气,宋白抬起头,就看到他笑道:“可别冻坏了,明天还要上课,称病请假可不好。”

    宋白撇撇嘴,“你才称病请假呢。”

    陈黎渊哈哈大笑,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一道目光如箭一般了过来,毫无温度的,仿佛都能变成了实体。

    两人都下意识的往旁边一看,马路的对面,乔翊靠在车门边上,也没撑伞,整个人湿淋淋的站着,冷冷的看着他们俩个。

    陈黎渊表情僵了一下,就看到宋白突然一声冷笑,眼里写满了厌恶。

    “他……看来我没有那个荣幸送你回去了。”

    说着,就看到乔翊走了过来,夜雨中的视线非常差,只听到一声尖锐的刹车声,紧接着有人探出头来骂道:“***找死吗?!”

    乔翊瞥了那人一眼,测测的说道:“知道你还停!”

    宋白整个表情都冷到了极点,他哼的一声,低声嘲讽:“真可惜。”

    也不知道是可惜没撞死乔翊还是可惜乔翊来了他的美好时光到了头。

    风渐渐的大了起来,乔翊就像一头狼似的,一双眼睛凶狠而危险,他的表情霾而可怕,“过来。”

    宋白看了他一眼,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这一下直接把乔翊的怒气挑拨到了极致,“我***让你过来!”他一把就把宋白给扯了过去,宋白一个踉跄,整个人撞在了他的口前。

    “乔少……”

    “你闭嘴!”他瞪着陈黎渊,“我***现在就想直接掐死你!”

    “乔翊你发什么疯!”宋白一个吃疼,费力的挣扎着,却被他嵌固得紧紧的,不留一点空隙。

    “乔少你别误会,今天阿白帮了我点忙,所以就……”

    “阿白是你叫的吗?”乔翊声音一低,又看了一眼宋白身上的西服,整个表情都快吃人了,“很好,很好!老子天天围着你嘘寒问暖的你还不乐意,看到别的男人就贴上去了,还装什么清高?老子不能满足你吗?!”

    宋白整个脸都沉了下来,“乔翊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他的声音很低很低,被夹在风中,一下子就飘远了。

    “什么人你自己清楚!看来是对你太好了,你都要蹬鼻子上脸,尽甩脸色给老子看是吧!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我就不姓乔!”

    “乔少你先冷静一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滚!老子教训自己媳妇你什么手!”说着,一把就把宋白身上的外套扒了下来甩到了陈黎渊的脸上。

    不管宋白的挣扎,他扛起宋白就往马路对面走,陈黎渊一急,怕乔翊做出什么事来就冲了上去,“你要做什么!阿白不过是和人吃了一顿饭!你至于这么发疯吗?!”

    “陈黎渊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对老子的人动一点心思,我***就把你的什么破公司连拔起,不信你就试试看!”

    宋白是被扔到车内的,乔翊一下就把油门踩到底,也不顾雨天路滑视线不佳,大有直接去赴死的样子。

    半晌宋白顺了气儿才坐好,看着前面乔翊神色不定的样子,宋白声音一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跟踪我?”

    “宋白,你真以为老子不敢动你吗?”乔翊突然说道,宋白的脸色一白,整个人无意识的就往后一靠,“你打算做什么?”

    嘴角就是一丝浅笑,“做什么?等会儿你就知道。”

    “乔翊你……你不能,你爸爸答应过我……”

    乔翊不说话,抿着唇将车速又提了提,窗外的景色完全连成了一片,宋白整个人忍不住抖了起来,车子一停,他离开跳了起来,打开门就往外跑,却被乔翊一把给抓住了,“你跑啊!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再跑,我就把你腿打断。”

    宋白尖叫了起来,只是外头冷冷清清的一个人都没有,雨水把他的声音冲刷得一干二净,宋白不断的挣扎着:“乔翊你疯了!你要做什么!快放手!”

    一把就把宋白拖进了屋内,宋白疯狂的想挣脱,可他哪里是乔翊的对手,把乔翊惹急了,他顾不上手里的人是宋白,一巴掌就打了过去,宋白整个人脑袋一懵,顿时昏了过去。

    在他倒地的一瞬间,乔翊一把环过他,疯狂的看着他的脸,从牙缝里吐出几个字:“说了永远别在我面前说放手。”

chapter 23 暴走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