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重生之无法逃离 36-40


    ☆、chapter 36 大海

    下午的时候乔翊就带着宋白离开了,宋白难得一次没有异议,他回头看了眼那株依旧绿意盎然的大树,仿佛看到了当年自己被吴飞骗到树上下不来时,祁陆元站在树下喊,跳下来,我一定会接住你!

    那个带着一丝丝烟草味道的怀抱,总是那么让人安心。

    回到车内,乔翊正默默的抽着烟,他其实很少在宋白面前抽烟的,总是怕他不喜欢,可是这次他似乎有些急躁,宋白想开车窗透气,却被乔翊制止了,他的声音黯哑:“阿白,你不会离开我的,是不是。”

    “我会的,乔翊。”透过后视镜,宋白看到乔翊的眼睛略微泛红。

    本以为他会发什么疯,却没想到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把烟掐了,点了火,一言不发的就开了车。

    车内非常的安静,宋白有些疑惑的看着乔翊,他似乎在想什么,那专注的表情鲜少出现过,过了一会儿,车就开上了高速。

    宋白靠在车座上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大概是情绪起伏大了点,他确实有点累了,而等他再次有意识的时候,耳边模模糊糊的听到了呜呜的鸣笛声,他悠悠转醒,空气中是一种湿咸的味道,他楞了一下,就看到车外乔翊正背对着他,和一个陌生人交谈。

    他打开车门走出去,外面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四周一片静寂,耳边是哗啦哗啦水打沙滩的波浪声,海风轻轻的吹拂过来,是一种咸涩的苦味,黏在皮肤上并不是非常舒服,可是宋白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那种从腔起把所有的闷气一口吐尽,喧嚣似乎离得非常遥远,那迷离的灯火就像是晕开的水彩一般绚烂。

    这个时候乔翊回了头,一看宋白,立刻就裂开了嘴,龇着牙兴奋的晃着手里的钥匙:“阿白,我们出海吧。”

    宋白站在一旁,眯着眼睛看着一望无际的海面,双手环,似乎没有听到乔翊的话一般,那表情如此深沉。

    乔翊带着宋白上了游艇,他似乎对晚上出海兴致很高,甚至哼着一首不知名的曲子,宋白看他走向船舱,最终还是没忍住问道:“你开船?”

    “当然。”乔翊一个上前,靠在宋白的身上,亲昵道:“放心吧阿白,我有证的,而且……我怎么可能把你放在一个危险的地方呢。”

    事实证明乔翊确实有这方面的才能,他将船开离了海岸,宋白趴在边上,目光微深的望着海面,黑黝黝的深不见底。

    当他们四面环海的时候,乔翊将船停了下来,他拎着一瓶酒走出来,坐在甲板上,然后拍拍旁边的位置,“阿白,过来陪我坐会儿。”

    宋白仿若未闻。

    乔翊其实很是黯然的,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对宋白他是放不开也不愿意放开,可是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无法忍受宋白这样淡漠的忽略他。

    他一直以为,只要阿白还在就好了,他乖乖的待在自己的身边,不要老想着逃离,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可是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不可能的,每次看到他的背影,乔翊总觉得他里自己好远好远,远到自己再也碰触不到一般。

    他有些烦躁的抽了一烟出来,刚点着就看到宋白突然转身,走了两步就到了乔翊跟前,伸手一挑,那骨节分明的手指拂过乔翊的手背,将他手里的烟抽了出来,然后慢条斯理的叼在了嘴里。

    宋白抽烟是非常有味道的,青涩中带着一丝妩媚,看起来格外的诱人,船上的灯光微弱,照在他的脸色晦暗不明,他嘴角噙着一丝笑,声音异样的带着感,“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就特别希望能住在海边,因为书上总是说,大海,是自由的象征,蔚蓝的,无边无际的。”

    祁筠小时候非常渴望到海边,但是却鲜少有机会,他更多的是透过书籍,透过画册,那种美到极致的文字让他无时无刻的做梦,梦到自己飞过了天际,就像海鸥一样,在这片神秘的海洋翱翔。

    “只要你喜欢,我们就天天看,看到你腻为止,好不好。”乔翊站了起来,和他一并站在船边,他看了眼手表,在指针走向十二点的那一瞬间,他眯起了眼睛:“生日快乐,祁筠。”

    砰!一声巨响从海面腾升而且,宋白整个人被吓了一跳,紧接着无数的烟火仿佛是从海岸线喷发而出,一个接着一个的绽放在了天际。

    无尽的的海面顿时变得五彩缤纷,仿佛无数的金粉洒落在了海面上,四周整个亮堂了起来,只见远方突然竖起四个极大的荧光牌子:生日快乐!

    “喜欢吗?”烟花放了好一会儿,直到四周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为了这几分钟,老子可费尽心思了,怎么样?”

    乔翊靠在桅杆上,眯着眼睛看过去,四周已经陷入了一片黑寂,他突然说:“阿白,我很怕,怕好多的东西。”

    “你也会有怕的?”宋白讽刺般的一哂,“怕你作恶多端堕入阿鼻地狱?”

    乔翊伸手环过他,宋白挣扎了两下却没有挣脱,他将下巴抵在宋白的肩膀上,然后声音有些郁闷:“怎么又瘦了?”

    “乔翊,我经常在想,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确实,如乔翊这样的条件,他要什么没有呢?为什么就一定是他呢?只要他愿意,各式各样的比宋白好的多得是,何必又自讨苦吃非他不可。

    他们两个就像是一对刺猬,只要一靠近了,最会伤得对方遍体鳞伤,可即使这样,乔翊还是不要命的去拥抱他,就算疼死了,也不愿意放手。

    他的声音闷闷的,带着点轻叹:“因为你是祁筠,那个……我爱的祁筠。”

    因为别人都不是你,所以其他人都不行。

    “你知道我之前很混的,因为我那时候什么都不怕,我甚至拿把刀割腕,就是想试试看人在失血的情况下能支撑多久,可是最后被陈二发现了,然后我自己一个人去喜马拉雅山脉,那次凑巧遇到了大雪封山,我一个人不断的爬,不断的爬,那里什么都没有,白色的,冰冷的,我总觉得有人在叫我,再往上,再往上一点,然后我就会看到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切……”

    “后来呢?”

    “后来?”乔翊低笑了出来,“后来都是我在做梦,我倒在山上了,人都被雪盖住了一大半,就剩下个脑袋,那时候我还以为我死了,因为我看到她了……嗯……我妈。”

    乔翊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继续说道:“到底是命大没死成,我又被路过的人救了下来,那时候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吧,但是我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总是在想,到底我死了,这一切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真是可惜,你现在可以试试看,直接从这里跳下去,你就会发现到底有没有变得不一样了。”

    “不可能的,我现在不会了,我现在很怕死……我怕我死在你之前,那该怎么办呢?我怕该我的报应报在了你身上,我还怕你……你不要我了,我很胆小的阿白,我已经承受不了再失去你的痛苦了,所以……不要走。”

    不要走是吗?宋白低声笑着却一言不发。

    沉寂的海面风渐渐大了起来,乔翊忙碌了一天大抵是累了,靠在一旁睡了起来,宋白安静的站在一旁,嘴里默念着那句诗:Alors que je Me limiterai à faire face à la mer, le printemps doux, les fleurs épanouies.

    迎着第二天的朝阳他们回去了,宋白一夜未眠,转身就回了房间,乔翊则兴致勃勃的开始想今天的午饭,就在这时有人按了门铃。

    来的是鲜花店的人,他捧着一盆包装致的银皇后问道:“请问宋白宋先生的住处吗?”

    “……是。”乔翊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谁让你过来的?”

    “抱歉,我们不能泄露客人的隐私,这是宋先生的银皇后,能麻烦宋先生出来签收一下吗?”

    “他在睡觉,没空。”说着,乔翊翻翻白眼,“送什么银皇后,有病,拿回去拿回去。”

    “不好意思,客人已经吩咐了,务必今天送到,如果宋先生不方便的话,能麻烦您签收一下吗?”

    乔翊皱着眉头显得有些不乐意,突然又想,不收的话肯定还会有下一次,于是大笔一挥就签了字,进门的时候顺便把邮箱里的信件拿了出来。

    刚放下盆栽,那封黑色的信封就掉了出来,乔翊奇怪的拿起来,是宋白的。

    全黑色的信封血红色的字迹,看起来格外诡异,他看了眼楼上没有什么动静,便悄悄的跑到厨房去,拿小刀一点一点的将信封粘连处划开,很快的就看到了数十张的露骨照片。

    乔翊的手紧了紧,压在脾气一张一张的看过去,甚至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是他……!

    难怪,难怪他当时会那种表情。

    乔翊走到客厅,将银皇后上面的贺卡扒了下来,随手抓起钥匙就出了门。

    ☆、chapter 37 死亡

    最近一段时间乔翊似乎很忙,忙到没有时间去催宋白记得吃饭,每天一早就出门了,宋白也乐得清静,了把钥匙就出了门。

    他似乎没有想要去的地方,漫无目的的四处乱走,在中央广场附近,突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声:“宋白!”

    回过头,是个陌生的面孔。

    再确切一点,是个有点熟悉的陌生的面孔。

    他头上戴着球帽,帽沿压得很低,遮住了大半张脸,然后鼻梁上架着一副极为夸张的墨镜,此刻他正勾下墨镜有些诧异的看着宋白。

    宋白似乎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他,可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直到旁边突然一个女生叫了一声:“Aunger!”

    “是Aunger吧!对不对!”

    “天啊,是安杰!快!手机……手机!给我拍一张!”

    “啊啊啊啊啊!Aunger I love you!”

    “替我签个名吧!我是你的脑残粉!”

    ……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围了上来,宋白就这样直接给挤到了最外围。

    原来是安杰啊,难怪觉得眼熟,宋白记得他昨天还在杂志上看过他的报道来着,说是刚获得了亚洲歌王的称号。

    远远的围观了一下,宋白耸耸肩,对一堆粉丝追星完全没有兴趣,转身刚要离开,就听到一拨声音朝自己的方向传来,就在这时,安杰整个人撞了上来,宋白一个没站稳,脚一滑就要摔到地上。

    幸儿安杰眼明手快,一把拽住他,用力一扯,接着惯,他直接撞到了安杰的口上,刚硬的温热的,却撞得宋白差点没流了鼻血。

    紧接着四周的喧闹声跟大了。

    “下个路口见。”一声压低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宋白心不由得一跳,就看到安杰将自己放好,“抱歉,我有点急事。”

    逃一样的,他匆匆的离开了。

    咔嚓!

    随着一声拍照声起,紧接着一连串的镜头全部对向了宋白。

    宋白脸一白,急忙伸手挡住脸,侧身就往下个路口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他整个脸涨得通红,猛的想起了安杰的话,心中一凉,安杰认识他?或者说,安杰认识宋白?

    宋白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

    正想着,一辆车突然停在了自己的旁边,车门自动打开,“上来。”

    宋白还来不及多想,就看到安杰低着头,“你想明天上头条吗?快点!”

    低身钻了进去。

    “想去哪里?老地方?金森?PL国际?还是不夜城?”

    “什么?”

    “难不成就在车上?”

    “抱歉,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车开出了闹区,安杰突然回过头来,上下打量着宋白,蹙着那妖娆的眉头,点评道:“你什么意思?”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的,安先生。”

    吱的一声,车子突然停了下来,安杰啪嗒的点了火,“听说你不干这行了?”

    “你指的是……”

    “宋白你好啊,你以为当过婊子还能变回贞洁烈女?也不看看你到底被多少男人上过。”他吐了一口烟,整个车厢里面顿时弥漫着一股烟草的气味。

    宋白皱起了眉头,他会抽烟,自从认识乔翊起,他什么都会了,烟对他来说就是一个自我堕落的东西,可是他却不喜欢闻这种二手烟。

    “我想安先生你误会了,我可能不是你认识的宋白。”

    透过后视镜,安杰眯着眼睛看了眼宋白,依旧是那样白净,只是眉宇间少了份垂死一般的挣扎,多了一份迷茫与不解。

    他突然一哂,“怎么,现在连我也想装作不认识了?”

    宋白才知道自己有多傻,竟然乖乖的和他上了车,他抿了抿嘴,伸手就去开车门,却发现门被锁了。

    “放心,我不强迫人,你不愿意我难道还会强上你,当自己多金贵。”安杰嗤笑了一声,好像很不在意,喃喃道:“我就是想说说他,好久……没人听我说了。”

    宋白抬起头,透过前方的镜子,勉强可以看到他被刘海遮住了的下巴,看不清表情,只是他抽烟的样子有些颓废,和他出现在众人面前的阳光帅气一点都不搭边,他侧着头,有些暴躁的把领口拉了两下,露出了壮的膛,似乎是回想起了什么,他吐了口气,懊恼的说道:“怎么办,我……我该怎么办?”

    “……”

    “他大概烦透我了,我不知道怎么和他说,他把我送到国外的时候我就该知道,他不想看到我,可是……可是……他怎么就那么狠心?”安杰掐掉那已经燃尽了的烟,又抽出一支叼在嘴里,却没有点着,然后声音发紧:“今天我跑回国,他不知道,你说,我今晚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场面?”

    怎么样?宋白无法想象,他略微疲倦的靠着车门,才发现安杰并不是想要他回应他什么,纯粹的只是要他听而已。

    他压抑得很难受,像他这样的公众人物,随便一点事情都能闹得腥风血雨,更何况是这些事呢,他甚至连心理医生都不敢找,却意外的信任宋白。

    “我听到消息,他最近和那个女人走得很近,其实从很早之前我就知道了,他一直都在捧她,只要她想要什么,他就给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是她呢?她到底哪点好?就紧紧因为她是女人吗?!”

    宋白眉一挑,这是何等荣幸,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

    “我替他做过那么多事,只要他说的,我连想都没想就去做,这样难道还不够?他到底想怎样?去年我和他说了这件事,他呢,一句话也不说,这是什么意思?就这么把我踢开也不明讲,让我以为还有机会,心甘情愿的替他卖命?!”

    “我忍不了那么久了,我就快被他逼疯了,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说着,他竟然哽咽了起来,宋白有些诧异的看向他,却见他双手到头发中,整个脸埋在掌心,声音极是悲哀:“再这样下去,我会死的……真的,会死。”

    其实活到这么大,宋白还是无法明白这种感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失去了一个人,就会连最基本的呼吸都没有了?

    其实就如乔翊所言,没有人比祁筠更善良了,也没有人……比他更心狠了。

    他永远也不知道这种刺痛心扉的感觉,因为他本,就不懂得感情。

    读再多书又有何用呢?他看过了那么多的旷世爱情那又怎样,没有亲身体会过,一切的语言都是徒然。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久久的才听到安杰叹了一声,“回去吧,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宋白一想到自己出来什么都没带,走回去显然是不可能的,说了地址,就听安杰一声嘲讽:“我当你什么时候改过自新了,原来是跟了哪个权贵。”

    宋白不大喜欢安杰这种冷嘲热讽,可又不能反驳他,因为他说的没错,即使他不是自愿的,但是这却是个事实。

    车子开入了中心花园,宋白看差不多到了,刚想让他停下,就看到安杰突然一个紧急刹车,一个没注意,他整个人就扑到了前面,再一看,安杰的整张脸顿时惨白。

    怎么回事?宋白疑惑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出去,不远处Humin正走了过来,而她的旁边,正是陶清平。

    “他……呵!”安杰突然一声极其压抑的低笑,好像看到了什么天塌下来的场景,绝望到了极点,整个手紧紧的抓着方向盘,眼底一片霾。

    宋白的心猛地一跳,是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你之前说的人……就是他?”

    “你说,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他会不会愿意多看我一眼?”

    “……什么意思?”

    “如果我死了,他会不会就后悔了?”

    “你想干什么?”宋白的心猛的狂跳起来。

    “他会不会就这样,一辈子记着我,无论做什么,永远的记着。”

    有时候人的想法总算那样的极端,就像是当年的乔翊一般,可是这次,宋白什么也没有说,他张着嘴,看着安杰猛的一踩油门,这种感觉就像是云霄飞车到了最顶端,那一瞬间人的呼吸时候都停滞了,宋白的脑袋一片空白,瞪着眼睛,他仿佛看到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紧接着咻的一下,从那最高点一个俯冲,极强的压迫感扑面而来,就仿佛那天置身空中的感觉,飞翔一般的自由。

    砰!一声巨响回荡在了整个中心小区。

    温热的鲜血沿着纹路滑落,湿热的粘腻的,他仿佛能感觉到那种跳跃的温度,腥甜的味道格外的让人兴奋,宋白睁着眼睛,突然觉得非常的安详,什么都不用想,好像又听到了那海浪拍打的声音,一下又一下的,直接到了心底。

    啊,多熟悉的场景啊,这种感觉,竟然让宋白如此的怀念,他嘴角噙着一丝微笑,那种讽刺而直白的浅笑,意味深长。

    与此同时,乔翊正开着车回去,在路过事发现场的时候他还看了一眼,外头的人忙碌得很,将人送上救护车,然后勘察现场,警察做笔录,似乎都井然有序。

    他有些冷漠的回到家中,才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里头一片冷清黑暗,他的眉头紧锁,蹭蹭的直接跑上楼去,没有看到宋白。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跳得飞快,不似之前宋白不见了那般焦躁,更多的是一种恐惧,好像发生了什么事一样,他的额头上都布满了冷汗,心中的不安更加的明显,才走下楼就听到有人按门铃。

    来的是一个警察。

    “你好,请问是你是宋白的监护人吗?”

    “……是。”

    “是这样的,宋先生刚才发生了一场车祸,就在前面的那块空地,现在情况比较危险,有可能……”

    那一瞬间乔翊以为自己死了,他的心跳都停止了,瞪大了双眼看着那个警察的嘴巴一直在动,可是却一点声音也没有,什么都听不到,好像有东西在脑袋里一直盘旋,一圈又一圈,然后突然一紧,就像是掐住了他的喉咙一般,好难受……好难受!

    “先生?先生?!先生你怎么了,振作一点,喂!”

    ……

    ☆、chapter 38 祁筠

    阿白,我说过的,没有你,我会死。

    乔翊坐在病床上一言不发,外头下着雨,并不是很大,却闷得厉害,屋内没有开灯,唯独电子时钟幽蓝色的光线落在墙上,他睁着眼睛不知道在看什么,终于,他站了起来,有些麻木的走到了洗手间,温热的水不断的涌出,很快的就填满了浴缸,整个浴室里头弥漫着湿热的水蒸气。

    他的神识很弱,只有一玄还绷着,那就是阿白死了,他还活着做什么呢?

    一刀下去干脆利落,没有一点的犹豫,很快的,整个浴缸里头开始泛红,由一开始的淡粉色向猩红色渐变,一股血腥味散发开来,乔翊靠在旁边,看着颜色越来越深的体,嘴角一丝满足的微笑,他眯起眼睛,心满意足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活了这么久,也算是活够了,曾经那么憎恶的生命因为祁筠鲜活了起来,而如今又伴随着宋白的笑死而变得一文不值,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乔四!你在哪里?乔四!”屋外传来了陈志略带紧张的喊声,乔翊侧着头,想告诉他,他很好,他不过是想休息了,他已经累了。

    可是他发不出声音来,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突然想起了宋白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如果没有他,他将会活得快快乐乐幸福安康。

    温度一点点的从指尖流逝,他突然觉得好冷,就像是当年被埋在了雪山上一般,眼前一片的白茫茫,没有目的地,没有未来。

    “乔四你疯了!”浴室的门被拍开了,随着陈志的一声尖叫,张肃宇和刘飞也赶了进来,谁都不敢动他,全部一脸的惊恐与痛心。

    对不起啊,我浑了一辈子,而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除了祁筠,就是你们三个了……

    “二儿你……你别急啊!快急救,你!我擦!三你赶紧出去叫人,***唯一的一个医生竟然还昏倒!”刘飞一把捞起陈志就往外抗,张肃宇一脸煞白,手脚冰冷,似乎无法相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发什么楞!你是想等尸体僵硬了直接送去火葬场啊!”刘飞看张肃宇一动不动,忍不住一拳打了过去,这一下直接把他打得嘴角都裂开了,张肃宇猛的一回神,突然就往外跑。

    不是没见过死人,可是,没有见过自己最亲的兄弟死在自己的面前。

    他们全都默然了,静坐在手术室前,陈志两眼无神,那样子活像当年的乔翊。

    “你振作点!***读了这么多年医都读到屁股去了!这么没用!”

    “……头儿。”陈志的声音沙哑,甚至带着梗塞,他惨白着一张脸,“如果宋白再也醒不过来了,该怎么办。”

    该怎么呢?他们又该上哪儿再去找个宋白给乔翊?

    刘飞沉默了,乔翊中毒已深,这会儿竟然能因为宋白而去自杀,看他样子分明就是不想活了,侥幸这次救回来了,可是只要他不死心,怎么都有成功的一天。

    “再去找个祁筠吧。”半晌,张肃宇突然说道,“去年祁筠死了,他不一样心灰意冷?后来不是遇到了宋白吗?这次宋白倘若不幸没有熬过来,那就再去找一个代替他的吧,世界这么大总能找到几个差不多的,子冷点敖点的,样子干净漂亮些,我看就差不多。”

    刘飞眉一挑,心想确实可行,毕竟有了宋白这个先例在,再说乔翊一向是三分正常七分犯傻,谁也不清楚他到底是看清没看清,他都能把宋白当祁筠了,那找个和祁筠有几分相似的那不更让他分不清?

    两人一合谋,觉得是个好主意,唯独陈志一言不发,他盯着那红色的警示灯,沉沉道:“……难说。”

    宋白和祁筠长得或许不像,可是那里子简直就是如出一辙,这世界上又有几个祁筠呢?像他那样的人出了一个已经是意外了,难道还能有第二个?

    刘飞和张肃宇对视了一眼,不再说话。

    乔翊这次的情况很紧急,只是选的地方不对,在医院自杀,抢救还算及时,没能死成功,却元气大伤,躺在床上一星期愣是没有醒来,吓得陈志差点没昏倒。

    除了虚弱,还有不愿意清醒。他的主治医师这般说道。

    不愿意醒来,不过是在逃避。就像是隔壁ICU里面的宋白。

    至于安杰出车祸的事从那天起就被封锁了,外界依旧风平浪静,只有一些八卦小杂志刊登了安杰抱着宋白的照片,刚一发行就被立刻撤下,但是这个从卖出第一本起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段,安杰是gay的消息离开传遍了大江南北,而宋白的照片更是铺天盖地的覆盖了整个网络。

    网民八卦的力量是不容小觑的,这种带着桃色意味的消息就像是病毒,不断的繁衍着,可是当事人却没有一个出现,再经过一星期后,也就开始趋于平静。

    乔翊是在一个雷雨天里醒来的,闪电闪过,他的眼睛突然睁开,整个人直接翻下了床,一把扯开了手上的针,跌跌撞撞的就往外面跑,深夜里走廊上人很少,一个护士正在查房,刚出了一间病房,就看到乔翊疯了一般光着脚冲了过来,手上还滴着血,她吓得手里的托盘都掉在了地上,哐当一声在寂静的楼层中显得格外的清晰。

    “祁筠呢?他在哪里?他在哪里?!”乔翊一把抓住了护士,疯狂的喊着。

    一道雷鸣,护士脸色苍白,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就在这时,听到动静的值班医生赶了过来,一看乔翊,顿时头都大了,“乔少!乔少你怎么跑出来了?”

    “祁筠在哪里?他在哪里!”

    “你……你先冷静点,他……他很好,你先回房,那个,陈主任已经去带他来看你了,你先回去整理一下,他马上就过来。”

    乔翊一愣,“……真的?”

    “……真……真的。”医生额际冒出了一滴冷汗。

    将乔翊骗回房,医生顿时头疼的给陈志去了电话,那头三天没有休息的陈志立刻就又从床上翻了起来,套上衣服就往医院赶,一边给刘飞和张肃宇打电话,一个小时候,几个人在医院门口集合,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清秀的少年。

    那一瞬间,陈志以为又看到了祁筠。

    不知是不是因为灯线不明的原因,他的五官和祁筠非常相似,带着一副眼镜,穿着祁筠当年的衣服,一样的头发,一样的表情,安静的站在那里,咋一看竟然如同一人。

    “他……他……”

    汪洋微微一抬头,那个清冷的目光就像是一把箭一样,直接刺到了陈志的口,张肃宇得意的笑笑:“怎么样,是不是很像,老子为了找他,都几天没睡觉了。要不是知道祁筠已经死了,我还真以为是他了呢。”

    陈志愣愣的点点头。

    “你……你叫什么?”

    “汪洋。”他扬起下巴,“俺是汪洋。”

    “我擦!教你多少次了!不准有口音,还有,声音压低,俺什么俺,祁筠在北京活了这么久,还能变成东北腔了!***你就是给我飚法语也成,不准给我说方言!”张肃宇猛的敲了汪洋一下。

    陈志顿时张大了嘴。

    刘飞把烟掐灭了,瞥了汪洋一眼,“你到时候不要说话,不管乔四说什么,你都不用说,知道吗?”

    汪洋很怕刘飞,眼神顿时弱了下来,跟一只绵羊一样,弱弱的直点头。

    “看你什么样儿,当年祁筠要是你有一分弱也不会造成这样的地步,他这个人一辈子都别想让他低头的,知道不!别给老子一副孬种的样子。”

    “算了,也没时间再教了,先过去。”刘飞率先走了进去。

    陈志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看着汪洋的背影,他不动不说话的时候确实很像,可是一开口那是绝对露馅的,看他走路的方式显然是被张肃宇刻意教过的,却还是不对,祁筠走起路来慢条斯理,可不管怎么看就觉得一股难以言喻的清高之气散发出来。

    说实话,刘飞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紧张过,他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口,轻手轻脚的走进去,就看到乔翊乖乖的坐在床上,一副呆萌的模样,他吓了一跳,以为乔翊又犯病了,急忙问了一句:“乔四你……你还记得我吗?”

    乔翊抬起头瞥了他一眼,然后一咧嘴:“头儿你在开我玩笑吗?”

    “没……这会儿你不睡觉跑起来瞎折腾什么,大伙儿都被你害惨了。”

    紧接着张肃宇也走了进来:“***以后再大半夜的闹,看老子不直接让你把你绑起来了,省得闹心。”

    “德!我这是闹你吗?”乔翊撇撇嘴,看起来脸色还是很差的,但是神智还算清晰,他往张肃宇身后望了望,“陈二呢,人在哪,他们说他会把祁筠带来还我。”

    这一声让刘飞和张肃宇的心顿时又被掐紧了。

    两人偷偷看了眼乔翊,有些怀疑他到底是在犯病呢还是真的清醒。

    “他在外头和祁筠说会儿话,立刻就……你干嘛!快坐下,没看到针还在手上吗?!”张肃宇看乔翊整个人就要扑过去,吓得直接跳过去把他压在了床上,乔翊因为身体太虚了,哪里挣扎得过,不断的挣扎着:“放开!你***是找死吗?给老子松手!”

    “头你快想想办法!”张肃宇叫了一声,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一个清瘦的身影走了进来,那一瞬间,所有的人好像被按到了暂停键。

    乔翊侧着头瞪大了眼睛看着走进来的人,细碎的短发随意的落在额上,他的眼睛略微狭长,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本该是温文尔雅的,不知为何却带着一丝冷漠与清淡,面无表情的看着乔翊,站在那里,有如一座雕像。

    “祁……祁……祁……”乔翊张着嘴,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陈志跟着走了进来,张肃宇看乔翊安分了下来,慢慢的松开手,就看到乔翊突然又跳了起来,这回谁也没有反应过来,手上的针一下子又被扯掉了,仿佛什么感觉也没有,他光着脚就跑到了汪洋面前,一把把他扯进了怀里。

    “祁筠……”

    汪洋显然是被吓到了,背对着乔翊的脸整个惨白,瞪大了眼睛看向陈志,就见他做了个安静的表情,让他不要轻举妄动,他整个身体僵直,发愣的让乔翊抱着。

    “好了好了,人都来了,你先回床上,带都带来了,难不成还会跑,这段时间他都陪着你,你就乖乖的养伤,别胡思乱想了。”刘飞对着陈志使了使眼色,几人急忙把乔翊哄到床上,陈志小心翼翼的替乔翊重新打吊水,侧过头就可以清晰的看到乔翊迷恋的眼神毫不避讳的盯着汪洋。

    “你要乖乖的,这样也让祁筠省心,你也知道,他的身体不好,你一闹腾,大家都睡不好觉,到时候他又生病了怎么办,心疼的还不是你。”刘飞一副明事理的模样劝着,乔翊犹豫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汪洋还是不说话,他坐在一旁,任由乔翊抓着他的手,手指在他的手心婆娑着,那种瘙痒的感觉让他想笑,可这种诡异的气氛又让他觉得恐惧,眼神忍不住流露出一丝丝的懦弱。

    “祁筠,你不会走了,是不是。”

    汪洋张嘴刚想说什么,就看到陈志一记冷眼,顿时把话吞回了肚子,就之前陈志吩咐的,低下头一句话都不说,心里同时郁闷,不是说他现在扮演的是这个疯子的爱人吗?怎么还得把他当仇人对待,这是什么剧情。

    意外的乔翊好像没有生气,他的声音继续柔和得很:“我们就像之前一样好好的过日子,你想要做什么都行,想去哪里也可以,我会好好待你的,只要你不走。”

    他的声音听着悲惨极了,汪洋忍不住偷偷抬眼看了他一眼,却见他的双眼似乎无神,仿佛在回忆什么,看着他的样子,却又像是在看另外一个人,那种伤感能感染一般,他的心不由得一软,低声应了一句:嗯。

    乔翊的手一顿,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他抓着汪洋的手,两行泪立刻落了下来,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他,就听到乔翊低声喃喃:“这样也好……这样就好了。”

    他们已经完全分不清乔翊到底是好是坏了,汪洋坐在一旁任由乔翊抓着他的手,乖乖的躺在床上,然后说:“给我讲个故事吧,之前你都没有讲完。”

    “什么?”一不小心,汪洋还是脱口而出。

    还好只是一个词,再加上声音较低,乔翊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他闭着眼睛回忆道:“上次你说道小皇子的新娘被掉包了,然后他和假的新娘结婚了,接下来他该怎么办呢?”

    什么怎么办?他到底在说什么?汪洋发傻的看着乔翊,就听到他喃喃自语:“他发现了新娘原来是假的,所以他就去找真的新娘了,他的新娘没有假的新娘美丽,可是他就喜欢他原来的新娘,他别的都不想要。”

    慢慢的,他的声音弱了下来,汪洋看了他一眼,似乎是睡着了,样子恬静而温顺,一点都不像他们告诉他的那样。

    汪洋出来的时候陈志一群人正站在走廊,几个人一脸深沉,因为医院禁烟的关系,张肃宇叼着一支烟在嘴里,忍了一会儿,还是说道:“我出去抽一下。”然后转身就走了。

    刘飞叹了口气,对着陈志说:“这个人就教给你,当年你和祁筠接触最多,你该知道怎么做。”

    默默的点头,陈志上下打量着汪洋,这会儿比较仔细的一看才能发现出差别,祁筠比汪洋还要瘦一点,个子也高一些,汪洋的眼睛其实是比较圆的,只是此时被刻意画了眼线拉长了,再带上眼睛,咋看之下还是挺像的,而且祁筠的鼻梁较高点,但是打点影粉还是能糊弄过去。

    “我们到我办公室聊聊。”陈志说。

    汪洋其实内心很是震撼,这几天从被张肃宇拉走再到学那个叫祁筠的人的习惯就已经够累了,这会儿见了那个乔翊,他更是有点莫名其妙。

    陈志倒了一杯水给他,看他乖巧的坐在一旁,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简直就像是一只小绵羊,偷偷的在打量他,又吓得低下头。

    “你今年几岁了?”

    “二……二十四。”

    “哪里人?”

    “辽宁。”

    “要你做什么事三儿有跟你说了吧。”

    “三儿?”

    “张肃宇,带你来的那个人。”

    “哦……对,就是,就是扮那个叫祁筠的,是吗?”汪洋有些害怕的看了眼陈志,觉得这个人的眼神很可怕,看他突然不说话,弱弱的问道:“不对吗?”

    “对。”陈志放下手里的钢笔,走过来,伸手就把他的眼镜摘了下来,吓得汪洋往后一退,“你没近视吧。”

    “没……”

    他突然凑上前,仔细的开始观察汪洋的五官,面对这么突如其来放大的面孔,汪洋的脸顿时就红了起来,他是个绝对正常的男人,可是还是没办法适应有这么个斯文俊雅的男人这样关注的看着自己,顿时冷汗都冒了出来,哆哆嗦嗦道:“你……你想干嘛?”

    “哼。”陈志一声冷哼,然后站直了,手习惯的在口袋里,一脸冷峻:“妆画得不错,只是神不够,光线够足的话仔细辨认还是看得出来的。”

    汪洋无辜的眨眨眼,又不是同一个人,能像到这样都能让人想去问问祁教授是不是丢过一个儿子了,他还想怎么样。

    “算了,这几天你在乔四面前都不要说话,不管他说什么,你都不要理他,我会给你安排课程,你花点心思去学,祁筠读过很多书,随便说点什么都和人不一样,你不能就这么一辈子不讲话,否则早晚给认出来。”

    “那个……其实,我也不清楚,只是……我觉得那个乔翊他,他……可能知道我不是那个祁筠。”沉默了一会儿,汪洋还是决定将自己的感觉说了出来。

    偷偷的看了眼陈志,却见他眼神一沉,似乎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他走到了办公桌后面,若有所思的杵着下巴,低声道:“只要他不明白的说出来,你就给我演下去。”

    “哦。”汪洋觉得自己是遇到了一群疯子,还是一群有钱没处花的大疯子,才会用那么一大笔钱让自己来扮演一个当事人本就不相信的人,然后大家一起装傻,这是有钱人的新游戏吗?

    大概凌晨五点多的时候,陈志正带他回乔翊的病房,在经过六楼ICU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人走了过来,他脸色极差,看起来憔悴极了,似乎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神色恍惚,突然看到他们两个的时候整个人顿时僵住了,张大了嘴一副不敢想象的样子。

    三人就这么对视着,汪洋甚至有点郁闷他们要这么看多久,半晌,只听得一声嘶哑的声音:“……小筠?!”

    小筠?是在叫他吗?

    未等汪洋反应过来,却见陶清平整个人就扑了过来,瞪大着眼睛抓着他,“你……你还活着?”

    “先……先生,俺……我想泥……我想你认错了。”汪洋结巴了一下,一时之间说话都怪里怪气的。

    陶清平一愣,如果汪洋不开口,单单站在那里咋看之下确实就像是祁筠,问题是……

    “你是……”

    “陶先生,麻烦你先松开手可以吗?”陈志走上来,推了下眼镜,“他不是祁筠。”

    “俺叫汪洋。”

    一记白眼抛去,汪洋一紧张,“我……我是汪洋,汪洋大海的汪洋。”

    蹙起双眉,陶清平仍旧有些不敢相信,只是声音神情和祁筠差太多了,他后退了一步,冷静下来,“抱歉,刚才我稍微激动了一点。”

    “没事,不过还请陶先生能多多配合,最近乔四情绪不是很好,我们不得不出此下策,希望你能谅解。”

    陶清平还在打量汪洋,越看越不可思议,然后木楞的点点头。

    眯着眼睛看着汪洋离开的背影,陶清平的眼神一沉,汪洋?

    ☆、chapter 39 失忆

    说起宋白的伤势,可以用相当微妙来形容。

    按道理在那么强烈的撞击之下,再加上没有系安全带,就是不死也得伤残,当时人们救出他的时候也是这般想法,因为太血腥了,几乎可以说是全身浴血,整个人倒在座位上,头发被血浸湿,全搭在了脸上,看起来可怕极了。

    可当他们施救之后才发现,宋白绝对是个奇迹,他的身上几乎没有出现什么特别严重的伤口,除了大腿被玻璃划了一道极深的伤口,失血过多,最棘手的就是头部的撞击,这导致他很长一段时间是没有意识的,而且按照以往的病例,这样的伤如果在十天之内没有醒来,很可能就这么进入深度睡眠,也就是所谓的……植物人。

    这件事陈志一开始就知道了,却无论如何也不敢让乔翊知道,他总不能让乔翊就这么抱着一个这样的宋白,不管对谁来说,都是极为残忍的一件事,所以他们找到了汪洋。

    本以为他们可以这样平静一段时间,可就在三天后,陈志看到乔翊蹲在墙角,他抓着陈志的手,满脸痛苦:“我没有办法了,我装不下去,带我去看他……让我……再看看他……”

    这一段时间来,他本就不敢去问关于宋白的任何情况,他怕自己听到那个不敢想象的结果,所以他默默的看着那个酷似祁筠的人在自己身边转悠,可越是这样,他就越无法满足,不是这样的,祁筠怎么会是这样的呢?

    陈志沉默了好久,最终还是投降了,他带着乔翊前往宋白所在的病房,亲眼看着乔翊整个人跪倒在地。

    “活着……就好了,这样就好了。”他喃喃道。

    汪洋同学的假扮生涯也就此告了一段落,张肃宇为此痛心疾首,心想,难道现在祁筠不行了,非得找个像宋白的?

    如此一想,立刻就动了心思,对!去找个“宋白”来,不然真要乔翊守着个植物人一辈子?

    就这样,几个人又开始忙活起来了。

    一天,陈志过去给宋白做检查,乔翊就坐在一旁看着,半晌,他突然问了陈志一句:你说,如果我答应阿白,放他离开,他是不是就会愿意醒来?

    让乔翊放开宋白?那简直是天方夜谭!陈志不敢想象的回头看着乔翊,却见他抓着宋白的手,低声道:“还记得之前他曾经说过,如果没有我,他这一辈子将会是安安静静幸福安康……如果没有我,他是不是……是不是就真的会……”

    “乔四你别胡思乱想!这事和你没有关系,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意外,你不用这样责怪自己的。”

    “我都明白的,我其实都知道。”乔翊看着宋白难得安详的面容,如果不是头上的绷带,看起来就好像真的只是睡着了一般,他将脸埋在了宋白的掌心,声音很沉闷:“即使你们都不说,我也知道,从小到大有多少人骂我,多少人恨不得我死,我都习惯了,当年祁筠说过,我死了,就便宜了那些想我死的人,所以我继续活着,我做了那么多的混账事,可是……为什么出事的会是他呢?这就是对我的惩罚吗?我明明知道阿白有多讨厌我,恨不得杀了我,可是我还是把他留在身边,我从来没有想过他有多痛苦……我很难受,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真的……放不开。”

    “你……你别……”

    “我现在什么也不要了,只要阿白愿意醒来,阿白……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离开,我再也……再也……再也不……”乔翊哽咽了,却怎么也无法说出来,眼泪顿时湿润了宋白的掌心。

    我该怎么办呢?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突然,乔翊猛的感受到了手一动,他楞了一下,抬起头,“二……我……阿白……好像,动……动了!”

    “什么?”陈志不大相信,毕竟乔翊曾经多次出现宋白突然醒来的幻觉,他看了宋白一眼,还是一样安静,叹了口气,“你别太累了,他……”

    眼睛睁开。

    “他睁开眼睛了……”陈志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说了一句。

    乔翊整个身体僵直,看着宋白扶着床慢慢的坐了起来,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们,大家好像都忘记该怎么说话了,全部你看我我看你,一直到最后,宋白突然张了张嘴,然后一声嘶哑的轻哼:“……疼。”

    “很疼。”他的声音委屈极了。

    乔翊的手不断的颤抖,掐着嗓子一般声音都不像是自己的:“哪里……疼?”

    “手……好疼。”说着,眼泪顿时落了下来,这会儿,连陈志都傻了。

    宋白竟然哭了?!

    那一瞬间,乔翊的心就像是被人掐住了一样,疼痛到了极点,“阿白……阿白不哭,不疼了,很快就不疼了,我看看……”

    仿佛宋白的手是珍宝一样,他拿了起来,“哪里疼?”

    “这里……好疼,流了好多血。”宋白乖乖的回答道。

    乔翊楞了一下,仔细的观察着宋白说的位置,那里光洁白皙,一点伤痕也没有。

    难道是骨折了没发现?

    回过头看向陈志,只见他完全傻了,呆呆的站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这时,宋白突然嘤嘤的哭了起来,“好疼……手好疼!”

    “好好好!阿白乖,不疼了,马上就不疼了,我吹吹就不疼了。”乔翊一紧张,急忙抓起他的手,跟哄孩子似的的真的吹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用,宋白的声音也渐渐的弱了下来,他简直是说哭就哭,说停就停,眼睛湿漉漉的看着乔翊,看起来乖巧极了,这个时候陈志才意识到一件事。

    他突然走过来,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宋白眨眨眼,“清平。”

    “啥?!”乔翊顿时抬起头,疑惑的看向陈志。

    陈志指着乔翊,“那他是谁?”

    这个问句让宋白楞了好一会儿,他满脸疑惑,一副呆萌模样,这个样子,绝对是乔翊这辈子第一次看到的,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他皱着眉头,好久之后才喃喃道:“爸爸?”

    “哐当!”推开门走进来的护士手里的托盘掉在了地上,发出了好大的响声。

    多么惊人的巧合啊,当年乔翊疯了,宋白变成了他妈,这会儿宋白傻了,乔翊又成了他爸,这难道就是所谓的风水轮流转?

    “这是选择失忆,心因失忆的一种,个人对某段时期发生的事情,选择地记得一些,遗忘某些痛苦的回忆,失忆的原因很大一部分除了说因为脑部的撞击,还有可能是因为那段回忆太痛苦了,痛苦到他不想去记起,而选择从自己记忆最深刻的一段岁月重新开始。”宋白的主治医师如此说道。

    乔翊有些反应不过来,看了眼坐在自己旁边的宋白,犹豫了下,问道:“那……那有没有可能失忆后,突然对自己……自己曾经痛恨的人……我的意思是说,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他最痛苦的的回忆是来源于某个人,可是当他失忆的时候,他却变成最信任那个人了?”

    老医师皱了一下眉头,看看宋白又看看乔翊,“到目前为止没有这种病例。”他翻了一下宋白的病历,说道:“按照他的情况来说,他会醒来已经是奇迹的,而失忆这种事情显然已经算得上小事,如果要治疗也不是不可能,不过看他的样子,如果想起来,对他来说也许也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在心理学上有一种情况和你说的接近,Stockholm syndrome,既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症,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于他人。只是我看宋先生应该不是这个问题,他似乎……对你挺依赖的,完全是因为把你当成了他的父亲,这可能是因为你在某方面让他产生了错觉,比如,你和他的父亲长得很像,或者体味接近,格相似等。”

    乔翊嘴角扯了扯,他的脑袋里面立刻浮现了祁陆元的模样,然后就打消了是因为自己和祁陆元接近才会让宋白产生错觉的念头。

    “那……我是说,他的失忆症好的可能有多大?”

    “这种事情我们完全无法下结论的,人类的脑部是最复杂的结构,谁也说不清,如果接受一定的治疗,加上催眠的话,我想几率会大一点。”

    乔翊点了点头,就在这时,宋白突然扯了一下他的手,“饿了。”

    “饿了?嗯,那你想吃什么?爸爸替你做。”乔翊倒是挺入戏的。

    宋白想了想,“豆腐汤。”

    “豆腐汤啊,大骨炖豆腐好不好,你需要多补点钙。”他站起来,“谢谢,没事的话我们先走了。”说着,推着宋白的轮椅就走了出去。

    老医师有些诧异的看着乔翊低声和宋白说着什么,那表情温和极了,和那个活阎王的形象完全两样,推了下眼镜,看着两人渐行渐远。

    chapter 40 失踪

    连着好几天宋白都在闹着手疼,可是不管怎么检查,他的手完全没有任何的伤害,可以说是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但是他总是做出一副非常痛苦的模样,扶着左手动都不敢动,相反的腿上的伤反倒被他忽略了。

    后来陈志问他,为什么会痛。

    宋白的回答却是让众人大吃一惊:“摔下来被花瓶的碎片割到了。”

    “为什么会被花瓶的碎片割到?怎么就摔下来了?”

    “书,拿不到。”

    “啊!”乔翊猛的想起一件事,之前在回祁家的时候祁陆元曾经提到过祁筠当年因为够不到书就搬了花瓶去垫脚,结果摔下来。

    这么说来,宋白现在的记忆是在六岁那年?可是他分明又将陈志说成陶清平,那是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啊……

    不管怎么说,宋白傻了对乔翊来说却是个好事,至少他现在可以说是全心全意的跟着他。

    八月底宋白出院了,那天的天气也格外的好,乔翊推着他,就像当年宋白带着他一样,走在那条梧桐小路上,阳光透过树叶落在他们身上,稍微有些温热,一切安详得有些不可思议,乔翊想,如果这辈子一直都是这样,那便好了。

    “阿白今天想吃什么?”

    “豆腐。”

    怎么又是豆腐?乔翊慢慢的推着他走,“那鱼头熬豆腐好吗?吃鱼会聪明,当然,你已经够聪明了,再聪明下去会冲出宇宙的。”

    宋白眼睛眯了起来,然后嗤嗤的低笑着。

    这种感觉,很微妙。

    他们出了小区,乔翊带着他去商超,所有的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熟悉,仿佛当年宋白做过什么,他现在不过是在重复,只是现在两人对换了。

    出了商超门口,才走几步,乔翊猛的想起忘记把菜拿出来了,因为人比较多,如果带着宋白又要好长一段时间,看着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再拖下去就变成吃宵夜了,他想了想就拍拍宋白,吩咐道:“你在这里乖乖的不要动,我去拿个东西就出来,知道吗?”

    宋白眨眨眼,很认真的点点头。

    “记住,不准乱走哦。”将宋白推到旁边,确定不会有人去撞到他,乔翊才冲进去。

    宋白好奇的望着四周,周末时段路上的人很多,大家都行色匆匆的,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宋白,他将放在轮椅后面的书拿出来,安静的看着书,突然一道影遮住了他的视线。

    抬起头,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男子。

    他嘴里叼着一烟,身材偏瘦,穿着一件花衬衫,敞开着膛,手臂上还绘有龙腾刺青,眼底一片黑青,他眯着眼睛看着宋白,又看看手里的照片:“宋白?”

    宋白侧着头,一脸的疑惑,很明显,他记不清这个人是谁了。

    黄头发看了看四周,然后走到宋白身后,推着轮椅就走,宋白一愣,有些犯傻的问道:“你是谁?你要带我去哪里?”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爸爸说不能乱走。”

    “爸爸?”黄头发一声嗤笑,“角色扮演?你们兴趣真多,如果你乖乖的,老子就不为难你,敢有什么小动作,就怪不得我不客气了。”

    明显的感觉到此人的恶意,宋白一个挣扎就想逃开,却立刻被他按得紧紧的,一只手环过他的脖子,浸过乙醚的手帕捂住他的脸,没两下,宋白就安静了下来,斜靠在轮椅上,看起来安静又乖巧。

    黄头发撇撇嘴,声音即使低沉:“要怪就怪你那个相好乔翊。”

    这一头乔翊从商场跑出来,其实也不过三分钟的事,他刚走到门口,整颗心就跳得厉害,他有些犯傻的看着本该是宋白待着的地方,那里什么也没有。

    手上的东西掉了一地,他错愕的四周张望着,人来人往的却没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人掐住了脖子一般,令人窒息,乔翊手脚冰冷,整个脑袋一片空白,他跑下楼梯,手足无措的喊了一声:“阿白……阿白!你在哪里!阿白!”

    没有任何的回音,依旧人群嘈杂,商场促销的播报,脚步声,嬉笑声,广告声……就是没有阿白的回答。

    乔翊急了,紧紧的拽住一个路人:“有没有看到阿白?有没有看到我的阿白?”

    “什么东西?”

    “轮椅……穿着白色的衣服,头上有伤,刚才就在这里,可是他不见了……你有没有看到他!”

    “不知道不知道。”路人无情的摆摆手。

    乔翊的手都在颤抖了,他松开路人,又抓住另外一个人,“阿白呢?看到我的阿白没有?”

    “没有……”

    “不清楚……”

    “什么乱七八糟的,别浪费我时间。”

    “神经病啊!”

    “走开!找人去警察局。”

    “不知道!”

    一个接着一个漠然的回答以及冷漠的表情,乔翊就跟疯了一样,终于有个大婶回忆道:“刚才被一个黄头发带走了,那个人长得还挺凶的。”

    “黄头发?长什么样?”

    “没看清,太暗了,就高高瘦瘦的。”

    “在哪里?”

    “就在前面的拐角处……”

    还没说完,就看到乔翊狂奔了过去,一看到那被推翻在地上的轮椅时,乔翊的眼神深了几分,地上刚买的苹果咕噜咕噜的滚了一地,一只野猫正企图把装在袋子里的鱼给拖出来。

    乔翊的手紧了紧,他满脸苍白,慢慢的走过去,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如果想要你那个相好平安无事,现在马上到SL路93号,记住,一个人,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三十分钟后没有出现,你就等着替你这个可爱的小朋友收尸吧。”

    “等……”还没说话,声音就断了,乔翊瞪大了眼睛看着手机,那个机械一般的声音让他不由得恐惧起来,一想到宋白在他们手上,乔翊就恨不得透过手机信号直接掐死他!

    他看了眼手表,离通话时间结束已经过了一分钟了,他猛的一个转身就往路上跑,这时路上一人正拦了一辆的士要上,乔翊就跟遇到鬼一样猛的扑了上去,一把就把那一脚已经踏进里面的人拖了出来,然后坐了进去,关门,一声怒喊:“SL路93号!”

    司机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一踩油门,跟离玄的箭一般冲了出去,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透过那后视镜,就看到乔翊整个脸黑得可怕。

    “先……先生,您还好吧。”

    “如果阿白少了汗毛,老子都让他们全家陪葬!”乔翊咬着牙,都快把牙咬断了。

    那种诡异的气息在车内弥漫开来,司机浑身一震,越发觉得可怕,他现在的样子简直就像是要去杀人一般。

    在28分钟的时候,乔翊抵达了目的地,他连门都懒得敲了,直接一脚踹开93号门,里面一个大婶正在扫地,被乔翊这一下吓得有够呛的。

    “你!你想干什么!”

    “阿白呢?***阿白在哪里!”他遇神杀神的样子让正在看电视的男主人整个跳了起来,乔翊一个箭步,一手就把他拎了起来,拽着他的领口,咬着牙仿佛都能把他直接吞下了:“老子人在这里了,阿白呢?!”

    “什……什么阿白?”男主人因为缺氧,脸立刻涨得通红。

    就在这时,手机又响起了,乔翊顿了一下,一看号码,正是刚才的那个,“喂!我***就在这里!快把阿白还我!”

    电话里头一声嗤笑,很快的,那诡异而冰冷的声音继续说道:“很好,你在我们定下的时间范围内完成了任务,而且没有告知任何一个人,我们很满意,只是你损坏了无辜人家的门,我们一致认为你应该为此受到惩罚,这样好了,就打你家小朋友一下好了。”说着,只听到一声闷哼,乔翊整个人就跳了起来,眼睛都红了,眼角几乎都要裂开,他一声怒吼:“你***给老子住手!有什么冲着我来!”

    “啧啧啧,别着急,再给你个机会,二十分钟,到XX路祥泰酒吧A3—27包厢来,记住,自己一个人,你现在做什么都在我们的视线范围内,如果你有什么小动作的话……我想你该知道的。”

    掐断电话,乔翊二话不说就冲了出去,这个地段比较偏,本就没有车,他四周张望了一下,看到一辆车过来,整个人直接冲了出去。

    吱!一个猛烈的紧急刹车,车内的人探出了脑袋,气急败坏的喊着:“***找死啊!”

    乔翊冲上前,用力的敲着他的车门,车主以为他是碰瓷的,气得开了车门就要和他理论,结果才开了一个缝,他就猛的冲了进来,一把把车主拽了出来,人就坐了进去,放下手刹,一踩油门,车主坐在地上,傻傻的看着自己的车子甩着个潇洒的尾巴,绝尘而去。

    “**!那是老子的车!”

    乔翊开云霄飞车一样,一路下来就没有松开过油门,硬是在20分钟内到了目的地,连车都没停好,又冲到了A3—27包厢,一拍开门,却见整个包厢震耳欲聋,里面大概十来个人,男男女女的滚成一团,桌子上依稀可见那不知名的白色粉状物体,酒瓶子也滚了一地,随着乔翊的动作,几个男的扬起头来,“喂!新来的?长得不赖,男的做不做?不过事先说好,我不在下。”

    “阿白在哪里?”

    “阿白?”他从身下的女人体内退出,大大咧咧的站了起来,叫了一声:“喂!这里有没有谁叫阿白!有人找,是个好货!”

    “阿黄要不要!”底下一声低笑,伴随着几声荡的呻吟,所有人都咯咯直笑。

    “看到了吧,我们没有阿白,不过……”男子走过来,样子很是得意,耳环鼻环吊得叮叮咚咚,他伸出手挑逗的了一把他的下巴,乔翊脸色一沉,直接一拳揍了过去。

    鼻环哥被他的力道给打倒在地,整个嘴角都渗血了,他一咧嘴,呸的一声,“***我看你是活腻了……”说着,顺手抓起一旁的酒瓶子,二话不说就往乔翊脑袋招呼。

    乔翊从小到大什么样的混账事没做过,打起架来更是手黑,看他一个动作,立刻就做出了反应,身体一低,手按住桌子,身体腾空,一脚直接踹了过去。

    这一下鼻环哥整个人差点没被踢飞贴在墙上了,还好背后的沙发缓冲,只是乔翊那一脚力道极强,他突然觉得整个胃抽疼了起来。

    就在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

    乔翊黑着脸接通了电话,就听到那人说道:“看到了吧,里面那群人渣,可是你也好不了多少,你当年干的事比这更混。”

    “喂!你到底是我怎么样!”

    “别急,想他没事的话你就乖乖的待在那里面,不要还手,如果你侥幸没被打死,那么你就可以见到你亲爱的小朋友了,但是,如果你敢回一次手,抱歉,我会用十倍的力气加诸在你这个漂亮的小宝贝上面的,好了,祝你玩得开心。”

    挂断电话,乔翊抬起头就看到一群人向他围了过来。

    他拽紧了拳头,深吸一口气,然后眼睛一闭,咬着牙不再去看他们。

    “找死!”另外一个男生怒骂了一声,“你***知道我们是谁吗?简直是活腻了!”

    听到这句话,乔翊突然有些想笑,怎么听怎么熟悉。

    “连刘云飞也敢打!信不信我们当场打死你也没人敢说半句话!”

    乔翊一声冷笑,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话,嚣张到了极点,如今却报应在了身上,这就是所谓的现世报吧,可见,老天其实是很公平的。

    见乔翊没有动作,几个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率先动了手,一巴掌打过去,乔翊的头一侧,头发都乱了。

    “***,给老子打!打死了算我的!”刚才被乔翊一脚踢翻的鼻环哥闷哼道。

    这一声下,几个人顿时闹开了,酒、、药……让他们完全的失去了理智,而现在打乔翊就好像是一个游戏一样,打得越狠越开心,于是大家撒开了膀子的揍,一旁几个女人被这样的血腥场面吓到了,全都缩在了角落里。

    包厢里乱得很,有人疯狂的尖叫着,脚踩在乔翊的身上,大王一般的喊道:“这个下贱的东西,就长得还不错,大伙儿把他的衣服拔下来,让老子看看下面有没有被开发过!”

    乔翊的指甲都掐进了掌心,他的脸上都是血,刚才有人拿酒瓶子直接敲在了他的头上,碎玻璃扎在肩膀上,整个人狼狈得很。

    这一声闹,所有人都笑了出来,几个人伸手就去扒乔翊的衣服,乔翊的身材很好,穿衣显瘦脱下有,除了说皮肤白了点外,完全没有地方可以挑剔的,这会儿身上又淌着血,那红艳艳的血在苍白的皮肤上显得格外的诡异,昏暗糜烂的灯光下,就如同那堕入地狱的吸血妖姬一般,倒在地上,蜷着那双又直又长的腿,让人一看就血脉贲张。

    “***这个是我的。”缓过劲来的鼻环哥一边揉着肚子,一只脚踢了乔翊一下,“刚才不是挺嚣张的吗?怎么就不动了?”

    乔翊咬着唇,一双眼睛锐利到了极点,简直就像是一只濒死前的野狼一般,鼻环哥看了一眼,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他第一次看到这么可怕的眼神。

    “喂,怎么了。”一旁的另外一个人拍拍他的肩膀,“你小子也别太不厚道了,什么就你的,要爽大伙儿一块爽,出了苏三和路易不好这口,在场的见者有份。”

    几个人哗的一声表示赞同。

    乱!只有一个乱字,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其实就是一群人渣,这个肮脏的社会,这些肮脏的人群,可是乔翊有什么资格指责他们呢?他甚至干过比他们混账千百倍的事!

    乔翊倒在地上,突然想起了宋白,他是不是也曾经这样,无助到了极点?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节好……好诡异!尼玛的乔翊会被QJ了?我怀疑如果我这样写会不会被你们掐死了?

    ╮(╯▽╰)╭大伙儿淡定些吧,乔翊君平时作恶多端,这会儿现世报了,可怜了阿白被连累,但是木有事的,他就是死也不会让阿白出事滴!

36-4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