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光芒(高干) > 第二章 醒来

光芒(高干) 第二章 醒来


    陆微醒来的时候日头已经偏西,室内的光线昏暗不堪,却还有几抹残阳固执的自巨大的落地窗入屋内,无法照亮周围,却平添了一份凄迷。说也奇怪,明明下雨下了一天,这时候竟然又放晴了,天气多变,又如人生,谁都说不清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陆微缓缓睁眼,不知为何脑子里全是刚才那个让她叫二叔的男人,他长得可真好看,眉毛斜斜长长的,眼睛极其有神,像是会将人吸进去一般,鼻子长得像是她曾见过的希腊雕塑,薄唇里传出的声音很好听,有些像爸爸但又没有爸爸的温润。

    感到自己的左手有些凉,她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手上打着点滴,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人换了,并不是白天她穿的那件白色长裙。

    这时从暗处突然走过来一个人,身材高大,黑衣黑裤,似乎与这夜色融为了一体。陆微也是这时才发现房里竟然还有人,只是他刚才刚好站在暗处,所以她并没有发现。

    陆子皓走过来将床边的一盏壁灯打开,“等下再开大灯,免得你眼睛受不了。”陆子皓随意地坐到了她的床边,看到她放在被子外的左手时,眉头微蹙,“不要将打点滴的手放在外面,冷着了可不好。”边说边将她的左手放入了被中。

    陆子皓一人说着话,却没有听见她一声回答,微微抬首就见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忙关切地问道:“微微,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陆子皓的声音虽还是一贯的清冷,但其中的爱惜之意陆微感受深刻。

    “二叔。”太久没有开口说话,又这样昏了过去,陆微的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你说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爸爸了?”

    “当然不会。”陆子皓轻抚着她光洁的额头,触感极好,像是上好的陶瓷,“他会在另一个地方一直看着我们。”

    “可是我好难受,觉得自己的心像是空了一样,我想他,很想他。”陆微已经完全接受了眼前才见过一面的二叔,以前这些话她甚至不愿对陆子诚说,因为她不想疼爱自己的爸爸为自己伤心,但却愿意告诉眼前的人,就像他能解决她的所有问题一样。

    “你知道我们活着的人为什么总是怀念那些过世的亲人吗?”

    陆微摇了摇头,“我只是很想爸爸,很伤心,但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我们怀念他们,想念他们不过是为了给自己留个念想而已,就像是我们遇到什么跨不过的困难时,可以不停地告诉自己,那个人在看着呢,他一定会保佑我的。”陆子皓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和人单独说过这么多话了,但似乎也不是不会劝人。“还有,你要是不愿哭就不要哭,有些人哭也不一定是真的伤心。”

    瞥到输瓶里的体已经快要流完,陆子皓忙准备起身去叫护士来取针,还不忘问陆微:“还要睡吗?不睡的话我就把大灯打开了。”

    “不睡了。”陆子皓这才开了灯,出去寻护士了。

    陆微脑子里还不断重复着他刚才的话,是啊,我们一直记着那些已经过世的人不就是留一个念想而已,他们已经成为我们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既然在那里就一直在那里吧,没事拿出来翻看一下,或许并不只是忧伤吧。

    护士是和陆子皓一起过来的,护士在给陆微取针的时候,陆子皓靠在一旁的墙上,瞬也不瞬的看着陆微,她的眼中终于有了些神采,看来自己的话还是起了作用,如此美丽的一双眼睛,若真是盈满神采,那会有多漂亮啊!

    护士走了之后,屋中就只剩下了陆子皓和陆微,陆微心中却没有了早前的悲痛,或许连她自己自己都不知道,从这一刻起,陆子皓就成了她生命里唯一的光芒。

    陆子皓几步走到陆微身边,将几个靠枕放在了她的身后,又将她扶坐了起来,说道:“我见你房里的帷幔、被子和床单全是白色,实在是有些不好,你还是一个小姑娘,太过素雅可不好,以后也要把自己弄得喜气一点。”

    虽然初见云曦时,陆子皓并不否认是那一身白色长裙和气质吸引了他,但他并不喜欢陆微也是这样,他见她穿白裙都还好,一进她的屋子见也是这样就觉得有些刺眼了,毕竟是花一样的年纪,他不希望她过得如此郁。

    陆微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被换上的粉红色睡裙,明白了这一定是二叔的意思,低低的应了一声,示意自己听清了他的话,但并没有真正答应。

    陆子皓当然没有看出陆微的这点小心思,又陪着陆微坐着,两人一开始还说着话,可陆子皓并不是多话之人,今日已算是例外,陆微自然也不会主动开口说话,没过多久屋子里便又安静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许是已经到了陆子皓的极限,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时间也已经不早了,便俯身亲了亲陆微的额头,轻声说道:“你还是早点睡,我就先回自己的房里了。”陆子皓也是坐了十多个小时飞机才回来的,一回来就一直守着她,到现在也没有休息过,也是真的有些累了。

    “二叔,晚安。”陆微的声音已经不复一开始的沙哑,女孩的声音像是空谷黄鹂一般,很是好听。

    陆子皓又看了她一眼,就起身离开,走到房门处,手放在总开关上,正欲将屋中的所有灯关上的时候,突然又听到了床上女孩的声音。

    “二叔,你可不可以陪我睡,我害怕。”陆子皓并不知道陆微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对她提出这样的要求,被子下的双手已经紧紧攒成了拳。六年前,在她刚来陆家的时候,也时常睡不安稳,那时是陆子诚每日陪着她睡着。后来她终于习惯了,陆子诚也便没有再陪她睡过。

    陆子皓停顿了一阵,转过身来看她,就见她眼中满是懊悔之色,看来也是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可却让他更加心疼。

    见他又转过了身去,陆微本以为他是要离开了,却不想原来他是将房门关上,之后又将灯关了,只剩下一盏微弱的壁灯。他走到床边,脱掉鞋,脱了外衣,就上了床来。

    陆微一开始还有些局促,毕竟她长这么大只同自己的父亲有过这种经历,陆子皓身上的气息显然也和陆子诚的完全不一样。

    反倒是陆子皓上了床后就自然而然的将陆微抱入了怀里,虽说他也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但心里也是真把陆微当成是小孩子,他抱一个小孩子睡觉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淡淡的女孩馨香盈满了鼻端,让心更安宁了下来,“睡吧。”陆子皓轻声道。

    陆微也不再局促,这本就是她提出的要求,十分自然地将小脑袋拱入了陆子皓宽厚的膛,还将手换上了他的腰,这才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但愿能有个好梦,能梦见爸爸。

    陆子皓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她的背,活像是在哄着小婴儿睡觉,有些事看来只要用心,也是可以无师自通的。

    ————————————————————————————————————————

    第二天早上又开始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这天也是陆家订好的陆子诚下葬的日子,如此沉的天气,再加上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痛,这场丧事也变得愈加的悲痛起来。

    陆子诚下葬的地方在B市出名的云岭山后山上,这处是B市众多名流争抢的墓地,寸土寸金,一平米的价格不知比B市最贵的房价都要贵上多少倍。

    陆微一直和陆子皓在一起,两人皆是一身黑衣,看着就肃穆的很。陆子皓撑着伞将陆微遮在伞下,另一只手还握着她的手,似乎是怕她会突然失控。

    “二叔,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怎么样的。”陆微自然是能体会到陆子皓身上的关切之意,可这话落到一旁的沈佳萍耳朵里就变了意思。

    “我看子城也算是白养了你这个女儿,他去世这几天何时见你流过一滴眼泪。”

    “又不是特地哭给谁看的。”陆子皓冷冷开口,但其中的意思沈佳萍听得明白,心里也越发的迁怒于陆微,本来自己儿子就已经同自己不亲,现在还因着她对自己冷嘲热讽,心里如何能服气。

    陆昆看出沈佳萍的心思,忙扶住她的肩安抚她,如今他们已经是一无所有,所有的依仗都在陆子皓身上,还是不要冲撞的好。心中也越发有些难过,若不是自己当年做了那些事,又如何会与二儿子如此生分。他也清楚,就连一向对他恭敬有加的大儿子,因为那事又何尝不是对自己心中梗着,只是没有像陆子皓表现的如此激烈而已。

    葬礼结束的时候,热闹了几日的陆家大宅也终于安静了下来。陆子皓对这些在这时候前来的人是极为不屑的,陆子诚是陆氏集团的总裁,他这一突然去世,背后牵扯出的利益可还大着呢。很多人都不知道陆家还有一个儿子,若他这次不回来,还不知事情最后会成什么样子。

    陆子皓在正式接受陆氏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最主要的还是将他在美国的事业交代出去。

    当年念完在哈佛的学士学位,另外两位好友林月明和尹少锋便回了国,只剩他一人在美国。

    他在和他们一起上大学的时候就开始炒股,因着灵敏的经济嗅觉,就在炒股上赚了第一笔金,后来便开始在网络上发展。他一直相信,只有走在世界最前端的人才是会真正赚到大钱的人。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他的事业就蒸蒸日上,最后成立了一家大型的网络公司,顺便还在研究一些电子产品。

    陆子皓还有一个变态的嗜好,就是喜欢念书。

    大学的时候他和林月明一样读的是哈佛商学院,可他们离开后,他就跑去学了法律,要知道哈佛的法学院可是会整死人的,那些开着全美闻名的律师事务所的顶尖教授们,他们所写的书,可能看一天也看不了一页,因为实在是太艰深了,可陆子皓并不这样认为,反倒觉得很是好玩,时常还和法学院一个资深的老教授争得面红耳赤。

    事情到这里还不算完,有一天陆子皓又不知从哪里听到了这样一个说法,真正有成就的人必是在思想上高人一等的,后来他就去了哈佛的哲学系。所以他这次回国的时候,身上可是背了很多名头,只是他毫不在意。

    林月明和尹少锋还因为这件事嘲讽过他很多次,说他是读书把脑子读坏了。可他只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和你们这些只有学士学位的人无法沟通。”气的两人几欲吐血,还真是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哈佛哲学系博士。

第二章 醒来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