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光芒(高干) > 第四章 真正的归属地

光芒(高干) 第四章 真正的归属地


    陆微满怀着对新生活的憧憬住进了新房子,说到底,新房子并不见得让她真有多高兴,真正让她高兴的是终于可以离开那座大得让她发慌的老宅,和她深深喜欢的二叔住在一起。

    由于陆子皓才回国就接手了陆氏全部的生意,不服气的人很多,有些人虽面上并未显露什么,但背后仍是和他对着干。陆子皓最近也是殚竭虑,一方面要想办法镇压下这群人,一方面又要想快些做出事来让这些人服气。

    由于为公司的事疯狂的忙碌着,陆子皓也是日日的早出晚归,还好他一早就找到了一位不错的阿姨,每日就负责着家里的家务,最主要的还是照顾一下陆微,每日等他回去的时候,阿姨这也才回家。

    除了这位阿姨,陆子皓还找到了一个以前的同学。当时读书的时候,他和这叫刘云龙的关系不错,那时他就觉得他耿直忠厚,是个不错的人,而自己家里还缺一个司机,便想到了他。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几年前他因为一些事进过监狱,这些年也一直过得不好。

    当他找到他时,一说他的意思,刘云龙十分感激,毕竟因为蹲过监狱的事,他很难找到什么好一点的工作,陆子皓这人虽说对其他人向来狠厉,但对自己人却是极好的,刘云龙当他家的司机,待遇一点不比一些高级的工作差。

    其实找这个司机也是因为陆微,若陆子皓还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也没什么必要,他既然认定了这个侄女,就想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他不在的时候,有个司机她想做什么也会好很多。

    这一天陈阿姨又如同往常一样将饭菜做好,刚刚将饭菜端上桌,就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挂了电话就是满脸急色。

    “陈阿姨,怎么了?”陆微从来就不是多话的人,对大部分人甚至是冷漠的,这一点竟然和陆子皓是惊人的相似,但几天相处下来,陆微知道这个四十出头的陈阿姨是个极其善良的中年女人,对自己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所以与她的感情也是极好,现在一看她急匆匆的模样,就关切的问道。

    “小姐,我儿子突发急阑尾炎,现在需要立刻手术,我必须得马上赶回去。”陈阿姨脸上全是焦灼,看样子是一刻也等不了了。

    “那你快回去吧,我没关系的。”陆微听陈阿姨提起过她的儿子,今年刚好要上高三了,正是学习紧张的时候,自然是大意不得。

    “但是陆先生嘱咐我每天必须等到他回来才能离开,你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陈阿姨也确实是担心陆微年纪小,一个人在家万一出什么事可不得了。

    “我会和二叔解释的,而且他平时这个时候也快回来了,你就回去吧。”

    听陆微这样说,陈阿姨这才勉强放下心来,心心念念的全是自家儿子,于是又嘱咐了陆微几句就离开了。

    陆微略略扫过餐桌上的菜,又看了看时间,平时这时候他也该回来了吧。虽然他之前说过如果他回来晚了,她就先吃饭,不用等他。可陆微每每都要等到他才会吃饭,她并不讨厌这种等待的感觉,反倒很是喜欢,觉得一直空荡荡的心有了牵挂,有了念想。

    可时针已经指到了九还是不见陆子皓回来,陆微有些心烦意乱了。桌上的菜已经完全冷掉,她估着也没办法再吃,便将菜全部端进了厨房,想待会陆子皓回来的时候热热再吃。出来的时候还是不见陆子皓,便打开了客厅里巨大的晶电视,不停地换着频道,果然和她想的一样,电视还是这么难看。

    陆子皓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到半夜,今天公司的高层说着一起出去吃饭,他最近本就想和这些人打好关系,所以便欣然答应了。因为心里挂着陆微,吃完饭就准备快些回来,可那些人却说去酒吧玩玩,陆子皓见他们兴致极高,又想到自己嘱咐过陈姐,若是他回去晚了,她就在她家过夜,所以也才勉强放下心来。

    可一回来就见电视的画面虽还在不停的跳动着,陆微却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身上什么都没有盖,眉头也是蹙得很紧,显然睡得不安稳。陆子皓几步来到她面前,了她的手脚,果然和冰块无异。

    “微微,微微。”他叫了她两声,可她就是睡得不安稳,也没有醒过来,陆子皓低叹一声,忙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将她紧紧裹住,抱着向二楼走去。

    “二叔,二叔。”陆子皓本以为她是醒了,低头一看,却发现她仍是双目紧闭,,原来只是呓语。

    本想将她放上床盖上被子就好,却一触及到她冰冷的身子,又放不下心来,忙又把她从被子里抱了出来,找了一张毛毯裹上,抱着她朝浴室走去。

    等浴缸里放好了热水,他这才将陆微身上的衣服褪下。女孩的身子莹白如玉,在灯光的照耀下竟然像是微微泛着光芒,触感也是极佳。陆子皓本是将她放在浴缸里,靠在浴缸边上,可他一放手,她就向下滑去,他不得不扶住她的肩膀,这样才让她坐得稳当。

    过了一阵,水已经不那么热了,但陆微的脸上已经微微泛着淡红,体温也总算是恢复了正常。陆子皓这就准备去拿一旁的浴巾将她的身子擦干,可浴巾离浴缸的位置有些远,他一手扶着陆微,一手准备去拿浴巾。刚刚拿到浴巾,扶着陆微的手却滑了,陆微顺着向下掉,后脑勺刚好碰到了浴缸边缘。

    陆子皓听到了清脆的一声响,暗恼自己的大意。这样一撞,陆微自然也是醒了,迷迷糊糊的睁眼,还揉着后脑勺,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浴缸里。本还有些不明所以,一见陆子皓站在旁边就明白了,一高兴就从浴缸里站了起来,也不顾身上湿着,一把抱住了陆子皓,“二叔,你总算回来了。”

    陆子皓忙顺势将她从浴缸里抱了出来,用浴巾给她把身体擦干,之后又用另一张浴巾将她裹上,这才抱着她放到床上。

    “二叔,我等了你好久,不小心就睡着了。”陆微被陆子皓用被子严严实实的盖住,只剩下一张小脸露在外面,看起来煞是可爱。

    “我说过多少次,如果我回来晚了就早些吃饭休息,怎么老是不听话?”陆子皓轻抚着她的额头,略带责备的话却满含温情。

    “总是要看到你才会安心。”陆微想也不想的回道。

    陆子皓听她这么说竟然呆愣了一阵,这些年他在美国一人打拼,虽说最后很成功,但当中受的苦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忙的时候几天不睡觉,饿了就吃泡面,从没想过有人会担心他,甚至等着他。

    “傻丫头。”陆子皓心中是感动的,只是面上并没有表露什么,“对了,陈姐呢?”陆子皓也是知道有人在家照顾她,才放心这么晚回来的,没想回来就只见到她一人。

    “陈阿姨的儿子出了一点事,她赶着回去了。”一看陆子皓脸色有些不好,忙又道:“陈阿姨本来还不愿走的,还是我说了两句她才离开的,你不要责怪她。”

    陆子皓听她这样说才勉强压住了怒气,毕竟他不希望陆微发生任何意外,看来以后可以让刘云龙在家里随时待命了。

    “那晚上吃饭了吗?”

    陆微本想点头的,但见他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也不敢撒谎,只好回道:“没吃,本来想等着你的,结果……”

    “那你先躺着,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不用了,二叔,我也不是很饿。”陆微本来想说陆子皓回来这么晚已经很累了,但才刚这样说就见陆子皓有些不悦的看着她,接下来的话便没入了口中。

    陆子皓进厨房去看了看,就发现被陆微放到一旁的冷菜冷饭,将那些菜倒掉,煮了一碗面,又热了一杯牛,这才端着面和牛到了陆微的房间里。

    陆微一闻到面条的香味,就觉得自己已经饿到不行了,刚才竟然还觉得不是很饿,接过陆子皓的面就狼吞虎咽了起来。

    “慢点吃。”

    陆微刚想开口对陆子皓说自己没事就被呛住了,陆子皓又是一阵好笑,还是将牛忙给她递了过去,“快喝一口,把东西咽下去。”

    陆微平日里吃东西总是很少,今天许是真的饿了,竟然将陆子皓煮的这一碗分量并不小的面条给吃光了。

    “以后都能吃这么多就好了,你太瘦了,二叔抱着你像是抱着一个几岁的娃娃一样。”

    陆微点了点头,对陆子皓说的话,她向来是言听计从的,只是做不做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好了,睡吧。”陆子皓为她压了压被子,又在她额上落下一吻,这就准备将灯关上。

    “二叔,我睡不着。”

    陆子皓刚把灯关上,在一片黑暗中就听到陆微轻微的声音,忙又将一盏壁灯打开了,接着就窸窸窣窣的褪下自己的外衣,上床来将陆微揽进了怀里。才搬过来的几天,陆微也总是睡不安稳,所以陆子皓陪她睡了一阵,过后就一直是她自己睡了,可她今天又这样,陆子皓还是一如既往的宠着她,明显感觉到这孩子是越来越黏他了。

    “二叔,你身上的味道好大。”陆微一闻到陆子皓身上的烟味酒味就开始抱怨。

    陆子皓也是这时才发现自己一回来就忙着照顾陆微,也没洗澡,今晚应酬了那么久,身上难免味道很大,却又刮了刮陆微的鼻子,佯怒道:“是你黏着我,还敢嫌弃我。”话虽这么说,但还是立刻起身。

    “二叔,你去哪里?”陆微慌忙问道。

    “我去洗澡,丫头。”陆子皓笑道。

    陆微知道他一定还会过来,便也不担心。

    过一会陆子皓洗完澡换上睡衣过来的时候,却见陆微已经不在床上,环视了一周才发现陆微竟然在放DVD。

    “微微,你在干什么?”陆子皓见她又没有穿鞋,眉头一蹙,却也没有说什么,只寻到她的拖鞋给她穿上。

    “昨天我在你的书房发现了这张碟,看起来很有趣。”

    陆子皓这才发现屏幕上出现的正是《阿甘正传》,明白了陆微是想看这部电影,忙将她抱到了床上,和她一起看这部自己已经看过很多遍的电影。

    陆微每看到有趣的地方总会毫无顾忌的笑起来,然后更紧的偎进陆子皓的怀里,陆子皓像是一个解说员一般,向陆微讲述着这部看起来搞笑,实际上艰深的电影。美国最火的运动橄榄球,被刺杀的总统肯尼迪,还有大球转动小球,越战,陆子皓都极有耐心的向她讲述着。

    “二叔,为何珍妮总是想着一次又一次的逃离阿甘呢?”

    “珍妮小时候因为她爸爸就有了心理影,所以造成了畸形的格,她讨厌男,所以对她好的阿甘让她无所适从,只能逃离,她所代表的就是美国垮掉的一代。但不管她走多远都会回到阿甘身边的,因为阿甘是最单纯干净的人,只有他才是珍妮的真正的归属地。”

    陆微喜欢听陆子皓讲述这些,她的二叔博学多才,似乎什么都懂,明明艰深的东西被他一讲都变得有意思,尽管她还是不完全能听懂。

    而这时的陆子皓或许还不知道,他一语成谶,将来的他也会一次次的想要逃离身边的人儿,但不管他走多远,还是会回到陆微身边,因为也只有真正单纯干净的人,才会是他最好的归属地。

第四章 真正的归属地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