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光芒(高干) > 第十一章 生病

光芒(高干) 第十一章 生病


    陆微一动不动的盘膝坐在她房间外的露台上,窗帘打开,可以看到外面依旧是下着雨,而且还越来越大,远处的树也开始摇晃得厉害,看来风也大了起来。本来窗是关着的,只看见一滴接着一滴的雨滴顺着透明的玻璃窗向下滑去,很快就消失不见。

    陆微心里闷闷的,今天看到那个女人,她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要失去自家二叔的爱了一样。她之前问过陆子皓,会不会一辈子都对她这么好,他回答的很肯定。但今天她才发现自己想要的不止这些,爱也是可以分成很多份的,不会只给她一个人。

    陆子皓是一个成功而且极有魅力的男人,还差两岁他就到三十了,他会娶妻,会有孩子,而她,只是他的侄女而已,到时他又会对自己剩下多少爱呢?陆微已经不敢想了,只觉得这个答案会让她承受不住。

    她突然站起了身,站到窗前将窗户打开了来,一时外面的风急速的灌了进来,将陆微的长发吹起,下身穿的长裙也被吹了起来,还有不少的雨丝也随着风打在了她的脸上、身上,可她竟然浑然不觉,甚至觉得这样冷的感觉还不错。

    她知道陆子皓不管是结婚生子还是如何,都只是做一个正常男人该做的事,但她就是无法控制住自己心里的不舒服。或许陆子皓都不知道他于陆微的意义就是一切,就是全世界。

    陆微吹冷风吹了不知多久,只觉得全身都冷得有些麻木了,于是回转了身,走向自己的床边,躺上床睡了过去,或许只有睡着才不会胡思乱想吧。

    ————————————————————————————————————————

    陆子皓将谢雨露送到谢家楼下的时候,谢雨露竟然还对他说:“子皓,到我家坐坐吧。”

    陆子皓这次没有再给她任何面子,只冷冷的说道:“谢小姐,我是请你当我侄女的钢琴老师,我也会给你绝对的尊重,但我们俩的关系也的确还没熟络到让你叫我子皓的程度,所以还是请你不要这样称呼我。而且我没记错的话,你让我送你回家是因为你家里出了急事,你真的还有心情请我到你家吗?”

    谢雨露的脸一下就有些白了,实在是自己低估了这个男人的冷心冷情,可良好的修养还是让她很快的恢复了情绪,甚至还挂着浅笑说道:“多半是上次你没能上我家,所以我一直对这事有些记怀,你不提醒我,我还忘记家里有事了。那我就不耽搁你了,谢谢你送我回家。”

    陆子皓视线仍是看着前方,但还是微微的颔了一首,示意听到了谢雨露的话,但没有任何回应,甚至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谢雨露又说了一句开车小心,就下了陆子皓的黑色迈巴赫,只是双手在身侧握成了拳,隐隐可见上面骨节处已经发白。她看着陆子皓的车离开,和上次在这里分别一样,仍旧是急速而行,自己也回过神来,朝家里走去。

    ————————————————————————————————————————

    陆子皓心里挂着陆微,自然是归心似箭,他想着今日陆微的种种表现,越发的觉得不对劲,可究竟是什么原因他又实在想不出,难道是少女心事吗?他想不了那么多,只想着自己要回去好好和陆微谈谈,不能让她这么低沉下去。

    回到别墅的时候,陆子皓见陈姐在客厅擦地,忙就问道:“陈姐,微微下来过吗?”

    陈姐忙停下了手上的活,皱着眉回道:“你走前她回了房间就没出来过了,我瞧她今天情绪真是不高,虽说她平时和我也算亲,但真正遇到什么事的时候,她也不会对我说什么,或许只有你去和她说说才有用。我瞧着这孩子说着也才满十三岁,但哪里像是个十三岁的孩子,心思深着呢,你和她说话也不要老是还把她当成孩子。”

    陈姐自己的孩子也才上大学,也算是一个过来人,对孩子们的想法总归要比陆子皓熟悉一些,她本来就极是喜欢陆微这个孩子,和他们住了这么久,也算是模模糊糊的知道了陆微的身世,对她也就多了怜惜,再加上平日里陆子皓对她也很是亲厚,她也才有胆子说出这些话。

    陆子皓一听陈姐这么说,也明白了她的意思,或许真的是他还一直把陆微当孩子,所以无法明白她的一些想法。想通了之后,陆子皓忙向陈姐感激的说道:“我明白。”虽说面上仍旧冷淡,声音也不见有多动容,但陈姐也知道他是真心的感激。

    “快去看看吧,我也把手上的事做完。”陈姐说完后就继续去擦地。陆子皓原地站了一会也朝楼上走去。

    走到陆微门前,他一把推开了门,环视了一周只见床的角落里蜷缩着一个小身子,睡觉的姿势依旧像是一只小狗。陆子皓突然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担心她担心的不行,她竟然在这里睡着了。

    虽说心里这样想着,他还是走到了陆微的床边,这次刚好是看到了陆微露在被子外的小脸,平时白皙的脸上此时泛着不正常的红晕,陆子皓心中一惊,忙俯下身子抬手覆上她的额头,只觉得掌下像是着了火一般,直像是烧到了陆子皓的心上,炙热的疼痛。

    他忙下楼让陈姐给长期做他们家庭医生的蒋医生打了电话,电话那边的蒋医生表示马上就能过来,陆子皓这也才稍稍放下心来,不过还是免不了责怪自己,明明一早就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竟然没有及时的去关心她。毕竟是自己捧在手心上的孩子,哪怕就是发烧感冒他也会受不了。

    回到陆微房里的时候,陆子皓找到了家里的体温计,给陆微考体温,等了一会,他无意间就发现露台那里还大敞着的窗户,低叹一声,又看了看已经被烧的没有意识的陆微,心中的责怪与愤懑皆数化为无奈,最后还是去把窗户关上。

    再次走到床边的时候,陆子皓拿过了体温计,上面显示的温度竟然快到四十度了,陆子皓又是一阵心惊。下了楼去在柜子里找前些日子买过的退烧药,却在这时蒋医生赶过来了。

    陆子皓忙带着他上了楼去,“我刚才给她考过体温,已经要四十度了。”

    蒋医生点了点头,示意知道了,忙又让跟着的护士给陆微挂上了盐水,自己也在那里查看陆微的状况。

    一切结束后,蒋医生对陆子皓安慰道:“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的,你也不用太担心了。虽说这孩子本来身子骨就差,但这点小病只要不引起什么并发症,都不会有什么的。”

    陆子皓点了点头,但视线一刻不离床上的陆微。蒋医生看在眼里,也是感叹,这恐怕就是陆微的亲生父母还在,也未必能做到陆子皓这么关心。

    蒋医生又对陆子皓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也开好了药放在了陈姐那里,就留下了护士在这里,一个人先走了,主要是他医院那边也还有些急事要处理,今天过来为陆微看病已经是先搁下了一些事,现在是不走不行。

    陆子皓拿着本书坐在陆微的床边,一边看书一边注意着陆微的情况。

    一旁的护士见陆子皓如此,笑道:“陆先生,我留在这里注意着小姐就行了,你不必一直守在这里。”

    陆子皓却连忙拒绝了:“没关系的,我今天本来也没事,反倒是你想出去坐一下也可以,有情况我就让你过来。”

    护士笑了笑,还是守在了一边。

    “二叔,二叔,你会不会不要微微。”陆微突然惊叫了一声,陆子皓本来还以为她醒了,一看她却还是双目紧闭,只是眉间蹙得很紧,显然是很难受。

    陆子皓不明白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却还是立刻握住了她的手,在她耳边低声道:“傻丫头,二叔怎么会不要你?”

    不知道陆微是不是真的听到了陆子皓的答话,之后她就没有惊叫了,眉间的褶皱也微微舒展了开来。

    ————————————————————————————————————————

    陆微真正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暮时分,B市已经下了快要一日的雨,此时仍旧没有停歇,B市下雨本就是常事,可今日的雨却让天气显得格外沉。

    “二叔。”陆微轻轻唤了一声,却因为病了一场没有什么力气。

    “丫头,醒了?”陆子皓放下手上的书,又再次探手覆上她的额头,烧其实下午就已经退了,只是陆子皓似乎还不放心,隔一会就想她的额头。

    陆微点了点头,一醒来看到自家二叔心里是高兴的,可一想到今天困扰了自己一天的问题,心情就和窗外的天气一样,又沉了下去。

    “和我说说,今天到底是怎么了?”陆子皓语气轻柔,像是怕吓着了床上虚弱的人儿。

    “二叔,你以后会结婚吗?”陆微像是没有听到他的问题,不答反问。

    陆子皓有些不明所以,揉了揉陆微的头发,笑道:“二叔也是个正常的男人,自然是要结婚的。”

    陆子皓这一年是真的没有碰过女人的,整日已经被公司和陆微占去了所有时间。十五岁那年,他对云曦一见钟情,但最后这段感情终究没有结果。

    在美国这十年,他也有过不少女朋友,但更多的都只是各取所需,并没有想过和对方一辈子,与其说是男女朋友,不如说就是单纯的床伴关系,也或许是他在经历了云曦之后是真的冷心冷情了,本没人能打动他。但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若真是什么终身不娶,那他还真是做不到。

    陆微本是一瞬不瞬的盯着陆子皓,听了这句话后微微侧开了脸,又问道:“那你和她结了婚后还会有孩子吧,有了孩子后还会要我吗?”

    陆子皓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她刚才的话竟然是这个意思,明白过后他又是一阵无奈,笑道:“二叔说过,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哪怕是你长大了,有了爱的男人,和那个男人结婚,二叔还是会照顾你的。”

    陆微突然笑了,明明很想哭却还是笑了,像是眼泪都流进了心里一样,所以眼睛里没有眼泪了。她多想告诉他,她就想和他过一辈子,不想他结婚娶妻,自己也不会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可话到了嘴边一句都说不出口,她知道自己没资格说这些话,没有任何资格。不要说她只是他的侄女,就算她是他的女儿也没资格这么说。

    “二叔,如果你的妻子不喜欢我怎么办?”陆微明明已经不想说话,却还是想趁着今天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就继续说下去。

    “微微,不要胡思乱想了,若是她连你都接受不了,那我怎么可能娶她呢?”陆子皓许诺道。

    “二叔,我脑袋还是很昏沉,想睡觉。”陆微声若蚊呐,听起来的确是虚弱极了,需要休息。

    “要我陪你睡吗?”陆子皓知道陆微一有什么不舒服的时候就爱让他陪她睡觉,今日她没说他就主动提了出来。

    “不了,二叔,我还在感冒,传染了你就不好了。”说着还打了个哈欠,看着是真想睡了。

    陆子皓没法,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就关上灯离开了陆微的房间。

    门一关上,在一片黑暗中,陆微却突然睁大了双眼,愣愣的看着天花板,眼中哪有一丝睡意。

第十一章 生病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