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光芒(高干) > 第二十章 日记里的秘密

光芒(高干) 第二十章 日记里的秘密


    B市又开始下雪了,今年的冬天特别冷,这已经不知道是今年的第几场雪了,纷纷扬扬的大雪洒下,厚厚的一层,B市以往的雪并不容易堆起,今年的大雪下个不停,也终于堆了起来,却让人有了一股自骨子里而有的寒冷。

    陆微早上接到了沈佳萍的电话,说是除夕快到了,让她劝着陆子皓回家一趟,也好一家吃个团圆饭。以前的沈佳萍是打心里不喜欢陆微的,可这两年这孩子不在她身边了,反倒让这种感觉淡了很多,虽说仍是不把她当成亲孙女,但也不再那样厌恶。

    陆微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哀求的意味,陆子皓回国也是第三个年头了,可是几乎没有回过老宅看他们。陆微并不知道陆子皓为何会这样,但她总是相信他有他的理由,并不是刻意要对沈佳萍他们这样。不过沈佳萍这样说,她是真的心软了,她平日里冷漠寡言,但其实比谁都心软,所以几乎是没怎么想就答应了。

    今天早上是有些雨夹雪的,天气恶劣的不行,可陆子皓因着陆氏正在为政府修建一项比较大的地铁项目,最近又正是关键的收尾阶段,所以这一阵子都很忙,不过他昨天还是承诺过今天会早些回来。

    陆子皓回来的时候,陆微正盘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手上的书,在家空调一直开着,气温不低,陆微身上穿得单薄,由于低头看书的动作露出了优美的脖颈。陆子皓看着她认真的模样笑了笑,几步走到她身边。陆微感觉到一阵寒意袭来,忙抬起了头来,陆子皓趁此机会将已经快要冻僵的手放到陆微的脸颊上蹭了蹭。

    “啊——二叔,凉。”陆微竟然一跃站了起来,显然是被陆子皓冻得不轻。

    “丫头,看书有这么专心吗?连我回来都不知道。”陆子皓见她像是受惊的小鹿,看着就让人想要逗上一逗。

    “没看什么,刚才在走神。”要不然也不会被他的突然出现吓成那样。

    陆子皓这时见她手上拿着一本杂志,而她翻开的那一页竟然全是广告,看来的确是在走神,“小丫头最近是有什么心事吗?瞧你越来越爱走神了。”

    “没什么,就是一个人呆久了就爱胡思乱想。”陆微目不转睛地看着陆子皓,真的就像那些人说的一样,他长得真好看啊,眉毛有些斜飞,眼睛灿若星辰,看久了竟然有一种眉目如画的感觉,不像是真人。

    “二叔,早上打过电话过来,说是过两天就要除夕了,让我们回去一起吃团圆饭。”陆微收回自己的胡思乱想,说了正事。

    “她怎么不直接给我打电话啊?”陆子皓冷笑道,转头看向陆微,“就是小丫头心软,她才给你打电话。”

    “二叔,回去吧。”陆微抱住他的胳膊说道。

    “丫头想回去吗?”陆子皓似乎只关心她的意愿。

    “爷爷年纪也大了,如今也只剩下你一个儿子,他们当然会想你。虽然我平日里什么都没说过,但我也真的想有爸爸妈妈陪在身边,可我都没这样的机会了,二叔你还有机会,为什么不珍惜呢?”陆微眼里有些热,可脸上仍是笑意盈盈,看的陆子皓心中抽痛。

    他一把抱住了陆微,叹息道:“我的傻丫头。”明明最不愿意想起的就是就是她的父母,可她为了劝他回去看看沈佳萍夫妇,竟然甘愿说出心中最悲痛的事,“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善良?你知不知道每次看你这样的时候二叔都很心疼。”

    “二叔,你答应了吗?”陆微问道。

    陆子皓无语,“丫头都这样说了,我能不答应吗?”想起这些年要说他真有多狠自己的父母也不见得,毕竟不管发生什么那也是生他养他的人,只是因着当年的事他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一看到他们就会想起已经去世多年的云曦,如果不是他当年的年少冲动,或许她本就不会被牵扯进那些事,也不会早早的香消玉殒。

    ————————————————————————————————————————

    除夕的下午,陆子皓便带着陆微回了陆家老宅,管家是一早就等在了大门外,一见到陆子皓的黑色迈巴赫,就向门卫示意,两扇森严的大门完全打开,让陆子皓将车顺利地驶了进去。

    陆家老宅和陆微记忆中一样,依旧是那么大,两旁皆是高大的树木林立,B市本就冷,再被枝叶繁盛的树木笼罩,更是多了些许压抑。陆微不喜欢这里,她再次强烈地感受到这种感觉。

    陆子皓将车直接开到了大宅之前,沈佳萍显然是得到了管家的消息,已经在大宅前等着了,欣喜之情溢满脸上,像是突然年轻了不少。

    陆子皓并没有对沈佳萍说什么,甚至准备直接绕开她进去,可一想到前几天陆微的话,竟然停下了脚步,向沈佳萍点了点头。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就这样一个动作已经让她感动不已。

    陆子皓已经向屋里走了进去,陆微落后了几步,径直走到沈佳萍面前,对她笑道:“,新年快乐。”

    沈佳萍感激地看向陆微,动容的说道:“谢谢你,微微。”

    陆微并没有说什么,也跟着进了屋里。

    一家四口已经不知道是多久没有这样一起吃过饭了,前几年这个时候也是一家四口,独缺陆子皓,如今陆子诚走了,仍旧是一家四口。以前四个人的时候沈佳萍夫妇还有个念想,总想着陆子皓还有回来的一天,可如今也是四个人,剩下的一个是永远回不来了。

    团圆饭桌上只有沈佳萍一人热络的说着话,陆微偶尔会应她一句。陆子皓和陆昆并不说话,陆昆是因着当年的事始终心中有愧,不知道该说什么,而陆子皓,虽说他也知道自己这样的态度或许在外人看来有些过,但他就是放不下当年的事,看着自己的父母就像是一刺紧紧的在他的心上。

    晚饭过后,沈佳萍和陆昆都给了陆微一个红包,陆微见两位老人心情不错,也不客气,笑着收下了他们的红包,还说了不少吉利话,要知道这对平日里沉默寡言的陆微已经实属难得,其实她也就是想让陆子皓和沈佳萍夫妇热络一点。

    饭后陆子皓本就想带着陆微离开了,却被陆昆叫住了,让他跟着他到书房去,看样子是有很正式的事要说。

    一进书房,陆昆就坐到了房里的紫檀木大椅上,面上疲惫,最近这两年他也像是一下子就苍老了许多,不复当年的神采。

    “今天叫你进来是想告诉你,其实当年陆家在黑帮的势力并没有完全消除,而是将人力都转移到了意大利,虽然我是将陆氏全部交给了你,但这事想必你还不知道。”陆昆开门见山说出自己今天找他来的目的。

    “我早就知道了。”陆子皓淡淡回道。

    “你早就知道了?”陆昆有些吃惊,转念一想又平静了下来,“我都还忘了你的本事,恐怕你还没有回国就已经清楚陆家的势力了。”

    “你今天说这些是想做什么?”陆子皓说话一向喜欢听关键。

    “我想我也老了,这里的生意本来就已经全部给了你,我就准备到意大利去定居,也好重整一下那边的势力。可是你妈她不愿意,不过我会多劝劝她的。”陆昆说出自己已经想了很久的打算。

    陆子皓并没有对这事表示什么看法,只静静地听着陆昆说话,毕竟他也是在B市商界混迹了这么多年的人,就是陆子皓再强,也有很多事是不知道的,如今的陆昆是真的准备离开,便想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他,自己也可以安心的到意大利去生活。

    ———————————————————————————————————————

    陆昆和陆子皓在书房谈着正事,陆微一个人无聊,就到自己以前的房里看了看,还是和离开前一样,一点变化也没有。走到了这里,难免又想起了照顾她六年的父亲陆子诚,毕竟他真的是她那六年里唯一的温暖,便到他的房里看看。

    陆子诚的房里和她的房间一样,尽管已经没有人住了,但还是收拾得干干净净。她到现在都还记得陆子诚出意外的那天,沈佳萍哭得有多么惨烈,那种绝望就像是全世界什么都没了一样,也因为这一点,陆微心里对沈佳萍是有怜惜的。

    她走到了陆子诚巨大的书桌前,上面有一个有了些年月的相框,里面放着的是她和陆子诚的合照,那时她可真小,也就是才被他接回陆家的时候照的吧。

    陆微又看了看四周,鬼使神差的,她打开了陆子诚书桌下面的抽屉,只见里面的东西并不多,只有几支笔和一本很厚的笔记本,陆微伸手拿出了笔记本,翻到了第一页,没想到竟然是陆子诚的日记,第一页的日期已经是十六年前。

    陆微知道自己不应该看,可是不知是什么东西牵引着她,让她拿着日记看了下去。

    “……今天是我第一次见到被子皓提过了很多次的云曦,果然和子皓说的一样,长得很漂亮,气质也很出众,我也明白了为何一向眼高于顶的子皓竟然会对她一见钟情。只是她开口说的话让我震惊了,她竟然让我和她假装交往……”

    “……子皓知道了我和云曦在一起的事,和我大吵了一架,我们兄弟俩关系一向要好,也是第一次这样,不过说吵架似乎有些不恰当,其实也就是他一个人一直在骂我,我什么都没说,我本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心里更为那个善良的姑娘心疼而已……”

    “……妈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云曦的事,而且还被人添油加醋的说给她听,虽说也认识了云曦一段时间,但我并不清楚云曦的家世,她也没有提过,其实从她的谈吐我能感觉到她是出身大家的,不过她就连上大学的钱也是靠演出赚取的,所以大家都认定她家很穷,妈一向势力,再加上陆家这样的家世,她怎么可能容忍这样的女人将我们两兄弟迷住,尽管我只是在和她演戏……”

    “……第一次见她钢琴,弹得很好,真得很出色。可是我没有想到之后会发生那样的事……”

    “……爸妈竟然找人轮/奸了云曦,这件事过后云曦就消失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子皓自此一蹶不振,但他一直以为我在派人全力寻找云曦,所以对云曦失踪的事虽然一直放不下,但什么也没做。我不知多少次想告诉他真相,可是我明白说出来后,只会让他更伤心而已,便将这件事一直放在了心里……”

    “……两年过去了,子皓读完了高中就离开了B市,她离开的事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只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事前没有和我说过任何话……”

    “……又过了五年,我无意间知道了一些关于云曦的消息,有人说她在一个很偏远的地方出现过,我亲自到了那个地方,才知道云曦那年原来已经怀了身孕,不过后来难产死了,因为这孩子来路不明,没有人愿意抚养,便被送到了很远的孤儿院。我辗转之下终于调查到了那家孤儿院,我直接去了那里将已经六岁的女孩带了回来……”

    “……我知道爸妈一直都不相信微微是我的女儿,但是没关系,是不是都不重要了,我会把她好好带大,这也算是我能为云曦做的唯一的事……”

    陆微手上颤抖着合上了日记本,拿出了夹在最后一页的照片。那张照片上的女人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几乎和她长得一模一样,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陆微突然觉得自己就快心痛得昏厥了过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知道了自己对陆子皓畸形的恋情,可是她什么都不敢说,什么都不敢做,当她准备将这段感情永远埋在心里,就当是自己的一场梦的时候,却让她知道她和陆子皓本就没有血缘关系,她本来应该狂喜,甚至应该觉得她此刻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可是事实不是这样的,本就不是这样的。

    怪不得曾经听老人说过,幸福只是水中月镜中花而已,看得见又怎么样,本触不到,什么不想她穿白色的衣服,什么觉得弹钢琴的女孩最漂亮,一切都只是因为那个叫做云曦的女人而已,而她竟然还是云曦被轮/奸后怀上的。他说他有过深爱的女人,而且因此可能再也不会爱人了,原来那人就是她的妈妈,是她的亲生妈妈。

    原来幸福真的只是幻觉,她突然就想起了那年在陆子皓书房里看到的加缪书上的那句话,“任何在母亲下葬时不哭的人都有被判死刑的危险”,那句话像是诅咒一般窜了出来,她突然觉得自己的世界崩塌了,那唯一的光芒似乎也消失了。

    二叔,二叔……

第二十章 日记里的秘密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