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芒(高干) 22-26


    ☆、第二十二章  昏倒(一更)

    陆子皓带着陆微从A市一回来,陆微高一下期也开学了。出去走了一圈,还见到了自己幻想过无数次的大海,陆微的心情明显变得开朗了一些,尽管心里还是对有些事耿耿于怀。

    陆微的钢琴课依旧没有停过,每周六只要谢雨露无事,钢琴课便会上下去。自从陆子皓和陆微说了他和谢雨露交往的事,陆微对谢雨露就有些不一样了,虽然她表面上说这事她没有什么看法,但心里的难受是她控制不住的。

    又到了周六,陆微并没有像平日里那样嗜睡,而是早早的醒在了床上,她讨厌星期六,极其讨厌,她更讨厌钢琴,以前只是不喜欢,现在是真的讨厌,因为她知道陆子皓对她学钢琴的执着只是因为云曦而已。

    陆子皓这周六并没有回公司,谢雨露来到别墅教陆微学钢琴的时候,陆子皓也在书房里处理公司的事情,互相都没有打扰过。

    到了中午的时候,B市又开始下起了大雨,一时也没有停歇的意思,陆子皓这时刚从楼上下来,见陆微今日的钢琴课也刚好结束,便对谢雨露道:“今天你就留在这里吃饭吧,这雨一看一时半会也停不了。”

    “嗯,好。”陆子皓很少会如此主动留人,谢雨露自然是欣然答应。

    “二叔,我出去了。”陆微并不想在这个琴房多呆,和陆子皓说了一声也不管他的反应就出了琴房。

    陆子皓看着陆微很快消失的背影,有些疑惑,她最近对他都很热情,刚才一下看起来却是冷得不行。陆子皓想了想,还是止住了思绪,看着钢琴上的琴谱,回忆再一次涌来。他几步走到了钢琴前,将琴谱拿在手上,没想到这一页刚好是《秋叶》。

    “你在教微微学这首曲子吗?”陆子皓看向谢雨露问道。

    “是啊,我知道你很喜欢这首曲子,便想也教会陆微。”

    陆子皓并没有答话,而是看着琴谱一时又失了神。谢雨露几步走到他身后,轻柔的自身后将他抱住,男人的气息将她包裹住,让她觉得很久没有这样满足了。而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陆子皓,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没有察觉,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只任由谢雨露那样抱着他。

    陆微刚走到客厅,陈姐就叫了她一声,说是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让她去叫陆子皓和谢雨露来吃饭,她知道他们一定还在琴房那里,便过来叫他们,却不想竟然看到这样一幅怎么看怎么和谐美丽的画面。

    男人的身躯高大挺拔,并不健硕,却是那种瘦的刚好能将衣服撑起来的身材,而女人高挑漂亮,自身后将男人抱住,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贴,女人纤细的胳膊将男人壮的腰身缠住。陆微第一次觉得,谢雨露和陆子皓这样在一起真的很相配,如果是她和陆子皓这样站在一起,那又会是如何的不协调啊。

    “子皓,我们结婚吧?”谢雨露突然说道。

    陆子皓并没有开口回答什么,谢雨露还是一个人接着说:“结婚之前我想把这里重新装修一下,我希望可以温馨一点,这样住在这里也会舒服一些,到时候我们还会有孩子,一定会很开心的,你说好不好?”

    站在琴房门前的陆微已经完全听不下去了,她突然转身靠到了琴房外的墙上,全身像是脱了力一般,只能借助着靠在墙上的力量让自己没有跌坐在地上。眼里的体越来越多,最后就像决堤的潮水一般,本没有办法止住。

    陆微知道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她觉得自己就像要死了一样,也不知突然从哪里来的力量,她缓缓的扶着墙上了二楼,回到自己的房间躲进被子里让自己放肆地哭了出来。

    陈姐已经将饭菜全部摆好了,可是还不见陆微和陆子皓他们过来,于是也去琴房找他们,刚好就见到陆子皓和谢雨露从琴房里出来,忙问道:“先生,小姐呢?刚才我让她来叫你们吃饭,怎么她人都不见了?”

    “那我去看看她,你们先去吃饭吧。”陆子皓说完就上了二楼,小丫头今天很不对劲。

    陆子皓敲了几声门,陆微倒是应了,可是很久都没来开门,陆子皓有些焦躁的又敲了敲。

    房里的陆微正在浴室里洗着自己的脸,眼睛已经哭红了,肯定是瞒不住的,也只好任它这样了,她又听到了陆子皓急促的敲门声,有些心虚的打开了门。

    一打开门,陆子皓就见她的眼眶红红的,一下子就被吓住了,忙一把扶住了她的肩膀,紧张地问道:“怎么了?你哭什么啊?”

    “我刚才打开电视,有一个频道正放着《泰坦尼克号》,刚好就到了杰克死掉的那里,我一下子忍不住就哭了。”陆微也觉得自己的理由有些牵强,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瞒过陆子皓。

    陆子皓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听她这样说也没有再问什么,只是陆微知道他并没有相信她的话。

    “和我下去吃饭。”陆子皓放过了她,并没有再问她这个问题。

    陆微摇了摇头,“我不想吃。”

    “不准不吃饭。”陆子皓最不能容忍她的就是这一点,她可以随便怎么任,但凡是会让她身体不健康的事他都会全部杜绝,“你等一下,我去端些饭上来。”最终陆子皓还是妥协了,但还是不会允许陆微不吃饭。

    很快陆子皓就用餐盘端了一碗饭和几份小菜上来,他拿眼扫了扫还坐在一旁的陆微,陆微便乖乖的过来了,她知道他今天有些生气,便也没有再和他耍脾气。

    陆子皓见她乖巧的将分量并不小的饭吃完,心里有些好笑,明明就是饿了,竟然还倔强着不想吃饭。

    “二叔,我不想学钢琴了。”陆微吃完了最后一口饭,终于鼓足勇气说出了她早就想说的话。

    “给我一个理由。”陆子皓在这件事上前所未有的坚持。

    “我不喜欢钢琴,我不想花时间做我本不喜欢的事,二叔,你就答应我吧。”陆微恳求道。她不想活在云曦的影里,尽管她是她的妈妈。

    “你有那么不喜欢钢琴吗?为什么不早告诉我?”陆子皓一直听谢雨露说她钢琴学得很好,还以为她很喜欢钢琴。

    “我一直就不喜欢,只是因为二叔喜欢所以才……”

    “我的傻丫头。”陆子皓揉了揉她的头发,“你要是不喜欢一早就该告诉二叔啊,我是喜欢钢琴,但要是你不喜欢二叔是绝不会强迫你的。”

    陆微绕过小桌,偎进了陆子皓的怀里,“谢谢二叔。”

    —————

    周一上午的第一堂课就是曾强的数学,陆微昨晚月事突然来了,她是被直接疼醒的,最近这一两年她已经很少痛经了,但这次好像一下子来势汹汹,比她初潮那一阵还要疼得厉害。早上陆子皓送她来学校,见她脸色不好,问了问才知道她是那家亲戚来了,本想让她请假回家的,可陆微却坚持说她没事,陆子皓这才算了。

    上课的时候陆微小腹仍旧疼得不行,脸上毫无血色,看得一旁的谢夜西只觉得触目惊心,问了她几句她也什么都不说,谢夜西有些泄气,但还是随时注意着她的情况。

    曾强和沈元洲关系很不好,陆微是沈元洲硬送进来的,尽管她已经用成绩证明了她的实力,但曾强依旧对她有些不满,时不时的就爱上课抽她起来回答问题,但陆微每每都能回答正确,有时甚至还有更简单的方法,这让曾强就是想找茬也没了办法。

    今天曾强一早就觉得陆微有些不对劲,她从他上课开始就一直低着头,依照他的经验来看,自然认为她是睡着了,周一早上的第一堂课的确是学生睡觉的高发时间。

    曾强刚好讲到一道有些难度的题,突然说:“陆微起来回答这个问题。”

    陆微从今早醒来开始脑子里就全是谢雨露和陆子皓抱在一起的画面,就像是在她脑子里生了发了芽一样,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抹去,再想着他们在一起还会重新装修房子,有小孩,而且可能还不止一个,她就越来越难过,本就没有办法控制。突然就像是回到了六岁以前,她一个人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本没有人明白。

    谢夜西用手肘碰了碰陆微,她才回过神来,“老曾在叫你。”

    陆微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可她连头都没有抬起来过,曾强问她:“你知不知道答案。”没有回答。“你知不知道问题是什么?”仍旧低着头没有任何回答。曾强怒了,可还是强压住了怒气,让她坐下了。

    谢夜西透过她长发的间隙,见她的脸色似乎更白了,心里担心的不行,可因着还在上课也不好说什么,只想下了课一定要好好问问她。

    没过多久,曾强见陆微仍是那个姿势,以为她还在睡觉,便又让她起来回答问题。这次陆微虽然还在发呆,但还是听到了曾强在叫她,事情的进程和刚才一样,不管曾强问什么,陆微都是低着头不回答。曾强这次没有再这么算了,十分火大的说道:“你给我到教室外面站着。”

    陆微什么都没说,只越过了谢夜西就朝教室外走去。谢夜西早就发现她今天脸色不对,这一出去天又那么冷,很担心她会出什么事,可他就是再想冲出去看看她,也因着还在上课强压了下来。

    陆微也是站在教室外才发现原来外面冷成了这样,现在本来就还是冬天,早上还下过一场小雨,更是让天气湿的不行,陆微呆呆的看着远处,其实什么也没看。站在外面的时间越来越长,身子也越来越冷,可她竟然一动不动,像是浑然不觉一般。小腹仍然痛得不行,但她也像是没了知觉。

    几乎是下课铃声一响,谢夜西就冲出了教室,没想到陆微竟然已经昏倒在了教室外,他一时慌了心神,只觉得心里刺痛的不行,连忙抱起了全身已经冷得和外面天气一样的陆微,朝学校的医务处跑去了。

    ☆、第二十三章  疼痛(二更)

    陆子皓送完陆微就回了公司,可他今天一直心神不宁,脑子里满是陆微惨白的小脸和她虚弱的笑容,他突然有些后悔就那样任由陆微去上课,可让他现在去把她从学校带走似乎又有些过了。

    就这样陆子皓一直不在状态,早上开会的时候他竟然还破天荒的走神了,还是官恩叫了他几次他才回过神来,这在陆子皓身上可是极少发生的事。

    陆子皓刚开完会回到办公室,就见办公桌上的手机竟然有十几个未接来电,全是来自沈元洲,他心里一突,忙回拨了过去。

    沈元洲一接到陆子皓回过来的电话几乎是长舒了一口气,还不等陆子皓开口就说道:“你快来学校一趟,陆微上午昏倒了,现在在学校的医务处。”

    陆子皓还没听他把话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甚至连外套都忘记拿就冲出了办公室。官恩这时刚好有事找他,见他一脸急色,忙问道:“子皓,怎么了?”

    陆子皓没有回头,边走边说:“微微在学校昏倒了,公司的事你帮我安排一下。”

    官恩刚想说他外套没拿,他已经进了电梯,门一合上,人就不见了。官恩苦笑着摇了摇头,一遇到小丫头的事,一向冷漠狠戾的人也完全变了样。

    陆子皓到一中的时候,沈元洲已经在大门等着他,一见到他就把他带到了医务处。学校的医务处毕竟简陋,陆微此刻躺在一间病床上,脸上烧得红彤彤的,可是眉头紧蹙,一点也不安宁。

    陆子皓一见到陆微死气沉沉的躺在病床上,再次开始责怪自己今天的疏忽,她的脸上满是不正常的潮红,嘴上还一直念念有词,陆子皓走进了才听清她说的是,“二叔,疼,疼……”

    陆子皓的心也像是随着她的话语抽疼了起来,见她没有挂上点滴的那只手一直放在小腹上,他一下就想起她例假的事,不作他想,他就将大掌从陆微的衣服下摆伸入放在了她的小腹上,如同她才来初潮的那几个月。

    陆子皓没有穿外套就跑了来,此刻他的手自然也不像平时那般温热,但陆微偏偏就像是知道是陆子皓一样,再也没有呼过一声痛。

    “她刚才在教室外面昏倒了,被抱过来的时候已经发起了烧,人也迷迷糊糊的,但就是一直没清醒,医生给她挂上了点滴,也给她吃了退烧药。”沈元洲在陆子皓身边说道。

    “为什么会在教室外面昏倒?”陆子皓大手放在陆微的小腹上,一向冷硬的脸上此刻更是冷上了几分,几乎可以和外面的天气相比。

    “她上课走神,被她的班主任罚站了。”沈元洲也实话实说。

    “妈的,他有什么权利这么做?”这是陆子皓第一次在沈元洲面前爆口,他是大家长大的少爷,即使后来去了美国那么多年,但身上的气质风度从来没有少过,可此刻竟然为了陆微如此失态,这让沈元洲有些吃惊。

    沈元洲也不知该说什么,毕竟事实就是这样,但曾强的确是一个十分优秀的老师,不过看今天的陆子皓的反应,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他。

    这时的曾强并不知道,即将有一个从市上传达下来的调令会将他从B市调到西部去。B市今年本来就有要到西部支教的名额,这是必须完成的,但往年往往都是一些应届毕业的大学生,他们去吃几年苦,回来也就能过好日子了。可是曾强不同,他已经在一中当了很多年老师,现在在一中的地位也很高,这样一个调令无疑是流放。

    陆子皓本不认为自己这样做有什么狠辣,毕竟这么冷的天他让一个女生在教室外罚站,这本就有些过了,当然他还不知道沈元洲与曾强的恩怨,若是知道了,想必这件事还不会就这样简单的算了,他一向护短,尤其是对陆微。

    此刻的病房里,谢夜西在陆子皓和沈元洲进来的时候就自动退到了一边,他刚才抱着陆微过来的时候,就听她嘴里一直叫着二叔,难怪他第一次在商场就觉得她看到陆子皓的眼神有些不对,再想想她最近的不对劲,他觉得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事,但又不敢真正的往下探究。最终还是看了陆微一眼,便退出了病房。

    因为不放心,陆子皓在来的路上已经打了电话给蒋医生,这时蒋医生也已经到了,又仔细地给陆微做了检查,直到他也说没有大碍的时候,陆子皓才算真的放下了心。

    蒋医生见今日陆子皓实在是有些过于紧张,便也多呆了一阵才离开。陆子皓等到陆微已经没有再发烧的时候,又给刘云龙打了电话,让他来学校接两人回去。

    一接到刘云龙已经到了的电话,陆子皓就拿起准备好的毛毯将陆微仔细裹好,这才抱着她出了病房。

    陆子皓抱着陆微一上车,刘云龙就问道:“微微没事吧?”他也是才知道陆微昏倒的事,只知道她身子弱,却没想到弱成这样。

    “烧已经退了,应该没有大碍,快开车吧。”陆子皓显然也不想多说什么,今天他是被陆微吓到了,大起大落的心情总让人有些疲惫,就像是脱了力一样。

    陆子皓穿得单薄,将陆微抱在怀里,似乎他也暖和了很多。他仔细的看着陆微,小丫头的眉目这两年又张开了些,好像比当年的云曦还要好看一些,陆子皓看着她又是心疼又是感叹,心疼她老是受这么多苦,感叹她也要长大了。

    车要开到了别墅的时候,陆微终于清醒了,她没想到睁眼就能看到陆子皓,尽管刚才她以为是他来了,原来并不是梦,而且她还被他抱在怀里,这种感觉真好,轻轻地叫了一声:“二叔。”

    软糯的声音让陆子皓低下了头,笑着亲了亲她的额头,“丫头终于醒了,你可把二叔吓坏了。”

    “二叔,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陆子皓笑看着她。

    “我又让你担心了。”她并不知道陆子皓为何会来的这么快,就和以前一样,只要她遇到什么,他总是能很快出现,就像是她的守护神一样。

    “傻丫头,二叔从不觉得这有什么。”陆子皓轻叹。

    “微微,你总算是醒了,刚才你二叔的脸色可是有些骇人。”前面开车的刘云龙见陆子皓心情好了不少,也开始开起了玩笑。

    “二叔,让你担心了。”陆微又这样说了一句,陆子皓却没有再说什么。

    车开进了别墅,陆子皓又将陆微抱了下来,直接朝二楼走去。陈姐一出来见这架势,也被吓住了,连忙问跟着进来的刘云龙:“云龙,小姐怎么了?”

    “今天在学校昏倒了,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刚才被吓了一跳的陈姐现在也总算放下了心,抚着心口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陆子皓将陆微放到了床上躺好,又替她掩好了被子,便坐到她床边陪她。

    “二叔,你冷不冷?”陆微刚才就见陆子皓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有些心疼。

    “在外面是有些冷,现在在家就没事了。”陆子皓笑道,“肚子还疼吗?”

    陆微摇了摇头,“不知怎么的,醒了就没什么感觉了。”

    陆子皓满脸柔情的看着陆微,陆微也一直看着他,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要告诉他,但就是一句也说不出来,长久的对视下,她率先移开了视线。

    陆子皓这时也突然起身,说道:“我先回房里换身衣服。”说完就要走,却又被陆微唤住了。

    “二叔,我想问你几个问题。”陆微看着他的背影,可他转过身的时候她又移开了视线。

    “问吧。”陆子皓又坐回了床边。

    “二叔,我记得你才见到我没多久就让我不要穿白色的衣服,到底是为什么?”陆微还是不敢看陆子皓的眼睛,就怕答案会让自己承受不住。

    “怎么突然想起问这样的问题啊?”陆子皓笑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二叔就觉得你明明就是花一样的年龄,就是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也不为过,白色太冷清了,二叔不喜欢。”

    “真的吗?二叔不喜欢白色?”她可还记得照片上白衣飘飘的云曦,他怎么可能不喜欢?

    “或许以前喜欢过,但现在不喜欢,尤其是看着你穿白色,我就更不喜欢了,我希望我的丫头永远明丽快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陆子皓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眼中的真诚没办法让她不相信。

    “二叔,你为什么想我学钢琴呢?”陆微今日是鼓足了勇气问这些问题,既然都问了,那索就都说了吧,早知道总比晚知道好,也总比她一个人瞎猜好。

    “我好像还没有告诉过你,你的妈妈弹钢琴弹得很好,记得那首《秋叶》吧,雨露已经把这首曲子弹得不错了,但你的妈妈比她弹得更好。”

    陆微真怕答案就是她想的那样,于是直接问道:“那你是因为妈妈才让我学钢琴的吗?”

    “是有你妈妈的原因。”陆微的心似乎开始有被撕裂的疼痛,“我只是以为你妈妈在钢琴上那么有天赋,你肯定也不差,谁知道你本就不喜欢钢琴。”

    “真的只是这样吗?”陆微心里很激动,她还以为他是因为一直忘不了云曦才让她学钢琴的。

    “丫头,你怎么烧退了就变得神神叨叨的?莫不是把脑子烧坏了?”

    陆微突然笑了,这是在她看过陆子诚的日记之后,第一次如此真心的笑了。陆子皓见她心情好了,也跟着愉快了不少。

    可是陆微突然又想起他和谢雨露亲密的画面,本来不想问的,却不知怎么的就说出了口:“二叔,你会和谢老师结婚吗?”

    陆子皓突然敛了笑容,回道:“应该会的。”

    陆微再一次听到了自己心脏碎裂的声音,已经痛的无法呼吸了。

    ☆、第二十四章  家宴(三更)

    又到了周末,陆子皓今日也没事,就陪着陆微在家里看电影。陆微关于电影的了解多半都来自陆子皓,不过陆子皓也的确是这方面的行家,所以陆微看的电影几乎都是他推荐的。此时两个人就在家里看着《肖申克的救赎》,而陆微还整个人完全窝进了陆子皓的怀里,似乎要从他身上汲取温暖。

    陆子皓也发现了这段时间陆微特别的粘他,从陆家老宅回来后就这样,上次昏倒在学校后就更是变本加厉。陆子皓也觉得有些不对,可他观察了很久也没看出什么,便放开了这事。不过说到底,他从来都不排斥陆微的亲近,这世上也就只有这么一人让他想要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

    电影刚好演到关押多年的老人布鲁克斯被释放出来,却选择了自杀离开人世,陆微看到这里十分震撼,正想问陆子皓是为什么,陆子皓的手机却响了,他拿出手机看了看,忙对陆微说道:“二叔先去接一个电话。”

    刚才他一拿出手机陆微就已经看到来电显示是谢雨露,心里涩涩的,有些难受。她知道陆子皓已经决定要和谢雨露结婚了,只是早晚的问题而已,可她私心里还是希望那一天迟点来,至少她还能像现在这样和陆子皓呆在一起。

    陆子皓是走到露台才接的电话,“子皓,你现在不忙吧?”

    “不忙,有事你说。”陆子皓还是一向的直达主题。

    “是这样的,我爸让你过两天来我家一趟,上次我和他说过我们的事,他已经知道我们在交往,就说让你来家里吃顿饭。”谢雨露解释道,“你应该不会介意吧?”毕竟这事也算是她自作主张,虽然陆子皓已经给了她承诺,但她总还觉得不踏实,就怕会遇到更多的变数。

    陆子皓还是知进退的,谢启云亲自开了口,他怎么也不好拒绝,虽然他心里知道这也是谢雨露的一点小手段,但的确很有效,“嗯,我知道了,到时候我会准时到的。”想了想陆子皓又问道:“那天你有事吗?要不要我来接你?”

    谢雨露很少遇到他如此主动的时候,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忙道:“那天下午我要到音乐学院开一个讲座,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吧。”

    “那好,过两天见。”

    谢雨露听言说了声再见就高兴的挂了电话。

    陆子皓走进客厅的时候陆微依旧聚会神的看着电影,见他进来还笑着问道:“二叔,没什么事吧?”

    陆子皓摇了摇头,“没事。”他又坐到了刚才的地方,陆微很自然的靠了过来,“我过两天要到雨露家去一趟,你要不要和我一起?”陆子皓觉得既然以后要成一家人,让陆微早早适应一下也好。

    “我不想去。”陆微回得坚决。

    陆子皓见她如此,也知道她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便不再提这事,陪着她一起看电影。

    —————

    陆子皓和谢雨露约好的时间又已经是隔了一周的周末,谢雨露在大学讲完了讲座,便给陆子皓打了电话,她本来就还要和几个音乐学院的老师说说话,所以估着和陆子皓约得时间刚刚好,却不想她出来的时候陆子皓已经等在了校门外。

    “等了很久了吗?”谢雨露一上车就笑着问道。

    “才到。”说完就发动了汽车朝谢雨露家而去。

    谢雨露家也是住的高档社区,陆子皓虽说已经送过她几次,但要说到她家里也还是第一次。屋外和屋内差别还是挺大的,屋外看起来和这里其他的独立别墅并无太大差别,但进了屋内就发现里面挺古色古香的,也看得出主人的嗜好。

    谢雨露和陆子皓到的时候,谢启云正在客厅看报纸,一见陆子皓来了,忙站了起来,笑道:“子皓,我可是盼了好久才盼你到我家来一趟。”谢启云从第一次见到陆子皓就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欣赏,他是知道陆子皓在美国的事的,一直就觉得这个年轻人前途不可限量。

    陆子皓也笑了笑,只不过唇角勾起的幅度并不大,但没有再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神情已算难得,“谢省长也不要这样说,我和你比起来那实在是差太远了。”

    谢启云豪迈的拍了拍陆子皓的肩膀,“我还等着你快点改口呢,我可是等着你叫我一声爸。”竟然还开起了陆子皓的玩笑,心情显得十分好。

    “爸,瞧你说的。”谢雨露十分是时候的装起了娇羞。

    “启云,这就是你说过很多次的子皓吗?”三人正谈笑风生,一个约莫着五十多岁的妇人走了过来,十分温婉娴静,像是江南画里走出来的人。

    “对,就是她。”谢启云回道。

    之前谢雨露曾和陆子皓提过她家的情况,谢启云他自然是认识的,家里的另外两人就是她的弟弟和她的阿姨,她的母亲在她十多岁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这位阿姨就是她父亲后来再娶的,两人也没有过孩子。

    胡琴满意的看着陆子皓,笑道:“闻名不如一见。”

    陆子皓点了点头,并没有再开口说什么,他向来讨厌人和人之间的客套,可因着他的身份,他也不得不妥协,今天他之前也已经客套过了,便不想再这样。

    胡琴只说了几句就去了厨房,看起来今日厨房的事是她在主持,谢启云一直和陆子皓说着话,谢雨露也一直陪着,几人的气氛相当不错。

    又过了一阵,胡琴便来招呼着他们几人去吃饭,谢启云突然问道:“去叫小西了吗?”

    “我刚才已经让李姐去叫了,说马上就下来。”胡琴回道。

    “这孩子也是,知道今天家里来了客人,还一直呆在房里。”谢启云有些恼。

    “爸,弟弟也大了,他又向来有自己的主意,你也不要老管着他。”谢雨露适时地当起了磨心。

    谢启云显然还想说什么,但碍着陆子皓在场,强压了下来。

    谢夜西下来的时候,其余的几人刚好入座,他也不说什么,径直走到他平时吃饭的位子坐了下来。刚一坐好,就见谢启云凌厉的视线了过来,忙对他们几人笑道:“爸吃饭,阿姨吃饭,姐吃饭,姐夫吃饭。”

    陆子皓一时有些讪讪,实在是谢夜西那声姐夫让他有些无语。谢雨露倒是乐开了花,心里想着自家弟弟今日还真上道。

    谢夜西早就知道了今日家里会来人,也知道陆子皓就是陆微的二叔,那日陆微昏倒,他在医务处呆了很久,也看着陆子皓对她的紧张,不过陆子皓倒是一心去看陆微了,并没有注意当时在病房里呆过一阵的谢夜西,所以今天也没有认出他来。

    几人用过饭后,谢启云便让陆子皓跟着他到书房谈事,陆子皓自然也是跟着他去了。谢雨露见着自家父亲与陆子皓的相处,心里觉得安稳了不少,至少有父亲在,陆子皓的确会看重她许多。

    “姐,他不是你能驾驭的人,你还是找真正爱你的人吧,他并不适合你。”谢夜西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短短的话却让谢雨露像是被冷水从头冲到脚一般,一阵冰寒。

    “小西,你才多大?虽然你是比同龄人早熟,但这事我心里还是有底的,不用那么看不起我。”谢雨露其实并不像她自己说的那样笃定,但就是不愿在谢夜西面前露了怯。

    “好吧,你一向聪明,但愿这次不要摔得太惨。”谢夜西说完就离开了。心里不禁又想起了自家母亲,他知道谢雨露一直不知道父母之间的事,如果知道的话,或许她就不会这样做了。但他不会告诉她,毕竟母亲去世的时候说过不希望别人知道。

    谢启云和陆子皓才进了书房,谢启云就开门见山说道:“子皓,我今天让你来,是希望你能和雨露尽快结婚。”

    陆子皓有些诧异,虽说他是已经准备和谢雨露结婚,但也没有想过这么快,谢启云这一说让他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谢启云见他诧异,还是接着说道:“我知道你和雨露也才交往不久,我这么说可能有些突然,但我这也是在为你着想。明年C省就要换届选举了,想必你也清楚,我不一定能连任,所以我就想你们快些把关系定下来,这样很多事也好办得多。说实话,我一开始是准备将小西扶上来的,可官场上的事瞬息万变,转眼可能就会被人拉下马来,我如今也是想多帮衬一下你,以后你也好反过来帮帮小西。”

    谢启云在官场多年,如今说这些也全是在为自己的儿女着想。两人都是聪明人,很多话不用明说大家也都心知肚明,陆子皓知道谢启云这样做也是为他好,就拿最近这次地铁工程来说,如果没有谢启云,陆氏肯定拿不到,虽说陆氏是B市商业的龙头,但在建设上资历并不高,比他们有实力的建设单位也不少,可因着谢启云,他还是拿了下来。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结婚实在有些突然,不如我们先订婚吧,订婚也不用准备什么,可以很快就做好。”尽快结婚陆子皓实在是做不到,订婚已经是他的底线。

    “好吧,那就尽快,我希望就在这个月内。”谢启云也说出来自己的底线。两人各让一步,最后也达成了共识。

    两人谈完后出了书房,谢雨露和胡琴已经准备了一些水果让他们吃。不过陆子皓也觉得自己今天在这里呆的太久了,便向谢启云告辞,谢启云也没说什么,只让他路上小心。

    陆子皓要走,谢雨露自然是跟着将他送出门,她实在是很满意他和自家父亲的关系,男人都是有野心的,陆子皓也不例外。

    陆子皓要走到车边的时候,对谢雨露道:“我和你父亲商量过了,我们就在这个月内订婚。”

    谢雨露一时觉得有些晕眩,她是很想与他尽快确立关系,毕竟有些事没有真正的尘埃落定就还会有变数,显然她并不愿意面对这样的变数。她心中对自家父亲又敬佩了些,有些事他出场还真是事半功倍。

    “子皓。”谢雨露咬了咬下唇,“你真的愿意和我结婚吗?”她到现在还是有些难以相信。

    “我已经答应你父亲了。”陆子皓回答的一向官方。

    谢雨露今日实在是开心,踮起脚就想凑过去吻陆子皓,见陆子皓并没有拒绝,她更是放心的吻了过去。

    突然闪电划破夜空,跟着就是一声响雷,陆子皓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将谢雨露推开了。

    谢雨露一时不查,晃了晃才稳住身子,“对不起,是我过了。”谢雨露再次展现了她的知情达理。

    陆子皓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刚才实在是抱歉,你再给我些时间,我可能还不适应。”说完就上了车,向谢雨露挥了挥手就开车离开了。

    谢雨露看着他的车开远,谢夜西的话突然蹦了出来,她不相信,绝不相信。

    陆子皓开着车,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捏了捏眉心。刚才的失常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心里知道谢雨露是不一样的,以前他和他的女朋友,大家都是你情我愿,也明白彼此不会到最后,大家在一起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可谢雨露不同,她是他要结婚的对象,所以和她的关系,他处理得十分谨慎。

    不过一向聪明的陆子皓还没有想过更深层次的问题,或许有些事还等着别人来点醒他,当局者迷,的确不假。

    ===========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啊,撒花啊,三更终于完了,要我命啊,一万多字有木有。希斯实在有点累了,周一老时间再更,群吻大家。

    ☆、第二十五章  订婚

    三月底的时候陆子皓便和谢雨露正式订婚了,订婚仪式是在B市最大的酒店举行的。婚礼前也不知是谁打探到了可靠消息,说国内年轻的钢琴家谢雨露就是C省省长谢启云的千金,一石激起千层浪,本就备受关注的订婚更是增加了话题,商界巨头与政府高官的结亲,关注度想不高都难。

    陆子皓作为订婚宴的主人,自然是早早的就要到酒店。陆微恐怕是最不愿意看到陆子皓订婚的人,可当陆子皓问她来不来的时候,她竟然想也不想就答应了,毕竟这也是陆子皓人生中的大事,就算再难过她都不愿意错过。

    陆子皓知道陆微不愿意她结婚,她的身世注定了她比常人更渴望爱,也将他给与她的爱看得比其他的人更重,可是这是他必须经历的过程,早晚都没什么区别,而且他也不止承诺过一次他对她不会有任何改变。

    “微微,心里不高兴吗?”早上陆子皓载着陆微前往酒店的时候,看着她一直望着车窗外,终是忍不住问道。

    陆微侧首看他,巧笑嫣兮,“没有不高兴啊,二叔今天真帅,待会我一定要和你合影,你可不要忘了。”

    陆子皓不知怎的,看着她这样,只觉得心中钝痛,竟然在一个路口因着红灯停下的时候,情难自已的用大掌抚上了陆微的小脸,掌下温润的触感似让他的感官变得更加敏锐,他知道她不高兴。

    直到在后面的车不耐烦的喇叭声的催促下,陆子皓才回过神来,重新将车开走了。

    陆微还沉浸在刚才陆子皓眼中浓烈的疼惜之中,她甚至有那么一刹那觉得陆子皓可能看懂了她的感情,可是稍稍一想,也知道只是自己的胡思乱想而已。

    陆子皓到的时候,谢家人和沈佳萍夫妇也在了,不过谢家还独缺谢夜西,所以陆微还不知道谢夜西和谢雨露的关系。

    陆子皓之前就怕陆微无聊,身边的其他人又让他不放心,所以他前几天就已经嘱咐过官恩让他今日早些来。果然,陆子皓和陆微没来多久,官恩也到了。

    陆子皓带着陆微走到官恩身前,对陆微道:“你就跟着官叔吧,待会人多了我怕顾忌不到你。”按理说陆子皓应该让陆微跟着沈佳萍的,可他知道沈佳萍对陆微的态度,不过自从陆微知道了云曦的事后,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所谓的爷爷,陆子皓这样的安排她自然是愿意的。

    陆子皓见陆微点了点头,就又回到了谢家人和陆家人那里。陆微远远的看着他们,尤其是沈佳萍和谢雨露看着十分的热络,越发的觉得自己本融入不了那群人中,她似乎和他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像是离陆子皓更远了。

    “微微,不想在这里的话我带你到二楼的休息室去。”官恩似乎看出陆微兴致不高,还以为她是累了,便想着将她带离这里。

    陆微看着别人的美满,心里难过,一听官恩这么说,也不愿意再为难自己,点了点头便跟着官恩到了二楼的休息室。

    等到了快要举行仪式的时候,下面也开始热闹了很多,官恩本想说带着陆微下去看看,陆微却说她想到后面的花园走走,官恩劝了她两句,见她坚持也就算了。

    陆微一个人走到小花园的时候,似乎都能感受到不远处大厅里面热烈的气氛,她知道自己与那里是格格不入的,所以就算心里有些想看到这时陆子皓的模样,但还是任的不愿进去。

    她走到了花园中间的一个喷水池旁边,水池中央有一个爱神丘比特的雕塑,展开的翅膀像是随时都会飞走,手上的箭也不知道真正的中了谁。水池里的水是从其他地方引的温泉,如今又正是乍暖还寒的时候,天气冷,水面上就升腾起阵阵白雾,丘比特在白雾的掩映下更多了些不真实感。

    “为什么不进去?”

    突然有人从身后问话,陆微觉得声音很熟悉,可又觉得不可能,转身一看,没想到还真是谢夜西,但他此时为什么会在这里?

    谢夜西看出她的疑惑,微微勾唇,笑道:“我就知道你这人向来不会关心身边的人,在一中都半年多了,你竟然还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

    这是实话,谢夜西的家世B市一中的师生几乎都知道,可陆微不关心,也没有人在她面前提起,她自然就不知道了。

    “算了,指望你知道那是奢望。”谢夜西随意地坐到了水池边上的台阶上,“我是C省省长的儿子,谢雨露是我姐姐。”

    陆微诧异地看着他,不过没多久又恢复了平日里冷漠的样子,她坐到了他的身边,冬日的严寒被身后的温泉驱赶走了不少,轻声开口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姐姐的男朋友是我的二叔?”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巴宝莉相遇的情景吗?那时我就知道那人是你二叔了。”谢夜西见她穿得单薄,有些心疼,忙脱下了自己的外衣给她披上,陆微也没有推脱,今日这种场合她也不可能像平时那样穿的像个北极熊,此刻也是真的冷。

    “你一个人躲在这里,是不想看到里面的场景吧?”谢夜西本看着她难过,也不想再说什么,只想陪陪她而已,可嘴上却问出了心底想问的话。

    陆微和他相处了这么久,也是真把他当成了朋友,这时也不想再装,于是回道:“是啊,我不想看到,一点都不想,可是能有什么办法,我难道去告诉二叔,让他因为我不要结婚,可就算他答应了这次又怎么样,他以后还是会和别人在一起的,他说过,他是个正常的男人,自然会和别的女人结婚生子。”

    “他知道吗?”谢夜西有些不想再听她说这样的话,觉得自己有些受不住,却又问出了更尖锐的问题。

    陆微侧首直视着他,“你知道?”她还是有些难以相信。

    “我知道。你那次晚自习逃课在场上说的话我都记得,你问我什么是爱,我当时就知道你肯定是喜欢上什么人了。接着你吃巧克力的幸福神情我也一直都记得,后来我无意间听姐姐提起你二叔一直在为你搜集巧克力,我就有些怀疑了。不过真正让我确定的那一次还是你昏倒的时候,当时你嘴里一直念着他。”谢夜西缓缓道来,每一句都直□陆微心里。

    本来还以为自己这样的感情被人发现时会觉得难堪,可这时她偏偏没有一丝这种感觉,甚至还笑着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怪物?”

    谢夜西摇了摇头,抬手想抚上她的脸,可到了半空又收了回来,笑道:“在我看来,你比谁到勇敢,谁敢面对这样一段无望的爱情呢?”

    陆微低下了头,自嘲的笑了笑,“可是他都不知道,或许永远都不知道。”

    谢夜西想他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天眼前少女的神情,明明嘴角是含着笑,可看着的人都感觉到她眼里本就没有一丝笑意,只有浓浓的悲伤与绝望,可是始作俑者不是他,他做什么也没用。

    —————

    尹少锋是在下午的时候赶来的,陆子皓一见好友,便向其他人说了声抱歉,这就迎向他,两人碰了碰拳,有些东西不言而喻。

    两人走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处,尹少锋却突然敛了脸上玩世不恭的神情,问道:“你是真的准备结婚吗?”

    “当然是真的,你何时见我会拿这些事开玩笑。”陆子皓回答的很快。

    “你自己确定就好,月明这婚是没结成,婚礼那天竟然是菲儿说的不愿意,我想过这件事的几种结局,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这个,菲儿明明爱极了月明,最后放手的却还是她。”尹少锋不禁有些感叹。

    “那你不是应该开心才对,我可是听月明说一直喜欢着李家大小姐的是你,这次还不是你的机会到了,你就快点行动吧。”陆子皓开始调侃起了好友,没来由的悒郁也跟着好了一些。

    尹少锋却摇了摇头,“菲儿看着强势独立,但其实内心比谁都脆弱,她其实早就知道我的感情了,要是我在这个时候向她提出这些,只会让她难做而已,我不想这样。”

    陆子皓突然轻声笑了,“想当年我们几个还时常开玩笑说不知道谁会最早结婚,那时我和月明都认为是你,可过了这几年,我好像要成为第一个了。”

    “我知道谢家小姐的家世,子皓,我看得出你并不是因为喜欢她而娶她,如果只是想找一个对你有帮助的人结婚,那我觉得你没这个必要,我也怕你最后脱不了身,毕竟谢家也未必就是你陆家能对抗的。”尹少锋肃容看着陆子皓。

    陆子皓这时才突然发觉他说的这些话他好像从来没有考虑过,他的确是为了结婚而结婚,而谢雨露刚好又是最好的人选,所以两人才走到了一起,但尹少锋说的话也不无道理。

    “若拿我和菲儿的事来说,你或许会觉得好笑,但我就是认准了她,这辈子若是没办法和她在一起,我毁了也就毁了,人生匆匆数十年,又有多少人能真正随心所欲呢?”尹少锋今日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或是才在婚礼上说了不愿意的李菲儿给他了太大的震撼,“我和月明都知道你深爱的那个女人,可这些年都过了,你不可能守着那段回忆一直过下去,我相信你会遇到真正爱的人,再给自己一些时间吧。”

    “你还是这么固执,还要让身边的人跟着你固执。”陆子皓笑道。

    “我只是怕你以后后悔。”尹少锋毫不退让。

    “月明现在怎么样?上次在A市他没来我们的聚会就算了,这次他竟然连我的大日子都不来。”陆子皓其实已经被尹少锋这些话给震撼了,可面上并不想显露出来,就怕自己想了很久才决定的事被他一句话给全部推翻了,他讨厌这种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状况,于是就试着转移话题。

    “婚礼那天顾清秋被绑架了,顾清秋就是月明的爱人,虽然月明很快就赶到了,但她还是受了伤,好像最近出院了。”尹少锋察觉到他的想法,也没有再勉强他。

    两人又接着说了些话,最后尹少锋因着A市还有事,也只呆了一会就走了,陆子皓又回到了人群中,可心里因着尹少锋的话惊起了千层浪。

    ===========

    作者有话要说:周三再更,希斯最近好累啊,更的有点慢,大家不要拍我。而且剧情快有转折了,大概再过两章的样子。

    ☆、第二十六章  幸不幸福

    傍晚的时候宾客们也渐渐散了,陆子皓自从上午开始就一直在大厅里,但心里无时无刻都记挂着陆微,不过想到有官恩的照顾他也稍稍放心,这时他见宾客也散了不少,便去找陆微,可到了休息室却只见到官恩一人,一问才知陆微从中午的时候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陆子皓知道后忙就去了后面的小花园,在水池边看见两个依偎在一起的身影,皆是十五六岁的年纪,虽然都还有些青涩,但两人出众的气质长相,在身后雾气的映衬下显得特别和谐和不真实。陆子皓心中疑惑,谢夜西怎么会和陆微发展到了这一步?而且陆微对其他人一向都不搭理的,能和她如此亲近的人绝对不会超过三个。

    心里有些没来由的烦躁,他可不认为这个年纪的她和异发展进一步的关系是什么好事,本来准备上前抓过她再到角落里好好教训一番,却不想走进了才发现原来她是睡着了,一时有些哭笑不得。

    谢夜西看见陆子皓过来,也没有叫他什么,其实他也只是怕陆微突然醒来,听到他叫他姐夫,一定会很难过,于是就选择了沉默。两人一直在这里坐了一下午,陆微偶尔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谢夜西也跟着回答,后来突然没声了,他才发现她是睡着了,他轻柔的将她的头靠到了自己肩上,觉得很久没有这样温暖过了。

    陆子皓走到两人面前,先是将谢夜西的外套从陆微身上拿了下来,又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陆微披上,这就抱起了她,还不忘对谢夜西说了声谢谢,把亲疏关系说得十分清楚。谢夜西笑着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他刚才并没有忽略掉陆微在陆子皓怀里神情上的满足,甚至还隐约听到她叫了一声二叔。

    可是看着陆子皓抱着她离开的背影,他却更多了心痛,她这样的感情怎么会有结果?就算陆子皓对她再好也无法给她任何回应啊。

    陆子皓直接将陆微抱到了车上,一看时间也不早了,便给谢雨露打了电话说他先回去了,谢雨露知道后也没有说什么,只让他路上小心。

    陆子皓打完电话回到车上,见陆微还靠在车座上睡得正熟,陆微就是这样,早上一旦起得太早,白天就容易睡着。车上开了空调,气温并不低,她的脸上也红扑扑的,看着特别可爱,陆子皓心念一动,抬手抚上她的鬓角,这时陆微突然嘤咛了一声,醒了过来。

    “二叔。”陆微一见到陆子皓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又看了眼车窗外,原来天都已经黑了,她这一觉还睡得真久。

    见陆子皓发动了汽车,陆微问道:“二叔,今天结束了吗?”

    陆子皓点了点头,回道:“今天已经结束了,我现在就带你回家。”

    陆微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觉得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于是躺到了陆子皓的大腿上,本来准备闭上眼睛继续睡,突然就听陆子皓问道:“你和谢夜西是怎么认识的?”

    “他是我的同学,对了,还是我的同桌,我之前也不知道他是谢老师的弟弟,要不是今天在花园遇到他,我到现在还不知道。”陆微如实回道。

    “你和他关系很好吗?”陆子皓并没有觉得自己问清这些问题有什么不妥,而忽略了心中细微的焦躁。

    “还好吧。我记得当时我说我要去读书的时候,你也说很好,可以认识一些朋友,不过我也就只有两个朋友,一个叫任静瑶,一个就是他了。谢夜西虽然嘴上有时不饶人,但对我还真是挺好的。”这是实话,他们俩在学校吃饭的时候,每次都是谢夜西去排队,陆微负责占位,他对她的照顾确是事实。

    陆子皓没有再说什么,只专心看着前方开车。本以为陆微又睡着了,可她却突然双手环上了他的腰,紧紧地,像是呢喃一般问道:“二叔,今天你就订婚了,你幸福吗?”

    陆子皓听清她的话后,突然有一种无法控制的无力感自心中蔓延到四肢百骸。这丫头就是这样,明明年纪不大,却总会问出一些他本没办法回答的问题,突然又想起今日尹少锋对他说的那一席话。他听林月明说起过尹少锋和李菲儿的事,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可他还是不愿放手,他或许和他本来就不是一类人吧。

    “二叔,你知道吗?我真的希望你能幸福,或许这世上没人比我更希望你能幸福。”就算能带给你幸福的不是我,就算最后痛苦的也是我。

    “傻丫头,说些什么话啊?”陆子皓一只手缓缓地抚到了陆微的侧脸上,“二叔也希望你能幸福,我能不能幸福其实也没那么重要。”

    陆微用脸在陆子皓的大掌上蹭了蹭,依旧是那么宽厚温暖,足以为她挡住一切,可她为什么眼里却热热的?

    —————

    第二天一早陆子皓仍旧早早起床,准备洗漱完就去公司。今日是周末,陆微不用上学,他就让她多睡一下,却不想还没出门,沈佳萍突然来了这里。

    这是陆子皓回国以来,沈佳萍第一次来到这里,以前她不敢主动来别墅,就怕见着自己儿子的冷言冷语,那种感觉比让她不见他还难受。不过自从今年除夕过后,他们的关系也缓和了不少,而且沈佳萍觉得自己作为陆子皓的母亲,他要结婚了,有些事她也该和陆子皓谈谈,这也是她最近几乎日日和谢雨露通电话后的决定。

    “有什么事吗?”陆子皓见着沈佳萍问道。

    “我是有些事要和你谈谈,说完我就走。”沈佳萍也怕最近好不容易和陆子皓缓和了的关系又紧张起来,来就表明自己的来意。

    “说吧。”陆子皓当先走到了客厅,坐到沙发上,等着沈佳萍的话。

    “你已经和雨露订了婚,正式结婚肯定也快了,那天你爸爸也和谢省长说了很久,两人都觉得你们最好是尽快结婚。”沈佳萍对谢雨露这个准媳妇是相当的满意,不论是身世背景还是人品相貌都是百里挑一,自然希望他们快点把事定下来。

    “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你也不用急,婚都已经订了,我难道还会后悔吗?”陆子皓显然对沈佳萍这些话有些不耐烦。

    “你心里有数就好。”沈佳萍有些尴尬,沉吟了一阵还是忍不住接着说道:“你和雨露既然也快结婚了,以后要不要重新搬个地方住?”

    “不用,这里很好。”陆子皓自从回国以后就和陆微住在这个别墅,这里对他们俩的意义都挺大的,他不愿意搬离这里,也清楚陆微肯定会不习惯。小丫头就是那样,一旦对什么东西产生了感情,很难割舍,不管是人还是物。

    沈佳萍似乎明白陆子皓是舍不得陆微,但还是说道:“毕竟你们要当夫妻,重新找个地方住也是一个新的开始,我觉得这样要好些。”

    “这件事不用再说了,我不会再找房子的。”陆子皓说得坚决。

    沈佳萍见他反应这么坚决,也只好退一步说:“你们要结婚,这边什么都不准备一下实在有些不好,要不然你就把这边重新装修一下,多问问雨露的意见,以后你们俩就要一起生活,总要两个人都满意才好。”

    “如果真有这个必要到时候再说,现在我不想想这些问题。”陆子皓的态度依旧不咸不淡。

    “雨露这姑娘是真的不错,最近这段日子她经常来陪我解闷。不过我想啊,她应该花更多时间和你在一起才对,你们也是时候多培养培养感情,我知道你这人有时闷得很,不过既然已经订婚了,你也该多和别人在一起……”

    “你到底想说什么?”陆子皓显然更不耐烦了。

    沈佳萍见话已经说到这里,就说出了她今天真正来这里的目的:“我想说要不以后就让雨露搬到这里来,你们这样也多些时间相处,至于微微,我就带回陆家老宅,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你不要在那里自作主张,这些事我心里有数,而且微微肯定要一直跟着我。”刚才的不耐烦俨然已经变成了愤怒,他曾经多次承诺过不会丢下丫头,如果现在才和别人订婚就丢下了她,那他以前说的话算什么,他清楚陆微有多重视他,他怎么可能这样做?

    沈佳萍料到陆子皓不会同意,但也没想到他的反应会如此强烈,可她又不想就这么算了,毕竟谢雨露在她那里不止一次表达过想和陆子皓生活在一起的想法,这一点她也觉得无可厚非,想来想去只好说:“那我们听听微微怎么说吧,或许她会同意的。”

    “不用问她,她不会同意的。”陆子皓想也不想就这样回道。

    “我愿意过去。”当两人陷入沉默中,突然传来有些虚弱的话语。

    陆子皓震惊的抬头,只见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陆微穿着一件睡裙,黑发全部披散下来,将本来就小的脸显得更小也更加苍白,他蹙眉看着她,就连她今天没有穿鞋也没有说什么。

    “子皓,你看,微微也是愿意的。”沈佳萍虽然也没想到陆微会答应,但还是忙提醒陆子皓。

    陆子皓站了起来,郁的看着沈佳萍,“你先回去。”虽然只说了一句话,但沈佳萍也实在是被他的样子给吓到了,本来还想说什么也只好强忍住,就这样离开了。

    沈佳萍一走,陆子皓就走到了陆微面前,抬手了她的头发,如今陆微已经能到陆子皓的肩膀了,再加上人很瘦,身材显得特别修长,和陆子皓这样相对站着,竟然有一种难言的和谐。

    “你不要乱想,那话只是她随便说说而已,我怎么可能丢下你?”陆子皓以为陆微是害怕了,在和他赌气才会这样说。

    “二叔,我不是开玩笑,我是说真的,说的话也有道理,我在这里,你和谢老师总会有不方便的。”

    陆子皓还当陆微在和他赌气,无奈的笑了笑,低下头亲了亲她的额头,“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

    “我真的没有开玩笑。”陆微呢喃道。

    陆子皓这次知道陆微是在说真的,他发现陆微现在情绪有些过激,所以也没有开口再说什么,便想着过一阵再和她好好说说这事。

    ===========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陆微就会表白了,周五老时间更新,希斯知道最近更新的很慢,从周五开始我就尽量日更(虽然我自己都有点不相信,ORZ)。

22-26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