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芒(高干) 33-37


    ☆、第三十三章  归属地

    第二天陆子皓很早就醒了过来,他想起昨天官恩说今天要去建筑工地,洗漱完后,看着时间差不多,就开车朝那个建筑工地而去。

    他到的时候,官恩也才到,看到他就笑道:“你来的果然早。”

    这处地是B市的黄金地段,陆子皓他们好不容易才竞拍下来,现在这里正在修建的是一处高档社区,官恩本来是准备来看看工程的进度,陆子皓昨天那样说,他自然也就让他来这里了。

    陆子皓看了看现场,也才是地基的施工阶段,他对官恩道:“进去看看吧。”

    官恩和陆子皓才一进去,这里的负责人就迎了出来,不过因为这个地方一直是官恩在负责,陆子皓今天也才第一次来,所以那个负责人并不认识陆子皓,只一个劲的向官恩汇报。陆子皓也不在意,就一个人闲庭信步的走在前面,好像这些事和他没有太大关系一样。

    官恩看陆子皓脸上没什么表情,和平时像是没什么差别,但已经有些凸起的颧骨还是泄露了他这段时间的生活。

    等负责人说完了后,官恩又忙到了陆子皓身边与他并肩而行,问道:“还满意吧?”

    “你办事我什么时候不放心过?”陆子皓回道。

    陆子皓说完依旧在工地里走着,也看不出他到底是不是在看什么。官恩没法,也只好跟在他后面陪着他,偶尔还给他讲解一下这里的情况。

    “老赵啊,你上次说的你们家来了个很漂亮的小姑娘,现在还没走吗?”一个带着些乡下口音的中年男子问道。

    “可不是吗?上次我媳妇给我打电话说那姑娘是大城市来的,肯定吃不了什么苦,在我家住不了多久就会走的,没想到现在都还在。”另一个同样带着地方口音的男子回道。

    “我说她是不是看上你家老大了?怎么就舍不得走了呢?”许是大家平时关系都好,那人竟然开起了玩笑。

    “你别瞎说,别人大城市的姑娘怎么可能瞧得起我家那个木楞子?而且我媳妇还说那姑娘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那她怎么好日子不过,还就一直耐在你们家了?”男子说了这话后,老赵竟然也真的有些纳闷。

    前面的陆子皓和官恩刚好要走过这里,就听到了身后两人的交谈,陆子皓越听越激动,老赵话音一落,他忙走到了他面前,眼中像是着了火一般,激动地问道:“你给我说说刚才你提到的那个姑娘?”

    官恩这时也走到了陆子皓身边,等着老赵的回答,他从他们刚才的话中也明白那个姑娘多半就是陆微。

    老赵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他是这里的民工,一见到这样西装革履的人就有些不自在,更何况还是陆子皓这种气场强大的人。

    另一边的负责人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况,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忙跑过来想要询问,但见官恩向他摆了摆手,也站在一旁看着这边的情况。

    陆子皓见老赵愣怔的样子,有些不耐,“我是说你给我形容一下住在你家的那个姑娘?”

    老赵这才回过神来,有些局促的回道:“我这些日子都没回过家,这些话也是听我媳妇说的,大概一个月前,有个城市来的姑娘住在了我家,我媳妇说她长得很漂亮,个头也高,还很瘦。”老赵本没见过陆微,只能说些李月说过的话,他也不是太会表达,只能说到这种程度。

    “她叫什么名字记得吗?”陆子皓忙又问道。

    老赵想了想,回道:“我只记得好像叫什么微,姓什么我记不得了。”

    陆子皓心跳有些加速,眼也有些热,心里强烈地感觉到这个人就是陆微,一定是她,那种失去一切终于要找回的心情让他有些承受不住。

    “子皓,应该是吧。”官恩也有些激动,毕竟已经找了一个月了,而且他也看到陆子皓为这件事变成了什么样,这一刻也是真的高兴。

    “你现在不用做什么了,带我们去你家就好。”官恩见陆子皓好像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便先做起了这边的事。

    老赵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突然反应这么大,官恩忙向他解释道:“你们家住的那个姑娘很可能就是我们总裁的侄女。”

    老赵只知道李月说过那姑娘像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但也没想过这么夸张,他又看了眼陆子皓,才向官恩回道:“好的,我带你们去。”

    官恩看陆子皓今天的样子怕也是开不了车了,便直接去取了自己的车,为了方便指路,让老赵坐了副驾驶的位子,而陆子皓自然就一个人坐在后车座。

    官恩在老赵的指挥下开向他们家,开车的时候他还不时的透过后视镜看看后排的陆子皓,但见他一直看着车窗外,整个路上未发一言,也不知他到底在想什么。

    其实陆子皓现在不过是近乡情更怯而已,已经一个月没有见到陆微了,那种失了心的感觉让他痛彻心扉,这一刻,他脑中却突然涌出了很多问题,不知道丫头这一个月过得好不好,不知道她是不是还爱他爱的那么决绝,会不会想通了一点,同时他又有一些惧怕,就怕那个姑娘不是陆微,那时他真怕自己会崩溃。

    官恩将车开到了一段狭窄的柏油马路前,这时车已经没有办法再开进去了,三人便下了车步行,老赵在前面带路。

    “我家就在前面一点,很快就到了。”老赵是一个特别谦卑朴实的民工,和官恩他们说话也一直是笑盈盈的。

    官恩点了点头,算作对老赵的回应。

    不过老赵的很快其实一点都不快,他们三人走过了这段柏油马路,就沿着田埂七拐八弯了很久才见到了老赵的家,只见几间平房被红砖砌成的墙围着,乡土气息十足。

    老赵十分轻车熟路的推开了大木门,喊了一声:“媳妇,我回来了。”

    很快就有人迎了出来,先是一个小姑娘扑到了老赵的怀里,甜甜地叫着爸爸,接着就出来了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丈夫也很高兴,正问道:“你怎么这时候突然回来了?”目光触及到老赵身后两个气质非凡的人,忙又问道:“这两位是……”

    “媳妇,这两个是我的老板,他们是在我家住的那个姑娘家的人。”老赵抱着女儿向李月解释道。

    “大姐,住在你家的姑娘叫什么?”这时官恩走前了几步问道。

    “陆微。”李月回道,目光却一直注视着陆子皓,总觉得这个男人看着有些奇怪。

    “她现在在哪里?”这话是陆子皓问的,他好一阵没有说话,如今一说问的只能是这样的问题。

    李月指了指右方,回道:“刚才我见她朝那边走了,她没事老喜欢出去走走。”

    陆子皓听言立刻走了出去,朝李月刚才所指的方向而去。李月怕陆子皓不熟悉这里,忙就准备跟着出去好为他指路,官恩却忙对她道:“大姐,不用了,他找得到的。”

    李月有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也没有跟出去,只又进去叫出了儿子,一家四口久未见面,正是其乐融融的时候。

    陆微来这里的时候,周围正是秧的时节,这也是陆微从未见过的,当时她见李月她们在田间劳作,也想跟着帮忙,李月见她是真热心,还真让她到田里去了秧,可结果自然是越帮越忙,后来陆微自己也不好意思了。

    这时她看着田里的秧苗已经长高了不少,也才惊觉自己已经来这里一个月了。其实离开陆子皓的日子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捱,在这里生活的一个月她真的是开朗了不少,简单朴实的生活也是真的感染了她,没有他的日子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过。不过一到夜里,还是会不自觉的想起陆子皓,在每一个深夜里,他的眉目甚至会变得越来越清晰。

    陆子皓找到陆微的时候,只远远的看着她坐在田埂上,两条腿还垂了下去,摇摇晃晃的,最不一样的是身上的穿着,竟然是那种花布衣服,还真是乡土味十足。由于位置的关系,陆子皓看不清她的样子,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侧面,但他知道是她,可就是这样不敢上前了,像是一走近她就会消失一样。

    陆微像是感觉到有人在看他,缓缓的转过头来,当她看清是陆子皓的时候,只觉得自己这一颗心都像是要跳出来了一样,她想过陆子皓会找到她,可没想过这么快。她浑身有些颤抖的扶着田埂站了起来,看着陆子皓向她走近,只觉得呼吸像是都要停止了。

    陆子皓一见陆微看着他站了起来,一时也没了多的想法,只想靠近她,这时他也才发现陆微明显晒黑了,可是比起以前不自然的白皙,现在的她看着健康了不少。

    陆子皓终于走到了她面前,只觉得自己失了一个月的心终于又回了原位。他深深的看了陆微很久,突然有些情难自抑的将陆微抱进了怀里,那一刻陆子皓觉得或许这就是别人常说的灵魂的契合吧。

    陆微被陆子皓抱得太紧,甚至有些疼,但她还是没有任何挣扎,只任由陆子皓这样抱着,他的怀抱,她从来都拒绝不了,也抗拒不了,只能让他这样了。

    陆子皓将头完全埋进了陆微的颈窝里,闻着她身上的馨香,这种感觉和睡在她床上又完全是两回事,只有这一刻才是真实的。

    陆子皓突然又开始有些颤抖,他今天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嘴里还开始喃喃的念着:“丫头,我的丫头。”

    陆微突然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体滴入了她的颈窝,忙叫道:“二叔,你没事吗?”

    陆子皓并不回话,只还是这样一直抱着她,像是抱着她就有了全世界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后,陆子皓终于放开了陆微,他又目光灼灼的看着陆微,一手还扶在陆微腰上,另一只手已经抚上了陆微的脸颊,大拇指的指腹流连在陆微的下眼睑处不愿离去。

    陆微也看着他,刚才他像是流泪了,但现在又看不出什么,可他眼里那波涛起伏的情愫她看见了。

    陆子皓像是犹豫了半晌,还是决定顺从自己的心意,低头吻了吻陆微的额头,又顺着来到了她的脸颊,接着是嘴角,可到了这里却不敢再继续下去,忙又将脸退开了一点。

    陆微几乎要被溺毙在了陆子皓的温情中,可突然又问道:“二叔,你不是应该和谢老师结婚了吗?”前几天不刚是陆子皓婚礼,陆微这几天脑中一直都是这件事,甚至还想着现在的陆子皓或许已经得到他想要的一切了。她知道自己的突然出走是太任了,但她并不后悔,而且这一个月也让她想通了一些事,也发现这个世界其实还很大,并不是只有陆子皓这一方天地。

    “你说你都这样了,我还结的了婚吗?”陆子皓笑着反问道。

    陆微有些难以置信,可想了想又觉得或许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又道:“那你是准备找我回去之后你们再结婚吗?”

    “你个没良心的小东西。”陆子皓有些咬牙切齿,“没有婚礼了,再也不会有了。”陆子皓如今见了陆微,这一个月的抑郁低沉全都一扫而光,甚至就连言语行为都有些放纵自己了,若是以前的他绝不会这样。

    见陆微还是有些不信,他又将她抱进了怀里,“以后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就我们两个过好不好?”

    陆微这才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明知他看不见竟然还是点了点头,一时喜极而泣。

    ===========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找到了,我好像终于松了一口气,嗷呜。

    ☆、第三十四章  回家

    等陆微收拾好了情绪,陆子皓才带着她回老赵的家。他俩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坐在小院里。窝在老赵怀里的赵琴一见陆微回来,忙小跑过来抱住了陆微的腰,仰着头问道:“漂亮姐姐,你是要走了吗?”

    陆微之前纠正过赵琴很多次,可她就是不愿改掉对她的称呼,也只好这么由她去了。可陆微还没回答什么,李月就过来抱起了女儿,说道:“姐姐的家人来了,她肯定要离开啊,我们这里又不是她的家。”

    “可是我很喜欢漂亮姐姐啊,还有她给我的巧克力。”赵琴竟然惦记着的还是巧克力。

    陆微忙从包里拿出一个巧克力递给赵琴,这时李月看了看一直留意着陆微的陆子皓,对她道:“这次你可得乖乖回去了,以后也不要再做这么任的事,刚才我见你二叔来,样子可是不好看。”刚才官恩和她们说了陆子皓和陆微的关系,李月也就明白了,她是个农村妇女,书也没读过多少,但这些浅薄的道理说出来却是很让人信服的。

    “我会跟着他回去的,这段时间谢谢你的照顾。”陆微感激的说道。

    李月点了点头,欣慰的说道:“明白就好。”

    这时陆子皓也走了过来,脸上仍是如平日那般冷硬,但十分真诚的对李月道:“这段时间谢谢你们对陆微的照顾,我会一直记得的。”陆子皓现在都还庆幸陆微遇上的是这样朴实善良的人家,若是其他的,她恐怕不知还要遇到什么事。

    “没什么的,我们乡下人也不怎么会说话,但也不可能让这样的一个小姑娘没地方住吧。”李月说的十分理所当然。

    陆子皓微微颔首,忙又让陆微带他到她住的房间去,帮她收拾东西,与官恩擦肩而过的时候,向他使了个眼色,官恩自然也明白。

    陆子皓跟着陆微进了她住的房间,才发现这里的条件真是不怎么好,甚至能闻到一股并不好闻的味道。

    陆微的东西并不多,陆子皓把衣物都放到床上,又单独拿了一套出来,递给了陆微,“换上这身衣服吧,我们马上就走。”

    陆微拿过衣服换上,陆子皓正背对着她收拾衣物。她穿好后,陆子皓还没有收拾完,鬼使神差的,她走到了陆子皓身后,伸手缓缓抱住了他,那晚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的拥抱,这让她一直很受伤,虽然知道他不会轻易接受她的感情,但一看到他依旧挺拔但明显瘦削了的背影,还是忍不住想这样做。

    陆子皓被陆微从身后抱住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但他这次竟然没有阻止陆微的动作,只任由她抱着,继续收拾手上的东西。

    过了一阵,他东西都已经装进了旅行背包里,见陆微还是不松手,笑道:“放手了,丫头,我们该走了。”

    陆微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手,毕竟这样的机会可是难得遇见。

    陆子皓见她有些失落的模样,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拉起她的手朝外走去。一到外面就见官恩似乎在和李月争执什么,李月脸上并不好看。

    走近一看,才发现官恩手上拿着钱要给李月,可李月不要,官恩又坚持给,所以就有些争执了起来。刚才陆子皓看官恩的那一眼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只是没想到这个农村妇女竟然如此执拗。

    陆微见状,忙上前对官恩道:“官叔,李阿姨不要就不要勉强她了。”她知道李月的品,她来这里之后不止一次想再给她些钱,可都全被她拒绝了,而且有时还会甩脸色给她看,所以她后来再也不敢提这事了。

    官恩听陆微这么说,又看了一眼陆子皓,见他点头,这才算了。

    李月这时瞧见陆子皓手上已经提着陆微的行李,也明白她们是要走了,笑道:“陆微,你就回去吧。”

    陆微这时忍不住又感谢了一阵李月,李月只是偶尔点点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反倒是小丫头赵琴竟然还突然哭了,抽噎着说:“漂亮姐姐不走好不好?我喜欢和你玩,哥哥都不和我玩。”

    陆微这时笑着亲了亲小丫头,又把身上剩下的巧克力都拿了出来。小丫头手上拿着一大堆巧克力,还是眼泪汪汪的看着陆微,让陆微也有些不舍。

    她又向李月一家人道别,当向赵瑞说再见的时候,不意外的又看到这个少年脸红了。在这里住了一个月,陆微也不可能全无感情,看着还在呜咽的小丫头,陆微又亲了亲她,这才跟着陆子皓离开了。

    回去的时候,依旧是官恩开车,陆子皓和陆微坐在后排,老赵主动说要留在家里和妻儿聚聚。官恩这时也很高兴,他是看着陆子皓这些天因着陆微的事担忧,如今找到了人,他整个人明显是神清气爽了不少。

    可他心里其实对陆微是有些不满意的,毕竟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她也不该这么任。不过他大概也猜到或许与陆子皓当时要和谢雨露结婚的事情有关,他可还记得陆微在陆子皓订婚的那天是毫不掩饰的难过。

    一时车里都无话,官恩在前面说道:“微微,这些日子你可是把你二叔急坏了,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有什么事就直接告诉你二叔。”虽然是有点想教训陆微,但官恩还是柔着声道,他可不敢对着陆子皓心尖上的人说过重的话。

    “我知道,以后都不会了。”陆微的手一直都被陆子皓握着,她感觉到陆子皓今天是有些失控的。

    其实陆子皓在陆微一开始失踪的时候,也有些懊恼,甚至想过找到她要狠狠的给她几下,可过了一个月,什么怒气也没了,真正的找到她的时候,心里竟然只剩下了失而复得的欢喜,哪还记得什么火气?

    陆子皓一手揽住了陆微的肩,轻抚着她的长发,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过话。官恩又像来时一样,不时的透过后视镜看看他们的情况,见两人依偎着,只余一片温情,看着特别的和谐。

    回到别墅的时候,才一进门,陈姐就激动地迎了出来,一看陆子皓身边的陆微,忙就不管不顾的抱住了她,几乎是有些哽咽的说道:“小姐你终于回来了,再不回来可要把我急死了。”陈姐一时已经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一个月她也是担惊受怕,就怕陆微出什么事。

    “陈阿姨,我回来了。”陆微拍了拍陈姐的背,算作安抚。

    陈姐也像是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是有些失态了,放开了陆微,可仍旧是泪眼婆娑,呢喃着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突然像是想起什么,她急道:“刚才官先生打电话说你们要回来了,我还特地弄了些吃的,我现在进厨房看着,今天要多吃点。”又看到跟着陆子皓他们一起回来的官恩,忙又道:“官先生今天也在这里吃饭吧?”见官恩点头陈姐就忙进了厨房忙活。

    陆子皓脸上也柔和了很多,对陆微道:“先上去把你的东西放好。”

    陆微本来准备接过陆子皓手上的行李回房自己放,可陆子皓错开了她的手,径直上了二楼,陆微也忙跟着他。

    陆子皓走进了陆微的房,打开包就收拾了起来,陆微本来想自己来收拾的,可见陆子皓这样,就坐到了床边看着他忙活。

    “以后不要再干这样的事了,官恩说的没错,有什么你都直接告诉我,我再也承受不起这样的事了。”陆子皓埋首收拾,本没有看陆微一眼,说出的话也不大声,可偏偏字字都像是刺进了陆微的心里。

    “其实我不后悔的。”陆微看着他微垂的头,坚决的说道。

    陆子皓抬头看她,脸上有些无奈,可又不知道说什么。

    “那时候你被我吓到了,我明白你本就不知道怎么面对我,更不要说听我说什么了,我就是说出了口也不过是适得其反而已。这次出去看了看,我突然明白了不少事。二叔,我知道有些事是你的底线,我也不会再那么不懂事。”陆微深深的看着陆子皓,像是下定决心才说出这些话。

    “我说过我不会再有婚礼,除非等到有一天你有了真正爱的人。”陆子皓从来都是这样想的,这次他是对陆微妥协了,但他对于陆微的感情还是和一开始的态度一样,他不可能回应她的感情,这会毁了她。而且她还小,或许很快就会察觉到她对他的感情只是一时的沉迷而已。可是这样简短的一句话说出来后,竟然很心痛。

    陆微望着他,突然惨淡的笑了,他明明知道她爱的人就是他,却偏偏还是能说出这么伤她的话,但她却没办法反驳,刚刚才说她会懂事,可不能这么快就不懂事了。

    “好了,我们下去吧。”陆子皓不想再看到陆微那样的表情,过来拉着她下了楼。

    下了楼才见沈元洲竟然也来了,而且看得出是因为知道陆微的事匆匆赶到,一看见陆微本人,才像是松了口气般。

    这时陈姐招呼着大家吃饭,沈元洲风尘仆仆的赶来,自然也是留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吃饭。几个人一起吃饭,陆子皓让陈姐也上了桌,五个人一起吃饭,真的是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许是找回了陆微,陆子皓心头的大石放下,本来这一阵吃的都不多,今天也吃了不少。几人除了官恩都不是话多的人,桌上也就官恩在活跃着气氛。

    吃完饭后,陈姐留下收拾,陆子皓和官恩似乎有什么要谈,去了陆子皓的书房,留下了沈元洲和陆微。

    沈元洲看陆微到了客厅沙发坐下,也跟着她坐了过去,一直深深地看着她,似乎有很多话想和她说。

    陆微见沈元洲这样,也明白了,率先站起走到了落地窗前的一个角落里,沈元洲跟在她身后,与她并肩而立,开口道:“这次你真的太任了,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一走了之会让多少人担心?还真是个孩子,才能这样不管不顾。”沈元洲向来是个严厉的老师,但他对陆微也是真的宽容,今天竟然也这样厉色的教训她。

    陆微也没有开口,只听着他说教,一副虚心的模样。

    沈元洲长叹了一口气后说道:“陆微,你有没有想过你对陆子皓的感情有些过了,一年多前你因着怕你二叔结婚生子整日晃神,现在因着他要结婚竟然还离家出走。”

    陆微有些吃惊的看着沈元洲,他竟然知道一切。

    “不要这样看我,我自认还是很了解你的,陆微,有些感情知道是不对的,就不要陷得太深,这个世界天大地大,值得你去看、去学的东西很多,试着把心放宽一点,不要狭隘的只容得下一个人。”沈元洲说的语重心长。

    陆微听着沈元洲的话,竟然突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是啊,这世上并不是只有一个陆子皓,还有其他事值得她去关心、去学习,退一步或许真的就海阔天空了。

    沈元洲看她的样子像是明白了,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我还有事,本来就只是想和你说说话,既然都说了,那我也走了。”

    “那沈老师路上小心。”陆微看着他离开,又透过落地窗看着他将车开走,心里百般感慨。

    ☆、第三十五章  悸动

    夜色渐浓,B市又被一片濛濛细雨笼罩,这是一座似乎不会停止下雨的城市,再加上高速的发展让这里更多了一丝冷硬与灰暗。在这样一座并不讨喜的城市,每天却不知会上演多少离合、多少爱恨。

    陆子皓端着一杯热好的牛上了二楼,敲了敲陆微的房门,听她应声才推开了门,进门见她她坐在书桌前看书,在台灯的映衬下,竟让她看着有些不真实。

    陆子皓将牛放到了陆微的桌上,开口道:“你还是早点睡,我看那边的环境,这些日子你多半睡觉也睡得不好,回来就好好休息一下。”陆子皓顺势的靠到了书桌边的墙上,静看着陆微。

    “开始是挺不习惯的,在那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起来就发现身上起了很多红疹,不过过了两天还是就好了。”陆微抬头看向陆子皓,她在一片台灯的灯光下,看着一旁的的他就像是隐藏在一片黯淡中,竟然有些看不真切。

    陆子皓听了又是有些心疼,本来一直娇养着她,却不想这次出去一趟受了这些苦,而陆微也比他想象中坚强得多。

    “还要看书吗?”陆子皓又看了看她还翻开着的书,问道。

    “也差不多了,我走了这一个月落下不少功课,还好这些都是沈老师之前教过我的,所以看起来也不困难。”

    “那就好,先把牛喝了。”陆子皓端起牛递到她面前。

    陆微接过了还热着的牛,喝了下去,一股热流像是也同时流进了心里。他还是这样,就算不会对她的感情给予任何回应,但对她的照顾仍旧一丝不少。

    陆子皓见她一喝完就接过了杯子,这就准备离开。

    “二叔。”陆微叫住了他,“我明天就回学校吧?”

    陆子皓想了想,回道:“如果你这么急着想回去就回去吧,至于学校那边问起……”沉吟了一阵,“我让沈元洲去说说,你也不用去交代。”陆子皓总是为她想得周到。

    陆微笑着点了点头,见陆子皓要走,忙合上书走到了他面前,在陆子皓还有些不明所以的时候,踮起脚在他嘴角轻轻一吻,薄如蝉翼,轻似飞花,让陆子皓几乎以为是幻觉,可还是让他平静了多时的心里起了丝丝涟漪。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陆微已经上了床躺好,还刚好背对着他。

    陆子皓微勾嘴角,淡淡的笑了,他真没想到小丫头竟然会突然来这么一出,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轻声的退出了陆微的房间。

    床上的陆微抬手抚上了自己的嘴唇,虽然知道他不会回应,但有时还是会忍不住想要更多,这种想放下却本放不下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刚走出陆微的房间,陆子皓包里的手机就响了,拿出来一看竟然是久未联系的好友林月明,边朝房间走边接起了电话:“月明,你可是很久没有来过电话了,是不是有什么好生意可以分给我啊?”

    陆子皓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但却能感觉到他此时心情不错,不知道是因为找回了陆微,还是刚才那个吻,这样冷硬的人还在和林月明开着玩笑,显然两人的关系的确很好。

    “子皓,这话你就在我面前说说就行了,你家在B市是什么地位我们都清楚,你真的有到需要我分生意的地步吗?”林月明仍旧是没什么语调,像是天生就不会玩笑。

    “好了,你说吧,有什么事要我帮忙?”陆子皓也正了语气,尽管林月明大部分时候语气都是这样,但他还是听出今天好友有些不对劲。

    “是有事找你帮忙,我的女人跑了,我在想办法把她抓回来。”依旧是平静无波的语气,可背后蕴藏着巨大的无奈与焦急。

    “哦,这世上竟然还有人敢不要你林大少,不用你动手,我直接帮你拿下。”陆子皓又开始玩笑,“其实我前不久见过少峰一面,听他说起过你的事,我知道最近你不好过,少峰也不好过,李菲儿去了巴黎,这一去也不知归期,他守了这么多年才真是什么都没得到。”陆子皓想起两个好朋友的漫漫情路就开始感叹。

    “你也不要笑我们,你呢?打算定下来了吗?上次竟然都要结婚了还取消了婚礼,也还好谢启云那边没找你麻烦,要不然事情可还难办。对了,听说你的小侄女让你很头疼。”林月明可是听尹少锋提起过的。

    “月明,不要说微微了,这孩子前一阵和我闹别扭,竟然还离家出走,有时我真不知道现在的小姑娘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我拿她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陆子皓想起陆微,有些无奈却也有些欣喜。

    “好吧,你也终于有这么一天。”林月明终于有了些笑意,“她可能就在托斯卡纳,我还是比较确定的,你在那边有人,帮我找找,明天我也准备坐一早的飞机飞过去,其他的事就拜托你了。”林月明知道陆子皓的父母已经到这里定居了,而且他们家在那里本来也有势力。

    “说什么呢?我们兄弟俩不用说这些。”陆子皓豪气的说道,“想当年我们几个还时常开玩笑说不知道谁会最早结婚,那时我们俩都认为是少锋,可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竟然一个都没订下。尤其是少峰,如果他一直放不下李菲儿,这一辈子我看也是毁了。”

    “我看未必,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林月明并不认同这话,“反倒是你,你真的放下了吗?我们三个里最痴情也最长情的或许是你。”

    “呵呵,我就不说了,但愿少峰能守得云开就行了。”陆子皓又想起了陆微,他其实很久都没有想起过云曦了,林月明或许错看了他。

    两人同时陷入了沉默,过了一阵后,陆子皓才道:“我明天一早就安排人去找人,你今天也早点睡,不然去了意大利哪有神。”

    “嗯。”林月明应了一声,这也才挂了电话。

    陆子皓一收了线,就忙给在佛罗伦萨的陆昆打了一个电话,那边的陆昆一听他的意思,答应得很干脆,他知道这事陆昆派人去办会比他块。这边完了忙又给官恩打了电话,让他派一个人过去,好让这个人和林月明碰头。

    做完这些,他躺到了床上,脑子里却不断地想起陆微,其实他知道自己在逃避着那个问题的答案,因为他一直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而不是想怎么做,而现在能像一开始一样,一直守在她身边,或许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

    翌日一早,陆微又恢复了正常的学习生活,陆子皓仍旧是将她先送到了学校才去公司,还嘱咐她不用担心老师那里,沈元洲都已经处理好了。陆微新换的班主任和沈元洲恰巧关系很好,所以沈元洲办起事来也很方便,而且这个班主任对陆微也还不错。

    果然如陆子皓所说,班主任并没有来找她提起这事。不过当她来到班上的时候,班上的同学还是不免有一阵小骚动,那天她的突然失踪大家都知道,不过和陆微关系好的不多,自然也没有上来问。

    谢夜西见她来,竟然情不自禁的就站了起来,一直呆呆的看着她走近,似乎害怕陆微是假的一样。陆微越过他,坐进了自己的位子,对他笑道:“我回来了。”

    当时知道她失踪的时候,谢夜西是真的很急,他去问了那家农庄的老板几次,也在周围找过,可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后来他一直安慰自己,她很聪明,一定不会有事的,而且陆子皓的势力有多大,他是知道的,所以陆微一定是会被他找回来的。虽是这么想着,但他这一个月过的很是煎熬,时间越久,对她的担心也越多,还好她回来了。

    谢夜西看着她的笑容,机械的坐回了原位,竟然半天只说出四个字:“回来就好。”

    “陆微,那天到底出了什么事啊?我都担心死了。”前面的任静瑶一见陆微来就很激动,忙询问着她的情况。

    陆微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事,让你担心了。”

    任静瑶也看出了陆微不愿多说,虽然很好奇但还是忍住了,点了点头,又将头转了回去。

    一上午的课,谢夜西都有些晃神,他的身边已经空了一个月,这一下她突然回来反倒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他知道谢雨露和陆子皓已经没戏了,也看到谢雨露为这件事形容枯槁,前几天还回了英国,而这一切都是陆子皓为陆微做的吧。

    他时不时的就侧首看看陆微,像是怕她又会消失一样。次数多了,陆微有些无语,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竟然突然笑道:“别看了,我在这儿。”

    谢夜西听着她的调侃,也是会心一笑,觉得自己也是有点疯魔了。

    到了中午,两人又像以前一样,一起去学校的食堂吃饭。谢夜西去打饭的地方排队,陆微占了两个位子等他。

    谢夜西很快就过来了,递给了陆微一份午餐,陆微接过,马上就吃了起来,谢夜西也跟着开动,一时无话。

    午餐吃得差不多了,陆微突然问道:“谢夜西,你有住校吗?”一中为了便于学生管理,是强制要求学生住校的,不过如果家长强烈要求的话,学校还是会尊重的,她一直不住校,但还真不知道谢夜西是不是也是。

    谢夜西点了点头,“我一直在住校,我爸说我就应该和其他同学一样,不要搞什么特殊化。”顿了顿问道:“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我想住校,这学期快完了,我这段时间也一直没有好好学习,在学校可以多点时间复习,我期末也能考得好些。”陆微回道。

    “他同意吗?”谢夜西并不认为陆子皓会让她住校。

    陆微自然知道他说的“他”是谁,回道:“我还没和二叔说,今天回去就告诉他。”

    “那就好。”谢夜西隐隐希望她多些时间在学校,而且他们年级的男女生宿舍本来就是两栋挨着的楼。

    谢夜西见陆微又是挂着浅笑和他说话,心里却有些不舒服,这次她回来明显是开朗了不少,可更让他觉得有些捉不透,就像是天上的云一样,飘忽不定,猜不透她在想什么。不过她能这样回来也就不错了,谢夜西如此想。

    ☆、第三十六章  独立

    下了晚自习,陆微走出校门就见陆子皓竟然站在校门口不远的地方,一见她出来就接过了她背上的书包,边朝车走边问道:“一个月没来上课,跟的上吧?”

    陆微回道:“还行。”陆子皓一般都是在车上等她,最多也就是见她出来了才从车上下来,很少像今天这样直接等在校门口,忍不住问道:“二叔已经等很久了吗?”

    “没有。”陆子皓上了车将陆微的书包放到了后排,这才发动了汽车。

    “二叔,我想开始住校。”陆微突然说道。

    陆子皓本来正专心的注视着前方,闻言看了她一眼,问道:“怎么突然有这想法?”学校的条件自然不比家里,而且一个寝室的人难免都会有些摩擦,陆子皓本不放心让她住校。

    “就要期末考试了,我想多点时间学习,回家一来一去总会多花些时间。”陆微这话说得在情在理,陆子皓本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他自然是不希望陆微住校的,她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而且显然还是深思熟虑过的,这让陆子皓有些不舒服,可是他想了想竟然点头答应了,“那随你吧。”

    过了一阵又补充道:“不过你有什么事一定要立刻给我打电话,需要什么东西也可以给陈阿姨打电话,让刘叔给你送来。要是学校里住的不舒服,就还是回家吧。”最后一句本不想说的,但不知怎地,还是脱口说了出来。

    “我知道,二叔。”陆微也没料到陆子皓会答应得如此干脆,她还以为他不会同意。

    其实她能感觉到陆子皓现在对她的态度,似乎她对他表白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他仍旧对她千好万好,就像从前一样,但她知道其实不一样了,他似乎在极力控制着什么,不愿真正的靠近她,这也让她更不想面对他。她知道自己不会再远离他,但也不想这样和他相处,或者给彼此一点空间反倒很好,就像沈元洲那天说的一样。

    两人回到别墅的时候,陈姐已经回家了。陆子皓和陆微一起上了二楼,陆微本来想直接回房的,陆子皓却突然叫住了她:“微微,等等,我有东西给你。”

    陆微闻言停下了脚步,看着陆子皓进了他的房间很快又抱着一盒巧克力出来了。

    陆子皓将手上的巧克力递给了陆微,笑道:“我也是突然想起,差点都忘了。”其实哪里可能忘,就连陆微失踪这一个月,他都一直记得她让他收集不同包装纸的巧克力,现在竟然还说忘了,真是可笑。

    陆微高兴地接过,回道:“二叔,以后你也不用帮我收集巧克力了。”

    这话来得突然,陆子皓有些错愕,他可知道她让他收集巧克力的原因,只是不可能戳穿,本来还想这样自欺欺人的为她做这事,却不想竟然是她先不愿了。心里想着万千,但脸上还是如常,问道:“你不是很喜欢巧克力吗?怎么突然不想要了?”

    “其实也不是那么喜欢。”若不是因为那是陆子皓买的,她确实不是很喜欢,可她肯定不会这么说。

    陆子皓一开始的错愕已经变成了惊惧,什么叫“也不是那么喜欢”,这让他突然有些承受不住。

    “二叔,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进房间了。”陆微并没有察觉到陆子皓的反常,径自说道。

    陆子皓摆了摆手,似还若有若无的叹了口气:“去吧。”自己也转身回了房间。

    —————

    陆子皓这晚睡得并不安稳,半夜突然被惊醒了,他并不清楚自己刚才做了什么梦,只觉得梦里的自己很心痛,然后突然就醒了,但醒了后完全记不清刚才梦里的内容。

    他坐了起来,又想起陆微今天的种种言行,心里越发有些不安稳。要是以前,他绝不会答应陆微住校的要求,他一向不希望陆微吃苦,哪怕一点他也舍不得。可虽然找回了她来,但他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就比如昨晚那个突如其来的吻。虽然他心里一直想着他还是把陆微当成孩子,当成晚辈,但其实他清楚自从陆微表白以后已经不一样了。

    实在是有些头痛,他下了床来,鬼使神差的,他到了陆微的房门外,轻轻的推开了她的门,她果然睡得正熟,仍旧是蜷成一小团,只占据了床的一小块位置。

    他走到她床边坐下,看着她沉静的睡颜,心里想着:丫头,到底是在和我置气,还是真的想开了,想远离我了呢?他一想到可能是第二种,就有些不可抑制的难受,可这本来就是他一早想到的最好的结局,但真正发生他恐怕又会承受不起,真是极其矛盾的心情。

    又坐了一会,准备离开的时候,俯□想吻吻她的额头,可已经要碰到的时候,陆子皓又直起了身子,觉得自己还是多控制一下的好,这才收拾好心情离开了陆微的房间。

    —————

    第二天陆子皓依旧将陆微送到了学校,本来准备好晚上去接她,却不想下午接到了沈元洲的电话,告诉他陆微住校的事已经解决好了,她的寝室他也去看过了,今晚就能住,所以晚上他也不用去接她了。

    陆子皓事前没和沈元洲交代过陆微要住校的事,那很显然就是陆微自己去找的沈元洲,他也没想到这次她的动作这么快,说了后马上就做了,对他就真的只是知会一声。

    每晚都看不见陆微,陆子皓竟然开始期待起了假期,到了周末他就能看到陆微了。他中途也给陆微打过不少电话,可每每说不到几句话,陆微总会说她要看书,晚点的话她就说要睡觉了,这让他有些挫败。

    好不容易到了周末,陆子皓隐隐有些兴奋,他晚上终于可以见到陆微了,官恩也看出他今日情绪还不错,还开起了他的玩笑。可等他回到别墅却被陈姐告知,今晚陆微不回来了,说是要到沈元洲那里补习,想把落下的功课补上来,挫败感再次袭来。

    等到了第二天,陆子皓想陆微肯定应该回来了吧,可这次是直接接到了陆微的电话,她说她不回来了,想直接回学校学习,还让刘云龙将她的衣服送些过去。

    她明明知道陆子皓周末在家,却点名让刘云龙送,这其中的意思陆子皓自然是明白的,他是真的想陆微了,便自己带着陆微的衣服去学校,顺带还捎上了一些零食。在路上他给陆微打了电话,说是他给陆微送东西来,陆微一听,忙让陆子皓就在校门口等她,显然不想让他进她的寝室。陆子皓有些无奈,却也依言而行。

    就这样兜兜转转过了一个月,陆子皓有时真是想把她抓回来,不过他知道最近这段时间她是真的要期末考试了,也就只好随她去了。

    —————

    与此同时,已经在托斯卡纳找顾清秋找了一个月的林月明仍旧是毫无头绪,陆子皓心中本来就很烦闷,于是就准备到那边去看看好友。

    林月明在托斯卡纳找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陆昆手下的人找到了不少和顾清秋相似的人,最后都让林月明亲自去确认,一开始他还每每带着喜悦的心情,可经历了太多的失望之后,他也有些倦了。陆子皓也明白,或许好友一早就想错了,那个女人本就不在这里。

    陆子皓一直没有想到林月明有一天会为一个女人做到这般,他一直以为他才是他们当中最冷漠的那一个,却不想还是逃不过爱情这一关。

    来到佛罗伦萨,因为一早就已经知道了林月明所住的酒店,他把行李放好就直接去了林月明那里。

    他按了门铃,可等了好一阵才等到林月明来开门,见他虽然已经穿戴整齐,但头发还是湿漉漉的,便知道他刚才是在洗澡。而且因为一个月都找不到人,脸色也相当不好看。

    “怎么?看到我很惊讶?”陆子皓的唇勾了勾,平日里总是冷的六月飘雪的脸在自家好友面前还是变了变。

    “你怎么来了?”林月明也没怎么理他,率先走进了房里,头发还是湿湿的,看起来又加了一些颓败。

    “我知道你找了这么久都没消息,就过来安慰安慰你受伤的心,你竟然看起来一点都不感动。”陆子皓还装作一幅扼腕的模样。

    陆子皓站在窗户边,微微倚着窗沿,长身玉立,说不出的俊逸潇洒。不得不说,他的确是他们三人中长得最好的。林月明一看就让人觉得生人勿进,像是天神一般的存在。尹少锋则是恣意风流,尤其是那双桃花眼,怎么看怎么像花心大少。而陆子皓就要特别一些,他也是很冷的一人,但偏生这种冷又增添了更多的神秘之感,让人想要探寻。

    “我怎么觉得你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林月明在好友面前从不掩饰自己的毒舌,也或者这才是真实的他。

    “没有,当然没有。”陆子皓忙表衷心。

    “没事的话,你还是多去陪陪你家侄女吧,谁不知道陆家二少视自家侄女如命。”林月明竟然还不打算放过他,想起尹少锋的话就开始调侃他。

    “别说微微了,说起她我就头疼,这孩子慢慢大了,问题也越来越多。”陆子皓似乎真的头很痛,竟然还按了按自己的太阳,虽这动作在林月明看来有些装模作样,不过他对陆微的无可奈何倒是一点不假。

    “我们还是说回正事吧,在这边已经找了这么久还是不见人,很显然人本不在这里。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想错了。”陆子皓也正了脸色说道。

    “我现在也在想这事,可是除了这里我真想不出她会去什么地方。”林月明有些苦恼地回道。

    “或许是你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那你知不知道她最喜欢的地方是哪里?”

    “她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她外公在的那个小镇,她总说那里宁静,人又淳朴简单,但她不可能在那里。”林月明想着这事越发头疼起来。

    “那这事就变得更加棘手了。”陆子皓也摇头。

    “最近老爷子不停地催我回去,看样子他终于发现他该退休了,林氏已经不再是他说了算的时候了。”

    “反正这里也找不到,那你就先回去吧。”听了陆子皓的话,林月明颔首,如今也只有这样了。

    ☆、第三十七章  隐忍

    陆子皓从意大利回来也正是到了周末的时候,本来没想过能见到陆微,却不想他刚进门就见陆微也准备出门。

    “二叔,你回来了。”陆微看起来和往常一样,一见到陆子皓就热情地招呼。

    “你要出去吗?”陆子皓看她手上提着个小包,看样子就是要出门。

    “是啊,和同学约好了一起逛逛街。”陆微说着就要出去。

    陆子皓不免有些失落,好不容易见她一面,她竟然又要这样,可还是忙问道:“要不要我送你过去?”

    陆微摇了摇头,“没事,我自己知道怎么过去。”说完向陆子皓挥了挥手,“那我走了。”

    陆子皓看着她的身影消失,觉得自己和她这一段时间也像是越行越远,他是想让她自己放弃,也想让她多点成长,却不想换来的是她的远离。

    回家刚坐了一会,就接到了官恩的电话,说是公司那里有事,让他过去一下,陆子皓本也无事可做,一听他这样说,忙就出了门。

    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抵在车窗的窗沿上,陆子皓在一个路口红灯时停下了,无意间一瞥,却发现后视镜那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他侧首往后一看,不是陆微又是谁,而她身边陪着的正是谢夜西。

    他一直以为她没什么朋友,却不想原来和谢夜西的关系已经这么好,而且他喜欢她的事,她到底知不知道。不知怎么的,如果是其他人陆子皓或许也不会有什么想法,可见到是谢夜西,他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回过神来时,红灯已经变绿,有些不耐的将车驶走,脑中一直想着刚才的场景,年龄相仿的少男少女,出众的容貌,而且陆微看起来心情还不错,谢夜西更是不必说,只要稍稍留心的人都能看出他看陆微的眼神有多深情。

    陆微其实也看到了陆子皓的车,甚至一直看着他的车淹没在车海中才收回了视线。

    “你在看什么?”谢夜西本和她高兴地说着话,突然就见她一直看着某处。

    “二叔的车。”陆微回道。

    谢夜西叹了口气,“你明明很想见他不是吗?为什么要逼着自己远离他?”一开始他还真的以为陆微是放开了些,可他发现或许是他想错了,有些东西即使得不到回应,但还是会忍不住去想去做,他自己不也是吗?

    “我想试着离他远点,想知道自己除了他也可以干很多事,而这段时间他看起来也过得不错啊,前两天都还去了意大利见好朋友,今天才回来。他一直就希望我这样,我现在也努力做到了。”陆微这话说时有些心酸,谢夜西听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了,我们快走吧。”谢夜西想起今天的正事,忙提醒陆微。

    “谢夜西,你真的确定那个老师不错嘛?而且我年龄也这么大了,学跳舞她还会不会要啊?”

    陆微这几天一直想自己周末的时候除了到沈元洲那里补习,还可以去做做其他的事,突然就想到了学跳舞,可是十五岁的“高龄”让陆微有些纠结。她把这事告诉了谢夜西,他觉得这想法不错,而且他刚好知道一个舞蹈老师很不错,正好又是他们家的一个远房亲戚,开了舞蹈班在这边,他就说带陆微去看看。

    谢夜西带陆微来到了一栋商业楼,舞蹈班在五楼上,两人坐了电梯上去。

    陆微跟着谢夜西出了电梯,才见到这里已经初具规模,前台专供大家来咨询和报名,里面也有好几个舞蹈室,可以看出是同时在进行几个班的教学。

    “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一位和气的前台主动来询问两人。

    谢夜西正想回答什么,一个看起来三十上下,身材高挑纤瘦、气质极好的女人就向他走了过来,笑道:“小西,跟我来这边。”说完示意刚才上前来的前台不用理会了。

    谢夜西跟着季璟进了休息室,笑道:“表姐,这么久不见,你看着还越来越年轻了。”谢夜西这孩子在亲戚周围一向很受喜欢,一是因着他的家世,一是因为他的确嘴很甜,除了对谢雨露时常有些毒舌。

    “说些什么话呢?你都长大了,我还年轻呢?”季璟的爸爸和谢夜西的妈妈是表兄妹,其实亲戚关系都已经有些远了,可谢夜西和她关系还不错。

    季璟看到了一起进来的小姑娘,之前谢夜西已经把事情和她说了,她打量着陆微,觉得小姑娘气质和身材都挺适合跳舞的,只是年龄确实有点大了,要学出什么成绩来肯定不太可能,但如果只是当当兴趣爱好什么的,也还不错。

    “季老师,你好。”之前谢夜西已经告诉陆微她姓季,陆微看着她也莫名的有些好感。

    季璟看着陆微也很喜欢,笑着道:“我现在已经很少带班了,让你跟着才入学的孩子也有些不好,但年龄大点的基本上都已经学过些时间了,反正我周末一般也没什么事情,我就单独教你吧。”

    陆微也一直觉得自己的年龄是一个大问题,现在国内的家长,但凡想让孩子学什么画画跳舞的,一般都是从几岁就开始学习。她没想到季璟竟然这么好说话,心里对她的好感更是多了不少。

    陆微学舞的事就此敲定,季璟甚至连价格的问题也没有提过,直说让陆微先来。

    陆微和谢夜西出来的时候,心情好了很多,她想找一件事寄托她的一部分心神,她不喜欢钢琴之类安静的东西,就想体会一下那种挥汗如雨的感觉。

    “陆微,我今天才发现你和我表姐其实有点像。”谢夜西走出来后,突然这样道。

    陆微有些惊异地看着他,“有吗?我觉得她挺亲切的倒是真的。”

    “我也说不出那种感觉,就是觉得你们俩脸部轮廓有些像,五官倒也不是很像,而且气质也挺相似的,你别看我表姐今天挺热络的,她平时其实是很冷的一个人,今天也算和你有缘。”谢夜西其实之前带陆微来心里也没底,不过对今天的结果倒是很满意。

    “哦,原来如此。其实这世上除了二叔和已经去了的爸爸,我真不知道我还有什么亲人。”陆微听他说这些,难免就又想起了已经去世的陆子诚,虽然知道自己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但也一直把他当成是自己的爸爸。

    谢夜西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样说,但见她一下子脸色不那么好看,也没有再去问她。

    —————

    陆微回到别墅的时候,陆子皓还没有回来。她回来的时候本来就有些晚了,再加上和谢夜西在外面晃荡了那么久,也的确是有些累了,只想快点洗个澡就去休息。

    她先把浴缸放好热水,把衣服脱在了外面,就拿起睡衣进了浴室,坐进浴缸里只觉得全身都因着热水的浸润舒服了不少,不知不觉间竟然靠着边上睡着了,自己还没有一点知觉。

    陆子皓回来的时候,陈姐还在,告诉他陆微已经回来了。他点了点头,不期然的又想起今天下午看到的场景。回房间洗了澡换了身衣服还是不自觉地走到陆微的房里看看,只看到她床上是被她随意丢下的衣服,甚至还有贴身的衣物,他这时知道她肯定是在洗澡,可没听到有水声,他几步走到浴室门前,叫了叫:“丫头,丫头。”可完全没有回应。

    他察觉到有些不对,毫不犹豫的进了浴室,一进去就见她竟然靠着浴缸睡着了,而且还像是睡得正熟。

    他忙走过去,探了探水温,已经有些凉了,本来想立刻叫醒她的,可见她睡得正好,便将她抱了起来,拿起一旁的浴巾仔细的为她擦干。可这一次陆子皓明显感觉到有些地方已经起了变化,以前他不是没这样过,只觉得像是长辈对晚辈,但现在他竟然有些燥热的感觉。

    他强压下所有的不适,还是动作轻柔的将她身上擦干,少女的肌肤莹白如玉、细腻如瓷,十五岁的年龄虽然没有发育完全,但该有的地方还是都有了,陆子皓又多年没有过女人了,就是有些什么反应也是正常,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此刻心中有多煎熬。擦干了她身上,他几乎是一点停顿都没有的,又找到另一张浴巾将她裹好,这才放到了床上。

    不过陆微的头发还是湿的,他又只好找到吹风,将她扶坐了起来靠到了自己身上,这才给她吹起了头发。他像是怕吵醒她,吹风也只开着小挡。不过这样陆微也能不醒,也的确是今天太累了,所以才睡的这样没知没觉。

    其实陆微还是有些感觉,尤其是陆子皓给她吹头发的时候,只觉得暖暖的很舒服,身后的怀抱也很温暖,有她最喜欢的味道,只愿意就这样沉迷下去,不愿醒来。

    陆子皓给她把头发吹得差不多干了,这才又将她放来平躺着,见她嘴角竟然还含着满足的笑,有些动容的抚上了她的嘴角,“丫头,你可把二叔害惨了?”这话说的有些啼笑皆非,但更多的还是宠溺。

    陆子皓起身准备离开了,却刚刚走出两步就听到了身后人的呓语,虽然很轻,但他竟然听得清清楚楚,的确是叫着“二叔。”他的步子一下子就迈不动了,他以为她是真的想要远离他一点,也以为她其实也不像以前那么在意他,可这一声呼喊似乎将他之前所有的想法都推翻了。

    他突然又转过身来,坐到了她的床边,原来她比他想象中还要聪明,完完全全明白他的意思,也在按照他的想法做,可这却不是她真正愿意的。再也没有迟疑,俯□子印上了她的嘴角,陆子皓这才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作者有话要说:希斯明天有考试,没办法更新,周四老时间。

    关于大家说最近节奏慢的事,希斯反省一下,貌似真有点,不过这几章过度免不了,这几章一过,微微差不多也上大学了,应该就快进入正题了。至于有亲说怕长篇累牍,放心,这个也绝对不会,该写的内容写了,不会有什么无聊的东西写进来,这篇文真的已经耗尽我很大心力了。

33-37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