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芒(高干) 43-47


    ☆、第四十三章  大学

    陆子皓和陆微只在A市呆了一天就又回了B市,看过了A市的阳光灿烂,再见B市的雨连连时,陆微明显更喜欢A市一些,以前她也没有觉得B市天气如此之糟。

    她去A市的事情季璟也知道,只不过她和陆子皓这一趟来去匆匆,也没来得及见上一面,好在离开学也快了,也不愁以后没见面机会。

    自从陆微勤学舞蹈之后,陆子皓便把一楼的琴房改成了陆微的练舞室,这样就算在家里,陆微也可以在那个房间里练习,而这次季璟去了A市,陆微没了老师,但也不忘每日在家里练习。

    回到B市没几天陆微就接到了谢夜西的电话,告诉她,他已经收到了G大的录取通知书,而就读的专业竟然是法律系。陆微知道谢夜西的成绩就读G大那是绝对没有问题,但真正听到他亲口告诉自己还是有些无奈。她从来不喜欢别人为她付出太多,这会让她有一种承受不起的感觉,当然,陆子皓除外。

    没过几天,她又接到了任静瑶的电话,她竟然也被G大录取了,这让她兴奋得不行,不过虽然是录取了,但她的分数也只上了G大调档线三分,她填报的志愿自然是读不了,最后被分到了能环学院的环境工程,这个专业向来冷门,一向没有什么人填报。不过任静瑶说,只要能被G大录取她就很高兴了,至于专业,进了学校不还可以转吗。

    陆微一直就十分羡慕任静瑶的格,坦荡洒脱又很乐观,做事也不像很多人那样瞻前顾后,她的分数能上G大的确让很多人没想到,但她那个分数的人又有几个敢填G大呢?陆微觉得就冲着她这一点,她也应该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陆子皓回来的时候,陆微一直在想着谢夜西的事,见她一幅神游在外的样子,问道:“丫头,在想什么啊?”

    陆微见是陆子皓回来了,忙说出了自己困惑的事,“二叔,谢夜西竟然报读了法律系,我还以为他会读与政治相关的专业。”

    陆子皓没想到她竟然是因着谢夜西的事在走神,不过还是认真回道:“其实在欧美那边很多从政的人都是学法律出生的,并不是像你想的那样,不过谢夜西以后多半是要从政的,之前谢省长和我谈起过谢夜西,他显然是准备让谢夜西继续他的路。”

    当年谢启云的意思还是陆子皓和谢雨露结婚后,让他多扶持一下谢夜西,不过没想到后来发生了这么多事,而且谢启云在上次大选中也连任了,甚至还有内部人员说,谢启云很有可能会被提到中央去,前途不可限量。

    “哦,原来是这样。”陆微并不了解其中的事,只是单纯的担心谢夜西而已,她害怕她会害了他的未来,这让她如何承受得住。

    陆子皓见她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还以为她为谢夜西的事真的伤神到了那个地步,心里微微有些讶异,也有些自己不能控制的酸涩。

    —————

    很快就到了陆微开学的日子,陆微虽然很想陆子皓亲自送她去学校,但她也知道他很忙,送她去A市这一去一回也会花费很多时间,便说让他不用去,自己能办好所有的事。可陆子皓自然不会答应,还笑着了陆微的头,“这可是丫头的大日子,我怎么可能缺席?我的丫头从现在开始就是一名大学生了。”

    明明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可经陆子皓这么一说,陆微也觉得像是真变成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本来心里也愿意他去,他这么一说她自然也答应了。

    来到G大的当天,季璟也在学校门口很早就等着他们了,因为她对G大比较熟悉,所以还省去了陆子皓的不少功夫,这边陆子皓拿着陆微的录取通知书去报名缴费,季璟也带着陆微到另一边去拿分配到的寝室钥匙。两边分工合作,很快就办好了入学的手续。

    陆微所住的地方位于G大后门那边,季璟还告诉陆微说,这边一出校门刚好就有一条小吃街,专门晚上开,好吃的东西很多,还让陆微以后有空就去试试。

    季璟只将陆子皓两人带到了宿舍楼下,便离开了,今天她本来也有事,来接陆微都是忙中抽空,陆微一开始还不知道,听她说了之后又对她多了感激。

    季璟一走,陆子皓就带着陆微找到了寝室号为211的房间,没想到门竟然开着,陆微当先推门进去,就见寝室里已经来了三个人,一人个子不高,但长得很水灵,看着就是江南小家碧玉式的姑娘,是第一个和陆微打招呼的人。还有一个个子比较高,长得很不错,也给陆微打招呼,开口的声音却是有些低沉带着磁,和她的长相反差很大,给人感觉虽然礼貌但带着疏离。剩下的一个是三人里最漂亮的,但只是微微瞥了陆微一眼,就别开了眼,没有说什么。

    陆子皓提着陆微的行李跟在后面,两个姑娘见了都有些惊叹,忙说叔叔好,而剩下的那一个这次竟然是眯眼看了陆子皓一眼,眼中是浓浓的不屑。陆微是没有注意到,陆子皓倒是注意到了,但他并不觉得这样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

    陆子皓把陆微的行李拿了出来,陆微忙就去拿毛巾把已经几个月没人用的桌子柜子擦干净,等她擦干净,陆子皓这才把她的东西放进柜子里。

    这时陆微拿起了被套床单去铺床,由于寝室采用的是标准样式,上面是床,下面是柜子和书桌,所以陆微要铺床还要从下面爬上去,陆子皓一见还想替她去铺床,陆微忙制止了,“二叔,这点小事我还是会的,高中我住校的事你都忘了吗?”

    陆子皓听她这么说才作罢了,趁着陆微铺床的时候,他想起带来的零食,有些还是B市的特产,忙拿了出来,分给几个小姑娘,那两个小姑娘都是热情的接过了,而剩下的那一个仍旧只是看了一眼,没有接。

    今天的陆子皓为了陆微是相当的好脾气,饶是这样,他还是真诚的对三个小姑娘说,请她们以后多多照顾陆微。

    陆微分配到的寝室还是G大规格最好的,标准四人间,有单独的浴室卫生间,自然是比不上家里,但就学校来说,这样的寝室条件也算不错,陆子皓也稍稍满意了。

    等陆微铺好了床,时间也有些晚了,陆子皓就带着她离开了。

    陆微一走,寝室里的三个小姑娘也讨论了起来,那个很小家碧玉的姑娘叫唐凌,高个姑娘叫杨雪,剩下一个叫和韵鑫,唐凌一见陆微两人走远,就惊叹道:“那男人好帅啊,我怎么没这样的亲戚?”说完问向杨雪:“刚才那姑娘叫那男人什么?”

    “好像是二叔。”杨雪人长得还是挺漂亮的,就是嗓音和她的长相反差太大,面上虽然温和,但骨子里却是有些冷漠。

    “何韵鑫。”唐凌这时叫她,疑惑的问道:“为什么我看你都不怎么理那姑娘啊?”她刚才才来的时候何韵鑫还挺热情的,可换了个人她就变了样。唐凌这姑娘很单纯,想到什么就说了 ,不如杨雪会看脸色。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什么原因。”何韵鑫似乎对这个问题都懒得回答。

    “可她长得真的很漂亮啊。”唐凌由衷的赞叹,还不忘加一句:“比你还漂亮啊,刚才我以为你已经够漂亮了。”

    旁边的杨雪几欲吐血,她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遇上这么单纯的室友,而何韵鑫因着她的话也有些变色,她却还浑然不知。艺术学院向来是出美女的地方,舞蹈系更是比比皆是,学舞蹈的人先不说长相,就是身材气质也是足够出众的,就说这寝室的四个姑娘,也是各有各的特色,出门绝对会有回头率的。

    本来还算热闹的谈话被唐凌一句话就搅和了,杨雪是实在不想和她说话,而何韵鑫自然是被她气到了。唐凌没等到她们的回话,竟然还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

    —————

    陆子皓带陆微出了G大,先去了周围一家比较好的中餐馆吃饭。

    陆微从吃饭一开始就有些食不知味,刚开始和陆子皓一起报名一起去寝室的时候,都没有什么感觉,可这一刻和他面对面坐着吃饭才惊觉他是快要离开了,浓浓的不舍突然袭来,让她几乎有些红了眼眶,可又不愿陆子皓发现,于是大部分时候都埋着头。

    陆子皓见陆微一直不说话,也有些疑惑,等了一会见她还是埋着头,察觉到有些不对,一手扶住了她的肩,问道:“丫头,怎么了?”

    陆微这时抬起了头,眼眶红红的,陆子皓一见就吓了一跳,忙坐到了陆微身边去,将她的脸扶正,急切地问道:“到底怎么了?”

    陆微摇了摇头,不知道该怎么说,觉得有些丢脸,可见陆子皓如此担心的模样,只好说出了事实,“我就是舍不得你。”

    陆子皓微微有些错愕,可听懂了她的话后又是无限的欢喜,轻柔的环住了她,笑道:“傻丫头,那时你高中住校十天半个月的不会来,怎么也没想过舍不得?”当时陆微只想躲着陆子皓,远离他一些,却不想让他一直记在心上,现在陆子皓说出这样的话来竟然有些控诉的意味。

    “那不一样。”陆微慌忙回道,“那时虽然我经常不回家,但你不还是离我很近吗?可这次不一样了,你是真的离我很远。”

    陆子皓轻拍着她的背,温柔地说道:“我不会离你很远的,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我有空也会过来看你,只要心里记挂着,就永远不会分开。”

    陆子皓这话说得动容,陆微也轻声应了,明明应该其乐融融的一顿饭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吃完饭陆子皓没有送陆微回学校,而是带着她直接回了林月明帮他买的公寓。陆子皓报名的时候在陆微班上的通知那里看得很清楚,开学过几天就军训,周一的时候开班会,而晚上查寝也要从周日晚上才开始,今天才周五,所以陆微不去寝室住也没关系。

    晚上的时候,陆微刚上床没多久,陆子皓竟然就过来了,笑道:“丫头,二叔来陪你睡,过了这两晚你也要住学校,我也要回B市了。”

    陆微当然很想和他多呆在一起,听他这么说也很高兴,他一上床来,她就粘了过去,像小时候那样窝进陆子皓的怀里,一点没有她都已经十七岁的自觉。

    陆子皓轻抚着她柔顺的长发,说道:“要是不想住学校也可以,我和学校那边说一声应该就行。”虽然陆微住的寝室并不差,但陆子皓自然想她过的好一点,尤其是他还没办法在她身边。

    “没事的,我也想多和别人相处一下,我寝室的人看起来也还不错。”陆微觉得陆子皓不在,住哪里都是一样,自然还是合群一点好。

    “军训不去也可以,我让月明去说一声,或者让少峰到医院帮忙开一个证明……”

    陆子皓话音刚落,陆微已经在他怀里闷笑了起来,笑了一阵才道:“二叔,我又不是瓷娃娃,哪有那么娇弱?”

    陆子皓闻言也没有再说什么,只让她快些睡了。其实陆微并不知道,陆子皓这样也是因为舍不得她,他毕竟是个已经三十多岁的男人,他舍不得陆微不可能像她一样红了眼眶,或者直接说出来,他所能表现出来的就是没完没了的担心,不想她吃苦而已。

    大学就在眼前,分离也是难免。

    ===========

    作者有话要说:一切还在铺垫中,暴风雨啊快来吧。

    ☆、第四十四章  新生活

    周日傍晚陆子皓带着陆微到G大附近的一家餐厅吃了饭,就送她去宿舍。今天陆子皓没有开车,像是和陆微在散步一样走到G大,进了G大,他又陪着陆微围着G大里面的人工湖走了一圈。此时天色也已经完全黯淡下来,就是再舍不得,也要分离了。

    陆子皓将陆微送到宿舍楼下,陆微本来已经转身走了两步,可突然又回转身来一把抱住了陆子皓,这时周围也有不少学生进出,纷纷看着两人。

    陆子皓微微勾唇,拍了拍陆微的背,没说什么,就让她这样抱着。

    良久后,陆微才道:“二叔,我走了,再见。”这次再没有留恋,转身进了宿舍。

    陆子皓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后,还站了一阵才走,他也觉得陆微是该要真正长大了。

    陆微打开门的时候,三个女生都围在何韵鑫的书桌前,不知在讨论着什么。

    “你来了啊,快过来看看何韵鑫送给我们的东西。”一见陆微进门,唐凌就十分热情地招呼。杨雪见陆微来也笑着向她点了点头,何韵鑫依旧没有没任何反应。

    “这真的是兰蔻最新款的四件套装啊?”唐凌十分兴奋的看着何韵鑫要送她的东西,“我从来没想过我还能用上这个牌子。”

    “这是我表姐才从法国带回来的,送了我不少,反正我也用不完,就想送你们一些。”何韵鑫说得十分自然,说完对杨雪道:“杨雪,你也来选一样吧。”

    杨雪听言过来拿了一瓶香水,笑着感谢,看样子并不是多想要何韵鑫的东西,但因着不好拒绝,所以拿了一件并不那么值钱的,不像单纯的唐凌一来就是一个四件套。

    “你也来拿一件啊?”杨雪早就看出何韵鑫对陆微态度有些不对,她想可能美女之间就是这样吧,心里总有些小九九,只有单纯的唐凌还一点没有看出来,不是她的东西竟然还主动让陆微来拿。

    陆微不等何韵鑫开口就主动道:“不用了。”陆微的护肤品从来不缺,全是陆子皓给她买的,她记得他说过,女孩子还是要稍微注重一下,这次知道陆微军训会暴晒,陆子皓是一早连防晒的套装都准备好了。

    过了一会,陆微才意识到自己还不知道寝室其他三个人的姓名,忙询问了起来,问到何韵鑫的时候,又遇到她爱理不理的样子,不过杨雪很适时的出来说话,告诉了陆微何韵鑫的名字。

    晚上九点的时候,辅导员和学院的领导来寝室查看,陆微惊喜的发现季璟竟然还兼任了她们班的辅导员,而来看他们的人里领头的是艺术学院的院长,也就是季璟所说的那个好友。

    她们几人来说了几句话,准备走的时候,季璟稍微落在后面,对陆微道:“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说完就忙跟着学院的其他领导走了。

    “陆微,我们的辅导员和你很熟吗?”季璟一走,唐凌就拉住陆微兴奋的问道。

    陆微点了点头,“她本来就是我的舞蹈老师。”

    唐凌一脸的艳羡,哀叹道:“来了这里我是真的一个人也不认识,哎,真羡慕有熟人的人。”这话是真的感慨,可听在别人耳里就有些变了意味。

    几个女孩子轮流洗完澡,也差不多到了十一点,刚好是宿舍熄灯的时间,四人上了床,都有些睡不着,经历过高三的孩子晚上多半都是睡得很晚的,十一点的时间的确算早。

    “哎——”最先沉不住气的还是唐凌,虽然声音不大,但其他三人还是听到她的叹气。

    “唐凌,睡不着吗?”杨雪睡在唐凌的对铺,率先问道,只是可能害怕吵到其余两人,声音放得很低。

    “我也睡不着。”这次说话的是何韵鑫。

    “啊,原来都没睡啊。”唐凌有些惊喜,忙又问向和她斜对着的陆微:“陆微,你睡了吗?”

    陆微此刻正看着白色的天花板,脑子里全是陆子皓,突然又像是回到了那年离家出走的时候,也是这样硬硬的木板床,再加上她本来就认床,本睡不着。一听唐凌的话,还是回道:“没有。”

    “那我们来说话吧,我完全睡不着。”唐凌对四人说道。

    “那你在想什么?”床紧挨着陆微的杨雪出声问道。

    “想我男朋友。”唐凌说得十分自然,惹得其余三人皆是有了笑意,遇到这种单纯的女孩也不知道怎么说,她很难理解到别人话里的其他意思,很难受到伤害,活在自己单纯的世界里,也单纯的快乐着。

    “你男朋友现在在哪里?”这话是何韵鑫问的。

    “哎。”唐凌长叹了一口气,“他成绩比我好,又说什么要去读京城的学校,而我的成绩本就不够他上的学校,所以他去了北京,我来了A市。”

    “难怪这么快你就想他了。”杨雪感慨道。

    “我们来说说我们的恋爱经历吧?”唐凌突然说道,“何韵鑫,你第一个来说。”

    何韵鑫那边沉默了一阵才传出声音,“我初一就和我们班的一个男生交往了,那次之后,好像总共是谈过六次恋爱,算起来平均一年一个。”

    “哇靠,何韵鑫,你好夸张,我这个男朋友就是我的初恋,我们是从高一在一起的,一直到现在。”唐凌似乎真的当上了主持人,这时又点到了杨雪,“杨雪,到你了。”

    “我也只有过一个,现在还在一起。”杨雪说这话时声音有些压抑,本就带着磁的嗓音,这一下更显低沉。

    “他现在在哪里啊?”唐凌还真是要调查到底了。

    “就在A市,已经工作了。”杨雪似乎无意再谈,忙将话题转到了何韵鑫那里,“何韵鑫,你现在还有男朋友吗?”

    “没有了。”何韵鑫回道,“那时候年纪小和那些男生真的只是玩玩而已,和他们分手的时候也都很和平,没有过多的纠缠,而且我心里一直有喜欢的男生,只可惜从小他就有些看我不顺眼。”

    “又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唐凌总结陈词,这时突然才想起被她们一直忽略掉的人,“陆微,你还没说呢?”

    陆微一直安静地听着她们说话,无意开口,这时倒是不得不说了,“我没有谈过恋爱。”

    “啊,不会吧,不过我想你肯定有很多人追吧,只是你自己看不上而已。”唐凌觉得陆微这样的女生很有可能是有过很多段感情的了,就像何韵鑫那样。

    “没有,我不讨人喜欢的。”陆微这话说的是事实,高中三年里,除了谢夜西,她和其他男生连话都没说过几句。不过她并不知道,她平日里沉默寡言,从来不出风头,而且冷漠的感觉由内而外,这种女生在大多数异眼里就是有点类似于天山雪莲的存在,可以远远的看着,觉得赏心悦目,但没有几人愿意靠近,总觉得就是该离的远远的。

    “好吧,你不愿意说就算了。”唐凌却是认定了陆微是不愿意说,陆微也没有过多的解释。

    “好了,睡吧,明早还要开班会。”杨雪出来打破了一时的尴尬,她似乎很会看出人之间的气氛,有时不愿出声,但出声的时候一般都很有用。她这一说,也真的没有人再说话。

    陆微仍旧是睡不着,她不知道陆子皓是不是一送完她之后就回了B市,若是的话,现在飞机也应该到了吧。

    —————

    第二天,季璟开了一个班会,舞蹈班里清一色的全是女生,而且皆是气质身材容貌都比较出众的女生,十分的赏心悦目。

    季璟先是做了自我介绍,然后说了说开学的安排,三天后就要军训,军训半个月,接着就开始进行学前教育,直到国庆过来后才会开始正式上课。不过她还是要求大家平日里没事的话,就到舞蹈室去练习一下。

    接着就是自我介绍,大部分女生还是比较活泼的,把气氛搞得相当热烈。陆微上去的时候仍旧没有多说什么,不过比起高中的那次自我介绍,她这次加上了一句她是C省B市的人。

    三天过后就是军训,一开始陆微很喜欢A市阳光明媚的天气,可要是军训的时候也这样,就着实有些吃不消了。

    陆微每天都做好了防晒措施,可军训统一戴的帽子只能遮住脸的上半部分,衣服也露出了脖颈的一片皮肤,所以很不幸的的,她这两个地方都被晒脱皮了,而且脱皮前皮肤也是火辣辣的疼,难受的很。不过陆微一直想着,这次真是磨练她的好机会,也一直硬撑着。

    好不容易熬到了最后一天,军训要进行最后的检阅。陆微所在的学院刚好被排到了最后出场,也就是说要等到整个大一的其他学院检阅完才轮到她们。这天天气本来也热,再加上这时候又是中午过后没多久,太阳大不说,地上也是被晒得滚烫,陆微这次再也没有扛住,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不过她其实也就是中暑了而已,并不严重,所以昏了没多久就醒了过来,这时她已经被送到了校医院,今天昏倒的人还不少,除了她,这间病房里还有几个人。

    她刚撑着两边靠着病床坐了起来,就见林月明从门外走了进来,面有急色,一见她醒来就忙过来问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陆微觉得就像是睡了一觉,这一下醒来没有什么不舒服,反倒轻松了不少,忙回道:“林叔,没事了。”

    林月明颔首,“这样就好,我刚才也问了医生,他说只是中暑,没有大问题,我刚才还瞧见急救车又送了人过来,你们现在这些孩子身体还真差。”说完忙又感叹道:“本来知道不是大问题的,也没打算告诉你二叔,可他刚巧给我来了个电话,我就顺口说了,他竟然急着就要过来,还好我再三保证了没事他才算了。”

    陆微听他说陆子皓对她的关心,心里也是高兴,没想到自己撑了这么久竟然最后还是没撑住。

    “你们军训完有几天的假期,就到我那边去住几天吧,也把身体养养。”林月明可记得刚才陆子皓在他电话里声音听着有多焦灼,所以也想陆微的身体能好点。

    陆微摇摇头,很快拒绝了,“真的没有问题的,我还是留在学校吧。”

    林月明听她这么说,也没再说什么,他从来不擅长强人所难,但还是带着陆微出去吃了一顿饭,美其名曰改善生活,毕竟学校食堂的饭菜的确不是很好。

    ☆、第四十五章  再次相见

    军训完了的第二天陆微就接到了谢夜西的电话,让她出去见一面。陆微自从在高考完确认签名那一次见过谢夜西之后,也已经两个多月没有见过他了,可因为已经对谢夜西说出了那样的话,心里总会有些过意不去,尽管她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不过现在谢夜西主动找她,如果她还拒绝的话,那就显得有点矫情了,所以想了想她还是答应了。

    军训一完的当天晚上杨雪就走了,之前寝室有说过各自的家庭,唐凌是江南的人,母亲是一名音乐教师,这也算是她从小就开始学舞的一个原因,父亲是一名数学老师,家境一般,不过她还的确有些书香门第的感觉,就是格太过于单纯了。而何韵鑫则说自己父亲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其余的也没有多说。

    陆微本来不想说的,但被唐凌问急了,只好说自己父母已经过世了,唐凌这才没有继续问下去。到了杨雪的时候,她沉默了好一阵,最后才说她家境很差。可陆微平日里见她穿着的都是上品,虽然她并不会鉴别真假,但就她平日里见过的来说,她的东西应该不是假货。

    就连唐凌也发现了这一点,这一次她依旧是直言直语,说道:“我看你上次提的那个包都是爱马仕的,虽然我买不起,但也认得出那个标志。”

    “那是A货,到处都有,你要买好一点就托人从香港带,到了正品店那里的人都认不出来。”杨雪回答得十分平静,换做其他人用A货还不掩着藏着,她竟然主动承认。

    陆微并没有说什么,无意间瞥到何韵鑫深深地看了杨雪一眼,她想她应该和自己的想法一样,杨雪的东西肯定不是A货,而且她值钱的东西可不止这么一个包,不过何韵鑫和陆微一样,也没有说什么。

    陆微觉得杨雪应该是寝室的四个姑娘里最神秘的,不过她向来不喜欢管别人的事,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她站在阳台上收了手机,走回寝室,换了身衣服就准备出门,还是不忘和寝室里剩下的两个姑娘说一声:“唐凌,何韵鑫,我有事出去一趟。”

    “嗯,好的,中午要等你回来一起吃饭吗?”唐凌虽然单纯但也十分热情,总是喜欢邀着几个姑娘一起吃饭,就怕落单一样。

    “不用。”陆微回道。

    “何韵鑫,你总不会再出去吧?我不要一个人啊,这里除了你们我谁都不认识。”唐凌忙问向何韵鑫。

    正往脸上抹东西的何韵鑫回道:“我不会出去的。”唐凌这才放下心来,陆微也出了门。

    陆微和谢夜西约在了G大的后门,陆微到的时候谢夜西像是已经等了很久,百无聊赖的靠在了一旁的黑色栏杆上,周围走过的人有不少看向他,可他完全不以为意,这样的注目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一看到陆微他就迎了上来,佯装着有些不爽,“你动作怎么越来越慢了?”

    “是你太快了。”陆微不以为意。

    “晒黑了。”谢夜西仔细地打量完陆微的脸后得出结论,“不过这样看着倒觉得比以前健康。”

    “你也黑了不少。”陆微有点寸步不让,不过说完这句两人都笑了,没想到许久未见竟然说着如此无聊的话。

    后来两人来到了G大的人工湖边,找到了一个比较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有些微风拂过,两人身边的柳枝飘动,湖面上也有些水波,看着就让人心旷神怡,情不自禁的安静下来。

    “你学了法律还是准备以后从政吧?”陆微想起了那日她问陆子皓的问题,陆子皓是这么说的。

    “是啊。”谢夜西笑道,“反正知道自己逃不掉,何不早点做打算。我爸是一直想我继续走他的路,不过我本身也并不厌恶。可能我还没有和你说过我外公吧,他当年也是到了中央的,我爸爸还算是他一手扶持起来的,这可能已经要成我们家的传统了。”

    谢夜西很少和陆微提起他的家里,可她总觉得他背后还是有很多故事的,不过他不主动说她也从来不会问。

    “你呢?就准备一直跳舞跳下去了吗?”谢夜西没听到陆微的回话,便问起了她。

    “我也不知道,我对自己的未来似乎一直没有太多的想法,更多的只是眼前想去做什么就去做了。”陆微笑道,“不过我长这么大,也很少如此坚持一件事,说不定会一直做下去的。”

    谢夜西忽然轻笑了一声,“这件事上你的确是坚持,我看除了你二叔就属这件事上你最有恒心了。”

    “是啊。”陆微没想到他会如此坦然的提到陆子皓,这下也不回避,“不过还是不一样的,二叔是我这辈子的梦,跳舞只能算是我想做的事。”

    谢夜西听言恶狠狠的瞪了陆微一眼,“不要在我面前对另一个男人表现的如此深情,我会吃醋的。”

    陆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吃什么醋啊?我和你一起吃了那么久的饭,就见你吃不来酸的东西。”

    谢夜西蹙了蹙眉,“这个冷笑话一点也不好笑。”明明提醒自己不该见她,见得越多心里就会越是放不下,可就是抵不住心里的想念,有时甚至就觉得只要看见她就是幸福的,可真到了一个人的时候,又忽然觉得想要更多,这种折磨简直让人疯魔了。

    后来两人也没有多说什么,更多的时候都是沉默,不过偶尔一人说什么,另一人也会接着回几句话。到了中午的时候,两人一起去了外面吃饭,谢夜西知道陆微喜欢吃辣的,开学没多久就和寝室几个男生吃过这外面的一家火锅,味道还不错,便带了陆微来这里。

    陆微自然又是一阵兴奋,其实陆子皓平日里虽然宠她,但并不会让她多吃辣的东西,在他看来,一切对她身体不好的东西都要尽量杜绝,这次和谢夜西来这里自然就更多了高兴。

    吃完火锅后,谢夜西就把陆微送到了她们宿舍楼下,陆微和他招了招手,就进了宿舍。谢夜西一直紧盯着她进去了,这才转身,没想到竟然见到了一个久未见过的人。

    “见到我很惊讶吗?”何韵鑫苦笑道。

    谢夜西微微蹙眉,“你也来了这里?”这话有些明知故问。

    “是啊,表姐没和你说过吗?”何韵鑫压抑的问道,的确没想到谢雨露没和他说过。

    “这又不是多大的事,我姐没必要说啊,而且就是说了,我也不一定就记着。”谢夜西这话说得理所当然,丝毫不觉的有什么不对,也直接忽略了何韵鑫难看的脸色。

    “你都十八了,就是装装样子也好啊,怎么对我还是这样的态度?”何韵鑫有些急了,她从小就很喜欢谢夜西,可他从来就不理他,尤其是发生了那件事后。

    “你才几岁就能做出那样的事,我没到处宣传已经不错了,你也不要还是喜欢缠着我。”

    当年谢夜西亲眼看到还只有几岁的她把一个和她年岁差不多大的姑娘推下了楼梯,还假装是那个小姑娘自己不小心,她还在一旁哭得伤心,说那个小姑娘抢了她的东西。这件事刚巧被谢夜西看到了,说到底不过是那天那个小姑娘和他比较玩得来。

    谢夜西一向觉得小孩子很容易看出一些秉来,一个几岁就能干出这样事的人,他可不觉得她长大会是一个多善良的姑娘,所以对何韵鑫的态度一直很不好,就是和她多说两句话也觉得烦,不过她和谢雨露的关系倒是不错。

    “没想到你和陆微关系还真的不错,你就喜欢那种看起来就很娇弱的女生是吧,不过也对,这种女生男人都爱,就像小时候你也喜欢和那个鼻涕虫玩,而不喜欢我。”何韵鑫刚才看到谢夜西送陆微了,再加上她本来就不喜欢陆微,此刻厌恶自然更深了。

    “我和谁关系好和你没有关系,就这样,我还真的有事。”谢夜西这次再也没有停留,快步的走了,像是多看何韵鑫都觉得心烦。

    何韵鑫看着他急匆匆的离开,心里更不是滋味。她的妈妈在她没出生几年就去了,后来他爸爸就和谢启云的妹妹在一起,那时候谢启云也还不像现在这样风光,不然哪会让他妹妹嫁给她爸爸,后来谢启云官大了,她爸的事业也跟着做大了,这才有了今天的好日子。所以,虽然她叫谢雨露一声表姐,但她和谢夜西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

    她这次倒是真的有点泄气了,本来以为几年没见,他对自己的态度会好一些,没想到看起来竟然还更甚从前,一失足成千古恨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

    陆微回到寝室后没多久,何韵鑫也回来了,只是看陆微的眼神十分尖刻。不过陆微倒没怎么放在心上,毕竟这种莫名其妙的敌意她本就想不通,自然也就不想理会了。

    接着两天杨雪依旧没有回来过,直到有一天季璟提前说过要来查寝室她才回来了。唐凌一见她回来,就问她这两天去了哪里,杨雪只说她有个亲戚刚好住在A市,这两天都在那边。

    —————

    国庆节是七天长假,陆微自然是要回B市的,本来准备自己回去,没想到陆子皓却在正式放假的前一天晚上就来了A市。陆微自然又是高兴的很,还带着陆子皓去了她们学校后门那里的小吃街。

    小吃街的东西并不是很卫生,可陆子皓一个月没见陆微,这次见她便放纵了她一下,让她在小吃街吃了个够,自己也吃了不少东西。

    吃完东西后,陆子皓陪着陆微回了宿舍,等她要带的东西收拾好,便直接回了这边的公寓。

    晚上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陆子皓突然感叹道:“我的丫头晒黑了。”

    陆微靠到他的肩上,笑着问道:“黑了是不是难看了?”

    “不难看,我的丫头怎么都漂亮。”

    陆子皓也笑。

    陆微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她最喜欢他叫她丫头的时候,总是不自觉的会带上些宠溺的意味,而他现在不止叫她丫头,还在前面加上了“我的”,这样听起来像是他的专属品一样,更是让她欢喜。

    ☆、第四十六章  聚会

    陆微本来以为国庆节陆子皓会带着她会B市的,却不想他说会在这里呆几天,虽然陆微有些思念陈姐,但她也的确很喜欢A市的气候和环境,更何况还有陆子皓陪着,所以还是挺高兴的。

    国庆的天气正是暖和的时候,不会太热也不会太冷,第一天陆子皓带着陆微来到了海边一个玩耍的人比较多的沙滩。陆微来到这里就很高兴,还跑到一旁去买了一个小水桶和铲子,高兴地玩起了沙子,像个小孩子一样。陆子皓一直含笑看着她,只觉得这样的日子真是美好。

    陪着陆微玩耍了一阵,陆子皓就开车带陆微走了,不过他这次是沿着沿海的公路朝更深处而去,和他们来时的方向刚好相反。

    “二叔,我们这是去哪儿啊?”陆微望着窗外的景致,问向陆子皓。远处海天一线,天气晴朗,天蓝水也蓝,海面上平静无波,这是她在B市从未见过的景色。

    “我们去月明家看看。”陆子皓也是突发奇想,想着既然来到了这里,也顺带去看看他,而且他们三个还约好今天晚上在valentine见面。

    “哇,林叔还真会享受,我也想住在这种地方。”陆微觉得海边的景色实在是好,有些羡慕的说道。

    “那不是他的房子,是他爱人的,自从她消失了之后,他就一直住在那里。”陆子皓缓缓道来,而陆微听着他的话似乎对林月明多了一些认识,他还真是一个深情不悔的人。

    不多时,陆微就看到浅谈边的小洋房一幢挨着一幢,看来这里是不少喜欢安静且富裕的人的聚居地,她知道,像这样在浅滩边的房子肯定是不便宜的,更何况还是在A市这样的大城市。

    陆子皓将车开进了一幢小洋房前,陆微当先下了车,看着这样一幢在众多房子中并不起眼的小洋房,心里却很是喜欢。陆子皓这时也下了车,对陆微道:“我们过去吧。”

    陆子皓当先朝房子走去,踏过了几个木头台阶,按了大门的门铃。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当林月明看清门外的人是陆子皓时也有些吃惊,陆子皓见他的样子笑道:“我还以为今天你也要去公司呢,还好在家,不然我就扑空了。”

    林月明没说什么,只侧开身子让出了空间,陆子皓便走进了屋里,陆微跟着进门,走到林月明身边时,乖巧地叫了声“林叔”,林月明颔首,说道:“快进去吧。”

    陆子皓知道林月明住的这处房子的地址,来却还是第一次,所以进了屋就打量起了这座两层小洋房,笑道:“这还真是姑娘的风格,简单婉约,舒适大方,不像你那么死气沉沉。”

    林月明听言没有回答,只道:“你这时候过来做什么?也不事先打声招呼,还是和当年一样,老是搞突然袭击。”

    “我不是好奇你住的地方吗,所以就带丫头过来看看。”说完也不管林月明的反应,对陆微道:“你家林叔的厨艺十分好,待会你也可以尝尝。”

    “你家”让陆微嘴角一抽,陆子皓似乎见到林月明就会变得比平日里要轻松许多,虽然让她有些不适,但很喜欢这样的陆子皓,像是卸下了一切包袱,只做那个自己。

    林月明和陆子皓说起事的时候,陆微一个人在屋里转悠着,无意间瞥见一间房的房门虚掩着,有些好奇,便推开了门,屋里的窗帘全部都拉上了,所以光线特别昏暗,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陆微到一旁的灯打开,一看清遍布屋里每个角落的画就震惊了,全是林月明,大小都有,各种表情的也有,画上还写着“清秋月明中”五个字。

    她断定这不可能是林月明自己画的,所以画的主人只可能是那个神秘的女人。

    “谁让你进来的?”林月明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像是被人发现了珍藏已久的秘密,有些恼怒,可因着陆微是好友的侄女,也不好真的说什么,语气却还是有些不善。

    “对不起,林叔,我是看到门开着,所以才……”

    林月明这才想起是他今早大意忘了关门,于是敛了语气,说道:“那你出去吧,以后不要进来。”

    陆子皓跟在林月明身后,也看清了屋里的情况,感叹道:“她爱你可不比你爱他少啊。”

    林月明微微侧首看了房内一眼,这才关上了房门,和他们出去了。

    中午的时候,林月明自然是亲自下厨,他做好了菜后,几人一起吃了起来,陆子皓仍旧不忘连连赞叹:“看来你的厨艺果然是一点没退步,甚至更甚从前啊。”

    陆微闷头吃着饭菜,味道的确很不错,也算是让她对林月明又多了认识。

    吃完午饭,陆微主动收拾起了碗筷,林月明本还想制止她,但见陆子皓也没说什么,便也随她去了。之后林月明和陆子皓一同去了书房,其实最近他们两人也有项目合作,陆子皓想要在B市的房地产业上有所发展,而林氏在这一行已经干了很多年,所以他也有很多事需要林月明帮忙,林月明自然也是乐意帮他,两人一谈就谈了很久。

    他们两人谈事的时候,陆微一个人呆在客厅里看电视,可脑子里一直想着刚才的画,虽然她不是很懂画,但刚才那些画确实画得很好,还有一种感染人心的力量,似乎看得人都能感觉到作画的人是如何的饱含深情,她突然越发的好奇这个女人了,而且还可以让她教教自己学画画。

    本来陆子皓他们朋友三个就准备晚上在valentine见面,陆子皓和林月明谈完事便也没有再走,等着下午的时候和林月明一起前去。

    —————

    Valentine是一家A市十分出名的私人会所,一般的人本就进不来,这里来玩的人自然也是非富即贵,这里也是尹家旗下的产业。

    林月明和陆子皓一走进会所,就已经有服务生迎了上来,陆子皓只来过这里一次,服务生自然对他印象不深,林月明是这里的常客,他们自然是都认识的,不过尹少锋提前和他们打过招呼,所以也都知道陆子皓的身份。服务生在前面带路,说道:“林总,陆总,老板在前面的包厢。”

    林月明一看他带路的方向就知道是他们每次聚会的包厢,于是道:“你可以回去了,我们自己过去。”

    服务生听言应了声“是”,就离开了。

    陆子皓和林月明带着陆微进包厢的时候,包厢里已经坐着四人,分别是尹少锋夫妻俩和宋柯夫妻俩。

    尹少锋见陆微跟在陆子皓身后,还不忘调侃道:“子皓,你还真是走哪儿都不会忘了你家侄女。”陆微因这话微微有些脸红,陆子皓却一副十分理所当然的模样,本没有理会尹少锋的玩笑。

    这时宋柯走到了陆子皓身前,伸出手笑道:“陆总,久仰大名。”

    陆子皓面上淡淡的,伸出手与宋柯握了握,问道:“你就是宋柯吧?”

    “是的。”宋柯回道,“月明可是在我面前提过很多次你,当年你在美国的事我也听了不少,实在是厉害。”

    “那些事也都过去了,没什么好说的。”陆子皓一向不觉得那些事有什么,只能算作是自己人生的经历而已,并不足以成为什么谈资。

    陆子皓又在尹少锋的介绍下,和李菲儿还有陈悦然打了招呼,和李菲儿说话的时候,他不禁多打量了她几眼,毕竟是尹少锋爱了那么多年的人,说他不好奇是不可能的,而且她还和林月明纠缠了一阵,这更是让他对这个女人多了留意。

    这时坐在一起的陈悦然和李菲儿向陆微招了招手,陆微看了看陆子皓,见他颔首,这才坐到了她们那边去。

    陆微一过来陈悦然就热络的说道:“我听表哥说你是在G大读书吧,我也是从那里毕业的,你还算是我的学妹呢。”

    “嗯,我是在G大读书。”陆微实在不擅长和才第一次见面的人打交道。

    “你好,我是少峰的妻子。”这时一旁没有出声的李菲儿也主动和陆微打招呼。

    陆微忙应了,叫了声阿姨,不过怎么都觉得有些别扭,据她所知,李菲儿也就只有三十岁左右,而且她看起来还很年轻。陆微一见李菲儿就有些移不开眼,毕竟她很少看到这么漂亮的女人,不止是长得有些倾国倾城的感觉,她的气质身材也是不必说,就连她的穿着也很是好看,这时陆微才想起陆子皓和她提过,尹少锋的妻子是服装设计师。

    四个男人在那边也聊了起来,林月明对尹少锋道:“当初你只想当医生,不愿接手家里的生意,现在看起来做的还不错嘛,还要兼顾李氏的生意。”

    陆子皓这时接道:“听说李家最大的产业其实是赌场的生意,少峰,你还应付得来吗?”毕竟是一个拿惯了手术刀的人,光是生意也还好,可赌场就有很多的灰色地带,这他未必应付得来。

    “其实我也就是帮着菲儿在李氏挂个名而已,在我没去之前,李氏的生意基本上都是关锦年在管理,爸其实早就没怎么管李氏的生意了,我估计他是早就知道菲儿无心家里的生意,如果她当时和月明结婚,他肯定是要把公司交给月明的。后来月明和菲儿没在一起,我估计他当时就准备把李氏交给关锦年了,我和菲儿结了婚,也没怎么介入李氏的生意。”

    林月明靠在沙发上,喝了一口手上的酒,“关锦年我也见过几次,的确算是个人物。”

    陆子皓知道林月明生有多么骄傲,要是他能夸奖一个人,那这个人恐怕是真的很有能力。

    “对了,菲儿说他待会会过来。我和他现在也算是比较熟了,估计他也是从菲儿那里知道我们今天聚会的消息,也想和你们见见面。”

    “听你们这么说,我倒真有些想见见这个人了。”陆子皓在一旁笑道。

    陆微突然想去卫生间,和李菲儿两人说了一声,就出了包厢。她从卫生间里出来正在洗手池洗手,却不想在这里竟然见到了杨雪。

    “杨雪,你怎么会在这里?”陆微有些吃惊的问道,她今日明显打扮过,妆容并不浓艳,十分淡雅,还穿着一身价格不菲的连衣裙。

    杨雪也有些惊讶,回道:“我和我一个朋友来这里玩。”说完又问她:“你呢?”

    “我是跟着我二叔来这里的,他和他朋友在这里玩。”陆微如实回道,心里却再次对杨雪多了好奇,明明这里就不是一般人能来的,而她还不止一次说她家很穷,可穷人能来这里吗?

    陆微见她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忙道:“那我先过去了。”说完就走回包厢。

    杨雪跟在她身后不远,看清她进的包厢后,脸色煞白,后退几步靠到了墙上,她觉得自己还是要维护她仅剩的那一点自尊,有些站立不稳的跑出了valentine。

    ===========

    作者有话要说:气温骤降,希斯很不幸的感冒了,头疼脑热的,所以最近几天我会隔日更,抱歉啊。

    下一更周日老时间,爱乃们。

    ☆、第四十七章  矛盾

    关锦年来的时候,李菲儿第一个站了起来,热络的招呼:“你来了。”

    关锦年点了点头,“姐。”说完又看向尹少锋,“姐夫。”接着就和林月明打招呼,林月明他是认识的,至于陆子皓他就不知道了,在尹少锋的介绍下,他也才和陆子皓打了招呼。自从关锦年被李家收养,李家老爷子就真像是对亲生儿子那样养他,所以也自然对大他两岁的李菲儿叫一声姐。

    “锦年,你不是说带着那个小丫头吗?人呢?”李菲儿知道关锦年现在正和一个大学生同居,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她知道他做事向来知道轻重的,所以也没说什么,而且看起来他对那个小姑娘还是不错的,经常在私人聚会上将她带出来,可今天却没有见到人。

    “她说去趟卫生间,应该很快就过来了。”关锦年并不在意,说完就和几个男人谈了起来。

    陆微回来的时候,就见包厢里又多了一个人,而陆子皓正和几人说话,她十分自觉地走到了李菲儿和陈悦然身边坐下。

    李菲儿见她的神情,笑道:“你肯定是无聊了吧,他们在一起就是这样的,以后要是觉得不好玩,就不要跟着子皓出来了。”

    陆微闻言笑了笑,没有回答。

    正和林月明几人说着话的关锦年,突然拿出手机,看到了上面才传过来的短信,脸色瞬间变了变,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继续和几人笑谈着。

    几个男人谈了一阵后,陆子皓看时间也有些晚了,毕竟陆微在这里,他还是有些顾忌,便向几人打了招呼,带着陆微离开了。

    陆微坐在副驾驶上,突然对正在开车的陆子皓道:“二叔,我刚才去上洗手间的时候碰到了我的室友。”

    “你的室友也在这里?”陆子皓也有些奇怪,不过想了想又道:“你的那个室友应该是家里不错的吧,少峰那里是私人会所,一般的人就连进都进不去。”

    “我也不知道,就觉得她有些奇怪,穿着用度明明很好却要说自己家里很穷,还经常不回宿舍,我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女生。”陆微这些话从未对别人说过,但心里倒是一直记着,如今对着陆子皓才毫无顾忌的说了出来。

    陆子皓像是想到了什么,忙对陆微道:“和这个女生少接触一点,听到没有?”

    陆微听言点了点头,本想问他原因的,可见他一副不欲再说的样子,便也没有再问。

    —————

    杨雪刚从出租车上下来,包里的手机就响了,她猜到多半是那人,很不想把手机拿出来,可还是强压下了心里的厌恶,从包里拿出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果然是那个男人,她鼓起勇气按下了拒接键,朝学校走去。

    没走几步,杨雪的手机又响了,这次来的是短信,她慌忙的按开了,上面写着:杨雪,你最好快点给我滚回来,不然我到你们学校来。

    眼泪一下子就从眼眶中流了出来,她知道他向来是说到做到,她怕他,却又卑微的想要保护住自己的最后一点自尊,这也是刚才她见到陆微就夺门而逃的原因,可是他本就不会放过她。用手大力的抹了抹泪,感觉到自己好了一些,她又走回了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向关锦年的公寓而去。

    她知道这处公寓只是他手下的一处小房产而已,不过用来给她住也算是够意思了,她走进了电梯,按下了顶层的键,看着楼层不断上移,心里也越来越凉,这样的日子要何时才能到头啊,他就是知道自己还要那最后的脸面,所以才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她,虽然两人说好了是四年,可她真不知道四年后她是不是就能摆脱他。

    走到了公寓的门前,在门前站了一会,是真的不想再进去,可等她准备掏出钥匙的时候,门却突然从里面推开了,露出那张英俊但此时却气沉沉的面容,她知道她再一次激怒了他。

    “我还以为你真本事了,不回来了呢?”关锦年嘴角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出言讽刺道。

    “我怎么可能逃得出你的手掌心?”杨雪苦笑,越过关锦年向里走,可手却被他一把抓住,一个大力就将她按在了门板上。

    “不要再做激怒我的事,不然你别想有好日子过。”关锦年脸上再无那让人测测的笑意,只是一副有些毁天灭地的样子。

    “自从你强要了我,我就没有好日子过了。”杨雪逼视着他,她知道惹怒他自己会很难受,可她反正都不好过,横竖也不愿让他好过。

    这句话成功的激怒了关锦年,带着戾气的吻铺天盖地的袭来,她和他已经做过那么多次了,可从第一次近乎强/暴的做/爱开始,她们之后的每一次都是带着点血腥的,杨雪的力气自然比不过关锦年,可她就是不想让他舒服,每次都极尽可能的反抗,不过换来的代价也是惨淡的。

    这一次仍旧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关锦年近乎暴的亲吻,不,都不算是亲吻,只能算是带着点血气的啃咬,手上大力的撕扯着她的衣服,一件完好的连衣裙又报废了,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本来就是用他的钱买的。

    底裤被他褪下,毫无前奏的贯/穿到底,近乎第一次撕心裂肺的疼痛,她用手狠狠的抓伤了他的肩膀,嘴也咬上了他的锁骨处,直到有了血腥味还是没有将嘴移开。可关锦年仍旧毫无知觉一般大力的冲/刺着,直到灼/热的体释放在了她的体内,才停了下来。

    这时他感觉到锁骨处咬着他的人已经没有再咬了,抬头看她,已经昏了过去。他有些怜惜的将遮住她脸颊的湿发拨开,露出那张惨白的小脸,突然苦笑了一声,将她打横抱起,到浴室里仔细地为她清洗了一番,才将她抱到床上躺好。

    当他准备起身进浴室清洗一下自己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的人为不可闻的呓语,“锦年哥哥,疼。”这一下将他用了多年才筑起的心防彻底击垮,几乎是有些落荒而逃的冲进了浴室冲洗,任由花洒上撒下冰冷的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清醒一些。

    —————

    国庆的假期很快就过去了,陆子皓回了B市,陆微也回到G大继续学习。

    因为舞蹈系要在马上举行的新生晚会上出节目,所以最近这段时间上课都是连学带练,强度相当大,大家也是苦不堪言。

    “你们有谁看到我的舞鞋了吗?”今天上午是季璟的舞蹈课,已经要出门了,陆微却发现找不到自己的鞋了,十分慌忙的问向寝室的其他人。

    “我没注意过,你是不是忘在其他地方自己不记得了?”唐凌看着慌张的陆微问道。

    “没有啊,我每次拿回寝室都放在这里的,可是突然不见了。”陆微回道。

    “你仔细找找,说不定就是无意间放在其他地方了,不要慌。”杨雪也劝着陆微。

    可陆微找了半天还没找到,再不走恐怕就要迟到了,何韵鑫这时就有些不耐的说道:“你快点,要不我们先走了,不然迟到了会被说的。”

    “你想想你最后看到这双鞋是什么时候?”这时也只有杨雪还沉得住气。

    “我昨天下午回来就放在这里了。”陆微很确定自己是拿回来了的。

    杨雪又看了看时间,问道:“你还有其他的鞋吧?没有的话我借给你。”

    “我有的。”陆微也知道时间要来不及了,只得拿上另一双本没怎么穿过的舞鞋走了。

    —————

    很快就到了新生晚会,舞蹈系的节目被排在了最后,作为这一场晚会的压轴节目。陆微被季璟选做了这次舞蹈节目的领舞,让不少同学相当羡慕,毕竟这也算是她们第一次正式的露脸,谁都想出风头,却不想就这样被陆微占了,而且季璟当时是没有经过什么挑选就直接选定了陆微,这更让其他人有些微辞。

    其实季璟选中陆微并不是因为什么私心,这次舞蹈的准备时间相当短,而她和陆微已经在一起几年了,她说什么陆微都能很快明白,这能让她节约很多时间,她也知道其他人的不满,可也只能假装不知道,毕竟有些事只会越抹越黑。

    临着陆微她们要上台了,姑娘们都进更衣室换衣服,季璟也站在更衣室外等着她们出来。

    “季老师。”季璟听到了陆微的喊声,疑惑的看向她。

    “季老师,我放在柜子里的衣服不见了。”陆微之前掉了一双她最喜欢的舞鞋也就算了,那毕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可今天又找不到上台的衣服就严重了,所以一下子慌得不行。

    “仔细找过了吗?”季璟也急了,“我刚才都还看见你拿来了啊?”

    “是啊,我拿了过来,可怎么转眼就不见了?”陆微很少遇到这种突发情况,把季璟就当救命稻草一样,“季老师,怎么办?”

    “季璟,怎么了?”这时李昱走了过来,见季璟一脸急色连忙问道。他就是G大艺术学院的院长,也是季璟多年的好友,这次季璟来G大就是他力邀过来的。

    “我这个学生的衣服突然不见了,若是一般的都还好,这里还有多的衣服,可她是领舞,那身衣服只有一套。”季璟向李昱解释道。

    “我看她身材和我差不多,要不就穿我的吧。”这时李昱身边的一个姑娘突然出声,她是大三舞蹈系的学生,也在今天有表演,恰好也是领舞,便提议帮忙。

    两个节目的领舞衣服一样显然有些不妥,可比起现在本找不到衣服也要好很多,季璟这时就让陆微换上了这位大三学姐的衣服,慌慌张张的上了台。

    虽然有了衣服不见的小曲,但节目并没有受到影响。陆微之前本来只在舞蹈系内部比较有名,可因着这次出众的表演以及优美的舞姿让很多人记住了她,再加上她长得本来也漂亮,这一下就更出名了。

    当天晚上就有人在G大的贴吧上发了一个名为“大一舞蹈系美女力压群芳”的帖子,见过陆微的人都说这姑娘长得如何漂亮,没见过的看到上面的照片也忍不住多说几句,很快就盖起了楼,陆微也算是一舞成名,自然也冲淡了这一次弄丢衣服的曲。

    —————

    这一天寝室里只有杨雪和陆微,杨雪很多时候都不在寝室,而今天恰好另外两人又出去了,所以就剩下她们两个。

    “陆微。”杨雪突然叫她,“我有事和你说。”

    陆微看着杨雪十分严肃的表情,回道:“你说,我听着。”

    “你小心一下何韵鑫,我觉得之前的事可能是她做的,还有你自己的东西平日里也放好,不要再出事了。”杨雪像是思考了很久才对陆微说出这些。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陆微和寝室里三人的关系其实都算不上要好,杨雪和唐凌也只能说平日里能说说话,至于和韵鑫甚至连话都不怎么和她说,她并不认为杨雪就有必要为了她说另一个人的不是。

    “我也知道你或许不信我的话,说实话,平日里这些事我就是亲眼看到了,也不会说的,但不知道怎么的,就是对你挺有好感的,虽然你看起来冷漠的很,但其实心思和唐凌一样单纯,你就当我只是想保护你吧。”杨雪笑道。

    “那你为什么说是她?”杨雪这么坦荡荡的说出原因,陆微倒是真有些信了。

    “那天你说你的舞鞋最后看到的时候是前一天下午,那天晚上我回来的时候寝室里只有何韵鑫一个人,后来才见你和唐凌都回来了。还有那天新生晚会,我无意间看到何韵鑫在我们大家都听着季老师说事的时候偷偷溜了,好一阵后才回来。”

    陆微听着杨雪的话,越来越心惊,其实她也怀疑过何韵鑫的,虽然不明白她莫名其妙的敌意从何而来,但她的确是最有可能的。

    “谢谢你,我会留意的。”陆微虽不全信,但还是向杨雪说了感谢。杨雪见此也笑着点了点头,似乎并不真

    正关心陆微信不信,反正她已经做了她能做的事。

    ===========

    作者有话要说:周二老时间,大家等着,下一章过了就算把所有的剧情都铺陈好了,会有剧情的重大转变的。

43-47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51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