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帮教父de萝莉情人 24-31


    024 吵架没理由

    更新时间:2012-10-2 15:47:13 本章字数:2294

    赵琴去跟周少棠一说这事,周少棠当然不愿意,一下子蹦起来,“他要是黑社会,那曦曦怎么办?万一曦曦被他欺负了呢?我还是个男人呢,怎么能让自己的女朋友被一个黑社会欺负?”

    赵琴苦口婆心的劝,“儿子,你想啊,曦曦是他救命恩人,他总不会要欺负他救命恩人吧?你是他什么人啊,要是你惹怒了他,万一这少胳膊缺腿的……你让妈怎么办啊?”

    周少棠眉头一皱,“现在都什么社会了,还少胳膊缺腿呢,妈你以为是在演港台剧啊?”

    赵琴一个头两个大,“儿子,妈是说假设,假设是这样,又没说他会怎么着你,就是让你别和他接触,也别惹他。曦曦那里呢,暂时就不要去找她,只是暂时,你说你跟曦曦这么长时间,妈说过什么?就算为了你爸和妈好,你也要听话,你总不会希望我们家生意没法做吧?儿子啊,妈也喜欢曦曦,这不是想先弄清楚吗?你就忍忍,别老是去找曦曦,好不好?”

    赵琴说的口干舌燥,周少棠才勉强同意最近两个星期不去找穆曦,关键是他最近有个英语比赛想参加,好歹得练习练习。

    周末下午,穆曦在两人约好的地方找到周少棠,一起坐车去学校,路上周少棠就跟她说他最近要参加一个比赛,可能没时间去找她。穆曦心情好,满口答应,他不去找她,那她有时间去找他还不是一样的吗。

    大巴车半路停下带客,上来的竟然是章宝贝,周少棠挺意外,“你怎么坐这车?以前不都是你爸开车送你去学校的吗?”

    车上没空座,司机拿了个小凳子让章宝贝坐在过道里,周少棠和穆曦并排坐在双人座上,穆曦靠窗坐,章宝贝歪头和穆曦打招呼,笑容甜美,“你好,我叫章宝贝,是周少棠的同班同学。我知道你,你可是我们周少爷的心上人哦。”

    “你好。”穆曦友好的对章宝贝微笑打招呼,觉得一中的女生穿衣服可真漂亮,她认识的人穿的都是校服。周少棠看着小丫头傻兮兮的模样,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坐好了,脖子歪的不疼啊?”

    穆曦吐了吐舌头,她不就是觉得人家穿的漂亮羡慕下吗。

    章宝贝很健谈,笑眯眯的和周少棠说话,穆曦很想加入进去,可他们说的都是什么高科技啊,国外流行款之类的东西,穆曦上嘴的话挺少,到最后只好不说了。

    半路老有人下车,章宝贝要时不时站起来让路,周少棠觉得让一个女同学这样不太好,就让章宝贝坐在他的位置,自己坐在小板凳上。结果穆曦和周少棠被隔开,而章宝贝靠在前面的椅背上歪着头和周少棠谈的热火朝天。

    穆曦失落看着的两个人,心里有点难受。周少棠对着章宝贝笑着说话的样子,让穆曦有种自己的玩具被章宝贝抢走的感觉,她想哭,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就是无端的觉得难受,她不喜欢看到章宝贝和他讲话。

    前面售票员在问有没有下车的,周少棠停住话,站起来给后面的人让道,刚好看到被章宝贝挡住的穆曦低着头,小脸上满是委屈的表情,心里一沉,坏了,小丫头被冷落,生气了。后面终于有了空位置,周少棠犹豫了一下,也不再和章宝贝说话,自己坐到了后面的座位上。

    章宝贝只好看向穆曦,和她说话,“喂,穆曦,你和周少棠认识多久了?”章宝贝就知道他们是初中同学,别的还真不知道,关键是周少棠一般不提,问了也只是笑。

    穆曦现在是一点都不喜欢章宝贝,也不想理她,扭头假装没听到,章宝贝见了也自觉没趣,不说话了。

    车到目的地,穆曦自顾抱着自己的东西下车就走,周少棠带了一堆衣服,大包小包的跟在后面追,“曦曦,曦曦,你怎么了?不就一会没和你说话吗?以后注意成不?说话一定带着你总行了吧?……”

    穆曦绷着小脸,也不理他,绕过他继续走,周少棠拽了拽身上的大包,气喘吁吁的拉着她,“曦曦,你别闹了,我不就跟我同学说话没带着你吗,至于吗这是,我都快累死了。我先送你回学校再说。”

    那边章宝贝在喊,“周少棠,你回不回学校了呀?”

    “等下!”周少棠正急呢,随口回了一句,章宝贝真安静的等在那里了。

    本来穆曦的小脸都快转多云了,周少棠那一声“等下”后,立刻黑成锅底,对周少棠生气的吼,“我不要你送,我又不是找不到路。人家等你呢,赶紧走吧,省的你漂亮的女同学生气!”

    周少棠脸有点挂不住,章宝贝就在那边站着呢,她这样说周少棠觉得自己很没面子,多大的事啊,怎么又生气了,整天一点小事就闹小子,累不累啊,伸手拉了她一把,语气有点冲:“穆曦你怎么这么小心眼,怎么说话呢?我同学不就叫我一声吗,你老这样烦不烦啊?”

    穆曦被他拉的踉跄了下,伸手推了他一把,“我就是小心眼,你又不是刚知道,嫌我烦又没让你跟着。是你自己要跟着的关我什么事……”

    话还没说完呢,周少棠转身就走,“行,是我有病,我不犯病了,不跟着你总行了吧?”说完,气冲冲的转身就走。

    章宝贝回头看了眼还站在原地望着他们的穆曦,明知故问,“你们吵架了?不会是因为我吧,我,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呀?你别生气,好好跟她解释解释吧。”

    周少棠一肚子火,猛的把包摔向路边的树,喘着气压着火气,“没你的事,她发神经呢,别管她,她爱怎么怎么着!”

    穆曦站在原地,看着章宝贝捡起周少棠的包,周少棠伸手接过来,两个人一起爬上一辆马自达。马自达掉头的时候,穆曦看到车里的周少棠绷着脸,连头都没回一下。

    等那车没了影,穆曦泪汪汪的抱着个大包站在原地抽泣,不一会就哭的稀里哗啦,一边哭一边骂:“周少棠你个王八蛋,我恨死你了,再不理你了,坏蛋……”

    哭了半天周少棠也没回来,穆曦一边哭一边走,路边开马自达的人探头问她,“小姑娘去二中的吧?坐车不,一块钱一个人……”

    穆曦“呜呜”哭着,深一脚浅一脚的,理都不理的往学校走。

    025 折腾你没商量

    更新时间:2012-10-2 15:47:24 本章字数:2682

    晚上的自习课,周少棠一晚上都心不在焉,哪个跟他讲话都被轰,弄的周围的人都不敢跟他说话。

    周少棠爬上车就后悔了,明知道她那小子就那样还和她叫什么板啊,可当时章宝贝在,他也不知道怎么就是拉不下面子再下车,结果就直接到学校。

    “烦死了臭丫头,”周少棠小声嘀咕一句,拿脑袋使劲撞课桌,“咚咚”的响声让大家不由看着他,周少棠额头有点红,烦躁的拿了本书乱翻,烦死了!

    章宝贝抿着唇坐在座位上,看着周少棠的背影有点心不在焉。她就是故意的,自打知道周少棠住在哪以后,就千方百计制造巧遇的机会,总算让她逮住了一个,章宝贝对自己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

    在章宝贝看来,穆曦太小了,什么都不懂,一点不满意就闹,那样的格怎么也配不上王子一样的周少棠,所以穆曦越闹,章宝贝就越乖巧懂事,至少,在有了对比以后,周少棠心里觉得穆曦太爱耍小子,开始肯定觉得可爱,可时间一久,谁都会烦。

    周少棠本就看不进书,也做不了题,满脑子都是小丫头委屈的模样,他很想现在就去二中哄哄,可又觉得不能每次都这么惯着她,万一他和他那帮朋友一块,她愣是给他甩冷脸子,他以后还有面子吗?

    周少棠这样想着,愣是憋着没去二中。开始周少棠心里还老是想着,第三天的时候还想着,后来因为大赛在即,所以老师统一结合参赛人员加强练习,紧张的气氛让周少棠的脑子没有多余的位置想其他事。

    大赛过后就是期中总复习,周少棠心里还是挺急的,周六的时候抽空去了趟二中,结果穆曦班上的一个同学告诉他,说穆曦好像被接回家了。

    听说她回家,周少棠就没再多问,但心里却有点慌,也有点急,总觉得不踏实,但是周少棠也是因为听进了赵琴的话,所以他在二中门口待了一会就回学校了,既然她回家,那周末下午总归会回学校的。

    周少棠有心事,脸上的表情也少了,章宝贝自然知道原因,心里却暗暗高兴,周少棠和穆曦还在闹呢,这都两个星期还没和好,章宝贝觉得作为情侣,这是极度不正常的事,可惜穆曦那个小丫头本就不知道珍惜。章宝贝是个很有耐心也很细心的女孩,很早之前,她就发现周少棠早上老不吃早饭,所以她在某天突然多买了几只包子,大方的分给周围的同学吃,周少棠自然也少不了一个,后来多买的份量渐渐少了,最终就剩下两份。周围的同学也看出了苗条,不再嚷着要了。

    开始周少棠很不习惯,一直推诿,后来断断续续的会接受,再后来周少棠和章宝贝达成协议,每周给章宝贝十几块钱,让她帮着带早餐,钱是自己出的,周少棠就吃的理所当然。即便这样,章宝贝还是花了心思,早餐里时不时多出来的火腿**蛋什么的,周少棠每次都能吃出来,一学期下来,周少棠都不记得吃了多少章宝贝花费心思买的早餐了。

    为此,周少棠还专门请章宝贝吃过饭,觉得要是给她钱吧,总显得有点矫情,一顿大餐权当感谢。

    穆曦挺倒霉的,那天和周少棠吵嘴,没等到他回来,就自己抱个大包边走边哭,愣是一脚踏到一个满是污水的凹地,那沟挺深,里面还有铁丝扎脚,结果那脚就跟断了似的疼。穆曦心里本来就委屈,又被周少棠给气的,现在再加上脚腕扭了,哭的更厉害。

    一个那么大个的小姑娘哭的惊天动地,大家都围过来,有好心人想把她扶过来,哪知道谁碰她一下就跟要杀她一样,嚎的跟什么似地,旁边有人直叹气,穆曦一抹眼泪就冲着他嚷:“叔叔你怎么见死不救啊,我快疼死了。”

    李晋扬什么话都没说,一腿跪在地上,伸手进那水洼里索,然后不知从哪拿把刀,把穆曦的鞋面割开,把她的脚先拿了出来,污水的恶臭混杂着新涌出的血腥味,穆曦差点被熏晕过去。

    小丫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李晋扬抱着她直接去了医院,脚心被铁丝扎破,脚腕还扭了,小脚肿的跟馒头似地,为防止破伤风,医生给打了针还开了药,脚上也打了石膏,说要休息个把月。

    穆曦看着她的小象腿,觉得自己真倒霉啊,最倒霉的是,又白白欠了李叔叔的钱。她躺在病床上打点滴,李晋扬中途出去了趟,穆曦脚不能走,想去厕所都找不到人,陌生人她又不乐意,结果就一个人可怜巴巴等了半天。

    李晋扬一回来,穆曦就泪汪汪的冲着他嚷,“叔叔,你干什么去了?我都等半天了,快饿死了。”

    “想吃什么?我给你买。”李晋扬在她旁边坐下,“很疼吗?”

    “你自己去扎下试试疼不疼?”穆曦没好气的冲了句,然后声音又低低的嘀咕,“我想去厕所……”

    那声音就是喉咙里冒出来的,穆曦没指望他能听到,李晋扬转身出门,进来时身后跟了个小护士,帮着送到厕所门口,小护士扶着穆曦进去了,出来的时候李晋扬就等着门口,小护士举着吊瓶,李晋扬直接抱着她就回病床。

    “想吃什么?”李晋扬站直身体问她。

    小丫头在自己的包里掏出一个纸板折的小钱包,抠半天抠出两块钱,语气有点讨好,“叔叔你帮我去买一包方便面,再加一个卤蛋,叔叔你吃过了吧?”

    小丫头那小气劲儿,李晋扬看的眼疼,真不知说什么好,接过她的钱就出去了,好一会才回来,方便面自然没买,倒是买了几只热包子,还有两份打包的小炒。

    穆曦啥话没说,拿起包子就啃,她又不傻,才不会追着问他为啥没买方便面呢。

    李晋扬很快发现小丫头挺挑食,不吃洋葱不吃胡萝卜不吃蒜……李晋扬忍不住说了句:“挑食不好。”

    “要你管?!”穆曦昂着脖子,斜了他一眼,然后继续低头吃,李晋扬也不在意,就是心里加了一句,虽然挑食,但是挺能吃的。

    点滴打完,李晋扬问了医生注意事项后,就带着她回家,穆曦嚷嚷着要回学校,李晋扬回头问她,“你这样子,去学校的话平时怎么办?”

    穆曦哭丧着脸,“那,那怎么办?都要期中考试了,我要上课怎么办啊?”

    李晋扬随口问:“你家里电话多少?”

    穆曦的脸都变了,指望叶家人还不如让她死了算了,“那个叔叔……我还是回学校吧。”

    李晋扬笑笑,“我最近失业,很闲。”

    “但是叔叔,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只有三十块,我没钱雇你,”穆曦低着头,说的委屈。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就当我报恩。”李晋扬把她抱上车,不等她嘀咕什么,直接回家,把里面的小客房腾出来让她住,还给学校打了个电话替她请了当天晚自习的假。

    穆曦的脚疼了好几天,在学校的时候她忍着不叫唤,不过一回去就哼哼唧唧的叫疼,小丫头对李晋扬一点都不客气,可劲的折腾。

    别说每天她就掏两块钱的伙食费,却喝上大骨汤吃上牛羊的事,也别提她指着李晋扬赔给她新鞋鄙视半天还逼着人家去给她换了两次颜色的事,就她那样哼哼,愣是有本事让李晋扬一夜爬起来好几次,第二天,还理直气壮的说李晋扬一会开门一会关门的吵的她睡不好。

    026 周少棠的懊悔

    更新时间:2012-10-2 15:47:29 本章字数:2376

    等穆曦的脚稍稍好一点了,她想起周少棠自打那天和她吵架过后,就再没见过,更没找过,穆曦又伤心又难过,一个人的时候还哭鼻子,她的脚肯定没法动,周少棠给她抄过电话号码,穆曦当时很宝贝的夹在书里,结果忘了是哪本书了,自己在教室上课的时候挨个搜了一遍才找到。

    穆曦很犯愁,周少棠是不是真的生气不理她了呀?竟然到现在没去学校找他,想起李晋扬这有电话,就是不知道锁没锁,就颠着脚蹦到电话旁试了试,发现竟然可以打,就掏出周少棠抄给她的电话号码,电话通了,穆曦抱着电话很紧张,万一周少棠要是还不理她怎么办啊?

    电话响了两声没人接,穆曦第一次打人家手机,又紧张又怕,赶紧挂了,挂了以后又觉得伤心,就一个人抱着电话哭,李晋扬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还以为她又摔了脚,一问才知道和她小男朋友闹别扭。

    小丫头哭哭啼啼的跟他说话,李晋扬从头到尾都没吭一声,只是看了看时间,伸手打开电视机,里面的肥皂剧很快让脸上挂着眼泪的穆曦转移注意力。

    不过,李晋扬只让她看了十几分钟,就把电视关了,穆曦正看到兴头上呢,“叔叔你怎么这样啊,我还要看呢,你赶紧打开我看完这集就看书……叔叔!”

    李晋扬当没听到,直接把她抱到她房间的椅子上,把书放在她伸手可触的地方,开了台灯,关了大灯,咔嚓关门走人。

    穆曦气死了,“叔叔你这个坏人,你这个小心眼,我不喜欢你了……”

    就因为电视没看成,李晋扬被她折腾一晚上,一会要去厕所,一会要喝水,冷了热了的,一会又饿了,不乐意吃饭,就吃零食,还专吃现在身边没有的,每次还不一次说完,要是不顺着她她就哭给你看,李晋扬觉得吧,就没见过比她更能折腾的丫头了。

    周少棠其实那时候听到电话声,不过那个时候正上晚自习,安静的教室突兀的响起铃声,周少棠手忙脚乱的要按挂机,结果电话自己停了,他看了看号码很陌生,想着待会下课回过去,等下课以后他和同学讨论题目又给忘了,第二天想起来的时候又觉得应该是打错了,之前接到过两次打错的电话,白花了电话费。

    周末周少棠等在二中门口,却白等一下午,直到晚自习下课,穆曦都没有出现。周少棠的心里愈发的急,她不会又被她爸打了吧?还是来学校的路上出什么事?这样一想,周少棠觉得心慌的厉害,和二中门卫好说缠了半天,好不容易让门卫给了他十分钟。

    虽然晚自习下课铃声响了好一会,但班上的人还挺多,周少棠拉住穆曦班上一个同学问,那同学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你是她表哥啊?唉,你不知道吗,她出了点事,跟老师请假了,晚自习都不来上课的。”

    周少棠愣了下,急忙问:“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那同学被他拉着胳膊,也不好走,就挣了下,“好像是两周前吧,反正是周末,她回家来学校的路上不知怎么的扭了脚,听老师说好像挺严重的,她爸不知道还是她叔打电话到学校请假了,放学上学都有人接送,晚自习都没来上的。”

    周少棠整个人都呆了,两周前?不就是和他吵架的那个周末吗?

    周少棠迷迷糊糊的出了二中大门,门卫跟他打招呼他也没理,一屁股坐在门口的花坛上,她可真本事啊,他就离开一会功夫,就扭伤了脚,她是怎么做到的呀?

    更多的,周少棠心里悔的要死,早知道这样,他还跟她赌什么气啊?

    周少棠不敢打电话到她家问,他知道穆曦的家里人对她不好,生怕穆曦因为自己再被她爸打,可他是真不放心,要说她爸接送,本不可能,他爸给周少棠的感觉穆曦就是他仇人,把自己闺女往死里打的父亲怎么可能说要接送她呢?而且,二中离她家得多远啊,太不现实,她叔……周少棠和穆曦在一起这么时间,他就没听说过她有什么叔叔。

    对这个叔叔,周少棠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他听过的,穆曦唯一叫叔叔的人,就是李晋扬。想到李晋扬,周少棠的太阳突突直跳,本来他没觉得,可自打他妈和他说过那话后,他怎么想怎么觉得李晋扬确实不太像普通人,身上有种深藏不露的气息。

    第二天一早,一夜无眠的周少棠早自习没上,早早的等在二中门口,周少棠坐在二中正门前旁边的花坛边,低头翻着手里的书,脚下放着一袋子零食。

    机车沉重的发动机声传来,周少棠下意识的抬头,穆曦上次给他描述的摩托车在二中大门的一侧,那车确实又高又大,形状还有点怪,和现在流行的那种不一样,很少见,周少棠这之前没见过这个款。

    后座上的人磨叽半天都没动,骑车的人率先下来,取下头上的头盔,露出一张极其硬朗且英俊的脸,高鼻薄唇,身形挺拔个子很高,和那辆显眼的机车十分搭配,不是李晋扬又是谁呢?

    李晋扬面无表情的放下头盔,又把身后人头上的头盔取下,接着又把手伸到身后人的腋下,微一使劲,把后座上的人直接提下。

    周少棠猛的站起身,曦曦!

    他还没来得及抬脚,就发现那个男人弯腰把小丫头抱在怀里,而她则是撅着小嘴,一脸的不乐意,好像在对他抱怨什么,两只细细长长的胳膊,柔柔的挂在他的脖子上。

    那个男人抱她的姿势,是她以前对他说过的公主抱,那个时候他怎么回答她了?他嘲笑她说又不是童话乐园,还公主抱呢?后来他试着抱她,只能抱一会,几分钟后就累的不行。

    不知道李晋扬说了什么,穆曦的腿在半空乱踢腾,撅着嘴一脸委屈,周少棠熟悉她的表情,这是她每次对着他耍无赖和装可怜的表情,要是他不满足她,她就使出眼泪攻势,泪汪汪的看着他,直到他不得不低头认输。而此刻,她脸上突然绽放的笑容告诉他,她总有办法让人无法拒绝她,就如现在,李晋扬答应了她的要求……

    周少棠看着那一幕,突然觉得呼吸有点艰难,有个东西憋在口,急欲发泄出来却又出不来,压的他喘不过气。他提着那袋零食一步步的迎过去,挡在他们面前,声音嘶哑而压抑,叫了一声,“曦曦!”

    ------题外话------

    大家新年快乐,狼祝看文的亲们新的一年财神进门大吉大利,身体健康合家欢乐,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027 力不从心的事

    更新时间:2012-10-2 15:47:40 本章字数:3123

    穆曦蓦地睁大眼睛,眼中满是震惊。

    周少棠出现的实在突然,而且是早上,穆曦幻想过她在放学的时候能看见他,结果一直没等到,这会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她心里满满的都是委屈,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淡了,她中间想过很多回,要是周少棠来找她就绝对不和他生气,结果现在看到他,积压了那么久的委屈好似这一会全冒了出来,眼泪吧嗒吧嗒的就往下掉,把头埋在李晋扬的怀里,声音带着哭腔:“叔叔,我上课时间快到了……”

    “曦曦。”周少棠伸手拉住穆曦的胳膊,不敢让他们走,他知道穆曦还在生气,而且满肚子的委屈,她就那样的子,要是不生气了才怪,“曦曦,是我不好,是我不对,你别生我气好不好?……”

    穆曦眼泪掉的更厉害,一边乱踢着腿一边挣扎着要下地走,嘴里对着李晋扬吼,“叔叔你送不送我去教室啊?你不送我自己走……放开放开!”

    李晋扬使劲扣着她的身体,“乖,别乱动。”说着,抬眸看了眼眼前一脸慌乱的少年,周少棠不由松开手,李晋扬直接绕过他进了二中的校门。

    “曦曦!曦曦!”周少棠跟过去,被门卫拦住,他站在外面拼命喊:“曦曦,曦曦……”

    穆曦一路在哭,李晋扬前的衣服被她染湿了一大片,班上的同学看到了,还以为她腿伤还在疼呢。穆曦在班上乃至整个年级都挺出名,主要是最近大家每天都能看到她那帅的跟明星似地叔叔。

    二中不泛好看的男生,可那帮小男生和一个成熟男人的风度本没有可比。一辆拉风的摩托车,霸气十足的气势和那张足够英俊的脸,李晋扬第一次出现在二中门口就秒杀一堆女生,完全的鹤立**群,耀眼到让人炫目,星星眼桃花眼什么的全都对准过来,还有高年级的女生特地每天早晨等在教室门口,就为了能看到那位传说中的帅叔叔。

    很显然,帅叔叔很不受穆曦待见,因为每次到班里,班上的同学都会听到穆曦赶牲口似地赶人,“叔叔你怎么这么罗嗦啊?我又不是小孩子,我每天中午都有吃药的,我要上课了,你赶紧走赶紧走……”

    班上最幸福最让妒忌的人就是学习委员,因为午饭是带过去的,李晋扬每次都会请她帮穆曦把中午饭热一下,顺带送她一个温和的微笑以示感谢。

    李晋扬出校门以后,周少棠等在门口,看到他出来周少棠立刻站起来,表情有点无所畏惧:“扬哥,我找你。”

    李晋扬没有直接走人,而是随意的靠在机车上,伸手点燃一烟,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嗯。”

    周少棠在他一步以为,看他说,“我只想知道,要怎样,你才不会缠着曦曦?”

    李晋扬笑了笑,“怎么说?”

    周少棠语气多了怨气和愤怒,“曦曦还不满十五岁,可是你一次次的出现在她面前,还带她回家,别人会怎么看她?而且,曦曦是我女朋友,你这样算什么?”

    “我对别人的女人没兴趣。”李晋扬弹了弹手里的烟,烟花雪花样的落下,他吐出一口烟,勾了勾唇角,“至于穆曦……你要真是她男朋友,她又怎么会跟我回家?”

    周少棠的脸顿时白了,他是在嘲笑他是个不称职的男朋友,他几乎是吼了出来,“她知道我是不是!可是你呢?曦曦不懂,不代表我也不懂,我也是男人,我看得懂你眼里的企图和目的!你敢说你对曦曦没有一丝一毫的想法?你敢说你是纯粹带着报恩的心去接近曦曦?你敢说你对曦曦是纯粹的长辈对晚辈的心态?……”

    李晋扬伸手扔掉手中的半截香烟,低笑一声,却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你以为呢?”

    周少棠剩下的话顿时堵在喉咙口,他喘着气,半响才冷笑着说:“你真无耻,曦曦一定不知道你这个所谓的叔叔,正抱着龌龊的想法在接近她,其实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李晋扬抬脚跨上车,扭转钥匙,机车沉重的声音响起,在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中,少年稚嫩的面容上满是愤怒,李晋扬看着前方,“周少棠,离开父母,你什么都不是。我的容忍不是对所有人,以后说话,三思而后行。”

    巨大的杂音后,那人只给周少棠留下一个缭绕在黑色尾气力的背影。

    周少棠颓然的坐下,全身的力气都用尽,他记得赵琴的话,也时时提醒自己不要惹这个人,可他忍不住,真的忍不住,他恨他抱着曦曦完全没有累的样子,他恨曦曦对他没有丝毫防备的样子……他知道这个人不能惹,可那些话就像盘旋在脑子里很久,完全不经考虑就说了出来。

    周少棠回到学校上课,一天的课都心不在焉,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又是怕,又是气,又是急。他怕李晋扬找他家麻烦,也怕穆曦以后不会再理自己,可如果真是这样,周少棠觉得自己什么办法都没有,如果曦曦不乐意,他又能怎么样?

    最终,周少棠在晚上给赵琴打了个电话,说话吞吞吐吐的,但是赵琴听明白了,她儿子这下闯的祸有点大。赵琴是真怕,周少棠不懂李晋扬的背景,可他们做生意的有谁不知道啊?那都是当祖宗捧着的人物,要是真因为周少棠给坏了,赵琴觉得到时候他们一家估计直接能被赶出摆宴。所以,周礼一回来,赵琴都告诉了他这事,周礼这个气啊,真想到学校把周少棠揍一顿,他花了多少功夫和钱啊,这边刚找好了中间人,周少棠那边就给惹出这样的事!

    周少棠听***口气,也是真怕,心惶惶的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不过和大多数孩子一样,周少棠的心里他爸就是无所不能的,所以,他老觉得他爸肯定不会不管他,大人间的事,他不掺和,大不了以后注意就是。

    第二天一早,周少棠拿着本书,准备还和昨天一样去找穆曦,门口有同学告诉他有人找,他出去一看傻眼了,他爸周礼杀到了学校。

    周礼虽然脾气不好,可就这一宝贝儿子,而且学习又争气,所以也知道给儿子面子,只告诉老师家里有事,必须要周少棠回去,请了一天假,周礼开的那车顿时成了一中的焦点,同学都羡慕周少棠家的好背景。章宝贝心里有点得意,这个时候门当户对还是很被人在意的,就穆曦那样的打扮,家境绝不会好到哪里去。

    刚下车,周少棠一看他爸拿了一棍子,吓的撒腿就跑,人大了要面子,不敢往外面跑,就往赵琴身后躲,“爸,爸你听我说……”

    周礼气的眼睛直冒火,“老子听你说什么说?你给我惹了多大的事?我说这几天来店里怎么不太平……你说你在学校都学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指望你给老子光宗耀祖,你在学校给老子泡马子……看我今天不打残你!”

    周少棠是明白了,他妈告诉他爸他和穆曦的事了,这会他爸是真要把他往死里揍。一棍子甩过来,周少棠大叫一声躲了过去,“妈,救命,爸疯了,他这是真要弄死我……妈!妈!”

    赵琴自然是心疼儿子,拼命的上去拉,“周礼你干什么呢?有话好好说,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还打他?之前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说会心平气和我才告诉你的……”

    周礼正在气头上,哪里会听,本来说是关系好的女同学,周礼没多想,结果弄来弄去是周少棠喜欢的一个女同学,两个人从初二到现在了,母子俩瞒着他一个,现在出事才知道说晓得怕,早干嘛去了?这个家迟早被这母子俩作散了。

    赵琴是一边哭一边拦,周少棠一边求一边躲,家里乱了套了,周礼当了三年兵,才四十来岁,体力和周少棠不相上下,折腾半天,周少棠被捉住,周礼拿着棍子就打,最后还是赵琴扑过去挡住周礼面前,竭斯底里喊了一句,“姓周的,你要是再打少棠一下,我跟你拼命!”

    周礼住手了,气的坐在沙发上喘气,周少棠一瘸一拐的在他爸对面坐下,碰了碰嘴角的伤,“爸,你消消气,要是事情没法解决,我去找李晋扬,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不用为难。”

    周礼一瞪眼,周少棠缩了下头,周礼伸手指着他,手指点了又点,最后无奈的放下,“儿子,以前的事爸不追究,但是现在听爸一句话,你和你那个什么女同学,必须断,马上断!”

    ------题外话------

    新年第一天,祝大家新年快乐!╭(╯3╰)╮狼给除夕当天和初一两天给狼留言的亲每人发了一个小红包,表要嫌少哈。狼捂脸羞涩ing……

    028 吵吵闹闹常有的事

    更新时间:2012-10-2 15:47:50 本章字数:2954

    周少棠要是老老实实听话才怪。周礼兄弟三个,可男孩只有周少棠一个,另外两家全是女孩,整个周家就这么一个男孩,周少棠就是周家的珍稀动物,周少棠自己也知道,他爷爷还没死呢,他爸打他也只能私底下打,要是敢当着老爷子面打,周少棠他爷爷绝对会打死周礼。

    “爸,我保证不耽误学习,而且,曦曦人很好,成绩也好,要不是她被人顶了名额,肯定也是上一中的,我们还说好要考一个大学的……”周少棠是真心诚意对他爸保证,周少棠觉得他爸要是看到穆曦了,绝对会喜欢她。

    周礼打断周少棠的话:“不是早恋不早恋的问题,而是你的这个女同学身后牵连的是李晋扬。而且,一个女同学,不顾学校规定和男同学谈恋爱,才多大年纪就这样?你看看我们以前的邻居,人家闺女上大学了还认真学习,从来不想这些有的没的……”

    周少棠不喜欢他爸说穆曦的语气,努力的反驳,“爸,你又不了解曦曦,你别这样说她,曦曦还小呢,她什么都不懂。”

    “不懂?什么都不懂她年纪不大就知道和男生谈恋爱,能好到哪里去?这明明是生活作风有问题!”周礼的心里自有大人的公式,一个高中生和一个流氓都有关系,这女生的人品能好到哪里去?“就算没有李晋扬,初中就和男生谈恋爱的女生也不行,何况,她还和李晋扬缠上关系?”

    周少棠脸都气红了,他知道曦曦不是那样的女生,她明明什么都不懂的,就连谈恋爱都是自己连哄带骗才点头的,他爸怎么能这么说曦曦呢?

    赵琴生怕周少棠说是他缠着人家小姑娘不放惹周礼生气,赶紧打圆场:“行了行了。你们父子俩能不能别两句话一说就大嗓门的喊呢?少棠,乖儿子,你就听你爸一会吧,这天下女生多的是,不一定非是曦曦啊。妈也觉得曦曦不错,可是你想想,要是因为你和她弄的咱家在摆宴呆不下去,你说……唉,儿子,你自己好好想想啊。”

    能有什么好想的?周少棠就是不答应,这算什么?旧社会的破坏姻缘吧?周少棠从来不知道,他爸妈还是封建社会的大家长思想,竟然因为惧怕黑社会让自己儿子分手。当然,周少棠没那么傻,不答应也不会和他爸硬着叫板,在家里搜刮了一圈零食回学校,也没直接去班里,而是拐了个弯去二中,等了一下午终于等到穆曦放学。

    赵琴一看他带了那么零食走了,就知道他是给穆曦带的,头发差点愁白了,也不敢对周礼讲,直想着要不要自己想办法。

    本来穆曦是想等李晋扬到教室来接的,结果他今天迟到,穆曦一肚子怨气,想想自己的脚也没那么疼,医生还特地关照也要适当活动下,就自己拿了书包,慢吞吞的挪到了校门口,刚好碰上周少棠等在那里。

    穆曦小脸绷着,脸上没有表情,目不斜视的往前挪。

    周少棠不敢用劲拉着她,就轻轻扯着她的衣袖,“曦曦。”

    “你干什么拉着我?你不用犯贱跟着我,反正你也知道我小心眼,我神经病,你别拉着我,小心我对你不客气。”穆曦哼了声,说着又要往前走。

    周少棠当然不敢让她再走,放低声音可怜巴巴的求着:“曦曦,我错了,我真错了,我道歉,你别这样成不成?我那天吃错药,我才是神经病,曦曦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你看我给你带了这么多好吃的,都是你喜欢的,曦曦你看看嘛。”

    穆曦不理他,其实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怀里抱着书包,低着头,小声的吸着鼻子,不让眼泪再次滚出来。

    “曦曦,是我小心眼,我错了,是我神经病,你别生气好不好?”周少棠是怕了她了,拉着就不松手。穆曦脚上还伤着呢,行动也不方便,最后周少棠半抱半拖的把她按在大门边花园的台阶上坐下,蹲在她面前,“曦曦,要不你打我一顿解气行不行?我身上随便你打哪,我绝对不反手。曦曦你说句话嘛,你看我就跟小狗的似地蹲你面前摇尾巴求你了。姑,祖宗,你好歹给我指条明路呗。曦曦,我们都在一块这么久了,你就原谅我这次好不好?要不我学小狗叫给你听,你消消气好不好?”

    周少棠还真“汪汪”叫了两声,穆曦本来还绷着的小脸当时就笑出声了,可笑着笑着就眼泪就掉下来,“周少棠你就是小狗,你欺负人!”

    周少棠赶紧给她擦眼泪,“曦曦,天地良心,我哪敢啊,你比我祖宗还祖宗,我怎么敢欺负你啊?”

    “你就是欺负我,你都不理我,还跟你同学一起坐车走了,我等老半天也不回来找我,还害我扭了脚,周少棠你知不知道有多疼?你中间还不来找我,一直都不理我,我打电话你还不接……我恨死你了……”穆曦越想越伤心,“周少棠你是坏蛋。”

    “是是,我是坏蛋,我是大坏蛋,都裂了缝了,快流出蛋黄招苍蝇的大坏蛋行不行?”周少棠说啥都认,啥都不反驳,他是知道了,得罪谁都不能得罪这小姑,这都多少天前的事了,还记得那么清楚。说到打电话,周少棠想起来确实有个电话没接,可谁能想到她那么小抠门,竟然会主动给他打电话啊,响两声就挂了,他还以为是人家想错了呢。

    说起来两个人磕磕绊绊处了两年多,闹过也吵过,不过都没这么厉害。小丫头那么爱哭,可之前跟他闹腾的时候从来没哭过,这次闹的有点大,看她哭的泪汪汪的眼睛,唉,周少棠觉得吧,他就是自找的,当时要是也这样哄她,哪来这么多事啊,周少棠觉得小丫头啥都好,就是这个小子要人命,一点不满意,就跟他闹。

    周少棠装孙子装的跟什么似地,估计穆曦让他装驴叫,他都能叫出声来,小丫头哭出来解了气,说话也乖了,周少棠问啥她都说,闹腾了将近一个月,这两人算是又和好了。

    周少棠先是给她零食哄她,然后才问:“我不是让你别跟那个人接触吗?你上次怎么答应我的?你知不知道他是干啥的?你看他的样子就不像好人,你怎么又跟他有关系了?”

    周少棠聪明就聪明在这,就算他快醋死了,在小丫头没哄好的时候他都往死里忍,哄好了以后一起算账,穆曦就算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但总是知道他不喜欢自己和李叔叔说话,再看他刚刚又急又气的样子,一时满心的愧疚,“哪里怪我啊,是你不理我走了。刚好李叔叔在,我也没办法嘛。”

    得知小丫头是伤了脚没办法才住到李晋扬家的,周少棠又急又气又无奈,他没有那个条件让穆曦整天吃香的喝辣的还专门抽时间照顾,可让那个男人照顾她,两个人还住在一个房子里,周少棠心里怎么都不舒服。

    “要不你搬回宿舍住,我和你们宿舍阿姨求求情,我每天放学来你们宿舍照顾你行不行?”这是周少棠唯一能做到的,还不一定行不行。

    穆曦没想那么多,自然同意,就是问了一句,“那阿姨要是不同意怎么办?”

    周少棠怕就是这个,心里有点烦躁,有点无力,他怎么就不能自己赚钱有车有房子呢?李晋扬那天说的没错,他要是离了他爸,他什么都不是……“要不,你还是先住在你叔叔那吧,但是你腿一好,就要马上回宿舍知不知道?”

    穆曦又点头,“知道了。”

    周少棠恨铁不成钢,“你怎么一点主见都没有?”

    “你都帮我拿主意了,我干嘛还要自己拿主意啊?”穆曦理直气壮。

    周少棠不跟她说了,在她面前蹲下来,“过来,我背你。你找到地方吧?”

    穆曦一边趴在他背上一边幸灾乐祸,“你背不动,你背不动。”

    周少棠背着她,手里还提着零食,“你以为你有多重?看我背不背的动。”

    两人边走边说话,迎面呼啸而过的是一辆黑色的机车,李晋扬看着后视镜里慢慢缩小的那对小情侣,勾了勾唇角,伸手,掰开后视镜的角度,错开镜头内的两人!

    029 手机是个招人的东西

    更新时间:2012-10-2 15:48:05 本章字数:2370

    李晋扬站在家门口,看着门边抱着膝盖蹲着睡着的小丫头,真不知说什么好,打开门,弯腰把她抱进屋睡。

    周少棠送穆曦到锦园附近,带着她吃了晚饭,又送她回到李晋扬这里,穆曦担心宿舍关门,周少棠进不去,就把他赶走了,周少棠没办法,只好磨磨蹭蹭的下了楼。其实他没走,一个小丫头在门外又没进屋,他当然不放心,只是不想惹她生气,就坐电梯下去然后又从楼梯爬上来,偷偷守着,直到李晋扬回来把她抱进去才离开。

    宿舍关门是一定的,周少棠在网吧上了一夜的网,第二天才会学校,当然,挨班主任批是少不了的,索他成绩好,老师照顾,没有记处分。

    穆曦的脚养了将近两个月,自然,李晋扬也被她指使了两个月。穆曦在李晋扬那就是慈禧太后,李晋扬就是御前太监小李子,这人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就是因为李晋扬从头到尾没吭过一句,小丫头完全的嚣张起来。

    穆曦在泉水镇的时候就没做过家务,也没洗过衣服,还是后来住校自己学的。上次她忘了条校服裤子在李晋扬这,拿回去后直接就穿了,本没注意自己的裤子被洗干净,结果她住到李晋扬这以后,衣服乱丢,也从来没想过为啥自己没洗却能穿上干净的衣服。李晋扬觉得自己就是带了个祖宗回家。

    李晋扬已经完全到了她的规律,只要她开口叫“叔叔”,绝对没好事,声音越甜,那事就越过分,要是哪天她没说话就对着他哭,那肯定是对小丫头来说非常严重的事。

    就像十天前的晚上,李晋扬刚回去,小丫头就对着他哭,哭的跟死了爹似的,一问,她委委屈屈的说,“叔叔,你别管我,你让我饿死算了。我没钱交你生活费了,我下个月的生活费丢了,5555……”李晋扬以为发生了多大的事,结果就是丢了十块钱。

    穆曦的脚伤养了两个半月,已经能勉强走路了,其实不疼,就是穆曦自己老觉得疼,不怎么敢走,最后还是周少棠怒了,给出“一个回宿舍,一个是分手”的选择题,才让穆曦坚定的搬回学校。她又不傻,抱着周少棠又是撒娇又是送吻,乖乖抱着个大包回学校才让周少棠消了气。

    期中考试到了。

    一天考两场,三天考完,自我感觉考的还行,穆曦觉得头上一块大石头放下了,她今年准备拿着成绩单回泉水镇过年,要不然穆香香肯定赶她。

    其中考试过后,各大学校陆续放假,穆曦在等了一周后拿到了成绩单,看着上面的分数挺高兴,过年回家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汽车票是在周末的时候排了一天的队才买到的,这是她离开泉水镇两年后,第一次回家。

    临上车穆曦想起自己还没和周少棠说一声,赶紧把周少棠的那张小纸条掏出来看了看,在汽车站旁边的电话吧打电话,“喂?”

    “曦曦!”周少棠的声音听着很兴奋,“怎么了,是不是想我了?你在哪呢,我去找你。”

    穆曦看了看汽车站外面的那个大钟,快到上车时间了,“不行,我要回泉水镇过年的,和你说一声。过完年才回去,就这样吧,快到一分钟了,我挂了啊,拜拜。”

    周少棠还没来得及再说话呢,就听电话里传来“啪”一声,她把电话挂了,周少棠气个半死,快到一分钟了,怕多花三毛钱吧,死丫头,三毛钱是你的命啊?他手机接电话都没心疼钱呢。

    周少棠正生着闷气呢,手机传来“滴滴”的声音,一看,竟然是个陌生号码的短信,再看短信内容,竟然是章宝贝发过来的。手机实在是个稀罕东西,周少棠身边用手机的就他一个人,整天对着一个新奇的手机开始还新鲜,可时间久了周少棠就有种宝玉摔玉的冲动,就他一个人有有什么意思啊?

    这会竟然收到章宝贝的短信,章宝贝买了手机,真是意外啊。以前想发短信他是没人可发,现在终于有人回应了不是?周少棠快速的保存了章宝贝的手机号,开始一个字一个字按着键,给章宝贝回复短信。叶筱湖的期中考分数惨不忍睹,文科类的勉强及格,可数学才36分,化学和物理就更别提了,一个19分,一个22分,她不敢拿回去给家里看,在外面想着法子蒙混过去,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挽着归云的胳膊走过去。

    叶筱湖想很有骨气的转身就走,可结果她不但没离开反而走了过去,“归云,我有话跟你说。”

    和叶筱湖散了后,归云刚开始还可惜,时间一久什么感觉都没了,就是觉得叶筱湖学生妹,干净,本来又不是非她不可的,结果可好,给他弄那么一出,害他每次看到扬哥都缩着脖子走,这会看到叶筱湖心里是真的什么想法都没有,只是不想弄的太难看,“什么话你说。”

    叶筱湖是想复合,可这话当着归云现任女友的面怎么也说不出来,“我要单独和你说,你让这个女人走开。”

    归云笑的痞气十足,“有话你只管说,我和她是一体的,她中有我我中她,不分彼此,你麻利点,我们回去还得忙正事呢。”

    叶筱湖听了这话,脸都气白了,她跟了归云两年多,能不知道他嘴里说的是黄话吗?叶筱湖气的转身就走,归云在她身后笑的狂浪,他又不是傻子,能不知道她的目的?跟他比,叶筱湖还嫩的很。

    叶筱湖把成绩单分数改了,她花了点心思,很有技巧,乍一看,还真看不出来。

    邵云烟拿到成绩单,自然觉得挺开心,虽算不上好,不过比她开始担心的要好得多,叶筱湖一把拿过来塞到书包里,“看一遍就行了,看那么多遍干什么呀,我先上楼了。”

    叶夏江从外地上大学回来,叶珀阳和叶甜荷也放假回家,一家人都挺高兴,至于穆曦为啥今年不在,还真没人问起,就像叶家从来没有过这个人似地。

    只是饭桌上叶筱湖的一句话让邵云烟摔了筷子,叶筱湖其实也没说,就问了一句,“爸,大哥去国外多少年了啊?怎么每年都不回家来过年啊?我都不知道大哥长的什么样子……”

    邵云烟脸色很难看,“你记得人家,人家未必记得你,他现在在国外吃香的喝辣的,怎么可能会记得你们?我就养了只白眼狼……”

    叶平楠看了邵云烟一眼,“当初提出送他出国的是你,他混得好是他本事,你现在心里不平衡什么?吃饭!”一顿饭吃的没滋没味,兄妹几个也不敢再吭。

    030 泉水镇的穆香香

    更新时间:2012-10-2 15:48:11 本章字数:2507

    泉水镇位于青城和摆宴的交界,隶属青城,白墙黑瓦青石板是泉水镇独有的特色,那些高校和搞艺术的学生教授摄影师们最喜欢来泉水镇写生或者采风。

    离开两年多,穆曦终于再次回到泉水镇,镇上没什么变化,还是两年前的模样,穆曦从小在这里长大,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

    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其间有人逝去有人添丁,满眼望去,穆曦一个都不认识。穆曦熟门熟路的推开一个小木门,院子里静悄悄的,隐约听到屋子里有动静,穆曦刚要开口,就看到一个女人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冲出房间。

    穆曦一愣,手里的包掉在地上,“妈?”

    穆香香正整理头发,抬头就看到穆曦,脸当时就煞白,快速的看了眼房门,然后才几步走过来,态度一如以前的冷淡:“你怎么回来了?”

    穆曦回家的热情顿时被灭了一半,她的记忆一直停留在穆香香坐在院子门口洗衣服的场景,两年后的回归让她满心喜悦,却忘了对穆香香来说,她不过是个和已婚男人偷情的产物。穆曦慢慢冷静下来,眼中的热切慢慢消失,被失望占据,声音细小而尴尬:“过年了,我……我回来看看……”

    穆香香声音冷淡而不耐烦,“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那个样子?我好的很,你赶紧回去。”

    其实穆曦想告诉她妈妈,她变了很多。两年前乃至更久之前的穆香香,是泉水镇的有名的美人,不同于江南女子那样温婉的小家碧玉美,穆香香美的妖娆艳丽,就像万花丛中最耀眼的那朵,到哪都是人瞩目的焦点。和两年前比,现在的穆香香瘦了很厉害,曾经白皙的脸蛋也蜡黄蜡黄,就跟大病未愈似的。穆曦抓着包带,讷讷的喊了声,“妈,我刚回来……想过完年再走……”

    穆香香刚要开口,就听到屋里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外面是谁啊?”

    穆香香脸色一变,伸手一推穆曦,声音急切而又凶狠:“我让你赶紧滚你聋了是不是?”

    穆曦旁边是她带回去的包,被她妈一推,一下子绊在包上,直接跌到了地上,当时就泪汪汪的,心里又失望又委屈,她抬头,眼中噙着泪,“妈,我两年没回家了,就想回来过个年,过完年我就回去。”

    “你,你这个……”穆香香指着她,嘴唇都在哆嗦,穆曦知道那是她妈被她气的,可她明明没有做错事。

    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从屋里走出来,看到穆曦时浑浊的小眼睛一亮,声音带着意外和惊喜,“原来是曦曦回来啦?!香香妹子你也真是的,曦曦回来脚还没落地就让赶她走,还没见过你这样当妈的。”

    穆曦一边眼泪一边爬起来,反正她过年是要在家里过,打定主意就算妈妈赶她她也不走。

    有男人从自己家里出来,穆曦觉得有点怪,但是还想不到其他,何况她还认识这个男人。

    男人姓郑,穆曦小时候都是喊他郑大伯。当初她在泉水镇念的小学和初一,上学的学费就是穆香香朝着郑大伯借的。穆香香开始是在泉水镇当导游,收入不高,但符合泉水镇的日常生活水平,本来能还款的钱就不多,哪知道后来穆香香莫名其妙的就被景点给开除了,没了收入来源,钱越欠越多。穆曦对这一切一点都不懂,直到有天穆香香明确告诉她,她要么缀学打工还钱,要么去摆宴市叶家,让叶家的家主叶平楠替她支付上学的学费。

    穆曦上学的学费一直都是拖了又拖才交的,她羡慕所有那些能按时交学费不被老师点名批评的同学,看惯了周围人的嘴里,穆曦认定只要她有钱,就什么都不怕。而穆香香说过,如果想很容易的就赚很多钱,就要读大学才行。

    欠人钱手短,穆曦十岁的时候就下决心要上大学,然后把郑大伯的钱给还了,她现在还没上大学呢,钱一时半会也还不上。因为经历过妈妈被人逼债的场景,穆曦对郑大伯有点畏惧,就很客气的对他打招呼。

    郑大伯笑呵呵的,“哎哟,真是女大十八变啊,瞧曦曦现在的模样,刚刚我差点没认出来呢。”

    穆香香上前一步,挡住郑大伯的视线,脸上的笑容又淡又冷,“郑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丫头从小就没让我省心过,现在仗着她那有钱的爸疼她就更不把我放在眼里。能有什么模样?就是靠衣服装扮的。”

    穆曦的脸色有点白,她知道她妈妈一直不喜欢她,还喜欢在人面前显摆,就像现在,叶平楠疼她吗?那个人是恨不得把往死里打,她就没感觉出来他有一点疼自己。她不说话,就是提着包自己进屋。

    郑大伯伸头看了看屋里,笑眯眯的说,“当年你赶她走的时候,我就看出来曦曦以后肯定是个大美人,香香妹子你别承认,你看看曦曦现在那小脸蛋,那小身段,才多大啊,就有模有样的,她小时候还真不咋地,越大了模样越端正,到了城里几年果然不一样了,穿衣服都时髦了。呵呵……”

    穆曦在屋里听着郑大伯说话,心里很不高兴,她一点都不喜欢郑大伯,总觉得他看自己的目光让人不舒服,带着点让穆曦觉得反感的东西,郑大伯还长年累月抽烟,对着她笑的时候总露出一口黄牙,穆曦当初离开泉水镇高兴的原因之一就是不用老是看到大黄牙的郑大伯。

    不知又说了,反正郑大伯后来走了,穆香香进屋,态度冷的像外面要下雪的天气,穆曦想过妈妈会不待见自己,可她没想到妈妈会这么不遗余力的赶自己走,她就是回家过个年而已啊。

    穆香香见女儿虽然一声不吭,可没有要走的意思,知道自己怎么也赶不走,也就没再赶,只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会把她房间的门窗的关的严严实实,还再三警告她不准一个人乱跑。

    泉水镇民风很淳朴,穆曦心里暗自高兴妈妈还是关心自己的又觉得她多此一举,她是在泉水镇长大的,哪有熟悉好不好?再说,大过年的,现在谁不过年啊。

    郑大伯期间多次过来,每次穆香香都以穆曦要写寒假作用为由让她进屋,穆曦也很听话的离开,她实在不喜欢郑大伯色迷迷的眼神。

    过年期间泉水镇下了场大雪地面白茫茫的一片,雪后气温下降也厉害,穆曦裹的像只丸子,哪都不想去,在家里一待待到大年初四,穆香香从年后就没给过她好脸色,穆曦自己也知道自己应该提前回摆宴市,磨磨蹭蹭戴上围巾和帽子,准备去车站买张明天早上的车票。

    “妈,我出去买车票了,很快回来。”穆曦对着屋里吼了一声,戴着手套就出门。

    穆香香只穿了秋裤坐在被窝里,听到穆曦的声音就急忙喊她等一下,结果等她穿好棉裤追出来,穆曦已经跑的不见踪影,只有巷子里雪地上有一排深深的脚印!

    031 被欺负总是弱者

    更新时间:2012-10-2 15:48:23 本章字数:2623

    初四的泉水镇街道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穆曦踏着雪地一路小跑去车站。泉水镇是旅游小镇,因为过年的关系,车站的人很少,售票口都不用排队,穆曦买了张前往摆宴西站的车票就回去了。她倒是很想去集市上逛逛,担心穆香香生气,就没敢去,而是直接回家。

    昨夜刚停了雪,这会天空又飘起了小雪花,穆曦抬头看着落下的雪花,笑了笑,裹紧身上的棉衣,一步一个脚印的回去。

    走到街头,老远就看到郑大伯,等穆曦走近,郑老头笑眯眯的看着她,“曦曦这是干嘛去了?怎么过年回家都没见你出来玩啊。”

    穆曦很客气的对他笑,“郑大伯新年好,我去买车票呢,要开学了,今天出来买车票。”

    郑老头跟着她慢慢走,“新年好新年好。曦曦要开学啦,这才初四就要回去了?现在的学校真不厚道。”

    穆曦不答话,自顾朝前走,脚步有点急,郑大伯看人的眼光怎么什么时候都这么讨人厌呢。穆曦走的急,哪知道郑老头跟的也紧,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说话,快要进巷子的时候郑老头突然问她,“对了曦曦,听你妈说你现在在摆宴市的家挺好,那家人还挺有钱,你妈欠我的那钱你是不是该替她还了?”

    提到钱,穆曦一下子就停住脚,语气有点无措,“郑大伯,我现在还在上学呢,钱都交学费了……”

    “他们家给你的零用钱也该挺多的吧?”郑老头一脸不信,“我想想你妈还欠我多少钱?好像还有二千八百多块吧……”

    穆曦顿时瞪大眼睛,急忙提醒:“郑大伯你是不是记错了?我妈一共借了你三千块钱,我去摆宴市上学的时候就还了一千多了,怎么会到现在还有二千八呢?”

    郑老头摇头,“我记得欠条上好像是这么多,那欠条还在我家箱子里锁着呢。”

    穆曦就差眼泪流下来了,肯定没有二千八的,“郑大伯,我妈写给你的欠条你能让我看看嘛?不定是你记错了呢。”

    郑老头倒背双手在前面走,“看你这么懂礼貌,大伯我就让你去我家看看。”

    穆曦千恩万谢的跟着郑老头走了。

    路上看到几个熟人,穆曦还不忘和他们打招呼,郑老头似乎嫌她话多,就走了小路。

    穆曦倒是知道这一片新居房,不过没想到郑老头的家是这里,“郑大伯,你们家的房子是新的,还是防盗门呢。”

    大铁门在穆曦身后咣当一声关上,穆曦心里一惊,她看了看郑老头的房子,挺大,但是冷冷清清的本没人,“郑大伯,我看下欠条就回去,你别那么麻烦还锁门了。”

    “没锁,就关了下。”郑老头笑眯眯的走过来,朝着后院走去,“我藏在后面的箱子里了,曦曦你过来这边。”

    穆曦心里有点怕,她觉得郑老头的家没人气,太萧条了,她还不喜欢郑老头的眼神,她说不上来那是什么眼神,每次看到,她都会想到一个词,猥琐,可穆曦觉得用这样一个贬义词形容长辈是不对的,所以就一直压在心里。

    虽然是后院,但是房子里面还是挺多东西,床啊柜子啊什么的该有的都有,床头还搁着一个电话呢,看得出郑大伯家的条件挺好。

    郑老头开了箱子,拿出欠条,穆曦查了查,呼出一口气,“郑大伯,真的是你记错了,还剩一千六来着,你看……”

    郑老头呵呵笑着:“果然是我记错了,曦曦真是越来越聪明了,呵呵。”

    穆曦心满意足,刚要直起腰,突然发现郑大伯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她瞪大眼睛看向郑老头,郑老头急忙从箱子底下抽出一张红色的一百块塞到穆曦手里,另一手往穆曦的棉袄扣子上解,“曦曦,大伯一直都很喜欢曦曦,曦曦又漂亮又聪明,你让大伯,这个是大伯给曦曦的压岁钱……”

    穆曦在大城市走了一遭,再加上周少棠老是警告她这样那样的,从开始的愣神之后反应过来,郑大伯就是周少棠说的那些喜欢欺负小姑娘的变态叔叔!

    穆曦猛的一推郑老头,觉得很恶心,被气的泪汪汪的:“郑大伯,你干什么?你是我大伯,你怎么能这样啊?”

    “什么大伯?咱们又没关系,乖曦曦,让大伯亲亲……”郑老头上来拉穆曦。

    穆曦手推脚踢,声音都带着哭腔了,“大伯,我才十四岁,我还要上学呢……我要回家……”

    郑老头好不容易逮了这么个机会,肯定不会让她走,就抱着她哄,“不是刚过完年吗?你现在都十五岁了,都是大姑娘了,曦曦,大伯会让你舒服的,来,大伯再多给你一百块钱,你听话……”

    穆曦要是听话才怪,周少棠开始抱着她的时候她都不习惯,还时不时推他,这会让这么一个讨人厌的大伯抱她,穆曦就跟沾了大便似地全身汗毛直竖,她尖叫着又踢又挠又咬,只是郑老头是个成年男人,穆曦怎么着也不是他的对手,不多时就他抓到。郑老头对付小姑娘挺有一手,她就那么点劲,一番挣扎后早就没力气了。

    床头有个小凳子,穆曦坐在小凳子上一直哭,嘴里嚷着要回家,人却不像刚才那样挣扎了,郑老头见她累的气喘吁吁知道她没力气了,赶紧脱衣服,一边脱还一边说好话哄她,不过是个小姑娘,郑老头是真没多想,之前还有个十六岁的还被他哄了的呢,做完了给她们几十块钱,什么事都没有。

    “大伯的心肝宝贝你别叫了,当初我挑中这座房子,图的就是清净。没人会过来的……”大冷的天,郑老头脱的只剩下里面薄薄的一层了,穆曦还在哭,就是从小凳子上哭到了床上,她一边着眼泪一边求郑老头说,“郑大伯,你能不能让我回家啊?我害怕,我妈肯定会打我的……555……”

    郑老头直接朝着穆曦扑过去,压着她就开始脱她衣服,穆曦的手在床头啊,到那小凳子以后直接朝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郑老头砸去,郑老头正兴奋,不妨被她这一下砸在腰上,“哎哟”一声就翻身滚了下去。

    穆曦一骨碌爬起来站在床角,双手握着小凳子,睁着一双泪汪汪的眼睛,看着郑老头一边咒骂一边慢吞吞的爬起来,吓的语无伦次,“郑大伯,我不是故意的,我我……”

    “小贱人,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看上你是你福气,你妈就是一个表子,你还装什么贞洁烈女?……”郑老头一连串的骂出难听的话,他对穆香香的底细一清二楚,在泉水镇,穆香香比街边的野猫野狗还好欺负,一个被人玩剩下的贱人,还不是任人揉捏?就算当着她的面玩她女儿,她也不敢放个屁。

    穆曦吓的全身发抖,她看郑老头一直扶着腰,哭着说,“我妈才不是,我比你闺女都小你这么大年纪了还欺负我,我又不是故意砸你腰的……”

    其实穆曦用的力气不是很大,而且她也不敢,不过是差阳错砸对了地方,郑老头也上了年纪,那腰被砸了就抬不起,可要是让他这么放过这小丫头,郑老头肯定不甘心。穆曦年纪小没力气,不过胜在灵活,她从床头跑向床尾,跳下车就朝门跑。

    结果,门从里面被锁了。

24-3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