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帮教父de萝莉情人 46-49


    046

    更新时间:2012-10-2 15:51:47 本章字数:4229

    叶平楠是让邵云烟去接的,他身上肋骨断了,连路都不能走,只能让人接。

    邵云烟大吃一惊,到了地方一看是二中,心里就有数了。肯定是叶平楠心里觉得对不起穆曦,所以偷偷跑来看穆曦了。可为什么叶平楠会满身是伤,邵云烟不明白,她追问叶平楠,叶平楠低头一声不吭,什么话都没说。

    其实叶平楠心里有鬼,他去青城出差的时候,去了趟穆香香所在的医院见到了穆香香。

    穆香香的巨大变化让他差点没认出,当年的穆香香是怎样的倾国倾城啊,而现在穆香香的面容看在叶平楠眼里是那样的陌生。倒是叶平楠,除了年纪大了身体有发福的迹象外,几乎没什么大变化,穆香香一样就认出了他。穆香香很淡定,除了初初的惊讶,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客气的招呼他坐下,努力想从床上坐起来,张寡妇见她没力气,赶紧上前帮忙,还给叶平楠倒了杯水。

    两个人多年未见也没什么话,叶平楠没敢问穆香香她们哪来的钱治病,只是让她好好养病。穆香香依然客气的说谢谢,她等了这么多年,早已心灰意冷,她当年她深爱的男人早已死了,现在的人不过是个躯壳而已。

    叶平楠临走的时候,穆香香叫住他:“叶平楠。”

    叶平楠站住,扭头看她,穆香香抬头看着他说:“曦曦是我的女儿,是我生的也我养的,但是叶平楠,无论你喜不喜欢,她的身上都流着你的血。你记住,我穆香香这辈子不欠你什么,曦曦也不欠你任何东西,这辈子你唯一欠的,欠的最多的是曦曦。我知道曦曦的脾气,我也知道你们不会喜欢她,没关系,我不要求你们喜欢她,但是,你必须养她到十八岁成人那天,十八岁之前,你必须支付她所有上学的学费和生活费。十八岁以后,她不在需要监护人,她成人成魔,是人是鬼,你一概不用管。否则,叶平楠,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不管穆香香变成什么样,叶平楠的心里还是停留着一个曾经为他疯狂又痴情的穆香香,他心里对穆香香的亏欠才是最多的,所以穆香香的话,他听进去了。

    而现在邵云烟追问他挨打的原因,叶平楠肯定不敢说,他说了,穆曦的丑事就被知道了,邵家能忍下这口气吗?所以叶平楠只能忍了,穆曦做的丑事,要是换成叶筱湖他肯定把她打个半死,偏偏是穆曦,叶平楠就想到了穆香香,一个病入膏盲的旧情人的唯一的请求,叶平楠还是记在了心里。

    最后被逼的没办法,叶平楠说是在学校门口被几个小流氓给打了,邵云烟气个半死,可叶平楠也记不住那些人的样子,报警也没用啊,白挨打了,看那样子,绝对要在家里躺好些天。

    二中底考试后,班上调位置,穆曦因为考的不好,结果直接被调到了倒数第三排,她心情郁了好几天,最后打电话给周少棠诉苦,周少棠在那头安慰了半天,挂了电话后,周少棠重重的叹了口气。

    章宝贝说她怀孕了,周少棠当时脸都白了,心里就一个字,怕。他自己还是个孩子,现在竟然要有孩子,他能不怕吗?他当时慌慌张张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赛到章宝贝手里,不住的问:“够不够?够不够?”

    章宝贝满脸是泪的看着他问:“够不够什么?”

    周少棠说是去人流,章宝贝自己也怕,就哭着问:“你不去吗?我害怕啊,你不去我怎么办啊?”

    周少棠的心都在颤抖,早已六神无主:“我去我去……”

    最后,还是魏冬冬出面找了她那个表姐,她表姐给章宝贝介绍了一家私人诊所,约好时间,周少棠带着章宝贝过去了。

    穆曦现在大部分钱不是花在零售上,而是花在电话费上,三天两头往青城市医院打电话,单人病房有电话,只能接不能打,那都快成穆曦的专用电话了。张寡妇按照穆香香的要求说,只说好的不说坏的,穆曦每次听了都很高兴,心里觉得幸亏当时李晋扬的钱,不然她都不知道现在的穆香香是不是还活着。

    不过穆曦一直觉得她和李晋扬的协议太口头化,没有正式的文件,所以她心里有点急,你说万一那天叔叔突然改变主意了,她想去法院告他都没证据啊?所以,那份协议被她修修改改很多次,终于正式完稿,她不好意思跑去打印,就自己工工整整的抄了两份一模一样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又跑去找李晋扬,他人不在,穆曦就从门缝里塞进去,还给他留了言,让他赶紧签字。

    早上就捣腾了这个,回来以后穆曦直接跑进教室做试题,她底考试没考好,心里有压力,要发奋图强呢,正和一道复杂的代数题做斗争,结果窗外有人叫她的名字,她抬头一看,是个没见过的女生,穆曦指了指自己:“我?”

    那女生点点头,还对她笑了笑。

    穆曦走出去问她,“有事吗?你是谁啊?”

    魏冬冬笑笑,“我是大周的同学。上次你去一中找周少棠的时候,我们还见过啊。”

    穆曦茫然的看着她,“啊?那你有事吗?”

    “大周现在在医院,你要不要去看看啊?”魏冬冬笑眯眯的看着她,拉拉她的手。

    穆曦的脸都变了,在医院?周少棠生病了?穆曦这样一想,什么话都没说,就对魏冬冬说了声:“你等我下啊。”说着,她跑进教室把手里的笔放到文具盒收好,拿了点钱,赶紧跑出去:“走吧,在哪家医院啊?”

    魏冬冬回了句:“你去了就知道了。”

    医院挺偏的,离二中非常远,穆曦路上买了两颗大苹果,她觉得去看病嘛,就买苹果最好,平平安安的意思,经过她妈那一下,穆曦现在觉得身体真是太重要了,没身体她就没钱治病,不过这家医院可真远,她感觉这样的路程她都能到叶家了。

    最后,魏冬冬带着她站在一家小诊所门前,穆曦奇怪:“周少棠是不是病的很厉害啊?你们学校没有校医室吗?”

    魏冬冬没说话,就是突然捂着肚子说,“哎哟,坐了这么远的车,要去厕所,你先进去吧,进门拐个弯就是。”说着,魏冬冬捂着肚子跑了。

    穆曦看着周少棠这个奇怪的同学,赶紧进去,老远就看到小走廊门口低头坐着的人像周少棠,她还以为他病的很重呢,原来不是他病了啊,不然他怎么不去治病是坐在外面的,乐颠颠的跑过去:“周少棠!”

    周少棠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他死都不会想到穆曦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直到穆曦把一只大苹果递到他面前,周少棠才抬头看着她,表情愣愣的:“曦曦?!”

    周少棠猛的站起来,睁大眼睛盯着,问:“曦曦,你怎么在这?!”

    穆曦的手上还滴着水,一边把洗过的苹果塞到他手里,一边自己抱着另一个啃,含糊的说:“你同学告诉我你在医院,我以为你生病了就来了。周少棠,你同学什么病啊还跑到这么远来治……”

    周少棠的脸色都白透了,一把拉着穆曦的胳膊往外走,“曦曦,这里都是病菌,我们出来。”

    穆曦哦了一声,被周少棠拉的直跑,“你走慢点嘛。我刚刚坐了好远的车呢,早知道不是你生病,我就不来了。”

    “我那个同学呢?”周少棠手脚都在发抖,“曦曦,是谁带你来的?”

    穆曦摇头,“不知道,她没说她叫什么,是个女的,胖乎乎的挺可爱。”

    周少棠立刻知道了,是魏冬冬。

    “曦曦,我同学没什么大毛病,因为走路不方便,所以我帮忙送过来的。估计要好一会才能出来,我身体这么能有什么事啊?傻丫头被人家骗了吧?我没事,你放心吧,你不是说你要认真学习吗,你赶紧回去学习,等没事了我去找你好不好?”周少棠招手拦了辆车,从口袋掏出十块钱递到开车的手里,“师傅,麻烦你送她去二中,路上别停了。”

    穆曦撅着嘴,一脸不高兴,一把抢过十块钱,对周少棠重重的哼了声,“我自己会回去,不要你管。”说着,自己朝着车群走去,十块钱她坐可以五个来回,和人家拼车多便宜,可是穆曦心里不高兴不是因为车费贵,而是因为周少棠的态度,他是不是嫌她上次丢人了,所以这次不想让他同学看到啊?

    周少棠看着穆曦爬到了车上,心里松了口气,章宝贝马上就出来了,要是让穆曦碰上,那他就死了。听到医生在里面叫,周少棠赶紧进去了。

    穆曦刚坐到车上,魏冬冬就跑了出来,一把把穆曦拉了下来,“唉,你怎么走了呀?”

    穆曦心里正不乐意,可嘴上还是说:“你误会了,周少棠说不是他生病了。让我回去看书呢。”

    魏冬冬摇摇头,“他是没生病,可和他有关系的人不舒服,你不好奇是谁嘛?”然后,魏冬冬指了指医院名字下的一系列治疗项目:“他是带着我们班上的班花来打胎的。”

    穆曦猛的睁大眼睛,打胎?她只在展小怜的言情小说里才听过这样的话,对穆曦来说,很新奇,也很刺激,还很恐怖,听说很疼,“啊?好恐怖!”

    魏冬冬觉得这女生有点二,还没听懂啊。就对还等在那的时机挥挥手,“我们先不走,不好意思啊。”

    那车司机骂骂咧咧的走了,魏冬冬拉着穆曦就等在门口,“你不好奇是谁嘛?过来等着看看吧。”

    穆曦扔了手里的苹果核,一屁股坐在水泥台上,没有多问,只说了一个字:“好。”

    穆曦的傻是分种类和时间的,她表面上不动声色,可她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魏冬冬话里话外都带着强烈的暗示,她听明白了,只是,她潜意识里在抗拒,最初的逃避想法被魏冬冬的坚持感染,她突然安静下来,她没走不是因为魏冬冬的缘故,而是她想知道,里面的人是不是她所想的那个人。

    穆曦等了一会,突然站起来说:“我到那边等。”

    魏冬冬明白了,这女生是不想直接面对他们的,反正她目的达到,也可以走了,回头关照一句:“你可别走啊,那我先进去了。”

    穆曦安静的等在偏僻的地方,过了一会,她看到周少棠一个人跑了出来,急冲冲的找了一辆车停在小诊所门前,然后又跑了进去,不多时,穆曦看到周少棠和魏冬冬一人一边,扶住章宝贝慢吞吞的走出来,章宝贝走的很慢,脸白的像鬼,平时很注重形象的,今天的形象都没了。她的腿好像不能抬高,周少棠是抱着她上车的,穆曦想起当初他抱着她的时候,抱了一下就说抱不动,可今天她看到周少棠抱着章宝贝,走了好几步都停,直接抱到了车上。车开走了,穆曦绕过来追了两步,然后她看到章宝贝哭着抱着了周少棠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腿上不停的哭……

    穆曦愣了一会,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直接拦了辆车,把十块钱塞到司机手里,“叔叔,全给你,你跟上前面那个车行不行?别让她们知道。”

    司机都是赚钱,才不管那么多事,这么多钱他得带几个人啊,还就带一个人,多好的事,直接开车跟了上去。

    他们在离一中没多远的一个居民区停了下来,周少棠付了钱,和魏冬冬一起扶着章宝贝朝里走,然后进了一个没有大门的院子,里面有一间打扫的很干净的房子,一看就是有准备的。

    穆曦停止那院子没多远的地方,不多时她看到魏冬冬出门了,只留下周少棠和章宝贝两个人在,穆曦直接走了进去,听到章宝贝在哭,周少棠一直都没有出声,她停在门口,然后伸手推开了那个小房间的门!

    047

    更新时间:2012-10-2 15:51:57 本章字数:5548

    房间里的两个人都惊讶的抬头,章宝贝抱着周少棠的腰在哭,听到声音还没来的松开手,脸上还带着泪痕一脸憔悴满脸苍白,周少棠满脸烦躁和懊悔的表情还未消去,一脸震惊的看着穆曦,猛的拉开章宝贝的手,一个箭步上前拉住穆曦的手,几近语无伦次:“曦曦!你来了,你怎么来了……曦曦怎么会在这……曦曦……”

    穆曦看了眼屋里的摆设,又把目光落在章宝贝的身上,抿了抿唇,说:“我不来,怎么能看到你们之间这种情深意重场面?抱歉打扰你们了。”她看了看章宝贝,问:“我听人家说打胎很疼,疼不疼?”

    章宝贝的脸上都是惊恐的表情,披头散发满脸泪痕,她颤抖着嘴唇小声的说:“穆曦,你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

    “哦,”穆曦点头,“那就好,我还以为你怀了周少棠的孩子,他陪你去打胎了呢。要是真这样,你们也太不要脸了,幸亏不是。”

    周少棠和章宝贝当即变了脸,周少棠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心都在一滴一滴的流血:“曦曦……”

    章宝贝小心的看了看周少棠,哭着摇头:“不是他的,你别误会。”

    穆曦继续点头:“我明白了。但是我很奇怪,为什么你怀孕了,你的男朋友不陪着你去医院,偏偏是我的男朋友去陪你啊?”她又扭头看着脸色白的像纸一样的周少棠,“我更奇怪,为什么别人的女朋友怀孕了,你这个外人却跑上跑下陪着还提供这种亲密无间的拥抱服务呢?周少棠,你是不是认为我真的蠢的什么都不懂?你是不是觉得你说什么我就听什么很好糊弄?我觉得真恶心,被你拉着手都很恶心。”说着,穆曦甩开他的手。

    “曦曦……”周少棠再次握她的手,眼圈当时就红了,“曦曦,对不起,我没想骗你我……”

    “别说理由,现在来说,你的任何理由都是借口,别对我说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的后果,周少棠,任何事情你都有拒绝的权利,章宝贝的机会是你给的。”穆曦缩回手,冷冷的说:“我同学跟我说,章宝贝在你身边晃荡,你肯定会给我戴绿帽子,多难听的话,我和她差点翻脸,现在想想真讽刺,我以为你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可是现在我才明白,除了你的名字外貌和别人不一样,其实你和那些人都是一样的。”

    “曦曦,曦曦……”周少棠看着她哭,“曦曦对不起,我没想骗你,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穆曦走的门边,没回头,只是说:“本来,我想好的,我进门就要打你们一人一巴掌的,可是我进来以后又想,我要是真的打了你们,我的手得多脏,得花多少肥皂才能洗干净啊。”顿了顿,她说:“周少棠,以后看到我请装着不认识。再见!”

    再见,这是穆曦第一次这样郑重的对他说“再见”,这是周少棠第一见到这样郑重的穆曦,第一次见到她在这样的肮脏的场景下,在受了莫大的委屈后没有哭。她可以因为他的一句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可以因为他的一个脸色气的三天不理他,可以因为他忘了给她带零食当时就泪汪汪的指控……她却没有因为这样的事掉一滴眼泪!

    穆曦离开的很决绝,半路的时候碰到了手里提着排骨的魏冬冬,魏冬冬对着她笑,笑容灿烂。穆曦没有表情,她还学不会强颜欢笑,只遵循内心的本能。

    其实魏冬冬挺奇怪,她竟然没哭,看她上次在教室门前的表现,这次不知道会哭成什么样子的,没想到,她的眼睛一点都看不出哭过的样子。

    魏冬冬知道穆曦一出现,周少棠肯定会闹,她回去以后,就看到章宝贝坐在床沿上哭,周少棠站在门边,木桩似的一动不动。魏冬冬没敢吭声,轻手轻脚的把东西放下,出去打了盆水给章宝贝洗脸,倒了又重新打了盆水,小心的放在周少棠的脚边,“大周,我知道你现在肯定特恨我,可是大周,你想想,你要是这样一直瞒着穆曦,她以后知道是不是会更生气?如果现在她能接受,那么以后她就没理由闹,如果她现在接受不了,或者勉强接受,以后你们能好吗?……”

    周少棠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一脚踢翻了脚边的水盆,大步走了出去。

    周少棠停课一周,一周后赵琴来到学校给他办了手续,第二天老师在班里宣布周少棠要去国外读书了。一听周少棠要出国了,班里的同学都炸了,羡慕妒忌恨全部冒了出来,章宝贝呆呆的坐在位置,魏冬冬偷偷看了看她,收回了视线,她们算来算去的算,却偏偏漏算了这条。

    章宝贝还在那个小房子里养着,魏冬冬跑前跑后的照顾,赵琴在她去学校的当天晚上去了那个小房子,章宝贝和魏冬冬一听是周少棠的妈妈,顿时有点紧张。赵琴看着两个女孩子,对着章宝贝重重的鞠了躬,叹口气说:“章同学,少棠回家把他做的混账事都和我和他爸说了,他的腿被他爸爸都打断了,现在走都不能走,本来我是想去你们家道歉的,可是又担心你没跟你父母说,所以我就直接到这来了。少棠做的事真的不对,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道歉,你们年纪小,做错事正常,但是这种事我这个为人父母的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何况你是女孩,受到的伤害更大。少棠不算是听话的孩子,他跟我说的时候,我一直以为是穆曦,结果到后来才知道他说的另有其人,其实我很吃惊,他在和穆曦相处这件事上一直很坚持,突然中间换了别人……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今天来没别的意思,一是道歉,二是……”

    赵琴说着,从包里掏出两千块钱,“我真没别的意思,这是给你养身体的。我知道你家里条件好,也不缺钱,只是考虑到你肯定是瞒着家人的,不敢多要,女孩子的身体不必其他,这个钱留着给自己买点补品,不然以后的身体会留下后遗症。少棠出国是很久之前就决定的事,只是一直没敢跟他说,和你没多少关系,这次是他自己主动提出来的,也就这两天的事。对于章同学,我很抱歉,我儿子的错是我这个做母亲的失职……”

    赵琴说的挺多,也很诚恳,毕竟周少棠是男孩,男女这种事上,吃亏还是女孩多一点,所以赵琴心里很过意不去,可周少棠是她儿子,她心里对章宝贝肯定也喜欢不起来,周少棠和穆曦之间赵琴是看着两个长大的,她是不喜欢穆曦妈妈的出生,可是穆曦本人她确实挺喜欢,要不是李晋扬中间掺和一下,周少棠只要坚持死扛到底,赵琴觉得她说不定到最后还是会点头。

    对自己的儿子,赵琴当然自认很了解,周少棠大多时候比较理智,否则他也不会耐着子把穆曦哄的团团转,可到了章宝贝这里一看她就明白了,章宝贝和其他女孩有点不一样,发育的好,看着太成熟,不像能好好学习的乖宝宝那种,虽然章宝贝成绩挺好,可赵琴不知道,也不关心,她就觉得章宝贝像社会上的,周少棠能被勾引似乎也可能。

    章宝贝低着头,她知道周少棠家里人知道穆曦,可没想到周少棠的妈妈说话间很维护穆曦,虽然没有明说,可她听明白了,赵琴的妈妈敏感的觉察到是她在勾引周少棠,章宝贝肯定不会承认,也不敢承认,只是低头哭着摇头:“阿姨,是我不好,对不起……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他的……”

    赵琴摇摇头,“都是小孩子,等过了五年十年以后,如果你们还喜欢,那可能才是真的喜欢。”

    最后赵琴留下两千块钱走了,章宝贝也把钱留下了,主要是她这个月额外的钱都花完了,更不敢往家里要,在外面本来就是养身体的,没钱还不如不出来。所以钱她留着了。

    赵琴离开一中,又去了趟二中,穆曦听说是个姓赵的阿姨,想了一圈,她知道的赵阿姨就有一个人,周少棠的妈妈,穆曦没出去,就和传话的同学说,“跟她说,我要复习了,不方便出去。”

    穆曦没那么好的心情应付其他,她现在也很伤心,还是自己默默伤心的那种,她没告诉展小怜她和周少棠的事,更不会说周少棠真给她戴绿帽子,只是自己压在心里。

    孩子过家家的游戏,分手就是回家,可忍一旦动了真感情,分手就没那么容易,这就是为什么世上会有藕断丝连这个成语出现一样。

    但在穆曦眼中,有些事值得原谅,她再伤心再哭泣再生气,等她冷静过后,她就会给自己找台阶下,他来找她她就顺势和好,而有些事却不能。

    赵琴听了穆曦的话,最终叹了口气走了。

    周少棠被周礼打的挺重,但是腿肯定没断,赵琴在章宝贝面前故意往重里说的,没办法,那是她儿子,犯了再大的错也是她儿子啊。周礼也懊悔,当初他好好怎么想起来要捎上章宝贝呢?周少棠提醒过一次,说带了不好,他当时还骂了他一句,你说那女同学看起来很正常,怎么就能做出这种事呢?

    周礼打周少棠是真的打,因为他觉得周少棠犯错了,稀里糊涂和一个女孩子做那事,还让人家怀孕打胎,周少棠就是该打,可周礼不糊涂啊,一个巴掌拍不响,周少棠是有错,可那女生敢说没问题吗?他就没听说过哪个女的喝醉了酒脱光衣服,站男人面前还指望男人没动静的,更何况周少棠是什么年纪啊?他妈每次给他洗被子洗床单他妈能不知道吗?

    周少棠躺在床上,路暂时肯定不能走,出国是他自己提的,其实他提的是转学,周礼顺势说了还是出国的好,刚好他舅舅在国外,周少棠什么话也就同意了。他现在什么感觉?心灰意冷,所有的奋斗目标都失去,当初和穆曦说好一起上大学考军校当军官的话似乎还在耳边响起,穆曦脆生生的对他说“周警官,穆小曦报道”,而现在呢,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幻,她不会再理他的,她甚至说打他都嫌脏……

    周少棠狠狠的打在被子上,他的腿很疼,可再疼也赶不上他的心疼。他闷着被子嚎啕大哭,他怎么就那么混蛋呢?他怎么就那么不要脸啊,他明知道的,他明明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是鬼迷心窍啊?可是再多的后悔都于事无补,周少棠现在连去找穆曦的脸都没有,他一辈子都会记得她的话,她说:“周少棠,以后看到我请装着不认识。再见!”

    她的再见,是再也不见的再见。

    赵琴站在门外,眼泪就跟着掉了下来,你说当初她要是让人把穆曦直接弄进一中,就放在周少棠身边,是不是今天就不一样啊?可赵琴后悔也没用,当初她找人了,可目的是为了分开两个孩子,当时她就想着要是穆曦考的好,一中舍不得那也就算了,可她没想到会那么顺利,第二天就得知,穆曦的名额刚好被人顶了。赵琴心里愧疚了很久,可事已成定局,她没办法了。

    周礼打完周少棠后没出现过,一是他气周少棠做错事,二是他自己当初多事,要是没他在中间捣腾,说不定就不会有这事了。

    周礼的生意越做越稳,关键是他会混事,人看起来老实憨厚,事情做的又到位,稳住主要的人物,又不忘给下面的人小恩小惠,所以很吃得开,最近有意想开连锁店KTV的,不过因为周少棠的事给拖延了,再加上要预留出国的费用,周转资金一下子就紧张了,开分店的事只能再缓缓。

    赵威亚那边已经打点好了,就等周少棠过去,偏偏他的腿被周礼打的不能走,只好跟着拖。

    穆曦本来还在黯然神伤呢,结果这几天又没脑子想了,穆香香的这几天的病情反复,甚至有几次出现休克的情况,张寡妇一害怕机会跟穆曦说,她怕万一那天穆香香突然走了,穆曦还以为她妈要好了反而怪她,所以和穆曦说话的时候也是看情况的,穆曦当天就要回去,票都买好了,回到学校收拾东西呢,结果张寡妇又打电话过来,又说没事了,就是睡着了,她不懂喊了医生,原来是虚惊一场。最后又跟她说,这个月的药钱快完了,医生让准备下个月的。

    穆曦一听,急的团团转,转了半天才想起来,这钱该叔叔出,他们谈好了的。

    于是,李晋扬打开门,就看到小丫头顶着一双哀怨的眼看着他。

    “叔叔,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啊?”穆曦还没进门就开始抱怨了,“医生说要下个月的钱,钱,我妈治病的钱还有张婶的工资钱。”

    李晋扬知道了,小丫头要钱来了,“明天就给打过去。”

    穆曦心情本来就不好,这会更不高兴了,“叔叔,你得自发自动的打钱过去,我们谈好了的,你说你和别人不一样,不好赖账的。”

    “我没说赖账,明天就打过去,行不行?”李晋扬真是没辙了,她还不依不饶了呢,不过小丫头一看就心情不好,李晋扬没打算往她的枪口上冲,“饿了没?这有吃的。”

    穆曦本来还想再多巴拉几句的,结果一看到吃的就暂时给忘了。

    李晋扬进屋,拿了两份纸出来,扔在她面前,问:“曦曦,这是什么?”

    穆曦一看,零食也不吃了,赶紧拿过来看下面的签名,怒了:“叔叔,你怎么没签字啊?”

    李晋扬说什么好呢,“你写的什么东西?”

    “协议啊,我们的协议啊,万一哪天你赖账怎么办啊?你又不是一次给我五万块的。”穆曦看了协议,觉得完美无缺。

    李晋扬在她对面坐下,点了点协议:“你说你要给我做多少年家务活才能把五万块抵消了?”他捏了捏她手背,“你的手能提得动油还是能提得动水?”他要是找她做家务,跟找了个祖宗回来有什么区别?

    穆曦也不知道是气红了脸还是涨红了脸,反正小脸红红的,“叔叔,你太瞧不起人了,我还能给你做参谋呢,你看看你们家,多丑……咦?”穆曦瞪大眼睛,指着窗帘问:“叔叔,你们家什么时候换了窗帘了?这个颜色勉强可以吧……这个灯好看多了,叔叔,我觉得你终于有点品味了。”

    李晋扬:“……”

    这丫头是夸她自己的吧。

    “叔叔,我喜欢这幅画,多好看啊,好多好多向日葵,金灿灿的,像元宝的颜色……”穆曦挨个看,挨个评价:“这个猪头靠枕真可爱,叔叔,我可喜欢了。”

    李晋扬真没觉得可爱,一个粉猪,猪头胖的眼睛都成缝了,哪可爱了。

    然后,李晋扬看到小丫头跑她自己的房间去了,突然她惊叫一声,“叔叔,我刚发现,我的床可漂亮了,我在童话书里看到过,可喜欢了……”

    穆曦的床是白色的,就是当初她自己说的那种,像公主房间的帐子,挂的高高的,垂到地上那,她睡了这房间不知道多少回了,可真正发现的,只在今天。

    李晋扬能说什么呢,和她说早就换了?他一个老男人跟她显摆吗?李晋扬最后只能叹气,她眼里,他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做什么她都不好在意是吧?他看着小丫头写的那份协议,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然后对穆曦说,“曦曦,过来,我们讨论讨论这份协议。”

    ------题外话------

    狼在为月票努力,嗷嗷嗷

    048

    更新时间:2012-10-2 15:52:08 本章字数:3316

    一听是讨论协议,穆曦立刻跑过来,“好啊。怎么讨论啊?”

    李晋扬敲着桌子,问:“当初我们是怎么谈的?我记得内容可不是这样的。”

    穆曦讪讪的说:“可是是你不验嘛。”

    李晋扬抱臂看着她,“曦曦,你记错了,不是不验,而是在等你长大,你是不是忘了,我说过,别人不能等,但是我能等?”

    穆曦低着头,半响点点头,“那怎么办?我都这样写了。”

    “去拿笔和纸过来,我说一条你写一条。”李晋扬指挥。

    穆曦一边站起来去拿一边说,“叔叔,那我不是很吃亏嘛?”

    “曦曦,我是债主。”李晋扬提醒,穆曦撇撇嘴,把纸和笔递给他,“喏。”

    李晋扬抬抬下巴,“我说你写。”

    穆曦瞪大眼睛,“为什么?”

    “我是债主。”李晋扬挑眉,穆曦低头沮丧,拿着笔他说话。

    于是,以一份甲方穆曦乙方李晋扬为签约人的协议新鲜出炉了。

    穆曦看着那份签了两个人名字的协议,满腹委屈,叔叔就是流氓,大流氓。

    李晋扬见她用一副你是流氓的眼神看着自己,一把拉她坐下,一步上前,半蹲在她双腿间,按着她的手在她腿上,抬头盯着她的眼睛,说:“曦曦,你要记住,我没有逼你做任何是,任何一件你不愿的事,包括这份协议,这是你自愿要求的。我没有威胁你,没有强迫你,所以曦曦,日后,你不能以任何理由和借口怪我,说我剥夺了你的任何权利,明白吗?”

    穆曦看着他不吭,不明白,就是不明白,她就不是没钱吗?她要是有钱,干嘛要他的钱,干嘛还要写这个协议啊。她推他,“我要回学校了。我要回学校了,你放开我,我要回学校了!”

    李晋扬不放,“曦曦,我说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我愿意,我可以无偿提供任何帮助给任何人,但是我不愿意,所以你的获得就必须有所付出。这和买东西一样,你可不买,但是不能随便拿走别人的东西,当然,如果别人送给你,那另当别论。我和你之间不存在强迫,你可以拒绝,随时终止,你明白吗?”

    穆曦的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李晋扬列的协议和她想的一点都不一样。对于李晋扬而言,那完全是一份成人化的协议,怎么说,这份协议超出了穆曦这个年龄段的心里承受能力,她指着上面的一条协议嚷,“我不要这个,这个去掉。”

    李晋扬看了眼那条,摇头:“你可以去掉所有的,只要你说作废就可以。”

    穆曦不敢,哇一声哭出来,“叔叔你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叔叔你是流氓,是流氓……我讨厌你,我讨厌死你了……呜呜呜。”

    李晋扬站起身,伸手一撕为二,冷冷说道:“你不必讨厌我,作废就可以,我李晋扬从来不做强迫人的事。”

    穆曦的哭声一下子小了,她抬头,泪汪汪的看着李晋扬,手忙脚乱的把他扔掉的协议捡起来,一边哭一边说:“叔叔,叔叔别撕,你别撕,不去了,不去了……叔叔,我不讨厌,我不讨厌你……呜呜呜,你不要撕……”

    李晋扬一把拉起她,穆曦整个人都趴在他怀里,使劲撑着两人之间的距离,手里还拿着撕烂的协议,睁着泪汪汪的眼睛,惊恐的看着他,小心的叫道:“叔叔……”

    “曦曦,”他说,“我没那么多要求,只要你说两句好话哄哄我就行,我对你……”我对你没几分免疫力,可惜你不懂……他猛的把她推坐在沙发上,“穿鞋,回学校去。”

    当晚,穆曦趴在课桌上,一边抹眼泪一边把协议又重抄了两份,一个字都没敢漏,原原本本的抄了两份,签上自己的名字,又在第二天下午放学后,送到了李晋扬面前。

    李晋扬看着小丫头低着头,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反正眼睛红通通的,一言不发可怜巴巴的,拉开门让她进去,穆曦进去后,站在客厅里,一动不敢动,手里还捏着两份协议。李晋扬伸手拿过来看了看,对她一伸手,“笔。”

    穆曦立刻把一直握在手里的笔递给他,李晋扬签了字,递给她一份,自己进了卧室。

    穆曦仔细看了看,收好,完了就站在客厅不敢动,又小心的看着他的房门说:“叔叔,你别生气,反正我和周少棠已经分手了,那条也没必要去了。”

    李晋扬的眼睫动了动,沉声问:“因为协议?”

    穆曦赶紧摇头,“之前就分手了,和协议没关系。叔叔,我不闹了,我很听话。”又说,“叔叔,我先回学校了,晚上还要上晚自习。”

    “回来。”李晋扬对着她说了声,穆曦站住,面对着门站着,低着头也不说话,李晋扬走过去,伸手搬过她的身体,问:“吃饭没?”

    “我回学校吃就行。”穆曦还是低着头,回答的老老实实。

    “曦曦,乖,”李晋扬捧着她的脸,强迫她抬起,“别跟我闹脾气,好不好?”

    穆曦木着小脸,忍住眼泪,“叔叔,我没有,我要回学校了,去晚了没饭吃。”

    看,小丫头闹脾气的时候还是挺倔的,明明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就是忍着不哭,还跟你装的一本正经的,李晋扬敢说,她出了这个门绝对会哭的惊天动地。

    李晋扬暗自叹口气,“曦曦,听话,别闹脾气,我带你吃饭好不好?乖,我不会逼你……”

    穆曦猛的抬眼盯着他,突然哇一声哭出来说:“叔叔你就是欺负我……”然后这一哭就是山洪暴发天崩地裂水漫金山,小丫头憋了一天一夜加两个晚上,一下子发泄出来,“叔叔你欺负我,你欺负我……我就是讨厌你,就是讨厌你……你就是流氓,就是流氓……”

    她憋了这么长时间,再加上周少棠的事,心里别提多委屈,觉得全世界都欠她东西。

    李晋扬什么脾气都没了,得,讨厌就讨厌流氓就流氓吧,他不说话行了吧,穆曦这一哭,就把嗓子给哭哑了,哭到后来都哭不出声了。哭的李晋扬说到不签协议,口头协议行不行了,她还不忘忙里偷闲说一句,“偏不……呜呜呜……”口头协议没保障……

    等她不哭了,消停了,李晋扬也累个半死,世上还有比她更折腾的吗?李晋扬真是怕她了,他头疼的揉太阳,那丫头还在那边抽噎呢,哭的太厉害,抽噎的都上气不接下气,

    穆曦哭出来就脾气也就没了,也不倔了,就红着一双兔子眼说,“叔叔,我饿了。”

    等她洗完脸,李晋扬就带她出去吃东西,小丫头吸溜吸溜的吸着面条,偶尔还会抽一下,拼命往碗里倒辣椒酱,搅了搅,继续吸溜。

    “曦曦,别吃那么多辣椒……”李晋扬看了眼疼死了,她多喜欢吃啊?吃的满头是汗眼泪都流出来了,还倒。

    穆曦不理他,直到发现他把辣椒酱让人拿走了,才说:“叔叔,我同学要是问我眼睛肿了,我得说是吃辣椒吃的,不然我说是哭的,多丢脸啊。”

    “你不哭不就不丢脸?”李晋扬直叹气。

    穆曦理直气壮的反驳:“谁让你欺负我?你欺负我我干嘛哭啊?叔叔你这是典型的恶人先告状,你都这么大人了,我真鄙视你……巴拉巴拉……”

    李晋扬直接起身付账去了,赶紧走吧,本来就比她大,再被她气短寿就不划算了。

    穆曦说了一半,他人都走了,气的哼了一声。

    回到班里,果然展小怜问她为啥顶着兔子眼,穆曦支支吾吾说是吃辣椒的缘故,展小怜才不信,逼着她说实话,穆曦死不说,最后被逼的没办法,说是因为周少棠。

    展小怜这才知道穆曦和周少棠分了,没发生的时候展小怜说的活灵活现的,可真的发生了,展小怜倒是开始安慰她,“妞,你别伤心啊,虽然说周少棠还不错,但是怎么说你呢,三天腿的蛤蟆不太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是不是啊?你别伤心,以后一定找一个比周少棠好一万倍的帅哥,你们家叔叔那么帅,让他帮你介绍吧。”

    穆曦哭了一晚上,也折腾了李晋扬一晚上,心情其实挺好的,听了展小怜的话觉得怪,“胶带,你上次说的好像是两条腿的蛤蟆,这次怎么变成三条腿了?”

    展小怜默了下,怒:“你找个三条腿的蛤蟆让我看看?抠字眼是吧?我让你抠抠抠……”

    穆曦被她抠的直跑,“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就不小心说错了下嘛……”

    年轻的小丫头们嬉笑着你推我下我推你下,在安静的教室里格外醒目,同学送来注目礼,两人视若无睹,直到学习委员对着展小怜吼了声,“胶带,你别带坏穆曦!”

    展小怜大怒,穆曦表示很无辜,班上同学爆发出大笑。

    周少棠终究没有见穆曦的勇气,他坐上几日后飞往国外的飞机,飞机冲上天的那一刻,周少棠看着窗外越来越小的建筑,靠着窗,眼泪潸然而下!

    ------题外话------

    能投票了不能啊?!

    049

    更新时间:2012-10-2 15:52:19 本章字数:5608

    穆曦得知周少棠出国的时候他都走了一个多月,她还是通过在二中念书的以前中学同学口中知道。那同学说完顾忌的看了眼穆曦,不过穆曦倒是没什么表情。

    要说穆曦心里一点感觉都没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两个人相处了那么久。怎么说,心情挺复杂,她是喜欢周少棠,可还没到为了他要死要活的程度。

    展小怜觉得像穆曦这样的傻妞挺少,和男朋友分手,人家出国了,她倒好,没一点伤心的表现,反而比以前更加努力学习了。

    穆曦的脑子里,随时都会给自己留后路,那不是聪明不是心机,而是生存的一种本能。就像她自己说的,如果她指望不上周少棠,那么她只能指望她自己。现在周少棠走了,穆曦要弥补的就是周少棠离开带给她的神空缺,所以她要努力学习。而且,穆曦很有心里压力,她和李晋扬签的那份协议也是她的心头大患。协议上好几条都是穆曦一想起来就害怕。

    下半学期她就不能住校,叔叔说了,她要搬过去住,顺便打扫卫生,而且,她的那个小房间会改成学习室,她要每天都和叔叔睡一个房间。其实穆曦一点都不怕和叔叔一起睡,可是……唉,穆曦愁的头发差点白了,她要是怀孕怎么办啊?

    最近穆曦老做梦,老是梦到她身上背了好几个娃娃,然后被吓醒。她现在就盼着时间过的慢一点,可也不知怎么的,高二的期中考试眨眼就要到了。

    国庆的放假通知老早出来了,七天假期。穆曦一个人坐在宿舍发呆,其他同学老早打包好准备回家了。穆曦琢磨,这次回去她妈不会赶她吧?慢吞吞的收拾好东西,准备明天早上出发,现在天快黑了,她不敢走。

    展小怜被她爸接走,宿舍就剩她一个了,她正准备刷牙洗脸然后睡觉呢,就听到外面有管理员阿姨的声音敲门,“穆曦在不在?你家长来接你了。”

    穆曦开门,结果就看到李晋扬站在门外,她愣了愣:“叔叔?”

    李晋扬对管理员道谢,自己头一低进了宿舍,打量了一眼宿舍:“曦曦,就剩你一人?”

    “放假了,她们都回家啦。”穆曦端着水跑出去,不多时又跑进来,一看李晋扬手里正拿着展小怜的小说,“嗷”一声扑过去抢,“叔叔,这个书你别看……”

    李晋扬本能的一抬手躲过去,“怎么了?”

    穆曦又气又急又难堪,“别看别看……叔叔……”

    她越不让看,李晋扬就越想知道为什么,最后穆曦都快哭了,李晋扬也终于知道她不让她看那书的原因了,他脸色铁青的问:“这乱七八糟的书哪来的?”

    穆曦的小脸都红透了,拼命摇头:“不是我的,真的不是我……我都没看过的。”

    这本就是上次展小怜在宿舍看的时候被穆曦扔掉的哪本,她拿去还书,人家说封面破了,书还沾水了,不给换,展小怜只好自己花钱买下来。

    李晋扬真是头都被气晕了,哪里来的乱七八糟的书,穆曦这年纪不正是被容易带坏的年纪?然后,那书进了垃圾桶,穆曦想去捡,李晋扬在边上看着,她又不敢,愁死了,展小怜回来非跟她拼命不可。

    最后穆曦被李晋扬打包带回去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穆曦突然发现她写作业的桌子上多了一台电脑,灰白色的,很新。

    穆曦在网吧里看过,第一次是展小怜要去玩企鹅去的,两个人要了一台电脑,她不敢,怕坏了,就在边上看着展小怜一边打字一边很猥琐的笑,后来跟她再去,展小怜不玩企鹅了,开始玩打枪的游戏,展小怜说那叫CS,穆曦看了那画面觉得晕,就没再去。

    这会这个电脑,穆曦觉得又新奇又紧张,想碰又不敢碰,心里痒了很久,忍不住跑去找李晋扬,推开大喊:“叔叔,叔叔,我能不能玩电脑……”

    李晋扬衣服换了一半,被她一嚷停住了,回头看了她一眼,穆曦脸“噌”的红了,指着李晋扬说:“叔叔,你怎么当着女生的面换衣服啊?太过分了,我是女的,女的!”也不等人家有反应,小丫头就怒气冲冲的回去了,叔叔太流氓了,都不穿衣服,丢不丢人啊。

    李晋扬过去的时候她自己已经索着找到了开关,电脑已经进入桌面,她一脸傻样的对着电脑发呆,她本就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来着,更不敢碰,生怕把电脑碰坏了。于是,李晋扬教了她一个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穆曦想想,其实搬到叔叔这里也挺好的,最起码可以免费上网。

    第二天就是十一国庆第一天,穆曦对着日历发呆,脸上的表情有点失落。

    李晋扬看她一眼,“曦曦,准备出发了。别急,中午就能到青城。”

    穆曦“哦”了一声,叹口气跟着出门。李晋扬开车,穆曦无打采的看着窗外,突然问:“叔叔,你每年过生日的时候,都是怎么过的?”

    李晋扬没想到她突然说这个,“和几个朋友出去喝酒,怎么了?”

    “大人真好,我就惨了……”穆曦垂头丧气,苦着脸说:“怎么我过生日的时候都是放假呢,要不然我也可以和我同学喝酒了。”

    李晋扬猛的停车,“今天?”

    穆曦哀怨的看他一眼,又看着窗外,“今天又怎样啊?她们都回家了……”前几年的生日都是和周少棠一起过的,今年就她一个人。

    李晋扬没接话,三个小时候到了青城,李晋扬停车,穆曦赶紧跑去看穆香香。

    穆香香现在因为用药和化疗,头发大把大把的掉,穆曦都不敢碰,碰了不定又掉下一大把,她看着她妈的头发就哭了,“妈,这要是掉完了可怎么办啊?”

    穆香香知道今天穆曦回来,神倒还不错,就说:“要是真掉完了,你就努力赚钱买个假发给我不就行了?又哭,我最烦你哭,赶紧给我擦擦眼泪。”

    穆曦赶紧伸手擦眼泪,“我没哭。”

    张寡妇在旁边就笑:“你们母女俩可真有意思,怎么见面就跟小孩似地吵嘴。”

    李晋扬进来的时候都中午了,他手里提了个水果篮,装饰的很漂亮,穆曦的注意力很快被转移,“叔叔,哪来的啊,里面的东西能吃不能啊?这个是什么呀?长的真怪……”

    李晋扬笑笑,“都是给你的,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穆曦听了,立刻抠了塑料纸包装,把里面她不认识的水果全拿了出来,乐颠颠的跑去洗,张寡妇见她都快拿不住了,就跟着跑去帮忙。

    穆香香看了李晋扬一眼,坐在病床上面无表情的说:“你别太宠她,宠坏了就会不懂事。”顿了顿,她又说:“李晋扬,如果有一天你对她腻了,想换新鲜了,请你别烦她别整她别伤害她。她很听话,只要你态度坚决的和她说一次,她就不会缠你赖你,不会给你添任何麻烦,乖乖的消失在你眼前。曦曦太小,而你对她来说太大,我不认为你适合她,但是我管不了也挡不住,所以我只能看着。我现在只求,她最终的生活能嫁个普通人家过日子,我希望我女儿的命,和我不要一样,这样我死也瞑目。”

    李晋扬双手在裤子口袋里,随意的站在窗前,淡淡的说了一句,“我用命换她的心,没人可以改变我的决定,包括她。”

    穆香香动了动唇,没来得及再说什么,穆曦已经苦着一张小脸进来了,伸着舌头:“叔叔,难吃死了!你买的什么呀,难吃!”

    张寡妇笑的都不见了眼睛,“曦曦说这个长的毛茸茸的,还是绿色的,看起来好吃,结果酸死她了,哈哈。”

    穆曦坐在凳子上,挨个看水果,看到新奇的就吃一口,好吃了就亏李晋扬一句,不好吃就抱怨,穆香香看了李晋扬一眼,发现他脸上没有任何不耐烦的表情,只是偶尔皱眉说一句:“曦曦,别吃太多,待会还要出去吃饭。”

    穆香香对李晋扬什么感觉呢,就是觉得一个成熟男人对小姑娘的一时新鲜,相对于对象,穆香香还是偏向让穆曦找个同年人,都说三岁一代沟,李晋扬比穆曦大了整整十二岁,这得多少代沟?穆香香对李晋扬不了解,对他的家庭背景更加一无所知,她没问,李晋扬也没说,穆香香别的不怕,就怕他们两人的代沟大了,以后穆曦会受罪。而且,穆曦的子多倔,就不知道低头的,时间一久谁受得了她?

    “穆曦!”李晋扬生气时会直接叫穆曦的名字,穆香香一看,才发现穆曦吃了半个哈密瓜,李晋扬一声警告后,穆曦一脸不愿意,但是还是乖乖把刀放下了,她听话,但是嘴里非要嘀咕两句:“叔叔,你真小气,不吃就不吃……”

    穆香香不由松了口气,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曦曦已经学会了妥协,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是她妥协了,穆香香记得穆曦小时候倔的一头牛的力气都不是她的对手,她要是不下狠手打,她能和她对抗几天。孩子都会长大,穆香香的印象里,穆曦还是十三岁那年被她赶出家门的模样,满脸泪痕,站在门口拍打她的门,一声声的喊着妈妈。那么黏人的小丫头,她得多狠心才能赶走她啊!

    穆香香坐在床上,眼泪一滴滴的落下,穆香香知道穆曦和其他孩子的心里是不一样的,她比其他人家的孩子更喜欢黏人,她可以寸步不离的跟着她身边一天都不哭不闹。那是她的孩子,穆香香比谁都关心,她甚至偷偷去过医院,医院的医生说不出什么,最后让她去咨询心理医生。她真的去了。

    心理医生给了建议,可对穆香香来说远远不够,她不能让她的女儿重复她的命运。穆曦小时候长的并不出众,皮肤也黑,可随着年龄的增长,穆曦越来越朝着漂亮的女孩的方向发展,周围男人的目光让穆香香如坐针毡,她在泉水镇没有半点基,家里也没有男人,她的身体也越来越差,穆香香知道自己护不了穆曦多长时间,如果曦曦不够强,那么她以后还会是第二个穆香香,如果穆曦出不来泉水镇,她的命运会比穆香香更加悲惨。

    穆香香始终认为,她狠心的让穆曦离开泉水镇,是她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事。穆曦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逐渐长大,逐渐懂事,有她的朋友,有她的同学,有她的人生。

    穆曦没了水果吃,就自己生闷气,“叔叔你太小气了,太小气。”

    李晋扬也不介意,看了下时间,“曦曦,我带你去吃饭。今天有好吃的。”

    穆曦看了看穆香香,又看了看他,“叔叔,那我妈和张婶怎么办啊?她们也没吃呢。”

    没等李晋扬回答,穆香香就没好气的说:“你们不来我们还饿死了?赶紧去,再说我还等你赚钱买假发呢,我这样子能出去吗?”

    穆曦被穆香香一顿说,低着头出去,出去以后就对李晋扬抱怨:“叔叔,你说我会不会是我妈抱来的呀?叔叔你说我怎么不是你女儿啊?我要是你女儿就好了……”

    李晋扬看了她一眼,大步朝前走,说:“我没有你这么大的女儿。”

    穆曦赶紧跟过去,“叔叔你走慢点,我是说假如……是打比方,叔叔你怎么这么小气啊,我真没说你老的意思,叔叔,叔叔……”

    李晋扬路上接了个电话,然后开车,绕了挺远的路,然后带着穆曦直接去了一个装设豪华的酒店。

    穆曦一边走一边看,“叔叔,你身上带钱了吧?你千万别把我妈的药钱给花了啊,我听人家说这种饭店的东西可贵了,一样的东西,外面是五毛这里就是五十块……”

    前面带路的服务员直翻白眼,还第一次见进这里来的客人说贵的,这要让老板听了,不定得说嫌贵就别来。

    趁电梯上了三楼,左转右转左转右转的,穆曦头都转晕了,里面的色调还是暗暗的黄色,穆曦一点都不喜欢。

    最后进了一个包厢,燕回正等在里面呢。

    穆曦见到靠山了,立刻跑过去,对着他笑嘻嘻的叫了声:“哥。”然后打量了下房间,“哥,我觉得你挺有品位的,我一路看过来,觉得这家酒店装修的颜色可丑了,土黄土黄的,我一进来,感觉就跟进一特大号大便里似地。哥,我觉得你待的这个房间的颜色还好看点,还有点绿色……”

    燕回伸手抚额,一副头疼的模样,“妹子,你还是别夸了。哥我觉得被你一夸,头都疼。”

    一屋的人都在笑,谁不知道这酒店就是燕回一手打理的?这傻妞哪来的啊,这里面的装潢从头到尾燕爷都参与了,她这么说不就等于说燕爷的眼光有问题吗。

    穆曦奇怪,“本来就是吗?还不让人说实话了。”

    李晋扬伸手轻轻拍了下小丫头的后脑勺,“没说错,你今天寿星,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燕回坐在主座上,一条腿搁凳子上,没个正形,嘴里叼烟,暧昧的笑着:“哎哟扬哥,这可是你说的啊,”又对穆曦招手:“妹子过来,跟哥说说,我们扬哥表现怎么样?”

    穆曦想了想,皱着眉头说:“哥,你都不知道叔叔有多小气,都不让我吃水果!”

    燕回赶紧摆手,“不是这个,哥是问,我们扬哥床上表现怎么样?”

    李晋扬刚要阻止燕回别瞎说,就听穆曦说道:“不怎样……”

    然后,一屋子人里,就听到燕回笑的声音最猖狂。

    穆曦不明所以,有什么好笑的嘛,抬头委屈的看着李晋扬,本来就不怎么样嘛,叔叔睡觉跟她有什么关系啊,她怎么知道叔叔在床上睡觉的时候踢不踢被子睡相好不好啊。

    那边,燕回还在学着穆曦的话,“不怎样……扬哥,你这不行啊,瞧我妹子都不满意。赶紧了,上菜上汤,今天得好好让扬哥补补!”

    不一会功夫,服务员陆续上课,汤汤水水齐了。

    李晋扬坐在穆曦旁边,踢踢燕回,“烟灭了,别带坏小丫头。”

    燕回嬉笑着,故意对着穆曦弹弹烟灰,然后掐灭,其他人一见,赶紧自动灭烟。穆曦手忙脚乱的掸着身上的烟灰,委屈的对李晋扬说:“叔叔,我哥故意的,他欺负我。”

    李晋扬对她笑笑,看了燕回一眼,“没事,别跟他一般见识,他有时候不懂事,你让着他就行。”

    燕回一口气憋心口,咳了两声,“扬哥,别这么不厚道啊。有你这么占便宜的吗?妹子,他哪是你叔叔啊?他是你哥我兄弟,你该叫哥的,来,妹子,你叫声哥让扬哥听听。”

    穆曦看着李晋扬,她都叫了几年叔叔了,突然叫哥,哪能叫出口啊,坚决摇头,“他是我叔叔,你才是我哥。”

    燕回内伤,看着李晋扬问:“我说扬哥,我这妹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啊?我怎么觉得她专站在你这一边气我呢?”

    李晋扬看了他一眼,给穆曦拿筷子,反问一句:“你说呢。”

    燕回刚想说话,穆曦立刻嚷嚷:“哥,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叔叔太小气了……”

    燕回吐血了,这丫头是李晋扬专门带来气他的吧?就是因为她一口一个哥,一口一句叔叔,他硬生生的比李晋扬晚了一个辈分,她还敢说是站在他这边的。

    ------题外话------

    狼前几天身体不舒服,今天就出去放松啦,囧,回来晚了,还以为更不了呢,今天少了点哈,狼继续努力嘎嘎,谢谢大家的月票,狼看到啦,开心嗷嗷嗷

46-49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