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帮教父de萝莉情人 68-70


    068

    更新时间:2012-10-2 15:55:58 本章字数:7164

    李晋扬还真不是不要脸才这样说的,他说的一点都没错,穆曦每天晚上睡觉都会想起李晋扬。

    穆曦以前是怎么睡觉的?她就是一个人在床上打滚的睡法,翻来覆去折腾着睡,那睡眠质量可想而知,稍微一点动静就醒,醒了她就怕,怕她就睡不着。

    后来跟李晋扬一块了,算是找到了睡觉的法子,开始不习惯,时间一久她拗不过那人,就只能慢慢习惯了。而且李晋扬睡觉多护着她啊?只要她是面朝他的,她可以怎么舒服怎么睡,哪怕是咬着李晋扬的睡,他肯定都会由着她。

    现在好了,暂且不说宿舍那硬邦邦的木板床,也不用提她翻个身下铺的女生就会嚷嚷,更不用讲她怎么睡姿势都不舒服,单单她夜里醒了,听到下铺在磨牙对面在说梦话这些,她就会被吓的要哭。穆曦最开始的似乎后一直烦李晋扬睡觉的时候老是搂着她,还非要让她面对他,后来她倒是觉得跟李晋扬在一块,唯一的好处就是睡觉可以一下子到天亮,而且,就算夜里醒了她也不会怕。

    木板床太硬了,穆曦是每天早上起来都腰酸背痛,痛苦死了,她问宿舍其他三个女生,有两个说还好,在家里就睡这个,还有个也嚷着不舒服,可人家一周后就习惯了,就是她,都好几个月了,每天起来都难受。

    睡得难受也还好吧,关键是她老睡不着,睡不着她就怕啊,后来她就缩在被单里,闭着眼睛,想着那个人就在她旁边,还一直唠唠叨叨的跟她说话,反正穆曦自己也挺烦自己老是在睡觉的时候想那个人的,可她想了一圈,发现能让她这样当着幻想对象的貌似只有李晋扬。

    燕回吗?穆曦打个哆嗦,她哥是个变态,绝对不行。她妈吗?不行,想到她妈她会哭。周少棠?穆曦一想起他跟章宝贝差点连生孩子,穆曦就觉得恶心。

    穆曦不敢对人说,万一人家说她有毛病怎么办啊?反正,她觉得自己丢死人了!

    穆曦有了款新手机,宿舍里的其他三个同学迅速知道了,现在宿舍里三个女生有一个人有手机,一人一个手提电脑,但是没有手机,另一个就是摆宴市区的,平时人挺好,不过她没有这些电子产品,别人有她也没什么表情,看到穆曦的新手机后,哇了一声,说她在电视上看过,是某品牌的最新产品。

    其他两个人聚过来,有手机的那个还特地拿过来看了看,羡慕的说:“这个款式太漂亮了,不过应该很贵,我爸肯定不会再给我买了,我亏了,当时就不应该要的,呜呜呜……”

    另外那女生看了一眼,什么话都没说,自己又去玩自己的电脑。

    穆曦也搞不懂为什么,反正平时只要她拿手机出来看时间,那女生会转身就走,连看都不看一眼的。

    穆曦对电器类的东西都挺笨的,研究了很多天才会用基本工具,她拿着手机跑去找展小怜,在展小怜面前显摆,“胶带,这是我哥买给我的哟,你妒忌吧?你羡慕吧?”

    展小怜顶着一头**窝头,酸溜溜的看了眼她的手机,白了她一眼,从鼻孔里喷出一口气,“你哥不就是那只骚包孔雀吗?我听说了,一看就是个流氓,言情小说里的灰男,你还害好意思拿个灰来显摆?”

    穆曦不理她,继续打击她:“胶带,我哥说这是最新款的,最新款的!”

    展小怜额头冒出十字青筋,咬着牙说:“你要是再敢说一句你哥和手机,我就你把扔出去!”

    力量悬殊太大,所以穆曦本不怕她,展小怜比她矮了一个头,谁扔谁这不明摆着的?

    展小怜被穆曦摧残的嗷一声爬起来,“你要是敢再说一句,我就要发飙啦。”

    穆曦就站在展小怜的床头,爬在上铺的窗沿上,看着她说:“胶带,你请我吃饭吧,我没钱了。”

    展小怜瞪大眼睛,惊奇:“我上次问你,你不是说你有钱的吗?怎么一下子用光了?”

    穆曦垂头丧气的说:“我也不知道,我也觉得我还有两百块钱的,可是……”她愁眉苦脸的说:“我今天早上一看,钱没了。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丢的。”

    展小怜都不知说什么好,“你钱放口袋里了?”常理,放口袋里肯定是走路或者买东西掏钱的时候掉了的,这种要是被人家捡走了,百分百找不回来了。

    穆曦一脸鄙视的看着展小怜:“我有那么笨吗?我放口袋里万一掉了怎么办啊?我都放在宿舍里的……”

    她话还没说完呢,展小怜吐了一口血,“你猪脑子啊?你站在我们学校里随便拉个人问问,看现在还有谁敢把钱往宿舍放的?”

    穆曦很郁闷,还挺委屈的说:“我都是住在宿舍的,宿舍就跟我家似地,我不放在宿舍,我往哪放啊?”

    “你那大小脑构造,绝对是跟人家不一样,你的是反着长的。”展小怜很无语,她从床上爬下来,“傻妞,说你傻你别觉得冤枉,真的。你宿舍里肯定有个内贼,你说说你的钱都放哪了?”

    穆曦觉得随便怀疑人不好,摇头:“不会的,我觉得可能是我记错了。我是偷偷塞在枕头套子里的,没人知道,可能是我哪天拿出来给花了,我自己给忘了。”

    展小怜觉得可能不太大,傻妞平时就是个小气鬼,一毛钱都要想着花,不可能一下子花两百块钱,不过她自己都自认倒霉了,她也没说啥,就是请她吃饭的时候给她洗脑上课,“我本来想给你点盘猪脑被你补补的,不过人家说没有,你就将就一点吧。傻妞我给你说啊,我不是说你们宿舍里谁谁谁就是怎么那个什么,我的意思是你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你想想,他们是你什么人啊?就是同学而已,而且你们也没那么深的交情不是?你以后要是有钱啊手机啊之类的东西,你别往宿舍放,你随身带着,又不累人,不然哪天再没了,你就哭了。”

    穆曦自己也是疑疑惑惑的,点点头,她觉得钱肯定是丢了,不过怎么丢的真是稀里糊涂的,这是她半个月的生活费,现在没了,她又不能像叶筱湖那样说要就要,一时愁的头发都白了。没办法,她只好对展小怜借钱,说下个月还,展小怜平时除了吃饭就是租小说,吃饭还好,都是饭卡里的,可租小说要的是现金,一本两本的看着不花钱,可展小怜一租就是几十本,三天就看完了,那加起来的开销就大了,她掏出一把钱算了算,表示只能借给穆曦五十块钱,穆曦就点点头,五十块也比没有强啊,她饭卡里只剩三块钱,吃饭都成问题了。

    穆曦下完晚自习往宿舍走,路上邵池堵住她的去路,穆曦抬头看他,“邵池,你有事吗?”

    邵池现在的样子有点狼狈,眼睛都带着红血丝,从上次跟穆曦闹翻了到现在也快一个月了,他冷着脸挡在她面前,问:“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你早就有男朋友了是不是?你就是不跟我说耍的我团团转,看着我跟猴似的被你耍很高兴是不是?”

    穆曦觉得他神经病,“你在说什么呢?谁有男朋友了?谁耍你了?”

    穆曦说着要走,邵池憋了几天,实在憋不住才又出来找她的,“那你给我说清楚,那天来学校里的那个男的是你什么人?怎么会看起来跟你关系那么好?”

    穆曦拉着自己的衣服要缩回手,邵池不放,追着问那个男的是她什么人。穆曦烦死了,她冲着邵池喊了一句:“是我哥,怎么了?我哥碍着你什么了?你烦不烦人啊?你是我什么人啊?你凭什么对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邵池也气死了,他什么时候对一个女孩子那样啊?打水拿衣服,就跟佣人似的围着她转,结果她什么反应都没有,有这样拿人不当人的吗?以前邵池追的那些女生,少的一个星期,多的也就三个月肯定能搞定,他都对她多长时间了?到现在快四个月了吧?她愣是没一点回应,什么都理所当然的,凭什么呀?

    “你以为我想对你说这些?你他妈要是早点明明白白告诉我,我至于现在……”邵池气的半截话没说出来,他逼近一步,问:“我他妈都这样了你还想怎么着?我最后一次问你,你到底愿不愿意当我女朋友?”

    穆曦瞪着他,“你对我一个一个你他妈,指着我鼻子对我又叫又骂,我有毛病才当你女朋友。”

    “我对你好的时候你呢?我对你好的时候你不记得,就抓着我现在了是不是?”邵池的口气实在不好,脾气也上来了,抓着穆曦一副不说清楚就不能走的模样。

    穆曦跟他对视,问他:“我要你对我好了吗?我要你帮我打水了吗?我要你帮我拿衣服了吗?我怎么跟你说?我说不需要是不是?凭什么你自己固执的要做一件事,固执的要那样对别人,也要求别人同样对你也那样?是不是每一个对我好的人,我都对他们都要同样好才行?那我成什么了?我不喜欢你,也不愿意当你女朋友。而且,你说的好对我来说,我没觉得有多好。”

    以前周少棠能被她气个半死,李晋扬就不知道被她折腾成什么样了,穆曦说话本不考虑其他,就是想到什么说什么,对着邵池一通说,绕过他就走。

    邵池站在原地没动,然后转身看着她的背影,说:“你不就是还记着周少棠吗?你记着他又有什么用?人家现在都出国了,想要什么有什么,你觉得她还会要你?周少棠宁肯找章宝贝那样的女生也不要你,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穆曦的脚步顿了下,什么话也没说,再次往前走,只是脚步越走越快。

    邵池说完更难受,狠狠的踢了下花园旁的冬青树丛,对着穆曦的背影吼了一声:“我他妈哪比周少棠差了?!”

    邵池知道自己这次还是搞砸了。这几天他情绪挺低落的,他惦记穆曦不是一天两天,从第一次在一中大门口看到的时候就惦记上了,那会穆曦给他的第一印象真是太美好了,也不知道她是这样的个,以致现在正迷在兴头上,想撒手了都舍不得。

    前几天上大课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周少棠以前的初中同学,不是一个系的,人家学的是土木建筑,文化生,那男生就跟邵池说了周少棠和穆曦那会的事,邵池这才知道他们从初二就开始了,不过那时候穆曦小,什么也不懂,就是周少棠用零食骗去的,周少棠为了哄穆曦那小丫头上钩,足足养了一年多才开始行动。

    邵池也就刚知道穆曦还不到十七岁的年纪,他心里想着不值得为个小丫头花那么多时间,可还是身不由己,也不是说有多喜欢,可能是那张脸太勾人的缘故,反正他现在就是挺迷。

    邵池重新出现在穆曦的周围,穆曦现在知道他的目的了,跟他很明确的说:“我不会喜欢你的,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穆曦想了想才说:“我喜欢周少棠那种的,我生气了会哄我,我哭了他会哄好,我高兴了他会让我更高兴,他不会嫌我烦,不会觉得我无理取闹,我无聊了可以欺负他解闷,他生气了我对他笑笑他就不会生气,他可以任着我欺负他,可以由着我胡闹,我说什么就是什么……邵池,你不会是这个人的,你肯定受不了我。”

    邵池抿着嘴不说话,可他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本就不管穆曦怎么说,穆曦要是不理他,他就抢她的水瓶,反正穆曦每次去拿衣服都拿不到,邵池拿了衣服先放在宿舍,然后送到她宿舍楼下。

    穆曦一点办法都没有,邵池挑明了,宿舍的女生再说什么穆曦就听得懂了,可她还是否认。

    邵池以为自己跟叶筱湖没半毛钱关系了,可叶筱湖不这么认为啊,两个人都没机会碰面,更没机会说分手的事。

    叶筱湖最近春风得意,她在成教班上课也有一阵了,邵云烟是不放心她住校的,可地方隔的有点远,从家到摆大也要一个多小时,路上浪费的时间挺多,所以只好让她住校,一住了校没人管,叶筱湖就得瑟了,班里同学大多是些上班族,也有些和叶筱湖一样的高中落榜的新生,课程真的不多,还轻松,她是很高兴的。班里同学的年龄层次隔的挺开,有的是自己开公司,但是学历低,过来混张文凭的,有的是真的想过来学习学习充充电的,而叶筱湖是过来混的。

    现在的大学女生穿着打扮一个比一个开放,叶筱湖现在是可以随心所欲的打扮,反正,大家都一样,凭什么别人可以她不可以啊。和邵池分开很长一段时间了,叶筱湖想联系他,可是一直联系不上,她和两个同学在摆大本部的校园里逛呢,顺便看看有没有帅哥,结果就看到了邵池,确切的说,是看到了穆曦和邵池。

    叶筱湖现在是看到穆曦眼都黑了,就是因为穆曦高考考的太好,就因为有了对比,她才被他爸瞧不上的,她真是恨死穆曦了。考试考的好有什么用啊,上了摆大又怎么样?她现在不是也上了摆大?

    邵池没想到会看到叶筱湖,他都跟她分手了,她还跑到他面前干什么?而且,邵池这一阵正是在穆曦面前表现的时候,生怕叶筱湖没脑子给搞砸了。

    高中的时候邵池和叶筱湖的关系也就是停留在亲亲嘴的地步,叶筱湖和归云有过一腿,她是很想和邵池有进一步关系,可邵池不敢,他虽然和女生接触的多,可是还没跟女生有过那方面的接触。两个人也就是高中生谈谈恋爱的关系。

    叶筱湖伸手抱住邵池的胳膊,挑衅的看着穆曦,告诉她,邵池可是自己的男朋友。

    邵池是条件反的拉开叶筱湖的胳膊,“干什么干什么呢?”

    叶筱湖一听邵池的口气,当然不乐意了,“什么干什么?我还问你呢?他怎么跟她在一块?你是我男朋友跟她在一块算什么啊?”

    穆曦都懒的理他们,直接走了。她这两天吃饭都挺省,没办法,钱丢了,她不能一次吃完了以后喝西北风啊。

    穆曦喜欢上网查资料看下其他学校的信息,一周会特地去网吧一次,上一个小时的网,一块五毛钱一次,她觉得还能接受。

    圈圈一直跟她有联系,开始穆曦还是一会搭理一会不搭理的,后来慢慢熟了,有什么事也开始跟圈圈讲,圈圈挺会安慰人,经常讲下笑话给她听哄她高兴,穆曦聊着聊着,觉得圈圈挺好的,最起码,她每次讲学校里不高兴的事后,圈圈会说好听话。

    穆曦的大学生活比李晋扬预期的要顺利,他开始还担心穆曦会带着排斥心理,做什么都不愿意,现在看是他低估了那丫头的适应能力,瞧瞧,活的不知道比他好了多少倍。

    李晋扬刚拿到一组照片,都是那丫头的,背着双肩包,有走在路上的,有数钱的,还有吃零食,吃零食那张小嘴吃的油亮亮的,腮帮子都鼓起来的,李晋扬看着照片在笑,小丫头身上穿着的还是他给买的休闲服,估计她都忘了那衣服怎么来的,她有点很乖,喜欢平底鞋,两条长腿即便穿着牛仔裤也养眼的很,扎着一个小小的小辫子,看样子她又打算留长头发了。

    慕容开见李晋扬对着一叠照片都能笑的跟见了真人似地,只能沉默的,他就一直没懂,穆小姐漂亮是漂亮,可太折腾人,扬哥怎么就喜欢她呢?说实话,慕容开觉得两人不大合适,穆小姐太小,而李晋扬的年纪真不适合穆小姐,代沟就不说了,关键还有个身份的差距,李晋扬是什么人?那丫头是什么人啊?两个人本不搭调的,不过,李晋扬不撒手,人家说什么都没用。

    最近余雨馨找李晋扬挺频繁的,主要是听到风声了,李晋扬住的那个小区的人看到那天那女孩子跟李晋扬闹的挺凶,就跟疯婆子似地,别说面子,李晋扬估计连里子都没了。余雨馨觉得这就是机会啊,那女孩子后来搬走了,这不就是分手了吗?

    余雨馨多直爽的子,直接就问李晋扬他们是不是分手了,李晋扬没承认,就说那丫头上学去了,他不想去打扰她。余雨馨真是挺有毅力,她也不是说喜欢到要死要活的地步,就是觉得到现在为止,李晋扬还是挺符合她的设想,高大,英俊,多金,就跟韩剧里头那些年轻有为的男主角似地,完全符合女人梦中情人的要求。何况余雨馨对李晋扬挺有好感,觉得他绅士,有风度,估计摆宴都找不出第二个的。

    余泽诚因为邵教授的缘故,听说余雨馨又去找李晋扬,就随口问了一句,余雨馨就说李晋扬现在是单身,前一阵那个小丫头分手了。余泽诚问原因,余雨馨说是那女孩子太小了,就跟小孩似地,两个人本不合适,分手是迟早的问题。

    余泽诚是真不赞成余雨馨和李晋扬成为一对,主要是双方的关系太敏感了,余家是军政世家,那李晋扬说难听到就是个流氓黑社会,余雨馨要是真嫁过去,以后真有什么事整个余家都能被牵连上。

    余雨馨不管,女孩子的心里。爱情不分身份地位年龄,她和李晋扬就算现在没有爱情,以后也会有嘛。

    和煦那边的医院已经差不多成型了,手续是方清闲跑的,这种医疗手续还不好搞,方清闲花了点心思,最后搞定了,所有文件已经批了下来,医疗仪器也就这阵子就能到。

    和煦知道李晋扬家那丫头的事后,直唏嘘了一阵,临走还拍拍李晋扬的肩,说:“扬哥,我挺佩服你的,就你家丫头那闹腾劲,免费送给我我都不要,我觉得,女人最好就是听话,乖巧,把你当神一样捧着才是正经。”

    李晋扬直接把他踹出门了,李晋扬在穆曦上学以后终于是时间充足了,也有了足够的力,他和道上那些人之间真是没少斗,你死我活的,见血不见血的都过了招。

    “绝地”现在俨然是以李晋扬为核心的新势力集团总部,道上那帮担心被李晋扬影响到的人是抱成团的,李晋扬等于是一个拳头抗人家十几个拳头,就是这样,他们竟然也没占到李晋扬便宜,自然,李晋扬也不可能占了他们的便宜。

    三爷本来是想要参合一下的,他好好的被李晋扬坑了一百多万,吃了个哑巴亏,气都气死了,自然不服气,可钟一美不让啊,钟一美就差给三爷跪下了,后来三爷看着钟一美的份上才没直接硬碰,不过,他暗地里没少出谋划策,三爷也有自己的顾虑,他知道钟一美是为了狼帮好,可三爷要是像现在这样中立,道上其他帮派怎么想啊?李晋扬和三爷掰了以后还跟三爷叫板,三爷要是什么表示都没有,这也太窝囊些,所以三爷就算意思意思也会说两句的。

    李晋扬这人怎么说呢,其实看着挺无害,可他个人的气场足,到哪都能镇得住,第一次会面的时候李晋扬就带着慕容开和十几个道上的人会面,两个人,愣是镇住了全场,气氛最紧张那会,有人后面的小弟一紧张就掏家伙,结果手刚到还没来得及掏出来,慕容开手里的刀直接削了那小弟的一只手。

    李晋扬当时连眼皮都没抬,继续说着自己的条件,不过就是抢地盘占生意,人人都是为了钱,李晋扬看着好说话,其实很固执,他圈中的地方,一点都不退让,人家说人家的,他只是笑,偶尔笑容很冷,不过绝对不会跟你吵,等人家长篇大论完了,他站起来走人,说既然谈不拢,不浪费时间。

    结果,局面又僵住了,现在双方都不敢轻举妄动,关键是谁都没法占便宜。

    李晋扬在桌子上排了一溜的照片,过几天就是国庆节,他是一点都没忘,十月一号是那丫头的生日。

    ------题外话------

    明天是快乐的星期天,狼的预防针来啦,~\(≧▽≦)/~啦啦啦

    069

    更新时间:2012-10-2 15:56:10 本章字数:8259

    国庆节学校放假,还是长假,连着周六周末两天,一共放了七天,穆曦一点都不想回叶家,不过她实在是没生活费了,再待几天,估计连回去的车费都没了。穆曦提前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班长说完放假时间,大家都纷纷往宿舍跑,路远的赶着往车站跑。

    摆大到叶家慢的话也就一个多小时,而且车也方便,八块钱就到了,穆曦谢天谢地的拍拍口,身上只剩下十块钱了,握着司机找的两块钱硬币爬上车,陆续又上了不少学生。然后才出发,小型中巴车,坐的差不多都是摆大的学生,有三五个男生一起上车的,说说笑笑挺热闹。

    穆曦是一个人,就坐在最后面一排,手托腮看着窗外,中巴车摇摇晃晃的上路了,摆大本部有点偏,门前的路正在修,经常能看到正在修路的指示牌子,路一窄车再多就会出现堵车现象,这地方的路平时才有交警,这个时候肯定没了,所以傍晚这时间,最长的时间有过堵车一个小时的记录。

    有周边司机为了省事,会选择小道,小道知道的人不多,虽然那路上是各种车辆硬生生走出来的,也很小,但是有个好处就是不堵车啊,就算两辆车万一迎面走了,马力足一点开过田埂也能过来,司机开车前直着嗓子跟学生们吼了一通,就说是来的时候路堵的厉害,回去了要走小道。

    那小道不少学生走过,几个男生就嚷着说走吧走吧,没事之类的。

    穆曦没走过,她自打在摆大上学,就没自己坐过车,第一次是叶平楠开车送来的,中间只回去过一次,不过那次的中巴车走的是大路,这条小路穆曦没走过,她看着窗外,方向和以前不一样,朝着田间小道开的,四周都是树,荒无人烟的,穆曦看着有点怕。她不喜欢晚上不喜欢没有人烟看着荒凉的地方。

    前方有个摆宴高架的通道口,上头是高架,下面就跟桥洞似地,穆曦坐在车上,透过车窗玻璃看到两边停着很多摩托车,有的上面有人有的没人,还有些三三两两的坐一块聊天的,不规律也不整齐,一看到有车辆经过就会一起看过来。

    穆曦听前面的男生相互在讨论,说这些车都是黑车,就是没有牌照私底下揽生意,也不用交税之类的,要价挺贵的,逮住一个客人就是一个客人,大多数学生都不敢坐这种车,家长也提醒过他们不能坐,主要是怕出事,那电视上报纸上有些报道,就有这种带客的摩托车主干的坏事,特别是女生,家长那是叮嘱了再叮嘱。

    穆曦是没人告诉过她这些的,不过那是她的一种直觉本能,反正她不会坐的,她害怕。中巴车摇摇晃晃的开过去,穆曦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松了口气,她不喜欢那种氛围,不喜欢在荒郊野地看到那么光着膀子叼着烟的男人,她觉得没安全感。

    中巴车开过去十几米,摇摇晃晃的,突然熄了火,司机试着点了两次火,竟然都没成功,车上十几个学生坐不住了,七嘴八舌的问司机怎么回事,那司机唧唧歪歪的下车检查,也没说清楚原因,然后开始围着中巴车前前后后的折腾,一会上来拿个工具一会上来拿个工具的就没停手。

    原本路边的那些摩托车主们见中巴车熄火了就没法发动,纷纷把摩托车开过来,对着车窗位置的学生问要不要坐车,女学生没人敢坐,心里都害怕,不吭声,男学生的有个带头的问到市区一个人多少钱,人家报了价,讨价还价之后,四五个男生三三两两的下车,两个人挤一辆摩托车,突突突的走了。

    剩下七八个女生,个个脸上看着都挺紧张,因为天也暗了,都过了半个小时,司机还没说能走。

    有个女生开口问司机:“师傅,我们还得等多久啊?”

    那司机的口音不像摆宴当地人,估计是周边地区的,声气的说了声:“这个不好说,这车才买了半年,修了两次,上次还好,坏在学校门口,这次麻烦了……”

    几分钟后,司机上来发车,吱吱两声后,失败了,再发动,竟然半点反应都没有,售票的那个中年妇女就问:“还不行?”

    那司机摇摇头,“上次就该换了,这次是彻底不行了。你赶紧让剩下的人自己想办法吧,这出走不了了。”

    售票员就跟大家一说,那些女生一个个七嘴八舌的抱怨起来,“什么啊?这可怎么办啊?”

    几个有手机的,开始打电话给家里,让家长来接,也不知道位置,还是售票员说了详细地址。剩下的没有手机,一个个都快哭了,追着售票员说他们不负责任,竟然半路把他们丢下了。

    吵的凶了,那几个女生哭了,而售票员怒了,一人给她们退了四块钱,然后让她们下车。

    穆曦有手机啊,她想给叶平楠打电话,结果发现叶平楠没告诉过她手机号,她没法打。车上的女生三三两两的下车,自发组成一团,就算打了电话让家里人来接的,一会半会也来不了,只能等。

    穆曦坐在车上没动,然后抱着包慢吞吞的挪到前排,跟售票员商量:“阿姨,我先在车上呆一会行不行?我的那份钱不用退了,我就呆一会,反正你们的车一时半会也开不了,行不行阿姨?求你了!”

    漂亮女孩到哪还是挺招人喜欢的,售票员看了眼穆曦,心里觉得她要是真下车了,估计麻烦比那几个女生要大的多,这女孩子说话还温柔,态度也老实,反正呆着就呆着,也不碍她的事,就同意了。

    其实穆曦自己也发现了,她到哪似乎都容易比别人要遭事,很多人都好像故意找她麻烦似地,明明她什么也没做,可人家就喜欢说是她,然后又说是弄错了。她在学校外面网吧上网的时候没少遇到这事,吓的她下次上网还换了家网吧,结果还是有人找她麻烦。

    穆曦抱着手机,通讯录里除了燕回存的两个号码,还有就是同宿舍的那个女生和班里的另外几个班干部,辅导员老师的手机号早就记了,不过她一直没有存进去,书还放在宿舍里的床上呢。

    外面有两个女生正跟人家讨价还价呢,最后谈妥价钱,两个女生上了车,然后有一辆摩托车就开走了,剩下的女生更怕了,眼看天就黑了,这可怎么办啊?

    穆曦最后给燕回打电话了。

    铃声响了三声,燕回的声音传来,“喂!妹子,怎么想起给哥打电话了?是不是想哥了?”

    穆曦也不知该怎么办,就把自己现在的情况说了一遍,最后讪讪的说:“哥,我也不想麻烦你,可是我真的太害怕了,这里都没有几个人的,还有两三辆摩托车一直不走,现在车上就剩我一个人了……”

    燕回现在在哪?在青城啊,他就算是长了飞毛腿,也没法赶过来吧。

    不过燕回没说,燕回问了具体位置,然后说了句:“哥知道了,妹子你现在就待在车上别下去,哪都别去,等着就行。半个小时……不,二十分钟,哥保证二十分钟就有人去找你。”

    穆曦连连点头,“谢谢哥,那我等着你。”

    穆曦挂了电话,售票员在旁边听到了,就问了句:“你哥来接你?”

    穆曦笑眯眯的对着售票员点头:“嗯,我哥说二十分钟就来,麻烦你了阿姨。”

    求人的时候嘴甜这点穆曦倒是做的挺好,态度好,笑容还甜,那售票员反正闲着也无聊,两个人就聊天,这会天是完全黑了,仅剩下的两个女生都跟售票员说好话,想先在车上待着。

    那群开摩托车的人料定了剩下的几个女生找不到别的法子,一个个堵在车门口,摩托车突突响,人家都说不坐了,他们也不走,确实挺吓人的。

    售票员好歹也是女的,看几个学生可怜,就让她们先上来等了,两个人都是家里有车的,家里大人正在来的路上,所以也不心急,就相互聊天,问是哪个学院的。

    穆曦在学校挺出名的,两个女生一看她就知道是摆大的,三个女生聊着聊着,就说到了穆曦身上,还问了她很多平时大家都好奇的问题。都觉得穆曦跟外面传的有些不一样,漂亮女生给人的感觉就是清高,目中无人,平时穆曦走在路上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对人笑,没人跟她说话她也不好意思主动找人说,给人感觉是挺不好相处的。一时倒是聊的挺好,而且,穆曦说话憨,就是实诚的意思,说话比本人的外貌看起来更具有亲和力,本来人家都觉得是个冷艳美人,结果就是个傻大妞。

    几个人正说着话,那售票员突然指着前面说了句:“前面那几辆车是不是接你们谁的?好几辆呢,不会是你们家长同时到了吧?”

    大家都抬头去看,黑乎乎的也看不清,只能看到前方一排的车灯照着路,然后停了下来,司机打着手电还在修车呢,见到有家长的车过来,就直起身看了看,第一辆车上下来一个人,过来问:“这是返回摆宴的车吗?车上是不是还有个女学生在?”

    司机点点头,抹了把头上的汗:“有,还有三个,其他人都走了……”

    那人立刻返回去,然后跑到其中一辆车前,探头对里面的人说了什么,又返回到中巴车前,从后车门上车,扫视了眼里面,最后视线落在穆曦身上,疑疑惑惑的问:“请问哪位是穆曦小姐?李先生让我来接您。”

    穆曦下意识的就往他身后看,什么人也没有,就抱着包站起来,“我是。”

    那人立刻下车,指着前面说:“穆小姐,请您这边走。”

    穆曦跟车里的人打了个招呼,说先走了,就跟着那人走了,那人拉开其中一辆车的后车门,说了句:“穆小姐,请上车。”

    车里坐着个人,正闭目养神,不过不是李晋扬,而是慕容开,他冷冰冰的看了穆曦一眼,什么话也没说,继续闭上眼睛。穆曦抿了抿唇,小心的坐了上去。

    慕容开从她上车就没说过一句话,开车的司机是穆曦不认识的,司机旁边的那人她也不认识,唯一认识的人就是慕容开。穆曦偷偷看了慕容开一眼,又坐不住似地前后车一通张望,结果黑乎乎的什么也没看到。

    穆曦坐立不安的,一会看看前面,一会又看看窗外,还时不时偷偷瞄眼慕容开,慕容开睁开眼睛,冷飕飕的说了句:“穆小姐,李先生没有过来,他那么忙,怎么可能会跑到这种地方来?也就我不值钱,才会被燕回指使来指使去,没办法,谁让我天生一副奴才命呢?”

    穆曦听了,缩着肩靠着车窗看着外面,一只手一曲一曲的抠着车窗玻璃缝,情绪低落的小声说了句:“对不起,我以为是我哥过来接我的……”

    慕容开面无表情,继续冷冰冰的回了一句:“穆小姐觉得燕回远在青城,能在二十分钟之内赶到这里?也就李……”慕容开顿了顿,才说:“也就你这样认为了。”

    穆曦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老半天了才嘀咕出一句:“我也不想这样的。总之,谢谢你。”

    “不用谢我,我不过是奉命行事,是李先生让我来,我才来的,不然,我又不是吃饱了撑的。这地方李先生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才找到,穆小姐别以为短短二十分钟,李先生是个神人当时就找到了吧?”慕容开说话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穆曦继续靠着窗,又半天没吭声,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以前慕容开都不跟她说话的,现在主动跟她说话,却是又冷又凶,她不敢说话。

    慕容开扫了她的侧脸一眼,“穆小姐不该谢谢李先生吗?”

    穆曦低着头,手里的动作停止了,然后嘟囔了一句:“他人又不在,我说了他也听不到。”

    “难道穆小姐不该当面对李先生道谢?还是说穆小姐本就觉得李先生对穆小姐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慕容开抱着,说话的语气又硬又不客气,穆曦被他说的差点哭。

    穆曦继续抠玻璃缝,小声说了句:“我又没说不去,可是你都说了,他很忙……”

    慕容开冷笑一声:“李先生忙是李先生的事,就算他再忙,接受你一句谢谢的时间还是有的。穆小姐不想去不用找什么借口!”

    穆曦不敢说话了,她觉得慕容开对她的敌意很重,再也不敢说话了。

    四五辆车直接把穆曦送到叶家门口,穆曦临下车的时候,慕容开突然说了一句:“后天下午,我会让人来接穆小姐去见李先生,希望穆小姐能言而有信,再见。”

    穆曦呆呆的站在叶家门前,看着慕容开和那几辆车扬长而去,老半天后才敲门。

    车队过了两条街,慕容开下车,直接走向后面那辆车,拉开后车门坐了进去,李晋扬看了他一眼,“刚刚下车的时候你跟她说了什么?”

    慕容开脸上依旧没表情:“我告诉她后天下午我会派人来接她去见你,至于能不能留住她,就是你的事了。”

    “她不会乐意看到我。”李晋扬笑笑,不以为意,“我改了她志愿那事,她会记一辈子。”

    慕容开沉默了一下,语气似乎不甘愿的说了一句:“她刚刚上车以后,找你了。我说你没来,好像还挺失望。”

    李晋扬没出声,而是仪态闲适的扭头看着窗外,慕容开隐约看到车玻璃反面上,他的脸上有一抹一闪而逝的笑意。

    慕容开觉得李晋扬和那丫头分开一段时间挺好,李晋扬没那么消沉,而那丫头少了人宠,看起来也没那么无法无天了,最起码知道怕,有事知道打电话,而不是自己莽莽撞撞的自认能解决得了的乱折腾,你说她要是自己瞎折腾出了什么事,那李晋扬得恨成什么样子?按照李晋扬现在对这丫头的心,慕容开觉得这丫头要是真出了什么事,那人能跟着她一块走了。

    穆曦大晚上突然出现在家门口,吓了叶平楠一跳,穆曦什么话都没说,也不想让叶平楠知道,就说和摆大的几个同学一起在路上卡了一下,后来搭了人家顺便车回来的。

    穆曦这两天过的挺忐忑,不为别的,就是因为慕容开说过两天来接她去跟李晋扬道谢。

    自从穆香香去世,穆曦回到摆宴从李晋扬家搬出来后,她就没见过李晋扬,这都这么长时间了,说忘了肯定不可能,那么大一个活人跟她呆一块那么长时间,她怎么可能会忘了?何况,燕回还是因为李晋扬才成了她哥的,她妈是因为李晋扬才能治病的,而她是因为李晋扬才去了摆大念书的,李晋扬这人对穆曦来说,她还真是想忘都忘不了。

    摆宴大学的东校区,听说有个女生刚入校一个多月,就被一个妇女给打了,原因是那女生是一个已婚男人的情妇,结果被人家老婆知道了,那男的老婆就带了自己的两个弟弟,找到那女生。

    那女生的同学都说平时也看不出来,反正就觉得她穿的衣服用的化妆品什么的,都比其他同学的好很多,看起来家里条件不错,用钱挺大方,买东西也舍得花钱。开始人家都觉得那个每到周六周末就来接她的男人是她爸爸,因为那男人看起来年纪有点大,但是对那女生非常好,有人看到过那女生坐在车里哭,那男人就手忙脚乱的哄到那女生破涕为笑。

    开始都很羡慕,说一个有钱爸爸,在家里还受宠,结果……

    大家现在都知道了,一个男人疼你宠你包容你,那不是因为感情,而是因为包了,花钱买的金丝雀,再怎么折腾也飞不出笼子,人家看了觉得那是耍宝,不是生气。

    当时那女生正在上课,人家正牌老婆直接找到教室,问谁是某某某,女生也没想到,就出去了,那女人就当着老师和学生的面边打边骂,骂的话就别提多难听了,反正大家都知道那女生的事,而且和那男人的纠缠,还是从高中开始一直到现在。最后那女生被家长带回去,办了休学。

    当时宿舍的女生是当笑话讲的,毕竟她们没看到过那场面,一个个都在幻想呢,可穆曦听了心里就不一样了,那女生是为了钱,她也是为了钱,除了李晋扬没有老婆外,她和那女生有什么区别啊?她现在是不知道见了李晋扬她要说什么,反正心里有点慌慌的,不怎么想去,但是……她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反正觉得又慌又怕。

    穆曦现在什么都不怕,就怕以后的同学知道她和李晋扬同居的这一段事,这要是让人知道了,穆曦觉得她在摆大肯定也呆不下去了。

    可慕容开都那样说了,穆曦一点办法都没有,有句话说的话,知恩图报,当时她怕成那样,不能因为现在没事了就翻脸不认人吧。

    叶筱湖国庆没回家,打电话给邵云烟,说是要在学校看书,顺便勤工俭学呢,邵云烟听了挺欣慰,觉得叶筱湖总算是懂事点了。

    其实叶筱湖是知道了邵池在摆大上学,心思又活了,偏偏邵池和她说了,分手,叶筱湖当然不同意,两个人就闹腾开了。被叶筱湖缠上,邵池本没时间去纠缠穆曦,所以穆曦才有机会回叶家,等邵池在第二天找穆曦的时候,人家告诉她穆曦已经回家了。

    慕容开说话算话,那天还真派了辆车来接穆曦,然后直接带着她去了“绝地”。穆曦挺紧张,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走路的时候都左右看有没有可能遇到熟人,那人是带她从后面的电梯上去的,几乎没什么人,穆曦忍不住问了句:“你到底带我去哪?”

    那人回头笑笑,等电梯打开,请她进去:“穆小姐,李先生就在前面那个走廊的第一间办公室,请您自行去找他。”说着,那人直接乘电梯下去了。

    穆曦看着紧闭的电梯门,伸手按了向下的指示标志,然后才转身往里走,到处都是光滑闪亮的,好像随时都有人打扫过一样,穆曦慢慢的往里走,平底鞋踏在光滑的地板上有点打滑,她犹犹豫豫的伸手敲门,敲门声很轻,穆曦从心里希望他听不到,然后她可以理直气壮的回去,可第一声敲门后,穆曦就听到里面那个人用低沉的声音说了一个字:“进。”

    穆曦的手抖了一下,手握着门把手,愣了一会才要转动,哪知她的手刚拧了下,就觉得那门把手就跟失灵似地,自己转了一圈,然后,门开了。

    穆曦抬头一看,李晋扬半拉开门,就站在门口,抿着唇,一言不发的盯着她看。穆曦的手还以一副拧门的姿势悬在半空,她讪讪的缩回手,动了动脚,才有点尴尬的说:“那个……我是来道谢的……”

    李晋扬笑笑,后退着拉开门,说:“曦曦,进来。”

    穆曦犹豫着没动,李晋扬低头笑了笑,说:“曦曦,不至于我们现在真的成了仇人了吧?要是这样,你也不必来道谢,就当我多管闲事了。”

    穆曦赶紧摇头,小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李晋扬的脸上依旧带着笑,门被他拉的更开:“既然这样,不知道我能不能有幸邀请穆曦小姐进来小坐片刻?”

    穆曦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好走了进去。

    李晋扬的门没关,或者说他是故意打开门的,最起码,这丫头不会因为他一个关门的动作而多想其他有的没的。

    房间是个正儿八经的办公室,很大,是李晋扬一贯的风格,黑白色,窗边的绿色盆栽让房间有了点小清新的气息,办公室陪着独立卫生间和一个小型的卧室,巨大的办公桌旁还有个透明玻璃隔开的小型会议厅。穆曦还是第一次看到人家的办公室整的个家似地,什么都有。

    李晋扬见她在四处看,就随口说了句:“因为家里没人,我也没回去的必要,再加上最近比较忙,所以特地在这里隔了小房间,晚上还可以将就一夜。”

    穆曦赶紧收回视线,不敢乱看,听到李晋扬对她说了声:“曦曦,再等我五分钟,好吗?”

    穆曦下意识的说了句:“好!”说完,她突然想起自己是来道谢的,赶紧站起来说:“其实,我就是来道谢的,谢谢你大前天晚上的时候让慕容先生去接我……”

    李晋扬伸手放下笔,看着她笑着问:“那么曦曦的谢礼是什么?”

    穆曦一愣,她呆了下,她以为就跟他道个谢就行了,原来还是要谢礼的?她以为很快就能回去,所以什么都没带,本来在叶家吃饭又不要买,这才刚放假,她也没要钱,身上只有上次坐车剩下的两块钱,本来还是打算自己坐车回叶家的。

    李晋扬也不管她什么反应,接着问:“曦曦是不是打算请我吃饭的?”

    穆曦想哭,自己都瞧不上自己了,哪有自己专程跑来道谢,结果什么都不带的啊?人家一看她就不是诚心的啊,她哭丧着脸,低着头,小声说:“我下次请你吃,行不行……”

    李晋扬点点头:“行,那我们是说好了,你下次请我,我等你电话,好吗。”

    穆曦的脸红的都不成样子,想哭,她又觉得哭了更丢人,可她是怎么也笑不出来的。

    李晋扬当没看到,只是问:“那么,这次,不知道我有没有幸能邀请曦曦小姐陪我共进晚餐?看,我都独是自一人吃饭的,还以为今天穆曦小姐会请我吃顿饭当谢礼。”

    穆曦的手指抠着衣角,低着头,本来丢人是她自己想的,结果这人这样说出来,她就觉得更丢人了。

    李晋扬看着她的样子,笑了笑,“曦曦,再给我五分钟,行吗?”

    穆曦不知道李晋扬是怎么想的,她觉得她要是李晋扬,肯定不会理自己的,她那天都那样骂他了,他怎么还是这样的态度啊,就好像她什么话都没说过似地。穆曦觉得,要是换个人,估计这辈子都不会乐意看到她,可李晋扬很怪,就像没事人一样。她本来是以为她这辈子都看不到他的,结果现在,她多尴尬啊,可是他还是那样。

    真是五分钟,穆曦就看到他的手在乱画着什么,反正速度挺快,五分钟后,李晋扬伸手按铃,说了一句:“十分钟后让方清闲上来取文件,另外,晚上的所有事务取消,行程排到明天,”他抬眸看了眼穆曦,继续说:“晚上我有约会,禁止所有电话接通到我的手机。”

    对方是个女声,笑着问了一句:“第一次哟,谁啊?”

    李晋扬再次看了眼穆曦,小丫头正低着头看着手,假装什么都没听到呢,他顿了下说:“是一位美丽可爱的姑娘。”然后收线。

    真的,穆曦就是假装听不到假装没听懂的,他刚刚还跟她说要一起出去吃饭,然后又对人家说要出去约会,穆曦没法不联想到他说的那位“美丽可爱的姑娘”就是自己,她很想跟他说不去吃饭,可他都那样对人家说了,她要是突然说不去的话,人家会不会觉得她就是在说她自己是美丽可爱什么的,在自作多情啊?

    070

    更新时间:2012-10-2 15:56:21 本章字数:9508

    穆曦就跟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似地,低着头跟在李晋扬身后,他走她也走,他要是停了,她立马就停,李晋扬可真是无奈,他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问:“曦曦,是不是我跟你走一块,你觉得很丢人?”

    穆曦猛的抬头看着他,一脸茫然,然后急忙摇头,“没有没有,怎么会?”

    李晋扬笑了笑,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微曲的胳膊,“那么能不能烦请曦曦小姐尊重一下你身边的男士呢?”

    穆曦的视线落在他的胳膊上,又抬头看他,半天才明白,原来他是要她挽着他的胳膊,穆曦的小眉头都拧成了麻花,心里纠结死了。她看电视上,都是女朋友挎着男朋友的胳膊弯,她要是挽着他的胳膊了,人家看到了会怎么说啊?可是,她要是不挽他胳膊,是不是就是不尊重他啊?

    穆曦这些成人间的礼节真是一知半解,绕多了头就晕,她觉得真麻烦啊!

    那这个人还支着胳膊等她挽过去,她要是不理他,是不是他会很尴尬而她是很不礼貌啊?

    当穆曦的小手犹犹豫豫的从李晋扬的臂弯绕过去的时候,李晋扬的脸上扬起的浓浓的笑意,看吧,找对了方法,小丫头还是很好哄的。穆曦可是满心的不知道,她都想哭了,万一让人家看到,她就死定了,真的死定了。

    “曦曦,”李晋扬带着她下电梯,在出电梯的时候他说:“曦曦,我只是请求你陪我吃顿饭,你不要这么紧张,好吗?”

    穆曦笑的样子跟哭似地,她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自以为自己是在笑的说:“我没紧张。”

    李晋扬看着的样子发笑,他低头,凑近她的脸,这人的眼睛漆黑如墨,和他对视,穆曦有种心虚的感觉,顿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张了张,想说点什么来解释,可偏偏,她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说不出来,然后,穆曦听到他说话了,“曦曦,那你能不能别笑的这么难看?你哭的时候比现在好看多了。”

    穆曦:“……”小脸跟涂了胭脂似地,唰一下红了,然后直接蔓延到耳和脖子。

    李晋扬直接笑出了声,穆曦听了心里更是又恨又羞,这个人怎么这样啊?故意的,他肯定是故意,他就是在报复她是吧?穆曦脸上带着一点赌气,一点恼羞,还有点恨恨的看了李晋扬一眼,就跟人家恼羞成怒耍赖皮似地,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也不说话。

    李晋扬看着她的模样,就知道小丫头要翻脸了,笑了笑,继续说:“曦曦,我开玩笑,你别当真。走吧!”

    穆曦小脸上好不容易攒起的要翻脸的勇气,就这么被他的玩笑给弄没了。

    小丫头觉得挺憋气,可是她又不知道憋气在哪,也没法发脾气,她是来干什么的呀?她可没忘,她是来道谢的啊,哪有人道谢还发脾气还给人脸色看的啊?她不是不想和他再扯上关系吗?那肯定就不能对着人家乱发脾气,要是她还向以前那样了,那不就是还和以前一样了吗?

    穆曦本来吧,她觉得就应该把这个人当陌生人看,要是路上看到了,她就躲起来,要是躲不过去,她就假装没看到,要是没法假装,那她就当不认识……反正,穆曦本来是铁了心的要跟这个人划清界线的。可今天不行,今天她是来感谢人家的,那就得老老实实的感谢,不然哪天,要是慕容开又说她怎么办啊?

    李晋扬带着穆曦去的地方,就是“绝地”的七楼,是个西式餐厅,里面已经有些仪态优雅衣着华贵的男女在用餐,穆曦一进去就觉得自己好丢人,人家穿的就跟电视上那些参加晚会的人似地,她穿的是什么啊?丢人啊!

    里面跟李晋扬打招呼的人挺多,纷纷侧目他身边的小丫头,穆曦被人看的头都没敢抬,李晋扬直接带着她坐进餐厅中央圆弧形的半开放隔间,服务员过来,态度恭敬而热情的递上菜单,留下电子点单屏,退到外面。

    穆曦漫无目的的翻着菜单,上面没标价格,可是每张图片拍的都很清楚,里面的东西还很好看。她最怕到些陌生地方点菜了,都不知道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而且还很贵,她干脆不看菜单了,而是看着这个餐厅,一看就是那种东西死贵死贵的地方,她下次要请这个人吃饭,要是请他一碗米粉,他会不会嫌弃啊,慕容开要是知道了会不会说她没诚心啊?她偷瞄眼李晋扬,不想李晋扬正看她,对着她一笑,问:“曦曦,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穆曦快速的转开和他对视的眼睛,眼观鼻鼻观心,老实的说:“我没吃过,我也不知道。”顿了顿,她问:“我能不能吃米粉?”

    外面正等着的服务员脚下一滑,差点跌倒,坑到家了,这李先生从哪找来的土妞啊?跑到绝地的餐厅竟然要吃米粉……

    穆曦自己问完,也觉得不可能,偷偷的吐了吐舌头,随便指了个图片,说:“那,那我就要这个吧。”

    李晋扬对着她一笑,说:“可以,有米粉。”说着,他伸手按铃,那服务员赶紧跑进来,问:“李先生,请问有什么吩咐?”

    “请方总经理过来一趟。”李晋扬扭头看着那服务员,指了指菜单,“我有事要和他商量。”

    方清闲刚拿完文件,就听说李老大又召见了,叹口气,他怎么就这么苦命呢?得,抱怨只能放在心里,人立刻出现在李晋扬面前,“李先生,请问有什么吩咐?”

    然后,方清闲就听李晋扬问道:“上次你说会新增加的米粉,怎么菜单上没有?是不是漏了?”

    方清闲脑子一轰,呆了:“……”

    老半天,他想破了脑子,也不记得他啥时说过要新增加什么米粉,他这不是通俗小吃馆,也不是街头的小摊店,他开的西餐厅,西餐厅好不好?什么时候要新增加米粉了?

    穆曦听了,翻了翻菜单,是没有米粉,难道真是漏了?翻完,她抬头,眼巴巴的看着方清闲,跟着问:“经理,麻烦你来一份米粉!”

    方清闲看看这个天上掉下来似地的小美女,又看看正对着他打眼色的李晋扬,明白了,这是他们的BOSS为讨美人欢心的把戏,这下好了,没有也得有了。方总经理立刻小**啄米似地点头,“有!绝对有!至于菜单,这是我们的失误,请两位稍等片刻,米粉马上就来!”

    方清闲麻利的直奔厨房,厨房里几个不同肤色的厨师们一头雾水,他们的菜里,没有叫米粉这玩意的。

    最后,穆曦面前出现的米粉,是方清闲亲自去二中附近的那家米粉店买来的。穆曦一边吸着米粉,一边说:“他们家米粉的味道,和我们原来学校附近的那家好像……”

    方清闲听了,那脸抽的都变形了,最后,还人模狗样的出现在穆曦面前,笑容满面温文尔雅的说:“尊敬的贵客,为了表达我们的歉意,我们决定免除您这顿晚餐的费用,顺便送上我们的一点心意,希望您下次继续光临本店。”

    服务员的送餐车推过来,揭开盖子,里面是个漂亮的蛋糕,蛋糕上的花纹是穆曦在以前那些蛋糕店里没见过的,不大,但是是双层的,还了一面红色的小国旗,不知道什么做的,反正能吃,下面是用红色的糖一样的东西写着英文,穆曦认得,翻译成中文的意思就是生日快乐,我的女王。

    穆曦看着方清闲,她觉得怪怪的,特别是生日快乐这四个字,他怎么知道今天她过生日啊?

    方清闲笑意盈盈,指着蛋糕主动解惑,“尊敬的贵客,因为今天是国庆第一天,是祖国的生日,所以我们觉得在这一天送出这样的蛋糕最具纪念意义,祝美丽的小姐和尊贵的先生用餐愉快!”

    穆曦“哦哦”的点头,觉得今天占了挺大的便宜,她就是要吃碗米粉而已,结果人家又是道歉又是送礼物的,而且她还占了国庆节的光,免费吃到蛋糕了。穆曦觉得这个国庆节过的最高兴,而且,今天还是她的生日啊,叶家没人记得,学校的同学没人知道,就算有人知道人家都要回去过国庆了,所以记住的只有她自己了。本来她是打算找给穆香香扫墓的,结果因为慕容开的原因,她只能先来找李晋扬了。

    穆曦盯着蛋糕,那个样子看起来可真好吃,她都舍不得用刀划开了,可是这蛋糕也有对面这人一半啊,要不是他说菜单应该有米粉,人家怎么会来道歉啊?

    李晋扬在她对面坐着,一直都没说话,不过小丫头脸上逐渐放开的笑容他却是看在眼里,小气的丫头,占一定点便宜都高兴成这个样子。李晋扬伸手指指蛋糕,提醒她:“曦曦,你要不要切蛋糕?”

    穆曦可心疼了,但是没办法,她拿起刀,笨手笨脚的这边比划一下,那边比划一下,一时不知道怎么下手,李晋扬暗自叹口气,把手伸到她面前,说:“曦曦,我来切。”

    穆曦立刻把切蛋糕的刀放到他手里,李晋扬在那边切,她就盯着看,看他切的样子,穆曦觉得切蛋糕也要技巧,因为那个人把蛋糕切的很整齐,上面那层小蛋糕,他一份为二,而下面的那一块大的,被他切的就跟橘子瓣似地,关键是,那些漂亮的花花还是完好的。

    李晋扬伸手把带有字母的那一块放到她面前的盘子里,低声说了句:“曦曦,生日快乐。”

    穆曦已经麻利的挖了一勺塞到嘴里正吃呢,听到李晋扬的话她不由愣了下,然后偷偷抬起眼帘,看了他一眼,而他正低头,把另一半月牙形的蛋糕放到他自己的那边。

    穆曦嘴里含着勺子,低着头,然后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声:“谢谢。”也不知是谢李晋扬帮她递了块蛋糕还是谢他说的生日快乐。其实,穆曦觉得自己不说声“谢谢”是不对的,可是她说了她又希望李晋扬不要听见的,可怜的小丫头,心里纠结的跟麻花似地,她是希望除了她自己以外,还有个人能记得她的生日,但是她不希望李晋扬记得,只是,貌似这个人好像是记得的。

    李晋扬笑了笑,然后,两个人都不说话,各自低着头吃蛋糕。

    穆曦最先吃完,吃完了也差不多饱了,就偷偷看了李晋扬一眼,穆曦觉得李晋扬真怪啊,还担心他是不是又想对她做什么。可穆曦知道,李晋扬都很长很长时间没出现在她面前了,而且,这次还是她自己找来的,她一点也不能怀疑人家别有居心。哪有心怀叵测的人一直都不找她麻烦,而她在学校还安安稳稳的?穆曦心里隐隐松了口气,看来胶带看的那些言情小说都是骗人的,哪有那么夸张啊?

    而且,慕容开都说了,李晋扬可忙可忙了,他才不会无聊到找她麻烦呢。穆曦一手托着腮,一边偷偷的看他,穆曦觉得他真能装,吃个蛋糕还用刀叉,不过又觉得他动作很熟练,就算装看起来也还是很优雅,吃蛋糕跟吃牛排似地,她要是装估计也装不像……穆曦心里乱想着,视线也四处溜达,在欣赏了一圈餐厅的装修后,又落到了李晋扬的身上,似乎觉察到她在看他,李晋扬蓦地抬眸,穆曦立刻心虚的转移视线,装模作样的看着周围,然后嘴里还嘀嘀咕咕的说:“嗯,虽然有点贵,不过味道挺好吃的……”

    李晋扬收回视线,低头笑了笑,吃完最后一口蛋糕,抬头看着穆曦:“曦曦,吃饱了吗?要不要出去?”

    穆曦看了看还剩下的蛋糕,然后站起来点头,“嗯,我吃饱了。”

    李晋扬伸手按铃,服务员过来,他一指剩下的蛋糕,说:“麻烦帮我打包,谢谢。”

    蛋糕是李晋扬提着出去,穆曦两只手在口袋里,低着头也不说话,下了电梯,李晋扬把蛋糕递给穆曦,说:“曦曦,帮我提着好吗?我去取车。”

    “哦,好。”穆曦赶紧接过来,朝边上退了退,站在路口等着。

    李晋扬的车就停在最靠近出口的地方,他坐在车里,透过车前玻璃看到那丫头站在路口,老老实实的站着,手里提个蛋糕,小木偶似地也不动,过了一会,似乎有点不耐烦,垫着脚尖往车库里看了看,继续耐着子等,再过了一阵子,那丫头显然怒了,吧唧吧唧朝车库走了两步,不知怎么的又回头了,继续等,最后,蛋糕被她放在地上,双手托着腮发呆呢。李晋扬直笑,小丫头那小子估计是改不了了,这才十分钟,就急成这样了。拧了钥匙,启动车,李晋扬打着方向盘直接开过去,摇下车窗玻璃,他对着穆曦喊:“曦曦,抱歉,刚刚出了点意外,耽误了点时间,久等了。上车,我送你去回去,好不好?”

    穆曦一肚子气,拿个车还要这么久,真是太麻烦了。她挂着小脸,垂着眼眸坐上了,说了两个字:“谢谢。”

    小丫头生气的样子其实和原来没什么两样,就是以前她会摔东西,现在手里提个蛋糕还不一定是她的,她想摔也不敢摔。等车上路了,李晋扬又看着她问:“曦曦,你是不是生气了?我很抱歉。”

    穆曦赶紧摇头,“没有,你别多想。”

    小丫头还真不适合装,关键是装的不像,那小脸一点笑都没有呢。李晋扬就是故意的,他都不知道多怀念小丫头跟他闹腾的那个劲头,谁都说他没事找事,可他自己知道,他愿意看到那样的小丫头。如果她对自己不信任不依赖,她所有的情绪都对他隐藏,她不会把自己这样暴露在你面前。她把她最无所顾忌的一面都暴露在他面前,只能说明一点,她从来没有把他当着外人看待,他是她身边最亲近最值得她信任的那个人,这是他乐于见到的,也是他所希望。

    李晋扬把车停着离叶家不远的一个拐弯口,本来穆曦还想说让他别过去的,结果他自己停了下来。穆曦伸手解开保险带,李晋扬坐着没动,他扭头看着穆曦,问:“曦曦,我们既然不是仇人,那么我们是不是还可以当朋友?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我们没有深仇大恨,是不是?我们朋友好不好?”他低头笑笑,有些自嘲的说:“我知道你嫌我年纪大了,会让你没面子,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当我没说过。”

    穆曦的手本来是打算拉开车门出去的,结果听他这样说,她怎么都没法下车了,缩回手,讪讪的说了句:“我没说不能当朋友……我什么都没说……”穆曦自己也知道她说过他年纪大什么的,可是那个时候是没办法,她就是故意那样说的,她不那样说,她怎么知道他会不会像后来那样干干脆脆的啊?

    李晋扬笑了笑,立刻拿了**皮当令箭,“我以为我们连朋友都不是了,原来是我多心了。你回家吧,我看你进门后再走。”

    穆曦:“……”如果刚刚她不吭声,是不是这个人就会识情识趣的默认为她不愿意啊?

    穆曦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车的,她本来都想好了,以后绝对不和这个人扯上的,怎么一个晚上以后,不但欠了他一顿饭,还和他当朋友了呢?穆曦想哭,可她回去了,还什么都不能说。低头一看,自己手里还提着一盒蛋糕呢,那不是他要打包的吗?怎么到她手里了呀?

    叶平楠白天去了公司,邵云烟回了邵家,穆曦走的时候叶家也没人在,晚上回去的又不晚,叶平楠以为她就是出去见同学了,也没问去哪了,见她手里提着蛋糕,就随口问了句:“今天有同学过生日?”

    穆曦看了他一眼,边上楼边说:“不是,今天我生日。”

    叶平楠当时就愣了住,什么话也没说出来。不过,第二天叶平楠给了穆曦一个手机,是新的,一看就是刚买的,牌子不算好,但是价格不低,现在的手机都挺贵,随便一只都要一两千块钱。

    穆曦回家以后的手机都是调的静音,她不想让他们看到了然后问手机拿来的,穆曦现在是看明白了,有些想法人和人之间是不同的,她口中的哥哥,别人知道不是亲的后,说法就会不同,她不希望那样,燕回在她眼里就是她哥,可宿舍里的那几个女生在得知燕回不过是她认的哥哥以后,看她的眼光都不一样。穆曦不懂,为什么大家都会往不正常的方向想,所以,她现在什么都不敢说。

    叶平楠是在补偿穆曦,她的生日他竟然都不知道,他心里挺愧疚的,哪一年其他几个孩子的生日,他们家都会形式一下,如果在学校不回来,肯定也会打电话过去的,何况穆曦还是回家的?

    叶平楠确实从来不知道这个,十月一号国庆第一天,其实挺好记的,叶平楠心里有点狼狈,你说这孩子跟大人说一声会怎么着?可她就是不说,她不说他怎么知道她过生日啊?就算邵云烟不给她过,他也能带她出去吃顿好的呀,真是的。

    穆曦看着那手机,怎么说呢,要是她妈没死之前,没有她求叶平楠给她妈治病这事,穆曦心里肯定很感动,觉得她爸心里有她,对她也一视同仁了,可有了那事以后,叶平楠对她再好,穆曦都没法往心里记。他都那么狠心的对她妈了,他不救就算了,还把她妈往死亡线上咒,她怎么可能还觉得他是为她好?

    穆曦接过手机,然后放到桌子上:“爸,这个手机你别给我了,要是让邵阿姨知道,她肯定会怪你,叶筱湖比我大,她都没有,你给我,她肯定不高兴,我以前挺不懂事,老让你难做,我现在都十七岁了,也不是小孩子,我不想让你因为我再怎么着,这个你先给叶筱湖用吧,我暂时也不需要,反正,我也没人给我打电话。”

    叶平楠脸上挺尴尬,穆曦说的以前那些事,他又不是不记得,那个时候穆曦小,他的事业也刚起步,什么事都要仪仗邵家,再加上那个时候邵云烟的工资是家里的主要生活来源,他在家里都是处处憋的慌,何况穆曦?那个时候的穆曦,就等于是他的撒气筒,也是他讨好邵云烟的工具,他不留情的对待穆曦,在邵云烟眼里就是他和穆香香没有情意的表现,以前的穆曦真是没少遭罪。

    叶平楠现在是有这个经济实力的,而且现在这个家就是他说了算。他把手机硬塞到穆曦的手里:“叶筱湖三天两头往家里打电话要钱,她能有什么事?倒是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你妈现在也不在,我是你爸,你就还推诿什么?拿着吧,以后找工作肯定要有手机,不然人家怎么通知你行不行什么的?”

    穆曦没再说什么,收了,不过她说了句:“那等有时间,我给叶筱湖送去吧,我暂时不需要。”

    叶平楠没再说什么,他跟穆曦也没什么话说,要是说多了还尴尬。

    几天的假期,除了生日那天穆曦出去了,其他时间穆曦都窝在房间里没出去,天气有点热,她不想出去,第五天的时候下了场雨,天气凉快了,穆曦窝在房间蘑菇种的也够多了,就想出去透口气。在房间里搜了一圈,穆曦搜刮到她以前收集的好多硬币,就放到小袋子里,揣口袋出去转转。路上看到好几个初中的同学,几个人都是放假回家的,趁着凉快出去玩呢,结果就碰到了。

    这都多长时间没碰面了,几个小丫头自然一阵尖叫,高中时有的在一中,有的在二中,还有的是在周边地区,所以难得碰到一块。

    几个人一合计,和人家讨价还价,就一起坐车去了市区。女生最喜欢什么?当然是逛街,几个小丫头都爱漂亮,专门去服装店。

    其中有个在周边地区读高中,对一中二中不熟悉的同学就拉着穆曦的胳膊,问她和周少棠怎么样了,是不是两个人在一个大学什么的,其他两个女生拼命拉她衣袖,让她别乱问,不过穆曦已经没什么反应了,这都多长时间啦,两三年了,她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她现在心里想起周少棠都没什么想法了。

    那同学还不明所以,穆曦就说了:“嘿嘿,那个时候都小嘛,哪里知道那么多啊?就是觉得好玩才一块的,后来高中功课都很紧张,所以就分开了,貌似他出国了吧,后来我就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其他两个一个一中一个二中的,都知道周少棠和章宝贝搞的那事,想说不是那么回事,可穆曦都不在乎了,她们急也没用,而且当着穆曦的面,也不太好说。

    那同学一阵唏嘘,还说呢:“唉唉,原来高中就分了啊?我还以为你们还一块呢,还在宿舍说你们这一对是爱情典范,从初中就开始早恋坚持到现在……周少棠看不出来家里条件那么好,竟然能出国的,羡慕啊,你说他出国以后,回来是不是就不认识我们了?”

    其他一个就说了,“我们又没变成三头六臂,怎么会不认识?除非,他戴了有色眼镜了。”

    穆曦在一边笑,看她们七嘴八舌的猜想周少棠出国以后的事,还幻想着他回来后会不会变成三头六臂,穆曦直翻白眼,要是以前她肯定也会这样说,可现在有网络啊,她现在有什么不懂的,就在网上查,一搜,什么都出来了,以前她想什么都天真,还真以为上了大学就有钱了,结果她一步步走过来,什么呀?上大学是要花钱的好不好?赚钱是得等大学毕业以后找到工作了才能赚钱,要是找的工作不好,连大学时候的学费都赚不上来,听说这几年各大高校都在扩招,大学生都不值钱了,以后还不知道能找什么样的工作呢。

    那几个女同学的说话声音真高,嘴里说的都是以前班里男生的名字,自然被提起最多的就是周少棠,发现穆曦没什么反应后,说起来都无所顾忌了。结果,她们声音太大没事,可她们嘴里的人名还招来了一个人。

    那会穆曦正在看一件漂亮的嫩绿色的连衣裙,她拿下来比划了一下,明显,裙子的尺寸有点小,售货员立刻带着笑走过来,顺手从下面拿了件大尺码的递给穆曦,“唉,美女,你试试这个号的,你个子,这件小了,这个是最大号的。”

    穆曦跟展小怜一块,真是被她带出来了,展小怜是那种身上一毛钱都没有,但是敢在品牌店里挨件试衣服的主,试完了扔下一堆乱七八糟的衣服给人家,大刺刺的说不适合,拍拍屁股闪人,把人家气个半死。

    穆曦以前都是那种身上没带钱,死活不敢试衣服,要是哪天她试衣服了,肯定是有钱决定买的,现在好了她在这种杂牌店什么是敢这么做了,不过换个地方她还是不敢。

    其实这衣服不太适合学生,不过还是有很多学生买,因为款式漂亮啊,穆曦就是那种小女生想穿大人衣服的心态,她不敢买了穿,就在店里试试,把裙子套到身上,系好带子,就走了出来,跑到几个同学面前问:“怎么样?”

    本来几个人都说好的,到时候试衣服,好看也要挑毛病,这样可以正大光明的光试不买,有个同学跑过来扯着衣服还没是说话呢,就听有个人说,“挺好看的,皮肤白,穿什么都好看。”

    穆曦的小脸都垮了,立刻看过去,结果两个人都愣了下,周少棠的名字把魏冬冬给招来了。

    魏冬冬开始是真没认出穆曦来,穆曦的变化其实不大,就是个子更高了,而那脸,是完全的长开了,就一标准的狐狸脸,再加上她身上穿的那件嫩绿色的连衣裙,很修身的一款衣服,那小身板是真正的玲珑有致前凸后翘,衬的她整个人又纯又魅,就跟变了个人似地。

    穆曦也没认出魏冬冬,怎么说呢,魏冬冬变化挺大的,人又时髦又靓丽,好像也瘦了不少,特别是脸瘦了,人一瘦就显得神,她化了淡妆,还烫了个卷发,染了有点黄的颜色,很漂亮。

    穆曦当然不喜欢魏冬冬,她和章宝贝就是一伙的,当初还是她特地带着穆曦去医院,让她亲眼看到周少棠和章宝贝之间的肮脏事的,她才不会忘呢。

    穆曦不想理她,直接进去把衣服换了,她好看不好看关她什么事啊?就算她本来想买的,现在也不会买了。穆曦换衣服的时候,魏冬冬听其他女生说知道穆曦现在是在摆大念大学,见她出来,就过来跟她说话,“原来你也在摆大啊?那真是巧了,我也在摆大呢。我们是校友呢。”

    魏冬冬平时成绩并不是突出,考试也处在中游偏上的位置,填志愿的时候她真是硬着头皮上的,不过这次高考真是超常发挥,考了五百多分,是抓住了摆大的尾巴,进了,念的是新闻系。

    穆曦懒的理她,拉着其他几个人就要走,四个女生里有个是一中毕业的,和魏冬冬没同过班,她多少知道点魏冬冬在穆曦和周少棠中间有个煽风点火的作用,就是觉得直接走了不太好,就打了个招呼客气了下,“你是一个人啊?要不要一起啊?”

    结果,魏冬冬还真的答应了,剩下几个女生觉得这人真不懂人脸色啊!

    魏冬冬现在过的是真好,因为她妈结婚了,所以她的日子也跟着好过。只是,魏冬冬的现在得益于章宝贝,章宝贝有多狼狈,她就有多得意。

    章宝贝的爸爸和妈妈最终还是离婚了,当然,章宝贝的爸爸还算有良心,她妈妈得了一大笔钱,她爸和她妈都在争章宝贝的监护权,不过章宝贝最后选了她妈,她对她爸说了一通挺狠的话:“如果我知道从小疼我爱我的爸爸,在我还在我妈肚子里的时候就背叛了我和我妈,我肯定不会喊他爸爸。你别以为你现在付给我妈的钱是你的良心发作,这是我妈应得。你知道我为什么不选你?因为我知道我会有后妈,没有后妈会疼前妻的孩子,特别是在这个后妈还有个孩子的情况下。你以后只有一个女儿,是魏冬冬……哦不是,是章冬冬,我不是。我祝你们家宅不宁婚内再出轨良心不安一辈子!”

    章宝贝的爸脸当时都白了,他不怪章宝贝,可他认为这是章宝贝的妈教的,所以回头就会骂章宝贝的妈。

    至于章宝贝她爸再婚娶的是谁?就是魏冬冬的妈妈,那个在美容院工作很懂保养和养生的女人,魏冬冬是章宝贝同父异母的妹妹,只是魏冬冬很早就知道,而章宝贝直到最后才知道。

    ------题外话------

    是谁催了那么多字啊!狼瞅见了,也不敢试试更不到那么多字会怎么样,泪奔~o(>_<)o~

68-7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