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帮教父de萝莉情人 92-94


    092

    更新时间:2012-10-2 16:00:37 本章字数:7122

    楼道上空的摄像头还在不停的运转,李晋扬临关门前抬头看了摄像头一眼,送出了警告的视线,楼下房间里八卦心正浓的和煦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赶紧溜去睡觉。

    穆曦抱着李晋扬不哭也不动了,李晋扬有点费力的拥着她进屋,本来还想让她去洗洗澡的再睡觉,突然觉得她全身软绵绵的赖在他身上,结果仔细一看,竟然发现那丫头就这样子站着就睡着了。

    李晋扬伸手抱起她进到卧室,放在床上,她身上的衣服又破又脏,上面还沾了星星点点的血迹,李晋扬顺势在床边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睡的死沉死沉的小丫头,他忍不住伸手她的脸,看,他的小丫头又回来了,虽然她心不甘情不愿,虽然他是她最后才想起的那个依靠,可她回来了,不是吗?

    穆曦在睡梦里伸手抓抓胳膊上被蚊子咬的大包,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

    李晋扬叹口气,小丫头好像很遭蚊子,那胳膊腿上已经起了好多红色的包,看着都痒。李晋扬去打了盆温水,脱了她的衣服。十八岁的少女,身体如同完全绽放的鲜花,完美的展现在他的面前,李晋扬转过脸看着窗外,然后深呼吸一口气,把她从头到尾用热毛巾擦了一遍。看着她腿上胳膊上那些包,李晋扬直接打电话给和煦,让他去买瓶止痒的药水回来,和煦被慕容开从被床上拖了起了,差的哭了,现在这是深更半夜啊,是凌晨三点半啊,他特码要去哪里买什么止痒的药水?

    和煦泪流满面,在慕容开同情的眼光中出门了。和煦真的要哭了,他不过是小小的、平凡的外科医生,就是因为李晋扬家的那个丫头,他现在都成全能型医生了。

    李晋扬本就不管他专攻什么科的,什么是选修科,他不懂,也不需要懂,反正每次碰到问题,李晋扬肯定直接找和煦,搞不定也得搞定。和煦都嚎了好多回了,他就是个外科医生,不是妇科的,不是内科,不是中医……为什么每次那丫头出点问题,他都要负责啊?好,以前她好歹生的是病,他搞不定不行,那现在呢?那蚊子咬的扁扁疙瘩跟他是医生有屁关系啊!

    最后,和煦开着车,跑了大半个摆宴城,才找到一家十四小时便利店,买了瓶有止痒功效的花露水回来,卖东西的人都觉得他是神经病了,忍忍不就过去了,第二天买还不一样?非得深更半夜的出来买花露水,一个大男人,看把他娇气的。和煦自己默默的吐了一升的血。

    李晋扬自己也折腾到四点多才睡,主要小丫头不让他擦,他又不想把她折腾醒睡不着,就只能见机行事,折腾完了她,他自己又出了一身汗。他简单冲洗了一把,然后躺到床上,侧身看着那丫头睡的香喷喷的小脸,伸手,把她整个人都慢慢的拥到自己怀里,心里满满的都是一种叫着满足的东西,他闭上眼睛,一夜到天明。

    穆曦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她是被饿醒的,她都快饿死了。睁开眼睛,迷迷瞪瞪的看着天花板上的那盏吊灯,心里想说那灯看着好熟悉啊,穆曦的肚子在叽里咕噜的叫,她还觉得头晕眼花的,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全身没一点力气,甚至想嘀咕一句说“饿了”都没力气。

    敲门声轻轻响了一下,穆曦一下子坐了起来,然后她看到李晋扬出现在门口,穆曦想起来了,这里是李晋扬的家。

    李晋扬推开门看着她,先是愣了一下,而后他默不作声的走到穆曦面前,在她躲躲闪闪的视线里坐在床边,突然朝着穆曦伸出手,穆曦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结果,李晋扬的手伸到她前,把她身上的毯子往上拉了拉,手指碰到她裸露的肌肤上,顿时起了无数的**皮疙瘩,穆曦的脸腾一下就红了,立刻意识到自己好像没穿衣服,她手忙脚乱的把自己藏在毯子下面,裹的紧紧的,就露个头出来。

    李晋扬缩回手,若无其事的看着她说:“曦曦,先起床吃点东西再睡,已经准备好了,起来就可以吃,这是给你准备的衣服,快点,我在外面等你。”说完,李晋扬淡定的起身走出去,还把门关上了,接着冲进了卫生间。

    那人就这样走了,穆曦的脸就跟火烧似的高温持续就没下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刚刚一下子就红了,她自己都觉得脸很烫很烫。她扭头看了下,旁边还真有衣服放着,很干净的一套,她自己原来身上穿的衣服也不知道哪去了。穆曦闻了闻自己身上,结果没多大的味道,她还以为很臭呢。

    穆曦磨叽的时间久了点,外面李晋扬在喊她,穆曦赶紧穿衣服,穿了一半的时候,穆曦突然想起自己昨晚上本就没有脱衣服的,那她衣服是谁脱的啊?!一想到这个屋子里只有李晋扬一个人,穆曦的脑袋就“轰”了下,又开始忍不住骂了,李晋扬太流氓了,他怎么能脱自己的衣服啊?她是女的,他是男的,他干嘛脱她衣服啊。

    穆曦穿好衣服,光着脚下地,天热,她是逮住机会就不穿鞋,拉开门抓着头发走出去,满心满脑的羞涩和不满,反正他随便脱她衣服就不对。不过,穆曦还没好意思问到底是不是他脱的,他要是当场就承认了,那她多尴尬啊。

    穆曦虽然没说,可她本就藏不住心思,那小脸上的表情明摆着就是在纠结,李晋扬看到了也假装不知道,她以后总归要习惯的。

    午餐很简单,就是粥和几样小菜,穆曦也没挑,她是真饿了,低着头,拿着勺子“呼哧呼哧”就开始吃,李晋扬本来是坐在她对面,后来发现她一直吃粥,就试着给她夹菜,结果她全吃了,于是,李晋扬就换了位置,坐她旁边专门给她往粥里添菜,穆曦给什么吃什么,连嚷嚷一句都没有。

    穆曦这一吃,就吃了三碗粥,她还要吃第四碗,李晋扬不敢让她吃了,那么大一只碗,她有多大的胃啊?穆曦很生气,她都饿死了,他大中午给她吃粥就算了,还不管吃饱。那小脸都拉下来了,看着李晋扬的眼神立刻从恩人变成了仇人。

    李晋扬觉得眼疼,那小眼神得多恨的,就因为不给她接着吃了,李晋扬想了下才说:“曦曦,不是不给你吃,一下子吃太多,不舒服,你留点肚子,晚上我带你出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穆曦听了,眼神疑惑的看着他,然后乖乖点头了,主要是她觉得自己现在基不稳,女朋友的位置没坐稳,要是把他惹怒了,不定他要赶她走,所以穆曦觉得自己不能跟他起正面冲突。

    李晋扬要是知道就因为一碗粥没让她吃,她就联想了这么多,估计会呕死。他下午要出去,跟穆曦说下午会有个快递到,让她自己签收下,穆曦跑去洗澡了,也不知道听没听见,反正李晋扬临出门的时候就听到她“嗷嗷”嚷了一声,穆曦洗完澡就爬到床上继续睡觉,其实她的觉已经补的差不多了,她就是不想动。

    睡到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外面的门铃一直想,穆曦被吵醒了,她爬起来跑到门边,趴在猫眼上看了看,问外面的人是谁,外面那人说是送货的,穆曦这才想起来李晋扬走的时候说有快递要她签收。

    穆曦打开门一看,看着快递员问:“咦?叔叔,货呢?什么东西啊?”

    那快递员一脸诧异的看着她,然后说:“货在下面,搬不上来,小姑娘,签收人是穆曦小姐,是不是你啊?”

    穆曦点头:“是啊,什么货啊?不对啊,送快递都应该送到人家家里的,哪有放在楼下的,你让我一个人搬,怎么搬得动啊?”

    快递员囧死了,“穆小姐,那个是车,我们没法搬。”

    穆曦听了,疑疑惑惑的跟着快递员下楼,结果发现一个大卡上装着好几辆不同样子的汽车,还是上下层的,其中有一辆上下被纸盒子包装密封的严严实实的,等在外面的人一见穆曦下来,赶紧围过来,“穆小姐是吧?您来验验货,车外观是完整的,车型和内部设施李先生已经试过车,您看看还有什么问题我们帮您解决。”

    穆曦茫然的看着他们,指着那些汽车问:“这些是让我选的吗?是不是钱付过了?”然后伸手一指其中一辆红色的:“我能不能要那个啊?”

    送货员:“……”噎了下才说:“穆小姐,这个车型是李先生订好的,不能随便换,而且,您点的那个是便宜货,您的这辆车是挺贵的……”

    然后,穆曦就看到有人上去把那辆有包装的车解了,去掉包装,过了一会,一辆怪模怪样的黄色汽车被人缓慢小心的沿着坡道开了下来。

    那车长的很奇怪,和其他的汽车不一样,穆曦皱着眉头,指着那辆汽车问:“大叔,你们不会是说这个汽车是我要签收的吧?这个长的也太奇怪了,我要是开了它走在路上我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周围一片沉默,最后有个技术人员假意咳了两下,说:“穆小姐,这辆车是李先生半年前就挑中的,是限量版,就是这个造型,我们这干这行的还是第一次见真家伙,是挺少见的……”

    穆曦的表情实在是嫌弃,她是看惯了普通的轿车,觉得那样就很好看,现在这个什么样子啊,还没有顶,要是出去玩下雨了,躲雨的地方都没有。

    摆宴第一辆限量版的顶级奢华跑车,在穆曦异常鄙视的目光中落地,真正的名车有主了,人家帮她把车开到一个停车位,下车后就再也不敢碰了。穆曦这边看看那边瞧瞧,觉得没有地方有问题,就签收了。

    然后把车丢在那里,自己跑到楼上,穆曦杯具的发现自己身上没有钥匙,她进不去了,身上连打电话的钱都没有。

    李晋扬回来接她吃饭的时候,就发现小丫头可怜巴巴的坐在小区大门口停着黄色跑车上,哭丧着脸,一看到他回来就跑过来,李晋扬急忙停车,解了安全带下车:“曦曦,怎么了?这车不用你这样看着……”

    穆曦无比怨念的说:“我才不是看着车的,我没钥匙,我进不去了。”

    李晋扬哭笑不得,她还敢说自己没钥匙,中午跟她说话她就顾着吃了,本来还想问她怎么不打电话,干嘛自己傻呆呆的等半天的,结果一看她的衣服,就知道没有口袋装钱的。

    李晋扬觉得明天还得换锁,换个指纹锁得了,她总不会把自己的手丢了吧。李晋扬把车先后开进车库,然后指着那辆黄色的车对穆曦说:“曦曦,那是你的了。”

    穆曦睁大眼睛,指着自己:“给我的?”

    李晋扬点点头,穆曦的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不要,我又不会开汽车的,你不要给我。”顿了顿,她忍不住又说了:“李晋扬,你是不是被人家骗了啊?这个车肯定是人家卖不出去才忽悠你买的,你看它长的样子和你那个汽车都不一样的……”

    李晋扬:“……”

    穆曦那边又得意忘形巴拉巴拉说半天,然后想起来自己现在要低调做人,赶紧不说话了。李晋扬直叹气,直接拉着她乘电梯上楼,“曦曦,那是你今天的十八岁生日礼物。”

    “真的?!”穆曦顿时瞪大眼睛,是给她的?今天是国庆放假第一天,是她生日,她以为今年又是她一个人了,她以为生日肯定是过不成的,结果这个人竟然告诉她,她还有生日礼物。

    穆曦扭头,看着李晋扬的侧脸,盯着看了好一会,直到李晋扬转过脸对上她的视线,穆曦才赶紧假装什么都没看,李晋扬真不知说什么好了,伸手,牵着她的手出电梯。

    李晋扬在前面开门,穆曦跟在他后面,进门的时候她忍不住说:“李晋扬,你怎么会记得我的生日啊?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记得,我以前老是忘,后来我妈就帮着我记得,再后来我自己也就记着了……李晋扬你真好……”

    李晋扬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把她拉进门搂到怀里,穆曦还没站稳呢,他捧着她的脸就吻,又急又凶的,穆曦想说什么本没机会。之前也没什么征兆,穆曦都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凶的亲她。

    要说李晋扬之前帮穆曦养成的最成功的习惯,估计就是他那会坚决不顾她的抗拒和哭闹,老是对她动手动脚的,以致后来穆曦睡觉前都会问他一句:“你要不要亲了啊?你不亲我就要睡觉啰……”对那会的穆曦来说,那是每晚必备的功课,少了那个步骤,她就睡不安稳。

    这会等李晋扬抬头,穆曦的小脸都红成了苹果,她偷偷看了李晋扬一眼,然后不满的说:“李晋扬,以后我们说好了,亲嘴要晚上才行……”

    李晋扬抱着她笑,点头说:“行,那我们就晚上亲。”然后他微抬眼眸,看了她嘟着小嘴不满的表情,一手悄悄的向下滑去,嘴里问:“那这种也晚上吗?”

    穆曦的脸顿时红到了耳朵,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她都不想红脸的,但是脸自己就红了,她也没办法,觉得李晋扬的手一直往她屁屁上,穆曦立刻手忙脚乱的拉他的手,嘴里嚷嚷着:“不行不行,这个也要等晚上……”

    “那这个呢?”李晋扬本来就是个老流氓,对付穆曦这样的小丫头真是手到擒来,穆曦拉下他这只手,他那只手又往不该去的地方了,穆曦都快哭了,最后就抱着他的手说:“晚上,都要是晚上才行,现在不可以……李晋扬,你不能耍赖皮,要晚上睡觉的时候才可以……”

    穆曦觉得李晋扬的笑看的她**皮疙瘩一直起,急忙岔开话题:“李晋扬,我好饿啊,我肚子饿死了,你今天中午都不给我吃饱的,我饿死了,我要吃饭,我要吃鱼,我要吃,吃吃,李晋扬我要吃……”

    李晋扬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凑近她问:“曦曦要吃?”

    他凑的太近了,穆曦赶紧往后退,结果还是在他怀里,她硬着头皮连连点头,“要吃要吃,我们赶紧走吧。你饿了吧,你肯定很饿了,你中午吃的饭现在才回来,肯定很饿的。”

    李晋扬点头,还是笑,说:“确实很饿,都饿很久了。”

    穆曦一听,顿时兴高采烈起来,挣脱李晋扬跑去换鞋,嘴里嚷嚷着说:“李晋扬,我们一起去吃行不行啊?我现在是你女朋友,我没有钱,你要管饭的,还要管饱,你不能小气哦。”

    李晋扬笑了笑,点头说了一个字:“好。”

    穆曦跟着李晋扬出门,她自己的衣服早被丢了,都破了肯定不能穿,身上穿的是李晋扬早上放在床头,穆曦现在也不挑了,她都没钱的人,李晋扬给她什么她穿什么,现在身上穿的就是女孩子穿的T恤和棉的短休闲裤,因为个子高,人家穿到膝盖的位置她穿的就是到膝盖上面,大半截白嫩嫩的腿看的李晋扬想吐血。

    其实李晋扬为了小丫头的服装真是煞费苦心,他还是比较喜欢冬天,把她围得严严实实的,别人想看也看不到,可这是夏天,他总不能让她那么热的天穿长衣长裤吧?结果,现在看着小丫头露在白胳膊嫩腿,看一次吐一次血。小丫头到哪真是太显眼了,第一眼人家其实是冲着她个子看,可看了人就想看脸啊,一看那小脸勾魂的,谁都想多看两眼。

    李晋扬带她去了“绝地”,穆曦本来不愿意去的,她说要吃二中附近的那家米粉,结果李晋扬说没事,那家米粉店的老板现在在“绝地”工作,专门做米粉的,穆曦本来还不信呢,跟着李晋扬到了那,还真看到那米粉师傅了。穿着崭新的厨师服,干干净净的,头上还戴个大厨帽,一点都不像小店里出来的。

    其实穆曦不知道,米粉师傅被培训过,在绝地干活的厨师不管是哪方便,肯定得高人一等,不然,凭什么同样的玩意比人家贵几十倍几百倍甚至几千倍啊。当然,穆曦肯定也不知道,其实米粉师傅最本的存在,就是为她服务的,只是后来很多顾客发现“绝地”唯一的本土食物味道非常正宗,一直闲置的米粉师傅才有了用武之地。

    李晋扬是发现了,其实米粉比他更讨小丫头欢心,与其跟一碗米粉争宠,不如用米粉哄她高兴了。

    方清闲听说老大带着他的小女友来用餐,特地上到餐厅亲自服务,看着小丫头脸上的表情,他好歹算是知道这次小丫头不是要死要活的才跟老大在一起的,一看她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小丫头心情还不错,他还以为她还会跟李晋扬闹腾几天才乖呢,看来还是很识时务的。

    穆曦本来要点两碗米粉的,结果李晋扬说给她一碗,她还要不满呢,李晋扬问她:“曦曦,你还要不要吃了?”

    穆曦“咦”了一下,觉得米粉和,她还是选择吃吧,毕竟贵嘛。

    穆曦中午就觉得没吃饱,现在就更饿了,吃的有点急,李晋扬在旁边说话:“曦曦,吃慢点,吃饱了,我们回去还有事做。”

    穆曦用餐巾布擦了下嘴,继续吃,因为辣,还有点烫,小丫头吃的额头鼻尖上全是汗,小嘴被辣的红艳艳的,吸米粉时候还特别小,看的对面的李晋扬该想不该想的全都想到了。

    方清闲在没多远的地方和一个经常来的富婆说话呢,结果听到李晋扬这句话,也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老大这句话说的有点邪恶,什么叫吃饱了回去还有事做?这大晚上的,正经事能有几件?他忙里偷闲看了李晋扬一眼,结果发现李晋扬看着对面低头吃东西的小丫头的眼神,就跟狼看见食物时的贪婪表情似的,绿莹莹的,好像马上就要扑过去一样。

    方清闲觉得他老板太丢人了,有他那样道貌岸然装的像个正人君子,其实内心十分猥琐无比邪恶,恨不得像对面的小丫头像吃米线吃一样把小女友扑倒的禽兽男人吗?人得在适当的时机做适当的事,今天貌似是那丫头的生日啊,这气氛明摆着不适合嘛,方清闲想着他得赶紧准备花和蜡烛去,这样老板才能哄那丫头开心啊……

    穆曦吃的多,以前吃东西的速度还有点快,后来真是被李晋扬硬生生被掰过来的,现在还算正常,反正吃东西太快肯定对胃不好,何况穆曦吃的还多。她吃了也嫌辣,但是还算喜欢吃,辣的受不了她就喝水,她吃饱了东西也吃完了。

    李晋扬放下手里的餐具,拿起餐巾布擦了擦手,“曦曦,吃饱了?”

    穆曦又喝了口水,张着嘴吐气,点头说:“吃饱了……啊,好辣好辣……”

    李晋扬直接把手里的东西一扔,站起身就说:“那我们回去。”

    穆曦还想歇一会呢,他却直接过来拉她,结果等方清闲亲自忙活了半天把东西送进来后,发现他老板吃了霸王餐就算了,还把剩余的水果打包带走了,方清闲这个恨的,就有这么抠门小气的老板吗?

    李晋扬带着穆曦坐电梯,刚进电梯他就一把把穆曦推到电梯的玻璃门上吻了上去,那手更是上下其手的乱,穆曦肯定嗷嗷叫:“不行,不行,要回家……回家……李晋扬……”

    电梯马上就到一楼了,穆曦急死了,让人看到可怎么办啊?太丢人了,不行不行,拼命推他,李晋扬开始本就不管她在喊,只是在电梯快到一楼的时候,他主动抬起头看着她,沉声问她:“曦曦,是不是我们回家睡觉的时候,我想怎么样都可以?!”

    ------题外话------

    狼的推广区:狼在留言区里和某个小盆友提到滴谭老二童鞋,是狼的完结民国文《九夜》里滴男主,介个家伙是个正宗滴流氓,巧取豪夺型,和大叔脚对8是一个类型滴。

    有兴趣滴小盆友可以去瞅瞅~\(≧▽≦)/~啦啦啦

    093

    更新时间:2012-10-2 16:00:47 本章字数:8623

    穆曦觉得他们又不是第一次睡一张床,而且李晋扬一直都是那样,睡觉的时候死活要抱着她,然后骚扰她不让她早早睡,她都习惯,他想干嘛就干嘛呗。

    电梯“叮”一声停在一楼,李晋扬想按地下一层,穆曦不让,指着外面的夜景对李晋扬说:“李晋扬,我们去逛街好不好啊?我肯定不买东西,就是看看的,行不行啊?”

    李晋扬心里正憋着一股邪火没处发泄呢,结果她来这么一出,李晋扬拉着她的手,诱哄道:“曦曦,我们先回家,明天你想去哪都行,好不好?”

    穆曦顿时撅起了嘴,然后拿出手机上的时间给李晋扬看,“李晋扬,你怎么这样啊?你看你看,这才几点啊?才七点多一点,我们现在回家也没有事做嘛,又没有好看的电视,李晋扬,求你了,我们就逛一会会,就一会会,我又没有钱,我也不买东西,就是看看嘛,好不好啊?”

    李晋扬看着小丫头可怜兮兮的摇着他的胳膊哀求,那心就不由自主的软了。穆曦是拉着他出电梯的,然后抱着他的胳膊往步行街范围走去。

    街上灯火辉煌的,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路边的门店小吃各式招揽客人的方法都有,吆喝招呼音乐震天,天气还有点热,着装凉快的俊男美女成群结队的在步行街上行走。

    穆曦跟所有女孩子一样,喜欢逛街,明明什么也没打算买,她就是喜欢挨个店进去看。在学校的时候她就喜欢跟展小怜后面买东西,当然,她自己一般不买,都是帮展小怜参考,展小怜的回报是管她饭和零食,穆曦逛街觉得很有意思。不过后来学校发生了乱七八糟的事后,她就一直缩在宿舍,闷了好多天,现在好不容易心情好点了,就算没钱她也想出来转转啊。

    李晋扬真是服了她了,一家一家的看,衣服鞋子包……反正是店的她就进去,问她想买什么她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没想买什么,就是看看。穆曦本来也是打算看看的,她就算想买也没有钱啊。

    穆曦有自己的原则,她可以住在李晋扬家吃他的喝他的,但是她肯定不会往他要钱,钱和其他东西不一样,不能随便乱要的,再说了,李晋扬又不欠她钱,她凭什么要人家钱啊?

    穆曦不说买什么,李晋扬就陪着她逛,一直逛到头了,李晋扬以为这下她总该回去了吧,结果,小丫头拉着他到另一边,从另一边的第一家开始往回逛了。李晋扬真是哭笑不得,这丫头是不是刚刚吃的太饱了,现在要消化消化呢?

    穆曦最喜欢的店就是服装店,她很少有机会自己买喜欢的衣服,最奢侈的一次就是发奖学金那次,还是展小怜忽悠她买的。因为带着李晋扬,服装店的人自然而然的默认为她是带着男朋友逛街,一般这种情侣搭档买东西最爽利的,男朋友都要撑面子啊,所以服务员对穆曦很客气,结果穆曦这件拿过来比划一下放回去了,那件拿过来比划了一下又放回去了,最后一个店都比划完了,她摇头说不要不好看,这给人家店员气的,她都没试怎么知道不好看啊?

    李晋扬直叹气,小丫头脸皮是不是比以前变厚了?他从来不知道她一毛钱不带还敢跑人家店里逛的,那小模样明显是个老手嘛。出了店李晋扬就调侃她,“曦曦,这都谁教你花招?你看把人家气的,小心人家赖着你。”

    穆曦头一仰,高傲的说:“我又没碰坏他们家衣服,她敢赖着我吗?再说了,我不是还有你嘛?我才不怕她们呢。”

    李晋扬的心啊,被她这样一说,顿时就火热热了,他就不明白了,小丫头怎么好歹说句哄人的话他就缴械投降了呢?他还在那美呢,结果一抬头小丫头已经屁颠屁颠的跑进一家饰品店了,正拿了一个猫耳朵发箍戴在头上,转过脸朝着他做动作,小丫头对他挤眉弄眼的,那表情别提多可爱了,李晋扬一个没忍住就笑出来。他静静的站在门外,透过人头攒动服装艳丽的人群,看着那个正跟旁边的人问着什么的小丫头,怎么看怎么觉得还是她最漂亮,那么多人里,他一眼看到的只有她。

    穆曦几乎把里面的东西都看了一遍,最后空着手跑出来,李晋扬拉着她问:“曦曦,没喜欢的东西吗?”

    穆曦摇头:“我就是看看,要是看中了,等我下次有钱了再来买。”

    李晋扬不让她走,拉着她说:“曦曦,你喜欢什么告诉我,我送给你,好不好?今天是你生日,你想要什么都行。”

    穆曦拉着李晋扬就往前走,“我没喜欢的啦。”

    逛了将近两个小时,总算是逛完了,李晋扬觉得吧,她这力可真是太好了,他果然是老了,不适合小丫头的娱乐活动,逛个街可真是累人。

    往回走的时候路过一个烤羊串的摊点,穆曦都走过去了还回头看了一眼,李晋扬见她那小模样可真是心都碎了,他是不想她吃这些东西的,因为是在街头路边,李晋扬一直这种的觉得不大卫生,可小丫头眼巴巴的模样他看了心疼死了,就破例一次。

    穆曦一听说李晋扬要给她买羊串,那眼睛都亮了,“好啊好啊,李晋扬,你真是太好了。”

    等了好一会,总算是等到了,因为那签是要回收再利用的,穆曦就站在旁边吃,一会一一会一的,那速度别提多快了,李晋扬手里就捏了一,闻了闻味道,他一个大男人还真对小丫头吃的东西不感冒,就是觉得小丫头吃的真香。

    穆曦吃完了也满足了,和李晋扬去“绝地”地下车库取车的时候都是兴高采烈的,李晋扬看着直笑,这丫头是不是小脑袋里整天想的都是吃的,忍不住问了一句:“曦曦,有这么好吃吗?”

    穆曦很快乐的点头:“当然啦。李晋扬,和你在一块真好,我喜欢吃的东西你都不喜欢吃,没人和我抢来着,高兴!”说完,自己突突跑到他的车旁,等他按了开门锁,她自己就钻了进去。

    李晋扬坐进车里,关上门,拿了车钥匙开车,穆曦在旁边嚷嚷着:“李晋扬,安全带,你没系安全带!”

    李晋扬扭头看她,笑了笑,然后缩回手,说:“暂时还不需要……”说着,整个人对着穆曦侧过身压过来,穆曦赶紧往后一倚,李晋扬就把她压在车座,吻了上去。

    穆曦觉得这个人今天有毛病,怎么老是要亲她啊,穆曦推他,肯定推不动,李晋扬就是带着一种尝味道的动作在亲,穆曦又觉得头晕眼花了,伸手小拳头打他,直到李晋扬主动抬头,她缩成一团,眼睛死死闭着,觉得他终于不亲她了才偷偷睁开眼睛,结果看到那人的眼睛里冒着一团火,正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看,穆曦心里慌慌的,她真是觉得李晋扬今天有点怪,好像是从早上就开始的。

    李晋扬看着她一脸惶恐的模样,对着她笑笑,说:“曦曦,最后一羊串还是你吃的,总得让我尝尝味道。”

    穆曦心里愤愤的,觉得刚刚李晋扬那样很不要脸,说是尝尝羊串的味道,其实就是想亲她,还当她是上高中那时候的笨蛋傻瓜吗?哼!老流氓,不要脸!

    李晋扬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又在骂他了,趁着她没注意又凑过去咬了一口,这个穆曦气的,小脸也不知道是被气红的还是被羞红的,反正开始嚷嚷了:“李晋扬,你赖皮,我们说好的了,不许在外面这个样子……”

    李晋扬正准备开车呢,听她这样一说,就扭头看着她,“曦曦,说好在外面不许什么样子?”

    穆曦被噎了一下,老半天才说:“就是,就是亲嘴!”

    李晋扬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行,我不赖皮了,我们现在就回家。”说着,直接启动车了。

    穆曦本来还准备了一大堆谴责他的台词,结果他立刻就承认了,害的穆曦剩下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说出来了。

    穆曦始终认为李晋扬今天有点怪,看她的眼神也有点吓人,反正她心里怕怕的,可李晋扬跟她说话又是好好的,穆曦也不知道怪在哪。

    到了锦园车库停车,穆曦终于觉得怪在哪了,李晋扬好像有点心急,熄火以后,他就快速的解开安全带下车,然后动作麻利的把穆曦拉下车,关门锁车,直接拉着她上楼,穆曦被她拉的都小跑了,嘴里说着:“李晋扬,你慢一点嘛,干嘛走这么快啊!”

    李晋扬真的稍稍放慢了脚步,只是等电梯的时候按着那上升的按键本就是不耐烦,连着按了七八下,这要是质量不过关的电梯,肯定被他几下就按坏了。

    穆曦站在他后面,忍不住说了一句:“李晋扬,你干嘛这么急啊?你是不是想去厕所小便啊?”

    李晋扬:“……”默了好一会才说:“曦曦,不知道吗?男人有时候会有比上厕所更急的事。”

    穆曦认真的想了想,眼睛一亮,李晋扬还以为她开窍了呢,结果那丫头一开口就打破了他的幻想:“我知道了!李晋扬,是不是刚刚你吃什么东西吃坏了肚子啊?”

    李晋扬:“……”

    等电梯下来以后,李晋扬伸手穆曦的脑袋,内伤的叹口气,说:“乖,别猜了,待会你就知道了。”

    穆曦见自己没猜中,无趣的鼻子,转过脸看着电梯上数字。

    李晋扬住的楼层挺高,电梯一节一节的上升,穆曦闲着无聊开始给李晋扬讲她在学校里听班上同学讲的简短鬼故事,结果讲完了李晋扬没什么反应,穆曦就指着他后面说:“李晋扬,你后面站的是谁啊?”

    结果李晋扬还是没反应,穆曦无趣死了,哼了一声不理他,李晋扬看了她一眼,突然伸手越过她的肩膀朝着她后面去,嘴里还说:“曦曦,这里哪来的血?”

    穆曦顿时觉得毛骨悚然,不由尖叫一声一头撞到了李晋扬怀里,然后抱着他哇哇大哭,这时电梯刚好到了,李晋扬是低笑着把她半抱半拉出来的。穆曦一直哭还骂他:“李晋扬,我恨死你了,我讨厌死你了,你吓唬人……呜呜呜,你欺负我……哇哇哇呜……”

    李晋扬挺冤枉的,她刚刚讲的多高兴啊,结果他配合了一下她倒是被吓哭了,有她这种吗?这么不经吓还讲什么鬼故事啊。唉——李晋扬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边搂着她往门踉踉跄跄的走一边掏钥匙开门,嘴里还得哄:“曦曦,是我错了,别哭好不好?我不是有意吓唬你的,乖,别哭了……”

    穆曦要是听了就好才怪,也忘了要低调先站稳脚跟的事了,李晋扬哄她还在抗议,“就是就是,你就是故意的,你欺负我,我不喜欢你我讨厌你,你欺负人,李晋扬你就是大坏蛋……”

    李晋扬开门进屋,随手锁门,开了玄关的灯,然后直接伸手抱起她进屋。

    穆曦每次哭那都是真的哭,哭的一点都不矫情,这会正伤心,被他放到床上了还在哭呢,结果李晋扬直接上来就动手,那动作又急又凶,穆曦被吓的也顾不得哭了,赶紧按着他要脱她T恤的手,结结巴巴的说:“李晋扬,我没睡着,不要你帮我脱……”

    李晋扬半压在她身上,目光幽深的盯着她,开口:“曦曦,你今天答应过我,我们回来,你就随便我怎么样都行,你不能赖皮。”

    穆曦:“……”那手还死活拉着衣服摆,不让他碰,老半天终于找了个理由:“我,我要去洗澡……”

    两个人对视,穆曦很勇敢的跟他抗,重复了一句:“李晋扬,我要洗澡!洗澡洗澡!”

    李晋扬深呼吸了一下,慢慢的起来,伸手把她也拉了起来,“去吧。”

    穆曦顿时松了口气,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出了房间,进了洗手间就把门关“嘭”的一声撞上。

    穆曦已经十八岁了,男女之间的事就算不懂也多少了解,李晋扬跟她讲过,展小怜也跟她讲过,宿舍里夜聊的时候更是讲过,穆曦自己好奇还偷偷在网上查过,反正,就是那点事,穆曦开始心里一直挺排斥,觉得太恶心,后来大家都不是那样说的,她也从最初的恶心变成了好奇。

    穆曦现在明白了为什么李晋扬今天会让她感觉不一样,是因为他的眼神,他的眼神就是人家说的那种狼要吃猎物的眼神,现在想想李晋扬下午的话暗示多浓啊,穆曦蹲在卫生间捂着脸,心里又怕又羞,她怎么就没想到呢?现在要怎么办啊?她都不敢出去了。

    李晋扬真服了她了,她进卫生间二十分钟了他还没听到淋浴的声音,她洗的什么澡啊?过去敲敲门:“曦曦?”

    穆曦一激灵站起来,哭丧着脸,对着门外喊了一声,“马,马上就好!”然后伸手开了淋浴,水声哗啦啦的,门外终于没了声音。穆曦脱了衣服就站在水下面冲,洗了半天才想起没给头发打洗发水,平时十五分钟就搞定的事,结果她在卫生间磨蹭了一个多小时。李晋扬都无语了,这丫头就故意磨蹭磨蹭,耗着时间折磨他的是吧?

    老半天里面没一点动静,李晋扬有点担心,过去敲敲门,“曦曦?洗好没?”

    穆曦冲进来的时候急,没带衣服,现在好了,她刚刚穿的衣服被她脱下来的时候丢在水池里,全湿了,她没衣服穿,正躲在里面咬指甲呢,被他突然一敲门给吓的咬到了手指头,她赶紧开了水龙头放水,嘴里嚷了一句:“还要有一会……我我我洗衣服!”

    李晋扬扭了两下门把手,又敲了敲门:“曦曦,衣服明天洗,你先出来。”

    穆曦听他这样一说,更不敢出去了,可是她一直不出去也不行啊,最后她躲在门后面,跟李晋扬说:“李晋扬,你,你能不能帮我把衣服拿一下啊?”

    接着穆曦就听到拖鞋踩在地毯上的声音走远了,然后又走了回来,李晋扬敲敲门:“曦曦,开门!”

    穆曦那心里慌的,就跟吃了老鼠药似的,上下乱窜不得安生,她躲在门面,悄悄打开一条缝,战战兢兢的伸出光溜溜的胳膊,对着外面舞着那只手,嘴里说:“李晋扬,我手在这里,你递到我手里……”

    结果等半天也没觉得手里有东西,到是李晋扬说话了,“曦曦,你的手在哪?我看不到。”

    穆曦气死了,她都伸出大半条胳膊了,他怎么会看不到呢?可是他说看不到她也知道到底能不能看到,只好又往外探了探,“这里这里,在这里啦!”

    李晋扬还是说没看到,穆曦一生气,就探了个头出去看个究竟,结果李晋扬就站在门边,穆曦顿时生气的说:“李晋扬,还敢说你看不到?你都看到了……”

    李晋扬的手轻轻的按在门上,然后慢慢的用劲,穆曦躲在门后,身上光溜溜的,手里就拿了条刚刚洗澡的湿毛巾,被他这样一推门,她吓的直往后躲,嘴里嚷着:“李晋扬,李晋扬你出去,我没穿衣服,我没穿衣服呢,你丢不丢人啊……出去出去!”

    李晋扬等的就是她这个样子,要是出去才怪。进了里面,手里拿着一条大浴巾,张开,直接上前一步在她的尖叫声里把她裹在浴巾里面。

    穆曦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这下更不敢动了,她的手和胳膊都被包住,她生怕她动一下,李晋扬再一松手,她就会被看光光的,女孩子的身体多宝贵啊,穆曦的小脸都快红到紫了,她想哭,可是她找不到哭的理由,她就是心里害怕。

    李晋扬直接把她打横抱了起来,穆曦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一脸的惊恐,李晋扬不由笑出来,说:“曦曦,我没那么恐怖。别着凉了,你先去睡觉。”说着,把她送到了房间塞到了空调被下。

    穆曦本来还以为他要对她怎么样怎么样呢,结果那人拿了衣服就去洗澡了,穆曦等他出去了,才悄悄把手拿出来,松了一口气,害她担惊受怕了一个晚上。

    穆曦今天睡的挺多,其实现在也不困,就是晚上逛了一圈腿有点累,洗完澡后那腿就更有千斤重了,她伸了个懒腰,伸手勾啊勾,总算把她中午丢在床头的吊带小睡衣给勾了过来,就躺在被窝里套到了身上,又慢吞吞的起来到柜子里找小内内穿上,这才安心的闭上眼睛。

    李晋扬洗的挺快,过来的时候就看到穆曦湿着头发躺着,他叹口气,过去拿了吹风机,就坐在床边给她吹头发,那吹风机呜呜呜的声音吓穆曦吓了一跳,立刻就醒了,伸手就推李晋扬:“你干嘛拿这个吹我啊?你吓我一跳,走开走开啦,别在我这边吹头发。”

    李晋扬真是服了她,他的头发才多长,一会就干了,他吹什么头发啊,可她的不行,小丫头现在学习没那么紧了,又开始留长头发了,这都过了肩膀了,湿漉漉的贴在头上,明天起床那铁定头疼啊。按着她不让她动,边给她吹头发边说:“曦曦别动,一会就好,不然明天早上头疼,到时你又要去医院了。”

    穆曦被非典那会弄的,现在最怕的地方就是医院,一听头发湿了睡觉会生病,赶紧不敢动了,乖乖让李晋扬给她吹头发,上面吹干了,李晋扬推推她,穆曦顺着她的手势翻了个身,趴在床上让李晋扬吹她后面的头发,结果,她身上那件睡衣两细细的吊带下,露出了一大片雪一般洁白光滑的美背,那视觉冲击力就别提了,反正李晋扬看的,当时心里就烧起了火。

    其实李晋扬心里那把火都烧了一天,他可真是压了又压,刚刚看到小丫头那紧张样,他还想着是不是他太禽兽了太心急了,现在这丫头是故意撩他的吧?

    因为屋里开了空调,就是恒温的,穆曦也没觉得哪不对劲,她伸手在背上抓了两下,那洁白如玉的美背上顿时出现了三条红色的抓痕,在那背上别提多醒目勾人了。李晋扬不动声色的把毯子往上拉了拉,然后继续给她吹头发,试了试头发吹干了就结束。

    李晋扬伸手关了吊顶灯,把床头灯打开,两台可爱的蘑菇小灯是穆曦喜欢的,昏黄的灯光透着温馨的味道,在这个以黑白色为主的房间里显得十分滑稽,可小丫头喜欢,李晋扬肯定是以她为主,她喜欢的东西,再丑也留着。

    李晋扬像往常一样从另一边躺到床上,慢慢的靠近穆曦,穆曦刚刚还没什么困意,这会倒是真睡的迷迷糊糊了,一闻到靠近她的人身上的味道,她就知道是李晋扬,习惯的翻个身,然后像虫子一样一下一下拱着朝他身边靠,最后磨磨蹭蹭的挤到他怀里,这过程穆曦连眼睛都没睁。

    李晋扬抱着她,一点睡意都没有,怀里小丫头身上的味道一阵一阵往鼻子里灌,刺激的他每一神经都极度兴奋,他那里还睡得着啊。

    李晋扬看了眼把头埋在自己怀里睡的香的小丫头,轻轻推了推她,“曦曦?曦曦?”

    穆曦哼唧了两声,不知道说什么,反正李晋扬猜肯定是不满他叫醒她的,李晋扬伸手把她推开,穆曦立刻缠了过来,这习惯养的多好,离了就睡不着了,李晋扬再次把她推开,不等她缠过来就吻她的嘴,穆曦纯粹是被李晋扬吻醒的,她迷迷瞪瞪的就觉得呼吸不顺畅,结果睁眼是李晋扬在亲她。

    穆曦挣扎了一下,有点慌,本来她都忘了,结果现在又想起来了。李晋扬的力气多大,按着她就没打算让她能起来,一边亲,一边腾出一手就顺着她的小睡衣往伸。

    小丫头现在就是案板上的羔羊,动都不敢动,穆曦明显觉得李晋扬这次和以前不一样,以前他就会停,可这次他没停,还一直向前,最后穆曦明显觉得李晋扬是在脱她衣服,穆曦一下子就哭了,李晋扬快速的把她的眼泪吻去,一边亲一边哄:“曦曦,曦曦乖,别怕,是我,不疼……一下下就好,很快就结束……”

    穆曦本来都是在网上看到,看到的都是一面倒的说怎么样怎么样美好,她现在倒不是多排斥,而是对这种没有接触过的事感到害怕。李晋扬在穆曦心里那信誉一直是绝对的好,他以前跟穆曦说的那些事几乎都会做到,穆曦在潜意识里就觉得只要李晋扬开口答应的事,肯定就是真的,所以这会李晋扬说不疼,还说什么一下下就好,可怜的小丫头还真信了,她又没经历过,没人告诉她到底会怎么样怎么样,之前网上看的她都因为害怕忘的一干二净,穆曦心里又紧张又恐惧,谁被人脱光了衣服来去还都是往不该的地方的能淡定啊?

    穆曦哭哭啼啼的跟李晋扬说:“李晋扬,一下子就好,要快一点哦,李晋扬,你不能耍无赖……还有,你不能跟别人讲的,不然我会生气的……”

    李晋扬哪顾得那些,他现在都快疯了。

    十八岁的穆曦,像条初出深海的美人鱼,完美无缺的呈现在他眼前,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呼吸都让她颤抖战栗,穆曦僵着身体,无意识的喊他的名字:“李晋扬……李晋扬……我我,我害怕……”

    李晋扬沿着她的脸颊一路吻着,嘴里还不忘哄着:“曦曦别怕,你十八岁了,曦曦是大人了……”

    穆曦虽然不像刚刚那么怕了,但是一直在抽噎,乖乖的,任着李晋扬上下其手,心里就盼着赶紧过去。

    事实证明,李晋扬也有骗人的时候,穆曦觉得疼死了,哭的嗓子都快哑了,本来就有点娇气,平时碰到点什么都会嚷嚷,这会遭了这罪,那哭的都快岔气了。

    关键是穆曦还是在没准备的时候,因为那时候李晋扬是突然抬头跟她说话的,他就说了一句话:“曦曦,我爱你……”

    结果,穆曦就杯具了。

    很久很久以后,穆曦和展小怜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这个话题,然后,穆曦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她的第一次,一针见血,展小怜听了,笑的死去活来,穆曦自己觉得这个词用的挺恰当的,结果,这词不知怎么的传到了李晋扬的耳朵里,当时那脸就黑了,针……

    其实也没那么要死要活的疼,主要是穆曦觉得委屈,她都那么相信李晋扬了,结果李晋扬骗她,还说什么不疼,还说什么一下下就行,还说什么很快就好,都是骗人的!

    穆曦开始的时候因为疼就对着李晋扬又打又咬,哭着喊着说他是臭流氓大骗子死变态,结果那人越听她骂就越兴奋,还一下下就好呢,那简直就是一下下乘以不知多少倍了。后来估计穆曦也累了,打着打着就不打了,人是一直在哭,就是那哭的声音不像开始那么痛苦。

    李晋扬本来就是个不要脸的老流氓,小丫头这算是被他彻底开发了,完事以后他就抱着她躺着,心里就想着这会就算让他死在她身上,他也认了。

    因为穆曦一直哭着喊疼,他还真不敢多鲁,过程也很小心,只是回头一看,心说坏了,小丫头满身青青紫紫的就别提多触目惊心了。

    穆曦是脸上带着泪睡着的,被折腾了大半夜,早就累趴,那眼角含泪的小可怜模样别提让人多心疼了,李晋扬抱着她躺了一会,穆曦老是痛苦的皱眉,李晋扬就起来打了热水给她清理,心里想着第二天他得怎么哄她才能不让她发飙,这丫头中间一直嚷嚷着他骗她呢。

    天都快亮了,李晋扬一点睡意都没有,他仔细盯着她看,一点一点亲她的眉目,真是越看越喜欢。世界上那么多女人,漂亮的比比皆是,怎么他就遇见她了呢?多坏的子,多难搞的脾气,多会折腾人的丫头啊,他怎么就偏偏遇到她了呢?

    第二天中午,毯子下鼓出的一坨东西虫子一样动了动身体,然后慢慢爬了起来,在床上发了一会呆,突然扯着嗓子喊:“李晋扬!李晋扬!”

    ------题外话------

    狼被这两天滴钻石晃花鸟狼眼,嗷嗷嗷,狼嚎一声表示狼很高兴,嗷——

    094

    更新时间:2012-10-2 16:01:08 本章字数:8701

    穆曦真是一觉到中午才醒的,爬起来以后迷迷瞪瞪的,过了一会才想起昨晚上的事。穆曦这会可真是恨死李晋扬了,她现在身上哪里都疼,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都是印子,果然网上都是骗人的,什么美好什么美妙,都是骗人的,就是疼!

    李晋扬也是大骗人!穆曦真是气死了,她坐在床上直着嗓子喊了两声李晋扬,那小脸冷飕飕的,大有李晋扬一进门她就要发飙的意思。

    李晋扬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小丫头脸上凶神恶煞的表情,看他的眼神就跟要咬他似的,正把昨晚上他想尽办法脱掉的小睡衣往身上套呢,看到他进来就把她旁边的枕头对着李晋扬使劲扔过来,嘴里还嚷嚷着骂他:“李晋扬你这个大骗子,不要脸……”

    小丫头初尝情事,此刻还正是恼羞成怒的时候,粉颊微红,眼含秋水,本就勾魂的小脸上真正媚态横生,估计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现在的脸有多娇艳,眉眼间的春情想遮都遮不住。李晋扬看她第一眼就移不开视线了,心里知道她肯定要闹腾,手里拿着接住的枕头走过去,得,她怎么折腾都成,本来就是他强求的,他认呗。

    穆曦“嗷”一声朝着他扑过来,抱着他的胳膊就咬,就跟只发怒的小狮子似的,咬住了就不松口。小丫头肯定是真生气了,下口一点都不留情,李晋扬心里想着肯定是被咬破了,他这得去打狂犬疫苗的吧?

    穆曦自己都闻到血腥味了,她不管他疼不疼,他昨天晚上都没管她疼不疼,她都告诉他很疼很疼了,都疼哭了他都没管她,她干嘛要管他啊?

    李晋扬那胳膊都快不是自己的了,愣是忍着没吭一声,想着小丫头不是打算把他胳膊咬掉快吧,另一手直接把她的身子捞起来往怀里搂,穆曦的身子还疼呢,被他一捞不由自主的就松口了,满嘴的血糊糊,抬头看李晋扬的时候眼睛里都是泪水在打转,心里委屈的跟什么似的。

    李晋扬叹口气,也顾不上他那被咬的血淋淋的胳膊了,赶紧抱住她哄啊,结果好话都说尽了,小丫头就是死活说他是大骗子老流氓,说着说着就哭了,一个劲的说疼,那闹腾劲,李晋扬深刻怀疑他昨晚上是不是太保留了以致她现在还有力气闹腾。

    李晋扬被她哭的都没招,她一边哭还一边打他,李晋扬最后死活抱着她往床上一坐,大手顺着她白嫩嫩的腿往上一,愣了下,忍不住问了一句:“曦曦,你没穿内衣?”

    穆曦一起床就顾着找他算账了,在他进来的时候才想起来套件睡衣,进门就对他发飙,还真给忘了。正在李晋扬怀里对着他又抓又挠的穆曦一听他的话,顿时停住了动作,下一个反应就是赶紧把李晋扬的手拉出来,嘴里生气的喊:“住手住手!李晋扬不许你碰我了,我生气了,我在生气……”

    李晋扬被她这样一撩拨,身体里那腾腾的火一下子就窜了上来。

    他昨晚上是真体谅她的,知道她怕疼,本就不敢怎么着,就这还把她弄的满身伤,李晋扬恼都恼死了,他果然是手脚太重,小丫头的皮肤多嫩啊,他注意不带注意还给弄伤了。

    穆曦真是怕死了,昨晚的记忆还在,那疼的要死,现在李晋扬的手都是朝着她羞人的地方,她本按不住他的手,最后就是僵着身体不敢抬头,李晋扬现在也就是过过干瘾,他哪舍得再折腾她一次啊。就算再怎么想,也得考虑她的身体好了以后才行。

    可穆曦还是被他吓哭了,李晋扬一见,手是撤了出来,穆曦还以为他总算消停了呢,结果李晋扬一低头看着小丫头小脸通红眼泪汪汪的怜人模样,一个没忍住,就把她放床上从头到尾吻了个遍。

    以前吧,搂着小丫头亲啊亲这事李晋扬不是没做过,可那都是关了灯以后的晚上,现在可是中午啊,大白天的,太阳好大好大的中午,穆曦觉得丢死人了,可是她的身体被他那样一弄,都不是她的了,软绵绵的本没力气。难得小丫头害羞成这个样子,安安静静的捂住脸不吵不闹,李晋扬差点刹不住车。

    等李晋扬拉开穆曦的手,一看她满脸的泪水,心说惨了,这是真怕的哭了。

    最后李晋扬搂着那丫头一个劲的喘气,强行压制自己的滋味别提多痛苦了,可惜小丫头还太小,而且昨晚上刚折腾完,身子肯定受不住,他还指望有大半辈子的幸福呢,千万别把她吓坏了以后碰都不让碰了。现在这样她肯定是气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哄好呢。

    穆曦心里委屈,她疼,而且,疼的位置她还没法说,羞都羞死人了,李晋扬就是臭流氓,他刚才都不顾她还疼就要欺负她了,他怎么这样啊?

    李晋扬一放开,穆曦就赶紧钻毯子里不出来,红着眼睛冷着小脸指着门让李晋扬出去,李晋扬真是无奈了,她那小身体他哪没看过啊?帮她把衣服给配齐,真走了出去,穆曦警惕的盯着门看了半天,才动手穿衣服,掀开毯子下床,结果扭头发现床单上有红色的印子,她立刻把毯子扔地上,蹲着仔细看了看,然后她知道了,是血。

    李晋扬觉得她穿衣服的时间有点久,试探着敲了下门,没人应,他就打开门,结果就看到她对着床单上的血迹发呆。李晋扬愣了下,夜里怕把她吵醒,所以床单没换。他走过去,在她身后蹲了下来,伸手抱着她的肩,忍不住唤了声:“曦曦……”

    穆曦愣了好一会,突然低声说:“网上说男的和女的不一样,李晋扬,是不是我以后就不值钱了?”

    李晋扬他伸出胳膊,把她牢牢的圈在怀里,沉声说:“怎么会?我的曦曦是无价之宝。”

    穆曦没说话,只是闷闷的跟李晋扬说了句:“李晋扬,我饿了,我想吃饭。”

    李晋扬明显觉察到她突然低落的情绪,伸手把拉起来,轻轻转过她的身体,让她面对着他,盯着她的眼睛说:“曦曦……”

    穆曦突然不耐烦的伸手推他,对着他大声嚷了一句:“李晋扬,你怎么这么烦人啊,我都说我饿了!”

    李晋扬看着她,停下了要说的话,然后要拉她的手,穆曦本不让他牵,往后退了一步,低着头本不理他,等李晋扬自己在前面走了,她才出去。

    李晋扬担心的事预料之中的发生了,小丫头开始闹腾,她的招数来了,冷战,就是死活不理他,跟她说话她不理,让她干嘛她偏不听话,晚上睡觉的时候她就扛着不睡,玩电脑,玩到深更半夜的也不睡觉,李晋扬真不知道她是在干什么,就知道她喜欢跟人家聊天,他要是进去了她就关了不让他看,每次李晋扬都要强行让她去睡,连着几天晚上她都对他拳打脚踢的抗争了,比力气穆曦肯定抗不过李晋扬,气急了就骂他。只是睡觉的时候李晋扬不会依着她,肯定是要抱着她面对面的,这个穆曦知道抗也抗不过去,所以每次被李晋扬捉床上以后,她就比较乖,因为知道自己折腾也没用,这个李晋扬比她坚持,她抗不过他。

    不过李晋扬也憋死了,他就尝了点甜头,结果这都几天了?小丫头本就不让他碰一下,除了晚上抱着她睡觉外,他想干点别的,压没门。小丫头反抗的时候,就跟他要强上似的,他有那么缺德吗?

    李晋扬觉得吧,她这仇记得可真是久啊,国庆七天假,这都过去四天了,她就记了三天的仇,到现在还不理他呢。

    这一般人谁能忍得住三天不和人说话啊,穆曦就是能忍得住。他要是在家里她就躲在电脑室不出来,出来了就骂她,她骂人的词汇量太少了,翻来覆去就那几个字,李晋扬真是听麻木了,他真不想她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一半的时间都对着电脑,关键是伤眼睛,为了让她出来他就只能出去,在“绝地”的话他又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因为她心情不好,李晋扬老担心出事,慕容开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盯着,给她打电话她还不接,这给李晋扬愁的,差点白了头发。

    国庆七天假很快就过去了,穆曦要回学校,李晋扬就试着跟她商量,他是想让她住在家里,地方有点远,穆曦冬天喜欢赖床,李晋扬就想着在离摆大近一点的地方再买个房子,这样送她上学也方便,结果穆曦死活都不肯。不怪穆曦多想啊,她跟他住一块,肯定要做那事,她害怕,所以坚决拒绝。

    李晋扬没多说,就先送她回学校了,房子的说,他先买了再说。

    七天的假期穆曦是鸵鸟心态的躲着,报纸什么的她都没看,因为她知道她看不看上面写的都不会是好话,要不是李晋扬骗她还让她疼个半死,穆曦其实还是挺感谢李晋扬的,最起码,在她最走投无路的时候,李晋扬给她住的地方和吃的东西,最主要的时候,他还不嫌弃她那么难听的名声。看看邵云烟和叶平楠对面子和名声的重视,就知道名声这个东西还是很重要的。

    学校经过一个星期的沉淀,大家该忘的还是忘了,至于那些媒体记者,一个两个的都消失了,网络上的所有信息大多销声匿迹,最让人奇怪的莫过于各大报纸的态度了,开始闹的轰轰烈烈的,什么为了下一代,什么深刻反思现代大学生的恋爱观……反正,说的道貌岸然的,结果国庆第一天的所有报纸上,这些内容没了就算了,还在首页版的第一个主编寄语那里,多了一个特别标注出来的小版块,是一封道歉函,就是针对那组摆大校花照片,说是某记者没经核实就乱发了一组照片,严重影响了当事人的声誉之类的,底部还列出了穆曦身边人的澄清,就连展小怜都有机会在报纸上露了下,不过报纸上写的是展同学,还有就是宿舍里的陈棉和司蓝,包括男主之一的邵池都说话了,反正之前大家认定乱七八糟的事,似乎开始有人出来澄清,至于机场的那张照片,媒体以一个偶遇一笔带过。当然,网络上的人更是一个两个的在蹦跶着说是炒作,肯定是想进娱乐圈什么的,反正说的好听不好听的,全有,只是穆曦不知道而已。

    穆曦上网很笨,每次都是玩小企鹅里的游戏,圈圈还一直找她说话,她最近心情不好没搭理,每次都是隐身,圈圈也不知道她在不在。

    穆曦回到学校,辅导员特地到宿舍通知她上课,第一天上课的时候系主任还特别跟班里的同学澄清了那事,还说会追究那个造谣记者的法律责任之类的,班里的同学其实对穆曦的印象挺好,长的漂亮还学习好,对人也和善,听了系主任的话,趁下课的时候还特地过来跟她打招呼,还有个别格豪爽的男生还特别说确实是受了外面的影响,跟她道歉。

    穆曦本来都认了这局面了,她又不可能认为自己一张嘴就能说清,真是别人说什么她都没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沉默,省的越描越黑,结果现在竟然都在帮她说话,穆曦觉得很不可思议。她怎么觉得她国庆前是生活在地狱里,国庆后就到了天堂了呢?

    穆曦回到学校第一个晚上,她就睡不着,李晋扬真是会养人,穆曦这是被他养出来的,有个人抱着她,给她最舒服的姿势,她想怎么着睡都行,床还是软软的,夜里她要是渴了还有人给她倒水,她要是不高兴了还有人哄她,现在就不行了,本就睡不着。穆曦第一个晚上躲薄被子里咬了一夜的指甲,第二天上课那是昏昏欲睡啊。

    连续几天,司蓝睡觉浅眠,被穆曦给气的,都给她扔枕头了让她别翻身了,穆曦可委屈了,她睡不着怎么办啊?以前她想着那人还能睡,现在想着也不行了怎么办啊?一生气,就拿了手机给李晋扬发了个短信:臭流氓,发完了直接关机。

    李晋扬手机的屏保是穆曦睡着的照片,李晋扬偷拍的,穆曦本就不知道,他一看到短信就笑了,那丫头是他一手调教的,他能不知道吗,肯定是晚上睡不着生气了。李晋扬真是有心现在就杀过去把那丫头带回家,可是怕那丫头再起了逆反心理,暂时只能忍着。房子是买了,正在办手续,不过是旧房,里面还得重新装修,估计还得过一阵子,李晋扬这心里给急的,可是没办法,他总不能跟个毛头小子似的猴急猴急的去学校逮那丫头吧?

    穆曦在班里和同学的关系好了,陈笑笑自然就不高兴啊,她最高兴的事莫过于国庆放假之前那一段日子,穆曦那个时候有多惨她就有多得意,学费她还是没来的交上去,因为没凑起来,她是和老师又编了个理由,老师总不能为了那点学费不让学生上课吧,就同意让她再缓缓。

    陈笑笑现在愁的就是她弟弟陈晓伟,陈晓伟交的那个女朋友陈笑笑本就没机会见到,可是从陈晓伟花钱的程度来看,肯定不是看上陈晓伟这个人的,陈晓伟现在每天真是没给她多少钱,有时候一毛钱都没有。

    陈笑笑自己现在打工,就是饭店端盘子的,一个月也就三四百块钱,好处是管饭,可以省一笔开销,她也没办法,陈晓伟现在整个心都扑在他女朋友身上,陈笑笑说话他已经不听了,以前多懂事啊,现在陈笑笑跟他说什么,他都会吵了,陈笑笑要是说他女朋友坏话,陈晓伟肯定是生气的扭头就走。

    叶筱湖国庆长假过的多憋屈啊,她都想死了算了,她回家的时候家里一片狼藉,她的爷爷都在,一直骂骂咧咧的,她爸就别提多狼狈了,一看到她就骂,她妈的脸也是一直沉,一家人的脸色沉沉的,叶筱湖看着都烦死了。

    不过第二天叶筱湖知道了是什么事以后,她总算是高兴了点,是穆曦那个死丫头搞的,这下好了,被彻底赶走了,看她以后怎么嚣张,叶筱湖回头想想,不对,她现在肯定没钱了,估计学也上不成了,看她以后能怎么样。

    叶筱湖唯一也是最主要痛苦的地方就是没钱花,她往她妈要钱,邵云烟别说一百块,一块钱都不会给她的,家里现在什么状况啊?别说钱,稍微值钱点的东西都没了。最后还是邵云烟陪着叶平楠去了邵家,叶平楠当着邵家所有人的面给邵教授道歉,就差磕头了才让邵教授从鼻孔里哼了一声,邵教授真是看不起叶平楠了,他这都多大的人了?儿子都成年工作了,他竟然还做这么幼稚的事,邵教授想想都丢人,现在他都不敢出门了,生怕人家提起他女婿这事。

    邵教授觉得这两年他们家挺倒霉的,就跟碰了灾星似的,就没遇到一件顺心的事。以后他肯定要低调做人了,不然不定哪天邵家就会败在他们这一代手里。

    邵教授给叶平楠借了五十万,当着邵云烟和叶东海夫妻的面让叶平楠打了欠条,他们邵家不欠他的,不可能白给,他这借还是看着他女儿的面子上借的。

    叶平楠也不是完全没脑子的,他当然知道这钱肯定是要还的,可叶东海和老太婆不这么想啊,他们邵家的女儿是嫁给他们儿子的,两家人早就是一家人了,他们儿媳妇娘家都是有钱人,帮衬一下女婿怎么了?他们儿子现在是遇到困难了,等翻身了看他们家是不是就倒过来哈着平楠了,再说了,谁知道邵家的这五十万是怎么得来的?不定就是贪污来的,还要打欠条呢,他们怎么好意思?

    幸好这叶东海夫妻当时看气氛不对,也没敢吭声,回去的路上才跟叶平楠嘀嘀咕咕的这样说,反正就是怂恿叶平楠跟邵云烟说,这钱慢慢磨下来,哪有丈人支持女婿做生意还要还钱的?他们儿子出息了他们家女儿也不是跟着沾光?

    邵云烟和叶筱湖没跟来,邵教授是觉得很长时间没看到最小的外孙女了,就留了吃饭,叶平楠是没脸留在那吃饭的,被邵教授说了那么重的话,他哪还有脸啊?老太婆倒是想留下了,可叶平楠死活不让,后来是被他硬拖走的。

    叶平楠心里是把穆曦恨个半死的,要是穆曦现在站他面前,估计他会冲上去再打她,他现在这是身败名裂啊,这里的人就算当面不说,可背地里都在说。现在叶平楠知道那丫头真是太狠了,那么绝的事都做得出来,竟然诬告她自己的亲生父亲强暴,她花的是什么心思啊?

    叶平楠一想起穆曦当时说的话就气,竟然说他不配当她爸,早知道她是那样一只白眼狼,他当年就不该让她来叶家,当时要是不要那脸,现在能有这事?可世上没有后悔药,叶平楠再恨也没用,他现在是真的恨死穆曦了,甚至每天都看报纸,巴不得报纸上出现了穆曦被饿死的消息。

    邵教授借的那五十万总算是让叶平楠解了燃眉之急,最起码仓库的租金有了,货不会被人家当垃圾扔了啊。下面的业务员也努力,到处跑,一些新客户的小单子断断续续的又有了,虽然没法一下子补上这么长时间的损失,最起码不是一点进账都没有啊,而且邵教授也不忍心看着女儿一家子这样,就托人找关系,又给叶平楠介绍了一些企业客户,还有逢年过节时政府机关的一些干货特产采购联系,叶平楠这才算重新有盼头。

    穆曦还和李晋扬闹腾,不过她现在闹腾也是有分寸的,李晋扬现在是她救星啊,她闹腾的目的就是不让李晋扬再碰她,她害怕死了,一想起那天晚上的事就害怕,所以李晋扬只要在没人的地方对她亲昵她就炸毛,总觉得李晋扬就是为了和她做那事的。

    这给李晋扬气的,周五晚上去接她回家,她死活不回,不过倒是愿意跟他出去吃饭什么,就是不跟他回家,李晋扬逮着她问,她冷着小脸不说话,反正就是不回家,李晋扬真是没辙了。

    陈笑笑开始害怕了一阵子,特别是听系主任说要追究法律责任什么的,她心里有点怕了,不过发现过了很长时间以后都没动静,也就不怕了。那家网站还在收购图片呢,陈笑笑又开始行动起来,结果她竟然发现穆曦还真的跟她叔叔搞一块。

    陈笑笑本来没打算再跟拍穆曦的,因为她觉得那事的兴头过了,结果她回出租房路过学校大门口的时候,看到穆曦正急急忙忙的从一辆车上下来,接着穆曦那所谓的叔叔也跟着快速的下来,几步追上要跑的穆曦,直接拉住她就亲,陈笑笑当时就拍了下来,只是拍完她很紧张,因为手机有声音,拍照时“咔嚓”的声音传了出去,她忘了调成静音了,结果就发出了动静。

    李晋扬那是什么耳朵啊,他拉着穆曦本来就是因为他的车位靠里,小丫头一直不让人知道,更不让他当着人面亲她,要不是位置隐蔽他哪敢碰她啊,结果倒好,就这位置还有人偷拍,小丫头这是被人盯上了是吧?他个子高,稍稍欠身就看到了一个女同学站在车缝里,一看到他那女同学赶紧转身跑了。

    穆曦这会正生气呢,冷着小脸,用手拼命擦脸,嘴里还说:“李晋扬你太烦人了,我再也不理你了。我要回宿舍了,我不搭理你了……”

    李晋扬哪会让她回宿舍,这都两周了,小丫头这折腾的,要人命了吧?他这每天晚上想她都快死了,这丫头还躲呢。真是连哄带骗外带强行拉上车的,上了车李晋扬就锁了车门,今天说什么也得把她带回去,不然让他死了算了。

    车都上路了,穆曦就知道自己肯定要回去了,他都不让她下车怎么办啊?穆曦不理他,李晋扬单手开车,腾出一手握她的手,穆曦要抽回去,李晋扬不让,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结果穆曦输了。

    李晋扬是发现了,这丫头脾气大是大了点,子也不大好,不过有个好处啊,就是她抗不过的时候,知道认输,不会硬抗,这也就是人家常说的识时务,所以大部分时候李晋扬就让她使小子,她有脾气发了心里就会舒服,这样遇到李晋扬坚持的事她也会妥协,要是什么都把她压制的死死的,她心里肯定会屈死,李晋扬在她心里就不是流氓这么简单了,那肯定就是魔头,独裁者之类的极端分子。

    李晋扬带着穆曦回家,那边陈笑笑的心是在一直跳,她从网上多少也知道了穆曦那个叔叔的身份,是个黑社会出身的商人,他爸现在坐牢就是那个人搞的鬼,她心里又怕又紧张,她家什么背景都没有,她爸现在还在牢里,她能怎么样啊?

    陈笑笑其实是个有野心的人,不过她真没有什么优势,长的也一般,家里条件还不是不好这么简单,个人条件唯一占得上的就是身材好。

    陈笑笑在家乡其实是被捧出来的,在他们家乡,她到哪都是被夸的,是唯一的大学生,可是到了学校,她不是什么唯一,因为班里比她优秀比她成绩好的人比比皆是,更何况人家是在城里出生的,有机会也有条件参加各种比赛,那获奖证书都是一叠一叠的,她呢?她什么都没有,和她成绩差不多的比她漂亮,没她漂亮的人家家里条件好,人又会打扮,上了妆还是比她漂亮,陈笑笑心里不平衡,也一直自卑,所以她谁都不理。

    女孩子最在意的不就是成绩好和长的漂亮嘛?所以她看穆曦最不顺眼,穆曦长的不单单是漂亮可以形容,那脸本就是勾死人的模样,班里的男生吃饭的时候聊天,说穆曦那样不去当模特真是可惜了,脸长的好看身材还好什么,碰巧让陈笑笑听到,那个时候她心里就不舒服,以前还没觉得,后来就越看她越不顺眼,陈笑笑唯一值得称赞的地方就是身材好,洗澡的时候都有人夸她,结果穆曦还把她给盖住了。

    陈笑笑不觉得自己心里有问题,她觉得自己这是清高,不屑和那些人一般见识。她手机里的照片一时还真不敢动,万一惹怒了那个黑社会,谁知道会怎么样啊?

    今天陈笑笑去饭店打工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结果给客人传菜的时候摔了盘子,大厨气死了,这么忙的时候,还得重做。陈笑笑不敢吭,也没哭,就是结束的时候主动跟老板娘说,到时候工资扣她一盘菜钱吧。

    这家饭店做的挺大,里面有很多专门卖啤酒的漂亮小姐,陈笑笑从心眼里瞧不起那些人,觉得她们就是卖笑的,可也知道人家工资比她高很多。

    酒店的老板就是老板娘,长的挺漂亮,三十多岁了,不过容貌上看着挺年轻,知道陈笑笑是大学生,也有点傲气,老板娘平时说话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陈笑笑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知道老板娘身上随便一件衣服都是万把块钱,手上那些戒指什么的就跟别提了,都是挺贵的货,陈笑笑时间一久看了也眼红,她现在连学费都交不起,别说什么衣服首饰了,她也奇怪,为什么人跟人就是不一样的。

    一个女人能撑起这么一个酒店,肯定不是简单的人,背后没人,谁搭理一个女人啊,这老板娘真是不是普通人,明面上坐着酒店的正经生意,实际就是个媒,专门负责招揽一些年轻的女孩,调教下负责拉头牵线给一些有钱有地位的人,然后赚取的中间费。

    陈笑笑大学生的身份她是看中了,当初她来应聘的时候她就想到,老板娘这种人看人的眼光多准啊,一看就知道是个内心蠢蠢欲动不甘现状的女学生,所以什么话都没说就给招了。

    老板娘做这事真是老手,陈笑笑慢慢上钩了,她开始当然不同意,甚至后来还要辞职,只是慢慢就被洗脑同化,其实老板娘说的也没错啊,她要是有自身条件干嘛不利用?学校里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同学谁知道哪个钱来路正经?她这样当个好学生永远都不会有人夸她,甚至一辈子也就这样了,时间一长,也就转了观念,反正,她第一次早就没了,现代矫情什么啊,不定能碰上一个自己喜欢的啊。

    老板娘找人给陈笑笑打扮了一番,化了妆,结果一看,还是挺不错啊,立刻给一个专门喜欢大学生的客人牵了个头,陈笑笑这算是第一次见客了。

    李晋扬心里是记着那女生拍照的事,不过眼前得把这丫头先搞定再说,小丫头从进了家门就躲电脑房上网,死活就不出来。

92-94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