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帮教父de萝莉情人 161-165


    第161章

    更新时间:2012-10-2 16:13:40 本章字数:9303

    穆曦的脸白的跟纸似的,其实她自己到现在都搞不清李晋扬是怎么从叔叔变成男朋友,又变成老公的,中间的这个转变,穆曦觉得她都没有来得及回头看看合不合理,等她现在回头看的时候,又觉得事情就是这样,顺其自然的让她接受的也很坦然。

    如果是以前,穆曦肯定会觉得周少棠说的是对的,最起码相对她的年纪来说,李晋扬真的有点老了,而且,她自己都说两个人不大合适,甚至中间他们还因为各自不同的年龄想法闹的翻天覆地。可现在穆曦看他们那些都是小打小闹,哪对情侣没吵过架没拌过嘴?哪个和男朋友在一起的女孩没有对男友撒过娇发过脾气?

    从周少棠的立场来看,其实他说的没错,可从穆曦的立场来看,那就不一样。她跟李晋扬在一块都这么长时间了,从她第一次遇到他到现在,这都六七年了,李晋扬是好是坏她比任何人都有发言权。周少棠说李晋扬是流氓,是变态,可穆曦觉得就算他真是个坏人,那他也是个对她很好的坏人。

    周少棠很急,从心底里急,如果穆曦说的男友是另有其人,或者他不会有这样的反应,可李晋扬是谁呀?他是摆宴正儿八经的流氓,是摆宴大部分商家都惧怕的对象,摆宴的天他一只手都能遮的严严实实。穆曦的子很闹腾,脾气还不好,要是哪天惹急了李晋扬,谁知道李晋扬会不会动手打她?周少棠从很早之前就知道,李晋扬本不是单纯的对穆曦好,他本就是在打穆曦的主意,没想到穆曦的男友还是他!

    穆曦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拿了自己的包,抬脚就走,周少棠跟着就追了过去,“曦曦!”

    旋转的玻璃门前,穆曦被周少棠追上,周少棠拉住她的胳膊不松手:“曦曦,李晋扬他不是好人,你不要被他迷惑。”

    穆曦绷着小脸,她现在不高兴,很不高兴,先别说李晋扬是不是好人,就算真是个坏人又怎么样呀?她还没说话呢,关别人什么事?

    其实这就是人常说的护短心里,李晋扬好不好先不说,穆曦自己骂自己闹她没觉得什么,可别人说了不行,李晋扬现在是她老公,他们都结婚了,凭什么要让外人说?她小脸冷飕飕的看着周少棠,“他是不是好人跟你有什么关系?又没要你管!”

    “曦曦!”周少棠强行把她拉回去,“你听我说,李晋扬真的不是好人,我不骗你,他就是个靠赚那些见不得光的钱活的,你怎么就这么信他?而且,他比你大了十几岁,十几岁呀,曦曦,你打算跟比你大那么多的老男人活一辈子?哪天你觉得你们不合适想分手了,你觉得你能掌控得了?……”

    穆曦的小脸都快黑了,她再小再不懂事,她也知道自己刚刚跟李晋扬结婚呀,新婚的蜜月都没度呢,周少棠在她面前说分手,谁要分手了?谁说要分手的?气死她了,拿起自己手里的包对着周少棠就砸过去:“周少棠你怎么这么讨人厌?你才分手了呢,我就喜欢他年纪大了怎么了?李晋扬再不好也比你好,最起码他不会背着我去跟别的女人睡觉……”

    穆曦说伤人话那是口到擒来的,当初李晋扬被她小嘴里吐出的字眼伤的真叫一个体无完肤,她就是有本事抓住别人的痛点,哪句话不伤人她不说哪句。周少棠听了她的话,整个人都僵住了,这事就是他的硬伤,他背井离乡不敢回去为了什么?不就是因为他当初做过的那件错事吗?

    穆曦趁机挣开自己的手,包也不要了,撒腿就跑出咖啡厅。

    周少棠一个人颓然的坐了下来,侍者过来担心的看了他一眼,“先生请问您需要帮助吗?”

    周少棠摇摇头,木然的从口袋掏出钱包,取出钱,“不用找了,请然让我独自安静会,谢谢。”

    咖啡厅侍者拿了钱鞠躬走了,周少棠伸手慢慢抱住头,良久没动,还是他手机响了他被惊醒,接通电话,“喂?”

    赵威亚的声音传来:“少棠,去哪了?一天都没看到人影。”

    周少棠的声音萎靡不振的,“舅舅……”

    赵威亚一听就知道出问题了,这小子做事倒是挺稳重的,不过似乎一碰到感情的事他就犯浑,前几天就一直觉得他不太对劲,结果今天就出来了,问了他地址,赵威亚就开车过去了。

    周少棠窝在咖啡厅的沙发上一动不动,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女式的包,一看牌子就是奢侈品,赵威亚皱了皱眉头,在周少棠对面坐了下来,“这是碰钉子了?”

    周少棠颓然的把事情说了一遍,赵威亚叹口气,拿过包看了看,才说:“少棠,这是你没处理好。你想,她能跟你说她有男朋友,那说明什么?说明她现在和她男朋友的关系很好,不然她不会告诉你的,你当着她的面说她男朋友不好,对她来说就是挑拨离间,别说是她,换了我我也不会高兴。你说是不是?”

    周少棠狠狠的一砸沙发,说:“可我说的实话,李晋扬就是个流氓,他就是没安好心,我出国,就是因为他跟我爸提的……他就是想把我弄走了,好让他有机可趁,曦曦人单纯,年纪又小,他好歹花点心思那丫头就会被迷惑,我现在说什么,曦曦本就不听……”

    “少棠,”赵威亚挺无奈的,可能这就是当局者迷的缘故,“穆曦现在对你很反感,很排斥,你跟她说的越多,说她男朋友越不好她就越会讨厌你。”

    周少棠忍不住喊了一声:“可我是为她好!那个男人真的不是好人,她是担心她,我怕她受委屈,我怕她被人欺负……”

    赵威亚只说了一句话周少棠就安静:“可少棠,现在她跟你没关系!”

    周少棠低着头,捂住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知道赵威亚说的没错,她跟自己没有关系,真的没有关系了,他也没资格管她,特别是在她说她有男朋友以后,他有什么资格管呢?毫无疑问,他还是喜欢她,或者说,他就没有不喜欢过她,可现在,他要拿什么去喜欢她?她落荒而逃,视他如洪水猛兽,周少棠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他究竟要怎么做?

    赵威亚担心的看着他:“少棠,你不是一直说你就是不放心她,想知道她过的好不好吗?你现在看到了,她过的很好。少棠,她有自己的男朋友,她生活平静,你放弃吧……”

    周少棠猛的抬头看着赵威亚:“舅舅,我爱她我喜欢她……”

    赵威亚站起来,冷着脸:“可你不能当个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你想怎么爱她怎么喜欢她?你想有资格想有机会,就要让她失去现有的感情,那你算什么?再者,你说她的男朋友是黑社会是流氓,你觉得穆曦跟她男友分手以后可能会和你安然无恙?男人都有自己的自尊,你觉得她男友能做的说放弃就放弃?他能等着穆曦身边几年,就说明他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少棠,我支持你,我帮你,我甚至通过网络去帮你打探她的消息,是因为我以为她是单身一个人,可现在她告诉你她是有男朋友的,你就不能破坏别人的感情!”

    周少棠狠狠的盯着赵威亚:“舅舅,我只是爱她……”

    “是,你是爱她,可你的爱会害了她!”赵威亚是真的生气了,“如果她拒绝了你,你就是企图破坏别人感情,妄想勾引别人女友的纨绔,如果她接受了你,她就是移情别恋水杨花的风骚女人。她是当模特的,她的未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她的声誉她的背景说不定哪天就会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你觉得你的爱能为她带来什么?你会让她身败名裂遭人吐弃!”

    周少棠瞪着赵威亚的眼神随着他的话逐渐黯淡下来,最终低下了头,然后他开口,声音低哑:“舅舅……我明白,只是我……我不甘心,我错了一次,却判了我终身监禁,甚至连悔过的机会都没有……”

    赵威亚的语气缓和下来,语重心长的说:“少棠,有些错犯了就要有心理准备,你的生活太顺了,什么都有家里人帮你打点好,所以,上天让你必须受到挫折,这样你才会真正明白,任何事都要有代价,世上事不是由你随心所欲的。”

    周少棠低着头,不再说话,赵威亚顿了顿说:“如果你能放下心态,你可以成为她的朋友,反之,我劝你不要去打扰她。现在,你是要跟我回去,还是继续留在这里发疯?”

    周少棠还是没说话,只是人已经跟着赵威亚站了起来,走的时候把穆曦的包也拿走了。上了车后,赵威亚看了眼他手里的包,“找个时间送给她,然后跟她道歉。”

    周少棠点点头,手里拿着那包,还是没说话,然后他扭头看着外面转瞬即逝的街景。

    穆曦气鼓鼓的出咖啡厅后,跑到街头喘了口气,才发现自己包给忘了,她想回去拿,可又怕周少棠又拉着不让她走,穆曦原地转了一圈,想打辆车,结果一口袋,竟然连一块硬币都没有。穆曦有点傻眼了,看了看自己脚下的高跟鞋,不会真要走回去吧?

    结果,穆曦还真是走的,没办法,她胆子小,身上没钱她就不敢做事,唯一敢的也就是跟展小怜学的,逛服装店,打车没钱其实到目的地让人送下来也行呀,可她就是不敢,就想着万一到目的地了,没人怎么办?人家不定还说她是坐霸王车的呢。

    其实路也不是太远,穆曦是跟李晋扬住酒店的,李晋扬挑的时候肯定是要照顾她呀,倒是时雪住在自己这边买的房子里,地方有点远,说好李晋扬回国以后穆曦就搬到时雪那边的,不过李晋扬还没走,穆曦就直接去酒店,虽说几站路的距离,可穆曦穿着高跟鞋的脚疼,走下一半的路她就坐在路边的休息椅子上不走了,她现在的鞋肯定是没问题,而是她自己的的问题,她的小腿肚酸死了,练了一天的台步,现在又要走回去,就等于是没停脚了,谁受得了呀?

    天也暗了下来,穆曦打了个哈气,想着还是赶紧回去,她手机还在包里,也没法打电话给李晋扬,更没办法让人来接她,她就只能自己走了,路上过来跟她搭讪的男人真多,小丫头多漂亮啊,还是一个人,谁都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碰上419的好事,穆曦每次都是皱着眉头指着旁边说,“我男朋友在买东西,马上就过来了。”人家一听,就赶紧离开。

    就这样,也让她慢腾腾的蜗牛速度走到酒店了,就是直接坐大堂沙发上不动,她是实在没力气多走一步了,直到李晋扬下面的人发现了她,才赶紧请了位女服务员把她扶到了房间里。

    穆曦挣扎着洗完澡,就躺床上不动,她真是累死了,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本来她还以为李晋扬在另一个房间里办公,结果她想了下,觉得不对劲,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呀,他之前工作的时候都有打字或者是说话的声音的,今天怎么没有?跑过去一看,穆曦眨了眨眼睛,李晋扬不见了。

    穆曦重新爬到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然后坐起来拿起床头柜的电话,给李晋扬打电话,电话的状态是接通的,可就是没人接,第一遍没人接,她想着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听到呀?隔了五分钟又打,竟然还是没有人接,她一连打了五遍,电话都没人接,穆曦有点傻眼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穆曦当然不知道李晋扬的手机现在正躺在汽车的后座地毯上,她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那灯就是一闪一闪的,可主人不在,她打到明天也没人接。李晋扬下车的时候就是踩着他自己的手机下车的,没踩坏算好事,哪还想的起来带着它。

    穆曦睡不着了,她现在也就记得李晋扬的手机号,慕容开的联系方式她一直都是带着他的名片,现在她所有的东西都在她包里,包还丢在咖啡厅,现在,她想联系谁都联系不上了。穆曦一个人可怜巴巴的坐在床上,想哭。

    穆曦在犯愁的时候,李晋扬正在街上走呢。慕容开觉得李晋扬被他那不省心的小娇妻给气的失常了,大晚上的他绕着街道都走了十二条街了,真难为他想得出来这种发泄方式。李晋扬在前面走,慕容开就在后面跟着,结果也傻不隆冬的走了十二条街,慕容开觉得自己老了,就走了一晚上的路,现在那腿都快迈不开步了。

    都说这个城市是世界上犯罪率最高的城市一点也不假,李晋扬就是在路上走,也能碰到打劫。前一条街还人来人往的,这里就稀稀拉拉的人,李晋扬总算知道为什么人少了,这条街的治安明显没那条街好。

    其实也不怪人家别人的不抢就抢他,他是什么都没带,就空着手,可人家也不是瞎子呀,他身上哪件衣服都不是普通货,还有那气质、模样、包括走路的姿势,怎么看都不像住在这一片的人,这条街再往里去就是贫民窟,人多又乱,每天不发生点事就不正常了。结果,李晋扬就着了人家的道了。

    李晋扬刚开始也没注意,突然觉得有凌乱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的围过来,接着就是从后脑勺的方向有强劲的凉风刮来,他身体一让,那铁棍砸在他肩膀上,也可能是刮到了头上,反正见血了,接着就是一圈人手里拿刀的拿刀拿棍的拿棍围过来。

    这亏吃的真够呕血的,被人打闷棍,这棍要是没躲开,那晕过去是肯定的,死不死就不知道了。慕容开就在后面,跟着就过来了,李晋扬站在边上,伸手了把额头的血,身上也被溅到了,猛一看还以为被伤的有多重呢。

    一个大个子男人被慕容开踢过来,趴在李晋扬脚下,李晋扬蹲在他面前,用英语问他:“有烟吗?”

    那人有点吃惊的看了他一眼,忙不迭的掏了烟和打火机送到他面前,李晋扬伸手拿了过来,抽出烟点了,然后把剩下的烟和打火机又还给他,然后他站起来,从地上捡起那钢管在手里颠了颠,在那人惊恐的目光中,一棍子打在他的腰上,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那人一声惨叫后,其他的人都愣愣的站在原地,几秒钟之后,纷纷扔掉手里的武器,撒腿就跑,有两个大胆的跑了两步又回头,小心的往前走了两步,见李晋扬正弯腰捡起一把砍刀,两人拼了命的拖起被打断腰骨的男人,在他的哀嚎中仓惶逃离。

    李晋扬满身的血迹,其实除了额头的伤,剩下的也不是他的血,一烟没抽完,他扔了,慕容开正小心的拭擦他的飞刀,眼睛都没抬的问了一句:“老板,玩够了没?现在该回去了吧?”

    李晋扬摁了摁额头的伤,吸了口气,前面没多远的地方就是个小诊所,路上没几个人小诊所的门竟然还有人,李晋扬看了一会,直接过去了,敲了门,出来接待的是个黑人男子,长的人高马大,这尊容和体格跟护士这个可人的职业比起来还真是天差地别,男护士酒擦伤口的动作很鲁,还把一瓶酒倒了半瓶在李晋扬身上,他一边耸肩数抱歉一边说:“请相信我,我不是因为看到穿的好的有钱人我就想毁了你衣服的,我就是不小心,真的。好了,我的技术一流吧?我是名合格的护士,哈哈。不过,等你回家了可能会有麻烦,你的情人或者老婆绝对不会让你上她的床,她会说:你这个酒鬼,别想碰老娘一手指头……哈哈哈——”

    慕容开就站在李晋扬对面,他冷眼看着这个怪异的护士,听力绝佳的耳朵听到了诊断桌后面细微的响声,他抬眸,跟李晋扬对视一眼,就在那男护士转身放酒瓶的时候李晋扬直接一脚把他踢的撞到了柜子上,慕容开伸手一把拉过来诊断桌,下面背靠背帮着两个人,一个中年医生和他的妻子,两人被帮的结结实实,嘴边被布条封住,那点响声,就是两人协力撞桌顶想引起两人注意的声音。

    那个黑人男子很快被制服,慕容开割开那两人的身上的绳子,医生夫妇一得到自由,就赶快报警。

    等这边折腾完了,已经很晚,李晋扬回到酒店,穆曦还没睡,她在外面的走廊都跑了好几圈了,这会也不嫌腿疼了,服务生问了好多次有什么需要帮助,她都摇头,她是真没事,就是睡不着。

    穆曦正躺在床上发呆呢,总算是听到了门响,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结果迎面扑来的是很大很浓的酒味道,穆曦知道李晋扬肯定是喝酒了,刚想不高兴的说话,她突然听到铁器划在地板上的声音,等李晋扬走到有地毯的地方,那声音又没了,穆曦赶紧伸手开灯,“老公,你干什么去了呀?怎么这么晚……”穆曦蓦地住口,睁大眼睛看着李晋扬,从床上就要往下爬,“老公,你受伤了?你身上怎么有血呀?你跟人家打架了?……”

    李晋扬没说话,就是直愣愣的看着她,穆曦想爬下床的动作僵住,目光顺着他的手往下看,然后穆曦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惊恐,咦?咦——?李晋扬手里拖着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一把还在滴着血的砍刀!

    穆曦的脑子里出现的全是电视报纸网络上说的那些事,做坏事的人都是借酒壮胆,李晋扬喝了很多酒,手里还拿了把砍刀,他不会是在外面喝酒跟人家打架,然后一肚子气回来找撒气包的吧?穆曦不敢动了,惊恐的看着他,手里全是汗,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老公……”

    李晋扬还是不说话,看着穆曦的视线也没转移,穆曦的小心肝都要跳出膛了,然后她小心的指了指卫生间,说:“老公,我去给你放水,洗澡好不好?……”

    因为李晋扬一直不说话,穆曦说完,她就胆战心惊的绕过李晋扬,冲进了卫生间,咣当一声把门给关上了,本就不像给他放洗澡水,更像是逃难的。其实穆曦更想冲出这个屋子的,可是门的位置不对,她怕还没冲到门那就会被李晋扬抓回来,比力气她肯定比不过李晋扬,她也不能跟喝醉酒的人讲道理,人家本不听的,她就只能选择卫生间先躲躲。

    穆曦坐在马桶盖上咬指甲,心里盘算着今天晚上可怎么办呀,李晋扬喝醉酒了,好像还神志不清,手里掂把刀就不撒手,穆曦吓的都不敢出去。正胡思乱想呢,突然听到李晋扬在敲门,也不说话,就一直敲,穆曦吓的魂都出窍了,估计是敲的久还没开他不高兴,开始是用手,后来变成了用脚踹,穆曦这给吓的,结结巴巴的对着门喊:“老,老公,马上就好了……”

    说着,穆曦伸手把水开关给开了,水声一下子哗啦啦的盖住了其他声音。穆曦开了水一回头,就看到门开了,李晋扬手里拿的是抽屉里的备用钥匙,穆曦觉得就跟演恐怖片似得,不由自主的就“啊”了一声,原地蹦了一下,直接跑隔水帘后面躲着。

    李晋扬就是知道,这丫头鸵鸟心态,当着他的面躲隔水帘后面那还叫躲吗?他还是第一次听说透明的隔水帘还能藏得住人的。

    穆曦死死的闭着眼睛,怎么办呀?她不会被喝醉酒的李晋扬砍死在异国他乡吧?帘子被人拉动,穆曦缩在角落,可怜巴巴的抱成一团,她真的觉得李晋扬就在她面前,因为她都听到他呼吸的声音了,实在忍不住,穆曦偷偷睁开眼睛,果然,李晋扬蹲在她面前,那把砍刀被他丢在卫生间门口的位置,穆曦眨了眨妩媚的大眼睛,抖着声音说:“老公,你能不能说句话?我现在有点害怕……”

    李晋扬还真说话了,问:“曦曦,记不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的话?”

    穆曦一脸茫然,愣了半天才说:“你说过好多,我不知道你指的哪一句……你要不要给我一个提示?”

    李晋扬盯着她的脸,又问:“曦曦,你是不是发现自己爱上一个男人了?”

    穆曦眨了眨眼睛,她不知道李晋扬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听什么样的答案,表情很无辜的看着,就盼着他赶紧清醒。

    李晋扬猛的站起来在卫生间原地转了一圈,那表情和动作,俨然一头被困住的雄狮,然后穆曦就看到他突然抬脚,对着卫生间的门狠狠踢了一脚,穆曦被吓的全身一哆嗦,李晋扬弯腰捡起低声的刀,然后又蹲在了她面前,有点凶狠的看着她问:“说!你爱的那个男人是谁?”

    穆曦的眼睛一下子睁的老大的,看着他凶狠的表情,她拼命摇头,连连说道:“没有,没有人!”

    李晋扬盯着她,眼睛一动都不动的,穆曦屏住呼吸,认真的看着他,还是摇头:“没有!真的没有,我没有爱的人,我谁都不爱……”

    其实穆曦就是顺着他的话在说,哪知道她说完了,他又不满意了,本来靠的就近,这会干脆逼的更近,“不爱任何人?你是说,你不爱我?”

    穆曦全身都在打哆嗦,她害怕,这个李晋扬肯定是恶魔附身,她害怕死了,她不喜欢这样的李晋扬,很凶,很坏,就像个恶魔一样的恐怕,她缩到墙角看着他手里的刀:“我爱你,我爱你!”

    李晋扬还是看着她,然后他手里的刀放到了地上,发出咣当的响声,他伸出手捧着她的脸,额头靠在她的额头上,轻轻说:“曦曦,我也爱你!”

    穆曦先是愣了下,然后她小心的观察李晋扬,因为害怕,心里还有点委屈,穆曦的眼泪都是包在眼眶里的,以前李晋扬就算很生气,对她也不会这么凶,可今天晚上他就像换了个人似得,拿一把刀威胁她,而刚刚李晋扬的那句“我也爱你”,让穆曦有了点李晋扬又回来了的感觉。

    李晋扬亲了亲她的嘴边,穆曦没动,沉默了好一会,突然“哇”一声哭出来,伸手胳膊抱着李晋扬的脖子哭着喊:“老公……”

    李晋扬本来是蹲在地上的,被她那样使劲一搂脖子,整个人往前一冲,跪在两边了,里面还被穆曦放了水,这下衣服全湿了。李晋扬也顾不上,穆曦还在害怕,搂着他一直哭,“老公,我晚上可担心你了,我打你电话你也不接……你是不是生我气了?那我以后晚上早点回来,我不在外面待了……你不要这样子,我害怕……呜呜呜……”

    李晋扬也不说话,只是回抱着她,她说他就听,她说她担心,李晋扬其实心里挺满足,她知道为他担心了,说明她心里有他,可这些对他来说不够,他付出的想得到的回报不单单是要她担心,而是要她爱他。他说了不强求,他说他不问,可不代表他真的不在意,他在意,比谁都在意的。他想她说句爱他太难,如果能让她开口说,即便是言不由衷,他听了也高兴。

    穆曦还在哭,她真是太害怕了,开始担心,结果见到他人了就害怕,他怪怪的,身上有血还有酒气,她想不害怕都不行。李晋扬伸手开了花洒,强行抱着穆曦站起来,她身上衣服都湿了大半,肯定要冲洗一下才行,穆曦抽抽搭搭的,李晋扬直接把她身上的衣服给脱了,把她按在热水下冲了下,关了水,拿了条大浴巾裹着她就抱出去,小丫头娇气,李晋扬主要是怕她凉着,塞到被窝后穆曦就趴在床上,她是觉得李晋扬洗了澡好像酒也就醒了,酒醒了她就不怕了,所以也不哭了,就是趴在那抽噎,心里还想着明天要怎么跟李晋扬说他今天晚上像神经病一样欺负她的事呢。

    李晋扬身上全是酒气不假,不过那不是酒,而是那家小诊所的酒,经常喝酒的人其实能闻出来,酒和酒的差别很大,不过李晋扬对酒这方面管的真严,穆曦长这么大就没机会碰到过酒杯,别提说闻味判断酒还是酒了。

    李晋扬洗完澡,在她旁边躺下,穆曦翻了个身,直接钻到他怀里,然后使劲嗅了嗅鼻子,觉得没有刚刚那么大的酒味了,就抬头看了他一眼,说:“老公,你要戒酒,以后你都不能喝酒了!”

    李晋扬低低的笑了一声,然后说:“好,我戒酒。”

    穆曦低低的“嗯”了一声,也不说话了,半响自己把身上裹着的浴巾从身上扯下来,嘴里说了一句:“我热……”

    本来就是刚洗完澡,什么都没穿,浴巾被扯下了她就是光溜溜的,皮肤又好,一手过去,就是条滑溜溜的美人鱼,李晋扬俯下头亲她的小嘴,穆曦有点躲的意思,主要是她今天累着了,刚刚还受了点惊吓,她真是不想做其他事了。只是李晋扬明天下午的飞机,小丫头前几天身上都不方面,今天他要是不沾点荤,估计他回去以后会后悔的撞墙。

    穆曦躲的也不明显,李晋扬有点得寸进尺,就是追的紧,而且,还是按照他喜欢的步骤来的,穆曦想躲也不行,她还要再抗几下,李晋扬开口了:“曦曦,乖宝,我们都没有新婚夜的……今天算是我们的新婚夜……”

    穆曦什么话都没有了,李晋扬说的是事实,两人的新婚夜很悲惨,直接算是没有的。

    可怜穆曦本来就累,走回来的,现在好了,更累了,瘫着睡觉动都不想动一下,李晋扬倒是餍足了,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就像只吃饱的狼,对着小丫头摇头摆尾的装狗讨好,穆曦勉强睁开眼睛,然后把手里的枕头砸了过去。

    穆曦本来以为李晋扬昨晚上在外面跟人家打架的,结果她起来以后才发现不是,他是当英雄去了,因为酒店外面围了好几家媒体,说昨晚上有两个华人见义勇为,逮住了一个入室抢劫的惯犯。

    本来这种消息给个小板块介绍下就行的,结果有人发现救人的两个华人其中一个身份特别,说是国内某个城市里的顶级富豪,那家享誉国内外的奢华娱乐场所“绝地”就是他一手打造,就是这个身份吸引了各家大小媒体。这还不算,很快有人发现,那两位华人还是在摆脱一伙抢劫以后又救了人的。

    第162章

    更新时间:2012-10-2 16:13:47 本章字数:3921

    这国家的人优越感比较强,但也不缺正义之士,这事一传出就引起很强烈的反响。哪个国家都有愤青,网上一下子冒出很多愤青跟着起哄,死命抨击大部分本国人的冷漠,说要是人人都能像那两个华人一样有助人之心,这个城市怎么可能会是世界上犯罪记录最高的地方?两个外国人在他们的领地上的正面表现,让很多人为自己国家的冷漠民众感到羞愧。

    当然,媒体方面也没放松,几十家媒体都围着酒店下面,想拍到富豪本尊,让公众一睹那位超级富豪的庐山真面目,可惜除了那两位医生夫妇和被抓到的杀人犯,就没人见过他,因为他除了配合警察调查外,拒绝采访。当然,也因为这个,李晋扬不得不推迟两天离开。

    穆曦虽然表面上装的跟没事人似的,不过她心里还是挺高兴,晚上李晋扬去接她,穆曦一出门就跟小蝴蝶似的往他怀里扑,搂着他的脖子“吧唧吧唧”亲了好几口,说是奖励他优秀表现的,网上报纸上到处都在说他的事,那国籍写的清清楚楚的,说是来自东方的华人。

    其实跟穆曦也几毛钱没关系,可她就是觉得很光荣,她老公多呀,是英雄呢,昨晚上的事她本来还说今天晚上要控诉他,现在也忘了,高兴还来不及。最关键的是,因为这事李晋扬要配货警方调查,他不得不推迟回国,穆曦就更高兴了,拉着李晋扬的手吵着要吃蟹黄小笼包。李晋扬能有什么话呀,真难得这丫头有想吃的东西,再远也要去,直接让车去了8大道,结果到了那她就吃了两只就说教练说了她们要开始节食,不能多吃。

    估计她也知道自己吵了半天就吃了两只小笼包有点少,穆曦立刻咧着嘴对李晋扬笑的小花朵似的,夸他:“老公,你今天晚上怎么这么帅呀?”

    慕容开的白眼都翻到天上去了,谁都知道这丫头这马屁拍的太没水平,偏偏李晋扬就吃她那一套。

    李晋扬自己额挺无奈的,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丫头是越来越聪明,就跟突然找到对付他的办法似的,说出的话他怎么听怎么舒服。

    调查已经完全结束,李晋扬的离开日期又订了,穆曦每次都是专挑日子折腾他,明知道他明天就要走了,她非要让李晋扬陪着她这样陪着她那样,反正怎么折腾人她怎么闹他。

    这大路上人来人往的,穆曦指着脚说疼,李晋扬要带她去车上赶紧回去,她不回去,就坐路边不走,最后李晋扬蹲下来背着她走了一大半的路,后来还是她趴在李晋扬背上睡着了才被放到车里,到了酒店醒了以后她嘀咕呢。慕容开觉得他看到那丫头就觉得眼疼,真想一巴掌拍死她算了,省的以后不知道又整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其实慕容开是不知道,穆曦闹腾是当着人面闹腾,谁都说李晋扬是活受罪,可是穆曦的日子也不好过呀,她闹腾的时候高兴,回头累了就躺床上不动,那会她就是待宰的羔羊,李晋扬把她煎了煮了还是红烧了,她再怎么嚷嚷再怎么抗议都没用。

    李晋扬这人怎么说呢,说好听点就是他沉得住气,说难听的就是闷骚傲娇,他心里把穆曦那天晚上跟周少棠出去的事记挂的要死,嘴上就是不说,他明明就是想直接逼着那丫头自己说,可他一看到小丫头对着他笑嘻嘻的样子,缠着他又亲又撒娇的,他真是一点气氛都不想破坏,最后好了,他都坐上回国的飞机了,都没问出一个字出来。

    穆曦站在机场的大厅里,一步三回头的往回走,大门口的位置,慕容开和时雪等在那里,那两人分别时的表现可以直接用麻来形容,时雪是不好意思看,慕容开是嫌腻歪。慕容开是李晋扬强行要求他留下的,他其实不愿意,他唯一负责的人就是李晋扬,可李晋扬给了他两个选择,一是滚蛋,二是留在穆曦身边。慕容开别无选择,只能留下。

    李晋扬回去以后,穆曦郁闷了好几天,她包还没拿回来,时雪帮她跟赵威亚沟通了下,赵威亚答应让周少棠把包送过去,赵威亚也不知道周少棠怎么了,几天没见到人影,公司那边的事他也没管,后来他在报纸上看到关于穆曦男友李晋扬的报道后,心里隐约有点数。

    周少棠印象里,李晋扬真的是个流氓,不是因为喜欢才骂他的,而是他确实认为李晋扬不是好人,确切的说,不是普通的平头百姓,这主要也是当初周礼的表现,周礼肯定比他知道的事,他爸对李晋扬一直都是很有敬意的,说白了就是怕他,李晋扬一不当官为政,二不从商,和他们家没有利益冲突,他爸好歹在摆宴也算个人物,凭什么对他那么推崇?还不是因为李晋扬的身份背景。可这几天的报纸就像给了他解答的,出现的全是李晋扬的消息。

    这些外国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李晋扬从出现在摆宴以后的那些事全被扒了出来,估计是到摆宴调查的,也经过人过滤了,反正清一色的全是正面的事情。虽然中间不可能如报道上说的,可周少棠怎么着也看明白了,李晋扬在很早之前就开始转型,周少棠暗自算了下时间,应该就是从穆曦上高一开始。

    不得不说,周少棠的受到的打击挺大。相对于同龄人,周少棠本人确实很优秀,可他的优秀在事业有才功成名就的李晋扬面前就显得极为稚嫩。李晋扬现在所拥有的财力和能力是他所不及的。李晋扬所能给与穆曦的他本做不到,他没有那样的经济能力让穆曦头上戴着的头发都是四位数以上的奢侈品。

    周少棠看着穆曦的包,他没打开看过,可他知道单单那个包就是人家一套小户的房子钱,他伸手拿过来,轻轻打了拉链,里面都是小女生的用品,手机钱包和化妆品,里面每一样东西单独拿出来都可以称为奢侈品,组合在一起更是琳琅满目,最差的东西也就是穆曦的手机,几年前的新品,可就算是在今天也不便宜。眼前的这些东西是周少棠平时本不敢想的。

    周少棠知道穆曦其实并不在意衣服究竟好不好,她就是单纯的喜欢样子好看的,很显然,穆曦对她自己用的花的本没有概念,她就是知道她喜欢了,李晋扬会满足她,却不知道那些东西对普通人来说究竟是怎么样的奢侈。周少棠现在唯一确定的是,李晋扬就是故意这样养着穆曦,他有钱,他就是用钱堆在穆曦身上,这样穆曦就会离不开他,一旦离开了,除非有人拥有和李晋扬一样的实力,否则没有人养得起她。

    网络报纸还在重要位置放着外国友人见义勇为的事,这个城市的市长甚至公开说要给这两位见义勇为的勇士颁发证明,以感谢他们的令人赞赏的行为。周少棠伸手关了网页,他久久的看着手里的包,然后把所有东西都放进去,拉上包链,起身走了出去。

    穆曦正在训练,教练在示范一个动作,一大群模特围着一起看着,然后大家各自散开重复教练的动作,穆曦在做第十遍的时候有人跟她说,外面有人找,那是教练的助手,还对穆曦挤眉弄眼的说是个帅哥。周围一遍嘘声,来自世界各地的美人们七嘴八舌的说话,半真半假的说她真厉害,刚走了一个男朋友,现在又来了一个。

    时雪的脸有点冷,她们的隐含意思就是说穆曦的私生活混乱了,现在是关键时期,毕竟还没开始,主办单位正是四处宣传造势的时候,如果有人传出丑闻肯定是要被剔除模特队,以此来证明这次活动的正规和严肃。不过她还没说话,已经走到门边的穆曦听到了就停下脚步,一手扶着门,脚下自顾换鞋,嘴上还说着:“南茜,你身体真好,没感冒吗?昨晚上我看到你穿的很凉快,你胳膊里挽着的胖大叔是谁呀?你的新男朋友吗?露西你真热情,我在前天晚上的时候看到你和一个年轻帅哥打的火热,他有没有口臭呀?米利亚你还好吗?那天休息的时候我和我男朋友逛街,在一家酒吧门口喝的烂醉如泥,还好你身边有个好心的帅哥照顾你……”

    穆曦不高兴的时候说话就是专抓人痛脚,她一口气点了好几个人的名,名着看着也没说啥,可实际都是在说她们的私生活问题,南茜穿着感陪着一个老男人,露西一直强调自己是单身,结果却在前天跟一个陌生男人接吻,米利亚在酒吧酗酒,至于有没有跟男人发送一夜情天知道。刚刚还在说话的几个模特都不说了,被点名的就在拼命解释,穆曦换好鞋,抬头对大家笑笑,说:“我总算很心,不过难得碰到好人,好了,我得出去拿我的包了。”

    时雪刚刚的脸是冷的,这会都忍不住笑了,那丫头看着傻,可实际上一点都不傻呀,听听她的话,哪句话对她自己不是有利的?

    穆曦出了门,左右看了看,然后就看到周少棠站在路边的花坛旁边,手里提了一个纸袋,神情有点萎靡,站着一动不动的,似乎在发呆。穆曦观察了他一会,她身上还穿着练形体的衣服,外面就套了外套,裹了裹身上的衣服,然后慢慢的走过去,在离他隔了一个人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吸了吸鼻子,喊了一声:“周少棠。”

    周少棠一下子醒过来了,他就是在发呆,想李晋扬,想穆曦,也是在想自己,穆曦以为周少棠又会跟她说李晋扬是大坏蛋之类的,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听到这样的话,李晋扬是好蛋坏蛋她可以说,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但是别人说了就不行,谁骂李晋扬她就跟谁急。

    哪知道这次周少棠没那么多话,低着头,伸手从纸袋里掏出穆曦的包,然后递了过去,看着挺安静的,就说了一句,声音也不大,“曦曦,这个还给你。”

    穆曦抬眸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不过伸手把包接过来了,“谢谢。”

    周少棠摇摇头,“对不起曦曦,我那天糊涂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真没要骂李先生的意思,是我老古董,我一直没回去,对李先生的印象还一直是以前的那种。”然后他对穆曦笑了笑说:“对了,我看到到处都在报道李先生的事,我觉得他挺了不起的,真的,要是换了我我肯定没有办法做到。”

    穆曦有点不自在的动了动身体,她本来还没觉得什么,现在周少棠突然这样和她说话,她到有点不好意思了,她伸手了脸,说:“没关系,那天我也不好,我还是乱发脾气了,对不起呀。”

    两个人都说开,穆曦肯定不好意思再对周少棠凶巴巴的了,拿回自己的包以后,两个人还很友好的说了一会话,最后还是周少棠主动说再见的。

    穆曦不喜欢上次的周少棠,什么都不懂就说李晋扬坏话,可他今天的话就很客观,穆曦觉得周少棠今天说的人,才是说李晋扬的,而周少棠也才是周少棠。

    第163章

    更新时间:2012-10-2 16:13:58 本章字数:4202

    慕容开留下的任务其实主要就是保护穆曦,这城市比较乱。李晋扬过来的时候挑的酒店都是治安比较好的,他一离开,穆曦就跑去时雪的家里,慕容开不得不跟着去。以前慕容开是寸步不离的跟着李晋扬,现在好了,他只能寸步不离的跟着穆曦。

    慕容开开始还觉得吧,穆曦肯定比李晋扬容易对付,听话还有点怕他,结果慕容开跟了穆曦两天后,他觉得自己都快白了。李晋扬是他老板,个很强,不可能完全按照慕容开的意思去做,不过李晋扬的好处是他安全意识强,而且具有自我保护的能力。穆曦是听话,也确实有点怕慕容开,可她什么都不懂,而且还就是个觉得世界很美好的小白丫头,她眼里看着的那些人,除了她不喜欢的,清一色全是“挺好的人”,慕容开表示很头疼。

    李晋扬一走,慕容开那种替老板看家护主的心也就出来了,穆曦跟周少棠碰了下面拿了包,慕容开就跟小学生打小报告似的告诉了李晋扬,说李晋扬那小娇妻的小情人又来找他了。

    李晋扬伸手揉了揉太阳,问慕容开穆曦现在在哪,慕容开说她刚回家,抱着苹果在吭。两分钟以后,李晋扬的电话打到穆曦的手机上了,穆曦一看上面的名字就笑嘻嘻的接起来,“老公!”

    李晋扬一听小丫头娇娇柔柔的声音心就酥了一半,“乖宝,吃晚饭没?”

    穆曦把手里的苹果放到一边,光着脚跳跑到窗边,“还没吃,我待会再吃。老公你想我了没呀?”

    李晋扬点点头:“乖宝,我想你了。你呢?想不想我?”

    穆曦笑嘻嘻的回答:“想啊,我也想你的。”

    李晋扬的声音很温和,带着淡淡的笑:“乖宝,我现在还在公司,工作有点忙,一整天都呆在办公室里,吃饭都没出去。你呢?今天学了什么?有没有人找你麻烦?今天有没有发生让乖宝很高兴的事?”

    穆曦伸手抓了抓头,“还好吧,还是走台步啦。也没人找我麻烦,老公我可厉害了,谁敢欺负我呀……高兴的事……也没有什么高兴的事,对了,我手机找到了算不算高兴的事呀?老公你怎么这么厉害呀,我今天手机刚找回来你就打我电话了。”

    李晋扬顿了顿,然后笑了笑问:“对了乖宝,你手机怎么找到的?你去咖啡店拿回来的?”

    穆曦的声音一下子小了半截:“那个……我那个高中同学送给我了……”

    李晋扬还是笑了笑,“乖宝,你这个高中同学真不错。对了,我认不认识?下周我飞过去,我们一起请你同学吃顿饭好不好?”

    穆曦:“……”半响才憋了一句:“不用了吧,我那个同学也很忙的。”

    “乖宝,难得在外面也能碰到一个自己的老乡,我还指望你在国外这一阵我不在你身边多个人照顾你一下呢,”李晋扬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笑笑说:“再说你同学还帮你送了包,怎么说都要感谢人家一下,乖宝,这是人情往来,不然别人以后谁还敢帮你忙?都成理所当然的了,人家又不欠你什么,是不是?你也说你同学很忙,那么忙还帮你送包过来,你当然要感谢人家。”

    穆曦嘟着嘴,她心里慌慌的,纠结的跟麻花似的,就想着要不要跟李晋扬说其实她同学就是周少棠,穆曦又不傻,她自己到没觉得有什么,可对别人来说可能就不一样了。周少棠以前当过她好几年的男朋友,虽然那时候年纪小,什么也不懂,可那也是挂着男女朋友的名号的,和普通的同学不一样,李晋扬要是知道心里肯定不舒服。

    李晋扬电话那边就跟已经做了决定似的,说他下周五夜里的班机,还让穆曦不要担心,穆曦哪能不担心呀,她快担心死了,要是李晋扬到时候生气可怎么办呀?她要不要提起跟他说一声呀?穆曦有点犯愁,李晋扬要挂电话,她还不让,李晋扬问她还有什么事,她又哼哼唧唧的不说。

    穆曦抱着电话磨叽了好一会,然后又闷闷的说:“老公,我挂了……”

    李晋扬“嗯”了声,“好,挂了吧。”

    穆曦挂了电话情绪就不好,她自己心里不踏实,特别是在李晋扬说了要请她同学吃饭以后,她就有点慌,又不敢直接跟李晋扬说,她愁眉苦脸的坐在沙发上,时雪过来看到的就是她的小苦脸,一问才知道这丫头到现在都没跟李晋扬老实坦白过。

    时雪叹口气,“曦曦,我觉得李先生可能已经在怀疑你这同学是谁了,你还是老实跟他说一声,要是等他发现了,他肯定就生气了。”

    穆曦抱着头不说话,老半天才抬头嚷了一句:“什么嘛,我就是跟我以前的同学碰到了……”没说完,她就焉呆呆的低下头,嘴里还冒出一句:“男人什么的,最小气了!”然后拿了电话就跑房间里了。

    时雪听了先是一愣,而后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她还怪人家小气呢。

    穆曦又把电话给拨通了,李晋扬很快就接了,穆曦听他的声音觉得他本就没怀疑的意思嘛,可是她听了时雪的话,而且她自己心里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她哼哼唧唧了一会,就老老实实跟李晋扬说,她那个同学叫周少棠,是她以前的男朋友。

    李晋扬在那边大度的跟圣人似的,说的可好听了:“乖宝,这都多久的事了你还拿出来说?没事,我又没怪你,不就是初恋男友嘛,虽然早恋是不对的,不过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就不要再提了……”

    不知道为什么,穆曦觉得虽然李晋扬的话说的可大方了,还说他不在乎什么的,可穆曦听着她的话就是觉得后背冷飕飕,还老觉得他现在说这话有点言不由衷的感觉。

    穆曦这边还在打哆嗦呢,李晋扬那边还在和善的跟她说要请她初恋男友吃什么好,穆曦缩着脑袋不敢吭了,这事本来就是她理亏,她有自知之明,李晋扬说什么都好。要挂电话的时候穆曦还软着声音跟他说话呢:“老公,你怎么这么好呀?我真是太喜欢你了。”然后对着电话使劲亲了一口挂了电话。

    李晋扬看着电话自己在笑,他都这么大年纪的人还跟毛头小子似的争风吃醋,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想起小丫头可怜兮兮对着他讨好的样,又忍不住自语了一句:“小妖,你给我等着!”

    穆曦挂了电话就往床上一扑,“哇哇”大叫起来,她高兴呀,跟李晋扬坦白了以后她心情可好了,什么负担呀纠结呀都没有了,吃晚饭的时候兴高采烈的,时雪看了都跟着高兴,“曦曦,什么事这么高兴?”

    穆曦觉得这是自己跟李晋扬的秘密,不跟时雪说,时雪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跟李晋扬说开了,那人也跟她生气所以她才这么高兴。

    模特大赛的预赛快要开始,穆曦身边的模特都很紧张,还有个长期失眠的,穆曦本人倒是很轻松,她是喜欢现在的状态,而且她心态好,当然想得奖,不过就算得不到也没关系,商之都说了,尽力就行,她干什么商之都会支持的。

    时雪很镇定,凭她的经验,穆曦进前二十强问题不大,能不能拿到好名次这就不敢说了,因为这次来参赛的有不少之前成绩不错的模特,有些参加过多次的大赛,还有些十三、四岁就在她们自己本国成名的嫩模,穆曦相对来说出道比较晚,参加训练的时间短不说,大赛经验也不足,她除了先天条件比较好外,其他方面真不占优势。

    初赛都是分组的,李晋扬逢场都到,这一阵“绝地”的人都觉得他们老板出国就跟回家似的,每周五下午肯定是在去机场的路上。穆曦正如时雪所料的那样,顺利进入初赛,因为参加的人数都是来自世界各国的,挺多场,穆曦有她的场她就去,没有她就在家里睡觉,李晋扬要是来了她就缠着他。

    时雪也不说话,穆曦暂时为止是所有参赛选手里唯一一个有男朋友的选手,这个本来就是她们这边的十几个模特知道,大家都觉得没什么,不过这消息也不知道是谁捅出去的,反正就是传出去了,其他选手在穆曦的这个消息传出去以后纷纷出来表态,说自己暂时单身什么的,就是生怕别人知道自己有男朋友了。

    穆曦看,开始也很生气,她有男朋友关他们什么事呀?她不公开结婚是怕有影响,时雪说过,有男朋友很正常,为什么有人把她有男朋友的事当大事说出来?本来很正常的,可被人这样一渲染,就显得不正常了。

    穆曦气死了,李晋扬刚好昨晚上飞过来了,穆曦回去就跟他说委屈,李晋扬抱着她哄了半天,当时也没说什么,就是哄了她,不过第二天李晋扬就主动联系了一家报社的记者,那记者跟他认识,曾经是被报社外派出去的,跟李晋扬算是旧识,当初也是他爆出李晋扬的富豪身份的,因为他也要抓新闻,李晋扬默许了,这事算是李晋扬给他的面子,这次李晋扬主动联系,这记者就知道有自己的好事了。

    第二天这家报社发行的报纸上就出现了“见义勇为的华人富豪”专访,记者以自己的口吻说三顾茅庐才得到专访这位富豪的机会,记者在主要版面写的是采访经过以及有关上次事件的详细内容,最后的位置记者问了个问题:“李先生经常在天上飞来飞去,是因为在这里有生意吗?还是有合作伙伴?”

    结果,受访者就说了一句话:“我女友正在贵国参加一个大赛,我来陪她。”

    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模特大赛,因为这里正在举行的规模最大的大赛就是超模大赛,再加上李晋扬本身的条件摆在那,有个女模女友也很正常。虽然专访到李晋扬最后一句话就戈然而止,不后那句话的后续实在是勾的读者心痒。当天下午就有众多媒体的长枪短瞄准了所有长着东方面孔的模特,想挖出谁是富豪女友的八卦消息。接连几天都没人抓到,因为李晋扬再次回国,他的座驾失去踪影意味着失去线索,而大赛承诺保守所有模特的私人资料,也不可能让他们看到哪些模特来自哪些国家的哪些城市。

    穆曦抱着被子用吸管喝水,斜眼看着网上的消息,她就觉得怪怪的,怎么这几天老有照相机和摄影师专门找她和那几个小日本呢?还不停的让她们摆姿势,不过时雪让她配合,穆曦就相当配合,她也知道记者都是些什么人,人家手里有笔,爱怎么写就怎么写的,所以她很和善,有记者向她求证她有男朋友的事,她点头承认,反正大家都知道了,她的比赛也没受影响,承认又不丢人,不过人家问是谁的时候,她就微笑不答。

    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呀,何况李晋扬本来就没打算藏着掖着,他又一次来接穆曦的时候刚好被人家碰个正着,那么多照相机对着两个人,躲都没地方躲。穆曦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抱着李晋扬的胳膊让人家拍个够,完了两人一前一后钻进车里,扬长而去。

    慕容开戴着墨镜坐在驾驶室里,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老板这牺牲可是越来越大了,要不干脆转行进军娱乐圈算了……”

    话还没说完呢,后座的李晋扬上面一本正经的,下面直接伸出条腿踹慕容开的位置一脚,慕容开老实了,穆曦笑的跟偷了油的小老鼠似的,她现在胆子也是越来越大,脸皮也厚了,抱着李晋扬的脸就“吧唧”亲了一口,“老公,我觉得你刚刚配合我拍照片的姿势可酷了!”

    后视镜里看到一清二楚,慕容开跟司机两个人,直接当自己是瞎子,看到也当没看到。

    第164章

    更新时间:2012-10-2 16:14:09 本章字数:5379

    因为李晋扬的关系,穆曦的关注度空前的高,偏偏长的跟玫瑰花似的,拍出的照片要多上镜就有多上镜,漂亮的十分炫目,再加上她每逢训练都特别认真,给人的感觉就是踏实勤奋,虽然有个富豪男友,可以说吃穿住行什么的都是最好的,不过她从来没提过,也就是人家常说的低调。

    现在有些有钱人真是招人嫌,并不是单纯的仇富,而是确实是有些人有两钱就招摇过市,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有钱似得,世上那么多有钱人,为什么不是每一个都惹人讨厌的?这真是是涉及到个人的素质问题。譬如李晋扬这样的,他的人品人家就认准了,再说现在这社会还真不是谁都敢当英雄的,他当了就是不一样的,不管他是不是有钱人。

    李晋扬这样的人注定就是被人瞩目的,那么连带着他身边的人都成了被人关注的对象,特别是作为他最亲密存在的女友。穆曦长的好看,但凡长得漂亮的女孩人家都喜欢,如果一个漂亮女孩又努力又勤奋,有个富豪男友还不显摆,大家想不喜欢她都难。

    穆曦最近真的挺高兴,主要是李晋扬让她高兴呀,他以前真是不喜欢镜头的,一看到就不高兴,还不让人家拍,可上次他太配合了,虽然不是对着镜头,可他默许了人家的拍。照片一上报纸穆曦就郁闷了,她对着镜头笑的跟傻妞似得,李晋扬就是低着头看着她,也不知道是哪个无良记者,还在下面备注了一句话,说李晋扬注视女友的目光堪称“柔情似水”。

    穆曦最近的运势真的挺旺,估计也是被关注的多,正面评价也多的缘故,反正她一路披荆斩棘直接进入了半决赛,她这心情多好呀,这祖宗心情好李晋扬也跟着享福,晚上的时候她还会主动投怀送抱。

    当然,有人开心就有人不开心,跟穆曦比,其他模特的曝光度真是太小了,就照着穆曦现在的风头就算穆曦什么奖都得不到,以后也不会错,当个奖路更好走,可这行业要的不就是成名和曝光度吗?人家愿意提起你,愿意看你的消息,报社愿意报道你的消息,你就成功了一半,以后的路肯定也会好走的多。穆曦现在就是被人妒忌的对象,人家有男朋友都是藏着掖着,只有她公开的,而且,她的男朋友不但没有拖她后腿,还给她带来了不少的人气。估计她是到现在位置唯一一个明明算是不太好消息却能独善其身的模特了。

    不高兴的人,或者说是郁闷的不止这几个,比如大赛的举办方里某个有点实权的人,手里正拿着一份名单在犯愁。其实大凡大赛都有些见不得光的事,譬如娱乐圈最常见的潜规则。

    那潜规则都还是列名单的,首先肯定是要长的好,然后还要有培养价值,也就是说不能单纯是花瓶,如果人家一看就是花瓶的肯定不行,公众都不是瞎子,人家也会怀疑呀,所以要找长的好看家庭背景又不是那么雄厚的,人家家里好也不会让潜,就是找那些家庭一般又渴望成名的,这种的潜了没负担。模特都有个人资料,穆曦本来都是被人家列在名单里了,结果被爆出有个富豪男友,貌似还挺恩爱的,这种的谁敢碰?

    结果穆曦的名字就被无奈的划去了,她名字一被划去,比赛的结果差不多也就出来了,冠军等于是内定的,别的不说,就看谁当了冠军就知道谁被赞助商给潜了,本来是旗鼓相当实力的,可因为有内幕,结果谁的赞助商更有财力,谁就是冠军。

    因为穆曦自己愿意,她还玩的高兴,李晋扬真是陪着她玩的,他是男人,谁愿意让自己的老婆穿着比基尼站在台上让那么男男女女年看?可她高兴呀,行,他陪着。李晋扬不是大赛赞助商,可他也赞助过其他人的其他项目,中间那些拐拐弯弯,他真是什么都懂,当初他就是因为知道这些所以才不让这丫头进那大染缸的,结果她非要去,现在的形势很明显,赞助商在替其他内定的几个模特造势,那些暗语肯定一个个的都传达到了评委团负责人那里了。

    穆曦什么都不懂,她也关注到了那几个名次和水平很稳定的模特,人家表现的好她还夸奖人家,在外面将近大半年的时间,穆曦那口语练真叫一个呱呱叫,有时候还特点打电话给展小怜显摆一下,展小怜虽然没机会出国,不过她真是比谁都关注,整天抱着电视看,要么就是在网上搜索穆曦的消息。

    因为穆曦不在,穆曦跟展小怜合伙开的那公司都是展小怜在打理,展小怜跟穆曦诉苦了好多次,穆曦心里多愧疚啊,就跟展小怜说看她这么辛苦,展小怜的股份增加到百分之二十五了,展小怜这个高兴的,就跟吃了糖似得。

    穆曦问生意怎么样,展小怜实话实话,市政府的那笔款项已经下来了,当初她们列的那些要购买的单子也已经买全了,肯定不会亏,因为都是“绝地”的总经理方清闲介绍的,还是打了折扣的,肯定是比市场价便宜,而且,她们的店小不假,不过接的单子大呀,按照展小怜的话说,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他们的最大的客户就是“绝地”。

    穆曦一听说生意好,就高兴的大眼眯成了小眼,掐腰得意的说自己当老板了,当然,他们的大主顾是“绝地”这事她还是刚知道,而且,展小怜还跟她说业务员的人数也在增加,很多都是大一的新生,工资虽然少,可有总比没有好呀,而且,老板都是学生,肯定不会骂人的那种,换句话说就是工作氛围比较好。反正展小怜是个脑子很活的人,参加完穆曦的婚礼回来后就投入到工作里去,就是不想让穆曦分心,电话也打的少,她还想着李大叔肯定会带着穆曦去过蜜月的,哪里知道啥都没有呀,所以一直也没打电话什么的,今天真是一次什么都说了。

    挂了电话穆曦就往李晋扬怀里扑,长腿一缩就挂在李晋扬身上了,李晋扬真是被她吓一跳,直接把她托起来,“乖宝,什么事这么高兴?”

    穆曦笑嘎嘎的,抱着他的脑袋就使劲亲了一口:“老公,你怎么这么好呀?”

    李晋扬挑起一眉看着她,他还真没明白什么她什么意思,突然夸起他好来了:“我哪好了?”

    穆曦又亲了他一口,说:“胶带都跟我说了,你照顾我生意。”

    李晋扬忍不住笑,抱着她转个圈,说:“乖宝,我们得夫妻同心是不是?照顾你生意是应该的。”

    李晋扬真是觉得他这辈子就这样就行了,这丫头平平安安的,她想做什么都行,他陪着,必要时给她开疆扩土,为她披荆斩棘,只要她高兴了就行。他年纪大了,也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他跟燕回不一样,燕回的就是野不去的豹子,可他不行了,他现在只想要个家,带着这丫头一起过日子,然后生个可爱的孩子,男的女的李晋扬不在乎,其实他更喜欢女孩,觉得女儿乖巧,听话,就算像这丫头折腾人的子也没事,反正怎么着他都养得起。

    李晋扬现在都是一周七天陪穆曦两天,周五夜里的航班周日夜里航班的来回折腾,这频率比穆曦在摆宴时见到的其实要多的多,李晋扬真是被逼出来的,他心里也担心呀,装的跟没事人似得,可那还是装的,周少棠就在这个里,李晋扬见过周少棠,当年那个满脸青涩的男孩确实成长不少,虽然还是稚气未脱,可周少棠现在的魅力绝对能吸引到年轻女孩的。二十二岁,是事业刚刚起步和步社会的年纪,李晋扬能看得出来,如果有人提拔,三五年之后的周少棠肯定会有一番作为。

    李晋扬就跟周少棠一样,他们永远都不可能相互喜欢,他不喜欢周少棠看着穆曦的眼光,有留恋,有不舍,更多的是他无法驳逆的懊悔。周少棠对他还带着敌意,或许有一天,当周少棠眼中的那份敌意消退,李晋扬才敢真正卸下防备。本来说要请他吃饭,结果周少棠拒绝了,说自己忙,暂时没时间,他离开的时候甚至都没有抬头看他们一眼。

    周少棠真不算大,二十二岁,还没出校园,他掩饰的功力还不够深,他跟李晋扬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他还做不到坦然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孩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笑意盈盈的跟自己说:“周少棠,你也找个女朋友呀……”

    周少棠知道自己优势就是年轻,他可以等。他有个还算殷实的家庭,他甚至相信,他总有一天能超越眼前这个男人,他了解穆曦,真的了解,周少棠相信穆曦就是一时迷惑,她不会爱上李晋扬,她跟他说过,她才不喜欢老男人,她现在享受的,不过是李晋扬带给她的那种类似父亲的感觉,他们的感情,其实是亲情多过爱情,或者说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存在过爱情。

    周少棠对穆曦的态度就像他真的放下了,他记下了穆曦的号码,每一场比赛后会给她发个鼓励的短信,就像是关系很好的老朋友,更像个人家常说的蓝颜知己。因为周少棠真什么都没做,更没有影响到她的任何事,所以穆曦也没觉得有什么,每次都会给他回个谢谢。

    两个人的短信李晋扬看到过,一场比赛刚完,穆曦跑去卫生间,李晋扬就帮她拿了东西,结果就收到了周少棠的短信,名字就是周少棠,短信很短,就是说恭喜入围下一场,不用点开就能看到,李晋扬看到了,微微皱了皱眉头,他看了看卫生间的门,穆曦还没出来,随手一调,找到了穆曦的通讯录,结果发现自己的名字在她的手机里就是“李晋扬”三个字,这三个字让李晋扬觉得喉咙口堵的慌,手机存储的称呼,决定着一个人在手机主人心目中的地位,他默不作声的看着那个名字,抬头呼了一口气,按了返回。

    李晋扬愣了一会,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调出穆曦的手机号,又伸手放进口袋。

    穆曦一会跑了出来,因为刚刚那场她自己觉得表现的很好,所以心情好,李晋扬直接把手机举到她面前,笑笑说:“乖宝,我刚刚听到有你的短信。”

    穆曦“哦”了一声,拿过来按了下,随手把手机放进包里,嘴里还说:“是我同学,估计也看电视了,恭喜我入围了呢。老公,我饿了,我们去吃东西吧。”

    李晋扬点点头,说:“好,乖宝想吃什么?”然后伸手轻轻一按通话键,不一会,穆曦那边的手机嘀嘀咕咕响起来,穆曦“咦”了一声赶紧掏出来一看,瞪大了眼睛,歪头看着李晋扬:“老公,你干嘛打我电话?”

    李晋扬表情很无辜,“乖宝,怎么了?”装模作样的过去一看,就连忙掏出自己手机,说:“刚刚不小心碰到了。”

    穆曦的眼神很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老公,肯定是你手机坏掉了,都锁了键盘了还会碰到。赶紧拿去修修吧。”

    李晋扬嘴里应着,那边突然把自己的手机放到穆曦眼前,说:“乖宝,你看这是谁的手机号?”

    穆曦看了看,一字一句的念着:“乖、宝、曦、曦、老、婆——”然后嚷嚷着说:“我的号,当然是我的号!老公,你好麻呀,干嘛加那么多修饰语嘛!”

    李晋扬也不说话,然后伸手拿过穆曦的手机,把他自己的名字调出来,“这是谁的?”

    “李晋扬——”穆曦又念了一遍,然后说:“老公,这是你的号码呀,我现在记得可清楚了……”

    李晋扬看着她,也不说话,穆曦的呆了呆,伸手了鼻子,问:“老公,你怎么了嘛?你不说话的样子好酷……”

    李晋扬:“……”半响才说:“乖宝,这不公平!”

    穆曦开始还没明白什么不公平呢,李晋扬站着就是不走,穆曦想了好一会才明白过来他是什么意思,就是名称,他上面写了麻的话,她的没有,穆曦看了李晋扬一眼,就低头把李晋扬的名字改了,改成了:老公,改完了还举到李晋扬面前让他过目,李晋扬不满意,拿过来,直接改成了:最最亲爱的老公。穆曦的嘴巴都调起来了,其实就是被麻的,她还是第一次知道李晋扬还有个颗闷骚的心,还最最亲爱的老公呢。

    李晋扬眉眼一挑,就看着穆曦,穆曦立刻把手机放包里,一把抱着李晋扬的胳膊往外拉:“老公,好啦好啦,本来就是最最亲爱的老公,本来就是嘛,嘿嘿嘿……”

    穆曦觉得李晋扬越来越小气了,真的,就一个名字他还一定要改了才行,就一个名字呀,改不改有什么两样嘛。

    估计穆曦自己都没发现,她现在对李晋扬真的很依赖,依赖到她每周到时间就盼着李晋扬快点来,那就跟习惯似得,养成了她就没法改。

    比赛随着淘汰的不断出现,竞争也越来越激烈,时雪自己是过来人,她当然知道大赛里的猫腻,她一看到那家赞助单位的名字出现在赞助商列表里她就知道了,那家赞助商的负责人一直都是这样,最卑劣的一次就是看中一个女孩,当面就跟人家说了,最后那个女孩不愿意,被逼退赛了。公平什么的真的是相对的,可穆曦不知道,她一直跟她说她就是想看看自己能走多远。时雪选择不告诉穆曦的,有时候她表现的实力再强,可能也得不来公平的结果。

    慢慢的穆曦也觉得进入了总决赛的压抑,接二连三有进入总决赛的模特传出丑闻,比如几年前的裸照会在这么重要的时候流出来,比如有模特有吸毒史也会被人揪出来,更有个夺冠呼声最高的模特传出了三男两女的艳照,这些传出丑闻的模特都被退赛,而这几个被退赛,恰恰是外传有希望夺冠的。

    穆曦的脸上也出现了紧张,她以前在学校里有好几次被人家传的很难听,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哪天也被人揪出来以前那些事。她以前不在乎,可现在这个是会直接影响到能不能参加总决赛的。

    穆曦前一阵的关注度真高,时雪是凭经验让穆曦再次选择低调的,因为按照时间上算,那些人肯定开始选择了。她是不想穆曦成为他们的目标,结果发现不能选择放弃了就故意打压,所以故意让她先沉下风头,让人家以为她没多大的威胁力才不会想办法找她的事。可结果是穆曦从头到尾的表现真的很不错,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能看出她的潜力。

    还是李晋扬那位记者朋友给李晋扬打了个电话,说有人刚刚给他们报社发了篇稿子,就是说穆曦的。

    稿子被截住了,是时雪的关系,她这里认识的人多,跟李晋扬比路子更广一些,而是都是业内人士。时雪这种是练出了的八面玲珑,她也是吃了无数次亏以后才练出来的,这事李晋扬让穆曦知道,有些事她真的要学,李晋扬现在也想通了,不能什么事都瞒着她,如果什么事都不让她知道,她还以为世界很公平。怎么着也要让她知道为了她,大家都有出人出力。

    第165章

    更新时间:2012-10-2 16:14:17 本章字数:3256

    当很多事情被铺在穆曦面前的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话了,她的情绪确实受到了挺大的影响,这么大一场比赛,这么重要的大赛,还是世界级的,为什么还会有这种事出现呢?她以为就是国内有些无耻赞助商才会这样的,现在她知道潜规则这事,其实是每个国家每个行业都会出现的,不单单是娱乐圈,官场职场都会出现,只是她不懂不知道而已。

    开始穆曦的情绪很低落,可以说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比赛的时候她就是忍不住看那几个据听说是有关系有后门的模特,心不在焉的,在选择民族服装的时候差点选错了日本的和服,她真是挣扎着进入总决赛的,总成绩在最后的二十名模特当中垫底。

    时雪是知道新模特的心理,当时就是怕她知道了会受影响,所以才想着不告诉她,可李晋扬坚持要让她知道,他还说服了商之,商之还特地打电话跟她说了。时雪跟商之还没结婚,是正儿八经的外人,也不好说什么。不过她觉得穆曦受了那么大影响还能挤进二十强,时雪觉得挺意外,前一天晚上她就担心穆曦的情绪波动比较大,会不会被刷下来,结果那丫头进了。

    穆曦站在台上的时候心里就在想,这社会怎么这么黑暗呀?哪个国家都有那些带着很重私心的人,她最受不了其实还是那些模特,因为赞助商跟她没多少接触,可那些模特在后台的时候都待在一起的,大家都知道了那几个模特其实跟赞助商有了那么点关系,那些模特也理所当然的接受比其他模特更高的待遇,甚至还摆出高傲的姿态,和在台前面对媒体大众时的模样截然不同。

    穆曦出门就钻进车里把头埋进李晋扬的怀里不动,她是知道了可不代表她那么快就能接受,以前她是听人家说什么什么不公平,可现在这个不公平轮到她头上了,这种感受比任何人说教都来的有冲击力。

    李晋扬知道她心里难受,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告诉她对她不利,可这丫头的坏毛病就是时机不对的话,她掉头就忘,这样关键的时候她才会记住,她的头发:“乖宝,这些都是你以后可能要面对的,我知道的,我会帮你,可当我不知道或者我不能及时出现的时候,你就要自己面对。”

    穆曦的脑袋在他腿上换了个姿势,点点头“嗯”了一声,闷声闷气的说:“我知道了……老公,我就是心里觉得怪怪的,她们明明做了不光彩的事,为什么她们还能那么坦然的面对大家呀?我看到她们我都觉得不好意思,可是我发现她们比我更加若无其事。”

    李晋扬笑笑,“傻丫头,你看到的是她们的外表,相信我,在没有人的时候,特别是在她们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她们比谁都难受。所以乖宝,接受那种条件的女孩并不是真正的开心,即便现在她们如愿以偿,可在若干年后,她们肯定会后悔年轻时的轻率决定。可你不同,就算再过三十年、五十年,你回想起这场大赛,你都会觉得这是美好的回忆。乖宝,乖乖的做你自己,有什么事记得跟我说,我们不接受这种违背常理的条件,好不好?”

    穆曦从他腿上抬起头亲了他一下,然后重新趴在他腿上说:“老公,我觉得你说的太好了。要是有人敢这样跟我说,我就一巴掌扇死他!也不行……真扇死了我得抵命了……那我就骂死他!”

    李晋扬忍不住的低笑出声:“乖宝,真有人敢这样跟你说,你就看情况教训,要是觉得时机不对,你占不到便宜,就回来告诉我,我帮你教训,要是你能一巴掌扇死他,你就扇死了。反正你就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保证你自己没事,剩下的交给我就行。”

    穆曦的脑袋在他腿上蹭了好几下,然后说:“我知道,就是识时务者嘛,老公放心吧,我有那么傻吗?”

    李晋扬立刻回答:“乖宝怎么会傻?是我太啰嗦了,乖宝,你说是不是老了?我怎么老是跟你说这么多话?”

    穆曦爬起来安慰他似得又亲了他一口:“老公是关心我嘛,哪有老呀?老公,我觉得你可厉害了,报纸上都说你是大英雄呢……”

    慕容开觉得自己再听下去就要吐了,这两人拿麻当花生米吃的是吧?这几天类似这种对话他听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这两人好意思吗?他们是不是觉得他跟司机两个人都是摆设?

    不过话说回来,慕容开挺佩服李晋扬的,为了教育他那小娇妻,他可真是煞费苦心,既要让她看清那么多事,又要想法子尽量稳住她的心思,尽量减少这事过大的冲击力对她造成的影响。

    因为时差的关系,李晋扬现在都是晚上工作到夜里,就睡那么一会,早上穆曦起床他跟着也起来,没办法,他也习惯了,小丫头不在他也睡不着。这一阵穆曦睡觉很老实,躺床上就乖乖不动的,主要是她也知道李晋扬不经撩,她现在什么都不怕,就怕身上被李晋扬弄一堆印子,这一阵的比赛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服装款式,听克瑞斯说评委团里有他几个朋友,都是时尚界的人士,穿衣风格都偏短款,穆曦就想着能不能拿下那几个评委,总比被一批到底来的好呀。

    这事穆曦是跟李晋扬商量过的,李晋扬知道自己手脚重,或者说他知道穆曦的皮肤嫩,稍微使点力气就会留下痕迹,本来就是为了陪她参赛,自然是什么都顺着她。她说不许碰,李晋扬肯定不会碰,再怎么难受他也会忍着。

    为了保持体形,还不想有小肚子,穆曦这一阵吃素都快吃到吐了,晚上只吃一颗水果她就放弃吃东西,因为怕饿,睡的还特别早,每天晚上就是练了瑜伽就睡觉,李晋扬真是服了她这一坚持就能坚持好几个月的子了。

    最后的总决赛即将开始,主办单位联合各家媒体炒的热火朝天的,气氛渲染的也十分到位,赛前模特都有一天的放松时间,穆曦就是在这天收到了蒋笙的电话。

    穆曦挺意外的,她觉得蒋市长这样的官本不可能记得她的,当初她还奇怪呢,蒋市长竟然说以后有事会跟她联系,还让她不要觉得他烦什么的,结果之后蒋笙一直就每有联系,这让穆曦很鄙视自己,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人蒋市长本就是客气客气说好听话的好不好?她还自作多情觉得怪,哪里怪了呀?蒋市长真的就是说说而已。

    毫无疑问,蒋笙在穆曦心里就是个好官,他为人和善,亲民,外界对他的评价也是清廉,正直,在任期间功勋卓越,更是有真才实干的人,这种形象的官所有黎民百姓都会喜欢,穆曦受过蒋笙的特别提点,对他更是心存感激和敬意。现在她在大赛初期接到了蒋市长的电话,穆曦想不激动就难。

    李晋扬就是发现小丫头刚刚还漫不经心的,结果一按了接通键那小腰都绷的笔直的,嘴里还说:“啊?是蒋市长?您好您好!”

    李晋扬警觉的扭头看了她一眼,穆曦的眼睛正盯着前排座位,神高度集中的跟电话里的人对话,不知道那边说了,李晋扬就看到小丫头表情有点羞涩,一只小手无意识的抠着前排座位的一个角落,有点紧张的说:“……没有没有,我当然一直记着了,不过我知道蒋市长您公务忙,所以也不敢打扰您的……”

    网上娱乐版块的头条就是超模大赛,蒋笙想不知道都难,他有看报纸的习惯,开始是在社会版块的头条看到了李晋扬的报道,因为是在国外,外媒的评价很高,所以国内的主要媒体跟着就反馈回了这个新闻,作为华人的正面形象在报道,消息的最后一句话吸引到了蒋笙,李晋扬的女友参加大赛。

    李晋扬的女友,蒋笙知道,就是这个丫头,结果,还真发现了那小丫头的身影,网上有网站,那丫头在那么多图片里,他一眼就挑出来了,满脸的纯真,笑容干净,只是眼角飞扬起的,却是属于女人才有的妩媚,那样充满着矛盾的神情,那般独特的惑人气质,让她一眼就能被人识别。

    蒋笙看着网站上点击放大的照片,笑着说:“我开玩笑,穆曦不要当真。恭喜你一步步接近胜利,我知道决赛即将开始,我不给你压力,你尽量而为,发挥出自己最好的水平。”顿了顿,他接着说:“最终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享受了这个过程,穆曦,加油!”

    穆曦的脸上顿时绽开一朵大大的笑,她抱着电话点头,很用力气的点头:“谢谢蒋市长,我一定会努力的。”

    蒋笙笑了笑说:“那我等你好消息,再见。”

    穆曦抱着电话还没反应过来,蒋笙那边已经挂了电话,穆曦眨了眨眼睛,想着蒋市长最后一句话的意思不会是要她结果出来以后给要告诉他一声吧?

    身边半天没动静,穆曦然后扭头看向李晋扬,结果看到了一张大黑脸。

    ------题外话------

    狼不舒服……勉强三千字……

161-165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