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大人宠妻无罪 27-34


    ☆、诱你成婚 027 说服

    “我陪爷爷来看病。”苏悦淡淡的说道,顺着苏悦的目光,苏倩雪看到苏黎东正一个人坐在那里。

    今日苏悦将头发简单的扎起,身穿棉色白裙,苏倩雪的心中却没由来的一阵嫉妒。

    苏悦从骨子里散发出的清淡高雅,对于苏倩雪来说,却是最大的敌意!

    尖细的声音在苏悦的耳边响起,“苏悦,我警告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到最后吃亏的一定是你!”

    苏悦回过目光,看了苏倩雪一眼,平静的说道,“说完了吗?爷爷还在等我,我先走了。”继而,苏悦便从苏倩雪的身边走过,丝毫不理会苏倩雪在她的身后叫嚣。

    “苏悦,如果有第三个人知道今天的事,我就跟你没完!”威胁的声音蓦然响起,苏倩雪内心的不安,已经在此刻完全暴露出来。

    苏悦对她始终淡淡的,即使她再如何挑衅,都是四两拨千斤,就如打在棉花上,苏悦永远都不会和她翻脸,正是因此,苏倩雪的心里更是难受。

    哪怕苏悦和她撕破脸皮,大吵一架,亦或是反击,都表明她已经触碰到苏悦的底线,让她忍无可忍,而如今,不管她怎么挑衅,苏悦始终平静面对,这种局面,让苏倩雪产生一种莫名害怕的情绪!

    她无法确定苏悦知不知道自己怀孕这件事,无法预料到苏悦知道的话会如何做,她会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

    苏倩雪站在那里,心描摹的细眉紧紧皱在一起,恐慌与紧张的情绪这才在苏倩雪的眼里完全暴露出来。

    不,不行,她不能因为沈嘉勇,而毁了自己的一生!

    ==

    “喂,我说,你们两个大眼瞪小眼还要多长时间,咱四个好不容易聚在一块,你们非要这么浪费宝贵光?”沈俊彦一边当着和事老,一边将一块滑嫩的鲈鱼送入口中。

    “苏冬晨,我恨你恨你恨死你了!”夏越突然站在椅子上,跺着脚大吵大闹道。

    苏冬晨不以为然的瞥了夏越一眼,直接戳中他的要害,“你觉得,我会把我的宝贝妹妹交给一个内心幼稚的人?”

    夏越一听,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顿时瞪的大大的,“你……你竟然说我幼稚,苏冬晨,你欺人太甚!”说完,就直接扑了上去。

    在那两人吵得不可开交之际,沈俊彦看了眼坐在一旁交叉着双腿玩着手机的男人,不禁暗自佩服,这个男人,不需要说半句话,蹚任何浑水,却轻易的成为真正的受益人。

    “喂,你不是说去帮夏越把关的么,怎么就把人家拐走了?”沈俊彦不自主的小声调侃道,据他所知,苏悦,应该还是能够让宁少主动出击的第一人。

    宁睿宸瞥了眼沈俊彦,淡淡道,“你有意见?”

    沈俊彦连忙投降,“不敢不敢。”

    眼珠子一转,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沈俊彦放下筷子,颇有兴致的说道,“跟你们说一件好玩的事,昨天苏倩雪去了陈芸那里,你们猜猜,她得了什么病?”

    “没兴趣。”夏越撇撇嘴说道,苏冬晨则眼睛亮了一下,对于苏倩雪的丑事,他一向都很有兴趣。

    而宁睿宸则拿着盛有1932年9号猎人古西拉子的高脚杯慢慢地摇晃着,深邃的眼睛静静地看着红色的体,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

    “她竟然怀孕了,哈哈,我们老沈家有后了!”沈俊彦兴奋的说道,而那语气,更像是一种嘲讽。

    “你就不怕你家太后坚持不住,让沈嘉勇和你一起竞争家族财产?”苏冬晨笑着挪揄道。

    沈俊彦摊了摊手,“你觉得我在乎那点钱?哪怕老头把整个沈家财产都给了沈嘉勇,我都毫无意见。”

    “也是,就你这张皮相,就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苏冬晨细细的打量,“不过没有宁少的值钱。”

    “可惜宁少向来对女人没兴趣,哟,不对,现在对你家妹妹有兴趣了。”沈俊彦笑着调侃道,丝毫不顾夏越那张黑的吓人的脸。

    夏越嘴巴一嘟,小脸一皱,又开始“哇哇”的哭起来,然而,那三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苏冬晨甚至夹了一块梅菜扣摆在宁睿宸的面前,苦口婆心的劝他吃一块。

    “别装哭了,他如果真想瞒着你,你觉得你会知道?说到底,他是想让你看清现实,不要执迷不悟,有他在,你是绝对不会成功的。”

    “更何况,苏悦的确不适合你,她没你那么活泼没你那么爱玩,比较死板,比较适合宁睿宸。”为了耳朵不再备受折磨,沈俊彦最终还是语重心长的对夏越说道。

    虽然知道沈俊彦是为了让夏越不再这么闹下去,睁眼说点瞎话,但是苏冬晨仍然冷哼一声,表示对于说自己妹妹的坏话,十分很不爽。

    按宁睿宸的子来,对于夏越,他这样做很正常,如果到时成功把苏悦拐到他家户口本上,直接把邀请帖朝夏越面前一递,怕是夏越更是会大哭大闹一场。

    更何况,他们都明白,夏越对苏悦的喜欢并不是男女之间真正意义上的喜欢,所以他们从不担心夏越会因此而受伤。

    果然,夏越听了这话,也不再哭闹,一张小正太脸虽然仍然耷拉着,但心里却舒服了,夏越就是这样,只要不是什么大事,只要别人说点好话,他就啥事都没有了。

    然而,表面上夏越仍然为了要面子,皱着小正太脸道,“哼,我不管,他的行为深深地伤害了我幼小的心灵,我要神损失补偿费!”

    “多少?”宁睿宸大方的问道。

    夏越歪着头想了好一会,却觉得多少都不合适,“现在我还没想好,等到以后想好再告诉你。”

    “好。”宁睿宸毫不犹豫的应道,丝毫不怕夏越狮子大开口,在他看来,如果能够用钱来解决苏悦身边所有虎视眈眈的男人,倒也不错。

    ☆、诱你成婚 028 秘密暴露

    苏家大宅内,整个客厅内一片静谧,苏悦静静地坐在苏黎东的身旁,不去看站在一旁的苏倩雪。

    当她和苏老爷子回来时,便看到苏远航带着苏倩雪一直站在门外等着他们。

    “倩雪说一定要来看看您,爸,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苏远航劝着道,看着站在一旁低着头的苏倩雪,心里有些安慰,这个女儿,竟然主动愿意来和好,着实超出了他的意料范围之内。

    苏远航走到苏悦的面前,沉声道,“小悦,如果你还喜欢沈嘉勇的话,倩雪也愿意成全你们。”

    “只要堂姐不嫌弃,我会说服沈嘉勇,让他回到你的身边。”苏倩雪突然傲然说道,仿佛沈嘉勇在她的眼里,不过是一件物品,而如今,她则大方的将这件物品送给苏悦。

    她今日之所以来苏家,是害怕苏悦将那件事说出来,一则是为了试探,二则便是来妥协。

    可即使妥协,苏倩雪仍然借机在苏悦的面前耀武扬威,这已经成了她的本。

    “沈嘉勇还是你自己留着吧,我们小悦不需要。”还未等苏悦开口,苏黎东便断然拒绝道。

    他孙女的男人,什么时候轮着需要别人来让了?

    “爸,我知道你对这件事很生气,可沈嘉勇毕竟是小悦喜欢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就算您觉得他配不上小悦,但是这种事情,还是要问问小悦的意见。”苏远航仍然劝说道。

    苏黎东抿着唇,却也知道苏远航说的对,感情里面,没有配不配的上,如果苏悦真的对沈嘉勇死心眼,那么谁也没办法去改变。

    即使,自己觉得很不适合。

    “小悦,你觉得呢?”温和的目光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孩子,苏黎东询问苏悦道。

    苏悦静静地坐在那里,低着头削着苹果,从始至终,她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不是因为她妥协,而是因为,她的心意已如磐石般坚定,哪怕苏倩雪和苏远航说的再多,也与她无关。

    正欲开口,大门突然被人打开,苏冬晨的身影霎时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你小子,到现在才回来,也不看看几点了!”苏黎东朝苏冬晨吼道,语气里皆是满满的埋怨,然而,那眼神,却似乎在传递一种讯息……

    臭小子,我们的计划要落空了!

    苏冬晨仍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丝毫没有意识到现在战况紧张,笑嘻嘻的说道,“爷爷,你猜谁来看你了?”

    苏老爷子皱了皱眉,正准备斥责苏冬晨又卖什么鬼关子,一道熟悉的声音却由远而近传来。

    “苏老爷子,最近您身体如何?”宁睿宸两手悠悠地着口袋,阔步朝这里走来,周身散发着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气息。

    苏悦看到他离自己越来越近,心跳突然漏了一拍,这个男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

    仿佛是没有看到苏悦窘迫的神情,宁睿宸在苏黎东另一侧坐下,对苏老爷子嘘寒问暖道。

    “本来不太好,不过看到你这小子,一切都好了。”苏黎东乐呵呵地看着宁睿宸,越看越满意。

    嗯,这样的男人,才配做他的孙女婿,才适合他宝贝孙女。

    “小悦,这是我以前战友的孙子,不错吧。”苏黎东拍了拍宁睿宸的肩道,那神情,就像说亲的媒人般,极力的推销着自己内定的孙女婿。

    “嗯。”苏悦低低的应了声,仍然低着头,眼睛专注的看着苹果,仿佛那个苹果是个什么宝藏般。

    “再削下去,就要削到自己的手了。”

    略带笑意的声音蓦然响起,修长的手出现在苏悦的眼前,从她的手中拿过苹果和水果刀,指腹“无意”的划过她柔软的掌心,而苏悦,却因为这个小动作,脸蓦然通红。

    “苏老爷子,吃苹果。”

    宁睿宸依旧淡定,仿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般,苹果皮在宁睿宸的手中快速飞落,他将苹果切成月牙状,装作水果盘里递到苏黎东的面前。

    “好,好。”苏黎东笑眯眯的拿起一块苹果,眼睛却瞥向坐在一旁的孙女,苏悦温顺动容的样子他见多了,但是迷糊失措还是头一次。

    站在一旁的苏倩雪眼神黯然,她站在这里,却无比尴尬,仿佛这里本没有她存在的位置,苏黎东对苏悦的关心是那么的明显,他的眼里永远都只有苏悦,而她,却永远都得不到他的疼爱。

    苏远航却全然不知此时的情形,好心提醒道,“小悦,沈嘉勇其实还是不错的,你要不再考虑一下?”

    “这恐怕不行,倩雪的肚子里已经怀了沈家的孩子,”苏远航话刚落,宁睿宸便接话道,眼皮都没抬一下,然而,他说出的话却让周围的人,大吃一惊。

    “怀……怀孕?”苏远航愣在那里,脑袋突然“嗡”了一下,宁睿宸的话,如一记大锤,狠狠地捶在他的心口,让他感觉自己刚才所有的行为如小丑一般,滑稽可笑。

    “倩雪,这是真的吗?”苏远航压住心中的怒火,沉声问道。

    苏倩雪整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她拼命想掩藏的秘密,竟然被这个男人轻描淡写的说出来,如今,她再也无法瞒住。

    “啪!”狠劲的掌风顿时划破这静谧的空气,苏远航怒不可遏的瞪着自己的女儿,如瞪仇人一般。

    曾经的一切如今活生生的在他眼前重演,赵雅琴曾经所做的一切,如今苏倩雪又故技重施,他感到的只有满满的愤怒,以及对那人深深地歉疚。

    “这个孩子,必须打掉!”苏远航的声音铿锵有力,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诱你成婚 029 浴袍脱落

    苏倩雪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虽然打掉孩子也是她心中的想法,但是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苏远航竟然毫不犹豫的对她说出这样的话,她感到的,是无边的凉意!

    “好了,这件事就这样,既然倩雪有了孩子,就早点把他们的事办了吧,更何况,我已经为我家小悦找到了好的归宿!”

    “爸……”苏远航还准备说些什么,却被苏黎东制止。

    “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但有些事不可勉强,以后也不要动不动就打老婆孩子,冬晨,替我送客。”苏黎东闭着眼睛,疲惫的靠在椅子上。

    苏倩雪突然狠狠的瞪着苏悦,一定是她,将自己的秘密泄露出去!

    她告诉宁睿宸,再通过宁睿宸之口将此事说出来,一来既显得她无辜,二来又达到了她的目的!

    苏悦,你好狠的心!

    “还愣在这里干嘛,快跟我回去!”被下逐客令后,苏远航看都不看苏倩雪一眼,尴尬的走了出去,整张脸已经黑的让人无法直视,而苏倩雪,只得跟在苏远航的身后离去。

    短短的时间内,苏家大宅内,又恢复了原有的静谧,苏悦突然站起身,道,“爷爷,我先回房休息了。”

    宁睿宸看了一眼苏冬晨,这才站起身来,幽幽的说道,“苏老爷子,我也该回去了。”

    “天色已经晚了,宁少,不如今晚就住这里吧。”苏冬晨立刻作势挽留道。

    “哥,其实现在才六点,应该不是很晚。”苏悦善意的指了指外面并不算得上漆黑的夜,“宁先生应该可以在天黑之前回到家的吧。”

    “我们两家本就是世交,常走动也是应该的,而且听说你一个人住,未免也太冷清了,睿宸,晚上留下来,陪我这个老头子好好下盘棋。”苏黎东连忙开口道,这祖孙俩如今一唱一和,不亦乐乎的为宁睿宸搭台。

    “爷爷,医生说的话你忘了吗,你要好好休息,下棋太费脑了。”苏悦略带责备的看着苏黎东,“我扶你上去休息,哥,你好好送送客人。”

    苏冬晨无奈的瞥了一眼宁睿宸,宁少,你也看到了,可不是我不帮你,是人家铁了心要赶你走啊。

    正在此时,宁睿宸突然摇摇晃晃跌倒在沙发上,“呀,头突然好晕,冬晨,我们今天喝的酒是不是多了点?”

    苏冬晨看昧着良心淡定的点了点头,“好像是多了那么一点。”

    多到酒量在他们中第一的这人从头至尾就喝了一杯中的三分之一,多到现在还想着法子死皮赖脸的留在他家。

    “小悦,还愣着干啥,冰箱里有西红柿,快去榨一杯西红柿汁来给睿宸缓解头晕症状。”

    苏悦皱了皱眉,看着窝在沙发上唉声叹气的男人,刚才还悠哉悠哉,现在就突然有气无力,实在没有说服力。

    “哎,算了,既然苏小姐这么不欢迎我,我还是走吧。”宁睿宸歪歪扭扭的站起来,作势跌跌撞撞的离去,却“不小心”的撞在一壮的柱子上。

    “宁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住这里吧,明天再走。”苏悦终是别扭的说道,转身走进厨房。

    厨房内发出榨汁的声音,宁睿宸微微转头,看着在厨房不断忙碌的身影,嘴角扬起一抹连自己也毫无察觉的笑意。

    “小子,我家孙女贤惠吧。”苏老爷连忙趁机夸赞苏悦道,苏冬晨立刻凉凉的在一旁道,“好贤惠,前天不知谁把排骨汤熬成干锅排骨了。”

    “那总比你连酱油和醋都分不清好!”苏黎东立刻贬回去,正欲再搜肠刮肚说些自家孙女的好话时,苏悦端着果汁朝这边走来。

    “宁先生,给。”苏悦将果汁递到宁睿宸的面前,为了防止刚才某人无意举动再次上演,终是将果汁快速的放到桌上。

    继而,苏悦看也不看宁睿宸一眼,便径直朝楼梯口走去,“爷爷,我先上去休息了,晚安。”

    看着仓皇逃离的身影,收藏在眼眸中的笑意更深,苏冬晨趁机想抢过宁睿宸手中的果汁,却还是扑了个空。

    “喂,你可别告诉我你真头晕。”苏冬晨不快的说道,西红柿汁啊,看着都诱人。

    “我口渴。”宁睿宸无辜的说道,并快速将一整杯果汁喝光,笑话,这可是她专门为他榨的,怎么会让别人喝?

    苏老爷子不知在想什么,笑的合不拢嘴,正色对苏冬晨道,“今晚你就在我房里,陪我下一夜的棋,不准踏出房门一步,否则罚站一个月的军姿。”

    苏冬晨哀怨的看着苏老爷子,“爷爷,人有三急,你孙子我也不例外。”

    “那也给我憋着!”

    苏冬晨不满的哀嚎一声,正欲说些什么,却被苏老爷子拽进房间里,门砰然关上,这用意,若是宁睿宸再看不出来,可真的不配做苏家的女婿了。

    所以,为了不浪费苏老爷子的一番好意,当苏悦从浴室出来时,便看到一个男人成八字形趴在自己的床上。

    仿佛是意识到某人已经出来,男人翻身,手撑着胳膊细细的打量着站在他面前的女人。

    因为是在自己的闺房内,此时她的身上只裹了浴袍,致的锁骨完全的展现出来,发丝上还有着点点水珠落下,脸颊红晕,看起来就像是诱人的大苹果,很想让他咬一口。

    “宁先生,你好像走错房间了。”短暂的吃惊后,略带冷意的声音打断了男人的思路,苏悦两只手紧紧地抓住浴袍,深怕会不小心掉下来。

    “苏倩雪怀孕了,有何想法?”宁睿宸置若罔闻,错开话题道。

    苏悦看着这个突然入侵的男人,他这是什么意思,是在嘲笑自己吗?嘲笑自己对怀了本是自己男友孩子的女人都束手无策?

    压住心中的不快,道,“宁先生,你觉得我该有何想法?”

    宁睿宸没有想到自己的话在苏悦的脑海中已经造成了误会,仍在苦苦思索着该用一个什么好的说辞。

    “嗯……比如说……”

    “比如说你现在可以出去了,宁先生,请你注意自己的身份。”苏悦冷冷说道,这个男人,死皮赖脸呆在她家,还直接闯入她的房间,占领她的领域。

    宁睿宸挑了挑眉,他这才感受到这个小丫头身上所散发出的浓浓火药味,她就这么想和他划清界限吗?

    怎么办呢,他偏偏不想如她的意。

    他承认,当得知苏倩雪怀孕时,他便没安心。

    这么好一个让沈嘉勇彻底放弃的机会他又怎会放过?

    但是,苏悦的反应,却让他心里有点堵。

    若刚才自己没有上一脚,那么苏悦,会不会答应苏倩雪的“妥协”?

    这一刻,宁睿宸心头突然有着一簇簇小火苗在不断的跳动着,理智成功的在苏悦的挑逗下宣布战败。

    两手撑着床,某男慢慢起身,苏悦仍然站在他的身前,没有后退,她以为这个男人要离开,并没有感觉到危险正在慢慢向她靠近。

    修长的手突然伸出来,一把揽住苏悦纤细的腰身,没由来的袭击,让苏悦不禁低呼一声,她的手下意识的去抵制宁睿宸,白色浴袍瞬时脱落。

    而与此同时,娇小的身躯已被宁睿宸压在床上,有力壮的手臂禁锢在她的两侧。

    ☆、诱你成婚 030 引人犯罪

    雪白如玉的肌肤霎时展现在宁睿宸的眼前,他微微低头,便可看见身下女子暴露在外的大好春光。

    尖尖的下巴向下处,脖颈如长颈鹿般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瘦削的蝴蝶骨再往下看,便是若隐若现的……

    “看够了吗?”咬牙切齿的声音蓦然从女子的牙齿间挤了出来,那双水雾氤氲的眼睛,此时因为羞愤而染上了浓浓的怒火,看起来却更加容易让人犯罪。

    宁睿宸快速的恢复了一丝理智,小腹处突然涌现的暖流也被他硬生生的压住,然而,他的眼底却因为她的羞怒而染上一丝笑意。

    若不是此时她的两手被禁锢,他敢肯定苏悦绝对会狠狠地给自己一个巴掌。

    察觉到他眼里的笑意,苏悦只觉得这是对自己莫大的羞辱,修长笔直的双腿微微半躬,袭向他的某处……

    而与此同时,宁睿宸突然起身,修长的手顺势将床被直接裹在苏悦的身上,而自己转身朝门口走去,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开门,一只长脚踏出门外,宁睿宸终是顿了顿,转身,看了眼被裹成蚕宝宝的女子,严肃的说道,“你放心,刚才,我什么也没看到。”说完,淡定的关上房门,走出去。

    苏悦的脸瞬间变成煮熟的虾子,她自然知道他什么也没看到,只是,被他这么隆重的说出来,反而让她有一种两人发生了什么的错觉。

    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他到底想干什么?

    洗手间里,水哗啦啦的流着,男人不断地将水泼在自己的脸上,大约持续了十几分钟,这才将脸上的水狠狠一抹,而他的眼里,却闪过一丝懊恼。

    今日,他来的本意并不是要直接扑倒苏悦,他所说那句话的意思是,苏倩雪怀孕了,你有没有也想要个孩子?

    可惜,话到嘴边,想找个比较委婉的方式表达出来,却发生那样的事。

    想到刚才自己的举动,宁睿宸不禁摇头失笑,想当年在法庭妙语连珠将对手被硬生生逼的哑口无言的他,如今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传出去,还真让人笑掉大牙。

    虽然神智已经恢复清醒,然而身体上却仍有反应,宁睿宸看着身下那躁动不安的因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这冷水澡是免不了的了。

    ==

    一大早,为了不撞见某人,苏悦便偷偷溜去茶苑,却没想到,还没呆够三分钟,便被傅婷拽起来,朝高尔夫会所俱乐部走去。

    “婷,我不会打高尔夫!”苏悦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咕哝着说道。

    “所以趁现在有免费教练,你正好学一学。”傅婷笑眯眯的说道。

    苏悦怀疑的看了傅婷一眼,“你确定你会教人?”

    “我才没有耐心教你这个小笨蛋,教你的,另有其人。”傅婷嘴角勾起一丝不怀好意的笑意,眼睛向外看去,苏悦顺着傅婷的目光,便看到一辆奥迪A8徐徐向他们这边驶进。

    苏悦不禁皱了皱眉,这个车,怎么那么熟悉?

    当车停下,里面的人走出来时,苏悦彻底明白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了。

    “妹妹,早上好啊。”苏冬晨单手撑着车窗,懒洋洋的对苏悦打招呼道。

    车门另一侧也在此时打开,身穿休闲装的宁睿宸阔步走了出来,深邃的眼眸若有若无的看向苏悦,嘴角悄然向上微微扬起。

    苏悦顿时醒悟,敢情自己投靠的这丫头早已经和苏冬晨里应外合,随时做好把她卖了的准备!

    “这位宁少可早就进了高尔夫协会中心,别人可是重金都请不动他当老师,妹妹,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苏冬晨拍了拍宁睿宸的肩,郑重的向苏悦推销道。

    “苏小姐,去换球衣吧。”略带沙哑的声音蓦然响起,宁睿宸坦然的看着苏悦,仿佛昨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小悦,已经到了这里,还是顺其自然好些。”傅婷也趁机帮腔道,苏悦狠狠瞪了这个叛徒一眼,而傅婷,却朝她做了个鬼脸。

    苏悦无法,只得走进更衣室换上球衣,而傅婷,则趁机打量着眼前这个苏冬晨内定的妹夫,却越瞧越熟悉,终是忍不住问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忘了,或许见过。”宁睿宸随意的答道,便接过球童递过来的球衣,淡定的朝更衣室走去。

    “这个男人,我肯定见过。”傅婷苦思冥想着说道,却愣是想不起来。

    “那是,你的茶苑那么出名,或许他曾经便是你的上帝之一。”苏冬晨秉持着顾客是上帝的原则,调侃傅婷道。

    “或许吧。”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傅婷转头看向苏冬晨,“喂,你觉得这个男人真的适合小悦?他的眼神……嗯……让我想到了草原上捍卫自己领地的狼。”

    “狼?”苏冬晨轻笑一声,想了会,啧啧的赞叹道,“这倒是个好比喻,你不觉得,只有狼才有能力保护自己的所爱之人吗?”

    “你就这么确定小悦真的是他所爱之人?”

    苏冬晨下巴微扬,“那是,别忘了,她可是我苏冬晨的妹妹,想要博得她芳心的人,排队的话绝对可以围绕整个洛城一圈。”

    傅婷没好气的瞪了这个自大狂一眼,拿着自己的球服走了出去。

    当苏悦从更衣室走出来时,便看到宁睿宸早已在外面等候,她局促的用手挽起耳边的发丝,眼睛朝外面看去,以掩饰自己的窘迫,却未发现那双看着她的眼睛更加幽深。

    此时,她身穿白色球衫以及所搭配的及膝白色小短裙,头发干练的扎起,周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让人看了都感觉自己充满活力。

    “小悦,如果你穿上高中生的校服,一定充满了制服诱惑。”这时傅婷也换好衣服,看了眼她的打扮,跑到苏悦耳边小声说道。

    相对于苏悦,身材丰满的傅婷穿这衣服便透露出几分妖娆的味道,和苏悦清纯小女生的感觉着实不同。

    苏悦瞪了她一眼,傅婷也识趣的捂着嘴走到苏冬晨身旁,两个高手便也不理他们,结伴去比拼高尔夫球技。

    “过来挑场地。”宁睿宸笑着说道,左手惬意的着裤兜,阔步朝前走去。

    苏悦跟在他的身后,随意指了一处,宁睿宸点头,接过球童递过来的球杆和球,道,“我先示范一下,你注意我的动作。”

    ☆、诱你成婚 031 情何以堪

    宁睿宸双脚微微错开,左手戴上纯白色真皮手套,接过球杆,目光凝成一线,注视着静静躺着的球。

    苏悦所站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他的侧脸,炽热的阳光下,浓黑的眉毛显得飞扬跋扈,坚挺的鼻子下是一紧抿的唇,他的眼睫毛又黑又密,显得那双本就深邃的眼睛越发的看不清他眼里的情绪。

    然,苏悦却不得不承认,在这一瞬间,只因这男人的外貌,从不太过注意男人外表的她,竟陷入了短暂的痴迷。

    “看清楚了吗?”宁睿宸含笑的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看的苏悦,深邃的眼睛越发的逼人。

    苏悦蓦然脸色通红,连忙错开他的眼神,低低的笑声却此时响起,“看来你刚才走神了,没有看清我打球的姿势,可能手把手教学更能让你集中神。”

    修长的手握住她的手以抓住球杆,两人的身子靠的很近,以这个姿势来看,宁睿宸以老鹰保护鹰雏的方式,将她拥在怀里。

    “抓紧球杆,用你的思想去将球和球洞连起来。”低沉的声线在苏悦的耳旁响起,如酝酿百年的美酒,话语间藏着馥郁的香味,“昨晚的事,对不起。”

    话落,随着他带她摆动的姿势,球以一个漂亮的弧形打了出去,准确的落入1号球洞。

    苏悦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淡然点点头,“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嗯。”宁睿宸接过球童递过来的球,亲自弯身摆好位置,“你来试试。”

    苏悦抓好球杆,回想刚才宁睿宸的动作,对准球,猛烈一打,却不曾想,连球边都没碰着。

    不死心,苏悦再次试球,然而,这次不仅球没碰着,球杆也被她不小心甩在地上。

    接连几次,皆以失败告终,苏悦挥球的速度越来越快,耐心逐渐被失败磨光。

    “哎,打球可不能这么急躁,太过急功近利反而会让它离你越来越远,但也不能太慢,否则很有可能会被别人抢走,打中。”宁睿宸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苏悦,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又道,“抓紧球杆,杆动人不动,静下心来,再试一试。”

    按照宁睿宸的提示,她又试了一次,却仍然失败,深吸了口气,苏悦毫不气馁,和球杆继续磨合,而宁睿宸,则耐心的站在一旁,据她小动作不规范之处,不时加以指导。

    在失败了多次后,一个漂亮的球终于落入球洞之中,苏悦兴奋地跳了起来,“宁睿宸,你看,我成功了!”

    深邃的眼眸惊讶了几分,随即染上笑意,这,还是她第一次喊出他的名字。

    宁睿宸,嗯,听起来比宁先生来的亲近多了。

    “是的,你成功了。”他附和着她说道,声音中尽是掩不住的愉悦之情。

    她下意识的转头,恰好和他的目光对视,他的眼眸中装载的情绪太过深沉,不过是短短几秒,却让她猝不及防避开。

    但,不可否认,今天是她这几日以来最开心最畅快淋漓的一天,心中的压抑也在这一瞬间丢到九霄云外,仿佛所有的霾都被太阳的温暖所融化,此时,她的心里装着满满的喜悦之情。

    “宁先生,今天谢谢你。”

    宁睿宸挑了挑眉,“如果真想谢我,就不要再喊我宁先生。”

    “嗯?”不懂他的意思,苏悦并不觉得这个称呼不合理。

    但是,人家如今可是她的老师,对待老师就应该尊敬一些,这是做学生该尽的义务。

    于是,苏悦听话的恭恭敬敬问道,“那我该如何称呼你?”

    “叫我……”老公。

    话到嘴边,终是只说了一半,看着那张略带疑惑的小脸,嘴角的笑意更加耐人寻味。

    “宁先生!”仿佛是感觉到他在调戏自己,苏悦的脸上染上了几分怒意,“我觉得,这个称呼很好,我很喜欢!”说完,便看也不看那男子一眼,赌气般的自顾自离去。

    身后男子看着气嘟嘟离去的苏悦,忍不住轻笑一声,顿了顿,温醇又有些低哑的声音在苏悦身后响起,一字一字都是那么的清晰。

    “小悦,如果你什么时候想结婚,可以找我。”

    同样意思的话他上次已经说过一次,只怕她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只好再说一次,说的更直白一些。

    走在前头的脚步蓦然停下,苏悦转身,看着宁睿宸,收起了刚才孩子般的表情,神情严肃认真,清澈的眼眸里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成分,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身后的男子。

    “你觉得我们合适?”苏悦问。

    “嗯。”

    “理由?”

    宁睿宸皱了皱眉,早在之前,他的心里便想好了成百上千个理由以证明他们是珠联合璧天生一对连红娘月老都嫉妒不已的神仙眷侣,而如今,她突然这样问,倒让他答不上来。

    “嗯……我们的年龄很配,而且都是单身。”想来想去,又要考虑到不要吓着她,宁睿宸终是找了个这么蹩脚的理由。

    苏悦的眼里闪过一丝讥诮,“宁先生,我倒觉得我们应该保持距离。”

    “一个能够把感情如此当儿戏的人,我觉得不适合我,如果你想找单身年龄24岁的女,大可以去登征婚启事,我想你可以找到条件比我更好的人。”苏悦冷冷的说道,不给宁睿宸一丝好脸色,干净利落的蓦然离去。

    怔了好一会,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再次被她误解,无奈的揉了揉眉心,他这么一叱咤风云的大律师,说话竟然屡次三番都被人误解,这让他情何以堪?

    ------题外话------

    今天早上五点半赶车,因为要去南通看牙齿所以要倒好几次车,导致我晚上八点才到家,哎,我终于忍不住了啊,我要吐槽了啊,那该死的牙科医生,尼玛,老子第一个到那里,你居然让我等三四个小时?!结果灯光一照啥都没弄,来了句三个月后拆牙套以告终?我靠,你耍我玩呢!若是断更,你让我情何以堪啊!

    ☆、诱你成婚 032 疲惫

    晚上,为了给宁睿宸提供空间,苏冬晨送傅婷回家,然而,苏悦却因为赌气,悄无声息地一个人离去。

    拐角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那里,看起来有些寂寥,苏悦怔了怔,终是转身离去。

    “小悦……”身后那人蓦然喊道,苏悦只能站在那里,沈嘉勇阔步朝她走来。

    几天不见,沈嘉勇消瘦了不少,下巴处已长了青色的胡须,眼窝深陷,看起来十分憔悴。

    苏悦漠然说道,“沈先生,我们好像没有那么熟,请不用这样喊我。”

    “小悦,我要结婚了。”沈嘉勇继续自言自语道,毫不在意苏悦对他的厌恶。

    “恭喜你,祝你们百年好合。”苏悦仍然面无表情,“沈先生,如果你想得到我的祝福,那么我成全你,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冰冷的话语,如一把小刀,在沈嘉勇的心窝处,不着痕迹的划了一个细小的伤口,待他发现时,已经血流成河,他只能让痛遍及全身。

    当他知道苏倩雪的肚子里怀了自己的孩子时,心里却没有一丝喜悦,反而有苦涩蔓延出来,但是,他却没有胆量提出打掉这个孩子,更没有胆量断绝和苏倩雪的关系,他已经亲手斩断了所有的退路,如今,只能前行。

    他无法忘记自己的母亲在那个瓢泼大雨的晚上,是如何跪在冰冷的石板上抱着自己乞求沈家收留他,他无法忘记自己的母亲忍痛离开时的神情,更无法忘记母亲一字一句最后的叮咛。

    “你要记住,今日为了你,我从沈家离开,他日你必定要成为沈家主人,将我风风光光迎回来。”

    天真的母亲啊,你可知道,他们承诺只要你离开就会承认我是沈家骨血的话是骗人的!如今,要不是沈俊彦对商业一点都不上心,怕我早就被赶出了沈家!你可知,我在这里,走的有多艰难?

    如今,为了实现对母亲的承诺,他只能看着自己和苏悦的距离越来越远,直到她慢慢走到让他无法触及的地方。

    但是,有些话若是此时不说,那么恐怕,便再也没有机会。

    “小悦,我知道,你永远都不会原谅我自私自利的行为,但是,请你相信,这辈子,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沈嘉勇目光灼灼的看着苏悦,他眼里复杂的神情,灼伤了苏悦的心。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是希望不要忘记你吗?沈嘉勇,如果你真的怀有这样的目的,不得不说,你真的很自私。”苏悦冷笑一声,“如果你真的为我好,请把那些话吞回你的肚子里,以后,也尽可能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有些事不可能重来,只有遗忘,才能忘却所受过的伤,只有遗忘,才能展望未来。

    “小悦!”沈嘉勇的眼里流露着不可遏止的伤痛,苏悦置若罔闻,径直朝外走去。

    苏悦黯然的走在大街上,华灯初上,周围人来人往,霓虹灯时不时打在她的身上,然而她却深感疲惫,不是一瞬,而是那种积压在心底良久,选择在此刻爆发出来的感觉,她曾经以为的依靠,如今将要成为另一个女人的丈夫,不管其间有多少难言之隐,这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时光的洪流中,多少人从她的身旁匆匆走过,便再也不会回来。

    比如沈嘉勇,比如她的母亲。

    当今日宁睿宸说出结婚两个词时,不可否认,她的确有过这个想法,在苏倩雪屡次三番挑衅她时,在沈嘉勇一而再再而三来找她时,在她的心累到已经无法承载任何负荷时,她想过结婚。

    只是,她一直在等待,等待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此刻,她突然不想再无望的等下去,想找个人嫁了,不求爱情,只求温暖,只求有个栖身之所。

    就像上次方韵采访的一个驻法国大使夫人,当方韵问及她和大使的婚姻时,她在台上微微一笑,坦然的说道,嫁给他,是因为那时心受了伤,想找个依靠,不再漂泊,并不是因为爱。

    是的,有些婚姻,无关爱情,有了爱的婚姻,带给人的,或许不是爱,而是没有尽头的束缚。

    苏黎东对她的担心,苏冬晨上蹿下跳为她寻觅良好夫婿,这些,她都知道,只有结婚,才可以让他们不再为自己担忧,不再让他们为自己的事情而牵肠挂肚。

    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一个身影,然而也只是刹那,苏悦便否定了那个念头。

    ☆、诱你成婚 033 相亲

    “小晗,你认不认识比较好的……相亲对象?”中午休息时分,苏悦迟疑了下,终是对一直在看小说的许晗问道。

    “相亲对象?”许晗的眼睛蓦然变成两个小漩涡,“小悦,你终于开窍了?”

    “不过怎么不让你哥帮你找?喔我知道了,你是想先斩后奏!”许晗的声音越来越大,苏悦连忙捂住她的嘴巴,将她拉到一旁。

    “这件事你能不能帮忙?”苏悦的语气有些忐忑,如今把希望寄托在这个神经大条的许晗身上,她着实有些担心。

    然而,现在形势已经表明,傅婷和苏冬晨都是站在宁睿宸那一边,若是找他们帮忙,他们绝对会义无反顾把自己卖掉。

    所以,她只能兵行险招,只要对方还过得去,而且也愿意,那么今天就把证给领了。

    “放心吧,这事包在我身上,今天下午,我就给你送一男人过去。”许晗拍了拍自己的口,信誓旦旦的说道。

    “嗯。”听到许晗的保证,苏悦微微有些放心,她看了一眼许晗的某处,终是忍不住说道,“小晗,以后不要这样拍了。”

    “啥?”

    “那个地方……好像就是因为你老这样拍,越来越小了。”苏悦诚实的说道,许晗的脸蓦然通红,作势掐着苏悦脖子道,“如果你再瞎说,我就给你找一麻子和你相亲!”

    “……”苏悦果真乖乖的不说话了。

    此时,李雪莉从他们身边走过,许晗立马放下手,端端正正的站在那里,而李雪莉压没有朝她们看一眼。

    “小悦,上次你访谈做的不错,可是李姐为什么一点奖励都没有给你?还让你继续做这些琐碎的事?”许晗低声嘟囔道。

    上次苏悦访谈宁睿宸之后,据说反应很不错,然而,李雪莉对苏悦却没有任何交代,对外也只是说苏悦是他们台里的实习生,如今做女主播,还没有这样的资质。

    苏悦浅浅一笑,“上次只是遇到突发事件,才让我临时上阵,你看哪个台里的女主播不都得默默无闻工作好几年才能慢慢被培养?好了,别为我抱怨了,我记得陈编让你修改的稿子你好像一个字还没动,快去快去。”

    苏悦推着许晗走进小格子内,却未发现,在茶水间的隔板后面,一双暗藏着复杂情绪的眼睛盯着她的身影,良久,蓦然叹了口气,似乎饱含着深深地无奈。

    ==

    下班后,苏悦便朝许晗所指定的地点走去。

    这是一家布置较为温馨的餐厅,按照许晗和对方所约定的位置,苏悦下意识的朝窗口位置看去。

    一个身穿银灰色西装的男人正背对着她坐在一处,他身形笔直,从他握着杯子的动作来看,是一个十分会享受生活的男人。

    看着这个略有些熟悉的身影,苏悦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不,怎么可能是他,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这么巧的事发生……

    苏悦自嘲的摇了摇头,继续朝前走去。

    在他的身旁站定,苏悦礼貌的问道,“请问,是许林先生吗?”

    男人转过头来,那张略有些国字的脸出现在苏悦的面前,还好,不是他。

    虽然这么想,然而,或许连苏悦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一丝失望划过她的眼底。

    “我是许林,许林的许,许林的林,你就是小晗说的那个朋友?”许林兀然站起身来做自我介绍,他脸上的神情看起来却有些木讷。

    苏悦点头,“嗯,我可以坐下吗?”

    “嗯可以……不,等一下!”许林突然大喊一声,快速站起身来,将苏悦拉了一半的座椅又放回去,再重新拉开,碎碎念道,“妈妈说要主动为女士拉开座椅,苏小姐请坐。”

    苏悦愣了愣,看着这个一板一眼的男子,为了缓解气氛,笑着打趣道,“看来许先生很孝顺,现在如此听母亲话的人已经不多了。”

    一听这话,许林的眼里顿时发光,像背书般熟练的说道,“妈妈说做人一定要有良心,她把我拉扯这么大不容易,我一定要好好听她的话。”

    “嗯,这家餐厅也是阿姨选的吗?”

    “是的,妈妈说这家的云吞面和小龙虾不错,你要不要试一试?”许林见苏悦十分有礼貌,不像之前自己相亲的那些女孩,不禁兴冲冲地推荐道。

    “……好。”

    “苏小姐,妈妈让我问你,你是做什么工作的?”许林笨拙的将龙虾壳剥去,丢进苏悦的碗里。

    苏悦看着剥了一半龙虾壳的虾,再看看那只指甲缝里都是沾上龙虾的手,便知他的妈妈肯定叮嘱他要为女孩子剥龙虾,可惜没有教会他如何剥。

    “我还是一名实习生,没有正式工作。”苏悦礼貌的回答道。

    “啊这样……”许林嘟囔着,皱着眉头苦思冥想着,突然眼睛发光,“我想起来了,妈妈让我问你如果不能转正,有没有想好另一条退路?”

    苏悦摇摇头,“没有。”

    许林可惜的叹了一声,“妈妈说做人一定要有远见,苏小姐,你可千万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正在此时,一人阔步朝这里走来,他身上的怒气暴露了他此时心情十分不爽。

    “你在干什么?”宁睿宸的眼中隐隐有火焰在跳跃,他咬牙切齿的看着此时正端然坐在的苏悦,有一种想把她像剥龙虾剥光的冲动。

    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他屡次三番说明想要结婚找他,还怕吓着她耐着子循序渐进,而这个女人,居然扭头就和别的男人相亲,若不是今日路过这里,恰好眼睛一瞥,看到她和一陌生男子有说有笑,估计人家领了结婚证他都不知道!

    苏悦淡定的吃下龙虾,“许先生,听说附近有一家珠宝店最近在打折,有空我们去看一下戒指,好吗?”

    “苏悦!”壮的手蓦然抓住苏悦的手臂,男人深邃的眼睛中闪烁着无法掩住的怒火。

    “我说过,想结婚找我。”宁睿宸一字一字的说道,那语气里有不可忤逆的坚决。

    “许先生,你觉得如何?”苏悦柔声提醒已经被吓得愣在那里的许林。

    “跟这种男人结婚?你还不如一辈子单身。”未等那男子开口,宁睿宸丝毫不顾及对面男人的脸色,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苏悦毒舌的说道。

    ☆、诱你成婚 034最好的选择

    许林脸上的神情闪过一丝尴尬,脑子一激,反而没有之前那么木讷,正色道,“先生,选择和谁共度余生是苏小姐自己的选择,你这样,是在强迫她,绝非君子所为,即使以后在一起,苏小姐也不会幸福。”

    宁睿宸冷笑一声,目光灼灼的看着苏悦,冷眉一挑,“幸福?你的意思是你更可以带给她幸福?你凭什么这样说?你懂她吗你又了解她多少?”

    许林被宁睿宸逼的脸色涨的青紫,不服气的说道,“我不了解我不懂?你又了解她懂她多少?”

    宁睿宸双手环抱,幽幽的说道,“她的前有一颗痣,在她的腰部……嗯……应该还有两颗米粒大的黑痣……这些,够了吗?”

    许林一听,转头看着苏悦,眼神里出现一丝复杂神情,蓦然站起身,“苏小姐,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便如这儿对他而言是魔障般,快速的逃离这里。

    宁睿宸坦然坐在原是许林的位置,看着欲起身离去的苏悦,眉一挑,明知故问道,“你不是要相亲吗?为什么急着要走?”

    “宁先生,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苏悦皱着眉问道,这个男人屡屡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她对他仍有些茫然。

    “你不觉得,我是很好的结婚对象?”宁睿宸反问道。

    苏悦摇头,“宁先生,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为何?你觉得我对待这件事不够真诚?”显然,宁睿宸仍把上次苏悦误解他的事情还放在心里。

    苏悦摇摇头,那些话只是气话,真正让她不把宁睿宸放在结婚对象考虑范围之内的,并不是这个原因。

    “你太优秀,太招眼,我怕我会对你动不该动的心思。”

    动心只会让自己再次陷入被动之中,她宁愿不再去爱,也不要再次受伤,宁睿宸,对她而言,太过危险,她怕自己一不小心,便再次陷入泥潭。

    宁睿宸听后,心中颇为愉悦,毕竟,被自己喜欢的人认为优秀,还是一件不错的事。

    至于,她的顾虑……他自然有法子打消。

    眼眸一转,宁睿宸突然正色道,“苏小姐,嗯…其实我有件事一直没有告诉你。”

    “嗯?”

    “其实…我是gay。”宁睿宸垂下眼脸,痛苦的说道,眼里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

    苏悦沉默,眼睛看着宁睿宸,想通过他的神情来验证此话的真实。

    “你知道,这件事不能向外透露,家里也需要个交代,而你,也需要一个丈夫,所以,我们才是最合适的,不是吗?”宁睿宸无比诚恳的说道,眼神十分真诚。

    他知道,苏悦此刻就像是一堵刀枪不入的墙,若对她深情表白只会让她逃得越来越远,只有通过这种手段,才能靠近她,才能让她对他暂时卸下防备。

    “如今,你知道我是GAY,就不会对我动不必要的心思,但若你和另一个正常的男人结婚,就有可能发生你一直都逃避的事。”宁睿宸继续耐心的循循善诱道,好心的为苏悦分析着此事利弊,实则是在推销自己。

    “所以你才一直屡屡出现,目的就是为了这个?”苏悦半信半疑道,“你觉得我是一个比较好的结婚对象?”

    “嗯。”

    一时之间接受这个讯息有些困难,苏悦握了握手中的茶杯,“宁先生,容我想想。”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苏小姐,你注定是要嫁人的,何不嫁一个熟悉又值得信赖的人?现在下午两点,我们去领结婚证还来得及。”宁睿宸继续道。

    苏悦讶异的看了眼宁睿宸,“宁先生,你的户口本……随身携带的吗?”

    “嗯。”宁睿宸点头道,这些天,户口簿他从来不离身,他随时做好准备,为得就是抓住时机,将她拐到自家的户口簿上。

    苏悦看着对面的这个男人,终是有些怀疑,皱眉道,“宁先生,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对象是谁吗?”

    “嗯……其实你认识……”

    苏悦想了想,她认识的人并不是很多,更何况是和宁睿宸有些关系的,无非就是苏冬晨那群狐朋狗友。

    苏冬晨……换女朋友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取向有问题?

    夏越……整天只琢磨着去哪里玩,更不可能是他。

    那么,只剩下……沈俊彦?!

    “宁先生,难道是……沈……?”苏悦说了一个字,终是没再说下去。

    宁睿宸叹了一口气,算作默认。

    “这件事你不要在他面前提,其实他也很苦恼。”宁睿宸皱着眉,一副为情所困而黯然神伤的模样。

    苏悦点头,沈俊彦是公众人物,竟然爱上一个男人,所承受的压力她恐怕无法想象。

    “但……他知道这件事吗?”苏悦略有所指的说道。

    “嗯,这也是他的想法,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在一起,只怕,他没有我那么幸运,找到如此志同道合的人选。”

    抬头看一眼苏悦,宁睿宸又继续忽悠道,“你知道,这件事不能拖,万一被人发现我和他的事,怕是又会引起一场大波澜,只有结婚才可以让人不往那方面想,所以我才把户口簿带在身上,只要找到合适的人,就立刻结婚。”

    “现在看来,你就是最合适的人选。”宁睿宸的眼睛如狼盯着自己猎物般看着苏悦,“苏悦,我们去领结婚证吧。”

    一字一字如此清晰地从他口中说出来,苏悦突然慌了神,脑海中似乎有无数个声音在说,结婚吧结婚吧结婚吧!

    是的,宁睿宸如今是最合适的人选,他说的对,即使自己寻找他人结婚,难保不会再次受伤。

    而宁睿宸,如今是GAY,那么就可以避免某些事发生。

    “好,我们现在就去民政局。”

27-34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