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大人宠妻无罪 50


    ☆、诱你成婚 050 只对她有感觉!(求首订)

    这句话,他是在她的耳边说的。

    苏悦微微侧头,清澈的眸子看着面前这个男人,那眼神,净写着茫然。

    然而,此时,这种无辜的眼神,在欲火焚身的男人眼里,那就是引人犯罪。

    喉咙间一阵滚动,深邃的眸子此时变得更加幽深。

    在她耳边的那凉薄的嘴唇,突然上前,轻轻含住了苏悦圆润而又小巧的耳垂。

    苏悦的整个身子,蓦然一颤。

    “宁先生,别……啊!”然而那话还未说完,游走在耳处的唇突然轻轻划过那致的脸颊,最终,在柔软的嘴唇上停下,堵住。

    苏悦死抿着唇,大大的眼睛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面孔放大无数倍的男人,整个身体,不停的颤抖着,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带着几分未经人事的小女人所专有的惊慌与害怕。

    抵着墙边的她,此时,便如一只瑟瑟发抖的小鹿,明明知道这个男人在占自己的便宜,大脑,却一片空白,连最基本的反抗,都忘记了。

    飞扬的眉,不动声色的皱了皱,一只抵着墙边的手缓缓地覆上女子的眼睫,轻轻的将那双灵动的眸子掩住,他讨厌她此时的不认真。

    长时间压抑的某种情愫,如今一得到小小的满足,便如火焰般,势不可阻挡的喷发出来,尝了一点点甜果的宁睿宸,此时只想把她彻底吃进肚子里。

    那双掩住她眼睛的手,一路下滑,在女子的领口处,蓦然停下。

    无需用眼睛去看,纤长的手指,就这么灵活的将女子领口处第一粒纽扣解开,致的锁骨完美无瑕的露了出来。

    此时,宁睿宸的手和他薄凉的唇默契搭配的十分完美,同时下滑,在吻住她蝴蝶骨的同时,第二粒纽扣,也被顺利的解开。

    转瞬间,第三粒横亘在饱满酥之间的纽扣,已经握在宁睿宸的手里。

    只需要像刚才一样,两手划个圈,里面的大好春光便会展现在男人的眼前。

    而男人,也正有此意,却突然,被一只小手抓住。

    “宁先生,你是不是有恋唇癖?”

    埋在苏悦双肩的脑袋,突然停在了那里,半晌,抬头,对上女子清澈的眼睛。

    心中的欲火,因为这句话,顿时消失了一大半,忍住心中想掐死她的冲动,宁睿宸问道,“为什么这样问?”

    “我听说,取向不正常的人一般在某些方面和别人有所差异,宁先生,你的不同之处,是不是表现在……这方面?”带有一丝疑惑的声音在宁睿宸耳边响起,苏悦看着宁睿宸,显得十分诚恳,没有一丝故意要这样说的意味。

    也是,这些天来,宁睿宸总爱时不时突然吻她,在厨房的时候,吃饭的时候,睡觉的时候,就连她早上刷牙的时候,他都会来个突然袭击。

    而且,结婚以来,除了沈俊彦特地找上门,都不见宁先生主动去找他,应该是怕被记者拍到给他惹麻烦吧,随着那么长时间的压抑,宁先生在某些方面发生扭曲也属正常。

    比如……恋唇癖。

    他吻自己的时候,是不是把自己当做沈俊彦了呢?

    面前的男人不再说话,只是整张脸都呈现冰块状态,苏悦以为他这是默认了,便好心的安慰道,“宁先生,你也不要太担心,这件事我会替你隐瞒的。”

    看着面前这位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看着自己的女子,宁睿宸硬是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谢谢。”便阔步离去。

    “不用谢,宁先生,你还有什么怪癖,跟我说说吧,看看我有没有法子为你解决……”关切的声音在欣长的身后忽远忽近响起,然而,那后面的女子说的越多,前面的男子便走的越快。

    ==

    星期一,两人直接从苏老爷家离开,宁睿宸则主动送苏悦去公司。

    进公司后,苏悦收拾了下一些资料便直接去了片场。

    《错爱》这部片子是沈俊彦和程莹莹领衔主演,再加上导演林峰十分有名气,这部片子很轻易的便未播先火。

    然而,在片场,苏悦并没有找到程莹莹的影子。

    恰好,此时,看到了站在一旁的沈俊彦。

    “沈先生,你知道程莹莹去哪里了吗?”苏悦走到沈俊彦的跟前问道。

    沈俊彦的脸上写满了焦急,连问苏悦为何出现在这里的心思都没有,一听到程莹莹这三个字,满肚子的火顿时爆发出来。

    “程莹莹这个女人,竟然无声无息的消失,整个剧组的人都在等她,打电话都打疯了,结果她助理刚刚才来了电话,说突然来不了,这个不负责任的女人……靠,居然在老子面前耍大牌!”

    本来想拍完戏就去陈芸那里,结果因为程莹莹,从早上八点到现在,就一直干坐在这里,结果人家陈芸刚来电话,说她下班了,让他不用来了!

    还有,明天,本来不用再来,可以呆在她那里一整天,但因为程莹莹,还要来!

    所以,沈俊彦此时十分抓狂!

    “既然这样,那我先走了,沈先生再见。”苏悦对面前这个不断走来走去的男人说道,便转身离去。

    “嗯……等一下!”漫不经心的看了眼苏悦,眸光一闪,沈俊彦突然满脸谄媚的走到面前一脸疑惑的女子跟前。

    “小悦,帮个忙,现在所有的人都在等程莹莹,但她现在来不了,你就代替一下,好吗?”

    “你确定?”苏悦的脸上闪现过一丝震惊,没想到沈俊彦会这样说。

    “这场戏只需要留下背影,不会露脸,更不会为你添上任何麻烦。”沈俊彦继续劝说道。

    其实这场戏完全可以用替身,但因为林大导演要求高,基本上在场所有和程莹莹身材方面相似的人都已经试过了,却没有一个能够入得了林峰的眼,而现在沈俊彦也只好抓住最后一稻草再试一试,但实际上他的心里也没有抱多大希望。

    苏悦略一沉吟,终是摇摇头,“可是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怕是做不好,耽误你们的时间。”

    “有什么耽误不耽误的,现在白等也是在浪费时间,还不如死马当活马医。”沈俊彦一边瞎扯一边带苏悦去见林峰。

    “林导,这是我的朋友,既然现在没有合适人选,不如让她试一试吧。”

    正因程莹莹突然请假而气的脸色不好的林峰见沈俊彦前来推荐人选,便看了一眼苏悦,身材方面倒是和程莹莹很相似,而且沈俊彦的面子也不能不给,挥挥手道,“带她去试镜吧。”

    “好咧。”沈俊彦快速的带着苏悦走到场地,找化妆师一边为苏悦上妆一边指着不远处的拍摄地道,“看到那扇大门没?你只需扶着门框,一只脚踏进去,另一只脚留在门外,微微侧头就好。”

    “嗯。”苏悦点点头,看了一下沈俊彦递来的剧本概要,了解自己所演的那个角色的背景以及格等,又去试衣间换了衣服,便被沈俊彦赶鸭子上架前去试戏。

    除了沈俊彦,众人皆懒懒散散的,只觉得又是一个不过关的,摄影师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调整镜头,工作人员懒洋洋的喊了一声“开始”。

    然而,就在这一瞬之间,就在这抱着看戏的心态下,苏悦的一个单单按照剧本所做的动作却让她们的眼神微微一凝,就连林峰也不禁站了起来,静静地看着苏悦的一举一动。

    她扶着门框,一只脚缓缓地踏了进去,脚步却蓦然一停,侧过脸转头,然而,却只转了一半,便停在了那里,虽然看不清她脸上的神情,然而她周身散发的气息,却让人不难以想象是多么寂寥,难过。

    刚一喊停,林峰便哈哈大笑,走到沈俊彦的身边拍着他的肩道,“沈俊彦,你找的人,不错!”

    “那是,我找的人,能是一般人吗?”沈俊彦吹嘘。

    然而在他的心里也不禁小小震撼了一把,即使是他,也是经过长时间的培训和数不清拍戏的经验才有了今天的成就,而苏悦,什么基础也没有,演的戏就能如此震撼人心,这,才叫牛逼啊!

    “你叫苏悦,是吧?来,我跟你说一下你待会要拍的戏份。”林峰笑眯眯的看着苏悦,将她喊过来,热情的为她分析着接下来要演的戏。

    沈俊彦看着这么一个天生就是演戏的料,心里不禁冒出一个念头,脑子一转,立马将经纪人喊过来把自己的手机拿过来拨通一个号码。

    十五分钟后,一辆拉风的保时捷立刻停在离剧场不远处。

    “宁少,你的速度可真快啊。”沈俊彦看着向自己快速走来的宁睿宸,心里不禁暗暗得意,他现在终于在某些事上清了宁睿宸的子。

    几乎是毫无例外,只要一碰到关于苏悦的事,那宁睿宸的速度绝对可以刷新吉尼斯纪录。

    “我老婆在演戏?”宁睿宸直接进入主题,声音冷冷的。

    “是啊,程莹莹突然有事来不了,我就让你老婆试了一试,诺,林峰正在那里跟她说她要演的戏份呢。”沈俊彦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苏悦所在的位置,并且偷看了一眼宁睿宸的神情。

    这么好的一个胚子如果被埋没那可多不好,他之所以喊宁睿宸亲自来看,就是想让他亲眼见识一下苏悦演戏的天分,因为他知道,即使苏悦愿意,只要这宁少一句不同意,那么说啥都没用。

    “宁少,你老婆绝对有演戏的天分,只是个背影都那么销魂。”沈俊彦毫不吝啬的啧啧赞叹道。

    苏悦的演技,并不是刻意演出来的,而是一种无意识,随所欲的表现,但也只有在这种情形下演出来戏,才能将演技发挥的淋漓尽致。

    宁睿宸的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仿佛被表扬的人是他似的,此时,苏悦正在和导演进行沟通,她微微低头,阳光打在她的左侧脸颊上,专注的神情让人看了也不禁着迷。

    他听过这样一句话,专注的女人最美丽,曾经他不以为然,而如今,看到苏悦,他却深信不疑。

    “宁少,有没有想过把你的老婆捧红?”沈俊彦突然说道,而他也是在刚刚苏悦演戏的时候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

    苏悦从来没有接受过什么培训,便有这样的演技,而宁睿宸,最不缺的就是钱,再加上他沈俊彦有一定的人脉,所以只要他们把力和财力全部砸在苏悦的身上,假以时日,这个娱乐圈肯定又多一位影视巨星。

    “没有。”宁睿宸不假思索的说道,如果把苏悦送到娱乐圈那个鱼龙混杂的地方,那么便避免不了和各种各样的人接触,那些潜规则,时时刻刻都会围在她的身旁,即使他能够保护她,也可能会有百密一疏的时候。

    更何况,进了娱乐圈,就会有无数花瓶出现在苏悦的四周,那他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添堵吗?

    不行,这可完全违背了他把一切具有危险的东西掐死在幼苗中的原则。

    “但如果你老婆喜欢这个职业呢?”沈俊彦一眼便看穿了这个霸道男的心思,继续加重赌注,“宁少,你忍心看着苏悦因为你的自私,而和自己喜欢的事情不得不背道而驰吗?”

    宁睿宸沉默,沈俊彦继续苦口婆心的劝说道,“现在我们就有这个资本,不花在苏悦的身上岂不浪费?更何况,她可是你的老婆,只要这事情一传出去,谁还敢动她?”

    宁睿宸淡淡的看了沈俊彦一眼,“你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劝我到底有何居心?”

    “嘿嘿。”沈俊彦干笑两声,“这不是不想暴殄天物吗?捧谁不是捧,资源放在那就是用的,与其捧那些只知道天天往自己脸上抹粉的女人,还不如捧自家人,再说了,贺岁片《喜气洋洋》即将开拍,男主角自然毫无悬念就是我,现在正在选定女主角,我希望能够为自己谋谋福利,和苏悦搭档,这样也不至于整天闻着一股廉价的脂粉味。”

    “不过你可别误会,我不是想趁机占你老婆便宜,只是那些装纯装可怜的女人看多了,现在一看就恶心,还是你老婆,可以让我好好演戏,这也是为人民群众谋福利嘛。”

    宁睿宸听着沈俊彦左一句表扬右一句夸赞,仍然毫无反应,沈俊彦只好停止夸赞,他知道,此刻他说的再多,也比不得他自家女人的一句话。

    但是,此刻,他突然想到另一个问题……

    “宁少,我怎么觉得自从你们结婚以后,你老婆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沈俊彦皱眉道。

    宁睿宸看也不看沈俊彦一眼,便道,“你多心了,她不会对你有兴趣。”

    “不是这个意思,那种眼神反而像是……怜悯,又像是同情。”沈俊彦拼命的想着合适的词汇解释着自己的意思,却不知,苏悦对他所谓的怜悯或同情,全部皆拜身边这个男人所赐。

    “准备开工!”嘹亮的一句话顿时响遍整个剧组,大家一改前一秒散漫状态,即使这场戏主角不是他们,男的仍然快速的照了照镜子,女的又扑了扑粉,这才朝自己的位置奔去。

    灯光一打,镜头顿时对准了弄堂深处的一间小屋内,昏暗的灯光下,身穿暗花旗袍的女人安安静静地坐在桌旁,她慢慢地拿起手边的茶壶,往浅浅的杯里慢慢地倒去,清澈的水渐渐填满杯口,四周还冒着白气,女人拿起杯子,下巴微台,看着那腾腾升起的白气,却一句话也不说。

    不光是看戏之人,即使是导演,明知道剧本接下来该怎么演,看着苏悦的神情,却也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情景之中。

    民国动荡时期,因为战争,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却在一夜之间,儿子和丈夫被抓去服役,而她,则每天守在屋内,静静地等待着他们的归来。

    即使只是背影,那寂寥,惆怅又带有些对当时政局痛恨的神情被苏悦演的淋漓尽致,此时众人已经身临其境,连摄影师也不禁潸然泪下,良久,导演这才喊了一声“卡!”

    摄影师恋恋不舍的移开了视线,而更多的人,则依然看着那小屋,唏嘘不已。

    “导演,我演的还可以吗?”苏悦走过去,忐忑的问道。

    毕竟这可是她第一次演戏,人家看重了她才让她演,如果搞砸了多不好啊。

    “岂止是还可以,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林峰毫不吝啬的表扬道。

    “那就行。”苏悦听了,也大大喘了口气,毕竟被人家表扬还是很开心的。

    “小悦,你想进入演艺圈吗?”林峰突然问道,“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你成为我下部片子的女主角。”

    周围之人不禁讶异的抬头望去,林峰可是出了名的挑剔,在他们的记忆中,这大牌的林大导演可从未主动邀请人参加他的影片,更何况是女主角!

    要知道,只要是他导演的片子,绝对会热卖,而男女主角,哪怕曾经是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只要能够演他的片子,也会一夜之间爆红。

    瞬时间,所有羡慕抑或嫉妒的目光纷纷看向苏悦,这其中大部分人都十分眼红,甚至怀疑这是苏悦和林峰故意设置的一场戏,为得就是让苏悦名正言顺进入演艺圈,更有人,已经下意识的认定苏悦和林峰关系匪浅,却忘了苏悦刚才带给她们的震撼。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当看起来不怎么努力付出的人成功时,便一昧的否定别人天生俱来的实力,将人往恶俗的地方想,而忘了有些人本来就适合吃这碗饭。

    此时,宁睿宸也将目光投向苏悦,如果她真的很喜欢这个行业的话,那么他会……

    “谢谢导演的厚爱,不过这里并不适合我。”苏悦婉拒道,脸颊上出现恬淡的笑容,梨涡若隐若现,眼神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如果导演觉得我还演得可以的话,不如多给点我酬费吧。”

    林峰惋惜的看着苏悦,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好苗子,却无心进入演艺圈,这对一个爱才如命的导演来说,真的很可惜。

    “你再想一想吧,你的天赋真的很适合演戏。”林峰再次挽留,语气显得十分诚恳。

    苏悦仍然摇摇头,“不了,但是如果你需要替身,我可以帮忙。”

    苏悦已经表明了她的决心,即使再怎么舍不得,林峰也不好强求,便道,“好,你放心,需要替身绝对第一个想到你,至于酬费,我林大导演对演员向来大方,尤其是演的如此好的演员。”

    “那谢谢导演了。”苏悦礼貌的说道,和林峰告别后,便转身朝沈俊彦走去。

    “哎呀小悦,没想到你演的那么好啊。”沈俊彦满面笑容的看着苏悦,“不过你怎么拒绝了林峰的邀请呢,你知不知道这外面有多少人挤破了脑袋都跨不进林大导演所设的门槛之内?”

    “你知道我这人懒,当演员要有牺牲睡眠神,我可不行。”苏悦接过沈俊彦递来的矿泉水,打开便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将嘴边不小心洒下的水擦掉,眼睛一瞥,这才看到站在沈俊彦身旁的男人。

    “宁先生,你怎么来了?”苏悦疑惑的问道。

    “来看看你,毕竟这是你第一次演戏。”宁睿宸温和的说道,看着苏悦的装扮,忍不住赞叹道,“其实旗袍很适合你。”

    苏悦虽然看起来有些娇小,但实际也有一米六八,身材凹凸有致,饱满的部修长的腿更是将旗袍穿的极其有韵味,让人再也无法移开眼来。

    在宁睿宸打量自己的同时,苏悦的眼睛也在那两男人的身上转来转去,刚才那句话只是脱口而出,现在略微一想,便知道宁睿宸为何而来。

    “我突然想到公司还有事,我先回去了,你们慢慢聊。”苏悦一边说一边转身离开,而宁睿宸却抓住她,“你衣服没换,就准备回去?”

    苏悦讪讪的笑了两声,看着抓住自己的男人,心里却不禁腹诽,自己好心好意为他们腾出空间,毕竟这俩人好不容易才可以有单独相处的机会,他却拆自己的台,真是不解人意!

    沈俊彦不明情况,也走过来凑上一句,“小悦,别这么着急走嘛,哥哥还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呢。”

    苏悦看着这俩人,难道沈俊彦已经知道了自己知道他们俩的事,想让自己为他们掩护吗?

    “我和我老婆还有事,你的事憋回你的肚子里。”宁睿宸冷声说道,便拉着苏悦离去,任由沈俊彦在背后不满的嘟囔着。

    车内

    宁睿宸看着苏悦,将林峰和沈俊彦问过的话又问一遍,“想演戏吗?”

    苏悦的演技已经证明她天生就适合演戏,如果因为他的私心而就此浪费,那么即使是他,也不会原谅自己。

    只要是她想争取的,他就会为她铺一条平坦大道,让她实现心中的梦。

    “如果玩玩,还是可以的,但是如果让我把它当做一份职业,我可做不到。”苏悦道。

    “从林导对我的赞赏来看,我也知道我演的不错,但只能说是我的天赋,对做演员真的不是很热爱,比如说一个人对画画有很高的天赋,但她想当一名建筑师,总不能让她放弃自己的梦想去画画吧,做什么事都要跟着自己的心走,现在我只想一步一步往上爬,成为一名真正的女主播,至于做演员,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客串一下。”苏悦认真地说道,说到最后就有些开玩笑的意味了。

    “而且,我今天答应沈俊彦做替身可不是完全没有私心。”说到这里,苏悦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你猜,林导给了我多少酬费?”

    “多少?”宁睿宸顺着苏悦的话问道。

    苏悦将竖起一手指,“一万!我真没想到演一下替身能有那么多。”

    “这不算什么,看来林导还很吝啬。”宁睿宸看向苏悦,不禁打趣道,“没想到你对钱也那么在乎。”

    苏悦不理会宁睿宸的玩笑,认真的说道,“让你每天都在家烧菜多不好意思,就想着挣些钱请你吃饭,但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说吧,想去哪里吃饭,我好好请你吃一顿。”

    宁睿宸眯着眼睛看着苏悦,“这么说你答应演替身是因为想请我吃饭?”

    “是啊,这些天都是你在做饭,如果我不请你一顿,那岂不说不过去了?”她苏悦,从来都不是一个知恩不图报的人,既然宁睿宸天天做饭给她吃,那么她也应该表达一下她的诚意。

    别人对她好,那么她也要对别人好。

    而这单纯的想法,在宁睿宸听起来,又是另一种含义。

    她这次演替身,是为了请他吃饭。

    换句话说,她为了他,才去答应演替身。

    凉薄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然而,在女人说出下一句话时,笑容却僵在了那里。

    “或者我给你和沈俊彦找一家比较浪漫的餐厅,让你们好好吃一顿情侣烛光晚餐,怎么样?”见宁睿宸半晌没有反应,苏悦又提议道。

    原本转晴的脸瞬时下来,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危险的意味,“你还真是个称职的好老婆。”

    “嘿嘿,那是必须的。”苏悦讪讪的说道。

    “算了吧,沈俊彦很忙,现在咱们就去醉仙楼吃一顿。”宁睿宸单手撑着手臂看着苏悦道。

    “啊?”苏悦整张小脸立刻耷拉下来,醉仙楼可是出了名的贵,虽然档次不错,口碑也挺好,但是那价格,还真是让人心痛啊。

    “怎么?舍不得?”宁睿宸眉一挑,一脸你很小气的样子。

    苏悦立马说道,“怎么会?醉仙楼就醉仙楼,你想吃多少都没问题。”

    虽然真的很贵,但是既然请这男人吃饭,那就要拿出自己的气度来,不要让这个男人小看自己。

    况且,她也早就很想去醉仙楼吃一顿,只是因为价格,望而却步。

    “好,够爽快。”于是乎,保时捷立马开启引擎,迅速地朝醉仙楼驶去。

    醉仙楼所在地可谓是洛城人流量最多之地,比茶苑的位置还要好些,来到这里不仅彰显了自己的身份地位,也是一种对生活的享受。

    里面的整个装饰给人一种雅致的感觉,每个包厢内都有一个窗口,据客人的选择从窗口外看到景色更有不同,有些则能直接看到楼下的喷泉以及拿着气球的孩子们,有些则能看到人工心栽培的花草,有些包厢内则开辟一个小阳台,阳台外放置着一架钢琴,供人娱乐。

    心的装饰让这几年才崛起的醉仙楼在洛城很快占据独有的市场地位,即便价格贵的离谱,客人却络绎不绝。

    “会不会没有位置?”苏悦一脸担忧的看着宁睿宸,早知道,就应该先定位子了。

    “不会。”笃定的神情,让人毫不怀疑他说的话,虽然排队排到了门口,但宁睿宸牵着苏悦便直接阔步朝里走去。

    从旋转门里面走进去,立马有服务员迎了上来。

    “先生,不好意思,今日已经满了。”服务员带着笑意对宁睿宸说道,脸上亲切的表情,哪怕是脾气暴躁的人看了都不会发火。

    这句话,显然宁睿宸没有放在心上,而是道,“喊你们经理出来。”

    服务员蓦然一愣,但见眼前这男子气度不凡,举手投足间都带出说不出的一股优雅,便微笑道,“好,您稍等。”便走进去。

    不多时,一名身材稍胖的男子便走了出来,宁睿宸小声与他说了几句,男子脸上的神情便发生变化,连忙让服务员招待两人。

    两人走进一包厢内,一打开门,便让苏悦眼前一亮。

    整个小房间宽敞明亮,开辟的小阳台外,种植青翠的竹子,竟然随风轻轻摇动,仔细一看,原来是在门板上方开辟了一个小通风口,丝丝阳光屡屡照进来,让人的心情都不禁舒爽起来。

    “宁先生,这里是……”苏悦小声地问道。

    自从宁睿宸与那经理小声攀谈了几句,服务员的态度显得更加热情,甚至直接将他们领进这一间别致的包厢内,可谓是一条龙服务。

    “醉仙楼刚准备开土的时候,资金不够,便找沈家去投资,沈俊彦见这里是块肥,让我们四个都投资了点,这里按照我们四人喜欢的样式,专门建了四个房间。”宁睿宸解释道。

    “嗯。”苏悦点点头,想来这里每月都会有一笔收入,宁睿宸自然不用担心生活费用。

    在她的认知里,宁睿宸此刻还是属于良好公民的,只是,以后若苏悦知道了她嫁的男人是多么令人闻风丧胆,不知会有何反应。

    很快,菜便全部上桌,虽然量不多,但看起来十分致,和茶苑清爽的小菜比起来,这里的菜,多了几分辣味。

    和宁睿宸在一起,苏悦从来没有在意过“礼节”这东西,拿起筷子便夹起一筷茄子尝尝。

    这里的菜,果真不错,虽然很辣,但让人感觉很爽。

    连续吃了好几口,苏悦这才发现,宁睿宸却没有动筷。

    “怎么不吃?”苏悦疑惑的看着一直盯着自己吃的男人问道。

    宁睿宸微微一笑,坦然道,“太辣了,我不能吃,你多吃点。”

    “那怎么还选这里?”既然这里有他的股份,那么宁睿宸对这里的菜便应该有所了解。

    宁睿宸眼里的笑意更深,“我想,你这个小吃货,应该会喜欢这里,其实对于去哪里,我都无所谓。”

    苏悦这才想起,和他相处的这些日子以来,这个男人将她的生活安排的有条有理,她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只要她说过一次,哪怕是漫不经心的一说,他都会记得。

    即使这次她说她请客,他也是按照她的口味来选择。

    内心,突然涌起一丝愧疚。

    也蓦然,有了一丝异样,毫无预兆的冲进她的内心深处。

    “怎么不吃了?”拿起手中的筷子,夹起一块排骨放进她的碗里,“你最爱吃的排骨,来,多吃一点。”

    温润的声音,带着男人充满磁的语气,苏悦此刻突然有一种冲动,她想立刻跳起来,质问他,为什么你不喜欢女人?

    但是,下一秒,她便克制住自己内心这样的冲动。

    即使他喜欢了女人,那也不代表,会喜欢她。

    其实,这样相处,也挺好。

    至少,不用担心,他会背叛自己。

    至少,有个人可以在她的身边,这样关心自己,陪着自己。

    完美的隐藏住内心所有的情绪,抬眸,苏悦夹起碗中的排骨,扬起笑脸,“谢谢宁先生。”

    这顿饭吃了将近两小时,两人才从醉仙楼出来,然而,刚下楼,便听到周围一群吆喝声,众人纷纷朝喷泉前边走去,苏悦晃了晃宁睿宸拉着自己的手,“我们去看看吧,就当做饭后散步?”

    宁睿宸低眸,便看到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正盯着自己,晕黄的灯光扫在那茭白的脸上,多了几分迷离的味道,黑色发丝在夜风下轻轻飞舞,宁睿宸的心在此刻不禁微微一动。

    “好。”深邃的眼眸对视着那双星眸,薄唇轻轻吐出一个字。

    苏悦,这辈子,只要是你想去的地方,不管路途有多遥远,我都会拉着你的手,陪你一直走下去。

    ==

    第二天,两人从醒来开始,便一直都很默契的做着任何琐事,对明天苏悦即将出差这件事,皆只字不提,正常的上下班,正常的吃饭,甚至,正常的抱着她睡觉。

    “宁先生……”静谧的卧室内,苏悦低低喊了声。

    “恩?”

    此时宁睿宸正以平常的姿势,将苏悦拥在怀里,两人皆看不清彼此脸上的表情。

    苏悦大大的眼睛看着窗外,不知为何,得知明天便要和宁睿宸分开,她的心里,突然感觉空空落落的,她也不是很清楚这种感觉代表什么,只知道,这滋味,让她感觉很不好受。

    所以,刚才,她才喊了一声。

    没有原因,没有理由,只是想突然喊他。

    而那男人淡淡的回应,瞬时间让她安心下来。

    见怀里的人儿迟迟未再说话,宁睿宸也没继续问,抱着她的手越发握紧,贪婪的闻着她身上特有的淡淡的味道,恨不得好把这味道储存起来,那么即使她不在他的身边,也可以闻一闻,来化解相思之愁。

    今晚的夜,尤为的醉人,仿佛有一双窥探人心底秘密的眼睛般,静静的看着或许连他们自己都不了解自己内心异样从何而来的这一对小夫妻。

    ——《律师大人宠妻无罪》蜡笔老新520小说连载——

    办公室内,宁睿宸盯着一张协议书,已经盯了整整三个小时,他的身旁,赫然放着一个打包完美的蛋糕盒。

    今天,已经星期五了,然而,苏悦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两天,他没有一天睡得安稳,没有那温软的身体躺在自己的怀里,他还真的很不习惯。

    以前,在梦里,他会梦到她,醒来,睁开眼,又可以看见她,这种感觉,真好。

    然而,这几天,每一睁眼,都会发现,自己虽然仍然以抱人的姿势睡觉,然而抱着的却是枕头,不是苏悦柔软的身体,更无法闻到沁人心脾的茉莉味道。

    而且,许晗曾偷偷找过他,告诉他这次苏悦去的地方有多危险,而他也只是淡淡应了声,并没有加以阻止。

    因为他知道,这是她的梦想,无论多苦多难,她都要去面对,而自己能做的,便是默默支持她,鼓励她。

    但,这不代表,他的心里不着急不担心。

    如今,他只能更频繁的处理公务,来暂时忘记这些让他抓心挠干的困扰。

    大手抚上了额头,宁睿宸疲惫的闭上了双眼,连续两天的大负荷工作加上失眠,心烦,饶是铁人,也有些受不了。

    但,一闭眼,被自己一逗就容易脸红的身影便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宁睿宸突然有些不想睁开眼来,只想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

    坐在一旁的白乐萱偷偷抬头,看着这个一动不动的男人,抓着钢笔的手蓦然一顿,自从这个男人来洛城之后,她便被派给他做女助理。

    第一次见到这个浑身散发着优雅而疏离气息的男子,白乐萱便迷上了,屡次想和他多多说话,拉进彼此之间的距离,但,这个男人,却总是不动声色的将她拉开,她看到的,永远是冷漠如霜的他。

    后来,偶然间,她突然看到他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个看似很普通的戒指,但戒指的意义,却没有因为其普通而被抹去。

    她的眼睛蓦然刺痛,强颜欢笑问他是不是结婚了。

    他笃定的语气,让她心痛。

    但,即使这样,如今面对这个男子,却仍然让她心动。

    他的旁边放着一个蛋糕盒,他的生日她早就派人打听过了,不是今天,那么这个蛋糕是买给他妻子的吧。

    想到这里,一丝名为嫉妒的情愫在白乐萱的心底悄然滋生。

    暖暖的阳光透过窗户扫在男人的脸上,浓密的睫毛一点都不影响刚毅的五官,薄唇紧抿,高耸的鼻梁更是透着一股坚毅的味道,她,终于不由自主的站起来,悄悄走到宁睿宸的身旁,却没敢太过接近。

    而向来警觉的宁睿宸,此时却并没有睁开眼睛,仿佛对女人的靠近无半丝知觉。

    忽然,不知想到了什么,薄凉的嘴角突然不经意的勾起一丝笑意,那笑意,顿时将人的心融化了。

    看着男人的样子,白乐萱的心开始不受指挥的乱跳起来,按照他平常的作风,哪怕闭着眼,只要别人在他的一米之内接近他,都会迅速,而如今,不仅没有斥责自己,神情还那么柔和,是不是……

    想到这里,白乐萱渐渐有些大胆,伸出纤嫩的手,朝男人的额头上抚去……

    如鹰般锐利的眸忽然睁开,修长有力的手,一把扣住白乐萱的手腕,眼里的冷意瞬时散发出来,脸上哪里有半丝柔和的样子。

    “谁让你过来的?”

    那眼神,吓得白乐萱原本准备好的借口此时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哆哆嗦嗦的看着宁睿宸,而宁睿宸的脸上写满了不快。

    刚才正要到亲吻苏悦那柔软的嘴唇,却被这该死的女人打扰!

    “滚出去!”没有半丝温度的声音霎时间响起,不带一丝感情。

    白乐萱愣愣的站在那里,他脸上的厌恶,是如此的明显,顿时灼伤了她的心。

    她哪一点不好,为什么他连正眼都不愿意看她一眼!

    那个女人,真的有那么好吗?

    白乐萱的眼睛,瞬时间落在了桌角安静放好的蛋糕盒上。

    “还不出去?”宁睿宸冷声说道,然而,却没有看女人一眼,眉宇间皆是不耐。

    心中莫名的嫉妒,此刻已经涨到了极高点,白乐萱低低的说了声,“是。”转身,便朝门外走去。

    然而,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穿着高跟鞋的右脚突然一崴,随着“哎呦”一声,瞬时间趴倒在桌上,而桌上的蛋糕,也因为她的不小心,而落地。

    轻微的落地声,让男人不悦的抬头看了一眼,但是,当看到桌上少了什么东西时,宁睿宸蓦然站起!

    他阔步朝外走去,当,看到地上的的蛋糕盒已经彻底被倒翻过来时,他的脸,彻底绿了!

    “宁律师,刚才……真是对不起,我……我再去买一个给您!”白乐萱连忙道歉道,一脸的焦急与诚恳。

    然而,那眼睛,却偷偷的看着宁睿宸,观察着他脸上的神情。

    欣长的身子站在那里,深邃的眼眸看着蛋糕盒,薄唇紧抿,仿若没有听到有人说话,而他的周身,却散发着一种冷的气息。

    蹲下身,修长的手慢慢的去触碰蛋糕盒,小心翼翼的将它拿起,在他手上的,仿佛不是蛋糕盒,而是一件世间珍宝。

    今日,想起是苏悦生日,明知她不会回来,竟然鬼使神差的绕了个大弯去洛城最好的蛋糕房,慎重的买了一个大蛋糕,之后,便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拆都没舍得拆。

    而如今,竟然被这么一个不知所谓的女人给打翻!

    真是……太可恶了!

    深邃的眸快速闪过一丝鸷,看也不看身旁盯着自己的白乐萱,道“从今天开始,若再让我在市政府看到你,那么,你就不用呆在洛城了。”

    他的声音,冷的让人怀疑自己是否是处在冰窖之内,白乐萱怔怔的朝后退了几步,她猜到他会生气,会发火,但是,没有想到如此决绝!

    “还不滚?”男人的声音里,除了冰冷,还是冰冷。

    豆大的泪珠在白乐萱的眼眶里转个不停,她长这么大,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

    但是,她不敢开口,不敢辩驳,她知道,这个男人,绝对是说到做到。

    修长的腿,艰难的迈出一步,白乐萱握了握拳,慢慢的走着每一步,虽知不可能,但是,她的心底,却还是希望他可以挽留自己,哪怕看一眼自己也是好的。

    然而,等她走到门口时,宁睿宸都没有说一句话,没有抬一次眸。

    更别提挽留。

    嘴角蔓延出一丝苦涩的笑意,却仍然管不住自己,转头,深深地看了里面的男人一眼。

    此时,宁睿宸已经打开蛋糕盒,看着里面已经模糊的“生日快乐”四个字,怔怔的发神。

    这一刻,他的手机突然响起,看到来电显示时,脸上迫切的神情是那么明显。

    应该是那个女人的吧。

    否则,向来淡漠的他,脸上又怎会露出这样的神情。

    白乐萱自嘲一笑,忍住心中的不甘,转身,超外面走去。

    ==

    “你说什么?”宁睿宸听到电话一端的声音后,眉顿时紧紧锁住。

    “小悦她老公,你也别着急,摄影师只是说回来的途中突和小悦走丢了,小悦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可是小悦本就是个路痴啊,就算没饿死,她一个人怎么从那个深山老林走出来……你说她会不会被狼或野狗吃掉……”原本准备安慰宁睿宸的许晗,说着说着倒让人越来越焦急,她的声音到最后声音竟然有些哽咽,宁睿宸的眉毛更是紧紧锁住,拿着手机的手明显的在颤抖。

    “把电话给摄影师。”宁睿宸逼着自己冷静下来,一手拿着电话,一手从柜子里翻出一个大包,把桌上所有的水果,零食等都装进背包里,大脑迅速的飞转着,想着苏悦还需要什么。

    一边冷静的问摄影师几个重要的问题,手里一边不停地忙活,正准备奔出去,深邃的眼睛,却停留在桌上的蛋糕盒上,终是拿起,扔进背包之中。

    苏悦,你一定不能有事,否则,我该怎么办?

    ------题外话------

    感谢y646534092送的三朵花花,18810467326的评价票票,还有一如既往支持我的15685818778送的十朵花花五颗钻石,爱你们~

5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