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大人宠妻无罪 52


    ☆、诱你成婚 052 如此爱你

    回到家后,苏悦快速的洗了个澡,换好衣服,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身后,她也不顾,拿起包便准备奔向公司。

    “头发这么湿就准备出去?现在抵抗力这么差,也不怕着凉。”一只手霸道的将苏悦拽回来,“坐好,我来帮你把头发吹干。”

    “来不及了,我们家离公司不是很远,很快就到了。”

    “那也不行,别担心,待会我送你去,吹头发很快的。”宁睿宸将苏悦重新按到椅子上,从柜子里乱找一通,终于找出吹风机,上电,一边用手顺着头发一边细心地为她吹着。

    “其实……你可以现在送我去,这样,我就吹不到风,更不会着凉了。”苏悦小声说道,宁睿宸挑了挑眉,却选择置若罔闻。

    笑话,他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老婆湿着头发就出去?她不知道她自己出浴的时候媚眼迷蒙头发湿哒哒的垂在两侧多迷人但他知道!所以宁先生更不可能让别的男人也享受到这样的福利。

    男人以手为梳,轻轻地在柔顺的发丝之间摩挲着,把握吹风机的距离也十分恰当,既不会烫到她的头皮,风又不会离她太远,如果再继续这样享受下去,苏悦怀疑自己会不会悄无声息地睡着。

    “你是不是以前给别人吹过?”苏悦忍不住问道,毕竟,一个男人能有这样的技术,没有经验累积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嗯。”宁睿宸点点头,又道,“不过是很多年前了。”

    十五年前,他只身离开这里,宁婉秋那时候才八岁,离开的前一晚,主动为她吹头发,而那时宁婉秋还不知,这一吹,他便离开了她这么多年,直到后来才有了联系。

    “看来你对于吹头发还是很有天赋的。”苏悦笑着打趣道,用手了自己的发丝,“差不多干了,我们走吧。”

    “嗯。”宁睿宸收起吹风机,开车送苏悦去台里,刚到公司门口,他便接到了市政府那边人打来的电话。

    手机不断地震动,宁睿宸也不着急,深邃的眸子看着苏悦,道,“下班后我来接你。”

    苏悦点点头,“好。”

    “恩。”男人淡淡应了声,却仍不接电话,欣长的身子突然欺上前来,在面前的小女人愣神的那一刻,捕捉住她柔软的嘴唇,留下轻轻一吻。

    那一吻,虽轻虽淡,却让苏悦的心莫名的一颤,密长的眼睫也在此刻抖动了一下。

    宁睿宸心满意足的眯着眼睛,温柔的对发愣的苏悦道,“老婆,我走了。”这才接起电话转身离去。

    公司内

    “小悦,你终于回来了!”许晗一见苏悦回来,立马奔了上去,眼泪却唰唰落下。

    “傻瓜,哭什么?你看,我已经平平安安回来了。”苏悦笑着去抹许晗脸上的泪水,虽然面上取笑许晗,但是看见自己的朋友这么牵挂自己,苏悦感觉心里暖暖的。

    “要不是你老公,你能平安回来?”许晗瞪了苏悦一眼,喋喋不休道,“你这个人,就爱逞强,永远都不会照顾自己,幸好早早嫁人,否则又是一人间祸害。”

    “我有你天天为我求经拜佛,什么霉运啊一定离我远远地,自然不会担心自己出什么事了。”苏悦连忙奉承道,许晗的脸色这才稍稍好看些。

    “少贫嘴,小悦,我要走了,你一个人在这里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做事不要再那么冲动了,知道吗?”许晗叮嘱着苏悦,声音越来越低,“我家人已经找到这里,我要回去了,这一别,可能有很长时间不能见面。”

    一向神经大条整天嘻嘻哈哈的许晗如今的脸上却闪现出落寞的神情,苏悦自然知道她的心里有多么难过,而她现在仍然在这里,就是为了和自己道别。

    一时间,就连空气里,也弥漫着离别的气氛。

    “你猜猜来代替我的人什么样?”许晗眨眨眼睛,仿佛想到了什么,噗嗤笑出声来,“我想肯定是身穿黑色套装,色丝袜,黑色高跟鞋,大大屁股,还喜欢阳怪气的说话那种老处女。”

    “是啊,所以我肯定会更加想念你的。”苏悦顺着她的话说道,她知道,许晗之所以这样说是为了缓解气氛,她不喜欢分离的感觉,只有开玩笑才可以冲淡悲伤。

    “小悦,快去见李姐吧,这次的机会千万要抓住,还有,你自己多多保重。”许晗说完便朝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走去,背过身子快速的收拾着东西,而苏悦却看到有大滴大滴的眼泪落在地板上。

    她仍然记得,当她第一次遭别人白眼时,是许晗,挺着小身板冲到她的面前,将那人骂的狗血淋头,结果两人一起被李雪莉训了三个小时,而她还不以为然的偷偷朝自己眨了眨眼睛;当李雪莉将一大捆嘉宾资料搬到她的面前,让她将有用信息整理出来时,也是许晗,自告奋勇留下来,和她一起熬夜查资料,还偷偷将自己存下来的零食塞给她吃。

    若不是许晗,她可能需要更坚强的面对这一切,若不是许晗,她可能更要去体会人情淡薄的滋味,她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有许晗这个朋友。

    所以小晗,不管在哪里,你都要好好地。

    转身,正准备去找李雪莉,去被一同事拦下。

    “李姐现在很忙,她让我转告你,这次你做的采访不错,你要继续努力。”

    “恩。”苏悦点点头,也不再多问什么,便转身离去。

    ==

    办公室内,黑色的落地窗遮住了所有的光线,整个房间显得十分昏暗,一身影看起来十分窈窕女子正站在窗前,落地窗遮的十分严实,明明什么都看不到,然而她的视线始终盯着前方。

    “她回来了。”李雪莉低声道,“她再次通过了我们的刁难,这个孩子,恐怕并不是我们可以对付的。”

    “那就继续刁难。”女子冷漠的声音蓦然响起,“上次你为什么要让她去采访宁睿宸?即使放弃收视率,也不能让她有露脸的机会,这一点,难道你都不知道吗?”

    “是我疏忽了,我只是想借助让她采访的名义,让别人知道曾经锒铛入狱市长的女儿如今已经成为女主播,希望能够通过舆论的压力让苏悦被迫辞职,没想到引起这么大的群众效应,观众竟然对苏悦充满了同情,而这一露脸,苏悦的表现更是让她们支持她。”

    李雪莉低声说道,上次的节目播出后,大部分观众竟纷纷来电,表示希望能够经常看到苏悦采访,若不是上面有人压着,并且找出众多借口,恐怕是无论如何都挡不住群众的力量的。

    “这次她采访的节目,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冷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李雪莉心有不忍,“这……恐怕不太好吧?”

    站在窗帘前的女人突然转头,看向李雪莉,虽然光线昏暗看不清她眼里的神情,然而李雪莉却感觉浑身被森森的感觉所包围着,让她的心底都不由打颤。

    “你心软了?”女人的声音里充满了危险的意味。

    收起眼中一丝怜悯的情绪,李雪莉摇头,“没有,自从我选择帮你,就没有想过后悔。”

    “那就好。”女人冷然说道,继续看着窗外,不再说话。

    ——《律师大人宠妻无罪》蜡笔老新520小说连载——

    此时,苏家大宅内,气氛并不如往常一样轻松舒适,反而让人感觉十分压抑。

    客厅内,苏黎东坐在沙发上,眉宇间却皆是不耐,他的面前,站着一个小腹微微隆起的年轻女子。

    “你来干什么?”苏黎东冰冷的声音,让苏倩雪的心蓦然凉了几分,但她仍然没有离去,原本妖媚的桃花眼此时承载的,只有疲惫。

    她在沈家过的并不好,林雪梅三天两头冷言冷语相加,就连沈峰,也从未给过她好脸色,而沈嘉勇的窝囊,更是让她觉得自己当初瞎了眼,如今,她在沈家,步步艰难。

    她渴望温暖,渴望被人疼爱,而赵雅琴却总是时不时的提醒她在沈峰面前好好表现,争取沈家的财产,却从不问她,过的幸不幸福,快不快乐。

    苏远航则在她怀孕之后,更是对她不闻不问,连见她一面,都不愿。

    如今,她承受的,全是冷淡,她千辛万苦得到了沈嘉勇,却没有得到一丝幸福。

    于是,她来到了这里。

    她记得,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苏黎东也是很疼爱她的。

    “爷爷,我也是你的孙女,你就不能关心关心我吗?”苏倩雪站在苏黎东的身边,声音里尽是哀求。

    苏黎东闭着眼睛,显然,他连看都不愿看一眼苏倩雪。

    他不会因为顾及彼此的面子而给苏倩雪好脸色,苏老爷子向来保持军人的作风,喜怒哀乐全部表现在脸上,爱憎分明。

    喜欢就是喜欢,比如对苏悦的疼爱,讨厌就是讨厌,比如对苏倩雪的视而不见。

    “爷爷,你以前口口声声说,我和苏悦都是您的孙女,可是您恨不得把自己最好的全部留给苏悦,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苏倩雪蹲下来,桃花眼里竟有点点泪光,看着闭着眼的苏黎东,心里万分难受。

    “哼,自己干了什么事,难道自己不知道吗?”苏黎东看了一眼苏倩雪,“在小悦七岁生日的那天,你做了什么,还需要我再说一遍?”

    苏倩雪一听这话,眼里闪现出一丝迷茫,过了好一会,才想起了什么。

    在苏悦七岁的那年,有一个长得十分英俊的小男孩送了她一个旋转的八宝音盒,她却心生嫉妒,在音盒里面放了很多毛毛虫,苏悦顿时吓哭,而她却告诉苏悦,那个小男孩是故意这样做的,苏悦便从此再也不理那个小男孩。

    “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歹毒的心思,本不配做我苏黎东的孙女,之所以一直没有戳穿你,是因为我不想让小悦从小就知道人丑陋,小悦善良,对你处处容忍,而你却变本加厉,她所拥有的你都想抢走,我苏黎东没有这样的孙女!”

    苏倩雪一听,声音立马尖锐起来,“是,我歹毒!那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会为我自己打算!苏悦她有你,有苏冬晨,有赵雪柔保护,帮她打理好一切,当然不需要这么多小心思,但是我呢,除了我自己,没有人会帮我!”

    苏黎东冷哼一声,“苏倩雪,你总是自哀自怜,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但是有没有想过,是你自身的问题,我相信,即使小悦和你身份互换,也不会做出你这样的举动!”

    此时,门突然打开,苏悦走了进来,恰好,看到了苏倩雪。

    原本不化妆不出门的苏倩雪今日也只是抹了淡妆,妖媚的脸此刻因为过度瘦削,颧骨高高突起,她眼底下泛青的黑眼圈比较明显,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憔悴。

    苏黎东坐在沙发上,看样子,并不欢迎苏倩雪的到来,而苏倩雪,在看到苏悦时,脸上落寞的神情瞬间收起,如斗**般昂首挺,一脸挑衅的看着苏悦。

    “小悦啊,快来爷爷身边坐坐。”苏黎东的脸上原本如冰霜的神色看见苏悦时瞬间消失,乐呵呵的对苏悦说道。

    “恩。”没有看苏倩雪一眼,苏悦便径直朝苏黎东身边走去。

    苏黎东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孙女,无视苏倩雪此时难看的神色,仿若她不存在似的,问苏悦道,“小悦,跟爷爷讲讲,这次采访怎么样?”

    “恩。”苏悦笑着应道,把宁睿宸出去找她也讲了出来,当然了,细节动作全部省略。

    即使这样,苏黎东的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来,他对你真的很好。”

    “恩。”苏悦点点头,宁先生对她,真的是好的没话说。

    恐怕,即使沈嘉勇没有背叛她,遇到这样的事,也不会向宁睿宸一样去深山老林找她。

    站在一旁的苏倩雪看着一脸幸福的苏悦,心中的怒火燃烧的更盛,那男人对她的宠溺,即使是个过路人,恐怕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而且,那个男人又是如此的优秀,举止优雅,虽看起来冷漠但却仍无法阻止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魅力,可沈嘉勇呢,恐怕连宁睿宸的一手指头都比不上!

    想到这里,看着苏悦的桃花眼此时更充满愤恨,苏悦,你凭什么如今如此幸福?而我,为什么要承受如此多的痛苦?

    不,我不甘心!

    如果我痛苦,我要你陪着我一起痛苦!

    “还不走?”苏老爷子的声音突然冷了许多,看着一直站在那里的苏倩雪,不悦的皱眉道。

    小悦好不容易回一次家,他可不喜欢有人在这里戳他的眼睛!

    苏倩雪仍然不动,那双桃花眼死死的看着苏悦,此时,苏悦正拉着苏老爷子的手臂在他的耳边讲些什么,清澈的眼眸一片明亮,而她,最恨的就是那双清澈的眼眸!

    看起来清纯无暇,宛如一朵青莲,但苏倩雪不相信,苏悦会真的像表面看起来如此无暇?

    苏悦处处让着她,还不是为了博得别人的疼爱,

    转身,朝外走去,然而,一个险的念头在苏倩雪的脑海中快速闪现出来。

    在苏倩雪走后,更能说明一个事实,没有苏倩雪的苏家大宅内,显得更为温暖。

    “睿宸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苏老爷子问道。

    “他有事,我就自己过来了。”下班后,打电话给宁睿宸,但他手机关机了,苏悦便独自回到了这里。

    “我现在打电话给他,看他手机开机没,好跟他说一声,我今晚就住这里陪爷爷。”苏悦道,苏老爷子也不阻止,虽然很想抱孙子,但是好几天没见到自家孙女,还真是怪想的啊。

    然,当她正拿出手机时,宁睿宸便走了进来。

    “宁先生?”苏悦吃惊的喊了一声,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

    “不是让你在公司门口等着?”宁睿宸道,那双深邃的眸里充满了担心,整个脸都绷在一起,仿佛谁欠他钱似的。

    刚处理完手里的事,便急急忙忙的去苏悦的公司,却发现她已经不在了,而他的手机,因为连续两天没有充电已经自动关机。

    他赶紧回到家,发现苏悦并不在,于是,他便猜到她来到这里。

    “我见你不在,就过来看看爷爷,宁先生,不要再板着脸了,看起来好凶啊,来,笑一个。”苏悦调戏面前的男人道,而宁睿宸却始终没给她好脸色,抓起苏悦的手便道,“走,跟我回去。”

    “可是我今晚想陪……”话说了一半,宁睿宸突然转头,深邃的眼眸看着苏悦,明明没有什么,神情甚至和往常般一样温柔,而苏悦却吞了吞口水,把未说完的话咽了回去。

    “苏老爷子,我们走了,下次再来看您。”说完,也不顾苏黎东不满的哼哼,拉着苏悦便朝外走去。

    一回到家,宁睿宸便将苏悦往卧室里拽去,深邃的眸子看着苏悦,薄唇轻启,语气却不容拒绝,“把衣服脱了。”

    “啊?”苏悦怔怔的看着宁睿宸,一时间,她还没跟上宁律师的思路。

    “给你上药。”宁睿宸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瓷瓶,打开,一股淡淡的药香便散发出来。

    苏悦连忙摇头,脑海中突然出现深山老林那一幕,但,那时四周都黑漆漆的,而现在,灯火通明,想起即将可能发生的一切,苏悦的脸顿时通红。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了。”

    飞扬的眉蓦然一挑,深邃的眼睛示意了下她的后背,“你确定你能自己来?”

    明明是疑问句的语气,在此刻听起来,却带着某种威胁的意味。

    小小的人儿踌躇不安的站在那里,低着头,不敢看面前男人的眼睛,“其实我没事,过几天,它自己便会复原。”

    没事?男人的眉再次挑了挑,看来,他还不知道,他的小女人竟然如此倔强。

    既然这样,那他只好……

    大手以她始料不及的速度快速覆了上来,抓住她的腰部,将苏悦拉到自己的怀里,另一只手迅速的将她衣服掀开,凝脂般的肌肤在昏黄的灯光下更是透着一股诱人的味道,也瞬时间落入男人的眼内。

    “宁先生!”苏悦不满的喊了一声,这个宁先生,在深山老林也是这样,难道他就喜欢来个突然袭击吗?

    不顾女子的懊恼,深邃的眼睛看着皙白的皮肤上一道道浅浅的伤口,比昨天他为她检查的小腹上的伤痕还要多一些,男人忍不住略微斥责的说道,“还说没事!”

    “我真的没事嘛。”苏悦小声嘟囔道,这点小伤,真的一点都不痛啊,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宁先生为如此紧张,好像她得了什么大病一样。

    很久很久以后,当她挺着大腹进手术室的时候,她才知道,这个男人,可以为了她紧张到什么地步。

    涂抹着药膏的指腹轻轻地在苏悦的小伤口上画着圈,药膏涂抹处一阵清凉,苏悦也不再乱动,乖巧的任由男子为自己上药。

    明亮的灯光下,淡淡的药香味慢慢地在两人之间晕开,他们明明一句话都没有说,却让人感觉这样相处恰恰好。

    “转过来。”宁睿宸对苏悦说道,“让我看看你小腹上的伤口。”

    苏悦一听,连忙摇头,“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了。”说完,便连忙将衣服穿好,从宁睿宸的手里拿过药膏,快速的跑到浴室去,红的可以滴出水来的小脸一直低着,不敢看男人一眼。

    薄凉的嘴角不自觉的牵出一丝笑意,他的小女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害羞,而他,越来越喜欢看到她害羞的样子。

    ==

    翌日去公司,李雪莉将一大堆资料扔给苏悦,说她了解的太少,让她将这些关于生物环境的资料进行整理以进行补充,并且告诉她,若明早不能交出整理的资料,那么她这一期采访,也将因为排挡的原因二作废。

    那些老旧的报纸杂志,很多已经泛黄,堆在桌上,甚至可以将苏悦彻底埋进去。

    深深吸了一口气,便埋头开始整理,她相信,这些绝不会难倒她的。

    一整理,再从堆的小山高的桌前抬眸时,已经是深夜。

    今早宁睿宸对她说过,他今天有事,让她下班后直接回家,冰箱里有他做好的菜肴,只需放微波炉里热一热就好。

    从公司里走出来,这一条通向回家的路黑的本看不清前方,四周几乎看不到人影,即使有人从身边走过,只要没有声音,恐怕也不会发现,而现在她必须从走上十多分钟的路才能到较为人多的市中心。

    但,这段路向来比较安全,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所以苏悦并不是很担心。

    然而,有时候,人的运气就是很悲催,偏偏会碰到百年不遇的事情。

    尤其是当有人故意制造意外的时候。

    “小姐,你这是要去哪呢?”几个流氓流气的男人突然横亘在苏悦面前,而她的身后恰好是墙,男人的手撑在墙上,另外两个则站在她的两旁。

    强烈的手电筒灯光突然照在苏悦的脸上,苏悦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眼睛,那男人吹了一声口哨,“哟,凯子,这次你抓的女人长得还不错,你小子终于走桃花运了。”

    “嘿嘿,看来今儿咱们兄弟几个又可以好好玩一玩了。”那被称为凯子的男人嘴角的口水流了下来,抓住苏悦的手,“走,陪哥们去酒吧坐坐。”

    这期间,苏悦一直默不作声,而她的小脑袋却一直在转个不停。

    苏老爷子在她和苏冬晨很小的时候便开始扎马步,学习基本的防身术,苏悦当时身体瘦弱,苏老爷子又不太忍心,再加上苏冬晨在一旁起哄,说什么她不需要练他会一直保护自家妹妹之类的,所以练了一段时间便搁置下来,但是基本的招数她已经记得差不多了。

    大大的眼睛圆溜溜的在那几个男人身上转个不停,虽然看不清他们身体的关键部位,但从那男人抓住自己的角度来看,苏悦便能基本判断出眼前那人大概身形,更何况曾经她也玩过把眼睛蒙住,周围放四个稻草人踢中他们关键部位的游戏。

    但是,现在,这三个人不是稻草人,再加上她这几天的劳累,力气并不是很大,若是硬碰硬,怕吃亏的还是自己。

    不如,先和他们去酒吧,到时,再找机会脱身。

    毕竟,那里酒瓶比较多。

    那几人并不知道苏悦的心思,只觉得这个女人已经被吓傻了,乖乖的任由他们摆布,心里不禁有些忍不住,恨不得立马尝尝这个娇滴滴女人的滋味。

    一双咸猪手快速的伸到苏悦的前,却被另一个男人按住,喝道,“急什么!待会到了酒吧,给她吃了药,岂不让你更爽!”

    那几人只以为这个女人是个软柿子,再加上那人曾说过这个女人很好对付,说话也自然不顾忌。

    正在此时,苏悦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但,还未等她去接,那几个男人便将她的包蓦然夺去,拿出苏悦的手机,狠狠踩碎。

    而苏悦,仍然保持平静,但,她的心里却有些焦急,这个电话,肯定是宁先生打给她的。

    他现在在哪里,会不会猜到她此刻出了事?

    这一刻,她真的好希望,那个时而霸道时而温柔的男人可以出现,将她带离这危险之处。

    “走吧,小妹妹!”几人围着苏悦,声音里尽是说不清的欲,咸猪手想揩油,却被苏悦巧妙地躲过,而那几人,也没有起疑心。

    这几人对这一带相当熟悉,走小路,再绕过市中心,七拐八拐,便到了一家酒吧。

    而这间酒吧,苏悦也很熟悉。

    因为这是她出生以来唯一去过的酒吧。

    情醉。

    黑暗中,一个人影慢悠悠的走了出来,嘴角勾起一丝狠的笑意,若仔细看,还会发现,她的肚子,微微隆起。

    苏悦,如果苏家因你抹了黑,那么,苏黎东会不会还以你为傲呢?

    ——《律师大人宠妻无罪》蜡笔老新520小说连载——

    当宁睿宸赶来的时候,便看到一个手里拿着破酒瓶的女人走出包厢对他傻兮兮的笑,还问,“宁先生,你怎么来了?”

    宁睿宸有一种当场将她揉进怀里的冲动。

    所以,他也就这么做了。

    这一路,他不断地自责,看到他狼狈的样子,他有多心疼,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以为她会早点回去,便在政府大楼内处理案子,以为她已经在家,便只想打个电话求得心安。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接他的电话,肯定出事了!

    却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

    “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你。”宁睿宸喃喃道,抱着苏悦的手越来越紧。

    苏悦眨眨眼睛,“为什么说对不起?这又不是你的错。”

    在她的思想里,他们两个互不相欠,他帮她,是他心好,不帮她,理所当然。

    但,她无法否认,当她面对危险时,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人便是他,在看到这个男人的身影时,她心底所有的恐惧全部都被一阵风吹散了,鼻子蓦然发酸,他的出现,带给了她莫名的安全感。

    “哥,你看中的女主播不错,有胆识,够凶猛。”宁婉秋好死不死的突然在这时出现,笑嘻嘻的夸赞道。

    刚才当苏悦和这些人进来时,宁婉秋便注意到了她,只是一直站在她们的身后,眯着眼打量着他哥哥看中的女人。

    这个女人故意在吧台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被那三个男人推着走进包厢,宁婉秋便觉得很不对劲。

    之后,调酒师走过来,告诉她,苏悦向她求救了。

    果然,她遇到了危险。

    但是,宁婉秋没有选择出手相救。

    既然是宁睿宸看中的女人,那么她倒想看看这个女人够不够勇猛。

    他们兄妹两的父母可都是军人,她和宁睿宸也从小接受训练,所以,她希望,和宁睿宸并肩站立的女人,不会成为他的负担。

    虽然很希望宁睿宸能够结婚,但是她可不稀罕有一个软弱的嫂子!

    于是,她走进一个房间内,这些所有的包厢内都装有摄像头,但都装的十分隐蔽,即使细看,都不会被发现。

    打开摄像头,苏悦所有的举动都被她看的一清二楚。

    苏悦若真是应付不了,她自会找人去帮她,这样也不至于会发生无法预料的事情。

    然而,苏悦接下来的举动却让她瞠目结舌。

    桌上有三只手铐,还有蜡烛,鞭子都情趣物品,包厢内充斥着秽的话语,而苏悦,却冷静的看着一个男人将药放进杯中,递到她的面前,接过,在三个男人秽的眼神下,在即将喝下去的那一刻快速的发生了急速的变化……

    女人快速将酒水泼到那男人的脸上,手中的酒杯瞬间砸碎,锋利的刺进另外想来钳制她两人的薄弱处,迅速地将手铐将他们与桌椅铐住,继而,平静的看着那鬼嚎的三人。

    这一系列的动作,就连习惯了这种场合的宁婉秋,也倒带三遍才看的清楚。

    宁婉秋不禁笑出声来,宁睿宸看中的女人岂止是个软柿子?简直就是个母老虎。

    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宁婉秋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哥,你看中的女人果真不错。”接着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哥,你把她勾到手了没?要不要妹妹帮你一把?”宁婉秋越说越兴奋,而电话一端却保持沉默,隐约能听到开动汽车引擎的声音。

    “你就这样看着她进去?”

    “嗯。”

    “你不帮她?”

    “嗯。”

    “很好,非常好。”宁睿宸淡淡的说道,而宁婉秋却直感觉冷意袭遍全身,电话一端突然挂掉,接着,她从房间走出来,宁婉秋便看到宁睿宸走进酒吧,抱住苏悦的那一幕。

    宁睿宸凉飕飕的看了宁婉秋一眼,从牙齿里挤出话来,“她是你嫂子,我们结婚了。”

    宁婉秋的那双美丽的丹凤眼立刻闪现出一丝震惊,冷冷的声音又灌进她的耳内,“你就是这么对待你嫂子的?”

    不过是一瞬之间,宁婉秋的脸色立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连忙抓着宁睿宸的手臂鬼哭狼嚎道,“冤枉啊哥,若我知道她是我嫂子我会坐视不管吗?我会任由那群人渣欺负嫂子吗?不知者无罪啊哥,你饶过我这次吧,你看我这忏悔的眼泪都润湿了你的衣服你就知道我心里有多悔啊。”

    “别把你的口水流在我的衣服上,流的再多也无法瞒住它是口水的事实。”宁睿宸冷冷的说道。

    宁婉秋嘿嘿一笑,谄媚的朝黑着脸的男人眨眨眼睛,“哥,没想到你的智商还是那么高啊,口水和泪水都可以分的出来。”

    “你会哭?那绝对比鳄鱼的眼泪还虚伪。”宁睿宸一句比一句毒舌,一般情况下他都会让着宁婉秋,但是,此刻她触碰了他的底线,已经把宁大律师给惹毛了。

    宁婉秋瞪了一眼这黑脸男人,她都这么低声下气了,他就不能原谅她?

    扭头,顿时掉转对象,宁婉秋狗腿的走到苏悦身旁,连忙将她手中的破碎酒瓶接过,“哎呀嫂子,你怎么能拿着这个呢,万一伤到你那多不好啊。”

    “这你开的酒吧?”苏悦问道。

    宁婉秋连连点头,“是啊。”

    “我打碎了三个酒瓶子。”苏悦道。

    宁婉秋豪气的小手一挥,“没事,不就三个破瓶子吗,打碎三十个都没问题!”

    “那三个酒瓶子好像是拉菲……”

    “没事,不就拉菲么,这点我还不放在眼里!”

    “那三个酒瓶子好像是29年的拉菲……”

    “……”

    宁睿宸看了眼心疼不已的宁婉秋,心里一阵爽快,面上却仍然不给她好脸色。

    “宁先生,那些人怎么办,要不要送警局?”苏悦扬着小脸问宁睿宸道。

    宁睿宸嘴角勾起一丝冷的弧度,送警局?未免太便宜他们了,既然伤害了他的女人,那就该付出应有的代价!

    “这件事交给我吧,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们今天就不回去了,楼上有房间,你先上去休息,我待会就来。”宁大律师柔声对苏悦说道,修长的手将她脸颊一缕发丝撩到耳后。

    “嗯。”苏悦点头应道,她此时真的很累,只想趴到床上好好睡一觉。

    温和的目光送着苏悦上楼,一脸柔和的笑意,比冬日里的阳光更能融化人心。

    娇小的身影消失他的视线之中,扭头,一脸冷意的看向宁婉秋,神情变化只在这一瞬之间,却让人有一股从暖意融融的春天突然跌进了冰寒彻骨的腊冬的感觉。

    “嘿嘿,哥,别生气别生气,我现在就去喊人把那几个人渣解决了,给你消气。”宁婉秋满脸堆着笑意的谄媚说道。

    毕竟,自己的嫂子有难,她却撒手不管的确说不过去。

    但,她不是现在才知道嘛,宁睿宸就非得板着脸对她?

    “不用,那些人,我来亲自解决。”男人的声音越来越冷,宁婉秋看了眼包厢,为那些人默默叹息。

    哎,惹谁不好,居然惹她哥的心肝宠儿?做错了事就要承受后果,而这后果,怕不是他们能承受得了的!

    “把金麦酒,伏特加以及HapsburgGold调和三杯。”宁睿宸对调酒师说道。

    调酒师不禁心里一愣,“先生,这三种可都是最烈的酒,若是调和在一起,怕……”

    宁睿宸瞥了调酒师一眼,他便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让你调就调,放心,出了事不用你负责。”宁婉秋好心的对调酒师说道,现在的宁大律师,除了苏悦,谁惹谁找死。

    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史上最烈的**尾酒便诞生了,宁睿宸又问宁婉秋要了些药粉,拿着这三杯**尾酒阔步离去。

    而此时包厢里,那三人的嘴里还在说着脏话。

    “没想到这小贱人看起来柔柔弱弱,心却那么狠!”

    “那个小贱人,竟然敢下这样毒的毒手,下次老子把兄弟全部喊过来,轮流上她,再把她剥光扔到大马路上,以报心头之恨!”

    “那小贱人长什么样子我算记住了,整个洛城就这么一丁点大,就算她跑到哪里也没用!”

    一想到如何对付那个狠厉的女子,以及那女子的反应,三人的神情上又出现猥琐的笑意,却未发现,危险正在一步一步向他们靠近。

    踢开包厢,看着那三个捂着自己小弟弟的男人,宁睿宸的眼里闪过一丝鸷。

    “你是谁?竟然敢闯进来?”

    名叫凯子的男人阳怪气的说道,宁睿宸放下三个酒杯,体贴地为他们打开手铐。

    “你是龙哥的人吧,兄弟,这时候出现真是太好了,你放心,等哥们几个抓到那小娘们的时候,一定也让你尝尝她的……啊……”

    话未说完,一杯**尾酒强硬的灌进名叫凯子的男人口内,凯子拼命的摇头,挣脱开宁大律师的束缚,然而此时宁睿宸已经化身为恶魔,扳住凯子的头,狠厉的灌着,那凯子死咬牙,硬是不松口,恶魔狠一笑,将男人的下颚轻轻一按,骨头碎裂的声音霎时在包厢内脆生生响起。

    汩汩血丝从男人的嘴里不断流出,宁睿宸却眉头也不皱一下,继续将**尾酒灌进他的口内,烈酒与鲜血快速的融合在一起,那种疼痛让凯子的喉咙口发出一阵阵嘶哑的“啊啊”声。

    一杯**尾酒完美的去了它该去的去处,男人修长的手上却没有沾染一丝鲜血,宁睿宸的嘴角勾起一丝满意而又嗜血地弧度,扭头看着另外那瑟瑟发抖的人,轻柔的说道,“到你们了喔。”

    那两人惊恐的看着宁睿宸,一人壮着胆子问道,“你……到底是谁?”

    宁睿宸一听,眉眼都被笑意晕开了,他晃着玻璃杯,深邃而明亮的眼睛静静地透过玻璃杯看着里面划开一圈一圈涟漪的体,薄凉的嘴角轻轻扯开,“我啊,我就是让你们生不如死的人啊。”

    柔柔地声音慢慢地在包厢内响起,本是充满了柔意,却让那三人毛骨悚然,每一个字都如一把钝刀在慢慢地割开他们的血管,明知接下来会面对什么,而他们却无力反抗。

    两个男人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恐惧快速的侵蚀他们的神经,他们都曾经杀过人,都曾经将人整的生不如死,看着别人求死的样子而哈哈大笑,而如今,当这种痛楚降临到他们身上时,这两个男人才明白,等待死亡的过程比直接死去更折磨人心。

    蜷缩在沙发的凯子已经感受到药效发挥的作用,体内所散发的热量让他不自觉的脱去自己所有衣服,而那神情,那动作都充满了一股Yin逸的味道,他残存的理智却让他对接下来发生的事充满了惊恐,他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要干什么,但他知道,这个男人不会放过他。

    地上,有着破碎的酒瓶,凯子心一横,拿起酒瓶,狠狠朝自己脉搏划去!

    宁睿宸眼睛一瞥,他怎舍得让他就这么死去?

    脚边,也同样有着一块酒瓶残留的玻璃片,脚尖一边,快速且准确的朝他想去的方向飞去!

    “砰!”两个利器因为碰撞而产生歪斜,而宁睿宸脚尖飞过去的碎片,仿佛长了眼似的,不仅撞飞凯子手里拿着的碎片,而且还准确有力的割断了凯子右手的手筋。

    鲜血,又喷涌而出,咿咿呀呀的嘶嚎更是让听者揪心。

    “如果你再想死,我不介意为你割断另一只手的手筋。”宁睿宸仍然站在原来的位置,轻轻地说道,“喔我忘了,脚也可以帮你自杀,那我割断你手筋的同时也顺便割一下脚筋吧。”

    那语气就像说今天天气很好啊一样随意轻柔,恶魔还十分友好的扭头朝凯子微微一笑,这才一步一步走向那两人。

    “如果你们希望我喂你们喝的话,我也不介意为你们效劳。”如沐春风般的笑意始终停留在宁睿宸的脸上,说出来的话也是那么的善解人意,只是让那两人骨子里打颤罢了。

    “我自己喝,自己喝!”那两人连忙将恶魔递过来的酒杯接过来,拿着酒杯,看着凯子的表情,他们却犹豫了。

    “怎么了,不喜欢喝吗?”在恶魔柔情的目光下,那两人连忙喝光。

    这个男人,看似无害,但论狠,这是他们有生以来见过最狠的。

    不仅让你生不如死,还要求他让你生不如死,这是一种从骨子散发的狠,他们三个没有任何能够反击的余地。

    宁睿宸满意地看着三个空空的酒杯,优雅的窝进沙发内,慢慢地,等待着药效发作。

    蜷缩在地上的凯子已经受不了,只感觉欲火焚身,他看着宁睿宸,“啊啊”的叫着,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你是不是问我给你们喝了什么,其实没什么啊,只是加了你们最喜欢东西的**尾酒啊。”

    宁睿宸无害的笑着,“你们不是喜欢嗑药么,不是喜欢那些让人欲罢不能的药粉么,所以我就加了一点点啊,怎么,还喜欢吗?”

    凯子看着宁睿宸的目光逐渐变成害怕,不,那加的药粉绝不是一点点!

    这些药粉,若是适量使用,那么会让人在床上真正的欲仙欲死,但,若剂量过大,那么真的会让人尽人亡!

    “你先忍一下,那两人药效快要发挥了。”宁睿宸体贴的说道,“等一下,你就不会那么燥热难耐了。”

    他这么一说,那三人立马领悟了什么,惊恐的眼珠子目赤欲裂,这个男人,绝对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可怕!

    “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雷子看着宁睿宸,这样的男人,绝不会无缘无故对他们下黑手。

    “为什么啊,因为你们惹上了不该惹的女人啊,你们伤了她一分,就等于伤我十分,你们要么打败我,要么就以百倍来偿还!”宁睿宸的眼里闪过一丝狠,“时间差不多了,既然他的手筋挑断,那么就当受好了,你们两个一起当攻,开始吧!”

    宁睿宸窝在沙发内,眼神却是如此的骇人,看着僵在那里的三人,深邃的眼睛微微一眯,冷声道,“怎么,还需要我帮你们吗?”

    “不,不需要!”那两人连忙起身,看着躺在底下的凯子,他的嘴角,他的右手腕还有汩汩鲜血不断冒出,因为服了药物,脸上的神情由痛苦和yin荡而反复的交替着,另一只完好的左手不断地撕扯着自己的衣服,那样子,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看了都想吐。

    而他们却要对凯子做那种事,实在无法忍受。

    然而,此时,不需要宁睿宸的督促,他们的浑身开始燥热起来,这种药效比他们以往服用的更加强劲,再加上对面那男人森森的目光,眼睛一闭,牙一咬,将裤带扯开。

    一得到一丁点的欢愉,那两个男人就再也忍受不住,闭着眼不去看凯子那副神情,尽情的放释着心中的欲火,这两人甚至为了争夺凯子而大打出手。

    深邃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此时,他本无心去看那三人的表演,起身,阔步朝外走去。

    “这三个人,交给你解决。”宁睿宸对偷看的宁婉秋说道,宁婉秋点点头,“没问题!”

    “嗯。”宁大律师从鼻腔里发出声音,便阔步朝楼上走去。

    看着修长的身影与优雅的走态,宁婉秋不禁勾起得意的一丝弧度,不愧是他的哥哥,狠得时候要人命,温柔地时候比深情王子还要让人着迷!

    转头,漂亮的丹凤眼看着里面三个欲罢不能的男子,脑海里突然产生一条恶毒地计谋,挥手,对手下一人小声地说了几句。

    哼,敢欺负她嫂子?她宁婉秋可不像宁睿宸那样,这么轻易放过!

    不是喜欢玩女人吗?那么,她就让恶狗来玩完他们!

    但是,当一条条恶狗将那三人的身子撕碎时,宁婉秋突然在地上发现了一样东西……

    就是这一个东西,让宁婉秋发现事情绝对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

    房间外,男人轻轻地推开门,里面一盏昏暗的台灯还开着,床上的人儿却已沉沉睡去,深邃的眼里划过一丝柔意,这盏灯,是她专门为他留的哪。

    周身的狠意全部褪去,宁睿宸看着熟睡的人儿,那颗空落落的心终于找到了归处。

    八岁时,他便逃离宁鹤轩对他的掌控,一个人通过某些必要手段去了美国,开始时,在餐厅内做服务员,受尽了别人的冷眼,与嘲笑,他忍气吞声,只要能够拿到钱什么活都干,他睡过地铁站,却被所谓你占了我地盘的人打得遍体鳞伤。

    十岁,他开始学着去炒股,每天等着开盘,眼睛一眨不眨的观察着那些人买入,买进,三个月后,他将自己所有的积蓄五千美金全部投入股市,一个礼拜后,变成五万美金。

    十五岁,他成为最年轻的投资领头人,开始和朋友合伙开公司,且有了第一个女朋友,却因为朋友和女朋友联合的背叛,从身价百万一夜之间再次体会到一无所有的滋味。

    十六岁,他从头来过,经历了一段不堪的时光,之后自学法律,成为艾伦尔公司的首席律师,有了点积蓄之后,继续炒股。

    十九岁,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并且和各方黑势力有所来往,不久便端了原先号称第一的黑组织“金鹰帮”,直接成为了其领头人,专门为自己公司扫清障碍。

    二十二岁,他开始在国内和国外做生意,苏冬晨是他小时候便认识的玩伴,相隔十四年才有了联系,也是那时,通过苏冬晨,认识了沈俊彦和夏越;也是那时,苏冬晨便开始有意无意在他的面前说起他的宝贝妹妹。

    如今,他二十六岁,所经历的却比四十岁的人还要多,背叛,离弃,折磨,屈辱,所有的人情冷暖他都经历过,此次回国,选择做市长的首席律师,也不过是想换暂时一种生活,美国那边交给手下打理,明明没想过会留下来,却没想到为了她竟然推迟到现在。

    在感情里,他不是没受过伤,只是自己刻意隐去,不愿告诉他人,即使是宁婉秋,也只字不提。

    他以为,这辈子,不会爱上任何女人,苏冬晨哪怕用尽任何手段也无事于补,然而,却在遇见她的那一刻,在看到那娟秀的字时,便落了心。

    他的手上沾染过鲜血,他在正道与黑道之间来回徘徊,他对人无情无义,利益为重,他的心,比钢铁还硬。

    只是,在苏悦的面前,这些全部倾然崩塌。

    今生所有的信仰,都将变成她的名字,烙印在他的心上。

    大手抚上女子的脸颊,皙白的肌肤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诱人,宁睿宸俯下身,在她的红唇上,落下轻轻一吻。

    苏悦,如果你的心是一个盒子,那么我愿变成一只虫子,哪怕用尽手段,也要钻进去。

    ------题外话------

    感谢zy880328,18810467326,流浪的小猫咪投的月票票,以及15685818778送的50朵花花(表示看到50朵花花时揉了好多次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感谢感谢感谢各位的支持,真的很爱你们muamuamua~

5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