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一瞬芳华 完结


    ☆、第五十九章

    林恩华如期被释放出来。

    他出狱的那一天,林启炫开着车载着林芳华去接他。

    对于林恩华,林启炫多少还是有些内疚的。他在林恩华出狱之前就已经给他一切都安排妥当。帮他把学籍转到B市最好的一所中学,还给他请了一个全能的家教。

    而且如他所言,林恩华的个人档案里没有任何前科的记录。

    毫不知情的林恩华,因为刚从监狱里出来,心情那自然是如重获新生般开心不已,再加上小孩子玩心都重,对林启炫那是左一个“姐夫”、右一个“姐夫”叫得很甜。

    而林启炫呢,虽然表面上笑得很从容淡定,实则已经在心里偷偷捏了好几把冷汗了……

    ……

    原本林家打算马上举办婚礼的,但林芳华可能由于是头一胎,早孕反应要比一般人都强烈太多。每天早晨起来都会不停地呕吐,继而感到头晕、乏力、整个人都萎靡不振。而且非常嗜睡,一天中清醒的时间没有多久,即使清醒了身体也都是感觉很不舒服的。

    这可把林启炫给急坏了,婚礼什么的肯定是要延迟的,这丫头体质本来就不大好,结婚也素来就是挺折腾人的一件事儿。

    “宝贝儿……要不我们先领结婚证呗?”林启炫一边抚着林芳华尚未突起的腹部一边柔声说道。这是他从知道她怀孕的那天起就养成的习惯,就好像这样怀里的孩子可以感觉到他的父爱似的。

    琥珀色的双眸闪烁,林芳华好不容易有一个清醒的时期身体是还算舒服的。这几天她都被怀孕给折磨得生不如死,甚至让她都恨不得把孩子打掉算了……

    怎么会这样……她现在明明才二十二岁啊!!!此时此刻她的女同学们一个一个都应该还在教室里面上着课,偶尔还会拿出手机发发短信挂个Q什么的;又或者是和几个朋友们约出去逛街啊烧烤啊什么的,总之不会像她现在这么可怜只能趟在床上动也动不了,就跟个活死人似的。

    林芳华想着想着委屈的泪水就如断了线的珍珠般不断落下。虽然这漫长的日子以来她经历了太多太多,但说到底也还是个孩子。她以前也想过自己的未来:大学毕业后找一个好工作,然后谈恋爱、结婚、生孩子。

    可她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在大学毕业之前就会怀孕,生孩子?!这样的人生轨迹真的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实在是太早太快了,她觉得自己都有些接受不了。先不说怀孕的时候人会有多难受,生孩子的时候人会有多疼,就说孩子终于健康地呱呱落地吧,她整个人可就得一天二十四小时围着孩子转了……

    但是她自己也还只是个孩子啊……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哭了??是又觉得哪里难受么??”林启炫张皇失措,赶紧搂住林芳华轻哄道。

    其实怀孕苦的不只是林芳华一个,林启炫也是累得心力交瘁。他有时候就想现在才四十几天就把这丫头给折腾成这样,要到后面尤其是临产的时候这丫头哪吃得消啊???!!!心疼得他都想等着孩子一出来就要狠狠揍他一顿屁股:看你把你妈折腾得……

    林芳华紧紧依偎在林启炫的怀抱中,感觉心里安定了不少。

    是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吧??要做一个母亲,所要承担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她不知道自己那瘦弱的身躯能不能肩负得起……

    但是没关系啊,不是还有他吗???

    林芳华抬起小脸果不其然地望进一汪深情的黑谭,里面写满了担忧、宠溺、还有……爱。

    她吸了吸鼻子止住泪水,突然笑了。“没,就刚才肚子疼。现在不疼了……”

    林启炫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他这么聪明的一个人,自是看出了那丫头刚才肯定又在心里捣鼓着些什么……

    悠悠地叹了一口气,怀孕的女人还真的是喜怒无常、难伺候啊。

    ……

    林恩华这次从监狱里出来,似乎是真的痛改前非了。平时上课也都很认真地听讲,在家做作业时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也都会向家教请教,可能由于他基础太差吧,很多题目即使听了两三遍也还是不懂。但林启炫给的钱够多,家教自然也会孜孜不倦地教导。

    这天傍晚,林恩华和往常一样上完课步行回去。

    在回家的路上,正好有一对长长的葬礼队伍从他身边经过。

    B市的传统风俗,冗长的葬礼队伍里通常都会请一些戏班什么的表演。

    林恩华和大多路人一样,都忍不住停下脚步观看。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女孩子的身影闯入他的视线。虽然那个女孩因为表演化着浓妆,但她就算化成灰了林恩华也不会认错!!!

    “高文云!!!”几乎在大喊的同时,林恩华就冲进队伍把高文云从人群中拖了出来,并且不顾任何人的阻挠,使劲吃的力气把她一口气带到了几百米远的小巷中。

    “林恩华……那件事和我无关,你要找就找我爸爸!!!”高文云整个人紧紧挨着墙,生怕林恩华会突然一怒之下将她碎尸万段了。

    如果换作以前,林恩华一定会二话不说就将高文云揍个稀巴烂。但自从坐过牢后,他已经成熟了不少,不会再轻易动。

    “高文云,你就和我实话实说,你丫的为什么要告我???!!!”林恩华喘着气,黑亮的双眸闪着从未有过的犀利和怒火。

    他一直想不明白,从被告上法庭到关进监狱,再直到出来那么久,他几乎没有一天不在思考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对高文云做了相同的事可她偏偏就只告他一个人呢??!!

    之前因为条件限制以及他也想重新开始,所以并没有去K市找过高文云。可今天这么巧就让他在B市遇到她了,这就是天意!!!就是命中注定他要找高文云问个清楚!!!!

    “我保证……我绝对会句句属实!!!”高文云知道林恩华被法院判了十三年的有期徒刑,她真的没有想到还没一年他就会被放出来,她甚至猜想他会不会是越狱的??!!她真的好害怕,她觉得此刻的林恩华是极其危险的,他肯定是恨透自己了……

    “那天晚上,不知怎么的有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来到我家,给了我爸好几沓钱。他们说了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是后来在那男人离开的时候我偷偷跑了出去,就看见车里坐了另一个男人,因为觉得他长得特好看,所以我就顺便拿手机拍了下来。”高文云没有撒谎,她真的没有听清楚她父亲和那个男人都谈了些什么。她也是个很不幸的孩子,他父亲嗜酒成,常常一喝醉酒就打她和母亲。后来她的母亲改嫁却没有把她带走,最不幸的是他的父亲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得知她不是自己亲生的,就对她这个“野种”更是没日没夜的折磨……

    再后来,她甚至自己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就这样走上了那条不归路。

    而她那名分上的父亲,则十分热衷地当起了“老鸨”,真是给她招揽了不少的“生意”。

    有时候甚至还有一些“达官贵人”来预约呢!!!

    当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也就是赵士铎,林启炫的秘书)来到她家的时候,高文云还以为又是哪个道貌岸然的达官贵人来预约,于是就禁不住好奇心偷偷跟了出去,才看到车里果然还坐着一个男人(是谁大家都知道吧~~)。她原本以为这次的客人肯定又是那种满身肥、一身油腻的老男人,却没想到竟是一个英气迫人的年轻男人……

    而且后来她也知道,那个男人来她家不是要预约,而是要她爸爸告林恩华诱~奸罪,就更是将他铭记在心。

    高文云拿出手机翻出那张照片,补充道:“就是这个男人,来我家的那个男人应该只是按照他吩咐办事。”

    林恩华赶紧抢过手机瞪大眼睛仔细看个清楚。显然这部手机像素很不错,即使是在夜间拍摄效果也很不错。

    当林恩华终于看清楚相片里的男人是谁时,他整个人就像被人当头一棍,“嗡——”的一声什么都不能思考了……

    ……

    林恩华大脑一片空白,几乎就是条件反地叫了辆出租车到机场,然后买了机票直接飞到K市。

    买机票的钱是林启炫偷偷给他的零花钱。

    多可笑啊……他之前还一直拿林启炫当天使一般看待,还有事没事地就“姐夫、姐夫”叫个不停……

    从K市的飞机场出来,林恩华在附近的便利店的买了一把水果刀揣在兜里。

    他终于想明白了,虽然他还没搞清楚林启炫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就奇怪为什么高文云一个专门干这行的会突然告他诱~奸罪,而且还谁都不告就告他;他就奇怪了为什么以前所有遭受过他侵害的人在一夜之间竟然全部都聚在法庭上指证他……

    原来是背后林启炫都在暗地里捣鬼啊……

    他不需要知道林启炫为什么这么做,他只要知道这是他做的就行了……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前几天呆在家里没宽带,所以没更新~~~~

    写这章挺累的,感觉有点没灵感~~卡文了

    ☆、纸包不住火

    “阿姨!!启炫怎么样了……”当林芳华急匆匆地赶到K市总医院VIP病房的时候,就见华颖儿正好从病房里走出来,原本就因蓄满泪水而模糊的双眼在看见她身影时更是忍不住潸然泪下。

    “丫头……”华颖儿心疼地拥住林芳华单薄的身躯,哽咽道:“让你受苦了!炫儿他实在是……”痛惜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是我们林家对不住你……”

    林芳华还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当她还在别墅里喝热牛的时候就突然接到华颖儿的电话,说林启炫受伤了在医院,现在就派司机过去接她。可她哪里还能冷静地等司机过来,居家服也没换就直接叫了辆计程车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医院。

    “颖儿!!!我不是让你不要惊动这丫头吗???!!!你都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是吧??”也不知道林志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医院的走廊尽头,只见他铁青着一张脸走过来,面色是从未有过的凝重,犀利的双眸似乎在燃烧着熊熊的怒火。

    “我……”华颖儿有些害怕地低下头,甚至她的身躯都在瑟瑟颤抖。最近林志强对她已经十分呵护有加了,可是今天发生的事实在太令他气愤了,估计是他活了近六十年来都没有这么气愤过……

    林芳华不可思议地望着张皇失措的华颖儿,以往她在她面前一直都是以一个高贵可亲的形象出现,从来就没有像现在这么胆战心惊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会这么怕林伯父???!!!

    “伯父,您别怪阿姨,是我见启炫这么晚了还没回来所以就打电话给阿姨问问的。”林芳华赶紧为华颖儿说话道。

    “嗯。”林志强也不想深究,就点了下头说道:“我待会儿打电话叫司机送你回我们林家大宅,以后你就在家里好好养胎。”

    “啊???”林芳华丈二不着头脑,疑惑道:“我想见见启炫……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为什么会住院???”

    林志强脸色一变,双眸中的怒火似是燃烧得更旺盛。“你管他那么多干嘛!!!是这臭小子罪有应得!!!!”

    “我……”林芳华实在搞不懂究竟怎么回事,但林志强现在的模样真的好可怕,只能诺诺道:“我想见见启……”

    “见什么??!!那臭小子就应该给我千刀万剐……”林志强突然破口大骂道。但见林芳华被吓得似乎就要哭出来的模样便立即缓和脸色,语气还算温和道:“现在太迟了,您得好好休息。不然对胎儿不好。颖儿,现在就带丫头回家。快!”

    “但是……”华颖儿面色犹豫,方才炫儿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嘴里就一直念叨着“芳儿,芳儿”,她知道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有这丫头在他身边了!!

    “但是什么??!!还不给我快点!!!”林志强犀利的双眸蓦地瞪大,吓得华颖儿赶紧挽住林芳华的胳膊走开。

    “阿姨究竟怎么了???我还没见到启炫啊……”林芳华心不甘情不愿地被华颖儿带走。她总觉得今天的林志强非常奇怪,虽然发了一大通的脾气,但她还是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态度已经好了很多,至少有正眼看她了。

    “他没事……就是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了下来。要是有事阿姨现在还能离开病房吗???”华颖儿安慰道。也是,还是别让这丫头见炫儿了,否则她要是看到炫儿遍体鳞伤的模样不吓得晕过去就怪了!!!

    林芳华再傻也不可能相信华颖儿的话。她知道阿姨在骗她,不然林伯父刚才也不会对林启炫破口大骂。

    是不是启炫闯了什么大祸啊???

    就在林芳华皱着眉头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是林母打过来的。

    “喂。妈啊……”

    “芳儿……你现在赶快来B市啊……”电话那端的林母哭得昏天黑地的,讲话都讲得断断续续的。“你弟他……你弟他在闹自杀啊……他说你要是不马上回来他就要寻短见……你快回来吧!!!”

    林芳华整个人就像被雷劈了似的,当场愣在那里大脑一片空白。

    “丫头……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了吗??”

    要不是华颖儿摇了摇她,林芳华还真恍不过神来。“阿姨……我妈妈刚刚打电话来说我弟弟在闹自杀……我得赶紧去B市……”

    “好好好……你别紧张……你别哭。阿姨这就为你安排……”华颖儿赶紧抚住林芳华摇摇欲坠的身躯,心想这炫儿都造了什么孽啊!!!!

    ……

    华颖儿叫了自家的私人飞机和林芳华一起飞到了B市,并且还特地带了个仆人跟随。

    匆匆忙忙赶到家中,还好林恩华已经被林父和赶来的警察从顶楼劝了下来,并且被医生注了镇定剂,现在正在房间里沉睡。

    “芳儿……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弟弟一回来就直嚷嚷着是林启炫害他坐牢的???”林母一看到林芳华就走过去问她。

    林芳华听了大惊失色,唯唯诺诺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华颖儿轻拍了下林芳华的肩膀以示安慰,然后稍显恳求道:“亲家公亲家母,现在天色也晚了,还是让芳儿先去休息我们三个出去好好聊聊??不然对她和肚子里的宝宝都不好……”

    华颖儿曾经向林父林母拜访过,因此他们也不算陌生。

    “宝宝??!!”林母一听惊得差点跳了起来。她怎么不知道林芳华什么时候怀孕了??!!

    他们林家怎么说也是农村出生,因此思想相对来说都会传统保守一些。虽然现在中国与国际紧密接轨,文化及思想上都受到了西方国家的冲击和熏陶,即使是农村也多多少少都受到了些影响。但是林母还是素来的传统保守,甚至是封建。所以在林芳华刚刚升入大学时,林母就严厉警告她不准发生婚前行为,这也是她为什么不大支持林芳华谈恋爱,而更希望她相亲的缘故。

    况且林芳华一向做事极有分寸,并且越长大越懂事,因此林母甚是相信自己的女儿,万万想不到她会做出“未婚先孕”这等败坏家门的事来!!!

    “好了!!!”林父打断妻子就要质问女儿的话头,沉声道:“林太太,我们现在就出去好好谈谈。”

    林父、林母以及华颖儿三人一同出门,留下林家方才随同而来的佣人照顾林芳华。

    林芳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忧心忡忡,可能因为怀孕的缘故她现在是困得不行,但是发生了这么多的事让她是怎么也放不下心来入睡。望着林恩华紧闭的房门她是想敲又不敢敲,她此刻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弟弟,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林启炫一家人,她明白启炫会住院一定跟她弟弟脱不了干系……

    天那……为什么不幸的事总是要降临到她身上啊???林芳华想着想着就忍不住啜泣起来……

    林父林母出去了有足足一个小时多时间,回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华颖儿的身影,而林父面色还算镇定,但林母却冷若冰霜,似是刚刚才发了好大的一通火气。

    “爸,妈,阿姨呢??”

    “回去了……”林父疲惫道。

    显然,刚才华颖儿已经把所有的事都告诉给了林父和林母,而她,其实是被林母哄走的。

    “芳儿,这孩子……留不得。”林母万分心疼地望着自己遭受颇多的女儿,泪流满面道:“妈有个同事的亲戚就在医院的妇科部当医生,妈明天联系联系,早点打掉……”

    “我不要我不要!!!”林芳华硕大的泪珠瞬间滚滚落下,她猛摇着头恳求道:“孩子我一定要生下来一定要!!!”

    “荒唐!!!”林母的脸色啥时染上冰霜,冷声道;“孩子必须给我打掉,你也给我和林启炫断个干净!!!”

    “不……”林芳华再傻也知道父亲和母亲已经知道所有事了,可现在无论她为林启炫说多少好话也是于事无补的,就只能可怜兮兮地恳求道:“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孩子都是无辜的啊……”

    “不准!!!绝对要给我打掉!!!”林母不容商量地拒绝道。

    “好了!!!!”沉默良久的林父终于忍不住咆哮道;“芳儿已经二十二岁了她有权利决定这个孩子是打是留!!!你……”他望了眼华颖儿带来的佣人。“现在这是我们自己家的事,你一个外人还是立刻离开。”

    “但是……”佣人面有难色,说道:“太太吩咐我要寸步不离地陪在小姐身边照顾她。”

    “她是我女儿难道我还不懂得照顾不成??!!”林母气得马上走过来把佣人扭送到门外,破口大骂道:“我家芳儿高攀不起你们这没有人的一家人……快点给我滚!!!”

    ……

    林恩华兜里揣着一把水果刀就叫了辆计程车头也不回地向林启炫的公司赶去。

    “君临天下”他曾经去过,是林启炫带他去的。

    或许一切都是注定的吧,林恩华径直走到董事长办公室的时候,林启炫正好因为明天有一个重要的生意要谈而在办公室里加班。

    “……”林恩华破门而入的时候林启炫正好背对着他在书柜上翻找文件夹。

    “恩华??”林启炫回过头就见林恩华双眸充满怨恨地瞪着他,并在他还没回过神之际就冲过来向他的左口一刀捅去。

    林启炫从小就受过专门的训练,因此反应速度要比一般人快出好多,身手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对付的,更何况是林恩华这样臭未干,只知使蛮力的小子呢。

    所以他没有三两下就将水果刀从林恩华的手上夺了过来,并且手脚并用地将他禁锢住。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此时林恩华就像一个人尽失的野兽一般,疯狂地挣扎着,并且嘴里喊着恶毒的话语。

    “发生什么事了???!!!”林志强正好要来公司找儿子谈谈女婿前日说过的事儿,就正好撞见了这一幕。

    林启炫手一松,心想***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什么事都给他赶上了!!

    林恩华趁林启炫闪神之际赶紧挣脱了出来,见到林志强就想冲出去。

    可林志强虽然是一个快要六十岁的老人,但身子骨硬朗的狠,还是眼疾手快地将林恩华抓住,就想着将他送到派出所。

    林启炫心想完了完了,他爸肯定会知道林恩华是芳儿的弟弟,那他和林芳华的婚事就要吹了……

    因此他赶紧叫来秘书赵士铎将林恩华送回B市,然后只能将事情的始末一五一十地告诉父亲,把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

    林父听了气得差点当场晕了过去,但他一直抚着口喘气道:“我不能晕我还不能晕,我至少要先打死这臭小子再晕……”

    ……

    林启炫跟着父亲回到林家大宅的时候,就被他父亲狠狠揣进了小黑屋里。

    小黑屋是林志强专门准备教训孩子用的,林启炫小时候常常闯祸,也被关了不少次。

    但这次的惩罚哪有那么简单?!林父从小黑屋的一个锁着的箱子里拿出了一条尘封已久的鞭子,就对着林启炫狠狠一抽。

    这个鞭子浑身布满了倒刺,是林家祖宗流传下来的专门教训有损门风的子嗣。

    林家从很久以前就是大户人家,因此家风甚是严厉,容不得半点有损门风的事。后来遇到了土地改革和文化大革命,林家也落得了非常凄惨的下场。但改革开放以后,林家就渐渐东山再起,直至今天为世人所瞻仰的至高地位。

    林志强用力甩着鞭子抽在林启炫身上,力道之大就向要将他往死里打。

    而林启炫也一声不吭,就这样躲也不躲地跪在那里任由鞭子抽在他身上,数不清的勾刺刺入他的皮,再翻出他的皮带着潺潺的鲜血流了出来……

    林志强看着已经浑身布满鲜血的林启炫也毫不手软。这种混帐东西哪值得谁去同情??!!他原先只以为这畜生在外面和不正经的女人鬼混却不知他都做了这等事!!!

    他林志强年轻时虽然也犯了不少错他从来都没有这么不折手段过!!!害得林芳华一家差点家破人亡不说,竟然还做出强、奸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出来??!!

    当林志强从小黑屋里出来的时候,林启炫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整个人躺在血泊中直呢喃着“芳儿、芳儿”。

    在小黑屋外面忐忑不安地等了颇久的华颖儿一见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就像快死了一样差点当场吓晕过去。“这是怎么回事??!!你林志强还真下的手来!!他是你儿子!!你这是要了他的命吗??!!”

    而林志强倒是出乎意料地要镇定平静很多,方才的那顿毒打也耗去了他几乎所有的力气,因此只能无力道:“送医院。”

    林启炫被林家司机争分夺秒地送进了K市总医院治疗。幸好他虽然遍体鳞伤他都只是皮外伤不伤及内脏,因此无甚大碍。

    华颖儿泪眼婆裟地听着丈夫描述自己儿子的所作所为,眼泪更是流得汹涌泛滥。

    林志强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再发脾气了,只是喃喃道:“真是苦了林芳华那丫头了……”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本文也快完结了哈。到时候可能还会有番外~~

    ☆、大结局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林志强和华颖儿几乎是三天两头地就往林家跑,但自然的,林家从来就不欢迎他们,尤其是林母。而林父,则是沉默寡言了许多,一直都没有表态。

    这日,林志强和华颖儿又再次登门拜访,但林母就是仵在门口不肯他们进来。“你们怎么又来了??我说了我家芳儿高攀不起你们家!!”

    此时,林家四口人正好在吃晚饭。

    “林女士,我们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来看看芳华这丫头。”华颖儿说着便朝里望,只见林芳华一双琥珀色的眸子也正看向他们这边,当发现他们身后空无一人时,眼里霎时染上了落寞和失望。

    这丫头变得更瘦了,脸色也憔悴了很多,之前她的气色可是一直都很不错的……

    林志强和华颖儿看着日益憔悴的林芳华,心里都是疼得要命。

    “哼……有什么好看的,她都已经把孩子打掉了,所以和你们家已经没有任何干系了!”林母嗤之以鼻道。

    华颖儿和林志强当下脸色就变了,他们几乎同时都用询问的目光望向林芳华,但林芳华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一双眸子蓄满了泪水。

    还是林志强最先反应过来,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不管芳华这丫头肚子里还有没有我们林家的孩子,我们也还是希望你们能原谅我家炫儿的过错,成全这桩婚事。芳华是个好姑娘,我们林家要是娶到这么好的媳妇儿是我们林家三世修来的福分儿,若取不到……只能说这是我家炫儿的命。”

    许久都没有表态的林父一双看似平静的眸子泛起一丝微不可见的波澜。

    林恩华还坐在林芳华身边,桌下的一只手紧紧揪住林芳华的裙摆,似是生怕她会跟着林启炫的父母离开。

    这边三个人正站在门口正僵持着,只见一个九旬老人正被一个年轻男人抚着走上楼梯。

    “爸??您怎么来了??”林志强和华颖儿无比吃惊,望着老人身边的林启炫更是不无责备道:“炫儿你怎么把爷爷都给惊动了??!!还有你的伤势还没痊愈,医生不是还不准你出院吗??!!”

    林启炫本来伤势不大严重,没有伤及内脏,只是皮伤。但林家那个家传的鞭子所带的倒刺生了锈,导致他的伤口发炎,病情也就跟着恶化,有几次他甚至都直接烧晕了过去。还好医生说炎症得以控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苦了林志强和华颖儿K市B市地两边跑来跑去的,尤其在听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即使在昏迷不醒的时候也是不停地喊着林芳华这丫头的名字,让他们更是跑B市跑得很勤。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们倒好都不告诉我一声……要不是悦雅那丫头,我到现在还蒙在鼓里!”林德刚冷淡地瞥了一眼自家的儿子和儿媳妇儿,然后又望向仵在门口的林母,脸上马上变得热情了很多。“想比这位就是亲家母了……”

    “……”林母本来很想啐他一句:谁是你们的亲家!!但毕竟对方是一个看起来快百岁的老人了,她是怎么也冷不下脸来说这句话的。

    此时林启炫哪有心思去理会爷爷和林母,只是焦急地朝里望去。

    “芳儿!!”林启炫激动得难以自抑,这么多日日夜夜以来思念的折磨今天终于让他见到了令自己魂牵梦萦的身影他怎么能不激动??!!

    只是令他伤心不已的是,林芳华只是抿着唇望着他直摇着头,然后几乎是被林恩华半拖半拽着走进了房间。

    林启炫就快忍不住要冲进去之际,手臂被他爷爷轻轻拽住,虽老但依然犀利清明的眸子里写满了警告。他只能眼睁睁地望着房门被关上,眼睁睁地望着林芳华的身影在他眼前消失,他的泪水几乎就要掉了下来。

    “都别站在门口了,进来坐吧。”还是林父过来打圆场,将林德刚迎了进来。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尊老爱幼的传统,一个九旬老人本来腿脚就不方便还辛辛苦苦地爬楼梯,再让他站在门口那么久谁过意得去啊……

    “去倒茶来。”林父走到林母身边吩咐道。

    “我……”林母颇有微词,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去吧。不然显得我们家很没有涵养。”

    林母最后还是跑进厨房泡茶去。当她把茶水端出来后,两家人算是第一次十分正式地坐在一起谈论。

    此时林芳华正坐在林恩华身边教他做功课。

    林启炫给林恩华请的家教自然是被他给辞掉了。

    可林芳华哪有心思教弟弟做功课,此时她整颗心都挂在客厅里,如果没听错,他们似乎是被爸妈请进来了。可是无论她耳朵竖得多长,都只能听到客厅里“嗡嗡嗡”的声音,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她是一点也听不清楚。

    她刚才看见林启炫,他真的瘦了好多,整个人都很憔悴……

    待林芳华回过神的时候,就见林恩华正用一种受伤的眼神望着他,布满血丝的双眼似乎就要哭出来。

    “弟弟,姐姐刚刚……”林芳华一脸惊慌失措,她知道林恩华是最反对她和林启炫在一起的,现在看她为林启炫魂不守舍的模样,一定是又气又难过。

    林恩华一向冲动易干傻事,林芳华为此担心不已,所以自然凡事都是顺着他的。近来他对她看得甚紧,林芳华清醒的时候他都在她身边,还把他的手机给拿了。因此她没有一点机会和林启炫通电话。再加上父母的阻挠,她本连独自一个人走出家里的机会都没有。

    “姐,你是不是觉得累了??那你就去睡吧。”林恩华垂下眼睑,淡淡道。

    “……嗯。”林芳华不忍,鼻子一酸就快要哭出来。

    但在林芳华要开门的时候,林恩华就突然叫住她,说道:“姐,你就在这睡吧。等下我去你房间睡。”

    林芳华没有办法,林恩华对林启炫的排斥和厌恶是这么明显,他甚至连她见他一面都不肯。

    可纵使林芳华多么想和林启炫见面,多么想和他一诉衷肠,也不敢激怒林恩华。她弟弟实在太容易冲动了,把他惹急了那是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林恩华关了房间的灯,将桌上的台灯开了起来,就自己做起了作业。

    林芳华轻轻地抚着依旧平坦的腹部,是的,她并没有把孩子打掉,林母对林启炫的父母撒谎了。

    木讷地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两行清泪自她的眼角流了下来。

    ……

    就在林芳华翻来覆去难以入眠的时候,林父敲了敲房门说道:“芳儿,睡了吗?”

    林芳华下了床出了房间,林恩华也合上书跟了出来。

    一家四口坐在客厅里,气氛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爸,刚才林伯父和林阿姨都说了些什么?”还是林芳华率先打破沉默,忐忑不安地问道。

    “芳儿,他们说了什么不重要,你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林父略显疲惫道:“你已经二十二岁了,你有权利决定自己的终身大事。”

    “爸爸,启炫他以前的确做了一些错事,但他真的对我很好,况且我现在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

    听到林芳华这么说,林恩华还没发作,林母就沉不住气马上大叫道:“我绝对不准你们在一起!!!芳儿,妈虽然一直都很偏袒弟弟,但你也是妈身上掉下的一块,妈绝对不会把自己的亲身女儿交给这种人!!!”

    “妈……”林芳华就快要急哭了,这一个月过去了,母亲的气是一点都没消,她甚至还一直嚷嚷着要她把孩子打掉。若不是有父亲在,她说不定真的会把她拖到医院做人流……

    “姐,我也不准你跟林启炫在一起!!你要是和他在一起,我就死给你看!!!”林恩华也很激动,眼里充满了怨恨的怒火。

    “臭小子你有完没完?!?!”林父突然走过去甩了林恩华一巴掌,脸上写慢了“恨铁不成钢”的气愤和无奈。

    “爸!!”

    “老公!!”

    林芳华和林母赶紧把林恩华护到身后,不知道林父怎么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动起手来。

    林恩华捂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林父。他从小到大因为一直犯错所以被他父亲也揍过几次,可是父亲从来就没有甩过他耳光子。

    “你说说你说说……你说说你才十六岁却都犯了多少错!!!”林父颤着手怒骂道:“小时候那些错我也都不提了,要提估计得说到明天早上也说不完!就说这单单上半年你都做了什么事吧……你和别人打架把刀都拿出来,差点把人给一刀捅死。爸爸赔了一大笔的医疗费和神损失费不说,你还被学校勒令退学了!!若不是林先生,你能再去念书吗??!!嗯??”

    “别说了别说了,这不是都过去了……”林母抹着眼泪鼻涕就要把林父往房间里推。她丈夫说得没错,林恩华从小到大就惹是生非,无恶不作,但有什么办法??谁叫他是她的宝贝儿子啊!!

    “我今天还真的不得不说!!”林父蓦地瞪大双眼,眼里似乎就要喷出火来。“后来你又在光天化日之下扒校长女儿的裙子!!我问你,人家凭什么要告诉你她穿什么颜色的内裤??!!要是有个男的也因为这个理由扒你姐姐的裙子你会怎么样??!!”

    林父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日渐瘦弱的身躯颤抖得似乎就要倒下去。“后来你连更大逆不道的事都给做出来了……诱、奸十四岁未成年少女??!!还对她搞S、M???!!!你***是不是心理变态????!!!!这要换作是别人家的孩子估计你妈都要直嚷嚷‘禽兽’了!!你这该千刀万剐的臭小子!!!若不是那日上庭,我还不知道你私底下干了那么多犯法的勾当……偷窃!抢劫!!勒索小学生!!!你说,人家有没有给你捏造罪行??!!你说啊!!!”

    “爸……”林恩华眼泪哗啦啦地落下,悔恨道:“我知道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我以后会改的……”

    “是啊是啊……恩华他会改过自新的……”林母也是老泪纵横。

    “凭什么你儿子就能改过自新而林先生却不能??!!”林父对着林母就是一吼。“为什么我们能给华儿一个机会却不能给林先生一个机会???!!!就因为华儿是你儿子而他不是????!!!!”

    “我……”林母被林父问得无言以对,只能在那里抹着眼泪。

    林芳华也是百感交集,硕大的泪珠一颗颗滚了下来。

    “你以为华儿的前科真的能消失得无影无踪??有的错误会跟着人一生的,哪怕它已经过去了十年还是二十年!!B市离K市能有多远??说不定哪天你那宝贝儿子的所有罪行就全被人揭露出来了!!”

    “别说了别说了……”林母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为什么你能在那边奢求社会上的人士给你儿子一个机会,而自己却不愿意原谅林先生??!!我看你儿子的罪行跟林先生比起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是……可是他真的会一直对芳儿好吗……”林母紧紧握住林芳华的手,眼泪止不住地落下。这个女儿她实在亏欠太多太多,从小她就把更多的母爱分给了儿子,而她这懂事的女儿不仅毫无怨言也倍加呵护着弟弟,甚至一个人受了那么多的委屈都不敢在家里吱一声。

    “那母**还不知道下的蛋究竟会孵出小**还是会变成煎蛋,那它不是还照样下蛋?!?!”林父反驳道。

    “这哪一样啊……”林母哽咽道。

    “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芳儿都怀了他的孩子,怎么能全身而退??就算把孩子打掉吧……你说说这稍微不小心就会落下话柄,到时候你女儿的名声会被人传成多不堪你知道吗??!!”

    林父说的话正是林母最担心的。她想了好一会儿最后喃喃道:“都听你的都听你的……”

    母亲这边是解决了,可是弟弟呢??

    就在林芳华望向林恩华的时候,林恩华正好从口袋里掏出震动的手机看了屏幕中显示的名字好一会儿,最后终于放到她手上,自己一个人沉默地进了房间。

    林芳华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打过来的,就赶紧按下接通键放在耳畔。“喂……”

    “……”可是电话另一端的人就好像失了声一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喂??启炫……”

    “芳儿……芳儿……”

    “启炫,你哭了???”林芳华听着电话那端明显啜泣的声音问道。

    “没呢!”林启炫吸了吸鼻子。“我感冒了。”

    “你骗人!”

    “真没骗你,不信你出来看。我就在你家门口。”

    林芳华赶紧跑到门口打开门,望着林启炫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哽咽道:“你果然还是骗我了……”

    然后,两人破涕为笑。

    (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写完了,如果可以还会写番外的~~~感谢亲们的一路陪伴~~~么么!!

完结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