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平淡的完美生活 6-10


    6、市A附小 ...

    阳光照下的市A附小在吴晨眼中呈现出了一圈金色的光晕,仿佛在预示着她完美时代的到来。

    “谭校长,您好。”吴爸爸将吴晨直接带到了校长室。这个胖胖的像弥勒佛一样的校长却让吴晨感觉见到了一只胖胖狐狸。

    “吴先生来了啊。吴晨现在的成绩进三年一班是没问题的,你们直接过去报名就行了,我已经和一班班主任打好招呼了。”狐狸校长看着吴晨的眼神让吴晨觉得像一个很久没吃过的狼,眼睛冒着光!

    “恩,那麻烦您了,以后有事情如果需要帮忙随时联系吧。”吴爸爸和狐狸校长在一旁继续客套。不久,吴晨就来到了这个她可能待不到半年时间的三年一班。

    吴爸爸和吴妈妈帮吴晨交完学费,将吴晨带到三年一班班主任陈老师那就拍拍吴晨走人了,刘敏也早被李阿姨带去报名。现在剩下的就该吴晨自己去面对了。

    “各位同学安静一下,今天是我们刚开学的第一天,上午不会上课,等会班干部组织同学把班级卫生清理一下,下午我们正式上课。今年我们班将加入一个新同学,这位同学只有六岁,直接跳级到我们班来了,我希望同学们能够好好照顾照顾这个小妹妹,来吧,吴晨自己来做个自我介绍吧。”

    “各位同学早上好,我叫吴晨,希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能和你们成为很好的朋友,一起努力一起进步。谢谢。”掌声响起~

    “恩,吴晨,你和周宇坐吧,他是我们班的班长,相信他会很好的照顾你的。高京往后窜一个坐,后面的同学依次往后排吧。周宇,你和几个同学去把我们班的新课本都领来。”陈老师安排好这些事,就将班级工作扔给了吴晨的新同桌——三年一班的班长身上。

    “这从小就被压榨劳动力啊~”吴晨暗暗的庆幸自己小,有什么需要费力的事情周班长都很好的替吴晨解决了。

    “班长,我们班的课表你有吗?”吴晨带着甜甜的笑容看着周班长。

    “恩,有的,等会我抄一份给你。”周班长挺严肃的呢~

    “谢谢班长。”

    “你叫吴晨啊,我叫高京,周班长可是我们班成绩最好的同学哦,你能坐他旁边真的很幸运哦。”原来是周班长的老同桌,现在是吴晨后座的高京。一个黑黑的男生。古天乐型,看来是个运动健将啊。可惜还太小,不知道能不能长成古天乐那样的身材··

    “恩,那以后你和班长要好好帮帮我呀,我还没读过小学,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可以吗?”

    “恩,放心吧,我会照顾你的,小妹妹~”(这么小就知道开始叫妹妹了呀,这长大可咋整啊~~教育啊~)

    高京的同桌是一个漂亮的小女生,听说在班里成绩也是前几名,叫陈晨,和吴晨一样的名字,可是看吴晨的眼神却有些不友好。这么小的孩子就开始有这么多的想法了?随便吧,吴晨想到,自己并没有想过在这个班要待多久,适应适应就跳了吧。

    吴晨的小学生活在下午正式开始!

    安静的听老师讲课,三年级才开始真正的接触语文知识,毕竟低年级重在启蒙教育。吴晨坐在第一排的靠窗的位置,这给了吴晨一个很好的出神外在条件。(出神还带外在条件的?)

    窗外是学校的后场,有一些娱乐器具。单杠,滑梯,秋千,乒乓球台,还有几个吴晨叫不出名字的“高个子”,这才应该是小学应配备的设施吧。

    这节课是吴晨班主任陈老师的语文课,吴晨的出神陈老师看到了,想着毕竟是没接受过低年级教育的孩子,上课期间该做的事情都不知道。那就看看她的成绩到底怎样,不能因为走后门就把整个班的水平拉低了。

    “吴晨,把古诗两首给我朗诵一遍。”吴晨听话的站起来,看来走神让老师发现了啊!

    “夜宿山寺李白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登鹳雀楼王之涣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恩,还不错,但是上课要专心听讲啊,不能因为年龄小就走神啊。”吴晨连连点头。

    真是莫名其妙,专心听讲和年龄小有什么关系,这学校还真是奇怪,开学第一天就学诗词,前面的是不学还是后学呢?吴晨无奈的撇撇嘴。

    而这一幕正好让周班长看到了。下课以后周班长语重心长的教导着吴晨,“老师也是担心你跟不上班级,以后有什么不明白就下课问我,但是上课时间就不要走神了,不然陈老师又会念叨你了。”

    “恩,我知道了班长。”

    虽说明白了,但是吴晨还是没有那么听话专心上课。毕竟这课本吴晨已经自学过了,实在没什么可学了。但是她很听话的没有再出神发呆,而是选择在前一个晚上将第二天背诵的英语单词和美文抄在纸上,然后夹在课本里。这样既不会让老师对她有意见更不会让自己觉得浪费时间!当然这个方法只限于语文课。

    在数学课上,老师在上面讲课,吴晨在下面写初中奥数,数学老师虽然也发现过,但是每次叫吴晨回答问题,吴晨都能很快的回答出来。反正也是拓展数学,数学老师也就对吴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至于其他课,吴晨更是毫无顾虑了,都是副科,考试也不考。

    在市A附小,这些副科老师很明智的选择让学生自己安排。而且副科的课程在一周的时间里占用的时间原本就非常的少了。

    在这种学习安排下,吴晨迎来了她小学的第一个期中考试,在期中考试前,吴爸爸又找过谭校长一次,找他的原因自然是为了吴晨的跳级考试。

    至于谭校长为什么第一次见到吴晨得时候就像一只很久没吃的狼呢?因为他知道吴晨会跳级,这种情况只会让市A附小的名声变得更好,而谭校长自然会为这种情况提供必备的条件!

    所以吴晨这次的期中考试的考卷并不是三年级试卷,而是五年级试卷。

    市A附小的考试不是班级单独考试,而是各年级打乱穿考试。一年级和二年级不参与穿考试,三年级混五年级,四年级混六年级,减少学生的作弊可能。

    而吴晨的一班和刘敏的一班是在一个考场的。所以在考试前,吴妈妈又把刘敏留在了自己家。自从那次刘敏在家里住过以后,吴妈妈就在吴晨的衣柜里准备了几套刘敏的衣服,方便刘敏随时来自己家。在刘敏家,刘妈妈自然也做了和吴妈妈一样的准备。

    现在两个孩子的关系是越来越亲密,对于这个变化两家家长当然表示赞同。这个时代的孩子都是独生子女,而这种情况能够让自家孩子学会去照顾别人,成长过程中有人陪伴又有什么不好呢?

    吴妈妈和吴爸爸在去年其实有过给吴晨添加一个弟弟或者妹妹的可能,但是为了能够让孩子得到父母完整的爱,他们将这个可能扼杀在了摇篮里,当然这个“可能”吴爸爸是不会让敏感的吴晨知道的。

    刘敏牵着吴晨的小手走进了五年级的考场。考场分为两个,毕竟120多人不可能在一个考场考试,所以两个年级的前三十名在五年一班,后三十名则在三年一班。

    吴晨作为一个班生本来应该安排在三年一班的,但是因为她是特殊群体,考试的试卷是五年级内容,所以吴晨未来的班主任五年一班的刘老师将吴晨安排在了五年一班的最后一个座。

    为了防止她的考试含有水分,她周围的两个邻座都是三年一班的学生。这一幕看在三年一班同学的眼中就成了老师对吴晨的特殊照顾。毕竟考试是需要两个年级穿坐的,吴晨这样的考试完全就成了不合理。这些学生不会去质疑老师的安排,但是在心里已经对吴晨有了嫌隙。

    小学五年级的考试也只有数学和和语文两门,只是在后面多了二十分的附加题。对于五年一班的学生来说,这样的题也是有一定难度的。语文的作文题目是我的家庭,不限制文体,要求四百个字。

    吴晨不知道小学五年级的水准是怎样的,但是她知道她在这种情况下不能写议论文,因为她不知道这个五年级有没有学过议论。上辈子她似乎也是六年级以后才接触的议论!所以,她选择是记叙,记叙家庭中父母的爱。

    如果是上辈子的吴晨,她对家庭的见解应该会有很多的抱怨,而重生后的吴晨,对家庭对父母只有感恩,感谢他们带给了她深深的爱。

    数学题目最后的附加题一个是作图解答,还有一个则是智力分析。就是前世经常做的那个买**的问题,答案在百度大神中吴晨看过很多遍,所以对吴晨来说真的没有什么难度。

    写完题目后,吴晨仔细检查了一遍,语文她除了作文不能确定分数以外,其他的保证不会扣多少分!而数学吴晨预计在115分左右。这个分数足够吴晨跳级了。

    毕竟双科在110分以上的成绩并不多,想到这里,她将东西都收拾好,准备离开考场回家。吴晨起身时,刘敏正好完成考卷,看到吴晨准备离开,也赶紧收拾好和吴晨一起离去。

    “考的怎么样,难嘛?”刘敏好奇的问吴晨。

    她昨晚才知道吴晨要考的是五年级的试卷。虽说当时很受打击,但是为了她的小妹妹,还是称职的帮她进行了一下系统的复习。毕竟三年级的课程和刘敏他们现在学的完全不一样。

    市A附小从四年级下学期开始就加快进程准备迎接毕业考试。所以刘敏今年开学以后学的并不是五年级第九册课程,而是已经学到了第十册,期中以后就将学十一册。她有些担心吴晨不了解考试范围,所以在考试之前还是帮吴晨梳理了一下考试大纲。

    “还不错,后面的也都做出来了。如果不做出来,岂不是对不起敏姐姐昨晚的悉心教导呀。嘻嘻”

    “那还行,我考试的时候一直担心你不会,担心出来的时候看到你不开心的样子。”

    “放心吧,敏姐姐!以后不要担心这些,对于这些我会自己处理好的。我不希望你到时候因为担心我而影响到你自己。你明白吗?”吴晨严肃的看着刘敏。刘敏被吴晨这幅严肃的样子惊了一下,但是想到她是在担心自己,又很开心的笑了起来。

    “恩,不用担心我,小学的课程我能够很轻松的完成,所以小晨也要对我有信心呀。”

    “恩,好。我知道敏姐姐是最的!”

    在夕阳的照耀下,两个小萝莉牵着小手慢悠悠的走的越来越远,融入了夕阳中~。

    7、未来的小规划 ...

    上小学以后,吴晨每天中午的拉丁课就改到了周末晚上。而日常的钢琴练习则安排到了起床后的一小时,书法围棋练习都安排到了晚上。中药学和二胡练习吴晨已经归结到了兴趣上,毕竟时间只有这么多,人不可能什么都学会,只能选择适当的放弃,有舍~才有得!

    这天回家后,看到爸爸和刘叔叔都在书房里,吴晨和刘敏进去打了招呼就出来了。

    刘敏家和吴晨家是在一个小区里,所以吴晨才能每天和刘敏一起上下课,下课还能一起学习。刘叔叔待在吴晨家的时间不在少数,但是在书房见到他们却是很少见的画面。看来有什么重要的企划了吧~

    吴晨自从认识刘敏以后,就把自己的钢琴课老师换成了刘敏的钢琴老师。刘敏的钢琴老师是H大的音乐系副教授,这个老师其实是刘敏的姑姑。

    刘老师有个女儿唐羽,比刘敏只小了一个月,所以自然而然的也成了吴晨的小姐姐。每个周六早晨刘叔叔或者吴爸爸就会将她们送过去,然后等结束后再把她俩接回来。

    在这段学琴的时间里,刚开始的时候,吴爸爸还会在老师家等着。慢慢的吴爸爸和刘叔叔就走的越来越早,接的越来越晚。直到这几天才知道,原来是刘叔叔和吴爸爸决定在A市看看市场,如果可行就将市场拓展过去。

    这个想法吴晨绝对是支持的。吴晨一直在思考初中到底该去哪个学校,市A中还是省A中。一个是省重点中学一个是国家示范中学。唯一的区别就是省A中在A市,以吴晨的年纪,她很确定吴爸爸和吴妈妈肯定不放心她自己过去。所以吴晨在想怎么能够将这个问题抛给吴爸爸吴妈妈,让他们去做决定。

    由于等待的时间越来越长,吴晨上完钢琴课以后就会去看唐爸爸教学生声乐,久而久之,唐爸爸的学生又多了一个小吴晨。唐爸爸很喜欢吴晨的嗓音,因为嗓子上次的受伤,吴晨的嗓音虽然还没变声,但是已经比别的孩子稍显低沉。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应该能够成为很好的女中音。而女中音在现在的声乐界是一个十足香饽饽。

    “小晨,有没有想过以后去唱歌啊?”唐爸爸问着小吴晨。

    “没有,唱歌这个只是兴趣啊。难道不想唱歌就不能和唐叔叔学音乐了嘛?”吴晨好奇的问唐爸爸。

    “怎么会呢!只是唐叔叔觉得吴晨很适合去唱歌啊,所以唐叔叔就想知道吴晨有没有这种想法呀。那吴晨有想过自己想干什么吗?”其实这个答案让唐爸爸很吃惊。现在的小孩哪个没有明星梦呢,怎么这么小的孩子能这么坚定的拒绝呢?难道是太小了还没明白明星的含义吗?

    唐爸爸的学生有很多,因为唐羽的爷爷也是这一行的老教授,唐爸爸虽然还比较年轻,但是三十多岁的他已经是音乐系的教授了,手下出来的学生很多都踏进了演艺圈,师兄弟中更是人才辈出。

    可惜,唐爸爸到现在最满意的学生除了自己的女儿,就是这个才六岁的吴晨。他知道她是个小天才,可是实在是不想放弃这可能是音乐界明日之星的人呐。

    这个还是慢慢来吧,也许长大后她的想法会改变也不一定吧。

    “我想和爸爸妈妈一样挣很多钱啊,然后环游世界!”吴晨大声的回答了唐爸爸的问题。

    唐爸爸现在认定了吴晨还小,还没明白自己梦想是什么。他真的不能怪吴晨没有明星梦,而是上辈子的吴晨已经把这个梦看清了。所以,这辈子艺术只成为了吴晨培养气质的工具,她不准备再将自己放到艺术生中去接受考验~

    每次吴晨上完声乐课,刘敏的钢琴课也就结束了。接下来就是三个小姑娘捣鼓小孩子玩意的时间了。

    三个人屁颠屁颠的跑进唐羽的房间。玩玩娃娃,看看明星照片,再分享分享小孩子的情书,当然只是那两人的,如果现在有人给吴晨写情书,吴晨会觉得那人绝对属于心理不健康型!

    到家后,吴爸爸又去刘敏家找刘叔叔了。每次他俩从A市回家后都会去对方家汇报情况,按照这时间来看,刘叔叔的超市应该也要开业了呀,不可能因为吴晨这蝴蝶翅膀轻轻一扇把这给扇没了吧?!自从吴晨意识到这点以后,每次吴爸爸带吴晨去买东西吃的时候,吴晨就会提出让吴爸爸自己开一家大超市,方便吴晨去拿东西吃。

    现在吴晨的周末时间,除了周六去A市学习钢琴和声乐以外,晚上的时候吴晨还要去学拉丁,周日的早上吴晨有英语课,吴晨的英语在将语法都巩固以后,在这个学期开学时已经换成了剑桥。

    她决定早日将英语拿在手中,再学个二外甚至三外。这可是以后环游世界所必备的基础条件!下午吴晨还在学习武术,因为骨架还没固定,吴晨担心学武术会把骨架变得壮,所以学完武术后接着就上拉丁,回家后自己练习瑜伽,以确保自己的身材能够健康修长!

    假期过后,期中成绩也出来了。吴晨以语文115和数学118的成绩成功位列五年级第二的位置。第一的成绩是刘敏,以一分之差位列第一。

    这个成绩让吴晨很满意,不做第一,不想成为出头鸟,那个位置太显眼。那就做第二吧,但是不想二太久,还是在第二和第三之间晃悠吧。

    自此,吴晨开始了每天跟在刘敏身后晃悠的日子。

    刘敏班级的学生基本上都早已认识吴晨,毕竟这个学期以来吴晨的上下学都是跟着刘敏。刘敏去什么地方玩也会适时的带上吴晨,所以在吴晨这个哥哥那个姐姐的称呼下,吴晨顺利的把五年一班一众学生收入囊中~(收入囊中干嘛呀?不知道,先收着吧~)

    吴晨的拉丁舞伴也是这个班的学生,叫刘晗,是个挺干净的小孩。吴晨没想过要对他进行正太养成,这个身体还太小,要养成也等找到更好的再养成!

    由于吴晨的身高和成绩,顺利的坐到了第一排,旁边不是刘敏,刘敏坐在吴晨的后面。而吴晨的同桌也算是一个熟人吧,不是和她熟,而是和她弟弟熟。吴晨现在的同桌叫高北,是高京的姐姐。这家长把名字取的真个,高BJ~!

    第十册的课程吴晨也已经都学过了,她依然做着她上个月做的事,上语文课学英语,上数学课写奥数,只是在副科的课上开始研究初中物理化学和生物地理。初中的政治并不需要考试,而且考试也是开卷,所以吴晨还果断的把这一科给pass掉了。

    吴晨不习惯把作业拿回家解决。每当老师布置当天作业的时候,她就会选择在课间将那些作业做完,回家后才能练书法和围棋。更何况,吴爸爸和吴妈妈已经越来越忙了,只能在晚上吃饭前才能回来!吴晨不愿意家里有别人,所以吴妈妈到现在也没有请保姆,做饭和卫生都是自己亲自动手。

    吴妈妈一直觉得吴宝宝太懂事了,几乎都不用她干什么,对吴宝宝不愿意要保姆这个问题上,吴妈妈觉得吴宝宝终于有些任的表现了,所以她很乐意为吴宝宝做到这些。宝宝不喜欢那就不要,这是吴妈妈一直都认同的宗旨。

    两个月的时间过的很快,吴晨过完六岁生日以后就是元旦节,吴晨的生日是平安夜,当然现在的平安夜没有后来那么疯狂,这个晚上,吴晨只是在家请了班里的几个好朋友。

    吴晨生日后不久就是元旦,元旦假期结束就到了期末考试的时间。这次的期末考试吴晨见到了分别了两个月的高京和周班长。还有高京那个小孔雀同桌。吴晨连她的名字都给忘了,毕竟没什么交集,多说也无益。

    考试的内容还挺简单,语文卷子吴晨每个题目都仔细的审题,然后很快的写上答案。就是在作文上,吴晨还是思考了很久,还是写记叙吧~虽然开始讲议论文了,但是吴晨担心自己议论会让阅卷老师觉得不像小学生。

    数学依然是那几个公式,吴晨答得很顺手,最后的附加题是九格,不难,只是简单的15而已,答案就是上二九四,中七五三,下六一八。

    填完答案仔细检查一遍,拍拍屁股准备走人~考试的结果吴晨不用担心,到时候再来看就好。现在该想想怎么和吴爸爸谈初中的问题了!

    场景:晚餐时分的餐桌

    吴爸爸:宝宝,现在课程觉得难吗?有压力吗?

    吴宝宝:挺好,压力倒还没感觉到。就是一天时间太少!

    吴妈妈:如果觉得累就好好休息,我们也不需要你这样勉强自己。

    吴宝宝:不是,是觉得一天能用的时间太少,现在我才复习到初一,如果想更轻松点,就想学的更多点。而且练钢琴舞蹈的时间也太少了。

    吴爸爸和吴妈妈相对无语。

    吴爸爸:宝宝前段时间不是说想要方便去买吃东西嘛?爸爸和刘叔叔准备一起开一个超市,元旦就开张了,以后你想要什么就直接拿购物卡去刷就行了。过两天我带你过去看看,就在学校到家的必经路上。

    这时候轮到吴宝宝无语了,爸爸这一下把超市总店的地址都给改了啊!在市中心路段开一间超市?这女儿控的吴爸爸是为了挣钱还是为了吴宝宝呀?

    吴宝宝:恩,知道了。爸爸,我想初中报省A中,你觉得怎样?

    这句话又让吴爸爸和吴妈妈相对无语了一次。

    吴妈妈:宝宝啊,怎么想起去那个学校了呢?我们知道那个学校很好,但是你现在才刚满六岁,你小学毕业还没有八岁,我们怎么放心让你去A市呢?住校的话营养会跟不上的,所以先在市A中读怎么样?等爸爸那边工作稳定了,再转过去好吗?

    吴爸爸:宝宝想去好学校我和妈妈都同意,但是你还太小,我们实在不放心。明年才要填志愿对吗?那等一年之后我们再来决定这件事好吗?

    吴宝宝:哦,那就这样吧。我先去练舞了~

    讨论结束,吴宝宝将自己初中的决定权抛给了吴爸爸,剩下的就由吴爸爸去决定吧。

    8、遇见 ...

    假期的生活吴晨并没有让自己放假。早晨读读英语,上午练练钢琴,下午练习书法和围棋,该上课的时候上课,没课的时候自己给自己上课。

    刘敏的这个假期去了A市,去陪陪家里的老人。所以假期只有吴晨一个人,虽然那些朋友也叫过吴晨出去,但是吴晨却没有和刘敏她们在一起的那种激情。

    每个周末去A市学钢琴的日子,吴晨就当顺便给自己放放假。周六,吴晨也不会赶回来,而是和刘敏一起住在刘敏爷爷家。

    刘敏的爷爷是个老革命家,是H省驻军部队的老师长。现在虽然退了下来,但依然住在部队里。刘是个很温柔的。刘敏给吴晨的感觉很像刘,都是温温的~笑的好温暖。

    刘很喜欢吴晨,在这个小娃娃身上有种成年人身上都难有的气质,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去探索、靠近。刘爷爷也很喜欢吴晨,原因当然是吴晨研究了两年的围棋。

    刘爷爷的围棋当然不是吴晨能够比的,阅历在那放着,不过和刘爷爷每次厮杀过后,吴晨就会有一定的进步。而刘爷爷也发现了这个小姑娘那股不服输的神,以及对刘爷爷的态度都让刘爷爷很满意。她并不像别人那样特别害怕他,但是确是由内而发的一种尊敬,让刘爷爷很是受用。

    而就在这个假期里,吴晨碰到了这辈子注定逃不过的网~

    这个周末,吴晨照常去上钢琴课。吴爸爸将吴晨送到H大教师家属院前,因为已经走过很多次,吴爸爸并不担心吴晨会走丢。刘老师家在家属院靠里面的住宅楼,吴晨挎着一个小包慢慢的走着。

    小吴晨今天穿着一件粉紫色的长款羽绒服,带着一个公主帽,穿着一双白色的靴子,挎着一个白色的小包包,一米多的小人在冬天萧条的景色里成为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她在看冬日的风景,却不知她自己也成为了别人眼中的一道独特风景。

    直到婚后的吴晨还一直在问欧阳轩是不是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看上了自己!而她不知道的是,其实欧阳轩早在那个午后就已经把她放在了记忆中。

    “以后每周五你就直接来我家吧。也在问你今天什么时候到,以后周末就在A市陪我吧,不然你每次周末中午才过来,人家想见你又找不到你人~”刘敏一脸的不高兴。只有对着吴晨的时候刘敏才会表现出这种真实的表情,在别人面前,刘敏一直都是一个温婉腼腆的女孩,而吴晨却知道,那只是她的一面。

    “这个以后再说吧,马上就要过年了,去刘家我怕到时候添麻烦。先不说这些,我先去上课,等会我们三个一起出去玩吧。”吴晨对她俩笑笑就进去上课了。刘老师已经坐在那等吴晨了。

    “小晨,你的钢琴水平已经足够考八级了,今年就去把证书考了吧。”刘老师对坐在钢琴前的吴晨说到。

    “恩,知道了老师。等过完年以后我就让妈妈陪我去考。”

    吴晨的钢琴水平在前世也只考到八级,毕竟这个水准不是说有证书才能表现出来!现在吴晨的手指还比较短,对键盘的控制力还有些欠缺,考个八级也还不错。至于十级考不考都无所谓了,前面也说了艺术只是为了对气质的培养,那么有个八级的证书吴晨认为也就足够了。

    上完这周的课,再过一个星期就要过年了。在刘敏的强烈要求下,吴晨在下个星期上课前很听话的在星期五就住进了刘家。吴爸爸也顺道提前跟刘爷爷和刘拜年了,毕竟过年后,刘爷爷这个院子也不是随便就能过来拜年的。

    也就是在这个星期,吴晨在刘老师这见到了欧阳轩!

    这天,吴晨和刘敏结伴去刘老师家上课,在上楼的时候,见到一个阿姨带着一个男孩从另一个方向先一步进入了楼梯间。 刘老师家在三楼,还未上到三楼吴晨就发现门口站着刚才在楼下遇见的阿姨和小孩。

    原来也是来这学钢琴的呀~看样子应该也有十岁了吧。

    吴晨和刘敏和刘老师打过招呼后就去唐羽的卧室等刘老师上课。吴晨在路过的那一瞬间发现这个男孩长的挺面瘫的,缺少了正常孩子应该有的笑容,感觉比原来的周班长程度还要深。

    “这是谁呀?也是来找姑姑上课的人吗?”

    “那个是王阿姨,和妈妈一样是H大的老师,法律系的,现在也是副教授了吧~她想让她儿子来我们家学小提琴,但是现在爸爸不在家,就先带来和妈妈上上钢琴课。那个男孩叫欧阳轩,是我的同学,成绩比我还好,每次成绩出来,妈妈总是要拿我和他比,让我特别有压力!”就这几句话,把刘敏和吴晨所要的信息都概括了。

    “小样,知道的挺详细的呀,有什么其他的要说的没?”吴晨色迷迷的看着唐羽。

    唐羽对吴晨说的话有些不理解,但是看到吴晨的表情突然一下明白过来。撇撇嘴说“切,小孩懂什么!看他那表情,谁敢有什么想法呀,还没做什么就被冻感冒了。”这些五六年级的小孩,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就能想明白这些?看样子在更多的情况下情商和智商还是能成正比的呀~!吴晨想想笑了。

    “出来上课吧~”刘老师轻轻敲了敲卧室房门。

    “好的,来了。”

    “这是欧阳轩,今天和你们一起上课。吴晨先来一遍你准备的作业吧~”刘老师对吴晨的学习属于放任型,毕竟一周只有一次课,只能安排作业让吴晨自己练习。至于她有没有听话练习,只要检查作业当然就能够发现。

    坐到钢琴前那一瞬间,吴晨就给人一种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了,那种由内而外的气质,让人绝对不能忽视。伴随这命运交响曲的跌宕旋律,欧阳轩觉得那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深。

    在弹奏的时候,虽说吴晨非常的投入,但是那一道注视的异样眼光吴晨还是清楚的感觉到了,当然也知道是谁的眼神。太没礼貌了,就算本姑娘弹的再好你一个男生也不能这样看着一个女孩吧,这眼神也太具有侵略了。无视无视~

    听完老师的指点,再教了一首新曲后,吴晨在旁边的凳子上坐着。离开钢琴座位以后,那道目光就消失了!

    “呼~”吴晨沉沉的呼出一口气,这种注视让人太有压力了!难道以后每次上课都要这样吗?吴晨不愿多想,毕竟别人没对你做什么,关注你的学习又能有什么错呢~也许下次唐叔叔回来以后他就不会一起学了。吴晨默默的说服自己,自己努力就好!

    吴晨的新年是去G省过的,在腊月二十八乘机飞到G省Z市。

    Z市是一个沿海的城市,干净的城市街道,路上随处可见白皮肤黑皮肤的人。这就是沿海发达城市和内陆城市的区别。

    沿海城市遭受的外来文化侵略更早更多,发展的水平相比内陆来说更接近世界。吴晨一直想让父母去A市发展就是看到文化与世界接轨的原因,毕竟这两年不努力发展,后面的发展将会慢慢越来越难!

    G省吴晨来过很多次,但是都没仔细逛过,都是公司出差才会到这,也许在空中的时间比在地上的时间还要多一些。

    姑父开着车来机场接吴爸爸三人,爷爷还有姑父的父母姐妹都到Z市来了,小姑并没过来,毕竟过年还是得去婆家过。

    97年的新年应该说是一个旅游年,人太多不能住家里只能住在院旁的宾馆里。然后白天出去旅游,逛逛这看看那,就差出境了!97年香港回归,现在出去还不是太方便,吴晨决定明年七一以后就来看看这个购物天堂,吴晨决定让吴妈妈陪着她一起去疯狂疯狂。

    本来想去G省的股市看看,但是想到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虽然知道这次危机对我国经济没什么影响,可吴晨还是决定继续观望观望,因为她记得在97年和98年有几个后来的大型公司建立并上市,现在的股票她也不熟悉,而熟悉的股价肯定也不低了。

    这两年来,吴晨已经小有积蓄,但这些积蓄假如能多买几股,能挣的更多,谁也会明白该怎么选择的不是嘛。

    过了大年初六,吴爸爸的公司新年休息过后开始营业。吴爸爸和刘叔叔今年开业的那间超市在过年就一直在营业中,大年初六,吴爸爸和刘叔叔需要去超市给员工发新年红包,而吴妈妈也需要去公司,所以吴晨在初四就和爸爸妈妈回家了。而初五的时候去给外公拜年。

    各行各业恢复工作后的第一个周末,吴爸爸送吴晨去了刘老师家。吴爸爸让吴晨给刘老师带了些G省的特产过去,毕竟两家都很熟悉,太贵重的东西则显得疏离。

    “小晨,我好想你,想我没啊?”刘敏在见到吴晨的瞬间就抱着吴晨,小脸蹭着吴晨的头发。呵呵,可爱的敏敏。

    “想了,好想好想~”

    “我呢,我呢?你别霸占小晨,还有我呢~!”唐羽在旁边拽着刘敏。

    “我也想你。”吴晨转身投入了唐羽的怀抱。

    女孩们之间的感情,这样就能够看出,很多话并不需要说出口。

    但是,吴晨以为不会见到的那个人又出现了,而且还是和她们一起上钢琴课~“他不是要学小提琴嘛?怎么还在这呢?”吴晨很好奇的看着欧阳轩问唐羽。

    “他准备两个都学,现在学钢琴,等会再去学小提琴。”唐羽和吴晨说着悄悄话。

    既然这样,吴晨也没话说了。而欧阳轩也没有再用那种异样的眼光看向吴晨了。

    一个成年人总不能和一个小孩较劲呀,我就大度点吧!哼!却没有发现,她面对欧阳轩的态度与其他人相比变得幼稚了许多。

    9、兜兜转转 ...

    新学期开学了!

    吴晨穿着新衣服,背着新书包晃晃悠悠的晃到了学校。自从见过欧阳轩以后,她就下意识间会将他和她的梦中情人网王手冢相比,一样的冰山面瘫!

    她,有机会看到冰山融化之下的笑容吗?

    “小晨,想什么呢?”到教室后的吴晨还在想网王是什么时候引进的,05年?06年?总之,还有十来年吧!

    “没什么啊,在想昨晚看的美少女呢~你看了吗?”

    “你们说的是美少女呢,我也看了,好好看,月野兔好可爱~”

    “我喜欢水星亚美,好温柔~”

    “你们不觉得小卫很帅吗?”

    “···”

    “···”

    吴晨的一句话成功的引起了各个方向女生的积极响应~

    “好了,同学们安静一下。”不知什么时候刘老师已经站在了讲台上。

    “看来又有什么比赛了,每次他这个时候来都是这种事~”高北悄悄地告诉吴晨。

    老师的话很快的印证了高北的猜想。

    “马上就要开始全省小学生奥数竞赛了!这次的初赛考点就设在我们学校,学校要求我们班派三个人出赛,你们谁想参加就去刘敏那儿报名。如果人数太多,就按上学期期末数学成绩来筛选。这一次的比赛奖励很吸引人,获得全市前三名的同学就可直接进入市A中就读,而省前三名的同学初中就读当然不用多想,还可以另外获得奖金奖励,至于奖金有多少就只有你们自己到时候去看了。好了,就这样!刘敏啊,在中午放学前将名单交给我啊。还有你们,安静点,马上就上课了,还不预习一下等会上课的内容吗?”说着走出了教室。

    老师出去后,吴晨本以为全班会因为这个消息闹开了,可奇怪的是,教室的人开始各干各的,和往常一样开始预习上课的内容。

    “为什么现在没人去刘敏那报名呢?”吴晨好奇的问着同桌。

    “等着吧,现在还早呢,一个个都在那儿想自己去年的考试成绩结果,考虑去的可能呢~”

    “一般会在什么时候开始啊?”

    “马上!”

    “刘敏,我去。”过来的是吴晨班的数学委员,数学成绩很不错,脸上一副大框的眼睛,一眼望去就知道是个学者型的人。看看他的头发,这以后会秃顶吗?吴晨想到这个问题,一个人在那偷偷的乐了。

    “你还真神了,理解太透彻了!”吴晨对高北竖起了大拇指。

    “那当然。每次都是这个结果,慢慢你就习惯了!”

    “晨晨,报名吗?”刘敏问吴晨。

    “你去吗?”

    “如果你去我就去吧,你不去我也无所谓,毕竟市A中对我们来说也不是什么难题。”

    “吴晨,你还是不要报这个了!昨天妈妈告诉我,拉丁老师的意思是让我们俩今年去参加青少年拉丁比赛,可能时间会碰到一起。”说话的是刘晗,也就是吴晨的拉丁舞伴。

    “我不知道呢,那就不去了吧。老师说了什么时间吗?算了,周末去问问老师吧。”

    “真的,晨晨要去参加拉丁比赛?那到时候我可以去看吗?”刘敏激动的问吴晨。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老师还没告诉我这件事呢,等我确定以后就告诉你好吗?”

    “恩恩,我要去,一定要去!”

    吴晨想了想,“可能初赛不太可能,毕竟参加的人多。复赛还是有可能的!至于决赛应该要去A市,要上课你怎么去呢?”

    “这样说复赛还是能看到的不是吗?”

    “应该吧,现在还不一定我就能进复赛不是吗?”

    “吴晨,你怎么能这么没自信呢,跳舞不好你们老师怎么可能推荐你去呢?刘晗的水平我们都是知道的,你是他的舞伴肯定也很好。我们就准备去看你的比赛了呀!”高北就此将这个话题给出了答案。怎么就对我这么有信心呢?!

    最后刘敏被老班要求必须参加奥数比赛,毕竟这个成绩她们自己不在乎,学校还是在乎的,添加一个成绩更好的学生就能个更添一份保障不是。

    这个周末开始,吴晨和刘晗练习的舞步变成了为比赛准备的舞曲舞步。

    拉丁初赛的场地设在了青少年,比赛的这天,吴晨的陪考人是吴妈妈。天蒙蒙亮的时候,吴妈妈就把吴晨叫了起来,开始鼓弄吴晨的头发。吴妈妈准备不借他人之手亲自给吴宝宝上妆!

    弄好之后离开始的时间也就差不多了,吴爸爸开车将吴妈妈和吴宝宝送到青少年就准备去A市。

    “宝宝今天要好好努力啊,爸爸等宝宝的好消息啊~!”

    “恩,去A市的时候爸爸也要送我过去哦!”

    “好,爸爸等宝宝去A市的时候就陪宝宝去比赛!所以宝宝要加油啊!”

    “爸爸也要加油啊!”

    吴晨和刘晗的水平在少年组中算是非常出众的,顺利的通过初赛,顺利的进入复赛,复赛的时间是周日,地点在H市电视台。复赛前吴晨还特意让爸爸送了几张入场券给刘敏,让刘敏和同学一起过来。

    吴晨的拉丁老师是其中的一个评委。杰出的选手,评委的亲传弟子,吴晨和刘晗顺利进入决赛!决赛地点设在A市电视台,整场比赛将会全程直播。

    决赛是时间是周五,全省十个市级第一名汇聚到了A市,吴爸爸和吴妈妈在比赛前一天将吴晨带到了A市。由于这两周的比赛致使吴晨的钢琴课已经两周没有去过,吴晨想起钢琴课的时候就会顺带的想起那个冰山面瘫,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去参加奥数比赛了。

    吴晨的老师并没过来,刘晗是由刘妈妈陪同过来的,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

    抽签抽到四号,开场后很快就轮到吴晨和刘晗了。

    “紧张吗?”刘晗问吴晨。吴晨对于这种场景说一点不紧张那肯定是假的,不论多大的明星站在台上的一瞬间都会感到紧张,又何况吴晨呢!

    “有点。你呢?不紧张吗?”

    “紧张当然会有点,但是我习惯把观众都当做熟人,如果是在熟人面前表演那就没什么不好意思了。”刘晗自信的笑了笑。

    吴晨发现自己的这个搭档长的还真挺不错,特别是在这么自信的时候。吴晨随意的笑了笑,而这个笑容把刘晗给看呆了!吴晨看到刘晗的表情笑的更开心了。

    “别发呆了,轮到我们了!加油!”吴晨轻拍着将刘晗从呆滞的状态解救过来。

    “哦~!恩,加油!”

    吴晨和刘晗的合舞得到了在场观众的一致掌声,成绩也没有多大的悬念,只是,丢了第一屈居了第二!不是吴晨和刘晗的水准比别人低,而是别人在难度上比吴晨的舞曲要高了一点,就在这一点上使吴晨他们错失了冠军。但五年级能够拿到第二,以吴晨还不到七岁的成绩来看,这个成绩足以傲人了!

    这次拿冠军的组合就是六年级的学生,身高比吴晨他们要高上许多,在长个子的时候,一年的差异能够很大!如果吴晨年纪能够大点,吴晨明年或许还能和刘晗组合一起来拿回这个冠军,但是吴晨还小,而刘晗今年开始已经在明显的快速长个儿,这让吴晨和刘晗的这个组合可能即将面临解散。

    在吴晨比完以后,吴爸爸就有事需要先走!本来吴妈妈不愿意和爸爸一起过去,担心吴晨在A市会迷路。但是吴晨一再保证自己肯定能够回到宾馆,吴妈妈才同意和吴爸爸一起过去。为什么吴晨一定要吴妈妈和吴爸爸一起过去呢?这就要从开学前说起了~

    开学前的一天,吴晨钢琴课后回家,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了。而这天是刘叔叔顺便将吴晨带回家的。可是到家以后只看到妈妈一个人在家,睡觉时还是进了吴晨的卧室!吴晨这就感觉奇怪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吴妈妈在吴晨重生以后就没有和她一起睡过,那今晚是怎么了?

    “妈妈,怎么了吗?你今晚要和我一起睡吗?”妈妈看了吴晨很久,问了一句让吴晨弄不清含义的话,

    “晨晨,每次爸爸送你去上课以后都在干什么啊?”

    吴晨觉得莫名其妙,家里人都知道吴爸爸现在在往A市拓展,送她去上课以后也都会出去忙,然后再接她回来。妈妈现在这样问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啊,应该就是去忙工作上的事吧!怎么了吗?”

    “那没什么了,早点睡吧。”

    “哦。那妈妈,晚安。”

    第二天,妈妈没有回来。爸爸回来给吴晨做好晚饭后,妈妈打来电话告诉吴晨今晚不回来了,在大姨家住。没有说原因,只是告诉了这个结果。

    那这又是哪一出?

    “爸爸,妈妈说今晚不回来了。”吴晨放下电话告诉吴爸爸。

    “恩,知道了,吃饭吧。”

    今天晚上的晚餐吃的吴晨有些消化不良,实在是忍不住了!

    “到底怎么了?”吴爸爸被吴晨的一句话问愣了。然后无奈的笑了。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吴爸爸想要给吴妈妈一个惊喜,毕竟马上就要到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了。吴晨早有想法去省A中读初中,虽说现在工作重心没办法转移过去,但是可以在那边买一套房子,方便两边居住。

    而就在这上面出问题了,吴妈妈有一天发现了吴爸爸钥匙扣上的这个钥匙,钥匙是新型防盗门的钥匙,和家里的钥匙完全不一样!吴妈妈就问吴爸爸这是哪的钥匙,吴爸爸当然坚持不开口,否则到时候怎么给吴妈妈一个惊喜呢。

    而就在争论的时候,吴爸爸接到装修公司打来的电话,说吴爸爸要求的东西有些材料解决不了,吴爸爸为了不让吴妈妈听到,就出门去打了个电话。吴妈妈没有听到电话里说的是什么,但是却听出了是个女人的声音!

    就为了这个误会,让吴妈妈又提出了两年没有提过的话题。她问吴爸爸是不是有钱了就想找别的女人了?是想离婚了吗?!

    这个问题让吴爸爸哭笑不得,只好一直保证绝对没有这事!可是吴妈妈怎么可能相信,只是一直生气,想等吴爸爸的解释。可现在房子还没装修完成,吴爸爸也不能给吴妈妈答案,两人就一直僵持着,直到出现今天这个状况!

    吴晨知道这个答案以后,顿时觉得无语了。本来认为家庭肯定不会出问题,对他俩能够很放心了,可这是什么事?妈妈离家出走?还是因为这莫名其妙的误会?

    算了,还是吴晨出马吧!吴爸爸在处理吴妈妈的问题上就会变得特别的呆~说了这么多,简而言之就是,吴妈妈因为吴爸爸那所谓的惊喜,产生了一个美丽误会!

    所以在吴晨今天比赛的时候吴爸爸就决定带吴妈妈过去看看,这个时候吴晨当然会选择不去当这个大号的电灯泡。身上带着钱,带着爸爸的电话号,还有宾馆名甚至新家的地址。吴爸爸对吴宝宝在平时是很不放心的,可是今天却异常的相信吴晨。

    吴晨想到这样的爸妈就觉得开心!从台里出来,吴晨决定去市区逛逛。现在的电视台还是老电视台还没有搬迁,离市区并不远。虽然吴晨对这样的A市并不熟悉,但是应该不至于走丢吧!

    想完这些事,吴晨抬起头发现,她似乎好像可能已经迷路了!

    她沿着大马路往回走,然后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了电视台门前。在她思考该往哪个方向走的时候,小手突然被人牵上了。吴晨下意识的想把那只手甩开,可是回头发现,竟然是~他!

    10、大手牵小手 ...

    吴晨想了很久都没明白怎么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

    就在半个小时前,吴晨回到电视台门前正思考着要往哪个方向走,还没决定好的时候就被人拉住了手。

    而拉住她的那个人还是许久不见的冰山面瘫欧阳轩!

    “怎么在这里?”

    “啊?什么?”吴晨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父母呢?怎么把你一个人放在这里?”

    欧阳轩是听刘老师说,吴晨今天上午在电视台有比赛所以特意过来看的。吴晨上场前他已经在场下看见了吴晨和她的父母,但并没有过去打招呼。

    其实他并没有想过要让她知道他今天有来过!恩,没有什么原因,仅仅是小孩子的一种心理作祟。

    可是,从电视台出来的欧阳轩就发现吴晨一个人迷茫的在电视台门口张望,这让欧阳轩心中突然冒出一股莫名的火,她的父母呢?

    “他们有事先走了,我等会自己会宾馆。怎么了吗?”吴晨怯怯的问欧阳轩。他这个样子让她感到一阵心虚。

    “他们怎么能放心让你一个人在这呢?一个六岁多的小孩一个人,怎么能让人放心呢!”欧阳轩越想越火大。她的父母怎么能这样!

    “这又怎么了?我能够自己回去为什么要耽误父母的时间,再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欧阳轩的话让吴晨也有了脾气,凭什么自己要让他这样说,虽然吴晨对欧阳轩这个样子有些害怕。

    “和我有什么关系?就算没什么关系,你父母也不能把你一个小孩放在这不管吧!还让你自己回去?你能行吗?”吴晨的一句话让欧阳轩火更大了,还问和他有什么关系?没什么关系就不能管她了吗?可是欧阳轩越火大越冷静,却又因为是吴晨而毫无办法!

    “有什么不行!小瞧我!我就自己回去给你看看!”吴晨扬起头,雄赳赳的选了一个方向就走了。竟然看不起自己?哼!等着看吧!

    可是,这是哪?吴晨要去的是市中心,可是转了一圈又转回了电视台门前。

    “好了,说吧,要去哪?我送你过去!”欧阳轩无奈的看着这个小丫头,宠溺的问着她。

    吴晨委屈的看着他“就是因为你,不然我肯定早就到了!我想去市区玩~!”

    “走吧,这边。”说着拉上吴晨的手牵着她沿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两人越走越远,阳光将两人的影子拉得越来越长。

    两个人走到市区的时候已经中午了,欧阳轩决定先带吴晨去吃午饭再带她去玩。

    “中午想吃什么?”欧阳轩问吴晨。

    “不知道,有什么好吃的吗?”

    “吃面行吗?前面有家出名的筒子骨汤面,好吗?”

    “恩,你决定就好。”

    吴晨到现在都没明白,她的旧地重游怎么就变成和欧阳轩一起逛街了?他怎么会出现在电视台门口呢?

    “你怎么会从电视台出来呢?”吴晨好奇的问欧阳轩。

    “过去有些事情。怎么了吗?”

    “没怎么,只是想问问。”接着又是一阵沉默,而吴晨的手还被欧阳轩牵着。

    其实吴晨觉得这样的感觉也不坏,就像多了一个保护自己的哥哥。

    “欧阳哥哥,以后这样叫你好吗?”

    “可以,随便你怎么叫都行。”吴晨觉得自己看错了,她竟然看到欧阳轩的嘴角微微的往上翘了?弧度越来越大!他,笑了?!

    呵呵,吴晨看到这一幕觉得非常的有成就感。

    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

    “到了,进去吧。”欧阳轩很绅士的将门拉开让吴晨进到店内。

    “老板,来两份筒子骨汤面。”

    这个面比几年后的面分量多了很多,而且价格便宜了一半!现在这个时代还真好,东西比以后干净健康,价格还比以后实惠!就像欧阳轩这么小男生请女生出来玩也不用像以后那样每次要带很多羊羊才能好意思带女生出来一次。

    吴晨记得上一辈子上小学的时候,在她十岁的儿童节和同学一起去游乐园,带五十块钱可以玩一整天。可是再过了几年,五十块钱就本不顶什么用,游乐园的一个项目就得十几块!那时候的消费何止翻了一番,可惜工资却没跟着物价一起上涨!

    吴晨的小身板不可能吃下这么多的面,只吃了一小部分就抬头看着欧阳轩吃。欧阳轩吃的特别安静,慢条斯理地吃。看着他吃东西,吴晨都觉得是一种享受。吴晨意识到了自己的这种想法,赶紧摇摇头,她怎么能变成花痴般的女人呢?

    欧阳轩虽然在吃面并没有抬头看吴晨,但是吴晨看他的目光他还是感觉到了,看着她呆呆的看着自己吃面的样子,再看着她摇头晃脑的样子,觉得心情格外好。就像刚才牵她手时的心情一样~。

    今天阳光灿烂,今天多云转晴!呵呵~

    欧阳轩买单后又牵上了吴晨的手,吴晨想不着痕迹的将手拿出来,可是欧阳轩紧紧的拽着她的手让吴晨无计可施。

    “接下来想去哪?”

    “我们去游乐场吧?好吗?”

    看着吴晨那样的表情,欧阳轩无意识的点了点头。无论她去哪,只要她让他陪她去,那么,去哪都行!

    吴晨拉着欧阳轩直奔跳舞机。

    跳舞机是今年才开始兴起的。欧阳轩去前台买游戏币,吴晨站在跳舞毯上等着欧阳轩过来。她决定把他拉上贼船,她要他和她一起跳!

    欧阳轩还没意识到吴晨对他的算计,也许即使他知道了也还是会同意的。现在他对吴晨属于一种朦朦胧胧的感情,普通的孩子一般也是十一、二岁产生这种异样的感觉,而好学生欧阳轩则能够分析自己这种感情,然后再据自己的心理做出适时的调整,这就是不同的人面对初恋的方法。而欧阳轩现在将这份感情定义为对守护!

    吴晨看到欧阳轩后就一直对欧阳轩招手,直到欧阳轩走到她的面前。

    “欧阳哥哥,一起跳吧。”

    “呵呵,好。”欧阳轩明白了吴晨的想法,但是这又有什么不能满足的呢~!

    吴晨本以为欧阳轩会拒绝,认为这种好学生应该是不会玩这东西的。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欧阳轩连这个东西都能够玩的很好?她玩的好是因为她原来就玩过,而且原来的舞蹈基础让她能够随时更换舞步,那欧阳轩这么厉害又是为什么?难到他是全才?全才!

    周围的人聚的越来越多,两人都以满分结束了这场比拼。吴晨看着欧阳轩无奈的笑笑。这也太失败了!无趣!

    这时她才发现,欧阳轩今天穿的是一条时尚的吊档裤,一件白色T恤,衬托着一米六多的欧阳轩格外的耀眼。吴晨发现她的心不争气的快速跳动了几下!呵呵,太丢人了,被一个十一岁的小屁孩电到了!不能让别人知道,千万不能!

    正当吴晨和欧阳轩对视笑着的时候,不和谐的声音夹入了他们之间。两人都不满的皱了皱眉。

    “小丫头跳的不错呀,和我们比比吧~”说话的是一个长着桃花眼的小胖子。其实也不是特别胖,但是在这几个一米六多的人中间,以这个身高看上去有个120来斤,确实很显眼!

    “你是谁?你说比就比?”吴晨不满的看着胖子,说完准备拉着欧阳轩离开。

    “算我的不是。我叫黄俊,省A附小的五年级的学生,和你旁边那位是同学!”黄俊用眼神示意欧阳轩。可是欧阳轩完全不买他的帐,欧阳轩现在心里还在想他和吴晨两人好好的气氛被他给打扰了,他还好意思现在做出这个表情。

    吴晨用眼神在欧阳轩和这个自称欧阳轩同学的人身上晃悠。是同学吗?就算是同学那她也不想和他比,没兴趣了!想到这,吴晨拉上欧阳轩的手,“欧阳哥哥,送我回家吧!”

    欧阳轩看着拉着他的小手,心情由转晴。“好,送你回家。”说完和黄俊打了个招呼就牵着吴晨离开了。

    黄俊觉得今天的欧阳轩和平时有点不一样了,变得有情绪了。挺好玩!既然这样,他怎么会让他俩离开呢!

    和身后的几个朋友打了招呼就跟着欧阳轩他们一起离开了。

    “小丫头,你叫什么啊?我刚才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才对?”

    吴晨看了一眼黄俊,觉得这胖子还真挺好笑,这么小就能做到拿得起放得下,看来也不是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啊。

    “我有让你告诉我吗?我只是问你是谁,没让你把你的名字告诉我~”

    黄俊头,无奈的看向欧阳轩,他发现欧阳轩的嘴角竟然有了弧度,大叫一声“欧阳轩,你笑了?!”

    欧阳轩斜斜的看了一眼黄俊,“我笑难道有什么不正常吗?”

    “当然不正常,你平时都是面无表情的!山崩地裂而岿然不动!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我都没见你笑过几次啊!”说着看了一眼旁边的吴晨。这个女孩是谁?能让欧阳轩有这么明显的变化?

    “别看我了。我是欧阳轩的钢琴同学,我叫吴晨,来自H市。也是五年级的学生!”

    “你几岁了?五年级?”

    “今年七岁了。你没听错,是五年级!”

    “哟,还是个天才呀!嘿嘿,难怪能让我们的欧阳轩那永不变色的脸有了变化呀!”

    “谢谢夸奖!你不觉得能让他笑是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吗?”

    “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吗?我一直在为此而努力着呢~可惜让你抢先了!”

    “噗~你还真好笑~不,应该说是真无聊!”

    “是吗?那你干嘛也觉得这很有成就!?”

    欧阳轩听到两人越说越过了,忍不住把这个话题给终止了。

    “小晨,你住在哪?”

    “恩?叫七点半酒店。就在解放路。”

    “恩,知道在什么地方了。需不需要快点回去?父母会着急了吗?”

    吴晨想了想,“应该不用担心,爸爸妈妈有事去了,晚饭前回去就行。不着急,慢慢走回去吧。”

    “累吗?”

    “还行吧。走吧,我记得这应该不远。”

    应该不远永远也只是应该不远,吴晨一路和黄俊说说笑笑,有时会调戏调戏欧阳轩。可是欧阳轩就听他俩说,并不嘴,只是说到很好笑的时候也会微微的翘起嘴角。走了很长时间,再加上刚才过来的路程,还有跳舞费的力气,吴晨觉得越来越累。

    欧阳轩看到吴晨这个样子,蹲在吴晨的面前说到“还有一段路呢,上来吧,欧阳哥哥背你回去。”

    吴晨本来还有些犹豫,但是听到他后面的称呼也就没什么不好意思了,既然是哥哥,那当然是能少费力就少费力。助跑,起跳,完美到达!这个背,真舒服!吴晨听着黄俊和欧阳轩的对话慢慢的睡着了。而吴妈妈和吴爸爸则一直在宾馆等着吴晨,看到吴晨被欧阳轩送回来才放心。

    而吴晨却一直没醒,梦中还一直微微扬着嘴角。

6-1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