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平淡的完美生活 26-30


    26、纠结 ...

    吴晨又纠结了!

    这次纠结的原因是,到底是选文科还是理科呢?

    自从上次面试过后,吴晨开始了每天的上班族生活。下午下课后立刻坐着欧阳轩的车赶往广电。还好广电和学校还不是太远,否则这份工作她肯定没法胜任了。

    吴晨思考着以后学对外汉语最好就是选择文科,但是又要学经济,那么就要走理科。欧阳轩很好选择,直接挂在理科班上,毕竟他的法律和经济都可以走理科。

    “决定了,就选理科了!”吴晨在分科单上填上了理科。为什么呢?吴晨想了很久。第一,如果说难易,理科在一定程度上比文科难,自己假如选了文科那么再捡起理科就不那么容易了。

    第二,对外汉语在高考上只要要求的是语文和英语成绩。这两科在高考中是同一试卷,所以对以后报专业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

    第三嘛,你们说呢?吴晨的现任男友毫不犹豫的去了理科。为了以后继续占用这个御用司机,她在综合这些条件下,大笔一挥进了理科班。

    好在吴晨的成绩一向稳定,没有像很多重生女主那样走文科路线,毕竟吴晨还是想——不走寻常路。

    其实主要是因为近几年一直在帮爸爸处理公司上的问题,连带着自己将大学高数之类的知识也都学了一遍。所以吴晨也算是提前就将自己的路选好了吧!

    到高二以后,吴晨和唐羽就分开了。唐羽已经确定要走艺术生,去学声乐。而吴晨六人则是统一的选择了理科。

    吴晨、欧阳轩和刘敏是因为大学要学经济,高兴和王宁则是理科成绩更好,麻佳是因为要走军校,想学电子,那么也只能走理科了。

    高二的吴晨将武术和交际舞课都停了。因为自己的时间实在是越来越少。武术自己防身已经足够,舞蹈自己会经常参加舞会也能够练习,而且平时自己每天也会练习瑜伽。这样来,吴晨周末的时间就能更好的安排了。

    周末的上午吴晨需上法语外教课,为了这个第二外,吴晨可没少吃苦。这是上辈子没有的基础,这辈子从头开始,在时间中挤时间真不是一般的难。下午的时间吴晨需要去唐羽家学钢琴,这是吴晨几年来从未落下的专业。当然也不止单学钢琴,还有小提琴也大致的学习了一些。周天上午要去公司,下午要去欧阳轩家和欧阳妈妈研究法律案例学法律。

    还有每天下午为自己增加的新工作,吴晨只觉得时间越来越不够。

    在高二的下学期,A中很多的艺术生都已经离校出去专门学习了。而刘敏则决定去考雅思和托福准备出国。

    吴晨对刘敏的这个决定十分认同。当然王宁也会陪着刘敏一起出国,两个人都决定出国学习金融。

    几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是越来越少,慢慢的吴晨几人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高兴和麻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他们面前变得别别扭扭,几人当然都看出了苗头。

    一直以来两个人就是个小冤家。吴晨几人早就等着看两人的后续发展,没想到竟然在这紧要的关头发生了。这个发现着实让几人暧昧了一把。

    “行了,你们别这么看了。”高兴看不下去了,直接嚷嚷了起来。

    “不看了?那说行吗?”王宁看着扭捏的两人实在是忍不住不调侃两人。

    “你们当时还不也一样,我们还是直接就告诉你们了!”麻佳看到他们这样不再扭捏,大方的回应了他们的疑惑。

    “什么我们也一样啊?我们怎么了嘛?还是你们怎么了?”刘敏笑眯眯的看着两人。

    然后就听到四个人在那互相说对方的不是,吴晨实在听不下去了“好了啦,来吧,二师兄,说说看是怎么发生的啊!”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麻佳和高兴两个人的格都差不多,又都是爱动的人。经常就相约一起出去打球或者武斗,竟然斗出了不一样的感情。原来是因为还小还不明白该怎么处理这种事,现在两人都确定以后要去军校,所以军人的那种格就让他们想干就干,这样扭扭捏捏的实在不是对方的格。

    也就这样的发生了今天这样的一幕。

    但是这一天才过去不久,吴晨就开始经常花时间粘着欧阳轩。起初的时候欧阳轩很高兴吴晨的这个变化,但渐渐的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却仍以为是被身边的四个人同化了。可后来就发现,这样的吴晨绝对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才会如此的!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镜头回放~

    在知道麻佳和高兴的“奸情”后不久,吴晨本以为他们六个能够在高中阶段就这样成对的生活下去。可是有一天,王宁突然给吴晨打了一个电话。

    “喂,小晨。”

    “恩,三哥怎么想起今天给小妹打电话了呢!”吴晨虽然已经原谅他们的隐瞒,但是总习惯时不时的调侃调侃王宁,谁让他们这样的。哼!

    “好了。三哥在这再次向小晨道歉。我们这件事到此为止行吗?”然后语气突然严肃了起来,“有件事我觉得需要告诉你一声。”

    吴晨被王宁突然的严肃给惊了一跳,能让三哥严肃起来的事应该很重要吧!但是为什么要告诉我?

    “恩,你说。”吴晨深吸了一口气,缓解了一下情绪。等待着王宁一会惊人的话语。

    “欧阳叔叔要调职了。”王宁直接将这句话说了出来,他觉得说的这样吴晨应该就能明白了。可惜,他高估了吴晨。

    “那怎么了?你是要我去跟欧阳叔叔道贺吗?那也应该是我爸爸的事啊?”吴晨疑惑的问王宁,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吗?

    王宁无奈了,她怎么能不明白呢?

    “调到外省担任书记,家人都会跟着调迁。”

    吴晨听到这句话,消化了一下这句话带来的信息。也就是全家需要一起走对吗?

    “你的意思是什么?”吴晨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我相信你已经明白了,所以,也许接下来你们可能会分开一段时间。”王宁狠心的将吴晨最后的挣扎给打碎了。

    吴晨使自己冷静下来,“恩,知道了。谢谢你三哥。”

    挂了电话后,吴晨就一直坐在阳台上,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会想到和欧阳轩的第一次见面,一会想到这几年来他的陪伴,一会想起······

    最后她发现,这几年来,欧阳轩似乎参与了她所有的生活。三哥的消息告诉她的是,这样的生活也许会改变了。是吗?

    那么,我能够做些什么呢?我不可能自私的要求他不走。那么,他的离开我会难过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也就是,自己只能更加珍惜和他一起的时间了,然后分开一段时间,大学再见?

    吴晨在纠结着,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依赖他了呢?!这样好吗?

    纠结了很久的结果就是,吴晨开始似有似无的做着一些情侣间才会做的事。当然只是更亲近了一些,其他的吴晨还是觉得留在以后再说更好!

    晚自习结束后,欧阳轩照例送吴晨回家,只是在吴晨下车前将吴晨拦了下来。

    “好吧,来说说怎么了。”欧阳轩盯着吴晨的眼睛,柔声着问着吴晨近期一直让他疑惑的问题。

    吴晨看着他,自己最近似乎真的变化有些太大了。

    “恩?怎么说呢,应该说没事吧!”

    “不要说谎!什么事不要一个人纠结着,我说过我会是一个很好的听众。”欧阳轩深情款款的迷惑着吴晨。好吧,吴晨败下阵来了。

    “你要走了吗?”吴晨低下头轻声的问。暗自骂自己没出息。

    “恩?”欧阳轩对这个问题有些疑问。

    听到欧阳轩习惯的一个字询问法,吴晨将问题问了出来,“你要和欧阳叔叔一起走吗?”

    这时欧阳轩终于知道吴晨最近这段时间那些举动是为什么了,是王宁告诉她的吗?

    “你就为了这件事一直在纠结吗?为什么不直接问我?”欧阳轩挑眉看着吴晨,她宁愿一个人胡思乱想也不会来问问我吗?真是败在她手里了。

    “我不想到时候你说的什么太深情的话,让我更受不了离别的氛围。”

    “呵呵,”欧阳轩低沉的笑了“你真是个小傻瓜啊。”伸手将吴晨搂到自己怀中,轻声说道“我不会离开你的,不用担心!”

    吴晨抬起头,眼神异常明亮的看着欧阳轩,“你不走吗?”

    “恩。不走。妈妈也不走。”

    “难道你们要让欧阳叔叔一个人过去吗?太残忍了!”解开心结的吴晨,又开始埋怨起欧阳轩了。

    “因为明年就高三了,现在这边挺好。妈妈等我毕业后就过去,而且她现在的工作也需要交接呢。所以,一直都是你想太多。”为了吴晨这颗小脑袋,欧阳轩不介意多解释一些。

    “呵呵,那就好。”说着伸手主动将自己送到了欧阳轩的怀里。

    夜很美,星很亮。那深邃的眼眸在黑夜中亮如星辰~

    27、B市之行 ...

    高三的吴晨还是选择专心的学习,将做了一年多的电台给辞了。

    “小晨啊,以后要走这条路吗?”这是吴晨去主任那辞职时候的对话。

    “贺叔叔,我以后应该不会走这条路了吧。”吴晨微笑的看着那个弥勒佛一样的主任。

    “那真是可惜了。以你这个年纪就有这样的水准了,以后再进行一些系统的学习,前途不可限量啊!”主任可惜的摇了摇头。

    “贺叔叔,您的意思是我的成绩走其他的专业就埋没了吗?”吴晨撒娇似的看着贺叔叔。

    “呵呵,你这丫头。我只是在惋惜播音界少了一员好将,哪有说其他的吗~!”看着贺叔叔好笑的瞪了自己一眼,吴晨赶紧笑了笑。

    “好了,我也不多说你。但是明年一月的艺术生招考,我希望你还是去看看。毕竟给自己增加一些选择的机会也好。”

    说完吴晨就和主任告辞,离开广电上了欧阳轩的专车。至于高叔叔那,昨晚吴晨就已经特意去过了。

    “解决好了吗?”欧阳轩盯着前面的路况,还抽时间转脸看看吴晨。

    “恩,解决好了。但是主任建议我去看看艺术生的招考。”吴晨还是将这件事和欧阳轩一起商量商量。

    “你想去吗?”这是欧阳轩一直的决定方法,如果吴晨想去,他就不会阻拦。

    “有些想法。但是又知道,就算自己考上了,也不会去读的啊。”吴晨看着欧阳轩。他已经为自己选择了R大,那么自己又怎么会离开他呢。

    欧阳轩感受到了吴晨看着自己的目光,他们之间的默契已经不需要多说,他明白她的想法,她也明白他的感受。

    “那就当去休息一下吧。到时候就当一次旅行,我陪你一起过去。”

    “好。”吴晨笑着搂上了欧阳轩的手。这辈子有一个这样宠爱自己的人陪着,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高三的生活就是每天学每天考。

    这段时间吴晨和欧阳轩陪着刘敏和王宁一起去把雅思、托福都考了。然后再陪着刘敏和王宁筛选学校。当然这个他们是不会去陪考的,但是他们可以一起去B市。

    期末一结束,吴晨四人带上简易的行李就奔向的B市,而宾馆之类的则由今年一直待在B市的唐羽负责了。

    吴晨觉得似乎又将上辈子重新的来过了,只是这次的过程不一样,结果也不一样。

    上辈子的吴晨在这个时间从H市去了A市参加各大院校的招考,但是因为身高不够而不能参加广院的招生。

    这辈子的吴晨虽然只有十三岁,但是也刚刚够了一米六五。除了脸型还稍微有些婴儿肥外,很难看出她和其他的同级学生有什么区别。而吴晨这次,真的就如欧阳轩所说是来进行考前的散心旅行。

    这次吴晨也只会考那一所自己曾经连报考资格都没有的院校。

    来到B市的吴晨一行,照常是一人一间房。梳洗以后,五人团体开始参观这个古老的城市。

    一起去了最庄严的广场,一起游览了宏伟的故,一起看了肃穆的降旗仪式。几个人穿梭在现在与历史交汇的胡同里,享受着这个城市所带来的震撼感。

    第二天几个人就分开行动了。唐羽需要继续上课,刘敏和王宁则要去留学的机构看看,欧阳轩则带着吴晨开始闲逛。

    吴晨现在最想去的是她和欧阳轩都放弃的两所古老院校。她是因为从没想过要去那两所学校就读,而欧阳轩则是因为她放弃了那两所学校。

    不愧是百年老校,孕育出那么多的伟人。走进去感受到一股书卷气息,虽说已经放假,但是学校的学生并未完全离开。

    吴晨和欧阳轩纯属瞎溜达。游园似地将两所学校大致看了一下,然后转身去了他们即将停留四年的大学。

    看到这样的院校,看到院校的宿舍,欧阳轩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种大胆的想法。但是这个想法还没实现,所以他决定先不告诉吴晨。

    逛到下午,吴晨实在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接下来去哪呢?”吴晨累的靠在欧阳轩的肩上。

    “不想再逛了吗?”欧阳轩的声音依旧温柔。

    “不想逛了。好累,好饿!”吴晨的肚子抗议似地也配合起来。

    欧阳轩好笑的看着吴晨,宠溺的笑了笑,拦下一部出租车,将吴晨塞了进去。说了一个地名,就将毫不知情的吴晨拐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

    “这是去哪啊?”虽然吴晨有些迷糊,但是在出租车上她还是睡不着的。

    “去我爷爷家。”欧阳轩淡然的说道。

    “哦。”吴晨淡定的回答,然后突然“你说去哪?你爷爷家?”吴晨惊讶的问欧阳轩。

    欧阳轩在刚听到吴晨回答的时候还在想她怎么这么淡定呢?现在这个反应才符合他的猜想嘛~

    “恩,我爷爷和都在B市。”

    “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呢。那你为什么还要住宾馆啊?”

    欧阳轩乜了吴晨一眼,“你连我老家是哪的都不知道吗?”

    吴晨想了想,似乎这是知道的。但是这和去他爷爷家有什么关系?

    “知道啊,但是这和你去爷爷家不告诉我有什么关系?”

    “既然知道,那我回来怎么可能不会看爷爷和?”欧阳轩惩罚似地捏了捏吴晨的小脸。

    “那好吧。可是你为什么不直接回家呢?”

    “如果你愿意和我一起住家里,我不介意直接回去。”

    真是个腹黑熊,自己怎么可能现在就住他家里去!而且还是爷爷家!吴晨心里偷偷的腹诽,当然这话是不能说的。

    这是一个大院,但是不是部队的大院。

    欧阳轩带着吴晨来到一栋小楼前。

    还是独栋楼院呢,看来至少是高干呐~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看样子应该家里的女工。

    “小轩回来了,赶紧进来。”

    “谷姨,爷爷在家吗?”吴晨礼貌的和这个叫谷姨的女人打了招呼,跟着欧阳轩一起进门。

    “在在。你昨天打电话说今晚回来吃饭,你爷爷下午很早就回来等你了。”说完接过欧阳轩和吴晨的包包放到一旁,引着他俩进到了客厅。

    “小轩回来了。”欧阳轩的看着欧阳轩进来,起身走了过来。

    “。爷爷呢?”说着和介绍了吴晨,“,这就是小晨。”

    微笑的看着吴晨,吴晨赶紧恭敬的打了招呼。

    “好好,赶紧坐吧。你爷爷在书房呢,知道你来了马上就会下来的。”说完欧阳轩的爷爷就从楼上下来了。

    “爷爷。”欧阳轩打完招呼,吴晨也赶紧跟着叫了声“爷爷。”

    “你们好啊。回来了怎么不直接住家里来呢。”说着埋怨的看了一眼欧阳轩。看来,这个爷爷和刘敏爷爷不一样啊,应该是属于政界的干部吧,很风趣呢!

    “这不是刚来就回来了嘛。”欧阳轩赶紧扶着爷爷坐到沙发上,而欧阳则牵着吴晨的手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这是小晨吧。”欧阳爷爷问了一些欧阳轩的近况就看向了吴晨。

    “爷爷您好,我是吴晨。”

    “恩,真是个伶俐的小丫头。欧阳轩的爸爸妈妈没少和我们提你呢。我们也一直很好奇能让我家小轩从小预定的女孩长什么样呢。看来小轩的眼光还是很好的嘛!”

    面对的欧阳爷爷的揶揄,吴晨的脸渐渐的红了。说其他的都行,但是说这方面确实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可是见家长呢!

    “欧阳爷爷,您再这样说下去我都不好意思了。”吴晨娇嗔的看了一眼欧阳爷爷。

    “哈哈。好了好了,小姑娘脸皮薄。以后就直接叫爷爷,这样才对。”

    “恩,爷爷。”

    剩下的时间就是欧阳问,吴晨答。问的都是他们生活中的一些事。也对,家里人都知道他俩经常都是待在一起,问吴晨和问欧阳轩其实是一样的。

    晚饭后,欧阳爷爷和一致要求他俩就住在家里。不能违背老人家的意愿,两人只好回宾馆取回行李,跟刘敏和王宁打声招呼,然后一起回到了欧阳爷爷家。

    刘敏和王宁在B市没待几天就回家了。因为他们这次来主要也是看看资料,考试还要过段时间。所以忙完后就直接回去了。

    吴晨则因为还需要考试,则多待了几天。这几天吴晨就在家陪着欧阳看看书,写写字,有时间再出去逛逛街。

    吴晨通过这两天的相处知道,欧阳爷爷是一个老干部,原来在政界也算是前几的人物。只是吴晨对于退休的老干实在不甚了解,在第一次见面时的面熟以为只是因为欧阳轩长的和他相像的缘故。欧阳则是R大的教授,很多政界的人士都是她手里出来的学生。

    这欧阳轩一家子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啊!

    考试那天,吴晨大早起来换上正装,化了一些上镜妆。出门的时候,欧阳爷爷和欧阳一个劲的夸吴晨这样打扮起来堪比他们见过的那些主持人,又把吴晨的脸给羞红了。

    拉着欧阳轩赶紧赶往考场。

    在再次面对镜头的时候,因为没有了曾经的压力,吴晨很自如的发挥,让评委老师一个劲的问吴晨问题。吴晨知道,自己如果愿意再次走这条路,这个学校应该能够让自己自由选择了。

    可惜,这只是为了满足曾经的自己。而这一辈子的自己,将与曾经不再相同!

    28、真的毕业了 ...

    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在年后不久,艺术生招生完毕后,军事院校和其他特殊要求的职业,也开始在各校全面招生。麻佳和高兴都去参加了军校的体检,外在条件都没有问题,其他的和特招生一样,等待通知就好。

    四月的时候,这些艺术生和特招生的通知单都下来了。只要你有这个可能,那么你就能接到通知单。就意味着你半只脚已经踏进了大学。

    唐羽不出意外的接到了B市音乐学院的通知书,当然还有其他音乐院校的通知书也来了。但是在B市音乐学院面前,那些就可以PASS掉了。而H大音乐系的通知书则早就在唐羽家放着了。爸妈监考,自己不过?可能吗?

    在唐羽接到通知书的几天过后,吴晨本以为已无望的通知书竟然也来到了吴晨的手里。

    接到通知书的那一刹那,吴晨真的感到了激动的情绪,这是自己以为就算接到通知书也不会有的情绪。她本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那么就不再抱有期望。可是在没接到时的失望和接到后的激动又是什么呢?

    吴晨将通知书拿在手中看了很久,最后将它放在了书柜的最下层。既然已经决定放弃了,那么何必再让自己为此想太多。

    而高兴和麻佳的体检合格通知也下达了,接下来就看他俩的成绩。这个吴晨他们一点都不担心,因为他们一直在为此努力,也就是说,现在的麻佳和高兴不出意外已经踏进了自己梦想的学校了。至于后面的家庭审查,以他俩的家事,需要担心吗?

    吴晨在这段时间一直想要来点考前的“特训”,可惜她没有异能。虽说04年的考卷吴晨原来都进行过练习,但是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呢!吴晨花了几天是怎样都没想起那些考试题。上天不愿给她这个预知的机会呀~

    还是算了,就是现在以自己的水平去考也不用担心什么吧。而且到时候看到那些题目也许就会想起如何解答呢~!吴晨只能这样的安慰安慰自己。

    考试前两天,学校统一放假。允许学生回去休息两天,调节状态!(大家是不是都一样呢?)

    时间太短,吴晨也没想过要去什么地方旅行,放了两天假,本准备在家睡两天。可是在家睡过一天后,第二天就被欧阳轩抓了出来。

    “出来干嘛呢?”吴晨打着哈欠问欧阳轩,昨晚的吴晨看到一篇好看的小说,一直临近早晨才睡,现在才九点就被欧阳轩给拽出来了。

    “在家睡久了不好。”欧阳轩看着吴晨一脸瞌睡样,就明白她昨晚肯定又没好好睡觉了。

    “你明知道我昨晚没睡。”吴晨哀怨的看了一眼欧阳轩。

    “陪我吃完午饭我就送你回去。”

    “你这意思是,找我出来就专门为了吃一顿饭哪?”

    “或者,你想去哪?”欧阳轩挑眉看了一眼吴晨。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在我家吃?”吴晨站在原地看着欧阳轩,自己困成这样了,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让我睡个觉呢!

    “就我俩吃比较好。”不等吴晨继续提问,拉着吴晨的手进入车内,开车往外环驶去。

    欧阳轩今天竟然想起带吴晨去吃农家乐?

    这是吴晨在看到那些瓦房时的感觉,他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趣呢?

    “虽然知道你不需要缓解压力,但还是想带你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这是欧阳轩在看到吴晨疑惑的眼神后,给吴晨的答案。

    听到这个答案,吴晨当然不能在哀怨下去了。而且还表现的很高兴,当然这也是她的内在情绪。

    吴晨开心的吃着碗里的菜,时不时伸手夹一些菜放进欧阳轩的碗里,然后再吃下欧阳轩夹过来的菜。两人间静静的弥漫着一种香甜的气息。

    考试当天欧阳轩没有来接吴晨,因为吴爸爸和吴妈妈决定尽一天自己的职责。所以无情的将欧阳轩本想完美结束高中司机生活的愿望给打破了。但是未来的岳父岳母他伤不起!!而欧阳妈妈今天也做着家长都在做的事情——陪考!

    在考语文数学和外语的时候,吴晨将试卷大致看了一遍。记忆中的那一些高考前集训的画面渐渐清晰,这也算是一种作弊吧。但是重生本已是最大的作弊了。

    但是理综对吴晨来说就将会是一个新的挑战。

    为什么呢?吴晨在上辈子学的是艺术,高中的时候进的也是文科班。所以这个题目吴晨当然没见过。但是,经过省A中的考前预测以及吴晨的学习能力,这些能对吴晨构成威胁吗?答案是否定的!

    在考完最后的理综后,就是需要决定未来的第一步了。在04年的时候还没有像08年那样,分数出来以后再填志愿。现在只能据自己刚才的考题准确率来预测了。

    一班的学生的志愿统一都是填的重本。否则省A中的升学率从哪来的?一班同学都没有这个能力,那这一届的学生也就太次了些。

    吴晨没有填提前批的学校。在第一志愿上直接填上了R大,接下来填的是H大和S大。第二志愿吴晨考虑了很久,应该填什么呢?在参考册上翻了半天,随便填了几所B市的二本院校。至于三本院校和专科院校,吴晨就着自己的记忆,将曾经了解的几所都填了。然后交卷离开。

    高三结束的当天各位都是怎么度过的?

    吴晨这厮,今天需要在外面过第一个不归的夜晚了。(那些旅行的夜晚当然不算~)

    主持者是吴晨理科一班的班主任老何,其实也是高一时期吴晨的班主任。教的是语文。因为他的风趣,从高三以后,吴晨班里的学生就开始不分尊卑的称他为老何。老何也不恼,刚开始听到的时候还笑呵呵的敲那些学生的脑袋,到后面习惯了,也就随他们叫了。

    他对于欧阳轩放弃B市两所最高等的学校有些失望,但是听说他选择的是R大也就没说什么了。欧阳轩的意思谁都明白,一是他的未来工作应该延续家族传统,二是他心中的那个人也要去R大。都是明眼人,又何必多说呢!只是有些心疼这两所高校的升学率啊。

    一班考后各自散去,约好晚上六点在步行街口等。

    欧阳轩将吴晨先送回家。那三位家长在完成昨天的工作后,就被吴晨和欧阳轩强制的送回了家。自己又不紧张,何必让他们在烈日下受苦呢。

    回去洗个澡,换个衣服。未等多久,欧阳轩就一身清爽的来接吴晨了。

    欧阳轩今晚没有开车,因为等会喝酒是必备的事。吴晨可能都逃脱不了,何况欧阳轩。

    两人打车到达步行街后,因为还有一些时间,吴晨拉着欧阳轩算是再次旧地重游。有一句话叫——I just want someone who will understand me even when no words are spoken. (我希望有一个人会懂我,即使我什么都没说。)

    欧阳轩和吴晨就是懂得对方的人。每次两人来步行街的时候,吴晨总是习惯拉着欧阳轩去他俩第一次“约会”的地方。有时候看一个,有时候看两个,有时候去吃吃筒子骨头面,有时候去游乐场玩玩跳舞机。也算是增进感情的一种方式吧。

    今天的时间太短,吴晨只是拉着欧阳轩随便看了看。他们平时的时间都过的太紧凑,高中生该有的生活两人都过的太少。连逛街的时间有时候都是奢侈的。

    老何将大家带到一个酒店的大包间。当然这么多人一个包间当然不够,幸好这个酒店能够支持这种中小型聚会,旁边的大包间和这个大包间能够相通。这应该也是老何选这件酒店的一个原因吧。

    菜上齐后,老何站起身“来,同学们,为我们这两年来的一起奋斗,干一杯吧。”

    “干杯。”

    吴晨将这一杯一口灌下。吴晨的酒力其实不差,只是在不需要自己喝的时候就不喝。上辈子做营销做了这么久,没点酒量怎么行,但是吴晨又确实很讨厌酒那种涩涩的味道。

    一群人开怀畅饮,为了高中的解脱,为了以后的相聚。

    老何喝的差不多后,又开始了他的语文教学。

    “什么叫人走茶凉?有人说过啊,就是你现在在学校里看见我还能客气的和我说一句:老师好!十年以后你再回来,看见我就会说:哎呀,死胖子还在这啊?”

    听到老何说完这句话,大家都哈哈的笑了,但是笑中的泪水也忍不住都流了下来。这一群人中,至少都一起经历过高考的磨练,还有很多如欧阳轩高兴这样的人有着十几年的感情。现在,高考结束了,这段相聚也要结束了。

    不知是谁嚷嚷着要唱歌的,本准备晚上唱个晚晚场。但是现在有些人已经醉了,醉了就开始纾解心中的那一丝念想!那就唱吧。

    看到这些场景,吴晨又想起了上辈子的这个时候。那时也是这样,只是人没有这么多。一群玩的好的朋友,一起聚聚,在吃饭的时候边吃边喝,边唱边哭。

    “这些年一个人

    风也过雨也走

    有过泪有过错

    还记得坚持甚麽

    真爱过才会懂

    会寂寞会回首

    终有梦终有你在心中

    朋友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不再有

    一句话一辈子

    一生情一杯酒

    朋友不曾孤单过

    一声朋友你会懂

    还有伤还有痛

    还要走还有我”

    这首《朋友》,似乎永远都是形容这种场景最好的歌曲。

    29、浪漫的事 ...

    最近欧阳轩有些烦恼,因为远在异国他乡的黄俊竟然需要他的帮忙,而且这个忙他实在是不擅长。不得已,只能将七人都叫了出来。人多力量大!

    王宁和刘敏已经决定要去美国留学,通知书也下来了,现在正在忙着签证。因为两人的关系,本来王刘两家想在他们出国前先举行一个订婚的仪式,来确定他俩的关系。

    这点王宁很同意,毕竟大学会发生什么事谁都不清楚,他愿意给刘敏一个保障。但是刘敏拒绝了,她的原因是,谁知道大学以后会发生什么,或者到时候两人发现不合适分开了怎么办?

    知道这个答案后,王宁非常的火大。至于后续怎么发展各位看官可以自行安排。总之,结果是两人同以往仍是一样。

    “怎么了,表情怎么这么纠结?需要我们帮忙吗?”王宁从刚来就发现了欧阳轩的表情,这是一个很有情绪的表情!王宁很惊奇,什么事能让欧阳轩这么难办?

    “黄俊想给汪洋一个完美的求婚仪式。”

    “求婚?”众人惊了。

    黄俊和汪洋的事情他们都知道。在两人去留学不到一年,因为都在外乡,两人经常见面。英国和法国也不算太远,久而久之两人本就很好的感情再发展一些也不足为奇。但是现在他们才十八岁,就求婚?是不是太早?

    “他们发生了什么吗?”吴晨暧昧的看着欧阳轩。欧阳轩好气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心上人,心想,这个能让我知道吗!

    “你可以自己去问他们!”这是欧阳轩的回答。

    “应该是家里要求的吧。”王宁想到自己,再看看黄俊和汪洋的家庭,这样的可能似乎更大。

    “那你烦恼什么?”麻佳好奇的问欧阳轩。

    欧阳轩看了看大家,说了句“他让我给他想办法。”

    “哈?”欧阳轩这句话让大家又惊了。黄俊求婚让欧阳轩这个严谨古板的人想办法?太不可思议了吧!太强人所难了吧!

    “所以我想大家一起来想想法子,总不能不帮他。”

    “用遥控飞机!”没到这个时候,缓解气氛的都是唐羽。

    “俗。”刘敏毫不犹豫的否决了这个提议。

    “哪俗了,你不觉得看到别人这样会觉得很激动吗?”

    “你那太高调了!”吴晨也将此否决了。

    “那你们说怎么办?”唐羽问大家。

    “看样子我们需要去一趟法国了。”吴晨觉得,既然黄俊想要这些他们的帮忙,他们能去一趟法国显然更好。

    “恩,我觉得小晨的这个说法很好。让黄俊和慕容晋都过去,然后我们九个人先策划策划,最后再给汪洋一个惊喜。你们觉得如何?”

    几个人都点了点头。他们小升初,初升高都进行了旅行。现在高考结束因为黄俊三人的缺席,他们几个也没有心情再出去。但是现在看看,出国去逛逛也不错!还能见证一对佳人的求婚历程。

    说干就干。欧阳轩回去联系了黄俊和慕容晋,王宁回去先预定了巴黎的住房,吴晨他们则回去准备签证和行李。还好几个人都因为经常去旅行都办过了签证,否则现在突然兴起的想法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实现。

    机票定在周四上午,需要去B市乘机。所以几人在和家长报备以后,就在第二天拉着行李出发了。

    到达巴黎的时间已经是当地时间下午五点了。虽说是往西飞,但是这飞行时间还是没有超过日落时间啊。

    黄俊和慕容晋已经在机场等待了。看着几人的身影,兴奋的冲过去对几人又搂又抱的。特别是黄俊,对吴晨他们的这次行程是万分的感激呀。

    虽说每年过年的时候,黄俊三个都会回去。但是由于假期时间的不同,几个人也本没多少时间能够相聚。

    这次说是为了黄俊的求婚之行,还不如说是一次聚会之旅。

    九个人抓紧时间进行了深夜促膝长谈。因为每半个月,黄俊就会从英国飞过来和汪洋相聚一次。明天正好又是半个月之约,黄俊也就是想借着明天将汪洋一举拿下。

    例行完每晚一电的功课,在八人调侃的目光下,黄俊脸不红心不跳的在欧阳轩身边坐下。

    “好吧,来说说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吧。”黄俊对他们的目光视若无睹,他现在更着急的是自己的下半生幸福!

    “太没道理了,我们千辛万苦的为你过来,你就不能先犒劳犒劳我们哪!”高兴搞怪的声音埋怨着黄俊。

    “行,等明天完事了,我一定好好感谢你们!”说着还意思意思的对高兴拜了拜。

    “噗,行了吧大师兄,怪吓人的!怎么在发达国家还入教了呢!”吴晨促狭的看着黄俊。

    “好了。我们先来谈谈明天的事吧。”欧阳轩还是义气的将黄俊解救了出来。

    “要不我们这样······”为了黄俊的此次求婚,吴晨是将自己上辈子学过的专业知识一再挖掘,怎么浪漫怎么来。不然怎么对得起黄俊的浪漫之都的求婚呢!

    “这个可行。那我们现在开始分头进行吧!”一锤定音,几个人开始分工合作。

    工作到凌晨,几个人终于将自己手头的事情都解决了。各自回房休息,养足神为明天努力。

    第二天的下午,汪洋还未下课就接到黄俊的短信“你亲爱的我现在正蹲在外面的墙角经受着冷风的侵袭,您就行行好,赶紧出来解救解救我吧。”

    看完这条短信,汪洋呵呵的笑了起来。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阳光明媚啊,七月哪来的冷风侵袭,恶搞。

    但是也还是加快脚步往校外走去。当看到黄俊的一瞬间,汪洋笑了。今天黄俊穿着的很正式,手上拿着一束蓝玫瑰,正微笑的看着汪洋。

    “今天准备干什么呢?”汪洋上前接过黄俊手中的花束,自然的挽上了他的手臂。

    “去看电影吧。”说完拉着汪洋上了旁边的小车。

    电影院的人不多,散乱的坐着几对情侣。这本就是情侣包间,黄俊买的票是在第一排的中间位置,将汪洋安排好,就出去买零食了。

    汪洋安静的在座位上等着,时不时的还发几条短信,而她不知道的是,她的短信目标正坐在自己的周围。

    很快电影开始了。汪洋惊讶的看着银屏,银屏上播放的主人公正是她和黄俊。这是怎么回事汪洋惊讶的捂住嘴,以免自己叫出来。这些照片和视频都是他俩一起拍的,但是为什么会出现在银屏上。

    她小心的看着周围人的反应,但是因为坐在第一排也看不清其他的人,还是决定安静的等着黄俊的解释更好。

    视频结束,出现的是黄俊的画面。

    “洋,我很庆幸自己能和你相识,很幸福的能和你相恋。你愿意给我更多的幸福吗?让我来竭尽全力让你幸福!或者说,你愿意嫁给我吗?”

    全场淅淅沥沥的亮起了烛光,黄俊手捧一束鲜红的玫瑰走到汪洋面前,拿出放在怀中已经捂热的首饰盒,单膝跪地,托起放置汪洋面前,“你的下半生能交由我来陪伴吗?”听到这一句话汪洋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家里的意思她早就知道,但是她不知道黄俊是不是也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但是现在,看到黄俊身边的八人,看到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黄俊,泣不成声的点了点头,“好。”伸出右手,戴上黄俊手中的钻戒,伸手紧紧抱住黄俊。

    真的很幸福很幸福啊!

    唐羽和刘敏也都哭了,刘敏是因为想到了自己,自己是不是错过了这样的一个仪式啊!唐羽则是因为艺术细胞过于发达被感染的哭了。

    稍理智一些的吴晨和麻佳也都感动了,只是没有流出泪水,靠在自己男友的怀里。

    这个景象昨晚几人商量好以后就知道会是这样,但是看到这样的一幕,几个人还是免不了再次感动一番。欧阳轩几人的想法是,我的求婚历程可能会变得越来越难了!说着几人心有灵犀的互看了一眼,在心中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就算再难也要感动她们呀!

    30、开学前 ...

    那天晚上的成功求婚,让黄俊高兴的请大家大吃了一顿。随后两人打电话告诉家人,决定等两人二十的时候再举行婚礼。当然这都不是他们需要担心的事情了。

    接下来的两天,由汪洋做导游,几个人将巴黎感兴趣的景致游览的一圈。这是吴晨两辈子来第一次来法国,在看到夜晚的凯旋门时,被那紫色的景致深深的诱惑住了。

    “很喜欢?”欧阳轩搂着吴晨问。

    “恩,很喜欢呢。”吴晨重重的点了点头。在欧阳轩面前,吴晨一直都保持着天真的样子,这也是一种撒娇的方式吧。

    “那我们有机会下次再来就是。”然后将吴晨硬生生给拉走了。

    众人会合一起吃个晚餐,黄俊和慕容晋明早也需要回英国了,他们明早也要回家了。

    “也不知道下次我们再这样的相聚是什么时候。”慕容晋看了一眼吴晨,然后若无其事的转过脸。这个想法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当黄俊一直问自己为什么不找一个女朋友的原因,他也一直只是笑笑。这该怎么说呢?!

    “今年寒假不就能见了吗?”高兴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慕容晋,这算什么问题。

    “慕容晋说的是对的。我们都开始半只脚踏入社会了,这样的时间能有多少呢?”黄俊环视了一眼大家,几年来大家都长大了,连吴晨都已经不再稚嫩了。

    “没关系啊,你们到时候回来可以直接来B市。”欧阳轩看了一眼他们三人。然后在看了看刘敏和王宁。近期能相聚的日子真的越来越少。

    第二天一早几人坐飞机飞到B市,王宁几人先行回家,欧阳轩带着吴晨去欧阳爷爷家。他们二老听到欧阳轩从法国回家是在北京下机,威逼利诱命令二人必须回来。

    主要是吴晨还太小,否则欧阳爷爷和欧阳不介意让欧阳轩和吴晨在国外先把婚给结了。他们很喜欢吴晨这个孙媳妇,以免以后有什么意外,恨不得现在就让孙子将她娶回家。

    说到欧阳轩心中的那个计划,现在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就等着到时候让爸爸和妈妈去跟吴爸爸吴妈妈商量一下了。

    两人在欧阳爷爷家玩了一个星期,然后一起回家。因为吴晨还要花时间去一趟Z市大姑家陪陪爷爷和。

    吴晨的表姐按正常年龄准备读高一。当然她的成绩依然很好,只是在被冠以天才的吴晨面前还是显得有些不够。

    吴晨已经有两年没见到爷爷和了。他们二老在这边玩的挺高兴,两人没事就和周围的老人一起打打太极,玩玩纸牌。

    到了大姑家以后,吴晨乖巧的跟着表姐去了她的房间。毕竟只有三间房,她只能和表姐一起住。表姐依旧高傲,只是在吴晨面前收敛了不少。毕竟她在吴晨面前已经没有什么可傲人的资本了。

    在Z市逛了几天,吴晨就准备回家收拾行李打包去学校了。

    爷爷对吴晨也许是因为很久都难以见到,比原来要关心一些了。或者说,是因为吴晨的争气让不得不改变对吴晨是孙女而不是孙子的偏见了。不过,毕竟是老年人的想法,吴晨也懒得再去多想,现在他们能享福高兴就行了。

    吴晨R大的通知书在他们去法国前就已经拿到手了,而他们几个的通知书也在那段时期内相继都拿到了。还好,吴晨、欧阳轩、高兴、麻佳和唐羽五个人都在一个市内,相见的时间还是有很多的。

    王宁和刘敏在吴晨从Z市回来没多久就先离开了,毕竟去国外还得先适应适那些环境才行。不过还好是两个人一起去,他们也不用担心什么了。

    这次吴爸爸和吴妈妈坚持要求一定要尽责的将吴晨送去学校。吴晨好笑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两人,“我什么时候说要自己走了吗?”

    “我还以为宝宝想自己独立去学校呢。”吴妈妈囧囧的看着吴晨。

    吴晨觉得这样的爸爸妈妈真是太可爱了。

    上辈子因为父母离异,到上大学的时候只能自己过去,这辈子有这个机会,自己为什么要拒绝?

    “怎么会呢?宝宝还小,当然得要爸爸妈妈送过去才行啊。”说到这,吴爸爸和吴妈妈才想起,虽然自家宝宝已经读大学了,但是似乎还未满十四岁呢!

    开学前,欧阳爸爸特意回来了一趟,因为欧阳轩已经毕业要去大学了,那么欧阳妈妈就需要去J省开始自己新的工作了。

    欧阳爸爸这次回来一是为了欧阳轩的入学,二是为了接欧阳妈妈过去,三是因为自家老头子下命令得去说服吴晨的老爹老妈。他真不知道自己老头子什么时候思想这么开放了,虽说自己也很愿意吴晨能早日进自家家门,但是现在是不是还太早了。可是,父命难为,以自己的口才应该能将老爸要求的事情完成吧。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欧阳轩这个腹黑觉得自己要完成的那件事还是让自家老头去完成应该更加容易。而自家老头最不能反抗的命令就是自家爷爷的命令。所以在B市的那几天,欧阳轩就将主意打到了爷爷头上。

    他当然明白自己的这点花花肠子,爷爷闭眼就能看出名道。但是他也看出爷爷对吴晨的满意,那么自己这个做法相信爷爷应该很满意。

    说了这么多,是什么事情呢?

    就是欧阳轩决定为了维护自己未来的幸福,他要和吴晨同居!童鞋们不要想歪了,只是说住在一个屋檐下,方便自己保护吴晨而已。当然,童鞋们也可以想想更深层的含义啦~

    欧阳爸爸和欧阳妈妈在去学校的前一天来到了吴晨家,然后和吴爸爸吴妈妈深谈了一个小时。从书房出来的时候,欧阳爸爸满脸的舒坦,吴爸爸则一脸的严肃。看来,还是欧阳爸爸技高一筹啊!

    “你爸和我爸说什么呢?”吴晨好奇的问欧阳轩。欧阳爸爸现在也不负责H省了,那和爸爸合作的可能不大啊。难道自家老爸又准备扩张到J省去吗?

    欧阳轩看了吴晨一眼,这件事还是需要告诉她才行啊。“为了我们外住的事情。”

    “我俩外住?”这有必要深谈这么久?而且大学不是要住校吗?

    “恩,我俩住。”欧阳轩平静的说出这句话,其实心中在不停的打鼓。

    “我俩住?”吴晨确定自己没听错,然后看着欧阳轩稍红的耳,就明白欧阳轩的想法了。占有欲这么强嘛?

    吴晨呵呵的笑了起来,“你还真是可爱啊!”

    吴晨对这件事也不是很抗拒,同居而已。而且她相信欧阳轩肯定不会对她做什么不利她的事情,如果只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那么,自己同意。

    欧阳爸爸和欧阳妈妈没有待多久就回去了。毕竟两人的时间不多,完成了这件事也就差不多该离开了。至于欧阳轩去B市的事情就不需要他们心了,老家就在那,欧阳轩还能丢了不成。

    晚餐前,吴爸爸坐到吴晨面前,看着吴晨,“欧阳叔叔希望你和欧阳轩能够一起住在他们家。”

    “他们家?”吴晨好奇的看着吴爸爸,她本以为只是租在校外而已。

    “恩,欧阳叔叔他们来H省以前在B市的房子。说也是为了能让你更好的居住,前段时间特意装修了一趟。”其实吴爸爸是不怎么愿意的,自家女儿才多大就归到他们家了。这让吴爸爸有种女儿被抢走的感觉。至于吴晨还小会不会发生什么?!他相信自家女儿这方面能处理的很好。而吴妈妈只是为了女儿能够有更好的坏境,能够吃的更好住的更好,犹豫了很久最后也答应了。

    “是吗?你们同意了。”吴晨好奇的看着吴爸爸,看来欧阳叔叔没少做吴爸爸的工作啊。

    “不用这样看着你爸爸了。不同意我能说这些吗?你也知道你欧阳叔叔的口才,说了那么久我们能不同意吗?”吴爸爸好笑的看着吴晨,自家的孩子就是个鬼灵。

    “但是学费里我们好像把住校费用也一起打过去了,怎么办呢?”大学很多都是开学前先需要将学费打到统一的账号里,以免开学时因交钱而产生的混乱。

    “没关系啊。交了住宿费更好啊,你不想住他们家就直接住学校就行了嘛。”吴晨看到吴爸爸说这话时的表情,很不给面子的笑了。爸爸还真像个孩子啊!

26-3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