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平淡的完美生活 31-35


    31、同居 ...

    欧阳轩是和吴晨以及吴爸爸吴妈妈一起去的B市。而在B市,欧阳爷爷也早就让自家的司机开车去接他们四人直接回自己家了。

    吴爸爸也知道这次来肯定要来见欧老了。吴爸爸这个年代的人当然知道欧老,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有机会能够见到他。在昨天欧阳爸爸来找吴爸爸时就说了这也是欧老对吴晨的肯定,希望她能成为自己的孙媳妇。

    在到欧阳爷爷家后,几个人一起坐在沙发上聊了很久。然后欧阳爷爷将吴爸爸叫到了书房,至于说了什么吴晨他们当然不知道。而吴妈妈则在帮欧阳看毛衣的花样。吴妈妈可是织毛衣的好手,吴晨小时候的毛衣都是出自吴妈妈之手,只是后来忙了也没时间。现在看到欧阳在织毛衣,两人说着说着就说到一块去了。落下吴晨和欧阳轩两人自己活动,各自回房间洗澡换衣服。

    第二天一早,吴爸爸和吴妈妈决定先去欧阳家看看,然后陪着吴晨报完名就准备坐晚上的班机回去了。虽说公司现在没他们什么事,但是劳碌命让他们实在是放心不下。只能辛苦几年等吴晨接手再逍遥了。

    到欧阳轩家里的时候,看到这四室两厅的大房,这套房明显特意重新装修过。装修都是按照吴晨的喜好办的,淡淡的暖色系。吴晨很满意,吴爸爸和吴妈妈也没什么可说。

    在房里放了几个除味碳雕,放好两人的行李,离家出门就去学校了。

    吴晨的第一专业填的是经济,第二专业填的是对外汉语。欧阳轩的第二专业也是经济,但第一专业填的就是法律。所以两人有一部分的课一样,还有一部分的课则不同。

    吴晨和欧阳轩拿着汇款单很快报完名。两人到后天才开始军训,所以还有两天的休息时间。

    吴晨让欧阳轩开学先送爸爸妈妈去机场,知道他俩肯定有些担心公司的事情。而吴晨觉得应该去自己的宿舍看看,虽然不住在这,但是寝室里的人还是需要认识认识。

    跟爸妈道别后,让欧阳轩等会过来接自己,然后独自往宿舍走去。

    吴晨的宿舍在三楼,四人一间。吴晨到的时候寝室另外的三个人都已经到了。

    推开宿舍门,吴晨先微笑的和大家打了声招呼,“大家好,我叫吴晨,应该是这个宿舍最晚到的一个了。”

    “你终于来了,我们讨论了很久最后剩下的这个是何方神圣呢!呵呵,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金楠,从J省来的。”说着友好的将吴晨拉进了宿舍。

    其他两人相继介绍,“我叫柳娜,来自N省。”

    “陈欣,本市的。你来自哪呀?”B市的女孩带着一种骄傲的语气问吴晨来的省份。

    “呵呵,我来自A市,现在住在B市。”这也是吴晨想好的说法,不然自己一个大一的学生就出去住,似乎也不太好。还是直接说家住B市比较好。

    “哦,你也住在B市啊。那我们有时间能够一起出去玩了啊。”吴晨看着变脸变得这么快了陈欣,点头笑了笑,然后说道“以后有时间,我们一起出去就行。”说完这话看到柳娜和金楠的脸稍微好转了一些。

    金楠突然发现吴晨就这样轻便的进来了,身后什么都没提。“你的东西呢?难道准备都新买吗?”

    “没有,我直接住家里。本来准备住校的,但是爷爷不同意,只好住家里了。”吴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真好。那有时间我们去你家玩吧。”金楠还真是个善于交际的人,这么快就自来熟了。

    “恩,好。但是我还挂名在寝室呢。我的床可以免费的借给你们使用。”吴晨大方的将自己的床划为公用。几个人就这样说说笑笑的熟悉起来。还好,这几个人现在看起来还不难相处。

    至于以后怎样,反正吴晨也不会和她们住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少了,矛盾自然也就少了。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欧阳轩才打来电话。通知一声他已经到寝室楼下了。

    吴晨挂了电话,看着身边几个人暧昧的眼光,大方的笑了笑。“过几天一起吃饭吧。他请!”指指楼下,三个都明白。跑到阳台探头往下瞧,楼下人来人往的人挺多,但是站在楼下的就欧阳轩一个,陈欣嚷了一句“帅哥,抬头。”

    欧阳轩先是往四周张望了一下,无奈的发现,上面叫的可能是自己。然后应声抬头,看到吴晨无奈的也站在阳台上对他笑了笑。

    欧阳轩回应的笑了笑,对着吴晨说“下来吧。”

    吴晨四人回到宿舍内,“男朋友长的不赖啊。哪学校的啊?”柳娜调侃的看着吴晨。

    “我们一届的,法律系新生。二专是我们系。”

    “不错不错,到时候记得让他们班的和我们班来个联谊啊。我相信你对象的眼光。”说完,金楠还对吴晨抛了抛媚眼。

    “哈哈,好。到时候我告诉他。我先走了啊。你们早点去吃饭吧。”说完拎着包离开。

    吴晨离开后,寝室有了一段这样的对话。

    金楠:吴晨家境肯定不错。

    陈欣:那肯定,不然来B市说买房就能买的起放吗?

    柳娜:看她男朋友也不错,怎么刚来就认识了,难道高中就一起了?

    金楠:这说不准。也不知道家里知不知道。

    陈欣:管这么多干嘛,到时候熟了自然都知道了。

    金楠:也对。

    柳娜耸了耸肩表示同意。

    这是吴晨和欧阳轩一起做的第一顿晚餐。本来欧阳希望吴晨和欧阳轩每天能直接回他们家吃饭,但是欧阳轩觉得这样跑来跑去实在太远。就和欧阳协定,每个周末他们都会回去陪他们,其他五天上课时间,两人则直接住在自己家里。

    其实在欧阳轩有这个同居的念头时,想过自己是不是应该自己也买套房子。不是自己钱不够,而是担心吴晨不喜欢。所以决定还是先住自己家,到吴晨成年的时候再给吴晨一个惊喜。自己多奋斗四年,再给吴晨更好的环境。

    两人先去了超市,虽然锅碗瓢盆都有,但是那些食材却实在是不能再用了。这个房子欧阳轩家人每年都难得回来住几天,最多也就欧阳轩寒暑假的时候和妈妈一起回家住住,陪陪爷爷。而过来的时候很多时间还被留在爷爷家。

    如果不是建设时间长了些,这套房子还真像是新房。

    买了柴米油盐,再买些**鸭鱼,挑些**蛋水果,然后再买些零食,两人提着大包小包的就回家了。

    床单被罩都是欧阳准备的,一个有气质有文化的老,眼光能差到哪去?所以,对于这些装饰,吴晨都很满意。

    将买的东西一一归好,然后将房间卫生重新打扫一下。虽说刚装修不久,但是很久没住人,脏的地方还是有些脏。

    主卧依然留给欧阳爸爸和欧阳妈妈。欧阳轩将大一些的房间给了吴晨,自己住在原来的那间客房里。旁边是书房,书房内放着钢琴。欧阳轩的小提琴当然是随身携带也拿了过来。

    房子大了的坏处就是卫生难打理。欧阳轩拖地,吴晨抹灰,忙到晚上八点才将几间卧室打扫干净。书房吴晨决定明天再处理,反正今天也不需要用。

    忙完这些,吴晨先去厨房将饭煮上,然后开始处理两个客厅。这必须处理,现在不处理两人晚上坐哪呢!

    到十点,吴晨将厨房收拾干净,然后累的直接倒在了沙发上。还好来之前都重新装修过了,欧阳应该也来整理过,不然吴晨真不敢想象会脏成什么样。

    “很累吧?”欧阳轩洗干净手,端出刚倒出了两杯水递给吴晨。虽说有些累,但是欧阳轩心里很享受这种干净。很温暖,很有家的感觉。

    座机电话响了,这是今天欧阳轩下午特意去开通的。下午欧阳轩那么晚才去接吴晨就是为了去开通天然气,水电,暖气还有电话。

    “你俩都在家呢。”是吴妈妈。

    “恩,在呢。”吴晨筋疲力尽的跟吴妈妈说着话。

    “怎么累成这样?今天去哪玩了吗?”吴妈妈听到吴晨的声音很好奇,自家女儿什么时候能累成这样。

    “我的妈呀,你怎么说的您女儿我这么没追求呢。你不能想象你女儿今天有多乖,我和欧阳轩两人将这一百多平的房子差不多都打扫干净了。你说能不累吗?”吴晨抱怨的跟吴妈妈撒娇,嘴里咀嚼着欧阳轩递来的水果。

    “哟,我家宝贝这么厉害啊。”这是吴爸爸的声音,看来两人是从两个房间同时在接听呢。

    “对啊。你家宝贝厉害吧。”

    “那吃饭没啊?”

    吴晨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煮了饭到现在还没吃饭呢。“爸,你不说我都忘了,我煮了饭还没吃呢。行了,你俩老早些休息吧。我要先填饱自己的五脏庙再说。”

    “那好,自己注意。有事给我们打电话。”

    挂完电话吴晨拉着欧阳轩进入厨房,厨房的锅碗瓢盆需要用的刚才都清理过了,现在可以开始煮饭了。

    欧阳轩洗,吴晨做,两人分工合作,静静享受着这份甜蜜。

    刚做好还没开始吃,电话又响了,看来这个应该是欧阳妈妈打来的了。将接听工作交给欧阳轩,吴晨毫不犹豫的开动了。

    “喂,妈妈。”

    “恩,正在吃饭呢。”

    “恩,刚做好。先前一直在打扫房间卫生。”

    “都打扫干净了。”

    “还行。那我先去吃饭了。”

    “好,周末我们会去爷爷家。”

    “那么,再见。”

    瞪了一眼正吃的开心的吴晨,然后看到自己碗里堆的很高的菜,本就不错的心情更好了。

    32、同居生活 ...

    第二天吴晨睡到自然醒才起来。明天开始军训了,睡懒觉的时间就没有这么多了。

    睁开眼睛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发现已经十点了。看着这昏暗的房间,想起昨晚睡觉前特意将窗帘拉上了。

    起身将窗帘拉开,站立在窗前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后面是小区的休闲区域,应该是近几年才建立的。

    除了主卧有盥浴室外,吴晨和欧阳轩只能在外面使用同一个洗漱间。

    穿着睡衣,揉揉头发,惺忪的走到客厅。一阵悠扬的钢琴声从书房传来,吴晨看向那间房门,他应该已经起来很久了吧。

    吴晨洗漱完毕,去厨房寻找食物。

    “真好。”吃着欧阳轩温着的牛和三明治,吴晨满足的笑了起来。

    “起来啦。”欧阳轩从书房出来,站在厨房看着正在偷吃的吴晨。

    “恩。睡的好饱。”吴晨拿着牛靠近欧阳轩的怀里,这个男友感觉越来越不错了。

    欧阳轩轻轻的搂着吴晨,两个人回到客厅。欧阳轩将电视打开,看着吴晨盯着电视慢慢的喝着牛,点了一下吴晨的头“现在才起,等会不吃中餐了吗?”

    “吃啊。不吃也得陪你吃啊。”吴晨笑眯眯的看着欧阳轩,这句话让欧阳轩的心情越来越晴朗。

    两人约定好,吴晨煮饭,欧阳轩洗碗。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吃过午饭,两个人一起在附近逛了逛。九月初的B市还是挺热的,两个人沿着路旁的树荫下慢慢的走着。

    看着路边的小孩开心的从身边跑过,看着下课的学生骑着车从身边驶过,看着中午下班的工人赶回家吃饭。这就是平淡的生活啊。

    两人平平静静的过完一天,就像老夫老妻一样,过着休闲的周末。

    开学的早晨,两人七点准点起床,欧阳轩在主卧室洗漱完毕,就去厨房准备早餐。吴晨则往身上抹了厚厚的一层防晒霜。然后在她和欧阳轩的运动鞋里垫了两片劣质的厚卫生棉。这是军训专用物品!男女通用!

    欧阳轩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就看着吴晨拿着自己的鞋在努力的奋斗,这是往里面塞什么呢?欧阳轩好奇的走到吴晨面前,看着她拿着上次一起买的劣质卫生棉正往自己的鞋里塞。他当时还很好奇吴晨为什么要买这么劣质的东西,她用的东西他都清楚,原来那东西的用途是这样啊。

    “好了吗?”看着吴晨将另一片塞进自己另一只鞋里,询问着吴晨是否已经忙完。

    “好了。吃饭去吧。”吴晨拍拍手,准备往餐厅走去。

    欧阳轩拦着吴晨的去路,牵上吴晨的手往洗手间走去。拉上她的手放在水下,往手上挤出一些洗手,然后将吴晨的手一点一点的洗干净。吴晨顺着欧阳轩的动作任其清洗着自己的手。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你还能一直坚持着对我好呢?吴晨在心中默默的问欧阳轩。

    欧阳轩看着吴晨一眼,吴晨才发现,不知不觉自己已经将这句话问了出来。

    “我乐意对你好,而且还将一辈子继续如此。”说完这话,将吴晨的手擦干,牵着她的手将她放到座位上。“吃吧。我们得赶紧去学校了啊。”

    然后不再理吴晨,自己开始吃早餐。

    吴晨看了欧阳轩很久,一直在想着他刚才的那句话,既然你决定一辈子要这样对我好,我又怎么好意思不回应你呢!只要你对我好,那么对你我将毫无顾虑的付出。

    想到这,吴晨开心的低下头开始吃欧阳轩为自己准备的汤面和牛。

    欧阳轩看着这样的吴晨,自己刚才那些话也是为了让她知道自己心意,既然她已经明白了,那么现在应该是认同自己了吧。想着也笑了起来。

    欧阳轩将车停到校内的停车场内,和吴晨并肩走在校园。毕竟是校园内,欧阳轩还是不想因为这些小举动让吴晨难堪。

    两人约好中午电话联系后,各自走到自己班级的自习室内,班级导员正在进行人员清点。吴晨也看到了自己寝室的那三个女生,她们几个也看到了吴晨,对着吴晨招手。吴晨跟老师报了道然后去和她们三个回合。

    虽然吴晨的个子不矮,但是脸颊在一群十八九岁甚至二十多岁的人中间就有些显小了。

    “大家安静一下啊。我是你们的导员,我叫罗什。等会儿等哨声响了,我们班的同学就一起出去啊。现在还有些时间,大家可以先互相认识认识,晚上自习的时候再统一进行一下自我介绍。但是我们班有咱们04届最小的学生啊,所以大家一定要好好相处哦。” “老师,最小的谁啊?”班里的一个男生活跃的顺着老师的话继续着这个话题。

    “这个就看大家自己去发掘了啊。她可比大家小了四岁哦。每届比大家大四岁的不少,但是比大家小四岁的可不多。而且还不是科技大少年班的,是我们学系的啊。”

    这个年轻的女导员还真的很爱调胃口呢,我年龄大小和你有什么关系?吴晨在心中默默的腹诽,然后还表现出兴致勃勃的听着金楠说话。

    幸好这时哨声响了,否则不知道这个导员还能说出什么!

    当然,吴晨晚上还是没逃过,接受了大家的“抨击”,这跳级难道也是我的错吗?

    大学的军训和中学的军训就完全不是一回事。这次军训要持续半个月,也就是要到十月可能才能开始正式的上课。

    在军训开始的前一个星期,每天就听着军官重复的说着立正、稍息、停止间转法、行进、齐步走、正步、跑步、踏步、立定、蹲下、起立、整理着装、整齐报数、敬礼、礼毕、跨立······然后我们机械地重复几百次像站军姿、走正步这样的简单动作。

    慢慢的在训练中入军体拳队列会,合练等项目。每天吴晨回去后都是直接休息,吃饭的事情全部交由欧阳轩,而欧阳轩也尽职的做着男友该做的照顾工作。

    还有与吴晨和欧阳轩等一些外住人员毫无关系的每天按照内务卫生的统一标准整理内务、定期或不定期进行内务检查、内务评比。

    坚持到最后今天,吴晨他们被拉到隔壁的军校,其实也就是麻佳和高兴所在的学校,进行击练习。但是麻佳和高兴他们的通讯设备被统一管理,吴晨临时约不到人也就没办法借这个机会见见他们了。吴晨决定今晚回去的时候和麻佳约好,明天就能见到了。happy~!

    军训终于在吴晨他们千恩万谢中结束了。结束的那天,吴晨将鞋底每天换的卫生棉拿下,将自己的鞋和欧阳轩的鞋都提到洗澡间,用莲蓬头将鞋打湿,拿着刷子硬生生的将两双即将变成灰鞋的白鞋给刷洗干净了。真是太有成就感了。

    欧阳轩买饭回来时,吴晨正在洗澡。走到阳台上看着两双摆在窗台上的白鞋,呵呵的笑了。

    因为还没开始上课,所以晚自习可以自由安排。其实到上课以后,除非晚上有课,吴晨他们也可以选择自由安排。毕竟这些学校的学生不是单纯的为学习而学习,例如吴晨这等,雅思托福在高中已经通过考试,大一再将四六级过了,专业课每年结束的时候再拿个高分,为什么还要把每天晚上的时间限制住?

    修两个专业就比一个专业的时间占的多的多。吴晨在前几天重新在书房内添了一张书桌,现在两人各在一个桌前努力奋战着。

    吴晨是因为这半个月的军训落下了吴爸爸安排的工作,欧阳轩则是落下了欧阳妈妈为他准备的案例。两人静静的在纸上写写,时不时的在键盘上敲击几下。这些文件今晚肯定是看不完了,吴晨伸伸懒腰,支着头看着欧阳轩专心的研究案例的样子。看他时不时的皱皱眉头,吴晨看看时间,差不多该吃夜宵了。

    小心的起身,进入厨房蒸了一些蒸饺,拿出晚上买的下饭菜,倒出两杯牛,端到书房,轻轻的放在自己的书桌上。端上一杯牛递到欧阳轩的面前。

    在吴晨刚起身的时候欧阳轩就发现了,只是没想到她是去为自己准备宵夜了。

    伸手接过吴晨递来的牛,习惯的说了声“谢谢”。

    “你累不?”

    欧阳轩不知道吴晨为什么会突然问这句话,然后看看表,现在才十点啊。

    “我每次做点什么你都要说'谢谢',你不累我都听累了。”吴晨促狭的看了一眼欧阳轩,然后看到欧阳轩轻轻的笑了,“好,我错了,以后都不说了。”

    “这才乖。来吃些蒸饺,还有小菜呢。”吴晨献宝似地将准备的东西都摆在了欧阳轩面前,将那些案例归好放在一旁。

    “不错。一起吃吧。”说着将吴晨拉坐在自己腿上,夹着一个蒸饺放进吴晨的嘴里。

    这个亲密动作还是欧阳轩第一做呢,他自己做完这个动作后就有些红了耳。而吴晨则大大方方的吃下了他送来的蒸饺。欧阳轩现在才做到这一步也是难得了~算算看,有六七年了吧。

    其实吴晨在欧阳轩刚才突然拉着她坐到腿上的时候,心也猛地跳了一下。但是慢慢舒缓下来,发现这个人垫还是挺舒服的。欧阳轩身材还真挺不错!(真是色女~)

    33、苍蝇 ...

    都说,蜘蛛能够坐享其成,靠的就是那张关系网。所以,吴晨和欧阳轩现在就准备去参加校学生会的纳新。在班级的班干部推选中,吴晨当选了班级团委书记,欧阳轩则依旧做着老职务——班长。

    他俩依旧一起参选,参加的是学生会的组织部。

    为什么不选其他的呢?因为那些部都比这个需要占用更多的时间。假如不是为了能够得到更多的学分,吴晨连学生会都不想参加。上辈子已经做过的事情,何必再做一次。但是为了欧阳轩,自己浪费些时间就浪费些吧。

    吴晨和欧阳轩正在酝酿着要在B市的房产界上一脚。原来很多的大学生靠的都是这一行挣了第一桶金。吴晨和欧阳轩的第一桶金在金融业已经挣了不少,特别是吴晨,如果以她自己的实力在B市买一套房子完全不成问题。但是女生买房子似乎太不给男生面子了,特别还是这么强势的欧阳轩。所以,吴晨决定两人在B市现在就开始创业。

    欧阳轩在以后应该会直接去法院,而吴晨现在看来不出意外应该是经商。现在欧阳轩还没时间出去进行法律方面的工作,只能先进行自己的第二专业实习,陪着吴晨一起创业。

    两人先在小区内看房子。因为欧阳轩的这个小区还不错,虽然时间长了些,但是作为二手房来看,绿化不错,周围设施齐全,离市区不远,又靠近大学城,怎么看升值空间都不小。

    幸运的是,探听两天后发现,这个小区内真的有人急需把房子给卖了。这等天时地利的事,吴晨怎么能放弃呢。

    现在B市的房价只有五年后的四分之一,就算吴晨现在将自己的资金全部换成不动产,也只会稳赚不赔。

    吴晨开始了自己的收购工作,然后再在网上售出,从中间挣出差价。

    每天吴晨和欧阳轩依旧按时按点的去上课,在欧阳轩没课的时候吴晨会将车开去学校,但是两个人总是有窜开的上课时间。这个时候,吴晨就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应该买部车了呢?

    “你觉得我买部车怎样?”晚饭的时候吴晨将自己的这个打算询问欧阳轩。

    “你能办驾照了吗?还是说你准备办个假的驾照?”欧阳轩直接将吴晨一竿子拍下去了。

    “那你当时不也没有驾照就上路了吗?”吴晨不满的撇撇嘴。

    “我那时已经十六了吧?谁说的我没有驾照呢?你现在满十六了吗?”

    “算了,当我没说。既然这样你为什么同意我将你的车开出去?”

    “因为那是我的车,而且我相信你那速度在B市的交通管制内不会出什么问题。最多刮刮噌噌,那也没什么事。”

    “这和我买车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因为是我的车我的驾照有什么事是找我。如果是你的车就是无照驾驶,那你说该怎么办?”

    “好吧。我接受。那这意思是,我还没满14,等我大三的时候我才能有车是吗?”

    “恩。难道对于我这个司机你有什么不满意吗?”

    “没有。只是我觉得我们俩总会有岔开的时候,那开车怎么办呢?”

    “我可以和原来一样送你,或者你可以直接打车去。”

    “好。这个问题就此打住。吃饭!”

    此次谈话又是以吴晨失败以告终。而在以后的岁月中,吴晨胜利的次数屈指可数。当然,这也是因为她的想法总是和欧阳轩为保护她的想法相违背。

    虽然每天欧阳轩都会担任护花使者,但是好花总会有人窥探,然后渴望去摘取。哪怕看到旁边有护花人也不能磨灭那一丝念想。

    吴晨因为其年龄和长相,在上课后迅速在经济系和对外汉语专业中声名鹊起。吴晨在路上的时候总是觉得有点像是猴子,还好在经济系里有欧阳轩的护航,但是在对外汉语学习的时候,还是难免有些难题。

    现在,这个难题的来了。

    一个男生又窜到吴晨的座位旁边,吴晨已经为他的脸皮而感到震撼了。在自己屡次拒绝后,为什么还能这样的坚持不懈呢?

    “今晚一起看电影吧。”又是这个说法。就因为他在第一次说到电影的时候,吴晨想起了黄俊和汪洋的求婚而露出了一丝怀念的情绪,让这个男的为此而乐此不疲。

    “请问你到底是谁,要怎样才能让我的生活平静下来?”吴晨真的有些不耐烦了。本以为他能败退,谁知竟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真是失败啊,我叫郭晟,希望你能记住我的名字。相信这个名字以后将会一直出现在你的生活中。”

    吴晨转身离开,就是因为他,自己现在连课都不想再上。

    吴晨实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惹上了这朵烂桃花。虽然有时也会接到一些表白,但是当自己回绝后也没有给自己带到什么麻烦。

    他的自信到底来自哪里!

    第一见到这个男生的时候,吴晨只是觉得因为被突然拦下而感到不豫,但还是能够微笑的表示对不起拒绝。但是没想到第二天在上专业课的时候又被拉住了。

    “抱歉,我有男友了。希望你不要打扰我的生活。”

    “我知道,但不是还没结婚,我还有机会不是吗?”

    “谢谢你,就算没结婚,我也不会选择你!”说着抽出被他拉住的胳膊。主要是刚才吴晨在想经济学的一个案例,否则以吴晨的身手又怎么可能被他给拉住。

    但是这个男的真的缺乏自知之明,而自己又不想因为这件事去麻烦欧阳轩。最近他已经够忙了。

    接连几天,这个男生都会站在吴晨上课的门口等着吴晨。渐渐的吴晨从旁边的人口中了解到,这个男生是对外汉语大二的学生,家是S市的,成绩不错家庭也不错。

    可是这跟吴晨毫无干系,就算自己没有对象,可能对这种死缠烂打的人都没什么兴趣。何况自己这辈子已经碰到欧阳轩了呢。

    每次上完课,不管他怎么阻拦,吴晨都会闪开然后继续自己的行程。

    但是这件事如果已经被欧阳轩知道了呢?那么吴晨实在是忍耐不了了。

    “你们系有个男生在追你?”欧阳轩平静的说出这个问题。连经济系的都已经听到这个版本了,何况他们本专业呢。

    “恩,”吴晨乖巧的承认了,假如欧阳轩没有确认是不会来问她的。“死脸皮赖脸皮的死缠烂打。我保证我绝对严厉的拒绝。”吴晨这当然可以保证。自己已经过了那种虚荣期了,自己一个心理年龄快四十的女人吃一颗嫩草就够了,怎么可能还观望着别人!又不需要采阳补来让自己保持年轻。

    “需要我手吗?”欧阳轩继续干着自己的事,他们俩之间已经完全的对对方可以信任。几年的交往如果这点信任都没有,那真是有些浪费时间了。

    吴晨想了想,“暂时不需要吧。还不了解敌方动态,需要你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伸出手的。”

    “恩。以后上下课我都会陪着你。我没课的时候就陪你一起去上二专吧。”

    “这样会不会耽误你的时间?”吴晨很愿意这个做法,毕竟自己的男友在旁边,自己也能方便一些。免得那个苍蝇总是飞过来。惹的自己都想以武力解决了!

    “还好。陪你上课的时候也可以做自己的事不是吗?”

    “恩恩。”

    上课的事情就这样订了。如果那只苍蝇还这么坚持不懈,那么吴晨也就佩服他了。

    都说是苍蝇了,又怎么能这么有自知之明呢。

    “请你以后离我的女朋友远点。”欧阳轩站起来对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子说道。

    “你也称为女朋友,既然不是妻子,我还有机会不是吗?”真有自信啊!

    “不用了,我不希望我的女朋友被别人骚扰。”欧阳轩冷冷的回答。

    作为法律系的高材生,欧阳轩怎么能在口才上败给他呢!最后欧阳修赢得这次的胜利。当然,对郭晟来说,这只是一次挑战。吴晨这多花他摘定了!

    一个男人泥足深陷的爱上一个不爱他的女人,注定要放弃自尊。可惜,郭晟不爱吴晨,他要的是他的自尊,注定的除了更伤自尊外,没有其他的可能。或许对某些女人他能够成功,但是对吴晨,他注定失败。

    放弃深情攻略,开始金钱攻略。每天拿着一束鲜花在吴晨上课的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吴晨看都没看一眼,转身进入教室。在欧阳轩陪同的时候,欧阳轩会顺手将他的花接下,然后塞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郭晟的家庭,欧阳轩通过家里的一些关系已经查的很清楚。欧阳轩的表叔在S市政委工作,那天询问了他一些关于郭晟家庭的事情。政界关系比不过欧阳轩,商界关系比不过吴晨。到底是哪来的自信呢?还是只是个无知的白痴。

    但是既然吴晨不愿意他动手,那他就看着吴晨怎么来处理这个问题。如果她处理不了,他不介意以女友被窥探的原因而亲自动手来教教他该怎么对待别人的女朋友。

    34、生日礼物 ...

    在学期快结束的时候,那个叫郭晟的男人稍微收敛了一些,假如他能就此放弃当然更好。但是,这可能吗?

    吴晨和欧阳轩都是修双学位,所以考试的时候比其他同学也忙了很多。紧张的坚持了半个月,终于将考试全部完成。可以准备回家了。

    吴晨和欧阳轩一起回的A市,回家后在家陪着外公待了两天。爷爷还是选择依然留在Z市过年。吴爸爸和吴妈妈也就照常单独在家过。

    在小年的时候,吴晨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但是那个声音吴晨并不陌生。

    “你好。”吴晨礼貌的打招呼。

    “呵呵,这是你第一次这么礼貌跟我说话呢。知道我是谁吧”。

    真是个令人讨厌的声音,“恩,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吴晨的语气明显有了变化。

    “我在A市。”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要我去你家找你吗?”

    “呵呵,如果你要私闯民宅,我不介意。”吴晨火大了。他敢威胁我!

    “为什么你就不能给些面子给我呢?就不怕我去你家让你家人难堪吗?”

    “哟!请问你什么身份让我难堪呢?”吴晨真的是服了这个NC的男人了!怎么会有人这么有病,而且还敢在A市说给当地企业家难堪?

    “看来你现在没看上我是没看清我家的地位呢。”

    “如果你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祝你在A市新年快乐。”说完把电话挂了。真***NC!

    吴爸爸很惊讶他家吴宝宝还能有这么大的情绪变化呢,而且还是恼火!欧阳家的小子肯定不会让自己姑娘这样,那这是谁呢?

    “宝贝啊,来跟爸爸说说这是怎么了?”吴外公也抻着轮椅过来了。吴晨很庆幸自己将外公的寿命延长了,但是最近两年他的身体还是越来越差,很可能也撑不了多久了!

    “真是一个有病的人。明明看到欧阳轩在我身边还一直赖在我身边,刚才还说他来A市了。来A市又关我什么事呢?还说什么不知道他家能耐给我们家难堪?要给当地人难堪?我真不敢想象这种人脑子怎么考上R大的!”吴晨愤愤的跟爸爸抱怨着。

    “难道欧阳轩没处理吗?”吴爸爸很好奇,按照他对欧阳小子的了解,那小子对自己女儿的保护欲可是非常强的。

    “我希望这件事自己解决。毕竟这男的是大二的,欧阳轩还只是大一,我不想对他有什么影响。”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看来我得打电话给欧阳小子问问了啊。

    吴爸爸打电话和欧阳轩说了什么吴晨是不知道,只是知道郭晟没有再给她打过电话,这让吴晨松了一口气。如果那男的再这样下去,吴晨真的就会动武了!

    休息的时间永远都是过的最快的,而吴晨每天则选择跟爸妈粘在一起。

    欧阳轩的生日是在B市过的,当然,吴晨也顺便被欧阳轩特意回来了一趟打包带回了B市。

    在欧阳爷爷家吃过晚饭,欧阳轩带着吴晨回到了两人自己的家。今年的寒假欧阳轩除了将自己送回家的时候在吴晨家住了两天外,其余的时候都是在B市和欧阳妈妈一起过。欧阳爸爸也在过年的时候回来了一趟,然后又回到了J省。

    “你这完全就是为了让我陪你过生日。”吴晨不满的对欧阳轩嘟了嘟嘴。

    “你不觉得这是你的本职吗?”欧阳轩挑眉看了一眼吴晨,这丫头今年没给自己准备礼物?

    “你想要礼物?”吴晨看着欧阳轩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都怪他,直接将自己找回来,可是还没时间去给他准备礼物呢!

    “你说呢!”

    “可是你自己把我抓回来让我没时间去准备礼物了啊!”吴晨不满的说道。

    “那怎么办!要不你先欠着吧,明年补两份。”欧阳轩促狭的看着吴晨。

    “好吧,那你坐下来,闭上眼睛。让我想想。”吴晨拉着欧阳轩坐在沙发上,然后自己转身将客厅的灯关了。

    欧阳轩听从吴晨的要求,闭上眼睛坐在沙发上,他想看这个小丫头又有什么点子。灯灭了?这是想干什么?

    欧阳轩安静的等着吴晨,看看她这么短的时间内能拿出什么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能感觉吴晨刚才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但是却一直没有动作。在他准备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睛被小手捂住,然后感觉腿上一重,她坐在了自己腿上。

    欧阳轩听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在吴晨的手放开的时候,自己随即睁开眼睛。而就在睁开眼睛的一瞬间,看到吴晨贴近自己的小脸笑了,靠近自己,嘴上被软软的唇覆盖住了。

    这是小丫头的生日礼物吗?吴晨准备离开时,欧阳轩伸手紧紧的抱住了那纤细的腰身,一只手托住了吴晨的后脑勺。既然这是生日礼物,那就让我来决定时间吧。

    吴晨感觉到欧阳轩刚开始的笨拙,但是也许这种事情还是有一种天使然在里面,欧阳轩慢慢的用舌头撬开了吴晨的小贝齿,细细的品味着属于吴晨的独特味道。

    很甜,很美,很暖~

    直到两人都快不能呼吸的时候,欧阳轩才放开了吴晨。看着吴晨憋红的小脸,和经过这种激情后眼神中的一丝迷惘,欧阳轩才敢确认刚才那些美好都是真实存在的。我的小丫头,这个生日礼物我很喜欢呢!

    “这是生日礼物吗?”欧阳轩轻声的问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小脑袋。

    “恩。没有了。”

    “呵呵,这是一次的啊~!我很喜欢。”

    “恩恩。你不能不喜欢哦。就给了你一个呢!”

    “傻丫头,这第一次你还想给谁呢?”

    吴晨在欧阳轩的肩上摇了摇头,这辈子我最美好的东西都给你吧!

    接下来的日子,因为已经有过第一次的接触,欧阳轩就开始不再那么收敛了。每天早晨起来会给吴晨一个早安吻,晚上一个晚安吻。对于欧阳轩的这个习惯,吴晨知道是纠正不了了。

    在开学前的日子里,因为吴爸爸的公司除了在房地产行业发展外,又开始在其他奢侈品行业上了一脚。吴晨现在只觉得自己需要了解的东西越来越多。

    早上经常是在欧阳轩的小提琴声中醒来。吃过他准备的早餐,两人来场合奏或者联弹,嬉闹一会儿,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

    吴爸爸带着吴妈妈出去旅行了,公司的事情他只负责遥控,其他的都交给了吴晨。吴晨甚至已经看到了自己如果接管公司以后会有怎样悲惨的生活了!

    这也决定了吴晨接下来几年的工作,肯定会让自己先逍遥几年。

    开学后的课表和上学期完全不一样。这学期吴晨和欧阳轩的课程大部分都安排在相同的时间里,对于这种安排,两人都还比较满意。因为两人每天都可以一起上下课,不需要耽误更多的时间。

    两人有一节课安排在九十节,下课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这天吴晨和欧阳轩照常约好下课在校门前等。而就在这天吴晨又见到了那个让她头疼的男人。本以为他已经放弃了,为什么又来了?

    吴晨被他拦在教室门前。

    “你最好安静的在这听我说完,否则我不保证明天你会在学校看到什么。”看到吴晨准备转身离开,郭晟说了这样一句话。

    吴晨只好站在原地,他又想威胁自己什么?

    “你不想让老师和大家都知道你俩已经同居了吧!”

    吴晨听到这句话,眉头皱了皱,没说什么抬脚离开。

    “如果你今晚能够想明白,那么这件事就不会有人知道的。”身后传来一句这样的话。

    “无知的人才是最牛B的人!装B没装好的人才会被人称为2B!”吴晨讽刺的说了一句,头都没回,径直往校门走去。

    “今天下课晚了吗?”欧阳轩看了一眼吴晨,打开车门让吴晨进去。

    “碰到一个神病!被耽误了一下。”吴晨由着欧阳轩给她系上安全带,靠在座椅上闭上眼睛休息。

    “还是那个男的吗?”欧阳轩有些不耐的问了一句。

    “恩。他说要将我们同居的事报给全校知道。”虽说吴晨没什么表示,但是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自己不在乎,但也不希望给欧阳轩带来什么不利的说法。

    “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在校外的住址填的是家?你由住校变成外住也是来打的招呼。”欧阳轩无所谓的说出了这个答案,如果吴晨早已知道这个答案,那用得着担心什么。

    吴晨瞪了一眼欧阳轩,这件事情也不告诉自己。这样,非法也就变成合法了吧?毕竟自己还是由监护人负责的。

    为什么在做什么事之前不调查清楚就敢这样做呢?吴晨也不想想,不是所有人都和她一样是重生的。更多的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人都很冲动,而郭晟这样的人,被宠的更不会想这些。

    既然不用担心了,又有欧阳轩在身边,吴晨就这样安稳的睡着了。

    35、无巧不成书 ...

    第二天如吴晨他们所想,学校的论坛里多出了吴晨和欧阳轩同居这样的消息。

    因为两人都是校学生会的成员,在班级里也是干部,所以两人的事情迅速在各系传递开来。当然大学同居的人并不少,可是吴晨现在只有十四岁,这个也是一个不小的条件啊。

    欧阳轩和吴晨依然照常的去学校上课,在上课前,吴晨就给欧阳打了电话,因为她担心等会老师应该就会过来直接找他们喝茶了。

    可是并没有如他们所想的引来老师。吴晨好奇的问欧阳轩“为什么老师不来找我们呢?”

    欧阳轩头也没抬,“你既然早上打电话给了,肯定会将这个问题解决好。而且,现在就算大学同居又有什么很奇怪的?又不是两人住在校内或者说是寝室,难道准备一家一户去家里吃饭吗?而且直接查也是查到家,你觉得他们会去查吗?”

    听到欧阳轩的这些解释,吴晨觉得自己还真是挺笨。不对,应该说是和欧阳轩在一起后,自己就开始不动脑子了。吴晨轻轻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摇摇头,继续看书。不需要烦恼的事何必自寻烦恼。

    至于后面发生了些什么吴晨就不知道了,至少那个男人再没有出现在吴晨的面前。吴晨有时想问欧阳轩是不是做了什么,但是觉得为那个男人去问欧阳轩?算了,太不值得了。在吴晨的心中,除了自己在乎的那些人,其他的人何必管他怎样呢。

    吴晨来月事的时候会不定期的疼痛,这次的吴晨可能因为前两天的着凉,又碰到来月事,疼的在床上都站不起来。

    欧阳轩在六点多的时候听到吴晨卧室门打开过一次,还在想她今天怎么起来这么早!可是看看时间,现在已经九点了,等会还有课,为什么还没起呢?

    欧阳轩走在吴晨卧室门前敲敲门,没人应答。

    “我进来了。”欧阳轩打开门走到窗户旁边先将窗帘拉开,借着外面的阳光见到整个缩在被子里的吴晨。

    他坐在床沿,伸手将吴晨的被子从头上拉开,难道感冒还没好吗?

    “晨晨,把头伸出来。”吴晨迷迷糊糊的探出自己的脑袋,呈现在欧阳轩面前的是一张毫无血色的脸,苍白的令欧阳轩惊心。猛然想起,她的经期就在最近几天呢。

    “是肚子痛嘛?”欧阳轩吴晨的额头,还好不烫。

    吴晨点点头。欧阳轩起身走出卧室进入厨房,泡了一杯红糖姜水,再从药盒里翻出止疼片,倒了一杯温水一起端进了吴晨的卧室。

    坐在枕头旁边,将吴晨扶起靠在自己的身上,一个手搂着她,另一只手拿着止疼片,“乖,先把止疼片吃了。张嘴。”

    吴晨应声张开嘴,将药吞进嘴里就着欧阳轩手中的温水喝了下去。

    “等会再睡,先喝了这杯红糖姜水。”吴晨摇摇头,这个味道是她最讨厌的味道,她实在不愿意喝这种东西。

    “乖,喝完就不疼了。来,张嘴。”吴晨坚决不肯听从这个指令,他明知道自己最讨要这个味道。

    突然感觉到嘴上覆上的两片暖暖的唇片,然后和那柔软一起递过来的就是吴晨最讨厌的红糖水。吴晨无奈的张开迷糊的眼睛,他总是能够找到方法。

    看到这样的欧阳轩,吴晨突然想起了在03年非典时的欧阳轩。那时的自己因为生病被停课在家,欧阳轩却完全不知隔离保护,每天过来喂吴晨吃药,陪吴晨学习。直到吴晨好了之后他才和她一起回到了学堂。

    对于欧阳轩这方面的坚持,吴晨除了感动也实在想不出其他的形容了。

    似乎一直以来都是他在照顾自己呢!

    吴晨伸手接过那杯自己讨厌的红糖水,闭气将杯子里的都喝了下去。最后剩下的一些吴晨实在吞不下去了,欧阳轩也不再勉强。

    将吴晨塞进被子包好。虽然已经夏天了,但是为了免得她再次着凉,欧阳轩无情的将空调给关了。吴晨认命的躺好,还不忘给自己争取一些利益。“空调关了总能给我个电扇吧!”

    欧阳轩脚停了一下,加快速度出去了。这丫头,自己还要去给她煮粥呢!

    大二的生活除了比大一多了几门选修和实践课外,吴晨和欧阳轩都觉得还是能够应对这样的紧凑进度的。

    现在的吴晨没有再让欧阳轩管自己创业上的事,毕竟做了一年也差不多稳定下来了。而欧阳轩在今年则和大四的两个学长一起开了一家律师行。张野和钟题是欧阳轩法律系的学长,因为同在学生会工作,几个人渐渐熟悉起来。因为家庭背景相差不远,生活环境也相似,几个人发现对方的格都很合拍,关系也就慢慢的越来越好。

    今年两人已经毕业,在别的律师行实习了一段时间后决定不如自己开个律师行吧。拉上欧阳轩一起入股,三个大学生其中还有一个是大二的在校生,就大胆的自主创业了。

    吴晨对欧阳轩的这个做法很认同。在建立初期的投资上,吴晨本想若是欧阳轩三人的资金不够自己也可以入股。可是欧阳轩愣是自己将这些事解决了。真是个大男子主义的男人~

    而吴晨做的事就是每天和欧阳轩一起上课,在欧阳轩忙的时候在家炖好汤送去律师行给三个臭皮匠好好补补。

    这让张野和钟题特别眼热,怎么欧阳轩就能找到一个这么贤惠的女孩呢。聪明大方,漂亮贤惠。上的了厅堂进的了厨房!

    欧阳轩每到这个时候就一脸骄傲的看着两人,弄得两人极度鄙视他的小人做法。

    吴晨和两人在学校也早就熟识,而两人也是为数不多知道两人真的住在一起的人。有时候在两人没课的时候还会到家里来蹭饭。毕竟张钟两人都是两条大光棍,不是说没有女朋友,只是没找到真正合适的人。

    吴晨也乐意看到欧阳轩这样,在B市的两人因为个原因,很少有特别好的朋友。吴晨还好说,经常能够和唐羽和麻佳见面。而高兴因为专业不同的原因很少能和他们相聚,就连麻佳在校内也很少能见到高兴一面。以至于欧阳轩在这很少能碰到真正能说话的朋友。

    现在跟张野和钟题能够关系变得这么亲,也让吴晨放心起来。本以为这辈子欧阳轩就黄俊这群兄弟了,现在能再加两个也是好的。

    当四个人在家正准备吃饭的时候,吴晨的电话响了。

    “怎么了,怎么想起现在给我打电话了呢!”吴晨好奇的问着电话那头的人。

    “哎呀,人家有急事想要告诉你嘛。”说话人是唐羽。

    “什么事这么急呢?还没吃饭就过来吧。”

    “恩,我马上就到你家了,准备两副碗筷。”说完把电话给挂了。

    两副碗筷?看来这是要见娘家人了!

    吴晨微微笑了起来,看着欧阳轩说了一句“准备见见你的六妹夫是何方神圣吧!”

    转身走进厨房,看来还需再加两个菜啊。在菜上桌的时候,门铃也响了。欧阳轩起身将门打开,就见唐羽站在门口,身后还跟着一个男孩。

    “进来吧。”欧阳轩将两双拖鞋放在地方,引着两人直接来到饭桌前。

    吴晨收拾好厨房拿上碗筷出来,看到来人愣了一下。

    “世界真是小啊!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听小羽说了你很久,这么多年又见面了。”

    “你们认识?”欧阳轩好奇的问正在说话的两人。唐羽替欧阳轩解释了一下疑惑“他俩是小学同学,还有刘敏都是一个班的。”

    “恩,他叫刘晗,这是欧阳轩,这是欧阳轩的同事钟题和张野。”吴晨给双方都介绍了一下,“我叫唐羽。”省下一句话。

    “你俩这是怎么回事呢?”吴晨促狭的看着两人,装作不明白等着解释。

    其实也就是最老套的戏码。两人一人在B市音乐学院,一个在B市舞蹈学院。两个学院又经常一起配合,有时又一起联谊。唐羽和刘晗两人因为都是H省的人,渐渐的熟悉起来。当两人知道竟然还有同学都是双方的好朋友的时候,就联系更加密切了。慢慢的就成了今天这个局面。

    但是唐羽深刻领会了隐瞒吴晨的结果,所以刚开始发展不久就决定坦白从宽。

    吴晨也不多说什么,毕竟已经不是原来的小孩个了,两个人也二十了,她除了祝福也不会有其他的想法。而且唐羽还这么乖的坦白了,那么自己就更要好好招待招待两人了。

    “告诉唐叔叔他们了吗?”这辈子的吴晨面对这些事情,已经不会再想上辈子那样做秘密的地下活动,什么事都愿意直接告诉家长。毕竟家长比你了解的要多,他们知道这事你也不会吃亏。

    “还没呢。先让你们看看,到时候我妈问你的时候你也熟悉。”唐羽直接将主意打到了吴晨的头上。自己爸妈都很喜欢吴晨,来B市也总是知会吴晨和欧阳轩照顾照顾自己。自己则打着这个旗帜经常来家里蹭饭。吴晨和欧阳轩每次在她回去的时候都会准备好一些不容易坏的食来改善自己的伙食。虽说自己不缺这些,但是能被他们这样照顾唐羽是非常喜欢的。

    这次决定首先告诉他俩也是有原因的。一个是自己二哥,一个是自己小妹,但是平时都比自己懂事,现在先知会两人也方便让自己老爸老妈放心。

    吴晨只觉得这个社会无巧不成书,一直在想唐羽这个女孩会找一个怎样的对象,找来找去也还是身边的人。这个结果也还算是不错。

31-35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