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平淡的完美生活 41-45


    41、再当主持 ...

    今年的元旦应该算是欧阳轩事务所的正式成立后的第一个元旦。去年的这个时候刚刚建立,今年这个时候也算是周年庆了。

    这一年来,欧阳轩在工作中渐渐的成熟起来。不,应该说是越来越成熟,身上的成熟男人气息越来越迷人了。

    吴晨不是不知道他身边总是围绕着各种女人,但是,就如两人所说,都给了对方绝对的信任。当然,他们事务所的都还好,虽然有些新来的,但是都比欧阳轩要大。

    现在是比较流行姐弟恋,但是学法律的女孩吴晨相信应该气质更高雅,对于劈腿的姐弟恋应该没什么兴趣吧。或者说,就算那人有兴趣,也得欧阳轩愿意配合才行。

    吴晨在欧阳轩忙的时候依旧做着女朋友该做的事,有时会准备好晚餐去欧阳轩办公室进行突然袭击。可惜至今为止吴晨什么都没发现。就连欧阳轩的秘书都是男的,吴晨保证,这绝对不是她的主意。

    拎着从家里带来的饭盒,而且是三个大的保温桶,这都是为了钟题和张野那两个大胃男。在欧阳轩今天打电话给吴晨报备的时候,听到欧阳轩在报今晚的菜谱,那两个不知道从哪里突然窜出来的男人对着电话一顿嚷嚷,让欧阳轩在外面的秘书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直接冲进了办公室。

    只看到公司的三个年轻老总,抢着一个电话。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能干干的站在门前。

    还是欧阳轩发现了他,让他直接出去。

    两个人对着电话不停的报菜名,直到听到那边没有声音的时候,张野才对着电话问到,“人呢?挂了?”

    “你俩说完了?”吴晨在那边温柔的说到。

    “恩,差不多了。”张野想想,是差不多了。

    “麻烦你俩打电话给大酒店,这里是家常菜,您报的菜名一个没有。”吴晨越来越温柔,听的张野一愣一愣的。

    “那,随便吧。”张野气短了。他和钟题已经吃了一个月的外卖,这年底忙的连饭都没时间吃。虽说吴晨每次给欧阳轩送饭来的时候都会顺便带上他俩的那一份,可惜,两人一直没口福。吴晨准备来的时候他俩没在,他俩在的时候吴晨没时间。

    今天终于让他们碰到了,又怎么会不趁机补偿补偿自己。反正跟欧阳轩和吴晨也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

    “你不随便还要怎样!等着!”说完把电话给挂了,张野看了一眼电话将手机还给欧阳轩。

    欧阳轩看着两人吃瘪的样子就想笑,自己刚才和小晨说的好好的,突然电话被抢。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两人一顿报菜名,什么口味蛇,红烧羊···这些是一下就能做出来的东西吗?然后看到两人被吴晨虎的一愣一愣的又觉得一阵解气,谁让两个奸诈的人,自己空闲的时间全被两人给榨干了,现在连吃饭都要在办公室解决了。现在还要被两人来影响两人世界。

    欧阳轩当然不会觉得和他们一起吃饭有什么不好。两人最近忙的连饭都经常忘了吃,如果不是因为时间忙,他都会直接将两人叫到家里好好吃顿好的。

    吴晨本准备开车过去,但是想到欧阳轩的车也在公司,还是选择出租更方便点。

    说到这车,这就要说到吴晨的十六岁生日了。在大一的时候吴晨就开始眼馋汽车,本说今年的生日吴爸爸准备买一辆汽车给吴晨做生日礼物,谁想竟然被欧阳轩给打电话抢先了。

    在欧阳轩从吴晨那知道吴爸爸要给她买车的时候他就找时间专门打电话给了吴爸爸,告诉吴爸爸吴晨的车还是由自己来买吧。

    吴爸爸虽说有些不乐意,但是两人也住在一起两年了。这两年也没发生过什么事,让他对欧阳轩是越来越满意,现在也能算得上是半个女婿了。现在欧阳轩要给吴晨买车还是用自己挣得钱,他也同意。只是想到现在连自己给自家女儿买礼物都有人抢了,就忍不住还是有些生气。当然这气也只能自己生生,毕竟欧阳轩也没做错。

    当吴晨生日那天看到欧阳轩开来接自己的红色甲壳虫,吴晨开心的抱着欧阳轩送上了感谢之吻。随后欧阳轩就被无情的抛弃了,新车总比旧人好看!当然,这个旧人还是不容忽视的。

    拎着三个大的保温桶,坐着电梯直接上了十四层,欧阳轩的事务所就在这。

    从电梯里出来,就看到欧阳轩靠在电梯正对面,看到她后走向前自然的接过吴晨手中的东西。一只手拎着饭盒,一只手牵着吴晨。这样的动作,两人已经不知重复过多少次。

    “小晨来了。”吴晨还没走近欧阳轩的办公室,眼尖的钟题就已经发现了她,而欧阳轩手中的饭盒在刚才进门的那一瞬也被他发现了。

    他大迈几步走进了欧阳轩的办公室,将张野无情的给抛弃了。

    “进门前,先将张师兄叫来。”吴晨拦着钟题的去路,其实她也知道本不用他去叫,张野也马上就会出来。因为张野的办公室就在欧阳轩的对面,他们进来的瞬间张野就会看到。但是她就是不愿意让钟题这么轻易的进去。

    钟题看了她一眼,本想认命的转身去敲张野的办公室门。但是关系默契就是默契,他还没去,张野的门就自动开了,在吴晨和张野打招呼得瞬间,钟题瞬间的闪了进去。

    吴晨看到钟题的动作很不给面子的笑了,有这么饿吗?

    四个人围着欧阳轩办公室的小茶几上,边聊边吃。

    “小晨啊,最近有时间吗?”张野说着说着突然问到吴晨。

    “啊?还好吧。怎么了?”吴晨最近除了课程以外,其他倒也还好。

    “我们元旦准备弄个晚会,你替我们准备一下,怎么样?”

    “这事?你想让我怎么做?”吴晨秉着能帮欧阳轩一些是一些的原则,现在能参与他们公司的事,吴晨还是非常开心的。

    “就帮我们充当一下主持人吧,其他的公司公关会去完成的。”张野可不敢真的太麻烦吴晨,他还要担心欧阳轩会给他脸色看。

    “这个没问题啊。但是你们公司应该也有学主持编导方面的人吧,怎么不找他们?”

    “相信你嘛不是。答应就答应了,说这么多干嘛。”张野不敢说的是,公司是有个专门学这个的,可是瞄上了你家这位,现在这可是专门在给你增添曝光率啊!

    既然吴晨答应下来,那么就会用心的去做。吴晨要张野早些让公关部的将节目编排准备好,然后她再看看需要准备什么。这虽说是吴晨的老本行,但是这么多年不做了,吴晨也担心会生疏了。

    42、元旦前夕 ...

    接下来的日子吴晨将更多的时间耗在欧阳轩的办公室。原来的吴晨有时间的时候因为害怕影响到欧阳轩的工作只好一个人待在家里或者自己出去逛逛,现在既然有前提了,自己当然愿意有更多的时间和他待在一起。

    欧阳轩看着吴晨每天来的这么勤奋,虽说是借用筹备元旦的名义,但是也知道她这是为了让两人能有更多相处的时间。

    前段时间两人除了一起上课的时候能够见面以外,欧阳轩都忙的见不到人影。在晚上的时候欧阳轩也回来的比较晚,通常是两人说说话,吃点东西就又到睡觉的时间了。第二天早上经常都是欧阳轩准备好早餐去上班后,吴晨才起床。

    当然两人都必须早些适应这样的生活,毕竟以后工作了,这样的生活才是正常的生活。所以吴晨才选择在不打扰欧阳轩工作的情况下和他这样相处。

    中午吃饭依旧是四个人在公司定好盒饭,聚集在欧阳轩办公室一起吃。

    “这次元旦难道你们三个不出节目吗?”吴晨知道通常这样的晚会领导都不会上台,但是那应该是年长的领导。像他们三个现在这样的金婿,不上上台,似乎有些对不起公司女同胞们的长期支持啊。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在吴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钟题就知道她肯定又有什么主意要整整他们三个了。

    “你说你们年纪轻轻的领导都不愿意露上一手,岂不让那些长期支持你们的女同胞们大感失望啊。”吴晨似乎正在纠结的思考着那些女人伤心的样子。

    “这样说,你是要将你家欧阳轩暴露给别人欣赏欣赏?”钟题好笑的问吴晨,他虽没听说过吴晨喜欢吃醋,但也不相信她能这么大方。

    “就算我不愿意,他也要被别人看啊。这样,有什么区别。”吴晨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欧阳轩这样的妖孽祸害,说没有人关注她是怎么都不相信的。

    “哎呦哟,听听这话酸的。欧阳轩,你们家做菜的时候都不用放醋的吧?”钟题笑呵呵的看着欧阳轩,伸出筷子准备去夹一块他盯上了很久的排骨。

    可是筷子还没粘到盘子,吴晨就伸手将那盘菜整个拿走。

    “你这是干嘛!”钟题火了,她怎么能抢走他看中这么久的菜。

    “不好意思,这是糖醋的。”吴晨无情的将那块肋排夹放嘴里。

    “哼哼,哼哼!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吴晨也不理他,只是看着欧阳轩将拿盘排骨放回原位,钟题则笑嘻嘻的继续去夹排骨。

    “小晨,别理他。来说说你的打算吧。”

    “恩,不理他。”吴晨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钟题,钟题看了她一眼,伸手夹了几块排骨,坐在旁边安静的啃着。

    “我想,要不出个小品吧。”

    “小品?”钟题嘴里塞着排骨惊讶的问吴晨,“原创还是非原创啊?”

    “一半一半吧!怎样?”吴晨看着张野和钟题,欧阳轩就不用管了,她要愿意,欧阳轩在这些方面是不会拒绝她的。

    “不错,试试。”虽说钟题总是和吴晨拌嘴,但是每次吴晨有什么想法,钟题都会选择支持吴晨。这样的朋友倒让吴晨觉得像回到了十小将的时候,朋友这样的关系才能越来越好吧。

    三人晚上忙完后,齐聚欧阳轩家。晚餐张野和钟题两人坚决不愿意再吃盒饭,盯得吴晨觉得后背发毛,屁颠颠的邀请两人晚上来家里吃饭。两人看到吴晨这么上道也就没说什么,大发慈悲同意放欧阳轩先跟她去当劳工,两人稍后就来。

    看着小人样的两人,吴晨理都没理,拉着欧阳轩回办公室拿上衣服和手提袋直接就走了。既然能走又怎么能在这耽误时间!

    两人在路上讨论半天,终于决定了菜单。其实也就是四菜一汤,荤素结合,四个人在家吃这样也就差不多了。

    饭菜出炉的时候,两人正好踏进门。

    “你俩这是跟着饭味来的吧?”吴晨笑呵呵的看着两人。

    “这都被你发现了。”两人也不是生人,就跟自己家一样洗完手,自动上桌。

    饭桌上的三人话题还不离工作,听的吴晨一阵头疼。吴晨也学习过法律,但是最近几天一直听到这些事也让吴晨有些迷惘。毕竟不是专门的法律学的学生,现在听他们说的完全专业术语,吴晨还是有些不明白。

    等三人从饭桌上下来,吴晨的娱乐节目也看的差不多了。

    “说完了?”吴晨看了看他们三个,再看看现在的时间,九点多了,吃的还真快!吴晨也不想想,他们吃饭的时候就八点了。

    “恩,说吧,什么小品。”欧阳轩坐在吴晨身边,钟题两人各自找座自己坐着。

    “恩,应该这样说吧。这个小说结合了小品,相声,还有广告。也算是个混血。”吴晨正经的将这句话说完,钟题和张野也点了点头。欧阳轩没有发表意见,只是用眼神示意吴晨继续。

    “我将稿子打出来了,给你们自己看吧。”吴晨将手里的四份稿件给了三份给他们仨。

    “噗。”钟题看完后,就哈哈的笑了起来。张野也跟在钟题后面笑了,连欧阳轩也没能避免。

    “这个题材觉得怎样?”吴晨看着哈哈大笑的三人,看样子应该让他们比较满意了吧。

    “不错。我看行。”张野给了吴晨一个大拇指。

    “没想到我们的小吴同志还有这水准啊。不错。”钟题也给了吴晨肯定。

    吴晨期待着看着欧阳轩,看着欧阳轩笑呵呵的揉了揉她的头,她也开心的蹭了蹭。钟题和张野两人则在一旁无奈的喝着热茶。这两人也太气人了,不知道旁边还有两个光棍啊。

    三人就在一旁乐呵呵的练习起来,吴晨则充当着导演的身份。指导着三人有什么不足。

    练习了一个星期,元旦节也就到了。

    吴晨本以为这次的主持应该不会起什么波澜,谁知,一些人竟这么没有眼色的来吴晨面前大秀其能力。

    “你是吴晨?”吴晨看着站在面前的这个女人,妖娆的装扮,身材不错,脸长什么样被粉盖的看不到原貌,腿够长,皮肤也挺白。

    也许在前世的吴晨看到这样的人会有些自卑,但是这辈子的吴晨看到这样的人,只会直接无视。要身材,自己身材不比她差。要长相,自己干净的能直接见人。腿不短皮肤也够白。但这个女人满含敌意的来找自己是干什么?

    “恩,你是谁?”吴晨在一瞬间将这个女人定位在85分左右,属于不错型。

    “你就是这次的主持人?”那女人扫了一眼吴晨,发现这个女孩外貌不比自己差,但是自己比她也不逊色。可是为什么这次主持不直接用她而用一个外人呢?就因为她是欧阳轩的女朋友吗!

    “对。你有什么意见?”吴晨因为近几年一直帮吴爸爸在处理公司上的事,不知从何时起由内而外的会有一种上位者的气质,特别是在这种挑衅者的面前。

    “当然,你是专业人士吗?能担当主持吗?”在吴晨的注视下,女人的气势渐渐弱了起来。

    “这个似乎还没轮到你来心,这你应该相信你们老总的决断。”说完不愿再理,准备从她身边直接过去。吴晨现在更着急的是跟欧阳轩约好一起吃饭的时间到了。

    谁知这个女人这么没有眼色,拦着吴晨的去路,“你有什么能力让我瞧瞧,不然我不会就这么同意你占了我的位置。”

    听到这句话的吴晨大概捋清楚了她的身份,似乎可能好像就是公关部的那个主持专业人士。吴晨再打量了她一下,以主持人的打扮来看,她的打扮显得俗套了。真是没什么眼色又没什么眼光的人啊。

    “请你让开!我不觉得我应该把时间浪费在你的身上。”吴晨厉声的说道。

    在吴晨的怒斥下,女孩只能撒气似地转身离开,离开时还对吴晨说了一句,“我会向老总申请的,我相信我比你强。”

    吴晨无奈的看着她的背影,怎么自己总是能碰到这样的人,能将我挤下去又何必来多此一举呢?!

    43、元旦事故 ...

    最终那个女人有没有去找钟题他们吴晨是不知道,总的来说没来找欧阳轩就好。而最后自己这个主持人的身份也没有受到影响。

    晚会是在酒店的宴会厅举行的。在宴会厅前端搭上了一个小的舞台,下面摆着零时座位。晚会结束后则在隔壁厅再举行宴会。

    这属于公司内部的自娱自乐,所有人都必须参与。这是当然,公司老总都出节目了,他们这些员工只看不演又怎么好意思。

    吴晨今天特意让唐羽过来帮自己的忙,准备了两套礼服还需要在中间换换妆,晚会则由她和钟题搭配主持。

    这也是那个女人想争到这个主持人的原因吧。毕竟能够一起主持,晚上再发生些什么也是正常的事。可是这事在吴晨眼中就变得没什么其他意义了。

    “尊敬的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各位今晚的莅临。”掌声响起~

    “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时光的车轮又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印痕。伴随着冬日里温暖的阳光,2007年元旦如约而至; ······”

    说完开场,因为钟题在上面主持,开场致辞只能由张野或者欧阳轩上台。但是欧阳轩因为还一直做着幕后的指挥,所以将这个光辉荣耀交给了张野同志。

    吴晨在欧阳轩他们节目前一个节目去换礼服,因为方便等会过来直接就能看到欧阳轩他们的节目。

    吴晨拉着唐羽去旁边的更衣室换衣服。可在化妆台上吴晨找了很久都没找到自己的第二套礼服去了哪。

    “你确定记得自己是放在这吗?”唐羽在这一块翻了个遍,就是没看到吴晨的礼服在那。

    “当然,不然我的衣服还能去哪。”吴晨现在着急去看欧阳轩他们的节目,但是更想知道自己的礼服去了哪。

    “是这个吗?”唐羽在垃圾篓旁边找到了吴晨的那条粉蓝色礼服。礼服下摆被撕成一套套,上面被剪成一个个大窟窿。

    “这是谁干的。”吴晨还没发火,唐羽的火就起来了。

    学艺术的人本就随,唐羽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现在看到自己的妹妹竟然被人在背后这样使绊子,她能不火大才奇怪。

    吴晨思考了一下,除了那个女人似乎不会有其他的可能了。

    “知道是谁吗?”唐羽气冲冲的问吴晨。

    “恩,大概知道了。”吴晨瞥了一眼唐羽手中的礼服,虽说这礼服不便宜,但是在吴晨眼中也不值什么。只是想到自己在欧阳轩的公司竟然被人这样的使绊子,自己不是圣人,也会火大。

    “叫上麻佳,丫的,干她!”唐羽拉着吴晨就准备出去找那人。

    “叫麻佳干嘛?她最近可没时间。我知道是谁了,等我确认以后就找你一起去会会她。”吴晨拉住唐羽,现在重要的是自己要怎么弄下一个行头。

    “没衣服你想怎么办,别换了。”吴晨被唐羽拉着回到宴会厅。吴晨进去的时候他们三个已经开始演了一段时间了。只听见钟题在上面拿着手中的金表诱拐着张野说着“破盘价,真正的破盘价啊。破盘,盘子破了好几遍,不是一遍,是十几遍啊。有什么可犹豫的,十块钱,你买不了吃亏,十块钱你买不了上当······”只听到下面哈哈的笑倒了一片。

    唐羽也搂着吴晨哈哈的笑了起来,“没想到他们三个也能这么逗啊,这剧本谁写的啊,太有才了。”

    “谢谢您的夸奖。”吴晨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直接谢过唐羽的夸奖。

    “哎哟喂,什么时候您也有这才能呐。”

    “去你的。”吴晨挽着唐羽走到台下等待准备下台的三人。

    欧阳轩挑眉看了一眼吴晨,“怎么没换衣服?”

    这句话将唐羽的火又挑起来了,“二哥,你们公司的人什么素质啊,竟敢把小晨的礼服都给剪了。一个律师事务所竟然能出这样的人,这叫什么素质!”幸好这个位置离座位席还有些距离,不然以唐羽这一嗓子所有人都能听到了。

    “谁弄得?”欧阳轩听到这句话,脸也黑了。

    张野和钟题也严肃起来,“小晨,这件事既然是公司里的人,卖我们个面子,让我们处理吧。”钟题这是第一次在吴晨面前这么严肃的说话,律师不愧是律师,这样看起来就有谈判的味道。

    “恩,我知道了。怎么说也得给你们三个面子不是。”吴晨无所谓的笑笑。自己动手和欧阳轩动手没什么区别,也许自己比欧阳轩动手还会妇人之仁一些。

    “晨晨,告诉我是谁。以后见一次扇一次。”唐羽拉着吴晨要指认那人是谁。

    吴晨笑了起来,“你是流氓啊?见人一次打人一次。既然说了给他们三个面子,我们就不能再多说了你说是吗?”

    唐羽不甘心的撇撇嘴,“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吴晨本就不是心软之人,只是那人并没惹到她什么,她也就不会多说什么。但是如果对她已经构成了伤害,那么她就不会再管那么多了。

    今天那个女人这次敢剪她的衣服,那么下次还会做出什么谁都不能保证。对于这种人,吴晨绝对不会就此罢手。既然欧阳轩他们要接手,那吴晨就交给他们。他们仨也不是仁慈的人,相信会比吴晨做的更好。

    发生这些事是让人不开心,但是这不是其他人的错,吴晨他们不能把人扔下就离开。还是规规矩矩的将整场节目主持完,“踏着青春的节拍,我们向春天走来,一路欢歌,一路笑语,万物在漫天风雪中欣然等待。······”

    “ 在新的一年,我们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做,有许许多多的任务要去完成,我们将面临新的挑战和新的机遇。祝各位在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万事如意。2007年元旦晚会到此结束,朋友们,再见。”

    结束后,欧阳轩三人拉着吴晨到更衣室将那件被毁了的晚礼服拿了回来。对于欧阳轩这种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证据。

    既然敢伤害吴晨,那么欧阳轩也就丝毫不会手软了。她平时缠着自己,自己都能当没看见直接无视,但是这次她就显得有些太不聪明了。

    上次那个女人拦住吴晨的时候欧阳轩其实就在旁边,但是他觉得这件事还不适合自己手,可是今天竟然做出这样的事,那么他就不能原谅了。会对吴晨造成一丝伤害的人,欧阳轩都不允许留在吴晨身边。

    “那个女人看上你了吧?”在将唐羽送到学校后,欧阳轩和吴晨两人才一起回了家。

    “恩?”欧阳轩不明白吴晨怎么突然说这些。

    “其实上次她来找我就让我有些疑惑,其实真正的原因应该是因为你吧?”在那个女人第一次来找她的时候她就有些奇怪,照理来说,如果是为了工作上的事,就算是争一个职位,也不会用这样的方法。那么这样推论出来只能是因为其他事了。

    而吴晨从未和她有过交集,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欧阳轩了。

    欧阳轩这时只能适时的保持沉默,多说多错,不说也错,这样也许还能得到提前开释。

    两人就这样静默着,吴晨没有再说什么。她这样也只是将自己心中的不快发泄一下,如果因为那个女人而影响到他们之间的感情,那实在是不值。

    欧阳轩静静的开着车,而头脑中还在思考着有什么更好的方法能够解决类似的问题。在这样的大熔炉里,这样的问题肯定不能避免,再想想那些应酬,欧阳轩想着要不就换换环境吧。

    44、结婚 ...

    吴晨和欧阳轩最近很忙,除了忙工作还要忙着拍照。这是为什么?

    因为再过不久,黄俊和汪洋就准备举行婚礼了。这让欧阳轩着实羡慕了一把,看着自己的好兄弟都已经领证结婚,可是自己身边的小丫头却仍未成年。

    大三的时候大家都忙着实习,而吴晨则要跟在汪洋屁股后面到处跑。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到底是他们结婚还是她结婚哪!

    这也不能怪别人汪洋,几人中年纪最小的就是吴晨,汪洋关系最好的也是吴晨,吴晨对这方面的了解也比那些人更多,这个免费劳动力不用那怎么对得起他们的商人本质。

    “不行了,我要休息一会。”吴晨对着自己手中的大包小包真的没其他想法了。这个女人明明已经找好了婚礼公司,并且全程负责。可是为什么自己还要买这么多大包小包的东西?

    “这样就不行了?好吧,我们去前面坐坐喝点东西,等会再继续。”汪洋慈悲的决定暂时先放过吴晨,但是不可能放她走,现在自己还有很多东西需要买呢。

    “还要继续?你们这是结婚还是采购啊?”吴晨看着手中的首饰,香水,礼服····这么多东西,难道平时家里没有?

    “这些东西当然要时时更新啊,而且很少有时间能够和你一起出来逛街,难道你不愿意陪我吗?”

    看到汪洋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吴晨只好忍痛以不平等条约将自己无偿的卖了出去。

    “礼服要去定制吗?穿旗袍还是什么?”吴晨掂掂手中的几套礼服,全部都是日常晚礼,本没有看到新婚礼服。

    “当然,等会我们就去定制。去XX泉,我要定制几套手工的。”说到购物汪洋的眼睛又亮了。

    吴晨深切的对黄俊的钱包表示沉痛的哀悼,找到一个这样会挣钱又会花钱的媳妇,也不容易啊。当然,这家里有太多钱不用来花也会发霉。

    “等会你也要订几套吧,不然你这伴娘穿晚礼服就有些不配了。这些东西都由姐姐给你购置,你就试试就行。”吴晨毫不客气的给了她一个白眼球。说的这么好听,谁家伴娘的衣服还要伴娘自己准备啊?而且她突然想起,汪洋家自己就是卖珠宝的,她为什么刚才还要去珠宝店买这么多?吴晨还真就不相信汪妈妈会不给汪洋准备大批的珠宝嫁妆。

    下午两人不仅需要逛女装还要负责男装。伴娘是吴晨,伴郎当然是欧阳轩。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来有男友的好处,电话将两个大男人拉了出来,这才是真正的免费劳动力啊。

    在晚上回家的时候,吴晨已经完全挂在了欧阳轩的身上。欧阳轩将洗澡水放好,将吴晨推进浴室,然后充当好好先生去煮牛。

    泡完澡感觉舒服多了。吴晨穿着维尼连体睡衣躺在沙发上,将脚直接搭到欧阳轩身上,欧阳轩则上道的按摩起来。

    “这两人来B市就是专门为了购物的吧!”舒服的享受着欧阳轩的按摩,力度正好。

    “不然你以为呢。”

    “丫的,当时还真以为两人是专门来看我们。难道在欧洲逛街的地方不比这边好?”吴晨无奈的转个身,小腿有些痒,噌噌。

    看着吴晨这样毫无顾虑的躺在自己身旁,欧阳轩发现这真的是一种甜蜜的折磨。她用小腿蹭他的大腿,这不是引人犯罪嘛!

    “这两人现在由非法同居变成合法同居了,当然要购物庆祝庆祝啊。”欧阳轩琢磨着说出了这句话,当然,有其深层的含义。看看,吴晨这就上钩了。

    “非法?合法?那我们这几年难道都算是非法同居吗?”吴晨纠结了想了想,似乎真的应该算是。虽说在名义上寄居在欧阳家,但实际上,他俩这样算是非法同居呢。

    “算是吧。”

    吴晨怀疑的看了一眼欧阳轩,“那你这样岂不是知法犯法?”

    “所以我想改正错误啊。”

    “意思是?”

    “什么时候你同意跟我从非法变成合法?”

    “你这算求婚?”

    “算,也不算。”

    “切,既然不算那你问我干嘛。”吴晨再次转身,将脸埋进抱枕里。王八蛋,刚才亏我还激动了一下。哼!

    看到吴晨这别扭的样子,欧阳轩笑了起来,没说什么,依旧给她按摩着工作了一天的小腿。

    婚礼前一天欧阳轩和吴晨一起回到了A市,这是两人婚礼的第一场,回到英国后两人准备在那边再去教堂补办一场。

    早上六点,吴晨就陪着汪洋开始奔跑于美容院,造型沙龙。不到十点一行人回到家,准备等着新郎过来叫门。

    “新郎来啦!”门口汪洋的表姐妹们大喊了一声。吴晨应声从屋内出来。

    “哟,来啦。想娶我家新娘,诚意在哪?”吴晨隔着别墅的大铁闸门询问黄俊。

    “小妹啊,你家大哥结婚,你还不赶快让开。”慕容晋在旁边吆喝着。其实在刚看到吴晨走出来的一瞬间慕容晋都愣住了,一年时间不见,这个小丫头变得越来越迷人了。

    “你家四姐今天也结婚啊,怎么不赶紧多要些礼钱。”吴晨乐意跟慕容晋闹闹,他们中黄俊和汪洋是第一个结婚的,不玩玩怎么够本。

    可惜了,吴晨还没吭到多少红包就被黄俊叫来的帮手给生生拽走了。吴晨可怜兮兮的看着被黄俊抱走的汪洋,你们就这样走了,我的伴娘红包去哪拿啊!

    这个时候的汪洋早已经被幸福给淹没了,哪里还能管得着吴晨这株受了伤的小草。还是慕容晋好心的看到吴晨,从自己兜里掏出一个大的红包,“小丫头,怎么这么可怜,叫声八哥,这个大红包给你。”

    吴晨笑嘻嘻的看着他,“八哥。”

    “乖。”说着把手中的大红包给了她。其实这个红包本就是黄俊准备好要给吴晨的,但是交给欧阳轩就有点随便了,还是让慕容晋交给吴晨更好。如果让吴晨知道本来的情况是这样,她肯定会上前狠狠的踩慕容晋两脚。哪有这样抠门的哥哥!

    婚礼是新式草坪的婚礼。在露天的草坪上搭建了一个凹型舞台,一头连接了两扇门,一头上面摆着一个大型的杯塔,旁边放着一个三层的婚礼蛋糕。各处都是鲜花和彩带。

    音乐响起时,欧阳轩陪着黄俊走上了凹型台的一侧,吴晨也扶着汪洋从另一侧出来了。这样的舞台设计,时尚的新式婚礼,但是两位新人还有伴郎伴娘穿的却都是传统的旗袍。真是新颖夺人眼球。

    主持人缓缓讲述着两人的过往,大的投影上放的是两人的视频,放完时四人正好走到凹形台中央。欧阳轩拉着吴晨站到一旁,看着两人在主持人的引领下鞠躬,宣誓,交换戒指。看着两人将高高的杯塔倒满,看着两人将象征婚礼成功的蛋糕切下。看着汪妈妈和黄妈妈的眼泪以及汪爸爸和黄爸爸的笑容,欧阳轩紧紧的牵住了吴晨的手,这辈子我也会给你这样的幸福。

    当然,伴郎伴娘的主要工作除了收礼以外,还有更重要的一件就是挡酒。还好伴郎不止欧阳轩一个,挡酒的时候十小将全部出马,才没有让吴晨和欧阳轩倒着回去,但是也差不了多少了。

    吴妈妈在照顾吴晨的时候,想起再过两年自家的女儿也要走上红地毯,心里一阵酸一阵甜,这就是父母的心理。

    45、特殊的求婚 ...

    从英国参加完黄俊和汪洋的教堂婚礼,欧阳轩带着吴晨在英国好好的玩了一圈。英国吴晨还是第一次来,逛了逛伦敦的街头,看了看白金汉、伦敦塔,当然不得不去杜莎夫人蜡像馆和还有英国皇家大剧院,还去坐了那个巨型摩天轮。最后一天,吴晨两人去看了看剑桥,这个诗人徐志摩悄声来去的地方。

    现在几人中最闲的似乎就是吴晨跟欧阳轩了。因为两人的工作已经决定好,吴晨准备留校当讲师,欧阳轩则准备报考公务员。王宁和刘敏虽说工作也早就确定,但是两人现在需要准备毕业论文。在美国你进大学容易可以出来就比较难了。

    而麻佳和高兴,这次黄俊和汪洋的教堂婚礼都缺席了,因为两人实在是学校太严。现在虽说还是假期,但是两人因为要下部队体验,所以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唐羽和刘晗倒还轻松,但是几人爱好不同,也就没有一起行动。至于最后的慕容晋,吴晨除了在黄俊结婚那两天见到他以外,其他的时间完全不知道行踪在哪。哼,真是没有尽到地主之谊。

    慕容晋的离开是黄俊和欧阳轩同意的,这么久了如果几人都没发现他的失态,那么用天才来形容他们也就太名不符实了。吴晨没明白是因为她和几个玩的好的男朋友都是这样,并没觉得不同。

    但是男人的关注点和女人绝对不同,作为男人的欧阳轩对于窥探自己女友这么久了的朋友,又怎么可能没有丝毫感觉。

    原来可能说还有些不确定,但是在黄俊结婚时他的愣神,就让欧阳轩完全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作为兄弟,欧阳轩知道慕容晋不可能因为这样的原因就否定他们之间的关系,那么,他也不会残忍的让慕容晋来分享他们的恩爱。

    这一个星期两人住的是情侣套间,外面一件房里面一件房。吴晨不知道黄俊他们有没有和欧阳轩说什么,但是唐羽和汪洋则没事就和吴晨开开有颜色的玩笑。听的吴晨一阵无奈。

    “行了,你们这群女人,别跟我说这些。偶现在还是女孩。”吴晨作势害羞的朝两人还抛了个媚眼。

    汪洋和唐羽两人看着吴晨这样动手了给吴晨的脑袋敲了一下。“看到你们住在一起这么久,如果我们都不关心关心你的生活那才不对。”

    吴晨脑袋跟两人笑了笑,她也知道这几个人都已正式住在一起。但是她现在的年龄在法律上还不能做到对自己负责,也不想让爸爸妈妈在这方面为她担心。所以她一直都坚持着这方面,所幸欧阳轩是个比她自己更在乎她的人,至今为止也没想过要发生什么出轨的事。

    从英国回来后,欧阳轩似乎越来越忙。至于忙什么,吴晨自是无从得知。每晚依旧会跟吴晨报备他的去向,吴晨也就只能知道他的应酬更多了。

    大四的吴晨在学校实习,考了教师资格证还有教育心理学,准备为毕业后的讲师工作做准备。现在吴晨忙着写经济学的论文还做着对外汉语的助教,也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再去思考欧阳轩的事情了。

    欧阳轩的经济学论文在帮吴晨一起创业的时候就已经收集好资料梳理清楚,现在则忙着司法考试。工作学习不能落下,还要偷偷的准备他和吴晨的新家。这让欧阳轩每天忙的已经忘记了今夕何夕。

    在欧阳轩二十二岁生日的这天,吴晨在家等着欧阳轩回来一起庆祝,可是快到九点却还没见到欧阳轩出现。

    吴晨从七点开始打电话给欧阳轩,服务台一直提醒的都是暂时无法接通。吴晨越来越静不下来,忍不住还是决定打电话给张野。

    “小晨,怎么了?”

    “张师兄,欧阳轩还没下班吗?”吴晨心中暗暗的祈祷张野回答的是肯定答案。

    “没呢,我都已经回来了。今天不是欧阳轩生日吗?我就让他七点多就回去了。怎么?他还没回去嘛?”张野这下也不放心了,今天那个被他们踢出公司的女人突然过来找欧阳轩了,现在欧阳轩怎么会还没回去!

    “没回啊。张师兄,如果有欧阳轩消息你马上告诉我,我再打电话问问。”吴晨没再多说,接着往欧阳轩几个朋友那打去电话,最后,吴晨只好将电话打到欧阳爷爷家。

    “爷爷,我是小晨。”

    “小晨哪?怎么这个时候想起给爷爷打电话啊?”

    “爷爷,欧阳轩今晚去你家了吗?”

    “没有啊,你俩不是今晚要自己过吗?”

    “可是他现在还没回家,电话也打不通。”听到爷爷的声音,也许是一种心理的依赖感作祟,吴晨的眼泪哗哗的开始往下掉。

    “别急,爷爷现在就打电话让别人出去找找,你在家等着,等会有什么事爷爷给你电话。”

    在挂上爷爷的电话后,吴晨只能听话的在家里等着。她不敢打电话给欧阳妈妈,就怕引起他们的担心,可是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吴晨脚下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其实离刚打电话过去的时间并不久,时钟刚提示过九点。

    接到了欧阳爷爷打来的电话,让吴晨现在立刻到军区医院急诊部。接到电话的吴晨有一瞬的愣神,拿起衣服和手袋直接开车往医院赶去。

    连环车祸使欧阳轩撞到头伤到手臂。肇事者第一个撞上的就是欧阳轩的车,因为七点多的车流量较大,由一起车祸引起了连环的撞车。欧阳轩撞到气垫上直接昏迷,手机也被留在车里。

    交警通过欧阳轩的学生证查到欧阳轩现在在R大就读,打电话通知了学校老师,然后才通知到了欧阳。

    吴晨愣神的看着病床上的欧阳轩,抓着欧阳轩的手抚上自己的脸,眼泪不停的往下掉。欧阳则靠在欧阳爷爷也不停的抽泣,欧阳爷爷一只手扶着自己老伴儿,一只手还抚着吴晨的头发。

    吴晨在车上还记着给张野打了电话,免得他再继续去寻找。可是当看到欧阳轩这个情况后,吴晨除了流眼泪,再没有了其他的反应。

    张野和钟题赶来时,吴晨已经慢慢的止住了眼泪。

    “今晚麻烦你们了。”吴晨微笑着跟张野两人道谢。

    “不想笑就别笑,我们之间有必要这样吗?”钟题看着吴晨勉强的笑容,直接戳碎了那张虚假的面具。

    “你不用多想,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们吧。我们会和欧阳爷爷欧阳商量,你就在这好好陪着欧阳轩吧。”

    吴晨没有再跟他们说什么,关系已经这么好,现在何必多说。而且自己也实在不想多说话。

    医生说欧阳轩左臂骨折,头撞到气垫只是有些轻微脑震荡,现在还没清醒主要是因为刚才的麻药劲还没过。

    吴晨看到进来的欧阳爷爷和,提议让他们早些回去休息,自己在这陪着就好。欧阳爷爷看着吴晨的样子也没再说什么,叹了口气,带着欧阳先回家了。

    欧阳轩迷迷糊糊的醒来,感觉到一阵头晕,手臂格外的疼。睁开眼睛看看周围的环境,才发现原来这里是医院。

    看着抓着自己手盯着自己的小丫头,欧阳轩微微咧开了嘴。

    “醒了?哪里不舒服吗?”吴晨看到欧阳轩睁开的眼睛,再看到他难看的笑容才确定他真的已经醒了。

    “恩,头有些晕,手有些痛。”

    “需不需要叫医生?”还没等欧阳轩说什么,吴晨就摁动了床头的按钮。

    医生来检查后,确定了欧阳轩没什么事了,在医院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欧阳轩看着吴晨通红的双眼,自己似乎总在让她为自己担心啊。

    吴晨摇摇头,“你的二十二岁生日马上就过完了,怎么办,我的礼物在家里忘了拿了。”说完还扯着嘴给了欧阳轩一个大大的笑容。

    “那我可以找你再要生日礼物吗?”欧阳轩看着吴晨轻声的问。

    吴晨迅速点了点头,刚才看到欧阳轩躺在病床上的一瞬间,吴晨才发现,原来自己对欧阳轩的感情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为什么自己还要在乎那么多,假如他真的有天离开自己了,连心都不再是自己的,那些还要有什么用。

    “你能把我的大衣拿过来吗?”欧阳轩的大衣,在进手术室的时候被护士脱了下来,现在正放在吴晨的身旁。

    吴晨将大衣递给欧阳轩,将病床床头稍稍摇起,塞了一个枕头垫到欧阳轩的脑后。

    “本来是想今晚好好的来个求婚仪式的,但是我们这样的医院求婚也挺特别了。你愿意让我以合法身份永远的爱你,照顾你吗?”

    吴晨看着欧阳轩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费力的打开戒指盒,因为头晕而显得更加苍白的脸,吴晨的眼泪又开始不受控制了,用力的点了点头。既然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心,为什么还要纠结这个过程。

    “好。”说完轻轻的搂上欧阳轩的脖子,吻上他苍白的唇。

    人总是会这样,要在失去时才能发现自己原来拥有的其实就是整个世界。

41-45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0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